第六百八十六章,一个桃子引出的事情/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不容易丫头劝着大家不哭了,外面的雨也更加的大了。夏季的暴雨崩天毁地似的掀起暗沉,把京中笼罩如陷黑夜,却丝毫没有影响房中诸人的心怀。

哪怕他们的眼泪还没有干,甚至有哭的还没有恢复视物,也不妨碍感受自进京后的一点一滴。重新想一想,没有进京,也就没有小龙氏兄弟们这场功名。

子弟们开蒙,有条件人家的孩子兴许会在五岁以前学认字,但正式拜入学堂拜先生请西席,七岁以后是合适的年纪,使用的人家也较多。十年苦读就到十七周岁,恰好当年是应试的年头,初试就平步青云到第二年殿试,这个人也十八周岁了。

这样的人还比较少,二十岁出去中举的人相对多些。

小龙氏兄弟六个,后来的龙二次子龙显宁和龙六长子龙显靖不算。显邦、显昌、显达、显山、显贵、显兆六个人,龙显邦是年纪最大的,龙显贵龙显兆却比加寿大的不多。这两个人不折不扣算少年中举。

不用细想,只粗粗一想,没有袁训家学,少年中举谈何容易,都有自知之明不是天才一流。

龙氏兄弟长跪不起,谢氏石氏带着他们再一次拜袁夫人,又一次拜袁夫人。

“卡嚓!”雷电划过天际,照亮他们虔诚的身影。那伏在地上的身影沉甸甸的,拜下去的何止是一颗人心。

袁夫人是个习惯在一切事物里看到她想看到的人,房外乌沉翻滚中,分明看到一对白发老人对她含笑,是她过世的父母亲。

脑海里浮现出她执意定下亲事的那天,再到何止十里红妆的下嫁,成亲后父母亲不离不弃,让外孙女占住嫡长孙,对袁训也疼爱异常——直到今天,此时又此刻,袁夫人才觉得她有对得住父母的那么一点,或者是一滴。

刚擦过泪水的眼睛里又蓄满水光,竭力平静的面庞又有了激动。轻轻的欠欠身子,再抬头时就什么也看不到,只见到暴雨连天,再就是面前跪伏不起的两排人。

谢氏石氏在前,小龙氏兄弟在后。

那紧抓住地面的手指颤抖着,把他们的心情更加暴露无遗。这一代一代传下来,如今身受的人是他们不是?理当心情起伏如大海巨涛,理当追溯这功名的来源。

“应该回家去,”袁夫人仰面把泪饮泣而下,嗓音抖动着是思念上来:“应该重振龙氏声威,应该今年就让祖父见到你们。”

回去的只是龙显贵和龙显兆,但小龙氏兄弟齐齐应声:“是。”袁夫人欣喜的走上前去,一面继续掉眼泪,一面打算亲手一个一个的扶起,好好再看一回那荣耀中的面容。

这个时候,外面有人回话:“回夫人,中了的爷们来拜。”

有人在袁夫人、安老太太抬起眼眸以前打起竹帘子,虽然隔着竹帘子也能见到。但一眼直观的看过去,老太太也好,袁夫人也好,瞬间瞠目结舌震惊在原地。

院子里雨幕更像是结成网连成丝,风也随着狂蹿于树木屋檐中。但不管多肆虐,也丝毫不能动摇黑压压跪倒的一片人。

雨在地上打出小涟漪,溅的没有蓑衣的他们早就湿了衣裳。雨又打在他们面上,很快就成了水人。但没有一个人不是笔直的身躯,不是恭恭敬敬,不是不管不顾的伏在雨水里。

为首的是哪位舅爷,袁夫人和老太太这会儿心情也认不出来,外面又黑也是真的。只听到为首的人用夺过雨声的大声道:“本科殿试取士三百余人,全国十三省,本省中了三十三人,全在这里,全由侯爷的家学而出。”

在他身边又有一个人大声道:“谢国夫人,谢侯爷夫人,谢老太太,我等这里行礼了。”

齐唰唰的又拜下去,在后面还不时有没有中的人过来,想到今年中的不少,想到袁家招待的情意,也跟着行起礼来。

袁夫人再次喜极而泣,这一回取士人数不少,山西中了十分之一,算是相当好的名次。又有一件是最开心的事情,全由亲戚们中出来。不由得她匆忙地扶起龙氏兄弟,快步走到外面,头一句话说的不是起来。而来举起手臂对着风雨呼道:“天佑我龙家,理当重振。”

这是个深沉不把事情放在面上的人,今天也让感染而强烈的表现在人前。

像放了把火,所有人轰轰烈烈的燃烧起来。大雨算什么,不抵他们此刻的心情。

“天佑龙家,理当重振!”

重起的呼声里,让风雨也滞上一滞。

袁夫人转过身子,目光放到龙显贵和龙显兆身上,笑容加深眼泪也更横流:“回去吧,收拾东西,定下来就早回去。”

“是。”龙氏兄弟也好,院子里的人也好,一起答应着。

……

皇帝不满的对殿顶看了看,虽然殿顶结实又厚,殿中感到的雨打声不多。但他还是由天气而心情阴沉,时不时的跟暴雨较上劲儿。

暴雨暴雪暴旱,扯上一个暴字,没有一件是皇帝开心的事情。他不喜欢也在情理之中。

嘴里喃喃说的,也正是:“又倒了房子?这雨可以停了!”但老天不听他的,继续在下,皇帝愈发絮絮叨叨的自言自语的抱怨,面容郁闷的批着奏章。

殿门上有人回话:“回皇上,太子快马又到。”

皇帝面色稍霁,这点儿喜欢不过是想到太子又有外地的最新消息,远比地方官呈上来的真实。他勾一勾嘴角:“宣。”

很快进来一个人,和一个小小竹篓子。

皇帝更来了兴致:“又是点心吗?上一回送的太上皇太后说好。”扬州细点闻名于全国,但点心不是鱼干,有些点心哪怕用油纸包得铁紧,走驿站送到京里也失了新鲜。虽然还松软,但宫里点心天天吃的人尝得出来。

如果只是太子出门在外,或者是袁训出门在外,或者是大学士老王等,也就知难而退,打消寄点心的想法。

但孩子们孝敬吃的心足而强烈,就打上太子快马的主意。太子的快马是寄信的,不能成盒的挨家送点心。为不增加过多分量,分量也就是行路的负担。孩子们把最好吃的点心——经过他们大吃数日公认的那几种,只挑出一种来,每个人一块寄往京里。

这就不太占快马的马背,也能得到最快。结果是到了京里以后,跟新鲜出炉的肯定不一样,却太上皇太后皇帝皇后赞不绝口。各家的人就更不用说,奉承的话说得堆山填海。

说来说去,也不会夸自己孩子好,只夸太后好,教的孩子们好。

那点心在路上失去的一点儿风雨滋味,全在话里弥补回来,而且更添十分鲜滋味。

太上皇太后就更觉得点心香甜,偏心的说名不虚传胜过宫中。直到御膳房做点心的厨子当天就来请罪,太上皇太后才发现话说的过了,安抚几句打发了他。

事情虽过去,但这就皇帝见到又来了东西,想了起来,猜测一下又以为还是点心。

他批奏章肚子正空,笑道:“朕倒想着呢。”

“回皇上,这是一篓子鲜桃。除敬上太上皇太后皇上皇后各一枚以外,余下各家也只有一枚。”来人把竹篓托起,有太监接过打开。

铺天盖地的桃香在殿中散开来,白里透红的好颜色也让皇帝眼睛一亮。

在这暗沉天色里见到一小篓品色俱佳的鲜桃,个个都有成人拳头大,香的让人口水也多出来,皇帝不错眼睛的看了有片刻。

徐徐方问:“又换了住的地方?”他收到齐王从太子快马上送来的奏章,说遇刺的事情。想来换地方也正常。

来人问道:“正是。殿下一行和太子殿下一行会合,现居在扬州城外丘陵之中。”

“是个什么样的地方?”皇帝又看一眼好看的桃子,越看越觉得悦目。

来人一五一十的回他:“村里有大片的荷塘,也有新鲜菜肴。不用日常出去买菜,鸡鱼等也有……”

在这叙述之下,皇帝脑海里慢慢勾勒出一个小山村,跟他的日子不同,有安安静静不怕人的鸡鸭,有大片大片的荷花无人自赏,有成片的田畦里碧油油的菜…。嗯?还有西瓜菜瓜黄瓜。

下意识地往窗外看去,雕刻精美的窗外风雨撕扯得更凶,好似一团乌黑跟另一团乌黑在大战。不管谁赢了,结局还是阴天气。

再看一眼新出来的桃子,皇帝心情愈发的不佳起来。他在这里劳作,那群人在桃源里舒坦。人比人气死人就是这一会儿,皇帝缓缓的沉下脸。

但没有荒废该说的话,让人把太子处送来的公文收下,给太子的交给来人。来人出去,太监请示分送桃子,又把属于皇帝的洗干净,用个翡翠小盘子送上来。

雪白咧红嘴儿的果子,衬上碧汪汪的珠玉,更成了御书案上唯一风景。

皇帝怔上一会儿,没精打采重新批奏章,偏巧随手打开的下一个,里面是弹劾镇南王。

“宣镇南王!”皇帝恼火的往外面传旨。

……

街上的风雨更厉害,铺子上幌子残兵败将似的摇晃着,行人也稀少的可怜。

这方便镇南王一路快马到宫门,正准备一溜小跑的过去,早到路上也可以少挨些雨。“王爷,”后面有人把他叫住。

镇南王回身,见快步走来的一个太监,是他熟悉的。狐疑浮上王爷心头,往常这太监总是满面堆笑,今儿这是怎么了?

他的神色表示皇帝的心情,镇南王也能知道。但就镇南王来想,他的元皓正在外面得力,几天前刚送一回新鲜点心,太上皇太后喜欢的又赏公主好些东西,又赏了袁家。自己办事又谨慎,最近京里也没有跟自己过不去的奸计,遇上冷脸儿百般想不通。

停下脚步,等着太监到面前好好问问时,太监低低先道:“您小心,皇上宣您的语气不好。”

“前面见的是谁?”镇南王镇定的询问。

“是外省的人吧,我没有见过。”这个太监在御书房行走,却不是皇帝顶顶心腹。

在宫中打听皇帝看什么说什么,是犯忌讳的事情。发作出来吃不了也兜不住。镇南王也就只结交二等太监。

见他不知道,镇南王眉头微皱,暗对自己说当心,指不定谁给自己一黑状时,“哈哈哈…。”前面一阵谄媚的笑声。

太监退到一旁缩手,叫着公公。镇南王打起笑容,不敢怠慢的迎上前去,先阻止对方行礼,再热情的握着住他手:“这会儿闲?出来逛却不是好天气。”压一压嗓音更是笑容满面:“皇上一会儿也离不开你,你怎么敢出来的?别告诉我,你不当值。你就是不当值,也是皇帝面前要在的人。”

来的这一位,是皇帝的心腹之一。别说镇南王对他亲切,就是太后说他侍候的好,也对他另眼相看。

刚收到皇帝对自己不悦消息的镇南王想来的正是时候,从这位公公嘴里打听一下也好。

但不等他有机会探询什么,这位公公把双手拱起:“恭喜恭喜,王爷,小王爷又露脸了。”

消息一惊又变成一喜,镇南王想你们哪个是真的呢?含笑拍着他肩膀:“什么时候得闲,往我家里吃酒去。是什么事情,元皓又淘气了。只有皇上疼爱他,才肯夸奖他。”

“哪里是淘气,是适才太子快马,送来一小篓这么大的鲜桃。”这位公公能得皇帝心意,说话上有一手,故意的“吸溜”一声,表现出果子妙不可言。

再笑道:“您想啊,还能不恭喜您吗?这桃子是能放的东西,至少能大宗儿运回来。但着急上赶的送来了,必然是挑的尖儿,必然是上好的,皇上能不开心吗?太上皇太后能不开心吗?皇后娘娘能不开心吗?这一喜欢啊,您府上又要得赏赐了。这不叫您来了,依我看,就是这件事情。”

头一回说话的太监已经离开,这位公公说话上也就大胆。如太子快马,知道的人并不多。如刚才那位他就不认得。但镇南王知道,两个人之间说说却也无妨。

也幸好那太监走了,不然他也糊涂。

身边公公还在笑,镇南王也大约的明白了。为什么说皇帝宣他的时候不太喜欢,什么人告他黑状,他也心中有数。猜来猜去不过就是那件事情,进御书房的时候,镇南王这样想。

“啪!”

几本奏章摔到他面前,皇帝板着脸:“你瞧,你又纵容他们了!”

镇南王捡在手上,一看,跟他想的一模一样。

“……将军金成密呈镇南王擅自动用我司兵马一事,镇南王镇守京都,本指挥不到我处。日前来二军官,持他将令调我兵马,被我撵出后,来人冷笑不止。第二日,我司兵马被省中调动,目前不知去向。臣惶恐不安,快马呈报。”

另外几个也是一样,都是跟他过不去。

亲眼见到,镇南王不再担心。正要解释,皇帝对着他面上的笑容大为不满,恼怒加重地他噪音也提高,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雷霆震怒:“岂有此理!还有脸报功劳!走这一年动用多少人力物力!延宁郡王旧封地查抄的财物,早就让他们花个精光。如今又去好地方玩去了!”

说完这不讲理论财务的话,目光对一旁瞄去。

镇南王跟着看过去,见翡翠小盘里有一个桃核。他进来的时候闻见桃香,他家的桃子跟他走岔路,他还没有见到。但事先听到心腹公公的话,略一想就心如明镜。

从残留的玉白桃肉上收回眸光,镇南王欠身回话:“调动兵马是为剿灭大天教,并不是臣配合忠毅侯游山玩水。皇上言之有理,忠毅侯游山玩水实在不该,请皇上降旨宣他回来,狠狠训斥才是。”

皇帝悻悻然。

他唇齿间桃的好滋味还有,他还没有吃足够,也就对袁训一行大吃特吃更添不满。

叫镇南王进来,本是出气的。但听过他的话,提醒皇帝忠毅侯出去游玩不是别人纵容,正是皇上您本人。皇帝干瞪眼无话可说,鼻子里重重一声哼。

镇南王陪笑:“元皓也就可以回来了。”

小王爷的魅力又一次散发无限,皇帝抿一抿唇,轻描淡写:“啊,元皓玩的倒也好。”

“那是皇上您疼爱他,说起来该当的让他回来了。他五岁了,还在外面玩耍成何体统,太上皇太后是想念他的。”

说到太上皇太后,皇帝更没了脾气。太上皇在去年就改变心思,认为元皓在外面应该好好玩。不然等他上学了,接下来就长大,接下来就当差,就跟太上皇自己一样没得玩。

皇帝撇一撇嘴,把镇南王轰了出去:“朕不要你提醒,太上皇太后那里,也不许你胡说!出去吧,回家吃你的桃子去!就一枚,想多吃也没有。你可要给瑞庆分大份儿的。”

镇南王出来,窃笑不已往家去。皇帝的心思王爷能明白七七八八,因为在去年太上皇改变心思的前后,镇南王也发现儿子玩的好。他是亲眼看到小元皓借人的小木剑装威风,又夸口会学大功课。王爷回京后,把派往外面的人更办的妥当,务必保袁训一行安全,不让任何事情打扰儿子学大功课。也恭维了太子不是。

办完这一切,王爷剩下的就只有埋怨和羡慕。和公主闲暇时,夫妻就互相嘲笑。

公主最爱说:“我的元皓,我的元皓,玩的好。”

王爷最爱说:“我都没这样玩过,你少来气我。”皇帝也没有玩过,又逢上今儿的天气不好,想到太子他们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发发牢骚在所难免。

家门外下马,先问公主进宫没有,或者有人从宫里出来没有。门人回他公主刚进宫回来,据说小王爷又带了好东西来。

王爷就到房中,见榻上小几上,一个水晶盘子,一枚红嘴儿大桃子摆得端端正正。

瑞庆公主笑盈盈:“你回来了,”

“我特地回来陪你吃桃子,你分大份儿,我小些。”镇南王搓着手迫不及待模样。

“慢来慢来,”瑞庆公主挡住他,笑靥如花地晃动一脸的笑,跟元皓得意时不差分毫。

这种笑,推敲根源应该称为长公主之得意的笑。

又有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从长公主雪白银牙间逸出:“这是远路送来的,咱们放着每天看一看就好。要说吃它,我吃饱了的。”

镇南王错愕:“不是一家只有一枚?”

长公主更加摇头晃脑:“父皇有一枚,母后也有一枚不是。这么大,你看看,父皇怕母后一气吃完不舒服,母后也不许父皇一气吃完。刚好我就到了,母后分了我些,父皇也分了我。”

感叹一声:“真是好吃,这个我舍不得吃了,咱们放着吧。每天看一眼。”

这一位又调皮了。闻言,这是镇南王唯一的想法。他装作的黑下脸:“你吃了,还吃饱?我可一口没尝。”

长公主漫不经心状:“这好办,家里有桃子,也好也香甜,给人送一盘子给你,你尽情的吃就是。”

“我把你打一顿信不信,你吃了,还故意气我,还家里有的是。家里有的,哪能跟元皓送来的相比。刚才我见皇上去,如果我没有猜错,皇上只有一枚,吃了正在生气。你再不给我吃,我也要生气了。”镇南王把脸更沉些。

长公主没绷住,银铃似笑声响亮地出来。退后一步,也不忘记手指刮脸:“没羞,我的元皓送来的就是好的,我的元皓玩的多好。”

“你少气我。”镇南王再这样回过妻子,兴冲冲坐到榻前。见公主虽说放着摆着看吧,其实桃子是洗过的。

瑞庆殿下亲手取过小刀和盘子,也肯让他拿大份儿的。夫妻吃了这个桃子,都夸一声:“好吃,玩的真好。”

……

雨势渐小的时候,皇后的凤轿在御书房不远处停下。轿外的宫女惴惴不安:“娘娘,这里还没到玉阶,遍地是水,您走不过去。”

轿内传出来的嗓音犹豫不定:“我没打算从这里走过去,我要再想一想。”

宫女不再说话,除去轿外天地之威的雨声以外,四面一片寂静。皇后轻拨帘子,见不远处有官员和宫人走动,但他们的脚步声让雨声吞纳,听来听去,只要把雨声忽略,还是安静的吓人。

经历过静夜或幽深那种寂静的人会知道,这种安静里有一种充斥在脑海中。

那就是自己的心跳声。

“通,通”每一声,有时候表示主人的惧怕,在皇后这里是她的紧张。

握在身前涂满蔻丹的手指间,有一个玉钿金匣。里面装的不知道是什么,但只看皇后爱惜的亲手捧着,只能是她的心爱之物。

她看一眼匣子,再往外看一眼御书房垂挂的帘子,心跳就越厉害。

问自己:“真的要进去吗?真的要讨好他吗?”直到轿外随行的女官柔声催促:“娘娘,咱们在这里呆了有一刻钟,柳夫人还等着您。”

这话好似一石激起千尺浪,浪头上只有一件事情,狂摧猛折的把皇后杂乱心思抚平,充斥在她心头的,也就只有这一件事情。

想到自己对柳夫人说过的话,皇后一咬牙:“去御书房。”

皇帝听到回报,好一会儿寻思不清楚。皇后主动找他呈报事情,由宫人来,也就罢了。皇后本人来了,皇帝再也想不出别的原因。

难道就一个桃子跑来?皇帝眸底有了阴霾。人已经到外面,说不见会拂了太子。叫进来不痛快也可以斥责,皇帝就冷淡地道:“宣。”

皇后进来的时候,面上带着难堪。这面容一看就不是为关心来着。皇帝不客气的劈面问道:“桃子只有一个,你又想闹什么!”

皇后还没有站稳,也就没有行礼。站着的她骤然听到这句话,耳朵里跟无数针刺似的,顿时后悔自己不应该来,不由自主的又羞又气,几乎摔倒在地。

踉跄着步子稳住自己的时候,和皇帝对了对眼。这一看,皇帝是怒气满面,皇后也火冒三丈。

“我……。”本来是想分辨,但一张嘴火气引动,皇后为过来的原因硬生生重闭上嘴,在皇帝更绷紧面容的神气里,把个脸儿涨得紫红,吃吃着,才又解释出一句话。

她的泪水在眼睛里打着转,带着屈辱把金匣子送出来:“知道只有一个,我这个送过来。”

皇帝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位是送东西来的。

案几后的皇帝,和孤单站着的皇后,心头同时浮起一些事情。这是最近半年频频发生,令两个人没有明白的言语交锋,但内心都极不痛快的琐事。

起因是太子等送来的东西,皇帝总比皇后吃的快。吃完了,就去皇后那里蹭。每一回皇后让宫人暗示提示拦下来没表示不满,但脸上写的明明白白她不喜欢。

皇帝也就不喜欢,也就以为皇后忽然跑来,为的是检查他有没有昧下今天的桃子。

太子等送来金丝小枣,每包九十九个,皇后宫中每一包打开都数一遍,皇帝已经听说。

枣都能怀疑动她手脚,对桃子起疑心想来正常。

却没有想到,皇后的一句话出来,皇帝愣在当地。他直直的盯着皇后,倒不是不信她的话,而是不知道她怎么了。太子送的东西她把得很紧不是吗?就这么一枚,她却肯拿出来?这是今天的风雨吹晕了她不成。

纤细的手指打开金匣,皇后把皇帝直盯盯看到,以为他不相信自己。亲眼给他看也就是了。

一枚水灵灵的鲜桃,过于干净是洗过的,没有桃毛影响视线,出现在匣子中。也因为干净,和皇帝刚吃过觉得不错,他一眼认出就是送来的那个,格外的诱人。

皇帝会为自己误会妻子而内疚吗?他倒不会,只是不自在上来。默默的对殿里侍候的太监颔首,太监会意走上来,接在手中放到案几上。

皇帝还是没有话,勉强地道:“就这一个,你也送来?”没有推辞说不要,是夫妻间早就生分,不要不会认为是体贴,只会当成不赏脸。要了呢,像自己笑纳,还可以出出半年里去吃东西压的一口气。

他就先收下来,再客气这一句。

皇后心急,见他收了,要说的话急不可耐。虽然陪出来的笑脸很假,但却努力的灿烂,小心地道:“太后还不许接加喜,柳家实在是心意诚……”

话声突兀的出来,又突兀的止住。皇后这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而皇帝还有客套问话。

沮丧布满皇后心头,更像对皇帝招认,她肯割爱这唯一的桃子,是为了柳家接加喜。

加喜四月过了生日,因为抓周抓了女婿,柳夫人就兴兴头头的收拾房间,以为可以接加喜。接了整一个月,太后就快对她怒目而视。柳夫人和皇后寻找对策,两个人刚刚正在说话,太后宫里送出桃子,说是太子远路送来。

对吃的东西,皇后最近看到就想和皇帝生气,哪怕皇帝不在面前。她就想到这个主意,既然都只有一个,拿一个桃子换句许接加喜的话,不知道行不行?

换成别的人家,可能引人一大笑。虽说桃子是远路来的,但宫里有的是好果子,会想皇帝才不会答应。

但只有皇后知道,近半年皇帝吃她的东西跟从没见过似的,凡是送来份量少的那种,皇帝表现出最爱吃。

她就来了,但没沉住气。以为皇帝接了,就放心的说出请求。

殿中的寂静中,皇后又听到自己心跳声。进退两难的她原地傻眼,却不管怎么转心思也不愿意离开。

眼珠子在桃子上面也转转,她东西也送了,这就离开不是太丢人。可再说呢,又对皇帝失望已久,并不愿意跟他争执,也要想想太子在外面,不能让他担心。

她僵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皇帝打破这沉默,说的阴阳怪气:“不许接加喜?你应该去往太后宫里送吧!朕为了他们干的好事情!已经惹得太后不喜欢,加喜的事情朕一个字不想提。”

冰凉的语调好似深海久蕴千年的寒气,把皇后整个人都冰封起来。她微叹一声,知道这趟过来的异想天开。于是,对桃子狠狠剜上一眼。

她就这一个,既然不办事,那是不是…。

还你?皇帝看出她的意思,冷笑一声暗想休想!“取刀来。”他吩咐着太监送上一把金刀,当着皇后的面亲手把桃子分成两半,比了比,把大的一半给了皇后:“给,总是你的份儿,这大的一半给你。”

皇后就呆住了。

无数片段在她记忆中打开,星辰坠地似的轰然一声。无数的轰然让她生出天旋地转之感,不得不扶住额头才找回方向。

重压,让她垂下面庞。她不敢再看对面手持果子手,免得和记忆中许多手持果子的手重重叠叠。

许多的手。

有在桃花下面的,“给”,送了过来。有在星月下面的,还有……在鸳帐中的。不想,已经是点点灼痛人心,桩桩刺痛人心。更何况面前又有一只避不开躲不掉的在眼前。

曾经的温情冲破心底的闸门没头没脑的出来,曾经的伤痛也随之而来。

他们曾是恩爱夫妻,他曾不管不顾任她受难两年……泪水悄悄的爬上眼睫,身子也微起摇晃,眸光已经红了,又一句不耐烦的话过来,把皇后即将的失态打断。

皇帝皱眉,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他是皇帝,有谁敢让他等呢?自觉得等得太久,皇帝生气地道:“你要还是不要?”

皇后骤然惊醒,还有失魂落魄。急步过去,也忘记行礼,夺也似的拿走一半果子,按捺不住的送到唇边一口咬下。皇帝这才看出她不对,却见到皇后也不辞行,边吃边加快步子,往殿外去了。

皇帝莫明其妙,第一眼没明白,也没打算想。把另外一半吃了,他多吃一半,往日和皇后的争风有赢的感觉,又没让皇后如愿,心情恢复大好,精气神一起上来,接下来一气批着奏章也没有觉得累。

附带的,对袁训等游玩的不痛快也点滴不剩。

……

见到皇后回来,柳夫人迎上去:“可答应了?”皇后摇一摇头。柳夫人并不奇怪,太后把持着,皇上要是轻易答应倒让人诧异。

皇后说去送果子,柳夫人也怂恿她去,是盼着帝后多见一面。

但见皇后带着局促不安,并不是生气。柳夫人慢慢的问着:“皇上有没有说娘娘亲自送去,他很喜欢。”

“他并不喜欢。”皇后如实的告诉她。

柳夫人想这也在情理之中,这对夫妻有几年冷如冰霜,不是一下子能化解。

带笑劝着皇后:“不收您自己吃。刚才我闻见香,我就喜欢上了。那么大个儿的,娘娘您别一下子吃了,仔细肚子疼,赏我些……。”

皇后弄了弄衣带,更不自然:“没了,”支支吾吾道:“皇上和我分吃了。”

这一刻再也没有比柳夫人更开心的人,作为当事人,皇后倒还沉浸在矛盾中。

柳夫人心花怒放:“这就太好了,”对她来说这也算今天进宫的收获,并不比接加喜差。也就更想弄明白这事情的巨细。

怕皇后不肯说,带上几分鬼鬼祟祟,跟做偷人心思的贼似的,也分明就是在当这种贼。柳夫人笑得眉眼贼兮兮:“娘娘您早就应该这样,就一个果子,您理当和皇上分着吃。两个人吃才有味儿。”

“不是我。”皇后心乱如麻,她分不清这算是几年来头回的亲近,还应该记仇皇帝分明一张冷面孔,也想和人说说。

柳夫人就更喜欢了:“是皇上分的?您送了去,就一枚,皇上心疼您吃不到,他不分怎么舍得吃?”

皇后的心思由不得跟着这句话走,但艰难的挣扎着:“可是,他的没有分给我。”

柳夫人双手一拍:“您忘记了,送来的东西,皇上难道没有一大份儿吗?为什么还要往这里来找?指不定今天的果子又分给了谁。皇上对臣子们,是爱惜的很呢。”

皇后轻易的就让她说服,放弃内心的纠结,垂一垂眼帘:“这倒也是。”皇后也打听过,皇帝的东西吃的快,与赏赐臣子们有关。

柳夫人的话轻易就都能接受,柳夫人眉开眼笑的回家去,皇后独坐了一下午,想来想去越想越糊涂。是亲近吗?

她以为已死的心又有了几乎看不见的生机,她本以为夫妻们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任何亲近的机会。

在这个下午,让太子的一枚桃子打破。

……

桃子,到处是桃子。有掩在绿叶中的,有傲然在枝头的。最大最红的对着日头在笑,冷不防一个棒子出来,轻轻一捅。熟透的桃子翻身落下枝头。

下方一个篮子垫着布等着,顶在额头上,桃树大多不高,离篮子很近。桃子完好无损落入篮中。

“下一个。”竹篮下面露出韩正经的面庞,原来这是他的额头。那用棍摘桃的,是胖嘟嘟的元皓。

齐王看着他们俩个就想笑:“这法子亏你想得出来。”元皓笑嘻嘻:“不然沾一手桃毛,会痒的。”又相中另一个又大又好,叫上韩正经过去。

关安过来,把一封信送给齐王。齐王打开看上一眼,神色凝住不少。再看一遍,他蹦了起来,叫着:“凝念,快来快来看这个……。”

------题外话------

感谢亲爱的关心中,仔在这里感谢了。

差点把标题起成一个桃子的案件,后来想想没有案件嘿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