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齐王继续出行/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里,是一片充满盛夏收获的山林。绿色的山中夹杂着鲜红的桃林,在今天特别的热闹。

袁训一行到了这里,品尝过现摘的桃子个个满意。宫中的东西往往远高于别的地方,但他们把自己满意的东西送回去,是自己的心意。

太子快马送去先行挑出的小小一篓,第二批送去的不少,大家起个大早一个不少都来采摘。

伤势没有好全的钟南和念姐儿也在这里,齐王收到信件后大喜过望,就跳了起来叫着。

他即刻就想和念姐儿分享这好消息,想让她跟自己一样的喜欢。

但是他忘记大家都在这里,比如说先凑热闹的一定是……元皓、韩正经、好孩子、小红和往这里来的加寿等把他围住。太子也过来,念姐儿还没有到。

孩子们乌溜溜眼睛看过来,齐王还是想和念姐儿先说,握着信只是笑嘻嘻。

别的人相对有眼色,再不然就是老成的多。只有一个人得天独厚深受宠爱,是个凡事他都占第一。

元皓噘起嘴:“不想对我们说吗?”这一开了头,加寿等一起点头:“哈哈,我们先听听又怎么样?”

老公事们聪明伶俐,是这一行里都能有功劳的人。齐王殿下也不敢得罪,又内心里不愿改变念姐儿先听,只是打哈哈:“等会儿,再等会儿。”

孩子们都不乐意,又一起扭头看念姐儿还有多远到来。总算她到来,孩子们催促:“说吧,念姐姐到了。”齐王把信直接给了念姐儿。

加寿也装模作样嘟嘴儿,却见到念姐儿喜上眉梢。原来信是皇帝亲笔,后面盖的是小印。内容简单,对齐王呈上来的奏章嘉奖数句,令他再往苏州和杭州巡视,这一回不是为大天教,是为经济通商。圣旨已经往苏州去了,让齐王在苏州接旨。

把信还给齐王,对着孩子们不乐意的面容,念姐儿笑道:“我们还跟你们多呆阵子呢,就这消息,可好不好?”

加寿等都笑容加深,元皓却更加的不高兴了。这也有刚才让冷落适时大发作的心思,胖脸儿皱起来:“就是还要占住我大老虎睡的地方是吗?”

他的布偶老虎本来睡在床上,他在床里,加寿在中间,布老虎在外面,遇到念姐儿后就当了他的枕头。后来天热了,又到了新地方有的是新鲜东西买,布老虎先收起来送走,念姐儿是最近受伤才来,元皓也还是认为占住他布偶的地方。

别人都为齐王和念姐儿喜欢时,元皓歪着胖面庞算一算:“还要占住我和加寿姐姐的床多久?”

好孩子撇嘴:“你才是占住加寿姐姐的床呢。”太子怪元皓不恭喜,跟着附合:“就是这话了。”好孩子一愣,先开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仰面庞认清确实是太子殿下,他平时虽然和气,好孩子也不敢乱和他亲近。好孩子颇觉得意,把个眉眼儿笑成弯弯。

念姐儿不会生气,但怕齐王生气,对着桃树上丰硕果子盈盈笑道:“哎呀,我见到一个大个儿的,可我的手还没好,谁头一个来帮我?”

“我我!”又是元皓最快,小胖手举得高高的,脚尖也踮着:“加寿姐姐让我照顾你,你有事情只找我。”

念姐儿笑眸对齐王微转,齐王暗笑又防备上自己,把自己当成小肚鸡肠跟个孩子话也会计较的人,正要说句什么,元皓还有一句,这就邀起功:“今天早上你擦牙的青盐是我拿来的。”

齐王大乐,因太子帮忙说元皓不对,齐王的话就对太子解释:“虽是不敢小瞧的老公事,也还是孩子。他的孩子话,我最喜欢不过。”

太子帮着好孩子,也有为元皓开罪齐王的意思。既然齐王不生气,太子也是最疼元皓的一个,这就释然。

元皓为首,小些的孩子簇拥着念姐儿真的摘桃子,摘下来的算念姐儿的。齐王对袁训走去,把信也给他一观。袁训对他道喜,说前往苏杭二州的差使不小。二老王和大学士从桃树深处出来,闻讯后也来道喜。喜悦,沸腾般的从齐王四肢百骸出来。

皇子贵人,以至于功勋子弟,在入官场的时候披一层光彩,见到的人无不仰视,地位相差过多的人也许如望神衹。

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同样一个鼻子两个眼睛,公事上不见得高人一等。有些因为身份不同,在家里就养成高人一等,官场上碰壁的相当多见。

三、五年一过,父辈中可靠的人不得力时,他们也就跟着不得意。能熬出来,才能成为人物。

齐王殿下就是这样的处境,他比太子早几年参政,战战兢兢诸事小心。很想在皇帝面前得到赏识,但在京里难出奇兵。倒不是太子一定打压他,只各衙门里的世家子弟、老公事们,就足够殿下打量的。

殿下想相与个人手,老公事们不是好收服的,反过来还要看看殿下份量足不足。

自己栽培一个,轻易也不能动摇本司老公事根基,不然群起而攻之。强龙不压地头蛇自古有之。

齐王最早对太子的不顺眼也由这样心情而来。他由衷想办事,却不如太子一出宫就配备的人手齐全。给太子看的公文顺理成章送去,齐王能看到一半就不错。

人比人气死人,在这样情景下,情绪会上来的人不在少数。

但好在念姐儿帮了他不少,梁家也没有居心叵测的人,齐王虽有过百般的不痛快,还是走到今天。

终于,他得到皇帝的赏识。也明白一个他铭记终身的道理。刑部办案兴许雷厉风行。政绩办差更多水到渠成。回想他初到扬州准备大展身手是多么的可笑,但当时卯足了劲自己一点儿没发现。

后来请太子看歌舞,顺便请了商人,顺便听了他们的话,不想却合皇帝心意。

这让齐王对办差的体会更多一层,也对袁训等笑容更加亲切。打心里,齐王油然生出感激。

他深深的感激这一行人。为他们中间有数不清的好处。如他们遇事一条心,孩子们都允许讨论,大人们之间就事论事观点也多。如他们很欢乐,也很会保护自己。等等,都随着同行让齐王心仪不已。能继续同行,殿下知道这先是父皇的好处,再就是这些人了。

……

午后的日头晒得地上发烫,院落周围都是树木,在房里倒不会满身大汗睡不着。但钟南几乎没闭上眼。既然睡不着,他坐起来。看看中午用一个凉榻睡在床前的妻子龙书慧鼻息沉沉,就没有打扰她,蹑手蹑脚往房外去。

他走出院子,龙书慧心有灵犀的睁开眼,追了上去问道:“你去哪里?”

钟南满面笑容:“走走。”

“上午刚摘桃子走的路可以,你的伤又没有好,还是回去吧。”龙书慧劝他。

“我睡不着,再说伤口结痂有几天,只要不挣开,动动活活血也好。”钟南说着停下脚步,眸光在妻子面上瞅着,见她睡眼惺忪扑哧一乐:“我真佩服你,跟个没事人一样睡得香甜。”

龙书慧明知道他在开玩笑,娇嗔着回:“我也佩服你,听到还要在外面呆着就喜欢成这模样。”

“不止是我喜欢,大小爷和念姐儿也喜欢。你中午没看出来吗?大小爷多吃一碗饭呢。”钟南回过,嗓音转为喃喃:“其实要说回家我也愿意,我记挂着曾祖父的身子呢。也记挂着显兆中了没有。以他的年纪不中也在情理之中。”

在他的话里,龙书慧也把去年夫妻离京的时候,南安老侯的话回想起来。

南安老侯如今是从秋天开始就卧床不起,就是有走动,也只在房里。他居住的小院都不出,怕吹到风。直到第二年夏天方能多走几步。这样的身子说去就去,应该是不愿意儿孙离开。但听过钟南回过的话,南安老侯叮嘱一番话出来:“你是功勋子弟,我一生受皇恩海深,侍候殿下不可以怠慢。在殿下身边一天,就如同在我身边一天一样。如果中途我去了,你夫妻也是日夜孝敬的人。”

小夫妻这才没有牵挂出了京,而且不时有信来往,知道老侯安然渡过去年冬天,据说今夏身体不错,出来会了几回亲戚。

龙书慧先劝丈夫的头一个心思:“前天曾祖父有亲笔信给你,是亲笔,能写信,可见你不用担心,先养好身子当差要紧。要说你担心显兆?”龙书慧也乐了。

老侯还有几句话,刚才也一起想到。是他说:“明年要是回不来,这科殿试要误了,不过孰轻孰重要分清。没有陈留郡王这门亲戚,你怎么能去侍候殿下。殿下为重。去吧。你年纪还轻,先见识些外省政务,回来再考中,等放了官,俨然就是老公事,到任上谁也难为不了你。凡事,历练从来比书本子好。”

这是老侯当差几十年,平步青云的肺腑之言。

用在这里,龙书慧笑吟吟说着丈夫:“你是担心显兆考得中,就把你显下去了吧?”

钟南嘿嘿两声。本科,他本来也是要下的。但念姐儿求助龙书慧,当时只想到她跟随齐王出京,身边没有家里人陪着,要让人说风言风语。把钟南春闱应试忘记。

龙书慧自从在京里成亲,对九叔也好,姑母陈留郡王妃也好,都看得很重。

念姐儿又将是亲王妃,名声不可以有丝毫的差错。钟南也不是三十四十了还没有中的焦虑,衡量一下,龙书慧请丈夫一起同京。

遇上袁训,他们事先没有想到。他们本不算是齐王随行,但出力不少,齐王上报的嘉奖人员里有他们,他们在知道以前也没有想过。

这就夫妻开着玩笑,其实心里并没有什么。但这样一说,知道回去再也睡不着。龙书慧也兴致上来,扶上钟南道:“九叔最会安排,上午收到信,说不好明后天咱们就离开。你既不睡,好看的地方再去走走。也免得离开这里后悔没逛好。”

“走。”钟南也兴冲冲:“咱们再把菜地看看,摘个菜瓜来吃。”

夫妻们往菜地走去,还没有到,见到两个小身影钻了进去。全是胖胖的,穿着露胳臂腿的小褂。

“是胖孩子和正经。”钟南促狭心起:“我们吓他们一跳怎么样?”龙书慧摇头:“小人儿不能乱吓,咱们倒是跟他们结伴同行的好。一会儿他们戏水去了,要几个荷花咱们玩。”

钟南说好,跟龙书慧换个方向,跟在两小子后面走着。身后脚步响,又来了一个。

好孩子小跑过来:“咦?南哥和书慧姐姐在这里。你们也跟胖孩子学上了,中午淘气不肯睡?”

哪怕她是女孩子,钟南也对她弯弯腰,好孩子笑眯眯还个礼。钟南笑道:“我伤口痒睡不着,书慧陪我走走。”

好孩子点点小脑袋,露出一个明白的笑,体贴地道:“那逛会儿吧,日头毒的,只别晒到了。”

“好好,你怎么也没睡呢?”钟南答应着,也问了问她。

好孩子露出气愤:“全是胖孩子害的,前天中午他就贪玩不肯睡,姐姐们却要睡,只得我看着他罢了。我刚眯会儿,一睁眼,又不见他们俩个。只得出来找找。”

钟南说话,手指悄悄对菜地里指指。

好孩子会意,小声道:“我也猜到,谢谢哥哥。”叫着:“胖孩子出来,回去睡觉了。”也钻到菜地里。

留在田畦上的钟南和龙书慧一起笑,钟南悄声得意地道:“看我对老公事有礼貌吗?咱们还要接着同行呢,可不能得罪一个。”

说到这里,好孩子又钻出来。菜地里走的额头上汗珠子下来,气呼呼道:“我分明见到他们了,却头也不回。”

钟南龙书慧急忙露出想主张的神色,好孩子却不要他们帮。小腰身一叉,尖声道:“胖孩子瘦孩子,你再不出来,我回家去,把你的点心吃光光,梅汤喝光光,凉风吹光光,再去荷塘把你的荷花看光光。”

这一嗓子可真管用,菜地里立即就有嗓音出来。

元皓义正辞严:“住我的点心。”

韩正经严肃认真:“仔细吃多了会瘦,酒窝没了。”

钟南和龙书慧掩面窃笑,就见连滚带爬那两个出来了。

三个人吵吵嚷嚷:“为什么你要吃我的点心?”

“为什么你不睡觉?”很快你追我赶的往屋的方向去。在他们背后,留下大毒日头和一地清风,再就是笑得跌脚的钟南小夫妻。

钟南忍住笑的时候,再装出恭敬的模样,对着三个人背景弯弯腰,然后一本正经:“别看他们吵,一会儿就好了。时时的要恭敬才行,不然的话,还想这里继续呆着吗?”

这是明白表露他对老公事们的恭敬,有一多半儿是哄他们玩。闻言,龙书慧大笑出来。

好孩子说到看荷花,他们携手来到荷塘。柳荫下坐着,钟南忽然心满意足,揉着伤腿痒的地方微笑:“京里也有荷花,为什么这里就这么好看?”

“因为有他们呀。多可爱不是。”龙书慧柔声的回:“还有九叔在,有九婶在,还有加寿有执瑜执璞有……”

“是啊。”钟南由衷地道:“我也这样想。”

荷风带着清香飘来,两个人都有无忧无虑之感,慢慢靠在一边,就在这里睡了过去。

睡梦中,嘴角也微微的勾着。

……

袁训等人已经起来,在太子房里谈话在关键地方。昨天就卡住的地方,今天依然没有好主张。

张大学士总算赞成再次放走林允文,但顾虑重重:“怎么放呢?打打杀杀中有个闪失,伤到殿下可怎么办?”

还是就是大家共同的疑虑:“林允文祸害这些年,弄一个教义只知道分崩离析,从没有荣和聚拢之想。他转回心思这话,我怎么也不能信。魏行不是上了他的当,就是跟他一条心。唉,出来一个官员不容易,这又要倒下去一个。”

张大学士想到一件事情,今年殿试取士比往年多,莫非是皇上为这些即将翻身落马的官职准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