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元皓第二次请客/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林允文的担心,如张大学士想的,大家都有。这几天讨论的也就是这些。见到大学士还是这些顾虑中走不出来,梁山老王回他:“事情到这里好比箭在弦上。发,能揪出一批敌国奸细。不发而是隐忍的话,或者交给扬州本府处置,只怕他们不能有咱们的布置。有个不当,就会死无辜百姓。”

“好吧。”张大学士心尖子一颤,知道自己又优柔寡断上来。在护太子的心上面,他或许还有自傲之处。忠毅侯虽然也护太子,但事实俱在他的出发点大多出自于女儿。

在谈论公事的处置,张大学士就远远不如一生戎马的梁山老王和一生京都风云的镇南老王。大学士知趣闭嘴。

这就大家定下来,齐王殿下在本国闹市里遇刺,这威慑不可不夺回来。不管林允文和魏行是什么心思,只要他们能引出人,必杀无疑。

说完散会,袁训第一个出来,见到外面绿荫满地,也热的地面蒸腾,正是黄昏前暑热最浓的时辰。

厨房里,宝珠带着人准备晚饭,袁训有话和她说,就往厨房走去。在门外见到妻子娇丽面容上满是汗珠,衬上她白嫩容颜,好似荷花带露珠。先就不进去,倚在门框上噙着笑容,细细的欣赏着。

在这里洗菜切菜和给宝珠打扇的人都看到,见侯爷满面夫妻情深,微笑着不是装没看到,就是忙手里的活不去看。

直到宝珠做好一个菜,一扭身子才见到。每每安定的住下来,夫妻每晚可以相拥,也日日见面。但宝珠还是爱娇上来,走过来柔声道:“说完话了?”

这些天里每天商议,不用问也能猜出来是为齐王行刺的事情。

袁训为妻子抚一抚腮边汗湿的发丝,看向她的目光和以前一样充满柔情:“说完了。就过来告诉你一句话儿。”

“嗯。”宝珠娇滴滴。

冷不防的,袁训低声先道:“真好看。”

“什么?”宝珠等话呢,没有想到是这一句,就没有转过来。愕然的面庞似带着孩子气,杏眼圆睁格外诱人。

袁训低低地笑:“你做饭的样子,真好看。”随后,又打趣:“不过,兴许是我饿了,我才看你好看。”眼神深邃了些,笑意又深了些。

这一语双关的话宝珠听得懂,面颊微红的嘟了嘴儿,但身后有人不能多说什么,只悄悄道:“在这里说这些像什么,仔细让人听了去。”

“我这是好话儿,”袁训坏坏地道。

宝珠抬起手要打他,袁训接在手中,更加笑吟吟,而且有了一个冠冕堂皇的解释:“亲家老王如今也让我三分,都说我一路上辛苦。在我看来,你做饭的时候才真是辛苦。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话谁会不认。所以,”挤一挤眼又来调笑:“我说你做饭样子,真是好看。难道不对吗?”

“你呀。”宝珠难在这里跟他发作,埋怨一下,但想想不管是丈夫的调笑还是夸奖,他说的不假是句好话儿,轻轻的和他一起笑了起来。

二老王从太子房里出来,见到这一幕笑上一笑。齐王从太子房里出来,也笑上一笑。张大学士出来,目不转睛看上一眼,想想这一对夫妻为女儿要跟自己拼命也有道理。他们不是那种自家三妻四妾,却帮着女儿固宠后宫的人。自家本身就放不下第三个人,就是为加寿谋划,也是心里怎么想,外面怎么做。自家怎么过,怎么为孩子。并不是表里不一。

只这一对身影,张大学士又生出无话可说之感,低下头不敢再看转回他的房中。

这些人出来,宝珠脸儿对外,从丈夫肩头能看到。但宝珠面上含羞,心里却珍惜和丈夫多呆的一会儿。她装没看到。

袁训能听到脚步声,但料想这些人未必大煞风景这会儿打扰,也只装听不到。

夫妻又相守低笑会儿。

一个要做晚饭,一个过来有话说,到底是不能长久。袁训把话告诉宝珠:“元皓请客的菜单子定下来没有?让万掌柜的采买菜去。再住上几天,咱们就走了。你可以告诉他准备请客了。”

“要走了?”宝珠含笑对院中扫上一眼,并没有过多的留恋。她和孩子们一样心情,住下来很好,行程能看到更多新鲜地方也不错。

“是啊,带你们苏州吃蜜饯去。”袁训半开玩笑半认真。在他的准备里,苏州不是下一站就去,但确实在他出京前的行程中。

宝珠眼睛一亮,苏州宝珠也没有去过。要不是嫁到这样一个丈夫,会带孩子们游历,宝珠也不能到这许多的地方。

满心里感念丈夫的好,满心里想恭维他,宝珠笑了:“元皓天天说舅舅好,果然就是好。请客的事情,你去对他说吧,让他更说舅舅好。”

“这好事儿我照顾你不是,该让他说舅母好了。”袁训还是取笑。

宝珠把他身子转过去,在他耳边道:“他要吃的时候,很会说舅母好。舅母再好,没有舅舅带他出来,上哪儿落这一路子的好呢?去吧。对了,顺道儿对称心如意说一声。给她们备下两块好帕子,隔壁小姑娘肯跟她们一道儿绣花,正在别人家呢。也让称心如意请一请。”

袁训说好,就往外面走去。宝珠回转身子准备回灶台,见到厨房里的人一起躬身:“谢老爷夫人又带我们逛新地方。”宝珠倒没有红脸,因为夫妻们刚才私语的时候低声,未必她们能听到。

她们听到的应该只有这一句……宝珠笑了笑,命她们继续一起做晚饭。

……

夏日的这一方天空,澄澈的好似水洗过的。晚霞似有出来之势,在天边形成浅粉淡黄之色。山林是碧的,房屋朴素而悦目。袁训找着孩子们一路行来,也因为事情定下,又见到这好天色,油然的心情爽朗。

他先找到称心和如意,就在隔壁门外坐着,跟几个女孩子边绣花边说话。

袁训站住招手,称心和如意笑盈盈过来:“公公叫我们做什么?”袁训俯下身子,低低的对她们说了,又去找元皓。他本就形容俊美,又因为好心情而更显风姿。本村的小姑娘们看得呆住,见称心如意回来,忍不住的要打听。

“那是谁?”她们这两天刚认识,对新住的这一行人认不清。

称心如意笑眯眯:“是公公。”

小姑娘们听她们说过是儿媳妇,对这一句没有奇怪。只问道:“打人吗?”

“不打人,婆婆也不打人,也不骂人。”称心如意异口同声。

小姑娘们露出羡慕,但想上一想,又有憋气:“你们是童养媳吗?自小儿养在公婆家?自家里很穷?爹娘还见不见得到?”

称心如意出来这么久,知道童养媳的意思。都是忍俊不禁:“不是童养媳,是还没有我们的时候,父母亲就定下来的亲事。白天我们在公婆家里,晚上回自己家去。”

“这也罢了,”小姑娘们松口气:“从小给别人当媳妇的,可受气了。”

称心如意翘起鼻子扮得意:“我们从不受气。”

有一个看她们这般的兴头,笑问:“那你男人呢?也不给你们气受吗?”

“也不。”称心如意笑眯眯,这会儿正好说出来:“家里人都对我们好着呢,这不,公公刚才来说,等我们走的时候,让我们摆离别酒,请你们吃顿道别饭。”

小姑娘们一起喜欢了:“真的吗”

“为你们请的?”

“为大家一起请的,还有表弟的份儿。你家弟弟跟表弟一起玩,表弟一定会请他。”

称心如意解释着,小姑娘们又颦起眉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扭捏半天小声地问:“我们没有做客的衣裳。”

“不用,就这样就很好。”称心如意赶紧打消她们疑虑。要知道这是可称心如意的头一回请客,可不能为了衣裳为了不敢见人而不来。

她们劝说着,袁训这个时候找到元皓。

这个钟点上的元皓很好找。他在荷塘旁边的一大片空地上,背负小手,满面严肃,摇头晃脑,念念有词:“夫为人子者,出必告,返必面,所游必有常,所习必有业。”

这是曲礼里面的话,意思是父母在,出去进来都要打招呼,不可以到父母不知道的地方去。学习的东西也要正当。

日头从绿叶中照到他的额头上,肉嘟嘟的额头随着胖脑袋每一晃动,就甩出几滴汗珠。

袁训心情就更加的不错,对于几天的商议,他今天算是大休假。看看离傍晚还早,脚步走过去,也可以多欣赏会儿元皓的新“玩耍”。

元皓并不是一个人在这里背书,在他面前坐着本村的孩子,有几个十岁出去算小少年,也听得很起劲。胖孩子是在当先生呢。

先教每个人写自己的名字,还给四驴子起了一个大名。他姓张,元皓很想当个好先生,叫他张学,让他以后好好学的意思。据韩正经回来学话,四驴子激动的眼泪都下来。

第二天四驴子的娘求证于万大同,万大同说名字是给四驴子起的不假,又解释意思又大又有口彩,以后指不定能中举当老爷。四驴子的娘送了现摘的木耳蘑菇道谢,红花出来接,四驴子的娘也落了泪。

说她也想给儿子起个好名字,但本村唯一认字的人夏天热伤风,起名字熬神,家里准备好了东西还没敢去。这下子好了,城里来的小先生起的更好,也可以沾沾小先生的福气。中举当老爷这事情不敢想,以后吃得一样的胖,一看就不缺钱花。

第二天全村的人都知道,没有名字的孩子都来了,在大家的帮助下,元皓当晚给他们把名字起好,写在纸上,意思也写上给他们。再教他们写和认。他们回家去家人也高兴,也就愿意由他们花点儿功夫在这里学认字。

一个下午,元皓午睡起来先戏水,孩子们干农活。见面的时辰,元皓已戏完水掐完了荷花追完了鱼,把在水里的捣蛋事情全做完。就开始当小先生。他们虽然会水,但到底还怕过度嬉戏,也怕水里淹住会水的,有奶妈跟着看着。到晚饭前各人散去。

胖孩子很想做好这件事,教什么,特地请教的赵先生,赵夫子也愿意为他筹划。认为按月领银子承圣恩,多教化一个人多报效一点。就是教不出来人,就小王爷这勤快劲儿,也足以让皇上高兴不是。

名字教会笔划,由各人回家自己写去。不肯写的,也没法子牛不吃水强按头。再教,要先从千字文开始,那是开蒙的书并不错。但谁会留在这里一教全本呢?赵夫子想来想去,读书明理,先说道理最好不过。

把曲礼里面的话,说坐,说行,说在家出门与人相处的话抽出几句,上午教给元皓韩正经他们,下午元皓就来现学现卖。

元皓早就念书,他学得快,孩子们学得慢。元皓学一上午的,教一下午只教一句。第二天赵先生就能恢复他们本来功课,并不耽误进程。

胖孩子很喜欢这份儿“玩”,就把赵夫子念书的形容,文人常用的晃脑袋用在这里。他在前面晃,学的人在对面晃。袁训越是走近,越是看得清楚,越是兴致盎然。

看看孩子们倒是走一路办一路子的正经事情。读书能明理,这应该是正经事情里面的。

韩正经和好孩子在这里帮忙,先见到袁训,嘻嘻一笑,却不过来。直到这一段大家都会背,叫上胖孩子一起过来。

“姨丈,上学呢,不能轻易出来。”韩正经小脸儿一本正经。袁训摸摸他脑袋夸了他。

好孩子也想得到抚摸,抢上来道:“我帮忙呢。”袁训微笑也抚摸下她的发髻。

胖元皓直接用脑袋抵住舅舅大腿,嚷着:“我教的好吗?”袁训抱他起来,跟他碰碰额头,元皓高兴的哈哈大叫。

“好极了。”舅舅又送一句上等的好听话给他。

“明儿再来。”村里的孩子们招手,拌嘴差人三个回了话,袁训带着他们往回走时,韩正经想了起来:“篮子没拿。”好孩子跟他一起过去,顺着系在树身上的柳条子,从水里提起三个竹篮子。

这就是跟当地孩子们玩的好处,人家也有东西教。这荷塘让袁训包下来,住在这里的时候只有袁训一行能戏水捞鱼。元皓三个学会以后,每天放下竹篮子,里面放掰碎的馒首或剩米饭。到晚上回家的时候收走,有小半篮子的小鱼虾。

元皓抱住舅舅脖子不肯下来,韩正经和好孩子送到袁训面前,话却由元皓抢着说:“请舅母烧的香香的,给祖父下酒,给舅舅下酒。”

自从上路,慢慢地会把祖父说在舅舅前面,袁训理当夸他说的好。带着这三个人满载而归的模样回家去。

路上对他们说了请客的事情,让把菜单定下来好买菜。晚饭后,孩子们忙活起来。

…。

这里没有屏风,竹帘子却好买。用数个隔开一方天空,男的一起在一边纳凉喝酒喝茶吃西瓜,宝珠带着姑娘们在另一边,就可以自在的竹床上睡下来。

小六、元皓和韩正经自然日日跟在这一边。还有一个皮厚的萧战,舅哥们都去男人那边,独战哥一定赖在这里。

加寿今年十三周岁,说成年也可以,说不成年也将就。萧战十周岁。加寿和香姐儿就说当战哥是个孩子吧,每每要睡下来,让萧战先走开。薄布单盖的严实再许他过来,又有夜色遮盖,权当没看到他。

今天又多了执瑜执璞禇大路,加寿等是睡不成,萧战放心在这里出入。沈沐麟天天晚上是岳父带着纳凉,今天也让舅哥带过来,和香姐儿坐在一起吃西瓜,说说笑笑中看满天星辰就更有趣。

孩子们在说菜单。

“白斩鸡,黄瓜鸡丁,荷叶鸡。”小六分到的是鸡,搅尽脑汁在想和鸡有关的菜。

萧战笑话他:“要不要再来个老鸡汤好好的进补。”

“天热呢。”苏似玉回他。

萧战来帮加福,加福分到的是虾。这里只能买到河虾,就围着河虾团团转:“油爆河虾,香酥河虾,白灼河虾,”

说一句,萧战跟着赞一声:“加福说得好。快听,加福又说了一个。”

“奉承精。”加寿小声的嘟囔。这样的话是萧战时常说元皓爱奉承加寿姐姐的,让加寿捡来用上一用。

竹帘子那边听到这边的热闹,钟南头一个道:“我都饿了,我晚上吃的不少。”

男人们吭吭笑着,听竹帘子那边又出来一堆吃的。

“玫瑰松仁点心,桃花糕,杏花酥,胡桃蜜糖点心,桃子羹,荷叶小吃……”

二老王相视而笑。没有灯,星月下只见到一嘴白牙咧开,颇有贪吃鬼模样。梁山老王手握着酒杯呵呵:“我也饿了。”镇南老王笑道:“我也是。”

袁训也觉得听一样吃的,口水多出来一分。但故意地道:“你们不是正喝着?”

“那也经不住说这些好吃的。”梁山老王呷一口酒,自己也奇怪:“元皓三个今天弄来的小虾不少,我吃的时候很痛快,这会儿却又馋了?”

张大学士不说话,也觉得肚子里咕咕叫起来。听一听竹帘子那边还没有结束,菜名又出来。

“糖醋排骨,瓦块鱼,醋鱼,烤鸭,咕噜……”这一位说着,自己先咽一口口水。

钟南忍无可忍扬声:“我们都听饿了。”男人们哄地一声笑了出来,都道:“这话不假。”

称心如意出来:“母亲帮着表弟继续弄菜,正好扬州的三道菜有日子没做,我们再做一回。”

“加福也会做,你们配好菜,来请加福就行了。”萧战的话追着出来。孩子们一起给他一个鬼脸儿,晚上看着有些可怖。

大家坐在一起不害怕,只透着滑稽,这边也哈哈笑个不停。萧战提高声音才嘀咕得人人听得到:“加福也有日子没做了。”

称心如意只得停下脚步,互相道:“怎么办?不请他动一动,今晚再过不去。仔细烦恼了睡的不香,明儿又要乱怪人。”

就生出一个主意,悄悄的说了,回身来请萧战:“你太闲了就生事情,请帮忙摘荷花来,我们做荷花小吃。”

孩子们都眼睛一亮:“这个好。”张大学士也咽了口水,讪笑着对袁训说好话儿:“二爷的手艺那是没得说,我一生吃过的荷花小吃,独她做的最好。”

袁训还没有回话,梁山老王把大学士打趣一通:“你们文人说不为五斗米折腰,你倒好,一盘子荷花就把你拿下来。”

袁训也心中得意,心想自己也算厉害的,但想让大学士服软却不容易。不想宝珠的一道菜,却让这固执老头子陪个笑脸。

嘴上只装谦逊:“哪里哪里,是这里的水土好,荷花清静味道好。”

面前,萧战叫上舅哥,也不会让沈沐麟和禇大路闲着走过。孔青父子和顺伯跟着,荷塘里本有一只船,大家上去挑起灯笼,往荷花深处寻今天开的,最鲜最嫩的荷花摘下一堆。

一个扁担两个箩筐,萧战一定要占先。他挑着,晃晃悠悠地回来。进门就是功臣模样:“这全是我摘的,加福快来,只给你一个人做。”

称心如意是不会跟他计较,加寿和香姐儿磨磨牙。最后还是宝珠去做了,萧战老实的哪敢再说。荷花端出来的时候,孩子们商议到待客上面。

“小红,你陪客。”元皓头一个点了小红的名字。“好哟。”小红清脆的嗓音甜甜的划过天际,万大同和红花没坐到一处,也不约而同的一起有了得意。

万大同没成亲以前,做生意独来独往虽然习惯,总有孤单的时候。见到女儿和小爷们同进同出,笑容挂在嘴角上不肯下来。

元皓接下来又点了不能少的韩正经、好孩子,加寿香姐儿加福三个姐姐。胖面庞没有犹豫,又面对念姐儿和龙书慧:“帮我陪客。”

加寿三姐妹帮着道:“这是最体面的事情,当主人。”念姐儿和龙书慧大喜过望。齐王在竹帘那边笑容加深,也有面上生辉的感觉。暗想着元皓真讨人喜欢,难怪太上皇疼他,皇上也偏心他。

送菜的是胖兄弟和沈沐麟、禇大路。香姐儿对沈沐麟道:“这也是体面事情,表弟心里有你。”沈沐麟没明白过来,低声道:“让我当小二怎么是体面?”耳边,另一个人急了。

萧战道:“我呢,好表弟,送菜的人怎么没有我?”

竹帘子的另一边,梁山老王取笑他:“你又好久不跑堂,你着急了不是?”

元皓皱眉:“战表哥你洗菜。”

“哈哈哈……”禇大路大笑。

萧战狠瞪他一眼,对着表弟卑躬屈膝:“我端过盘子的,我最会端,你还记不记得?我每每比他们几个送的都次数多。”

元皓撇嘴:“可你那天说不喜欢端盘子。”萧战原地瞅一眼,见加寿笑得下巴昂着。

“哼哼,表弟别听别人的话,那个别人最讨嫌,她不让咱们俩个好,快别听她的,表哥我不爱端盘子,却爱为你端。让我端盘子吧。”

齐王乐了,他和太子坐在一起,小声道:“端盘子倒有这么好?看看把战哥急的。”

太子也笑:“可不是,战哥最喜欢露脸面,不让他去能不急吗?”又道:“咱们也揽个活吧,”齐王听那边的热闹,也就道:“也好,说的我也心动,看似一场不错的好玩。”却听太子道:“我会剥葱,哥哥你可以剥蒜。”

“剥剥…。蒜,我?”齐王张口结舌,他脸上的诧异分明写着,什么时候干过这等活儿。

太子嘿嘿:“没试过吧?等回京去想剥也难。”齐王失笑:“也是,我试试吧。”

吵吵闹闹中,钟南也嘴快的揽了个活儿,算把请客全部事体定好。沈沐麟也由萧战话里知道端盘子是美事情,看战哥争半天才到手不是。

这个时候也夜深了风起来,这屋子在山窝子里,前后有树本就生出凉快。又有人巡夜,门窗从来不关,风透竹帘进入房中,撵得白天暑气半点儿不剩下,房里睡觉并不困难。宝珠让孩子们回去,男人没喝完酒,宝珠并不扫兴叫上袁训。

她心疼她的丈夫一到路上,前后照顾算计行程是最辛苦的那个。往厨房去又做两个小菜,让人往井水里又湃一瓶好酒。

只看到她的动作,男人们全心生悠然。二老王主动的撵袁训:“别喝了,睡吧。你路上不能好生睡,就指着这样日子补精神。去吧。”

袁训也不推辞,陪他们再吃一杯起身离开。大家看着他撵上妻子并肩进房,都微微有了笑容。

齐王看在眼睛里,莫明的羡慕起来。说起来他府中的园林精美,也算京中有名盛地。但这会儿不知怎么的对眼前留恋,只觉得离开这里,怕不能再这样的欢乐。

当然,他上路以后才知道是多虑。但此时此刻,他不能左右自己的心情。任由一丝酸楚绕指丝线般缠上心头。

也知道自己舍不得的并不是这里,而是身边这一行人。也知道还能同行一段时间。应该是没有难过的,却有了这般的心绪。

这一刻齐王羡慕太子吗?他非常的羡慕。但却没有不悦和嫉妒,只是深深的羡慕太子,羡慕他走完全程。

……

跟在海边一样,元皓说完请客的话,孩子们先是呆若木鸡不敢相信,再就热烈的欣喜。

问过家里大人赞成后,本村孩子们就争着要元皓再当一回先生。

“教我们作揖吧,上城去会作揖,也有人高看一眼。”

元皓就教他们行礼。这几天说的恰好有怎么坐,又讲讲元皓知道的怎么当客人,当天尽欢而散。

约的是第二天晚上,给孩子们功夫征求家里大人答应,再可以带上弟妹也来,胖元皓就喜欢客人多多,主雅客来勤到他这里改成主雅客来多。

第二天一上午,万大同忙坏了。先是村长把他请走,问请客的事情真不真。再就回来的一路上,有的是人跟他打招呼,万大同一一证实确有此事,挑了一担子菜回来。

这不是采买的,是村长先眉开眼笑送他一只鸡和一抱菜,村长家里要来三个孩子。别的人又给,后来拿不下,就地人家借了担子。

红花取笑他讨菜去了,齐王却诧异这里民风好生淳朴。太子早就见识过,静静地道:“民心从来是好的,只是让有些人弄坏。”说到这里不难想起林允文,太子浮上冷笑。

到下午并不要齐王真的剥蒜,齐王只看个热闹。晚霞落下去前,袁训把大人先请进一个屋里,外面万大同带上孔小青出去接客人。

也有自己来的,念姐儿龙书慧加寿三姐妹和小红迎上去,一一的安下座位。

孩子们见到没有大人,念姐儿龙书慧算大人,却又是姑娘打扮,女孩子这话听着就亲切,看着也不让人拘束,不由得大为放心。

他们嬉笑言谈自若,乡音俚语的好不热闹,齐王等从竹帘望出来,只听他们说笑,就足以浮一大白。

“有趣,”齐王边吃,边不错眼睛看着。他的座位是上位,和太子并肩,也正对着门,这就方便他看了一个痛快。

香气阵阵的从厨房里出来,热菜一道道的出来,五个跑堂精神抖擞的出了来。

萧战不用说走在头一个,殷殷勤勤满面堆笑。这只为奉承他的表弟,所以戏份全做足。

一嗓子:“菜来了。”

房里大人笑得东倒西歪,纷纷评道:“看不出来他打架在行,姐妹行中拌嘴也在行,如今当小二也一样在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