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元皓行好令/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里只管评论萧战,梁山老王欣然喜悦。这种话要放在京里对着他说,老王爷指不定恼成什么模样,一定会说怎么能把他的宝贝孙子当成店家小二?

但自从海边元皓请过客,萧战就时常的给祖父当跑堂。梁山老王对着这样的话就不但不恼,反而呵呵的对亲家老王举杯:“来来,你我有这样的好孙子,你我应该吃一杯。”

“唉……。”赵先生叹上一声。

镇南老王知道这位夫子不是无礼的人,就问他:“怎么我们喜欢孙子,你却叹上气?”

赵先生愈发沮丧:“看到战哥小爷这样的好,我想到我的外孙。在泰山他和我商议,让我把他带上。我怕耽误行程,又有英明说靖远老侯和侯爷只怕不许,我就没敢说出来。如今看看这外面,看看您二位的喜欢,唉……”把个面庞又低一层。

两根手指到他面前,一个是镇南老王,一个是梁山老王。二老王齐声道:“你后悔吧,你呀,你办错这事情。”

张大学士失笑:“人家在难过,难道不应该劝一劝,怎么倒幸灾乐祸上来?”

二老王心有灵犀地往窗外瞄瞄自家的好孩子,再对着表露出形单影只的赵先生,又齐声是一句:“难过吧,谁叫你不带孩子出来,可见你不疼。”

这两个全是依着孙子而出京,和赵先生一比,顿觉得自己有骄傲的本钱。

大家上路这么久,知道这是开玩笑。赵先生扑哧一声让逗乐,捧起酒壶道:“我不痛快呢,您二位还打趣我,也罢,应该是怪我没有敬酒,我好好敬一壶。”

冤有头债有主,赵先生先给二老王倒上,再从二殿下开始满上,最后是自己。大家举起杯来,夜风一阵子恰好这个时候到来,打得竹帘轻动,荷香星月一起入帘栊,这就身子也轻起来,神思也明起来,人人笑容加深,齐王更是拍案脱口:“妙,两腋习习清风生矣。”

这是一句唐诗,却不是品酒。梁山老王哈哈一笑:“大小爷,我们这吃的不是茶。”

这是老王畅快而出来的一声,发自肺腑起于由衷。要是放在战场上可以声震敌军,在这里也出了门窗,把院子里小客人们吓了一跳。

正吃的痛快说得痛快的孩子们停下各自的说笑,不安的对着笑声来源处看上一看。

元皓、韩正经对老王的人熟悉,对他的笑不以为然。见到各桌的小客人们忽然不吃,这两个很是纳闷。韩正经还以为自己劝的不殷勤,亲手“抓起”菜——那是一盘子河蟹,已经不烫手,上手不但方便自己,也方便不会用筷子的小客人放开了用手。

“给给,吃这个。”

小客人们还是犹豫着啜着手指头。一个小姑娘是称心的客人,称心如意是下午忙活,晚上也来当主人。小姑娘眉头微促,轻声地道:“是不是,你家大人不喜欢?”

萧战是最早反应过来的人,这一句低低的只有本桌才能听到的话战哥没听到,但不影响萧战解释。他和小姑娘的话一起出来,萧战是粗嗓子大嗓门儿:“哈哈,这是我家祖父,他说你们吃的好,说你们应该再大口吃。哈哈,这是笑,哈哈哈哈……”

月色下,萧战仰面朝天,来上一个开怀大笑。那黑面庞粗笑声,如果不是他刚才一路送菜上来,可以把别人再吓一回。但都见到他是个送菜的,小客人哈哈也笑了起来。

沈沐麟和褚大路送完菜刚回到厨房,不耽误外面的话听得一个字不少,见萧战又摆这一出子,“哈哈哈哈……”两个人抱着厨房门笑得浑身打颤儿,手中有个木托盘呢,把木门打得“咣当”几声。

厨房里的人也没忍住笑,又有执瑜执璞送菜回来,嚷道:“母亲快看,战哥又可笑了。”宝珠也狠笑上一回。

房里大人们见到,更是都对梁山老王又笑了一个各自形态。袁训抓住机会赶紧取笑亲家:“等咱们到了山西,这一着的威风,大笑震幼童,怎么着也得请王爷知道知道。”

左手树起大拇指:“昔年大笑震三军。”右手树起大拇指:“今日大笑震孩童。”最后一句:“威风不减。”

“吭吭吭……”怕把外面的孩子再次惊动,袁训低头好似要笑到桌子底下。同桌子的人又笑起来,只有梁山老王悻悻然。

外面已恢复平静,继续孩子们的欢宴。因为是在外面吃饭,尽管月色明亮,也每桌都点着烛火。旁边有家人照管,跟在海边一样,怕小些的孩子上手抓新上来的菜。

称心如意就从房里取来一件东西,让同桌的小姑娘们就着烛火观赏。是个水青色绣花帕子,花样十分的繁琐。月色和烛光相掩映下,花式栩栩如生。

小姑娘们能让称心如意愿意交往,是她们几个都学了针指好几年,做活有独到之处。但见到这个帕子后啧啧称赞,爱不释手的传看着,见是半旧的,知道是人用过的,惋惜地道:“这样的帕子也舍得平时用吗?应该放起来。就是你家帕子多,也到年节的时候拜客再用上一回,别人见到都会说好的。用后就收起来,这样好的东西。”

称心如意轻轻地笑:“不是最好的,这不过是我婆婆日常用的,是她自己绣的。”

小姑娘们吐一吐舌头,有让吓住的神色。把帕子还给称心的时候,请她指点下谁是她的婆婆。称心就往厨房里指指,厨房为天太热,为烧菜的人凉快些,四面窗户平时就拿下来。风过堂风似的过去,也能让小姑娘们这会儿看到宝珠。

她们见到一个眉目如画男装的人,聚精会神的烧着菜。只看她专注的神态,心里就陡然一颤的明白了,她的针指不会差,因为她一定花许多的心思在上面,跟这会儿做菜的用心一模一样。

小姑娘们一面羡慕,一面岔开心思。见菜的热气使得她容貌更加姣好,有一个回想下午见到的“那公公”,悄声道:“难怪你婆婆生得这么好,倒也配得上你公公。”

称心如意是不大得意的人,是她们平时没机会跟萧战元皓一样得意。这会儿可算找到机会,两个人笑眯眯:“可不是?我公公是人人说好的美男子,都说三国周郎不过如此。见过我婆婆的人,也没有一个不说只有我婆婆才配得上我公公。”

“三国周郎是谁?”小姑娘们茫然。

称心如意恍然大悟:“是了,你们平时也听不到说书的,听我们告诉给你们,”捡最扼要的说上几句:“生得好,能文能武,什么都好。”

得意的时候太少,用得不能把握,一不小心就说走了嘴:“我家公婆房里还没有别人,这是最难得的。”

有一个最机敏的小姑娘顺着猜一猜:“那你家是大家子?只有大家子才讲究房里有人。”

称心如意微微一笑,请她们吃菜没有再说。

菜式很好,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都吃得很满意。热菜在桌上摆满时,送菜的在厨房开始吃饭。

沈沐麟边吃边道:“我难得在厨房里吃饭,”萧战取笑他:“这是二女婿的待遇,我教给你别忘记。以后这厨房就是你的地儿,来人见客的,别再往桌子上跑。”

禇大路素来在萧战手底下吃瘪,来个沈沐麟是岳父走一步带一步,禇大路大快心怀,一定要跟沈沐麟好。闻言,揭短道:“也不知道在京里谁最爱占住厨房抢头锅菜。”

胖兄弟也是沐麟的好帮手,执瑜笑道:“原来二女婿到了,三女婿就要让地儿,战哥,认得你这么多年,一直白认得,原来你也有守礼的时候。”

执璞乐不可支:“可见我们以前冤枉他,都以为他最爱抢上风。却原来他守着长幼,谦虚礼让呢。”

“哼!”萧战鼻子里出气,从舅哥筷子底下抢出一块鸡肉。这硬生生的抢,外面还请着客呢,让沈沐麟瞠目结舌,还没有说话,外面走来元皓的奶妈:“要果子露呢,哪位小爷给送送。”

奶妈不是不能送,而是送菜的专职有人,战哥现在当这个是体面活计,奶妈丫头一概退后。

“我去!”萧战一蹿出了座位,风风火火的端上送出去。等他出去,沈沐麟问舅哥们和禇大路:“他怎么总是针对我?就不能跟我有好的时候?”

执瑜执璞说不要理他,禇大路一针见血:“谁叫你是女婿?京里柳云若他也不待见,全家老小上柳家闹来着。”

沈沐麟倒吸一口凉气,却见执瑜执璞跟禇大路使眼色。梁山老王夫妻带着孙子去柳家是争加福,执瑜执璞觉得家里的事情慢慢跟沈沐麟说比较好。

禇大路就想想,自己只顾抹黑萧战,不一小心话多了。就不提柳云若,只说沈沐麟一个人:“从你来了,姨丈天天带的是你,把他丢下来好些。要不是有个胖孩子也缠住姨丈他没机会说话,不然,你抢了他的光儿,他能客气才怪。”

“我好几年不在岳父身边不是吗?我来了,应该多疼我的。这个人,平时对我说岳父对他怎么怎么好,一天见不到他都不行,气我还不算,还要争。”沈沐麟嘀咕着。

禇大路和胖兄弟嘿嘿:“他是这样说的?是他一天不到家里来就不行。”

沈沐麟对着外面的萧战一个鬼脸儿,这是新近跟加寿香姐儿学出来的。嘴里道:“我就知道他是骗我的,幸好我不信他。”

“孩子们,谁来送这份儿菜。”宝珠叫着。沈沐麟正和萧战过不去呢,争风似的出来:“我去,都别跟我抢。”执瑜执璞和禇大路一起让他,沈沐麟端着新炒出来的藕片出来。

萧战回来,他出去,两个不是迎面对上,也在一条路上遇见。萧战把个托盘在手上左一扭右一歪,一个人走路占住三个人的份儿。

褚大路在厨房里嚷:“你又胡闹了,看我告诉姨丈去。”沈沐麟已经躲开,回身对着萧战撇嘴:“我防着你呢,我今儿一定比你送的多,还要比你送的好。”

“多懂事体!”萧战这种油盐不进的人立即反嘲笑:“这就明白以后进家里,这就是你一生的活计。以后我上桌子,你记得好好干。”

沈沐麟嗤之以鼻,先把菜一一送去。一盘子先送到房里给长辈,袁训给他抹了抹汗水。大人全在房里,包括家人。关安这几天不在这里,不知道去了哪里。万大同带着家人也在这个屋子里用饭,沈沐麟顺手也送去,家人们含笑道谢。

这是袁训的话,出来行走家人只会比主人辛苦。吃喝上主仆一样,不然把家人累到了,或是病倒一个,不但不能侍候差使,反过来还要照顾他。

而把他们饮食照顾到,洗衣喂马等粗活上更做得好。到今天为止,吃的东西上面每顿都差不多。除非很稀少的东西例外。给孩子们的细巧果子,也时常分给家人。

沈沐麟出去,万大同招呼大家吃现炒的,文章老侯的家人陪笑最多:“哎哎,真是好哎,从不亏待咱们。”大学士出来一个家人也点头哈腰,瞄瞄主人桌上有的鱼虾鸡鸭他们也有,感叹道:“这要是还不好好侍候,还想怎么样呢?可没有什么能容得下了。”

万大同也由衷的点头,从辞别老国公跟着对他来说是表公子的侯爷以后,不管是侯爷也好,还是侯夫人也好,都没有亏待过他。

特别是他的女儿最占便宜,居然是个姑娘小姐。这在万大同没有成亲的时候根本不敢想。如果他娶的不是侯夫人的陪嫁红花,生下孩子来也是从小教他当个好家人。

想到,就往外面看女儿。刚才看过好几回,每一回都看得心满意足。这一次再看,见小红正热情的招呼人吃菜,用公用的筷子给大家布菜。小客人对她自然笑嘻嘻,一看就大受欢迎。万大同应该是笑的,却不知不觉的湿了眼睛。

直到叫他:“万掌柜的,来喝一杯。”梁山老王酒吃到半酣,执意叫他过去。万大同一笑,一滴子泪出了来,把他吓了一跳,在老王的诧异眼神里抹去泪水:“这菜太好吃了,这不,我都吃哭了。”

梁山老王嘿嘿:“这是你太捧孩子的场,你现吃的那一盘,正是你女儿点的菜。”

万大同一看,是盘子带鱼。他们带的海味早就没有,小红说这里水产没有带鱼,让买的干货来烧。确实是小红所点。这扯个谎无意中也圆到今天的主角孩子们身上,万大同忍不住一乐。陪梁山老王吃一杯,又敬主人们一杯,又回到桌前和家人们吃一杯。

守夜的小子们不用酒,早早用过饭在屋前后和山洞那里守着。头一个天豹是二老王费尽心思也没能灌进一滴酒的人,蒋德是第二个,喝酒只湿唇,跟没喝一样。早让二老王“不满”。在这里用饭的家人就可以用酒,万大同看着他们并不肆意狂饮,也一样的欢乐。

主要的关注点,还在院子里。钟南提醒道:“玩起来了,哈哈,好。”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一个孩子站起来学着鸟叫。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又一个孩子也在学。获得一片喝彩声。

这一片的房子是树木自成院落,孩子们的家人不放心,有的在自家门外,有的走到这附近,间隙中能看得清楚。

见到玩的好,桌子上菜大盘子小碟子堆的满满的,三三两两都在谈论:“这是大善人家,才肯请这么好的菜。”

“看看那鸡肥的,那么大个儿一只,这是买老钱家的,给的钱比集市多。”

“他们不知道明年来不来?肯多住几天就好了。”

村长和老婆也是不放心自家孩子,怕他们不会做客走到这里。听过话后,道:“放心吧,我和万掌柜的问好了,明后年他还来收东西。他不亲自到,也打发人来。”

这话也收了一片喝彩似的眼神,村长喜欢的浑身痒痒的,又去看自家的小子坐席面。

“看他,哈哈,他个儿小,他知道站起来拿。哈哈,随我不笨。”

他妻子笑道:“那是人家好,你看大姑娘给他擦手,对他照顾的多好。这一桌子菜,比你进城吃谁家的喜酒都好吧。”

“好多了去,吃衙门里黄班头嫁女儿那酒,哪有这么多菜。”村长压低嗓音:“孩子他娘,你馋不馋?”他口水快要出来。

村长妻子笑着让他回去:“免得你在这里看得眼睛里出火。”

念姐儿和龙书慧分别又给另一个孩子擦了手,又布了菜。她们俩个温柔可亲,和气周到,同桌的小客人们很快就跟她们亲近,说很多的话给她们听。

念姐儿倒没有什么,她进京的时候年纪也小,也是个太后怀里的乖宝贝。龙书慧幼年经过父亲死的难堪的磨难,看着这些身份悬殊的本村孩子,好似看到幼年的自己。

在山西的时候,虽然是住自己家里,却成了跟姐妹们身份悬殊的那个。初进京的时候,也担心寄人篱下,但在九叔夫妻和姑祖母、老太太的关怀下,把那层阴影走出来。

表面上看她关切眼前的孩子们,其实她把稚气的孩子们看成幼年的自己。当时无依无靠,好似前程无着。就像这些孩子们跟元皓他们相比一样,元皓是无悬念的前程似锦,这些孩子们却是什么路还不知道。

种田打鱼,都不算是前程似锦。

“哎哟,你们平时跟胖孩子学的字,可以好好的认下去,就是他走了,也想法子一直的念,会有大出息的。”龙书慧指点着,心里还是有当年的影子,当成指点当年的自己,巴不得这些孩子们也能走出一条康庄大道,就好似她进京后的日子。

“会念呢,我叫张学。”

“我的名字梁康,小爷让我身子好。”

“我叫赵全,小爷让我事事周全。”

七嘴八舌的话里,元皓多出来一个主意。结束的时候自有馈赠是早就安排好的,由龙书慧的话临时想到新的玩。

“咱们行令吧。”胖孩子站起来走到当中,摆手让大家停下来,有了这么一句。

孩子们先没有回话,袁训等人在房里乐不可支:“听听他有什么令,他倒会行令了。”

张学为难地道:“我们不会吧。”

“你会的,”胖元皓一本正经:“就行我教你们的字。”指一指张学:“比如你们三个刚才说你们叫什么,这就很好。知道自己的名字。你们三个,我跟你们喝蜜水儿。”

端起他的小木碗,走过去轮流跟张学、梁康和周全碰碰。张学、梁康和周全乐了:“好好,”小脸儿兴奋的通红。

大人们在房里也点头,镇南老王不居功,虽然这是他自家的孙子。对袁训和赵先生举杯:“来来来,这是你们二位的功劳,我敬你们。”

二殿下也说这令行得好,目不转睛的看热闹。

元皓正在对别的孩子说话:“先是报自己名字,报出来的大家碰碰。再呢,拿纸笔来写自己的名字,写出来的大家碰碰。写不出来的就罚,”

怎么罚,他为了难,小脑袋瓜子开动到这里为止。平时见大人行令要罚,但大人是喝酒的,孩子们不喝酒不是。

加寿笑盈盈:“表弟,你才当几天的先生,不要太为难别人。到底,你是请客吃饭的。能写出一个字的,就算过。写不出来的,按刚才的学鸟叫也行,”

“学狗叫也行!”萧战送菜过来,坏笑添上这一句。

加寿嘟嘴儿正要说他,本村的孩子们却愿意:“我会好,汪汪。”这就学起来。

齐王笑得肩头乱动,钟南笑弯了腰,再直起来的时候,脑袋已到桌子下面,一抬在桌上撞一下,他哎哟一声。

等他钻出来,见外面的令规虽然有萧战搅和,这也算定好。余下的孩子们纷纷报出自己的名字,大家喝彩,大家喝果子露和蜜水儿。

房里取出纸笔的时候,几天里跟着元皓念书,在地上写字的孩子们瞪大眼睛。

看着那月下莹白的纸张,一看就不是黄表纸油纸可以比。张学颤抖着嗓音:“这是写字的纸,给我们写吗?”

“是啊,你来,你头一个写。”元皓把笔给他。张学提笔就写,韩正经提醒:“沾墨。”

念姐儿想的周到:“别甩到自己身上,明儿要仔细洗衣裳了。”请人家来吃饭,弄一身的墨汁回家大人总不会喜欢。

韩正经和小六就走到他身边照顾他,张学屏住气,院子里也静下来。房里的大人想到这只怕是他们头一回拿笔,说看看元皓几天的功劳如何,走到门窗前面来看。

见那个小子手臂僵着,却又抖动,在砚台里沾了沾,提起来时,不用说,墨汁往下面滴。

一左一右,韩正经和小六比划道:“在旁边把墨汁多余的去了,这样,哎是这样动手腕儿。”

袁训倒也罢了,文章老侯兄弟充满自豪。看看他韩家的后代,出来一个乐于帮人的孩子。

头一回用笔,张学手一抖,没甩到自己身上,一滴子墨汁直奔小六而去。张学一慌,忘记手中有笔,笔上有墨,双手来救。

“哈哈!”一双小胖手把他双手托住,原来是元皓及时来救场。胖孩子开心异常:“看我拿住了你,不然你也甩自己一身。”小六说着没事,直奔房里,他的奶妈跟上,换一身衣裳又出来。

边走边道:“你要这么沾墨,就不会甩出来。”

元皓帮着他沾好,松开手:“写吧。”张学看看主人们,没有一个不是笑着,没有一个不在刚才的小爷换衣裳时说过不要放在心上,换一件就得。

他含上一包子眼泪,向纸上写上平生的第一个字。

笔跟树枝不一样,笔软,树枝硬。就写得歪歪扭扭,但能看出来笔划不错。

元皓先生和帮忙的韩正经先生、好孩子先生一起满意,争着要跟他碰碰。

张学喜极而泣,拘出一额头汗水的他喝了果子露,忽然长了精神,想到笔的柔软,纸声沙沙,舍不得的道:“我再写,我还想写一回。”

梁康却不答应,早就眼馋的他道:“该我了,我也会写。”赵全也跃跃欲试等着,也不答应张学写双人份的。

元皓晃晃胖脑袋:“不用争,我备下有纸笔,一会儿送你们一人一份。”

“真的吗?”跟他学的孩子们全伸长耳朵。

元皓小胖手先对房里一招,有竹帘只能见到人影,道:“你们要多谢我祖父我舅舅,帮我备下来的。”小胖手再对厨房里一招:“还要多谢我舅母,帮我备下来。”再对加寿等比划下:“还要多谢我的姐姐哥哥们帮我备下。”

“好表弟,我呢我呢。”萧战正和胖舅哥争菜吃,听到有感激,筷子也来不及放,挟着个鸡腿就出来。

这个姿态真不好看,一半鸡腿在筷子上,一半鸡腿在表哥嘴里吃的正香。表弟鄙夷上来:“子曰,食不语。吃完了再来。”

房里大人嘻嘻哈哈:“教训的好。”厨房里胖兄弟、沈沐麟禇大路捧腹大笑:“该,去碰钉子。”萧战老实回来,并不敢计较表弟正在又食又语。

小客人们惊呼:“哇,小先生好厉害,还会说子曰。”

“是呢,我有先生教,我会念全本论语,还会念大学。”说到这里,元皓踌躇一下,问他心爱的加寿姐姐:“要请我的先生出来说几句吗?”

加寿还没有帮他出主意,房中赵先生大为得意。起身来,理衣裳,扶发髻,又用清水漱口,顺带的清咳几声。

外面说一声请,在二老王嫉妒的眼光中,赵先生迈着方步,不慌不忙好个模样往外面走。

钟南此时很机灵:“我来服侍。”一转脚步到了门边,打起门帘来,等赵先生出去,咧嘴一笑,顺理成章的跟出去。

小客人们抬头观看,见月色柔和中间,一位面容端正,衣着整齐的中年人出了来。

他有一身的儒雅气,小客人们不会说,只觉得有一层柔光让这个人带着出来,又对小先生元皓敬仰,无形中都生出敬佩。

作揖是现学的,张学这名字起的好,起过就聪明很多似的,带头行上一礼。

“呵呵,晚生还礼。”赵先生还了半礼。孩子们都喜欢起来,梁康吃吃道:“我看到学里先生就是这样,您比他们行的好。”

梁山老王却在窗内瞪着他:“他这就露脸去了,要是我露脸,我比他露得好。”大学士忍俊不禁:“难怪战哥爱争风,”袁训快口接上:“此系家传。”

齐王又笑了起来。

房外,赵先生让小客人们坐下,徐徐说了起来:“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是北宋有神童之称的汪洙之诗。他还有,少小须勤学,文章可立身;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啊,还有,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年纪虽然小,文章日渐多。”

一片寂静,就是附近听热闹的大人也听进去。

“你们是有福的,能遇到小先生这等热心人。等他不在这里了,也不要辜负他,好好的学,坚持的学才是。不然读书虽然高,你却没有份。”

赵先生也没有说太多,今晚主要还是小主人们的光彩。他拿几句浅显的诗吟诵过,看得出来小客人们有听得进去的,就觉得没有白出来。对胖孩子颔首,钟南有眼色的为他再打竹帘,先生先进去,钟南随从后进去。

月下,只余一道竹帘轻轻晃动着。

但余音袅袅,似人还在。不但小客人们听进去,就是元皓、韩正经和小六也听进去。

而房中,镇南老王、张大学士一起翘起拇指,对赵先生道:“画龙点睛之笔,说的好。”

赵先生还没从身段里出来,就地形容潇洒的轻施一礼:“不敢蒙二位过奖,有不当之处,还请多多指教。”

镇南老王沉吟不语,张大学士沉吟不语,都还沉浸在赵先生刚才那段话里,认为他今天出去可圈可点,是神来之笔。是不是哪里还可以更好呢?这会儿已经把事情上升成对一方的教化感悟,就真的思索起来。却让梁山老王打断。

老王气哼哼,把赵先生一通的指责:“你呀你,夫子,你就一个人出去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一个人担上了?这外面是元皓教出来的。有句话凤凰不落无宝之地。我等功勋家子弟也不轻易教人,既然教了,可见有个缘法,”

袁训笑话他:“你又不信佛,缘法这话也出来了。”

梁山老王怒目:“小子别插话!”小子一笑闭上嘴。梁山老王继续道:“既然肯教,就是慧眼识人,指不定以后这里面有个状元榜眼,”对袁训坏笑:“兴许还教出来个探花,”

袁训也给他个怒目:“别扯上我。”

“探花没什么难的,一教就得。”梁山老王还是尽兴又说几句,再回到他的正根脾气上,继续说赵先生:“夫子你就不打招呼出去了,也没有找个帮手?说不好,因为我们没有出去,就你一个人,把以后这里面的状元榜眼全变成探花,”

前科探花无语喃喃:“我招谁惹谁了?总能说到我。”

“全变成探花那等自高自大的人才儿,你夫子还怎么见人?全让你搅和了。”梁山老王整一个胡搅蛮缠,但硬是说得头尾全占住道理似的。

张大学士不乐意了:“本科探花是我门生的门生,您高抬贵手,口中留情。”

梁山老王乐了:“那我就说前科的探花如何?我只说前科的。”

齐王好笑地为袁训打个抱不平,对袁训瞅一瞅笑道:“您是一定要说到他身上不可。”

赵先生一直没说话,见老王这会儿说完,一句话把张大学士又扯上:“老爷子,您说前科的探花,张夫子的门生中难道少得了?说来说去您少不了说上他。”

张大学士一想也是,也乐意上这当:“对呀,别说了,状元榜眼探花我家全不少,您还是口中留情的好。”

大家你瞪我我瞪你,忽然都是一乐,哈哈一笑:“吃酒,话多的人酒要多。”

钟南早捧起酒壶,也早站到梁山老王身边去:“您请,我看着您。我数着您的话最多,您的酒可不能少。”

亲家镇南老王也不向着梁山老王,笑道:“你也应该喝,一番话把一甲全扫进去。当罚。”

梁山老王故意不承认:“一甲有三个,我只说最后一名,坐榜尾巴的探花。”

大家又对着那坐过一甲榜尾巴的袁训笑,梁山老王下一句自己也好笑:“何曾扫进去三个?”

镇南老王笑道:“你把一头一尾扫进去,中间不提也顺进来。”一指赵先生:“他家阮英明是个状元,小袁是个探花,你说是不是全扫进来。”

梁山老王恍然大悟状:“哎哟,我忘记了,原来有个状元是你女婿。哈哈,”自己没绷住一乐:“那你可以出去说一番话,挣一番刚才的体面,哈哈。”

赵先生也笑:“您呐,要是不戎马一生,当个翰林院人才儿,也是气死人不偿命那种。”

大家都说有理,哈哈笑了起来。

房外,笑声已不能再影响孩子们,他们令行得正热闹。先开始写字写的不好,后来写写就顺了,烛火拨亮,写一个字出来,就吃一口好菜,没跟元皓学过的也写起来。

小六、韩正经帮他们沾笔,这样就不会有多余的墨汁甩到身上。小红好孩子念姐儿龙书慧照顾他们不要忘记吃喝,不写也要多吃,玩的很是开心。

称心如意那边也有纸笔,把京里有名的花样子画出来送给小姑娘们,小姑娘们也画心爱的给她们。

宝珠看着钟点儿,夏夜虽睡的晚,也考虑到不耽误第二天他们的活计。二更和三更的中间,提醒可以结束,让把礼物拿出来。

凡是来的人,都有一份儿四个这村里没有的果子,又是一包子干点心。是胖孩子小门生的人,加送一份笔墨纸砚,就是普通的那种。又送一本千字文。

家人们来领孩子,千恩万谢的又有小半个时辰,实际上到了三更才散。孩子们洗过直接就睡,太子睡不着,在外面走动。后面过来一个人,齐王也没睡。

“英敏,我有个主意,不知道你怎么看。”齐王若有所思。

太子微转眼眸:“我也有个主意,不知道你怎么看。”

乌黑的两双眼眸中都带有睿智出来,碰撞一下后,齐声笑道:“这样,咱们写出来,看看想的是不是一样。”

两个人回房去,各取一张纸写出来,放在烛下一起来看,见一张写着:“呈请饱学之大儒出京游学。”

另一张写着:“阮英明为天下师,可令其游学,令天下明理。”

这是兄弟俩对今晚赵先生说话的心思,都想到了一起。

太子侃侃道:“如果大家都明理,这不可能。但明理的人越来越多,哪怕他白天种地晚上看几页书呢?也比去听林允文好的多。”

齐王循循:“这事情不能着急,徐徐的,但这就可以开始做。如我们追赶林允文在前,京中大天教巡游在后。这还只是第二层。我朝以儒家为尊,信什么都不如信圣贤为好。第三层,命阮英明出京会文正是时候。”

赵先生今晚的话很容易懂很浅,但把齐王折服。就对他的女婿阮英明寄予厚望。齐王又愈多一天愈发佩服袁训,更对阮英明高看一眼。

阮小二中状元的故事全国流传,跟他打赌而双双高中,他是状元,另一个是探花的人,不正是忠毅侯袁训。

“不仅阮英明,各地饱学大儒名士都应该游学。什么是名士,理当传圣贤之名不是吗?如史上的狂生名士,只传癫狂之名,空有才名不能为国为民做什么,算不得名士。”这是太子的意思。

虽然话不一样,但兄弟们这一回又齐上心。两个人干脆不睡了,各取奏章纸,先在寻常白纸上写好,互相又商议一回,各自的意见总有不同之处,皇帝看着才有分辨,最后往奏章纸上抄写。看看工整,已过四更。但完成一件心事,不但不疲倦,反而神采奕奕。

回房去,也睡着了,第二天,也不曾晚起。

过上两天,关安从外面回来,带来冷捕头的话和联系准备齐备的消息。一个早上,留下万大同落后一步和村长算帐。袁训等人悄然离村。

分成两路,宝珠带着孩子们家人、还有大学士走村前水路。袁训奉请二殿下,二老王,带上两个儿子两个女婿,还有禇大路,多出来一个天豹是好劝才离开加寿当帮手,把蒋德留给加寿,一行人从山洞出来,前往扬州地面。在城外分手,齐王带人入城。

……

这一天,也是图门掌柜怒气不能忍耐之时。

…。

“给你钱!你要多少都行!但把你们的王子下落告诉我!”自从行刺的人手一个没有回来,又有林允文夸口,图门掌柜就没打算放过齐王。

阿赤的三百精兵在京中丧命,齐王在路上的时候不杀,等他回到京里更加难为。

林允文盘算着话哄他,心里也纳闷齐王怎么没影了,外面进来一个人,是图门掌柜的手下。

“将军!齐王出现在衙门里。”

“好!”图门掌柜一跃而起,一把揪起林允文:“你说他没有走,他果然还在。”

“我说的还能有假。”林允文心想我除了算不清他的具体位置,这几天他就在扬州城外还是能知道。

“现在把他引出来,越远越好。不能近水,我们都不会水。”图门掌柜戾气于眸中。

林允文跟他约好,出来往魏行住处。魏行不在,他在衙门里,在齐王面前。

齐王独自见他,对他春风满面:“听说你布置引蛇出洞,呈上来的公文我看了,不过你打算用假的,我看不用了,本王亲自会会他们。”

魏行又惊又喜,但还是先劝一劝:“殿下千金之体,怎么能去诱敌。”

“他们冲我来的,你不用再劝,我怎么能退缩呢。”齐王表现出满面傲气:“就这样定了。”

------题外话------

嘿嘿嘿嘿嘿嘿……他们真的挺可爱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