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银鱼到宫中/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王打个寒噤,赶紧回到男人船上。多少还有些不自在,但正在说话的袁训等人没有看出来。

他们在说林允文。

太子道:“这一回太顺了,好似林允文送他们性命一样。”

“那咱们再避一避。”张大学士对袁训看去。

也为这件想法困惑的二老王听见,从沉思中抬头取笑:“大学士,你玩心不小。”

“哎,我这不是问问探花的意思?”自从元皓请客那夜争执过,袁训又多了一个代名称。

太子的话也是袁训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想,见大家眼光都放到自己身上。他也道:“是啊,咱们避一避的好。”眸光对着船舱外岸上看去,那里有上午集市熙熙攘攘的人流。

张大学士猜出来,骤然吃惊:“又有人盯上咱们?”

“林允文此人,不能不防。”袁训这样地说,面上却不是严谨的防范,而是噙上笑容:“也罢,咱们好好在湖上玩一回吧。”

这虽然不是看破或针对林允文的有力猜测和动静,但让听到的人都露出笑容。

……

当天,他们在洪泽湖上尽情游玩,玩上几天,来到高邮湖,在这里又尽情打一回银鱼,这是元皓最喜欢吃的。夏天就要过去,河蟹渐肥美,也痛吃一螃蟹。

如果有人见到,这三只船上晚晚宴乐,浑然不知世事,也不想入世事那般,过这样的日子可谓是神仙中人。

这一天,京中殿试名单出来,龙氏兄弟全在上面。宝珠恭喜袁训:“君一番操劳有成绩矣。”袁训内心中欢喜,亦不会忘记宝珠:“也不负卿卿之操劳。”夫妻相对而笑。

钟南等人又卧床养伤,龙书慧拿给他看时,已是一张半旧纸张。钟南咧嘴:“这是老公事们又先看过了,把个新纸看成这模样。”龙书慧就往外面看,把嗓音压下来笑:“胖孩子对你还一肚皮意见,怪你办差不知会他。你省省,别说他们吧。”

钟南就只看抄的名字,见龙显兆在上面大为放心。想到一点东西,正要说什么,外面欢呼声过来:“又好大一网,给我捡。”

钟南交待龙书慧:“我是伤了力,又把伤口挣开。不是了不得的伤,你不用时时守着我,倒是去和老公事们商议,你也打几网,别说,老公事最爱的银鱼蒸蛋真好吃,又滋补身子据说是药,你凑个热闹,好弄些来送给曾祖父养身子,祖父也应该吃些,父母亲和哥哥也应该尝尝。虽说京里有干货卖,纵然花了十万钱买回去,但不是咱们送去的。”

龙书慧抿唇笑得很满足:“这还用你说吗?加寿早就对我说,见者有份。看见的人就有,何况我昨天跟着他们打了不少。这两天的天气好,都在船顶上晒着。现在虽然不是银鱼季节,但咱们尽情的在这湖上游玩,胖孩子说打到人人满意为止。”

“那就太好不过。”钟南大喜。发自内心地道:“跟着九叔出来真不错。不知道咱们会玩多久?”

“看你又呆了,玩一天也是玩。”龙书慧笑说着,外面脚步声巴嗒,拌嘴三差人走进来。

钟南见到他们,手臂支撑着一面陪笑,一面打算坐起来招呼。胖孩子还是狠狠给他一记眼风,还没有消气的架势,钟南嘿嘿不停。胖孩子已不看他,招呼龙书慧:“快来打鱼,这一处的银鱼好多。”

“你去你去。”钟南热烈的把妻子往外面推。龙书慧还没有出去,奶妈端着东西进来,对元皓满面堆笑:“小爷在这儿呢?难怪让我没找到。您的好吃东西得了,见不到您,我就先送病人的。您在哪儿吃,我去端来。”

托盘上一份热气腾腾的银鱼蒸蛋,是钟南等人的加餐。

元皓见到吃的有些走不动,好似身上胖肉这就往下堆。他爬上椅子:“我就这里吃。”

钟南赶紧客气:“这碗先给你。”元皓也不客气,见碗到面前,龙书慧怕他烫到手过来侍候他,元皓却很会吃,小手上抓块帕子垫着,扶住碗,用小调羹先来一小口,吹一吹,对里面再找一找。

引得好孩子撇嘴:“回回吃就先找找,这不是在吗?我都看见了。姨妈怕咱们不好克化,剪成小小一段的不是。”

胖孩子也见到,胖脸儿上笑成喇叭花。龙书慧问过他不见怪,帮他小心吹着,胖孩子吃得很开心。

奶妈又送进韩正经、好孩子和钟南的来,又有一碗是龙书慧的:“南二奶奶,您也吃。”

龙书慧还是难为情:“天天有我的,九婶太盛情了。”

奶妈笑得眯着眼:“可不是?老爷和二爷都是大大的好人。不但您有,二爷说在这里吃新鲜的,离了这里就成稀罕东西,大家痛吃一回,我们也有呢。您吃着吧,碗我一会儿来收,我回去吃我的了。”

龙书慧道谢,先来照顾孩子们吃完,打发他们出去,说自己一会儿就去。手扶着碗,一小口一小口吃的很出神。

钟南也没有吃的很快,新鲜本地产的鸭蛋,再配上新鲜的银鱼,唇齿间咀嚼的不只是享受,还成了一段难得的品味。

想着滋味儿真的很好,脑海里就出来一个病卧在床的老人,那是他的曾祖父南安老侯。清瘦的面容刚一出来,钟南觉得舌尖上的味道就成可遇而不可得。

他觉得自己运道太高,能吃到这样的好东西。

不知不觉的他说话出声:“要是曾祖父也能天天吃到,身子一定好起来。”

龙书慧让惊动,看看碗里金黄的蒸蛋雪白的银鱼,都是好颜色,又香味儿深。也道:“是啊,”她加快吃的速度,不再是刚才不舍得吃的模样:“我吃完跟他们去打鱼。”

等她出去,钟南也吃完。把榜单纸张抓在手里再看一遍,对上面龙显兆三个字有了赞叹:“好小子,小小年纪还真的中了。”目光往身上一扫,想幸好自己有一身伤在,对舅爷中了也就没什么抱愧。

船在高邮湖又呆了几天,打的银鱼无数。天公又作美,晒的差不多,关安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赶着最近没有出现的马车装上箱子送往驿站码头。

三只船继续在水中飘荡。

……

“不去苏州?反而走相反的方向?”林允文收到消息想不明白,把怀里铜钱取出占上一卦。

看了看有些明了:“三山五岳,五湖四海,忠毅侯是都打算走上一走。”作为孤儿的林允文心中升起嫉妒之火,说着:“他倒这么疼他的孩子,”痛苦的不能描述。

在他认为和袁家的“仇恨”之中,从此又多出来一条此类的嫉恨。

用个手指在铜钱上用力辗着,好似指尖下面就是袁家夫妻父子们,嘴里飞快过滤着袁训可能去的地方,自己或许可以再给他们一次行刺……外面有人送来一封信。

信是异邦文字,写得墨汁淋漓,带足主人的霸气:“苏州相见,否则要你性命!”

没有留写信人的姓名,林允文也露出满意的笑容:“果然让惊动了,跟我想的一样。”

把信烧毁,他出来吩咐教众:“除去盯梢忠毅侯的人,其余的人跟我去苏州。”让教众们收拾行李,他独自出来去见魏行。

魏行满面春风在房中踱步,见到林允文的头一句话就是:“跟我去苏州吧,苏州是个好地方。”

林允文冷哼一声,往椅子上一坐,脸歪到一旁,阴阳怪气地反问:“凭什么?你说给我路条,路条拿来。”

魏行慢条斯理:“你要过硬的路条,咱们到苏州去办。邸报已下来,殿下往苏州巡视。他刚给我公文,让我到苏州去相见。跟我一起上路吧。”

“哦?”林允文装的很惊奇,眨巴下眼睛:“这一次拿下的人不少,一定对你夸了又夸吧。”

魏行谦逊的笑一笑,证实他想的不假。齐王在信里确实对他夸了又夸,好似有招揽之意。

正在高兴,林允文的话如一盆凉水劈面袭来:“这个殿下过于懦弱了吧?”

“这话是什么意思?”魏行诧异。

林允文冷笑:“他一味的求名声,把余下参与行刺的人全放了不是?放虎归山,哼哼,后悔的时候可就晚了。”

魏行面上闪过淡淡的一丝嘲笑,那是一种身为官员身份光明,而对林允东躲西藏之人的蔑视。

不过还要用林允文,也就不会明白表露出来。

见林允文目光灼灼盯着不放,不给个回答过不去那种,魏行轻描淡写的解释几句:“杀的人太多,又要引起交战。梁山王虽然打赢了,只怕也伤病累弱,需要休养几年。殿下不杀,正是我泱泱大国的风范……”

“屁的风范!以我说是黄口小儿没有威风。”林允文故意跟他唱个反调,其实是出言讽刺以后,也知道自己是讽刺,不想听魏行敷衍的言语。

魏行正好停下不说,只说服林允文跟他前往苏州。林允文出去以后,魏行面上笑得阴沉:“这个人虽然有用,也不是好用的,凡事还得对他小心才行。”

而他不知道林允文也在鄙夷他:“跟我想的一样,你不过是想继续利用我。”

见街上热闹,大步往住处走去。

对面是个小茶馆,有一老一少坐在一张桌子上。老的满头白发,又有一把白胡子,飘飘然仙风道骨般直到胸前。如果不是眼睛里闪动的警惕看得出来这是冷捕头,别的地方如身高也似有小小的改变,是很难看出。

在他对面坐的是个青年,也一脸的胡须,对他恭恭敬敬的应该是他的晚辈。

青年实在不耐烦的时候,就低低的骂:“他走了,要么你跟上,要么我跟上,怎么你还坐在这里装我家的老太爷?”

这个嗓音是田光的。

冷捕头坏笑,三根手指拈起胡须调谑他:“老子不走怎么样,让你装孙子怎么样?谁叫你小子掺和老子的差使,老子就欺负你了,你有什么能耐?”

另一只手点一点面前茶碗,装个咳嗽老人的嗓音高声:“孙子,咳咳,倒茶。”

田光憋着气给他倒上茶,见对面出来一个人,魏行也走了出来,穿一身的行装,身后跟着个人抱着大包袱应该是行李。

田光大惊失色,低低焦急地道:“他要走了,你还不不追吗?”他的包袱在身后,拿在手上作势要走:“你太怠慢,我不能学你。”

“坐下,孙子!”冷捕头给他一声大喝。茶馆的人都看过来时,冷捕头更是骂上来:“就知道恋着花街柳巷,爷爷都看不住你。给我坐好了。”

茶馆里正是人多的时候,听到这些话有人指指点点,田光气的胸脯用力起伏着,恼的眉头也快要红了的时候,想到袁训的叮嘱,让他一切听冷捕头的,田光才勉强忍下来。

不能发火,又不能离开,田光忍气吞声地求他:“当差呢,祖宗!你怎么忽然不上心了。”

冷捕头眉开眼笑,还是消遣他:“叫的好,再叫一声来听听。”田光黑着脸瞪着他。

冷捕头又喝了一碗茶,吃了三个茶果子,觉得戏耍的差不多,才肯告诉田光:“你小子没点儿机灵劲儿,二爷用你是看走了眼吧。”

“格巴”,田光捏的拳头响上一声。冷捕头不放心上,更是教训的口吻:“小子,听好了,听我说话是你的福气。”

田光怒目。

“这会儿跟上去做什么?你怕他们不往苏州去吗?”

田光一愣:“他们为什么要去苏州?”

现在轮到冷捕头一瞪眼:“笨蛋蠢才!邸抄上都出来了,齐王殿下奉旨去苏州。”

“啊?”田光张张嘴,忽然懊恼:“怎么还要去看邸抄?”

“当我这差不容易吧?”冷捕头吹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是虚的。我说孙子,是你不上心吧。”

田光心里打翻热锅似的正不痛快,这一回没有计较这称呼不好。想了又想,恼了又恼,不管怎么样也敌不过对面这老狐狸时,就竭力再寻他的遗漏之处。

嘴硬地道:“好吧,魏行是个官,他要随王伴驾去苏州,那林允文呢?咱们不跟上,谁知道他又去了哪里?兴许从此见不到他,你赔一个出来不成?”

“魏行会不把他弄去苏州?”冷捕头随意的反问。

田光咬了咬嘴唇,有点儿恨的心头滴血味道,嘴唇飞快动着,喃喃自语不停:“我怎么没想到,我怎么没想到……”

“你把他们分开去想,自然想不到。”冷捕头指点着,也是幸灾乐祸更多:“现在是魏行和他绑在一起,一个图升官,还想要功劳,一个居心不轨,怎么舍得离开繁华地方?”

手指在桌上轻轻一敲,断然道:“殿下去苏州,他们一个不少的会去苏州。”

“腾”地一下子,田光跳了起来。冷捕头教训人正在得意头上,冷不防的吓了一跳,惊骇中还不忘记骂人:“失心疯犯了吗?”

对着左右同样在意料之外的人拱手陪情:“呵呵,各位不要见怪,我这孙子又犯相思花柳病了。”

有人回话:“呵呵,你这当爷爷的辛苦了。”

田光大翻一个白眼,看上去跟受到限制不许离开的顽童没有区别。冷捕头装没看到,老脸皮厚的再跟别人寒暄:“没法子,我就这一个乖孙子,我不为他好,谁为他好。”

田光啼笑皆非,但刚想到的事情紧急,要等别人不注意自己,只能自己先安静下来。重回座中,稍等片刻,旁边的人各喝各的茶,对冷捕头低声道:“那你还不急吗?殿下去苏州,姓林的也去苏州,小心又有事情出来。”

“殿下么?”冷捕头笑得高深莫测,目光没有焦点的乱转一圈,不管田光有多催促,他没了下文。

心里暗想,殿下怎么会在苏州呢?殿下明明在水上啊。这事情不小,所以暂时不能说。

田光越急,冷捕头就成越拿他取笑的人。

……

方氏从睡梦中醒来,见到窗外青翠满眼,夏末带着的还是夏天的好景色,却没有让她展开眉头。

这位南安侯府的世子奶奶,在经过昨天和丈夫的争执以后,一夜也没有顺过心气儿来。

对着身边冷枕颦眉,觉得心口隐隐的痛上来。往外面叫人:“我醒了,人在哪里?”

她的陪嫁丫头伶俐到面前,小声的回她不在的原因:“昨夜大爷往姨娘房里去了,半夜里又要了酒菜,一早我盯着几时起来,果然到现在还没有起身呢。”

方氏心头一堵,有什么黑沉沉的蒙了上来,让她无力的呻吟一声,摆一摆雪白的柔荑,好似断了线无处停驻的风筝,嗓音更是黯然无神,叹气道:“算了吧,迟早他知道我是为了他。”

丫头扶她起来,又忍不住为方氏气愤:“大爷真的是不知奶奶为他一片心,二爷二奶奶从去年就不见人影子,奶奶就问一声怎么了?奶奶是这个家里的世子奶奶,难道不能问问家里人去了哪里?”

方氏幽幽更深,丫头是越说抱不平越打的深:“奶奶猜的也没有错,前阵子送来的鲜桃,我问过侯夫人房里丫头,就是南二爷南二奶奶送来。真是的,老侯爷这一个夏天精神虽然好,南二爷南二奶奶也不应该出去那么久?还有心思送果子回来,这是去哪里玩的好?家也不要了。若只是玩也就罢了,若是有别的事情不方便奶奶知道……”

方氏生气的尖锐一声:“别说了。”

丫头小心看看她的面色,小声再道:“这个家里…。辜负奶奶一片心。”

方氏昨天的气翻腾出来:“我管他们去哪里,又或者会不会对大爷不利,我管大爷他是个傻子呢?我就问他知不知道二爷夫妻去了哪里,一年也不回来。我说如果不知道,赶紧问一声,他就恼了,说我不应该多打听。我是这家里的人吗,看样子我不是!”

她的手哆嗦着,为她的丈夫不知盘算气到十分,又添出一件事情出来。

当值的丫头和人说着话:“是长青姐姐吗?奶奶还没有起来,这大早上有什么话?”

方氏知道是婆婆南安侯夫人的丫头,忙整理衣裳,又推身边的丫头:“外面就是死人,怎么说我没起来。这都什么钟点了?长青回去一说,还不说我贪睡偷懒吗?”

丫头就要出去,外面长青笑道:“没起来也就刚好,”丫头就停下脚步,方氏也支起耳朵,心想这句话真是怪,听她下面会说什么。

“侯夫人让我来说一声,一早不用请安,她出门去了,中午回得来就回,回不来就不回。”长青说完,脚步声走远,显然打算回去。

方氏疑惑到不能自己,顾不得没有梳妆,紧走几步,丫头知道她的意思,把竹帘打开,方氏叫道:“长青姐姐请留步。”

当值的丫头陪笑:“奶奶原来醒了,”帮忙也叫长青回来。长青回来,笑着把话再说一遍。方氏问道:“母亲去哪里做客?”

“不知道呢,这就要出门儿了,我得赶着去侍候。”长青这样回答过,三步并作两步走了。

方氏回房里来,更在桌边呆呆。不知道怎么洗漱的,只知道她醒来,衣裳已穿好,人坐在梳妆台前。

给她梳头的还是一早那个丫头,方氏就没有隐瞒自己的怨恨,愈发冷笑:“你看看,我还是当家媳妇吗?我婆婆去做客,是往张家还是钱家我都不能知道。”

丫头把她最后一绺头发归着好,附到她耳边道:“奶奶记得吗?二爷二奶奶送桃子回来那天,也是侯夫人出门去,但是却说往宫里去。真是奇怪,二爷二奶奶有什么大神通,带的东西从宫里出来。”

“左右是想话哄咱们就是了。”方氏顺手拿起梳子往镜台上一摔,人气的又颤抖起来。

南安侯夫人的马车,此时出府往袁家去。长青坐在侯夫人身后,对她回着话:“大奶奶问我夫人去哪里,我说不知道。可是的,夫人咱们今天出门又去哪里?”

“去梁家。”南安侯夫人道:“南哥和书慧跟着齐王殿下在路上,上一回送桃子回来,在宫里我听说了,殿下的行踪本就隐秘,出宫后又有人不知哪里得来的消息,跑来对我打听,说南哥如今攀上殿下。索性,在家里也不说我去哪里,就说我出门做客,谁也不问不怕走漏消息。”

长青笑道:“夫人这样办理最严紧不过,不过怎么不是去袁家,上一回进宫,不是往袁家里会合,一起过去?”

“这来传话的人也说明白了,上一回是太后让袁国夫人带上我。太后做事最心细不过。老侯爷为忠毅侯定一门好亲事,太后满意,常年的赏药给他。几家子老臣有不满,太后就只告诉太医院,一应用药咱们家与别人不同。明里,不怎么叫我和侯爷进去请安。南哥送东西来,这一回就让梁德妃娘娘家里人知会咱们,咱们往梁家去,坐上他们家的车进宫去,这就掩人耳目。”侯夫人说完,无奈的摇一摇头。

现在的南安侯钟恒沛在圣眷上面远不如祖父老侯,在袁家有“失势出京”的名声以后,钟家更诸事不与人争锋。就是这样,去年忠毅侯离京以后,还是有人弹劾钟恒沛,因为子虚乌有,又有常家是右都御史,把这件事压下去。

又有太后是无意中让袁国夫人知会钟家,并不是一怕再怕老臣。但钟夫人多了心,还有对钟南等随齐王上路更生出期待。盼着钟南能因此侍候出一个前程,给钟家重新走出一条辉煌道路,她处处小心。让她随梁家的车进宫,她没有半点儿不悦。

在今年虽已知道袁家没有失势,但袁家得势是袁家的。自家沾光之外,也还要振兴自家才是。

车在梁家门外停下,进去和梁夫人相见。梁夫人特意地解释:“你别多心啊,不是没有直接知会与你,是我家德妃娘娘在太后面前揽了这个知会,因此落到我家。”

嗓音放低:“殿下对你家南哥儿中意的不行,给娘娘的信里写好些夸奖他的话。你猜出来了不是?娘娘的意思与你交好,让我先带你去见她,她带着你去见太后,听说又寄回来好东西,你收了,可记得分我一些。”

最后的是玩笑话,也是交好之意。南安侯夫人听到是大喜过望,正合她对钟南的思虑。当下说怎么会怪,谢还来不及。来不及坐下献茶,梁夫人带她换车这就往宫里,宫门下车,先往德妃宫中。

梁德妃会了她,满面春风说钟南如何如何的忠心护主,她要往太后宫里,命南安侯夫人跟她同车,梁夫人没有孩子在路上,她倒留在这宫里等待,梁德妃和南安侯夫人来和袁国夫人等会合。

常家的,文章侯府的人,都不敢来得晚,最后到的是瑞庆长公主。一进来就问:“又送什么来?应该多分我些。就要转秋天,我记得加禄是个舍药的棚子,在太医院里说上半天的话,让他们办瘟疫的药,瘟疫去年没大起来,也不能掉以轻心。”

太上皇见到女儿就喜欢,对膝旁玩耍的多喜指指:“你的淘气母亲来了,”

多喜郡主一周半,跟哥哥元皓一样,随母亲的原因,说话早而清晰流利,舞着小手笑:“哥哥送好吃的,”

加喜在袁国夫人手里,闻言也来凑个趣儿,但她说话不清楚,呜噜的没两句,口水却滴下好些。

常增喜和韩添喜蹒跚着步子,追着一个皮球。安老太太欣然的注目着。

常夫人和媳妇玉珠,文章侯府老太太,老侯夫人,掌珠都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

又把增喜和添喜往加喜这里凑,除了这位老太太,别的人也不敢。

这自然是依仗袁夫人的好性子,也与太后疼爱加喜有关。

加喜玩不上一会儿,就到处招手,多喜见到,对她笑盈盈。再找到增喜和添喜,加喜笑眯眯。

四个小姑娘已经处得熟悉了,这就生出不能分开。

箱子搬上来的时候,常夫人婆媳和韩府三女眷收回在孩子们身上的目光,改放到箱子上面。

先拿出来的是信,太上皇乐呵呵的亲手分着。他看起来,大家也看起来。

一起看信,是“加寿臭哄哄”后出来的。有趣的话,大家说出来一乐。

沈沐麟在路上,看信的人不单多了南安侯夫人,还多了沈老大人。沈家也和文章侯府一开始进宫一样,不敢来多人,沈老夫人总是让沈渭父亲,说是沈老大人,其实告老的早,身体还算康健。

眼神也就算好,但眼睛放到信上时,看到孙子问安的笔迹,沈老大人的眼前还是模糊了。

他偷偷地看太后,再看太后。当年被夺走加寿的亲事,心中不能说没有芥蒂,但现在再来看这位贵夫人,她做事情对得住沈家。

沐麟已和媳妇上路,据说小夫妻情投意合。

------题外话------

好孩子举信:“新进士。”一堆小手把信按椅上

元皓瞪眼:“我先念。”

韩正经挺胸脯:”我!”

好孩子举拳头:“我也会打人”

小红眼巴巴:“其实我也想先念”

三步外,太子安慰加寿:“等我帮你抢回来。

萧战摩拳擦掌:“福姐儿,我给你抢。”

胖孩子急了,手指张开,响亮地道:“封。”

“信之!”韩正经。

“华开!”好孩子。

小红眼睛一亮:“花开很欢乐,我知道。”

萧战耳朵尖:“加福快念全,这就成你先念的。”加福笑眯眯:“风信子花开很快乐。”

太子清咳一声:“加寿不念都不算。加寿你念。”

加寿笑眯眯:“风信子开花很快乐。”

小红笑眯眯:“一直快乐。”

感谢丽丽亲爱的提醒,祝亲爱的们都一直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