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可敬可佩/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先放下信的是太上皇,从手中数页的纸中抬起面庞。平时保养的好,气色红润面上皱纹也不是很多,只一双眼睛里增添出世事沧桑。

外面的碎金阳光似洒下一地光灿灿,这样的天气也让人神清气爽,太上皇遥对远到殿外的日光微微地笑着,沧桑不再见到,面上尽是慈祥。

太后和他老来相依,又坐在他的身边,一举一动看在眼睛里。也放下自己的信,问道:“你没有看完,怎么不看了?”

两个人的眸光一起放到太上皇的手上,他手指夹在信的中间,按着一般看多张纸的习惯来说,前面一半是看过的,后面一半还有待主人赏鉴。

太上皇对她还是一笑,但没有回太后的话。扬扬下颔,侍候的太监知趣走上来一个。太上皇漫声吩咐:“让章太医来见我。”

他和太后说话的时候,别的人守礼就是听到也装没听到。但听到这一句,看信的人一起让惊动。安老太太仗着年长——其实张大学士夫人、文章侯府老老侯夫人不比她小岁数。但老太太又还仗着她有个好孙婿。大胆觑一眼太上皇的面色,看看没有病容,呵呵问出大家都想问的话:“秋天是进补的时候,您要开什么样的好药方,臣等要是也能沾光听一听那就好了。”

其实是关心,但不能问您病了的话,就这么样的问出来。

太上皇悠然:“那是自然的,我问的药,你们也都有。”他的目光在抬进来的箱子上扫几眼。安老太太等会意,知道是孩子们送来许多的好东西,也都对箱子看看。很想早知道的人,就低头再去看信。

太医不是吹口气儿就到,太上皇也去看信。信上的字落入眼中的时候,和以前看信一样,太上皇越看越满意。

给他的信纸张可真不少,是信上的字写得很大。这是加寿的体贴——元皓在信里写过原因。

“加寿姐姐说太上皇太后要看大字,让元皓按描红的大字写信。所以就有许多张,不要看得不耐烦才好。”

太上皇太后跟所有上年纪的人一样,眼神儿越来越不济。还有安老太太也是。字写的大,他们就能亲自观看。亲自的看,每每见到元皓的字一天比一天长进,太上皇能不满意吗?

太医过来的时候,太上皇在信上的眸光更见悠然。但听过通报,看一看来的不是章太医,太上皇不易觉察的有了失望。他更相信章太医,也就语气淡了:“他不在吗?”

“回皇上,章太医奉公主之命出城去了。臣今天当值。”

太上皇就看瑞庆殿下,瑞庆殿下抿唇微笑:“刚才我见他,问前年佳禄在的时候,治愈的疫病病人这两年有没有复发过,他说按日子去的,但今天是日子这话,我却不知道。”

太上皇释然,眉眼重现笑意:“这也罢了,问别人也是一样。”当值太医恭敬的垂下身子,听太上皇缓声道:“银鱼是药吗?”

太医没想到问的不是药,却是银鱼。一愣回道:“书上说补虚、健胃,用来蒸蛋给身子虚弱的人吃最好不过。”

“呵呵……”太上皇有了一阵笑声,太医还是没有明白过来,太上皇道:“你去吧,我知道了。”

太医晕晕乎乎的回去,出这个宫门的时候觉得自己反应过来。回身去寻任保,惴惴不安地道:“任公公,我惹祸了不是?”任保纳闷:“你做了什么?”

“刚才太上皇传我去……。”太医说完,哭丧着脸道:“我们没有把这药文早早献上来,太上皇要降罪是不是?”

任保明白过来,险些没大笑出声的他对着面前这个人,得先开导他:“你又不是太医院的头儿,有你什么事情?要说你们滋补药方说的不足,也先和章太医过去。”

太医精神回来三分之一,一迭连声的应着:“是是,那我赶紧寻上章太医,跟他先知会一声。”

“你赶紧去,去晚了只怕大祸临头。”任保忍住笑把他打发走,返身回到太后身边,见殿里箱子全打开,分发的一包包东西有一个打开的,里面玉白胜雪,果然是银鱼。

任保知道这是袁训一行又送东西来,关安也会给他带来。见到殿中热热闹闹在说银鱼怎么好,孩子们有孝心,想到刚才太医的面无血色,又一次忍住笑才行。

太后对他招手:“来来,这是你的。”任保双手接住,见包装上就好大一包,手握住时跟着一沉,任保喜笑颜开。

关安的箱子里除去给太上皇太后、皇上皇后、自家舅舅的,还有给安老太太、袁国夫人,和自己妻子的。

别的人也跟他一样,除去宫中的,就是自己家人。太上皇和太后、皇上皇后就成最多的。

袁训一家也给瑞庆长公主,长公主、安老太太、袁国夫人相差无几。

余下的人,如沈家只收到二妹小夫妻的,张家只有大学士固定不变的送,再就是太子有时候会赏下来。

梁德妃是收齐王、念姐儿和钟南夫妻、齐王随从的东西,虽然还没有袁夫人多,但一个箱子都放不下,把她乐的合不拢嘴。

殿里讨论起来,梁德妃支起耳朵赶紧去听。

“银鱼这是好东西啊,这是元皓自己打的,看看他吃到什么好东西都会送来。”太上皇有得意之色。

宫里什么好东西没有,但平时吃的不觉得稀奇。沾过元皓的手,太上皇眼睛里这就有了银鱼这一件子东西。

余下的人都跟着奉承,沈渭的父亲把他到手的银鱼翻来覆去的看,笑容也是半会儿不歇息,太上皇话音刚落,他就迫不及待跟上来:“这要不是特意的送来,谁平时想得起来多吃这个。也就把这好东西平白的忘到脑后。”

“是啊,”尚老大人紧跟上他,也是把个扎得紧紧的纸包爱不释手,他更善颂善祷,眯着眼睛笑道:“托太上皇太后,皇上皇后的福气,如果没有许他们出京,上哪儿吃到这样亲手打的东西。”

太上皇太后一起点头,连老大人见再不说,好听话越来越少。张老夫人跟他一起张嘴,却没有抢过他。

连渊父亲起身,对着太上皇太后打一躬:“说起来我们时时吃到这样的好东西,倒是太后操心最多。”

“是啊,”太上皇也赞成这句,带着对着太后含笑。太后摆一摆手:“罢了,我是个爱听好话的人,但当不起你们回回的夸。还是说银鱼吧。”

眼睛对着太上皇手中的信瞅着:“像是又请客了?这一回还是请二蛋子。”

太上皇晃晃信,把个腿跷起来也晃晃:“我扳回一局,你也有记错的时候,二蛋子是早就过去的人。”

太后就凝神,想上片刻以后,一拍双手:“我想起来了,是请三狗子。”

太上皇比划出两个手指:“我扳回第三局,三狗子这事也过去了。”

太后屏气,眼神在太上皇往一边儿藏着的信上找着:“那请的是谁?”

“等我看看。”太上皇怕太后先看到,把身子也扭到一旁,看上几个字,回身来神神秘秘:“叫张学。”

太后琢磨一下,展颜一笑:“这一回请的人名字好,”

太上皇就等她这一句话出来,哈哈一声笑:“张学是元皓给他起的大名,小名叫四驴子。”

“噗!”瑞庆长公主见父母亲说的喜欢,她捧个茶碗吃茶,猛然听到这一句,一口茶喷到地上,湿了自己裙角。

太后哈哈大笑,带的别人也笑起来,太上皇不笑,把个脸更显严肃:“这是好事儿,这不可笑。元皓当小先生,收了一堆小门生讲曲礼。咦?元皓如今看的书不少。”

找到阮小二的妻子赵氏,对她加意的一个笑容。赵氏盈盈起身谢恩,太上皇太后齐声道:“快快平身,你如今也算是有功的人。”赵氏回到座位上,把个眼光对着袁夫人投去,见袁夫人收到,深深的颔首示意。

梁德妃无意中看到,神思一阵恍惚。

她看到这殿内外金碧辉煌不改,春色深深犹浓。锁住的无边宫闱依然还在,眼前却不是萧墙祸起,你猜我忌。笑容多多的人面衬上紫檀大屏风上的牡丹富贵,不见分毫尔虞我诈的杀气,在今天才真的象征出来雍容华贵。

她暗想着,这样才称得上天地人和吧。

……

夜幕来临,虽还有六月里,湖水已带出初秋的清凉。文章老侯走到船舱,先觉得面上一寒。

扯扯身上单衣,老侯不奇怪身上没有觉得寒冷。自从上路他的身子是老树逢春,一天比一天康健,抗寒能力在去年冬天就体现出来。

对着船头上独坐的袁训走去,老侯张张嘴就想说几句感激的话,但见到袁训回头,面上的紧绷时,文章老侯的话变成关切:“出了什么事情吗?”

“没有。”袁训请他在旁边坐下,老侯头一回和这个一直景仰的年青人并肩,没来由的温暖,更是诚恳的道:“虽然我不如你们,但要我们兄弟做什么,你只管说就是。”

袁训对着粼粼水波,面色如湖水般深不可测:“咱们现在是躲着,得找个安全的地方呆阵子。”

文章老侯想到二弟跟着关安等人时常打前站,冲口而出:“我也能探路,用上我吧,我们家的人骑马过得去,我还不老呢。”

袁训听出来他的迫切,觉得自己表现的过于认真,莞尔道:“不是探路,是你们老家离这里约有十天的路。”

“行行,到我们原籍去住,路上受你好些招待,早就难为情。去我家多住几天,那里也有几个小小景致,可以看一看。”文章老侯差点跳起来说。

“那就这样说定了,让关安来接。您二位中有一位跟着关安去,不是不放心您家,是二位大小爷在,得去个人先四面看看。务必安全才行。”袁训微笑。

文章老侯就差把头点到地上说好,他一直没有报效的地方,就吃和喝去了。就没有在这里答应谁去,而是别了袁训就匆匆回船舱,男人全住在一个船上没有私下说话的地方,文章老侯想着把二弟叫出来,对他说自己回家安排,也算自己有点儿回报。

脚到船舱门外,有什么闪电似的袭到心里。文章老侯明白过来,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湿了的眼眶对还在船头坐着盘算路程的袁训看去,这个年青的人身影更加的高大起来。

好似肩膀能顶天,脚又能踏地,天地没有什么能难住他。

又一次给予忠毅侯这最礼遇的心思,是文章老侯看出袁训的心思。他分明是想成就正经回家祭祖,却装的好似无处可去,不得不去韩家躲避。

这一路上去了多少好地方,文章老侯及时的想到,忠毅侯什么时候是没有地方去的?

他分明是有意的帮忙,却又装的前途艰难似的。文章老侯仰面望天,心底深深地道,这样的年青人可敬可佩。

------题外话------

抱抱仔的新进士chen0yan亲,这小剧场可怎么写呢?如果仔想不出来,只能先在这里抱抱你再抱抱你,再抱抱你……无限循环中。

抱抱仔的新会元cathydeng123亲,妞妞小鱼亲,抱抱抱抱……无限循环中。

感谢亲爱的们一直支持,无限循环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