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韩家族长的美好梦想/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章老侯反复地把袁训赞叹一回,想到他交待的有事情,把心思收回,船舱里叫出二老爷。袁训在船头坐着呢,他们两个人走到船尾说话。经过商议,还是韩二老爷带着关安等人去韩家原籍先行收拾,虽然太子没有过明路出巡,也没打算把齐王殿下说出来,但到底是接二位殿下大驾,能花多少心思就花多少心思。

文章老侯依然留下来照顾韩正经,要是没有韩正经在袁家长大,在京里离开哥哥姐姐就吃不下睡不好,也就不会出京,也就不会有这等请殿下入住的荣耀事,如今要把韩正经看得更重才是。

兄弟去对袁训回话,袁训不知怎么弄的把话传了出去,他一直在船上也不见离开,过上两天,关安划一只小船过来接韩二老爷和一个贴身侍候的家人,再就是太子去了一个护卫,齐王去了一个人。

袁训带着大家把附近景致游玩一遍后,船又行几天,头天知会明天上岸。

算起来他们在水上住的有一个月之久,船上虽然件件方便,人还是脚踩陆路感觉舒畅。大人听过面有笑容,回味一下湖里吃的足玩的足,都没有遗憾之感。孩子们中却有恋恋不舍的,比如元皓。

他耸拉着胖脑袋来找袁训:“坏蛋舅舅,咱们不吃银鱼,不吃大河蟹了吗?”

胖胖的脑袋在袁训大腿根上顶来顶去,看样子吃不到银鱼就成全天下最可怜的人儿。

袁训抱起他到做饭的那船上去,让人把一个大口袋打开,里面雪白一片,满满的全是最近打的银鱼。往京里送去的就不少,自己留的也相当多。

元皓不明白,他主要还是想在船上玩,对着他爱吃的银鱼,只有一点儿喜欢的模样。胖脑袋还是抵住袁训面颊蹭来蹭去的撒娇:“再玩会儿嘛,元皓喜欢跟舅母跟姐姐们睡在一个船舱里,”

大眼睛眨巴下,左右看一看只有他一个孩子在这里,在袁训耳根下笑嘻嘻:“不然把战表哥先送走。”

袁训在他大脑袋上轻拍一下,佯嗔道:“只会欺负战哥,”玩笑道:“你总跟那两个拌嘴,为什么不把他们送走?”

“送他们走,谁跟我拌嘴?”元皓振振有词。

袁训不慌不忙:“所以咱们一起上岸,因为正经要回家祭祖,舅舅知道你一定跟着,祖父和我们陪着你去好不好。”

元皓大眼睛闪动几下,好似算明白瘦孩子一定要离船,舅舅多么的好,跟着自己一起上岸。胖脸儿上笑逐颜开,抱住袁训面颊就是一香,还有大大的赞美:“坏蛋舅舅最好。”

得了他的夸奖,袁训也不白听。抱着他往宝珠船上走,边走边道:“再说天底下有银鱼的湖还有呢,又大又好,是咱们没有玩过的。”元皓对于玩的话从来不用盘算,一听就懂的他乐得格格笑,胖手往前一挥:“发兵去也。”

萧战在男人船上听到嘿嘿,这话是他教的元皓。战哥也把拳头一攥,往前一舞:“攻打长江。”

“我拿下黄河。”元皓不甘示弱的回,又知道这是玩,同萧战也笑得格格不停。

加寿等从窗口看见,都为他鼓掌喝彩。小六多了个心眼儿,见爹爹放下表弟,让他独自进来。对苏似玉使个眼色,两个人把元皓带到里间的船舱里去,追问着他:“和爹爹说了什么这么喜欢?”

苏似玉也犯馋的架势:“先知道好玩的地方?”

“我不能说!”元皓摆摆架子。小六苏似玉拿一块舍不得吃的点心,每个人只有一块那种。他们俩个合伙吃了一块,所以还留着一块。元皓拿在手上就说出来:“瘦孩子要回家祭祖,咱们去他家玩。”

小六当不起这一声,一步蹦出船舱寻姐姐们:“大姐二姐,三姐?又让三姐丈拐走了。”

加寿香姐儿掩面笑:“正是这样。”

“那就三姐回来再听,大姐二姐先听,爹爹对元皓说的,咱们去正经老家。”

小六说这话是有用意的,加寿和香姐儿听过就去找书:“快查,正经老家那里有什么好吃好玩的。”

这会儿不做饭,宝珠在这里检视大家衣裳需要缝补的地方。孩子们不跟人打架,也习武打打摔摔,衣裳磨损的比一般孩子快。就把孩子们动作看见。

见孩子们取的书又是一本县志,宝珠情不自禁也嫣然:“你们呐,这就愈发的聪明。是谁想起来买附近县志的?”

“我!”加寿和香姐儿异口同声。

“我!”小六往上一蹦不说,把苏似玉也叫出来:“快出来露脸面了。”苏似玉带着元皓出来,元皓先不管三七二十一,蹦哒着把小六压下去:“我我,全是我。”

小六嘻嘻:“是你什么?”

元皓又说出来:“没有我你们都不能知道,舅舅说,还要去别的地方吃银鱼呢。”说过太过得意,把个胖脑袋左一晃右一摆的,寻着大家面上的夸奖看。

加寿和香姐儿又去找书,一本一本的点:“本地县志,邻城县志……。”一起有了抱怨:“母亲,怎么没有别的银鱼县志。”

宝珠大乐:“母亲虽然没有你们念的书多,但从来没听说过还有个银鱼县志?”越想越好笑,更打趣孩子们:“银鱼也有县志的话,大螃蟹是不是应该也有一本?”

元皓对这话信以为真,琢磨一下,最近听的话不少,如湖面上有水上集市,小船划来划去的卖东西。元皓想到一句,走去宝珠膝前显摆:“舅母舅母,大螃蟹县志应该从高邮湖开始,再到洪泽湖,还有张学的小村子,咱们都吃过螃蟹。那天买东西,有人说不比太湖的螃蟹差哩。所以会有……”

胖手指扳着:“高邮湖螃蟹县志,洪泽湖螃蟹县志,张学家的那村子螃蟹县志,再就是太湖县志。”

加寿香姐儿眼睛亮了:“是了,太湖里也有银鱼,是苏州地方志。”苏州地方志早就有一本,是还住小村子里时,托万大同出去采买时买来。齐王就是不去苏州,孩子们上路一年出去,早伶俐起来,算过著名地方,都说骑鹤下过扬州,就应该去苏州。后来齐王要去苏州,大家一定会去,地方志翻得早成半旧。

元皓还在和舅母为大河蟹起县志的时候,这边书翻得哗哗响。四个脑袋,加寿香姐儿小六苏似玉挤在书的上方。

好孩子进来,赶紧凑上来,挤到香姐儿身边。韩正经进来,也要挤进来。加寿让把书放到地上去,地板干净,晚上还打地铺能睡,六个人挤成一团。

七嘴八舌叽叽喳喳,小六韩正经好孩子全是字认得不全,但不妨碍跟在里面乱瞅乱说话。加寿不经意间左右一看,见左边是香姐儿贴着自己,右边是苏似玉。对面是小六韩正经和好孩子,都笑容满面嘻嘻哈哈,不管怎么看,这里充满单纯而没有心思的孩童之乐。

十三岁周岁的寿姐儿很是温暖,她想到自己算长大成人,还能此时此刻无忧无虑的玩笑,多一会儿都是享受。

轻轻的笑着,把更多的话让给弟妹去说,加寿用心的听着。

元皓已经坐到舅母膝上,觉得舅母怀里更好。撇着嘴儿鄙夷好孩子和瘦孩子姿势不好看。自然没有人顾得上回他话,胖孩子有大获全胜之感,抱住舅母手臂,继续同她说前面有好玩的。

宝珠把针线推远,免得扎到他。帮他理一理:“咱们现在是在哪儿?”

“巢湖。”元皓响亮回答。

“前几天去了哪儿?”宝珠颇有耐心,帮着元皓记下来,这样他写信回京里,京里见他玩好些地方,只会是喜欢的。

元皓响亮回答:“元皓大战逍遥津。”

“哈哈哈,那是张辽大战逍遥津,你只是逛了一逛。”萧战和加福从外面进来。

元皓鼓起胖胸脯,雄纠纠气昂昂:“元皓去到,就是元皓大战逍遥津。”

对萧战瞄瞄,大眼睛里不怀好意:“战表哥败退逍遥津。”

萧战给他一个大鬼脸儿,元皓急忙忙还他。萧战已不能细看,忙着凑到地上一堆去:“干什么呢,好的快拿来给加福玩。”捡个空子伸进一只手臂,把书一把抓起。

他一来,可就更热闹了。加寿先在黑手上一拧,大乐道:“拿住了。”小六韩正经扑上来,用身子把萧战连手带书压住,也道:“拿住了!”苏似玉好孩子揪住萧战肩膀,香姐儿斯斯文文让开,和也起身的加寿笑话:“该,让你来碰钉子。”

萧战举起另一只手:“我打你们了。”

“打!”小六韩正经好孩子一起举起小拳头。咕咕又有一声笑,元皓从舅母膝上赶快下来,带着再不赶热闹就来不及,没到地方先举胖拳头:“打打打,”

“哈哈哈哈……”孩子们笑,宝珠也笑。

隔壁船上沈沐麟恨的牙痒痒:“就要睡了,他怎么又去那船上打扰。”禇大路抱起手臂则看得津津有味,随意劝解:“看笑话要紧,管他去哪里。横竖,一会儿就要让撵出来。”

果然没多久,萧战走出来。不过脸上可不是沮丧,他刚和姐妹们玩了一出子,面上笑嘻嘻。

这下子禇大路也老大瞧不起他,鼻子里哼上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

当晚睡下无话,第二天下午船靠岸,熟悉的马车映入眼帘,孩子们欢呼:“上路了。”寻到各自的车爬上去,坐得端端正正的等着,对车外笑靥如花。

侯爷笔挺的背影来到前方,扬扬马鞭子一声吩咐:“走了。”马车驶动,这一处官道平整,很快就消失在行人的视线中。

…。

“不知去了哪里?”林允文刚到苏州,听到的头一个消息就是忠毅侯一行不知去向。

教众嗫嚅:“他们弃船上岸,顺着官道竟然是往内陆去了。”

“不可能,”林允文摇头,他进城前还起了一卦,和忠毅侯等人会在苏州相见。或者说,只要有苏州等,就能见到袁家一行。

他喃喃自语:“不会啊,他带着一家人游玩,齐王接旨是在苏州,怎么会往内陆去,”

“会不会就此返京?”教众猜测。

林允文皱眉不语。好一会儿转回来,对教众不悦:“他上岸你们也上岸就是。”

“我们追出去三天,再也不能坚持。他的人一定是轮班儿休息,我们几个全累的不行,他们却日夜不停。大家熬上几天,再也追不动了。”教众恨恨:“可恨他的马居然也不休息,只打尖的时候吃会儿草,也是日夜兼程不说,就这跑的还是飞快。”

林允文无奈:“长行军马,这个比不得。”

“大马也就算了,有几匹小马居然也不拖后腿。”教众们头一天看出来袁训等人夜里睡在马车里,而他们是骑在马上不睡不行,还肯跟着。就是见到几匹孩子们的小马,料想这小马也不休息不成?

林允文长叹一声,他在扬州见过那几匹小马:“果下马,那马一匹可值一千金,看着跟小孩子玩意儿似的,耐力最强。”

摆一摆手:“跟不上在情在理。”

……

文章侯府韩家,进京的年头儿不久。福王生母淑慧太妃忽然想在京里有个走动的亲戚,相中前南安侯夫人——现南安侯的嫡祖母,少年的时候跟太妃生得相似,韩世拓的曾祖父这一枝因此雀屏中选。

太妃在的时候,就想不起来原籍的族人。韩世拓的曾祖父,文章老侯的祖父在世时,和文章老侯的父亲在世时,倒都照顾原籍族人。年节上的馈赠也丰盛。

到老侯当家,太妃去世,福王失宠于先帝。文章老侯性子又软弱,就是当年针对南安老侯算强硬派,却对付不了家中兄弟们争风,妯娌们不和。

老侯夫人跟丈夫一样,落得妯娌们一起管家。四个心思在自己家里都不对路,都想往自己房里搂银子,对原籍一落千丈的疏忽。

还好有两代老老侯夫人,去了的那位,和现在的老孙氏,上了年纪恋旧记得亲戚们,时常的口信儿往来,拿自己私房送东西回去,勉强维持一层关系。

福王造反,文章侯府受到牵连,皇帝虽然处置上算仁厚,没诛连太多。但天高皇帝远,在原籍的官员们为了买好皇帝,外省韩家没少吃苦头。相比之下,文章侯府在天子脚下,又有袁训,跟外省比日子反而好过。

外省韩家虽不知道这个对比,也因为受到连累而对文章侯府怨言满腹,这一任的族长更是一肚皮火气。

这是陈年怨气,先从淑慧太妃没选中他家的女孩儿开始。他的祖父在世办下这件事情,他的祖父没有怨言,他的父亲当时年少,见到时常往来的房头没见大出息进了京,赐爵位文章侯,一辈子也没有服气过。

这气传到现任族长这里,他比文章老侯小,辈分在一个上面。因为壮年还有壮志,火气一年比一年高。

韩二老爷到了这里,要房子收拾时,族长本应该出面料理,但这一位装不痛快不肯出来,想着要东要西上面让二老爷不便利。

二老爷看出来,关安也看出来,跟的小子们也看出来,大家伙儿一起不理会。

他们只要几间房子就得,一般都有桌椅摆设。真的缺少,附近买几张也行。被褥这些,族长不肯出面供给,关安等人还不肯要呢。

马车上自有被褥,茶碗器具一应尽有。用别人的,只给小爷们关安还不答应,何况还有姑娘夫人。哪一个是肯轻易用别人东西的人?

这就族长在家里装病,二老爷等洗刷房子摆设并不为难。族长见到难不住二老爷,又生一计,请来族中的长者说话,把对京中韩府的不满一件件摆出来。

远的:“当年要换一家进京,就不会跟南安侯府撕破脸许多年,也不会夫妻不和,更不会助长福王和太妃。福王是个不得势皇子,太妃再能耐,是个深宫里妇人。要是外面没有三言两语的进来,福王有那么大胆子吗?太妃能晚年失势吗?还不是外戚太不得力。”

长者们大多深沉,让族长不要说:“经过一回连累,你还嫌不足够是怎么样?再也别提福王这话。”

“好,那咱们说近的。现在是世拓当侯爷,他娶的那是什么人?母夜叉一个!当年有没有分过家,把自己叔叔全分出去,有没有过!”族长咄咄逼人。

长者们哑口无言。

掌珠那一年分家,京里京外不姓韩的人家也有指责,何况是本家呢?老孙氏成天哭天抹泪说掌珠不贤惠,写信回原籍诉委屈。本家亲戚们仗着是长辈往京里去信说话,还去了两个人,让掌珠一通臭骂撵了回来。

那两年结仇,那两年掌珠过年过节不肯打发人回原籍拜祭。反正这事情早有旧例,在掌珠婆婆和婶娘手中也这样怠慢过。但新仇一出来,旧仇就忘记。原籍把文章老侯的软弱抛到脑后,只说掌珠一个人不好。

这位族长当时动了歪心思,到处游说原籍长者,说韩世拓这一枝当不好侯爷,这爵位是韩家的,不如换一房进京试试。又力荐自己的儿子。

长者们还没有劝好,福王造反,皇帝登基,韩世拓的姻亲忠毅侯大红大紫,紧接着韩世拓得小二指点中举,任职国子监。

别看官阶不高,却对应上“文章”二名,把族长说的京中韩家败坏自家爵位的话结结实实打了回去。族长气个干瞪眼,这一口气继续陈年老醋似的酝酿在心里。

老孙氏一直和原籍有来往,年节上从来不曾亏待,她出面缓和掌珠与亲戚的关系,这几年里年节上馈赠恢复丰盛。但说到掌珠当年分家的事情,长者们都还记得,还算是族长有力的一个话题。

这就都不说话,是个人也看出他们还记得旧仇。族长得了意,阴沉沉道:“有些话本应该请老侯族兄回来谈谈,但为旧事请他出京,好似我们度量不宽,而且又管到别人房头里。但他要回来祭祖,话可得好好说说。几十年里祖宗上他怠慢的地方,让他一一补回来。不然,休想进宗祠大门!”

他挑个头:“我是族长我来说,但老太爷们那一天可不能怂。”

有一个心如明镜,问道:“你打算让他拿多少钱出来?说个数目,我们每家怎么分,我们心中有数,也就知道怎么说话。”

长者们听过,都点头称是。

族长冷笑:“只拿钱出来就行了吗?”面色中带上狰狞:“几十年几代人,他们在京里享受的不错。得约个章法,让各房头都受惠。”

长者们齐声道:“你的意思?”

“世拓那孩子当年是废了的,还能中举?这里面指不定有多少内幕!凭什么他一个人享受,都是韩家的子弟不是吗?让老侯答应,写下来按手印。得把我们的子弟带往京中,每房都得有一个官才行。”

------题外话------

错字下午再改啊啊啊,仔要出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