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正经爷当家/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这里坐的韩家长者,不都是老糊涂一流。和族长两代人住在一起的他们,也看得出来族长的话出自私心。但这些话相当厉害,结结实实的切中长者们心底,把他们对自己儿孙的期盼揭露出来,在族长说完话以后,有的人闭目沉思,有的人缓缓抽烟,一时之间再没有人跟刚才一样,还有人试图拦住族长的这些话头。

当年太妃只肯照应一房,别的人哪能没想过,没有点儿不满,后来又在福王造反以后,对太妃没愤慨过呢?

闻言,回想一下前情,默默的赞成族长的话。几十年享受的只有那一房,后来造反受连累的却是全族。京里文章侯府拿出些钱来安抚众人,给各房谋些私利也没什么不可以。

没有人说话,族长知道自己一席话算把长者们全收拢,趁热打铁,往前探着身子,索性就此把见到老侯怎么说,又怎么帮腔,一鼓作气定下来。

……

马蹄声如雷般敲打着地面,把官道上黄泥四溅飞出。马车在这奔腾之势下,颠簸总会有些,但对车里的人影响却不大。

借着车外下午的光线,沈沐麟又一次掏出钱口袋,鼓囊囊的袋子上绣着红梅花,是扬州和父母亲相见,父亲沈渭亲手给他。

执瑜执璞都在车里,正在背上午教的一段书。见到沈沐麟取出一卷银票,胖兄弟嘻嘻:“你又数了,昨天不是刚数过。”

“我长这么大,头一回有这些钱在手里,别笑话我,让我再数一遍。”沈沐麟喜滋滋。

执瑜执璞不再管他,默默的背书,沈沐麟喃喃无声的点着钱:“……一千一百,一千一百一十……”

点完舒畅的一口长气,让胖兄弟们忍不住又来和他说话。

胖兄弟从小大手大脚成习惯,父母亲不给钱,还有祖母。祖母不给钱,还有太后。袁训和宝珠并不能约束他们,后来想个法子让称心如意管他们的钱,才勉强的约束下一部分。

出京这一年里,路上见到好些贫苦人家,打尖的时候也周济过很多拿着干粮赶路的人家,元皓学会一文钱买一个饼可以当一餐,三文钱就可以过一天,胖兄弟也学到不少。

但不耽误他们对沈沐麟在家里的月银好奇,并不是比比自己的钱更多。书也背的有几分熟,权当歇息了,问道:“你在家里一个月花多少钱?”

“说出来你们会笑话我的。”沈沐麟小心翼翼扎着钱袋子,只看他这小心的劲头,就知道他说头一回有这大笔的钱并不虚假。

执瑜就更想知道:“不笑话,你说吧。”

沈沐麟先噘起嘴:“父母亲只有我一个,倒说不上不疼我。有时候也对我说,我们家在京里是大家,说得多了,我说大家多给月钱吧,可巧那天我相中一个玉石笔架,要十几两银子。母亲给了我,我还没有出门去,父亲回来知道,说我乱花钱,说人家没有笔架的也能高中,把银子又要回去……”

他扁起嘴儿:“那算是我要钱到手最多的一回,你们可以自己去想,我在家一个月只花多少钱。”

手在钱袋子上面摸摸,又欢欢喜喜的:“以前我看书上说穷家富路,果然是这样。父母亲给我一千两,让我路上给二妹买东西。岳父母又按月给我八十两银子,京里也按月给我,这个月的我已经领了。现在我是富人,什么时候到集镇上打尖,我请客。”

太后知道袁训接来他,也按月给他一笔银子,跟称心如意一例。袁训和宝珠心疼二女婿好些年不在面前,认为香姐儿占相当大的责任,还是按月给沈沐麟钱。

放好钱,沈沐麟继续笑得见牙不见眼:“正经老家在集市上面吗?等到了吃饭玩耍我做东,别跟我抢。”

“我们是不跟你抢,不过得排着下来。”执瑜执璞算过,告诉他:“现在轮到小红出钱,小红是大财主,你抢不过她,她也不会让你。”

沈沐麟沮丧的叹气:“哎,做一回东倒有这么难?”瞄瞄舅哥们都在好笑,沈沐麟也嘿嘿笑上一通,三个人各自背书。

天没有黑的时候,在野地里打尖,当晚继续行路。长久的奔驰,马总会有累的时候。好在离韩家路程也就那些天,到了再休养马不迟。有时候,关安赶车去驿站,也会把疲累的马送去,就地换几匹强健的马匹回来。

这一天到韩家,是入夜以后。

……

夜幕是深邃的幽蓝,繁星算明亮,但官道离得远的地方,黑乎乎的看不清楚。

有时候狗叫起来,又很快下去。等候在这里的韩二老爷就又让戏耍一回,直到寂静重新恢复,对关安轻轻一笑:“又不是。”

他们收到袁训一行就要到来的口信,等在这里已有一个时辰。

秋初的风在夜晚是凉的,但让不时拂动衣裳的韩二老爷满心里兴奋高涨,穿一件单衣裳站在这里毫无感觉。

他把住处收拾好了,洗刷的跟新打造出来的一样。但他不是为这个喜悦。族里总有人通风报信,把族长蠢蠢欲动的话透露几句,也没有影响二老爷的心情。

一想到正经要来祭祖了,这是文章侯府的下一代,也是韩二老爷眼里见到的韩家人里,最出色的那一个,二老爷的欢喜由此而来,自豪也蜂拥而来。什么族长,什么长者,他用有生以来从没有过的蔑视对待他们。

风呼的又一下子吹了起来,不过不但没有把韩二老爷的开心吹散,反而让他更加的清明,身子更挺拔起来。

再一回把韩家的人放眼望一遍,还有谁比正经更出息。他小小人儿家,会念书爱念书,还能把小王爷老王爷和殿下们带到家里作客。初听到族长还有嫉妒的时候,韩二老爷眼皮子都没有动一下,认为嫉妒也好眼红也好,全是应该的。

但他就嫉妒眼红又能怎么样呢?

家里就要蓬荜生辉,这全是正经的功劳。这缺心眼儿的族长居然还敢说世拓当侯爷不妥当?生下这样好儿子出来,他敢比吗?

“哼”,韩二老爷一声嗤之以鼻,没有防备的出了来。在他身边的关安有了误会,关安没有听到族长的话,是二老爷好歹要为族长留下颜面,这些话不会对关安说。但关安能感觉出来韩氏本家的不和,并且可能影响到正经爷祭祖。也就自然而然的影响到侯爷一行在这里居住。

但关安才不在乎,在听到韩二老爷的不屑时,满不在乎地安慰他:“你听了谁的话了不成?别担心,咱们住不了几天,谁给咱们脸子看,咱们就给谁脸子看。不管怎么样,正经爷祭祖是大事情,看谁敢拦?”

对关安投去感激的一瞥,韩二老爷压了再压,还是有隐隐的激动上来。

正经爷?这是大家都喜欢小正经,对他的爱称。这也是韩家自从进京以后,头一个凭着自己能耐跟京中贵人打成一片的人。虽然韩正经当下擅长的大多是孩子们玩耍。

韩家出了名的吃喝嫖赌,却在这里点滴没有。

别的人都不提,只看看眼前这一位是谁吧?宫中最得意太监的外甥,老了给任总管送终的人。一般的人想巴结到他,也是有一定难度。

但他对自己多亲切?这亲切跟几十年风花雪月场上的称兄道弟不同,是那骨子里让人如坠温泉,温温润润可以修补四肢百骸伤痕的大补之物。

韩二老爷还是那样的想,这是正经带来的,精神头儿更足。他是主人,有让客人满意的责任。二老爷把肩头撑起来,对关安承诺:“你放心,一路上麻烦你们多少,再说你嫌我烦。只跟着学这一路子的体面尊荣,我倒长进不少。肯来是给我们兄弟体面,我们兄弟兜得住,决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关安是个痛快肠子,听到痛快话就喜动颜色。他个头儿高,随意一抬手,就放到韩二老爷肩膀上:“您也是个好样的。”觉得不对,发现自己这相对较年青的,居然如对平辈和晚辈一样拍了别人肩膀,嘿嘿一笑着,把手放下来。

韩二老爷没有注意他的举动,而是眼眶一湿,心潮起伏好一会儿慢慢的平息。

他巴不得跟关安亲昵,关安这样一拍,二老爷受用之极。

这样的心情主导着,站在冰川前面也不会觉得不好。韩二老爷就继续一团欢喜,不时眺望,也不时的倾听。马车出现的时候,他没有落后关安,同时的说出来:“到了。”

两个人一起上马,把风驰电掣的马蹄声带进了村子里。

……

族长打着哈欠让叫醒,隔窗听过回话,嘴巴一歪:“半夜三更的来?做贼的吗?愈发没有出息。”

继续去睡。

……

“这就是你的老家?这院子里还有井。”这一处地方,随着孩子们下车,瞬间热闹的跟赶集市差不多。

执瑜执璞萧战把井挡住,不让元皓等人过来。元皓皱皱胖面庞,作个鬼脸儿也就罢休,跟小六等人跑到每个房里都看一遍。

其实没什么好看,但孩子们玩不是吗?“哈,这个里面也有桌子。”

“这个里面还有四张椅子。”

桌子和椅子并不是精致古董,也看得有滋有味,把热闹的气氛烘托出来。

韩正经不在这里,他从下车就当小主人,忙着请客人坐下,又让茶又让一回二老爷备下的茶点心。往厨房里看热水他也去了,直到大家都睡下来,韩正经还没有睡的意思,和祖父们说着话。

“菜不新鲜了。”小脸儿绷得铁紧。作为世家公子哥儿,韩正经天生有吃出新鲜一天菜和新鲜两天菜的能耐。而且他还下菜地拔过菜,见到最鲜嫩的菜是什么模样。

二老爷不知道袁训等哪天到来,他把菜一天一换不算不经心。但是到了晚上,在韩正经眼里就成不新鲜。

韩二老爷没有分辨那菜是今天早上新买回来,不认真的看还算青翠。他知道这是正经认真待客,就只点着头:“明天一早我再去买,一定买最好的菜回来。”

“明天什么时候能买回来?”韩正经不放心的问。韩二老爷回答了他,韩正经让烛光映出红晕的小脸儿上有了失望:“都起得早,这就赶不上早饭。”小脑瓜子这一会儿转得飞快,二老爷是先到这里的人,韩正经不错眼睛的看到他面上:“二祖父,这是村子里,咱们家庙里有没有菜地?”

“有!”问的不是文章老侯,老侯先于二老爷回了孙子的话。随后,他和韩二老爷交换一个神色,脑海里都浮现出就在不久以前,两兄弟们匆忙说的几句话。

二老爷对老侯说出族长并不是很乐意招待,文章老侯也是眼皮子抬也不抬:“母亲没有一年不送东西送银子回来,往京里去的亲戚们,我也从来没有不招待过。当年我们怎么招待的,理当在这里受到招待。他不舒服,他算个什么。”

回家祭祖遇到不痛快的事情,不是一家会有。如果只有祖孙三个人到了这里,文章老侯兴许还拿出往年唯唯诺诺对家人的态度。但来了贵人,又有躲避林允文跟踪的意思,而且正经……

老侯想到这里,笑意盎然跃然到了面上。他的好孙子,他不用怎么看就知道长大以后前途无量的好孙子……不管谁使绊子,这个祖风风光光的祭定了。

就在韩正经提出来以后,两兄弟只有一个心思。往年没少送钱,虽然是母亲老孙氏送的最多,但老孙氏如今的疼爱只在韩正经身上,出京的时候有过话,让韩正经好好祭拜祖先。让儿子不要当成小人儿家,要把正经的光彩在亲戚面前衬出来,让他们知道有这样一个好孩子。

“叫人挖菜去。”文章老侯扭脸儿往外面,这就打算叫人。

韩正经抿一抿唇:“祖父,我要自己去。”乌黑的大眼睛眨几眨:“我亲手割的菜是我的诚心。”

这一句话出来,“诚心”二字让老侯兄弟没有别的话说。虽然这会儿天晚了,虽然耽误正经睡觉。他们也二话没有都起身,让人打上灯笼,带上大筐,带着韩正经去菜地里。

韩二老爷来的当天去过家庙,出来的时候见到对面就有一片菜地。文章老侯以前回来过,也认得菜地在哪里。留下两个家人当值,预备有人半夜里要茶水,警戒的事情从来不归他们管,和另外两个家人放心的出了大门。

星辰带着清新的气息过来,夜色如雾中的雾,滋润着深夜的天和地。这种时候没有惧怕的话,夜风中自由奔放的心情如在放飞。韩正经就是这样,不过他的好心情一多半儿来自客人们。

“姨丈姨妈头一回到咱们老家,没有好的给他们吃,要给最新鲜的菜。”

“哥哥姐姐在京里什么没有吃过,路上的东西说出来,也有好些人一辈子没见过。咱们再拿不出更好的,尽力的给新鲜。”

“胖孩子只要吃得好,就都满意了。”

时不时有一句的话出来,腔调还是孩子气,却听得老侯兄弟连连点头。自豪之情不是他们有,跟来的两个家人也由衷的感叹。

“回老爷,世子爷长大以后了不得。”

闻言,本就满面春风的老侯兄弟更是心情大快,争着问家人:“你倒说说看,你是怎么知道他以后了不得?”

家人笑了:“世子爷今年六周岁,您看他这个周到劲儿,跟那书上写的神童六岁七岁就会作诗的人差不到哪里,我家世子爷,不也算是一个神童。”

老侯兄弟深以为然,畅快的笑了,笑声随着夜风出去很远。

韩正经没有笑,这是夸他呢,他板着脸更有派头。见前面有一个地方出来烛火,指给祖父看:“那是家庙吗?”

“是啊。”老侯回他,再指指路:“咱们明天去行礼,今儿晚上去菜地,不用从家庙门前过。”

这一指,韩正经小眉头动了动,跟胖孩子钻过不少回菜地的他,看出来月色笼罩下的菜地并没有多深。他没有就说出来,而是又把家庙打量一回,有条不紊的道:“祖父,家庙里的地像是不多,而且这夜晚的灯火也不明亮。”

“哦?”文章老侯和二老爷也就细看了看,两兄弟微微的冷笑,果然是这样。

瞬间,想到历年送回来的钱没有添置地,也没有半夜里往祖宗面前多多供奉香火,而族长还好意思撺掇长者,老侯先冷哂:“明天和他们说说去。”

“不说了吧。”韩正经阻止,小人儿又说出一番让人感动的话:“我是回来祭祖,不挑错儿。”

二位祖父一起动容,嗓音不自觉的放柔和:“依你,咱们不挑错儿。”

“想是……没有钱吧?”韩正经把他路上学会的一古脑儿用上:“经过的村子都没有京里富,胖孩子认得张学,我问他。张学说城里人多,就是卖菜也能多赚钱。我说有个铺子也能多卖钱,张学说是。”

往四周看着:“不是集镇……”

“最近的集镇不能算远,五、七里路左右。”二位祖父跟着他的心思,也盘算上来。

冷不防的,韩正经一本正经:“祖母让带回来的钱,这一回就置办地。我再送些,我有钱。”小手在胸前拍拍,很有正经现在吃俸禄了,正经不缺钱的气势。

他的话,让二位祖父惭愧莫明。见韩正经走在前面灯笼下面有家人照顾,两个人抽空儿落后两步,飞快低语几句。

“看看正经才是当家办事的人,又大气又肯为人着想。”韩二老爷抹额头,冷汗快下来。

“是啊,你和我还打算跟他们过不去呢,让正经这样一办,他们只有羞愧的。”文章老侯也有同感。

“以后只看着正经吧,把一切不该有的心思全收起来。”两个人说着相视一笑,紧走几步追上韩正经。拔了好些菜回来,留着明儿一早吃。二老爷说明天中午的菜,他早饭后去买,韩正经放心,祖孙三人安心睡下。

……

“当当当,”天刚亮,族长带人一家一家敲开长者的门:“不得了,京里来的他们趁着天黑,把家庙里菜拔了。那菜地是大家公有的,收过菜,要么分,要么挑出去卖,回来钱历年放我这里,用在家庙上。现在不打招呼拔了去吃,眼睛还有祖宗吗?”

他怂恿着,长者们说吃过早饭过来看看。

早饭一过,文章老侯二兄弟打点礼物,准备挨家去拜长者。大人们在院子里饭后散步,孩子们在房里取出书和笔准备上学。

等着家人摆放小书几,院门外起了一阵喧闹,有几十个人走进来。韩正经当家做主人,感觉出来的人不对劲儿,他一蹦出去,房门外面站好,从容问道:“你们是谁?怎么往我家里闯?”

他穿件布衣裳,还是头一回返乡,亲戚们都不认得,族长把他当成下人,眼睛一瞪,骂道:“小兔崽子,你跟谁横?”

大人孩子听得都是一愣,随即,“哗啦”一声响,是元皓把手里握的书丢下,碰到了砚台和笔。他飞快跑出来,一手上一个弓箭。一个是他自己的,另一个是韩正经的。

叫着:“瘦孩子,有人来打架吗?”

这样的称呼,还是不会有人认出韩正经是京里的世子爷。反而族长有占上风之感,指着两个胖孩子——韩正经新绰号叫瘦孩子,也只限于跟元皓相比。

“都看看,带个毛孩子也这般的横,这是几十年侯爷横惯了,在亲戚面前也这个样子出来。”

文章老侯兄弟在和袁训一行说话,问他们中午要吃什么,早上吃的好不好,打算告个辞,说声上午兄弟们都不在,请客人们自便。出来的就慢一步,就听到这些话。

气的身子一哆嗦就要出来,萧战在这里和祖父说话,伸手拦住。

战哥对外面斜眼角:“他进来就骂,得让我们出这口气。你们一出去认亲,表弟不是白挨了骂。”把个袖子随意一撸,对祖父和外祖父道:“帮我们瞭阵,我出去会会,是谁横的过了头。”

战哥出来,见执瑜执璞禇大路沈沐麟先到韩正经身边。四个人各摆出个练功的势子,族长干瞪瞪眼,四个人嘲笑他:“你才横,还敢说别人!”

“别跟他说没用,他要横不是吗?咱们陪他横一回!”萧战可没有舅哥们性子温和,梁山王府肆意霸道从来是个名声。大步到院子里,地面有块不大不小的石头。

“嘿!”萧战吐气出声,一脚重重踏下去,石头不大,在他手里就得心应手,一声脆响,裂成好几块。好在原本就在泥地里面,倒不会散开弄脏地面。乍一看,似石头开了花。

“好呀好呀,”元皓这个赶热闹比赶大集还要热烈的小人儿,舞着他的弓箭蹦跳着说好。回身又找找他的奶妈,嚷道:“取我的箭来,我的箭袋在哪里。”

他新学射箭没有多久,怕他乱射伤人,在没有掌握以前,不是习练的时候不给他真正的箭矢。

奶妈就对小王爷陪笑,元皓见还是没有箭,嘟起嘴儿表示下不满,寻个别的方式凑热闹。

“加寿姐姐,快叫好。”

加寿香姐儿嫣然:“好呀好呀。”

称心如意从厨房里走出来看热闹:“好呀好呀。”

执瑜执璞沈沐麟禇大路纷纷不满:“战哥又乱出风头,就你会开石头吗?我们也会。”

萧战仰面扮着得意:“哈哈,你们没有我对表弟好,所以你们又落在我后面。”借机讨好表弟:“表弟,从今以后我最好吧?”

元皓眨眨大眼睛,响亮的最好:“加寿姐姐最好!”

“哈哈哈哈……”执瑜等笑成一团。

……

“这来的是什么人?”房中,镇南老王随意问着。文章老侯兄弟满面尴尬,支支吾吾一会儿,硬着头皮说出来:“是我家亲戚。”

齐王对摆放在院中,在这里也能看见的礼物瞅瞅,失笑道:“你是打算礼下与人,你亲戚是打算兵戈与人?”

文章老侯面上一阵一阵的发烧,当着这些体面人觉得丢足面子,恨不能地上这就有个地缝钻进去。

他自己的个性,自己最知道。为了姑母前南安侯夫人,几十年拢着兄弟们跟南安老侯过不去。除去糊涂以外,老侯算是个顾家的人。当然他顾的歪去十万八千里。

对亲戚们,也一直忍为上。有些话装听不见,装不下去就打个哈哈,一顿酒菜也就打发。

亲戚多的家里,谁家不出来三言两语,看看别人家也是这样过去,文章老侯一直认为自己家当的不错。

这几年韩世拓恢复上进,韩正经蒙老太太疼爱养在袁家,文章老侯更有翻身之感。在昨天听过二老爷转述族长的话以后,加上原先当家的自得,文章老侯是打心里不服,不介意跟族长争上一回。

韩正经的话“把家庙弄好些吧,我也出私房”,把他的不服压下去,想想也是,祭祖就住上几天,亲戚们圆转过去就行。

这才一早就收拾礼物,一里一里摆在院子里。这才早饭过后,就来对客人们辞行。刚张张口,齐王所以知道他是准备礼下与人的,族长就弄这一出子到面前。

把个笑话看到二殿下、二老王、大学士等人面前,文章老侯心灰的眼睛里快要滴下泪,哽咽道:“见笑,我这就去打发他。”

脚步刚动,见外面起了暴声,族长让孩子们笑的怒不可遏,想到这是在他的地盘上,怒声如狂风一般:“有当家的人出来说话!我不和毛孩子对嘴!”

“我当家!”韩正经走上一步,虽然不明原因,也认清这是来捣乱的,小脸儿气的雪白。小拳头攥起来,下巴高高昂起,毫不示弱的瞪着族长等人:“有话和我说!”

文章老侯的脚步停了停,外面孩子们起哄声又出来:“是啊,正经爷当家。”

“你只和正经说吧。”

梁山老王最近挺喜欢韩家兄弟,因为陪他喝酒随叫随到。老王这眼高于顶的人,在这里热心的帮忙出个主意:“你们兄弟都不要出去,他从孩子们面上使威风,就让孩子们把他打下去。你们出去,他说不认得自家孩子,你们还能再骂一顿回来?换成不相干的人前来撒野,打也就打了。但是亲戚,以后还要见面的人,你们且站一站,等看出他们来意出去不迟。”

老侯兄弟就站住,一起来看院子里,在韩正经话出来以后,也换一个格局。

奶妈丫头川流不息的出来,把廊下台阶再拭一回,放下坐垫,从房中侍候出来三位小爷。

正房台阶都是居中,加寿香姐儿加福三个居中而坐,并不生气,也不装威严,都是笑吟吟,但为韩正经撑腰的意思人人明朗。

执瑜执璞还在廊下,但是手扶栏杆前俯身子,也是笑容满面,但无端的出来威胁气势。

禇大路直接一跃而到院中,半人高的长廊就这样跳了出来,他也笑容可掬,但族长等人看出这又多一个会功夫的,吓得往后退上半步。

沈沐麟舒舒服服向栏杆下坐着,坏笑道:“你们全威风,我看着就行。”

小六苏似玉小红好孩子一概到院子里,独元皓还在舞动弓箭耍威风:“啊啊啊,看我的好弓箭。”

“元皓,”加寿唤他,让他坐到身边,院子里顿时安静下来。一个胖孩子,可以制造出无数大动静。

寂静中,族长等人生出不妙之感。左看右看前看,后面是门。他们让一堆孩子们包围。除去小脸儿严肃自称当家的那个,别的人都是笑眯眯笑嘻嘻,寸寸笑容中似乎写着一句话。

你运道真不好。

这种感觉像无数的无形而又让窒息的东西压过来,让族长好生生站着,也生出挣扎之感。口中忽然干巴巴,带的嗓子眼里也处处不舒服。眼前,也多出一个小人儿。

那说当家的孩子慢慢走到面前,站住,冷冷的话出来:“我叫韩正经,我的父亲名讳,上世下拓,是文章侯。我是世子爷。你是谁?报上名字来!”

他说的稳稳当当,不慌又不忙,话到了族长心里,眼神里的冷也到了族长心里。族长控制不住地的慌乱,脑海里嗡嗡作响,这看上去犀利的小人儿就是世拓的独子?

前心后心随着这想法都是一寒,觉得自己哪里不对,又混乱的想不起来,下意识对周遭孩子们看去,见他们一个一个笑容加深,好似又在说,你办砸了事情,可笑啊可笑。

“来将通名报姓!”元皓的这一句,让院子里哄笑出来。这笑一定不是给族长捧场,族长恼羞成怒。

把黑脸孩子碎石头抛到脑后,族长瞪住韩正经,居高又临下:“你是正经又怎么样?我是你长辈!快行礼!”

“长辈有闯进来骂我的吗?”韩正经反唇相讥。

族长又有一脚踢中铁板感觉,哪怕对面人儿个子那么小,也跳着脚怒:“你私自拔了祭祖宗的菜,我怎么不能来教训你!”

“砰!”脚落下地,对面人儿个头儿不见长半分。族长心头一颤,知道自己有些不占理,左右寻找:“老二呢,出来见我,我不和孩子说话!”

韩正经一字一句:“要么,跟我说!要么,你滚出去!”

“好呀好呀,说的好呀。”孩子们捧场。

族长气的舌头也哆嗦:“你敢骂我?”

“你不是才骂过他!”萧战怕韩正经想不起来。韩正经点动小脑袋:“对呀,你不是刚才骂我。”小手叉起腰,另一只小手高高指住族长:“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来骂我,我就骂你。”

“好呀好呀,说的好呀。”孩子们喝彩。

房里,大人们纷纷好笑,二殿下觉得这热闹不错,甚至走到窗前准备细细观赏。文章老侯兄弟也忍不住一笑,更没有出去的心。

族长是想及时回几句威风话,但孩子们一通的鼓掌,把他话打下来。

好容易笑停下来,那正中坐着的三个小爷,中间那一位开口说话。加寿对韩正经微笑:“现在都不骂人了,可以好好的说事情了吧。”

“是啊,”韩正经得到提醒,对族长复述:“可以安生说话了吗?”族长气的脸色又一变,韩正经看到,小手往外面继续一指,眼睛瞪起来,那意思还是,不说你就滚。

同来的长者见到总这样说话不是办法,走出来道:“是正经呀,我们是你们的长辈。”

“咦,这里为什么有好多礼物?”执瑜扬声。

韩正经又得到提醒:“祖父备下这些东西,正要带我拜长辈。为什么,你们却来跟我吵架!”

长者窘迫满面说不出话。

“拔了菜?是多少钱?”萧战自言自语。

“小红,我要麻烦你。”韩正经叫着。

小红却叫:“哥哥。”禇大路不回答,回到房里搬出一个小案几和小椅子,小红坐下来,沈沐麟找到活计,送上笔和纸,好孩子送上砚台和墨汁,这时候才出来一个不是奶妈丫头的大人,红花把女儿小算盘送出来。

这架势跟老账房先生盘库房似的,看得族长等人一愣一愣,但这老账房粉粉嫩嫩,又透着滑稽。

“啪啪”一阵的打,小红念念有词:“这里的菜价还不知道,但昨天打尖的时候,买了过路的菜,是这个价儿,正经爷,你拔了多少?”

当家媳妇称心如意报出来:“不到四十斤菜,有青菜有萝卜有……”

小红飞快打出一个数字:“正经爷,是这个数目。要给他们吗?”

加福轻笑:“自己家的菜,自己还不能吃了?正经,你祭祖要送多少银子?”

文章老侯从怀里取出来,二老爷拦住他:“大哥,往年咱们没有在亲戚面前摆过身份,今天摆一摆。你到底是老侯爷,我送出去。”把从京里出来,带的祭祖银子小包拿在手上。

一走出去,族长倒抽一口凉气:“老二,你好,你……”长者也有埋怨的:“老二你怎么才出来,”

二老爷把银包送给韩正经,再回他们的话。面沉如水的他肃然:“我们兄弟老了,不管事了。你有话,只和正经爷说话!”转身却要回房。

“老二,”一个长者试图叫他。

韩二老爷冷冷回眸:“等你们是亲戚模样,我请大哥再出来不迟。现下你们寻事情来的,跟当家人说话最好不过!”

长者面上一红,又让噎上一回。大家还是不甘心看着二老爷,想让他留下来主持大局。但见到他抱拳拱手,对着四下里孩子们轻轻一揖。

“哎呀,怎么拜上孩子!”韩家的人更生疑惑。

“让小爷们见笑,实在惭愧。”二老爷对着孩子们赔不是。

孩子们齐声地道:“没事儿。”

“你进去,你在这里,我们玩不成。”元皓撵他。二老爷就走的头也不回,院子里孩子们玄虚莫测的笑容,又一次放到来人身上。

族长等人心头一阵发毛,忽然发现来的鲁莽,事情现在变得诡异。但是他们这就回去,也动不了步子,是件大丢人的事情,就全在这里硬撑着,也有听听京里这一回送多少钱回来的意思。

韩正经却没有把银包送过来,而是小手捧得紧紧的,先问族长:“取旧例来看!”

“什么?”族长又是一惊。

“看旧例,看看往年送多少钱回来,今年我们多了的,要当着全族的人说出来。”韩正经流利地回他。

族长气又出来:“那少了呢?”

“我补上!”韩正经昂然:“用我自己的钱。”

“你哪有什么钱?”族长心想你有钱也是你家大人给的,心头又一阵嫉恨上来。这小孩子都这般大方,可见京里当侯爷赚钱不少。

七嘴八舌的话前来助阵:“他有钱,就是他自己的。”好孩子没好气,她早就想帮腔,总算找到机会:“我们全养在曾祖母家里,不是自家的钱。”

“就是,我们吃俸禄,他也吃傣禄。”小红也道。

萧战懒洋洋:“你就是想要钱,你管他是什么钱!”

“多事!”小六和苏似玉。

“讨嫌!”这是元皓。

房里大人笑得弯下腰,钟南对族长同情:“老公事老强盗们,你好大胆子你敢惹。”

族长在声浪里快要晕过去,还没有醒,韩正经没有得到回答,不放过他,摆几下小手让大家不要说,斩钉截铁继续追讨:“旧帐给我看!”

族长咬牙:“你一个小毛孩子……”

“你贪污了钱不成,你不敢给他看!”香姐儿扬声。韩正经小脸儿黑黑,走上一步。别看步子小,但好似天地压过来般凝重:“你敢贪污,就不许再当族长!”

“你小小孩子,你敢这样对我说话!这是族中的地界儿,这里我当家…。”族长忍无可忍。

“我是正经爷!”韩正经骄傲的回他。后面还想说什么,让一堆话淹没。

“不要他当族长,一看就不是好的。”

“开宗祠,重选。”

“一定黑过银子,把历年的账本子拿出来算,让小红帮你算。”

院子里开了锅似的,族长面上红一阵白一阵。他的儿子从外面进来:“爹,说这里闹事呢?”

族长狡猾,闹事欺压老侯等人不好听,有意不让儿子们过来,只带本家长者和别的年青人。真的闹僵,儿子们也可以是以后缓和关系的人。

见儿子过来,族长跺脚:“没有你们的事情,回家去。”儿子们还没有明白过来,孩子们坐着的全起了身。

“打架打架,他们又来人了。”元皓一溜烟儿跑到房里,把弓箭放下,把他的棍和韩正经的棍拿出来。

小红一溜烟儿取她的小木剑,好孩子装模作样:“不好的表哥,我帮你拿弓箭。”把韩正经的弓箭接到手里。

加寿等年长,不能真的坐视打起来。但见到进来几个膀大腰圆的,起身表示不惧。

执瑜执璞沈沐麟禇大路坏笑着,慢慢地走到韩正经身后。萧战更嚣张,走到族长身边转来转去,大摇大摆,那样子随时想要出手。战哥一直这样的性子,倒不是跟韩正经忽然好到哪里。

孔小青冷笑,天豹在高顶上翻眼对天。

“给我看账本!”韩正经一步一追问,族长一步一后退。他的儿子们是想不服来着,但族长是贪不是傻,劝着他们回去。

不管怎么样,老侯等特地回来祭拜,可以争吵,动起手来一定是族长理亏。因为他是族长。

而且吵到现在,一个大人没出来,他跟个孩子打起来。万一要让孩子打了,他没处说理。要是打了孩子,他这族长也真的不要当了。先不说京里韩世拓老孙氏不会答应,就是本族的人看着也不成样子。他能贪京里的爵位,也有人贪他的族长之位。

这就一堆孩子们缓步进逼,族长等人灰溜溜退出房门,垂头丧气做鸟兽散。

身后,是孩子们的捧腹大笑声:“哈哈哈哈……走了走了的……哈哈哈哈……”

……

上午,文章老侯兄弟带着韩正经按安排好的拜客,所到之处都是笑脸儿。也去了族长家,当着韩正经的面,把历年京中馈赠一一说明,族长哑口无言。最后声明韩正经的私房,确实是他的私房,是他历年压岁钱积蓄出来,族长哑口无言。

这样家家走,家家认真说话,这个上午就没去成家庙。第三天,穿戴整整齐齐,族长这一回也不敢多话,大开宗祠,韩正经拜了祖宗。当天大摆宴席,宝珠带着称心如意和苏似玉帮忙操持,称心如意和苏似玉也见识一下外省的祭祀上摆放东西。加寿香姐儿加福也来看上一回,好孩子小红也长长见识。

第四天往后,附近玩上一玩,一行人重新上路。族长老实带人送行到村口,算欢笑而别。

……

七月里细雨绵绵,雨势不大不值得避雨,但行路的人走上一天,往往衣裳濡湿,全身上下跟要发霉似的难过。

一直行路的人感觉更甚,马车里,阮琬问父亲阮英明:“咱们太赶了吧?”

“哪里赶?”闭目养神的小二眼皮子动也没动。

车上还有一个孩子,阮梁明的儿子阮瑛揭起窗帘,见到细雨继续沙沙,也眉头皱着:“二叔,您是走得太粗糙了。”

“哪里粗糙?”小二还是参悟模样。

阮琬噘嘴:“父亲您是奉旨出巡到处讲学,可昨天那学里夫子央求您多住几天,您却不肯。”

“还有前天,还有大前天,去的地方都挽留二叔,您就没见到,您走的时候他们眼巴巴儿的吧?”阮瑛也道。

小二睁睁眼,对着他们叹气:“我为你们,你们却还怪我?”

“为我们?”阮琬哈地笑了:“父亲,您要是为我们?就应该每个地方多住几天,让我和哥哥好好的玩才是。瑜表哥璞表哥就是这样的,”嘴儿更嘟:“战哥也是这样的。”

阮瑛又道:“对呀对呀,”

小二在他们脑袋上一人一记不轻不重的巴掌:“还对?还说?我来问你们,我们现在赶往哪里知不知道?”

“知道,您着急的去苏州。因为齐王殿下在苏州。”两个孩子异口同声,说过吐舌头扮鬼脸儿取笑:“分明是去讨好殿下,却说为了我们?”

小二白眼过去:“两个糊涂虫,齐王殿下现在跟谁在一起,知道吗?”

“不知道。”孩子们又一起回答,又一起哈哈笑着,扑倒小二怀里跟他纠缠:“只别让我们在扬州也玩不成就行了。加寿姐姐说看琼花呢,现在还有琼花吗?”

“傻瓜蛋们,”小二搂住他们,小声道:“我也不知道齐王跟谁在一起。”

“哈哈,父亲您才是不聪明呢,”阮琬乐不可支。

“但我却知道你外祖父送东西回来,跟齐王殿下的作一趟。”

阮琬溜圆眼睛,阮瑛脱口而出:“跟加寿姐姐在一起吗?”

小二高深莫测的模样,先打个哈哈:“啊哈,这个……”

“快说啊。”孩子们急了,阮琬揪他的衣襟,阮瑛摇他的袖子。小二笑嘻嘻:“别闹,咱们好好的说。”

“再不说,晚上闹二叔不睡觉。”阮瑛威胁道。

小二把他们搂得紧些,嗓音更悄悄:“我猜的,所以紧赶慢赶的,打算把你们先送去苏州,兴许殿下在,加寿他们也在,我就把你们俩个丢下来,我讲学去,你们跟着玩好不好?”

“好!”孩子们欢呼过,让小二用眼色阻止。阮瑛想想,又问:“要是不在呢?二叔你前面粗糙办差,可怎么挽回?”

“哪里粗糙?你以为这些人表面上一口一个大人的,就打心里服我?我这是匆匆先会一会,各人的文章我带着呢,路上慢慢揣摩。等回程的时候,再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会他们,细细的会,一准儿赢得他们口服心服。初上来一下子见许多的人,我是头也晕耳朵也嗡,有一句话说不好,就成一生的笑柄。”小二装个头晕眼花出来。

孩子们给他一阵的好笑,再就鼓掌:“好呀,父亲最厉害。”

“还是二叔厉害。”

小二得了意:“这一回你们算知道我是为你们好了吧?先说好,到了苏州如果扑个空,你们可不许生气,该怎么玩就怎么玩,自己个儿玩吧。”

孩子们忙不迭说好,再看窗外的雨时,就不再嫌弃赶路潮湿。打心里都盼着表姐表哥们在苏州,刚好正好的遇上。

……

马车里出来,一大片湖面出现在眼前。元皓喜欢的眼睛只有一条细缝:“又给元皓吃银鱼了,坏蛋舅舅最好。”

“这是鄱阳湖。”袁训介绍。

------题外话------

有一堆孩子们在,说话正经不了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