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遇灾/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秋雨还在下,让人的视线有丝丝朦胧。在这朦胧里,喊声和来人的相貌都大打折扣。喊声突破雨丝可以先过来,相貌却直到又近一些,袁训才认出来的人是谁。

他只要认出一个人就行,虽然别的人都陌生,但其中那扬手最高的人,是侍候皇帝的太监赵公公。

给二老王一个这是熟人的眼色,让他们把刚刚出来的戒备放下来。袁训打马迎上十几步,“吁”地一声,赵公公把马停下。但他显然不习惯这种快马,有片刻还在气喘吁吁。但满面喜色,对找到袁训很是激动。

跟他一起来的人,不知是宫里跟出来的侍卫,还是哪里弄来的随从。平息的比赵公公快,在马上行礼,也是喜不自胜:“总算找到您,侯爷,您让我们好找。”

这两句话其实一个意思,都是侯爷找你不容易,这对于袁训来说总体意义不大。倒让他担心的微皱起眉头:“是什么旨意?”说着跳下马来。

潇洒的身姿让赵公公有了艳羡,他也缓过气来了,一面下马,一面也能猜到袁训担心的是什么,先一句解释着:“太后好,”袁训轻轻吐一口气。

在别人都说忠毅侯为孩子们披荆斩棘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时,袁训在路上时常的挂念太后。他让孩子们几天里就写一封给太后,不时的宽慰太后心。也从母亲每一回寄东西送的信里看到太后身体康健,每每才能安心。

骤然的来了懿旨,他不小心才是怪事。

听过赵公公的话,袁训看似面无表情的点着头,眸底却温和许多。懿旨是单独给他的,赵公公没有宣旨,直接送到袁训手上。锦绣的图案在袁训手上徐徐打开,寥寥数句是太上皇的亲笔。

“元皓爱银鱼,可往鄱阳、洞庭一观。”

太上皇仔细在地图上查看袁训的行程,发现他一路向南,却往内陆深处去的不多。知道袁训一行要去苏州,齐王跟他们一起的不是吗?就不提太湖。只怕袁训逛几个湖,不齐全的就往山西,特意来个懿旨。

袁训可就怔住,他们现在站的地方不就是鄱阳湖吗?这旨意可怎么遵从?

如果接过旨意不去,回一声已经去过了,或者回一声这湖就在身后,也不是不可以。但对于忠毅侯这礼法森严的人来说就是抗旨不遵。

当然他在认为的礼法森严之内,也包括给自家孩子的一切便利。

他也可以装模作样重新上船,原船再呆上两天。但袁训内心认为说不过去,有糊弄太上皇的意思。

他对太后不是一般的亲情,对太上皇也就不是一般的尊敬,很想让太上皇满意而又不敷衍,捏着下巴,就在这里想起对策。赵公公借这个机会,把他见到袁训激动万分,跟蜜蜂见到花蕊似的原因说了说。

“出京以前,往国夫人面前问了问,这不才知道去哪几个驿站询问关将军有没有来过。我们刚换个驿站,就说关将军刚走,追得急还能看得背影。这回要是没追上,据说我们得等两个月您换深秋衣裳的时候了。”赵公公啧嘴。

他是皇帝面前的红人儿之一,办这件寻找忠毅侯的差使他是抢到手的。但离开皇帝太久,总有不安心之感。天知道有没有小毛猴子正在皇上面前说自己坏话?所以找到了,他快要流一把眼泪。

他认得关安,任总管的外甥。这方便他转过身子把关安一通的抱怨:“我的将军呐,您是什么马?跑的比当贼的都快。我们说找个背影找个背影,这一找直到这里才看到你。”

关安心想你的马太慢了,还不如我们赶着马车快。但这位不是驯马的出身,就不说破,嘿嘿笑着把个后背对一对赵公公,用玩笑结束赵公公的话:“这你看到了不是。”赵公公给他一个白眼儿。

接下来赵公公应该就此回京,他却只字不提。满面堆笑地凑近袁训:“侯爷,我们远路来的,听说您有好吃的……”

袁训忍俊不禁,取笑他道:“我们还有好酒呢,我记得您酒量是高的。”赵公公眉开眼笑地哈哈腰:“不是我贪嘴吃,”对跟来的人一招手:“是这几位护着我没日没夜的赶,我为他们讨口儿酒喝。”

梁山老王乐了:“你要吃喝就说,不用拿别人当名头儿。来来来,好酒找我,好菜咱们找……”眼光瞍到船上。

这里空旷,船上能听到他们说话,称心如意披着蓑衣早就听到,见老王看过来,蹲了蹲身子走进当厨房的船舱。

文章老侯兄弟不用等老王吩咐,也知道自己是陪客。能陪皇帝面前的公公本就是件好事情,走上前来,殷勤地把赵公公等人让到船上。见到另一个皇帝的心腹。

二殿下来到湖面上,苏先也在这里。苏先倒是不想喝酒,说既然不走,他还要湖底下多看看。但赵公公不放他,一定灌他酒,苏先只能留下。

很快,凉菜上来,厨房里烹炸油炒的香味也出来。

他们吃着,袁训却不在这里。怕雨淋湿圣旨,袁训也上船,让宝珠把圣旨收进包袱。孩子们问圣旨上写什么话,袁训说了。元皓和小六一起开心:“今天走不了,把你的衣包打开给我看看。”

两个人慌手慌脚,争着把对方的衣包打开,把衣裳一件一件的拿出来,在自己身上比划着。

袁训坐下来吃茶,宝珠见他呆呆的,知夫莫若妻,问道:“你是想还怎么玩一回鄱阳湖是吗?”

袁训轻轻地笑了:“就是这样,你想啊,我们在这湖面上呆的日子不短,附近有名的看了一个遍,现在又让游鄱阳湖,还能去哪里呢?”

宝珠就出了个主意:“问问孩子们怎么样?有时候他们一扎堆,还真能出来一些中听的话。再说不就为带他们出来玩的,看他们要怎么玩?”

袁训也说好,总比他一个人想着让太上皇满意的好。宝珠把孩子们都叫来,去厨房把称心如意也替换下来。一张张小面庞在袁训面前扬起,听袁训说了,稚气可爱的脸儿神色生动起来。

“哇,原来还是要玩。”先这样有一句,再就七嘴八舌说上一会儿。赵公公第五次要袁训去喝酒的时候,孩子们出来一个主意。这是萧战提议的。

“咱们从湖面去长江,就算又游一回鄱阳湖。到了地方上马车,沿着长江一路去苏州,也可以赏玩长江两岸的秋色。”

袁训去见赵公公,一式一样的回他,请他回去转呈太上皇,鄱阳湖这地方先已遵旨。

赵公公这个晚上没有走,他骑马颠得腿发酸,又喝多了酒,说的醉话是知道的人都想过一天侯爷路上的日子,袁训留他们在船上歇息。

第二天他们离去,关安送他们上官道,再去半路截住接船的人,让他们跟着马车往下船地点等待,袁训一行乘船过去。交过船,快快乐乐上路,苏先也跟上。

他也是个不用专备下马车的人,在家人小子轮流睡的马车里也可以挤。带马跟上就行。又有他的女儿小夫妻有一辆车,苏先有时候陪着小六小夫妻睡。

……

秋天的景色,如果没有雨,会有黄花遍地。古书上写碧云天也半点儿不假,高空流云雪般似白,澄净般的碧青,到这里不由自主心旷神怡。

长江浩浩荡荡又是开心胸的动静,也会只添豪迈豪爽。

但是有雨,从湖面上就有一天下,没有一天下。上了岸以后,有半天没有下,但天色阴沉,树下数株小黄花成了唯一亮丽景致。第二天,淅淅沥沥地又下起来,小二父子们遇到的衣裳老也不干,发粘发潮袁训一行一样遇到。

这群人却满不在乎。

孩子们在车里念书毫不耽误,半路遇上旧庙或能遮雨的地方下车打尖,打打闹闹争争执执,小面庞发着莹润的光芒,似让秋雨洗出明亮。

大人们也不在乎秋雨,他们上路经的就是风霜雨雪,这几天里难过不会是天天。虽然现在人濡湿般的难过,在马车里也避不开。但一想到投下客栈,热水桶里泡一泡的滋味儿,眼前的不痛快也就放下来。

他们聚在一起商议而逐渐严肃的面容上,为说的是别的事情。

一开始是袁训、二老王和万大同私下里说了几句,袁训是个为首的,二殿下端详到他愀然不乐若有所思,回到车里又没有公事的时候,兄弟们推敲一回。

两兄弟都参与政事,这就一想就能明了。而一明了觉得事情不小,有掺和的心,让人把袁训等人请过来,大家披着蓑衣在马车后面围成一个圈子。

“如果我们没有记错,这是秋收前后吧?还不停的下雨?”太子、齐王疑惑上眉宇。

大学士叹气:“是啊,我们就在说这附近的州县要受损失。说不好还会有灾民。”

他说过,是二老王开口:“只怕已经有灾民,今年这里要赈灾了。”

这些都是朝廷的股肱之臣,听到受灾才会都有忧愁。齐王和太子这二位皇子更不例外,受灾的地方多,国库里收的银子少了不说,还要多拨出救济银两,对帝王们来说,遇灾而色变是不夸张的事情。

二位殿下就对袁训看去,大主意还得这为首的人作主才行。迟疑地道:“不然,我们去看看?这里有了差使不是吗?”

梁山老王不用等袁训回答,先微微一笑,是他几十年统帅的人,猜得到袁训的回答。

果然,袁训正色道:“殿下,苏州那边估计等急了,一件事是一件事,咱们赶路要紧。”

二位殿下讪讪的,却不能不承认袁训的话是对的。正要打消念头,袁训正容地又道:“但殿下关心这件事情,这是应当应分。请殿下派得力人手前往,查看地方官救济是不是及时,有没有藏私。”

镇南老王也轻含笑容,想小袁这个人年纪不过三十刚出去,当差却是又圆滑又周到又谨慎,跟个老狐狸没有区别。

齐王去苏州是有圣命的,虽然对他没有约束时间。但如果换成别的人,到的时间有限制的话,晚到一天都是罪名的事情,在历史上并不是没有。

饶是没有约束时间,如果苏州有什么外国使臣等着见面,而殿下临时遇到个大盗,跟他离开的远,他就地拿强盗去了。再不然,他就地查查哪个县城出了冤枉事情去了。那这一辈子,齐王殿下东一绕西一拐,他别想走到苏州。

要说有这样那样的事情,哪个地方找不出来呢?

所以有地方官,出了事情由地方官率先承担。殿下有事,应该先办自己的,袁训驳回二殿下并没有错的地方。

但殿下是什么身份,皇子龙脉,遇到灾情不知道些什么,以后说不好哪天怪上袁训也就不好。袁训也就提议让他们去个人看一看,了解一下情况。兴许本地救灾及时,二殿下也算有监查之举动,皇上面前说得过去,对自己内心也有交待,这就万无一失。

这种万无一失,可以说袁训当差老辣,为人谨慎,也可以说他极其圆滑,以后二殿下回想到这件事,是寻不了他的错处。

他这样想着,耳边二殿下齐声欣喜:“就这样办,成成。”这就吩咐得力的差人,二位殿下各打发去一个。

张大学士分明见到袁训一瞥到一旁,钟南伤好得差不多,他在船上过得不错,收到表叔神情,抢着说去。

这个年青人也太机灵,张大学士也是这样的想。这样的想法,也让大学士心头宽松一分。他屡屡有意无意的输给袁训,这就有个自己能接受的解释。

老夫老了,哪里是年青人的对手呢?大学士在雨中故作怅然。

钟南拼死护过齐王,齐王也肯照拂他,就让钟南前去。钟南一上路可就乐了。太子就四个护卫,个个是高手,钟南早就知道。太子打发出人来,只能是高手中的一个。钟南虽然伤没有好到出京的时候,但跟这样的人同行,他还有担心吗?

快马加鞭,两个人消失在雨中。

袁训让继续前行,孩子们却眼巴巴了。元皓叫着:“六表哥,你问。”小六已回到他的车上,闻言纳闷:“为什么我问,你难道不会问?”元皓狡猾狡猾的语气:“六表哥问,我帮着。我问了,你帮吗?”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帮。”小六回他,真的高声问出来:“爹爹,咱们不去帮帮吗?”

车里的孩子们“哗”地一声,一起笑了出来。

袁训也笑:“还不能确定是不是受灾,兴许前面没有下雨。咱们赶路要紧,去苏州要紧。”

听到这里,有眼色的元皓,最不敢惹坏蛋舅舅的元皓,一个字也没有说钻回车里。小六却不放过他,大叫:“表弟表弟,你出来帮腔啊。”

元皓在车里扮个大鬼脸儿,放开嗓子开始背书。小六听到的回答,就成了一段孟子。

小六撇撇嘴:“就是这样,表弟如今也很会挑唆。”苏似玉笑话他:“谁叫你信他的挑唆?”小六抚额头:“因为我讨了苏似玉,一里一里的就笨了。”

当晚钟南等人没有回来,第二天的下午,钟南两个人满身是水,说不好是雨还是汗回来,回二殿下的话:“这个方向倒是没有受灾,雨隔一天下一回,也都不大。”

太子和齐王都有放心之感,嘴角噙笑:“这就好了,还有秋收,就还有过冬吃的,也还有税收。”

话刚说到这里,前面来了几个人,零零散散的走着,有的人哭哭啼啼,用袖子抹着眼泪。

看他们的背上和手臂上,背着挎着不小的包袱,神色都是慌慌张张。

“去问问。”袁训说着。过去一个小子,陪笑问道:“这位大哥,您这是带着全家走道儿?走亲戚吗?”

他对这一行有老有小,走的脚步所以有跟上有落后的打量。

中年男子满面愁苦:“遭了灾,可不全家都出来。”

“哦?不知道是什么灾?”小子顶着雨,还是细细地询问。

“你看看这天,这里雨还算好的,地里还有吃的。我们那里是一直的大雨,地里的庄稼全淹在水里。”中年男子悲痛上来,抱住脑袋蹲地上大哭:“我一地七分银子的菜呢,”

另一个中年妇人,应该是他的妻子。斥责道:“快别说了!已经淹了,你哭能有用。天天就七分银子七分银子,听也听的足够。”

“我还有一地十几两银子的庄稼,还有……”中年男子说不下去,显然七分银子不是他的痛,只是他用来掩饰别的损失。这全扒拉开来人,他哭诉的力气也没有,只是低泣不止。

中年妇人嘴唇哆嗦着,看得出来受灾她虽难过,但丈夫让压得有气无力,更让她痛心。喝一声:“大妮子,二妮子,三妮儿,小栓柱,快来把你爹拉起来,咱们还要去你姥姥家,力气不能花在伤心上面。”

几个孩子答应着过来,把中年男子推着手臂,最小的男孩子用脑袋顶着中年男子屁股,让他重新站起。

他太小了,还没有扎起头发,倒不会扎到中年男子。

小子问上几句这个人就崩溃似的,他就知趣不问。中年男子擦着眼泪就要走开,马车里出来一个胖胖的孩子,胖手臂上握着一个果子,对最小的男孩子伸过去:“给。”

是元皓充满同情的露出脸儿,也有孩子见到孩子本就亲切。

细细的雨水打得官道青翠,黄色的梨子在这里更鲜艳夺目。最小的男孩子家又刚受过灾,一个果子对他诱惑不小。他吸溜一下口水,把个眼睛放在梨子上面,还不敢过来拿,但眼睛盯着一动不动,跟元皓见好听的走不动一个模样。

中年男子一家惊住,在他们一路行来遇到的行人不少,听到有灾情,劝的多,给东西的少,他们早就习惯。但见到这一个果子由一个孩子给出来,人是僵着的,眼神儿犹豫不定的看向大人。

“给。”元皓又说一声,胖脸儿上恳切是个孩子都能把他打动。

最小的孩子忍不住了,小跑上来一把拿在手上。太小了,什么也不懂,这几天又吃的不丰富,生怕元皓还要回去,转过身子跑得远远的。

大人难为情上来,中年男子笑的尴尬:“这个,嘿嘿,您看,小孩子也不会说声谢谢。”

“没事儿,”车里加寿出了声。问话的小子借机道:“不如,你们把前面的事情对我们说说吧,我们还有吃的给。”

中年男子一家人大喜:“那太好了。”而车里孩子们早就都有准备,一起伸出小手:“给。”

不是一块散发香味的点心,就是一个果子。要说中年男子最满意的,是称心如意给的白面饼。

中年男子喜悦的快要晕倒,好在他不是完全缺吃的,也就还能把持得住。

认一认道:“细点心不敢收,太贵了。面饼就很好。”

“再给他们一些。”袁训说过,红花和梅英答应着,往放储备食物的车里取出十几个面饼送过去。

最小的男孩子“格叽格叽”吃梨时,中年男子等人说了起来。

太子和齐王全下了车,问他:“当地不救灾吗?”

“救,本地县太爷是个好的,但人太多了。你们再往前走好大一片地方全决了堤,都往四乡八镇里涌。我们最早受灾,我家老爹有见识,”中年男子对一个头发白了,但看着还精干的老人瞅一瞅:“说这雨要是下久,我们最好多备粮食。当时手头钱不足,只买几袋,”

中年妇人骂他:“让你当了东西买吃的,你当时不肯。”

中年男子也怒:“谁知道真的越下越大,最后冲坏桥,冲到庄子里!”

老人打断他们:“别吵了,多说话多费粮食。收下爷们的东西,倒是赶紧说完,咱们赶紧的上路。”长叹一声:“他姥姥家应该没有雨吧,要是有,咱们可没有那么多吃的。”

中年夫妻不再争吵,中年男子继续道:“田里让淹,县城里又打抢的事情出来,还是老爹有见识,说我们吃的还有,不如全做成熟的,去亲戚家里避避难。”

又喊儿子:“小栓柱,别吃一整个梨,分给你姐些,免得闹肚子。”小栓柱早把梨啃完,把个梨核对他晃晃,还舍不得丢。

“称心如意,取些果子给他们。”宝珠在车里吩咐。称心如意答应着好,又包些果子。

万大同指路给他们:“我们马过来是三天,我们走的并不快,你们走路十天差不多,到前面大路口,有好些歪脖子树的地方,往东拐,再走两天有个集镇没有受灾。路宽广,也不可能受灾。劝你们路远的话,先去那里投个客栈,大人孩子歇一歇,再上路不迟。”

又问有没有钱,中年男子说还有。一家人千恩万谢的,就要上路,老人忽然问道:“您老们是往前面去吗?”

“是啊。”小子回他。

老人也给他们指指路:“一直走,往这边的路全是受灾的人。你们吃的多,钱也多,小心他们打抢。不如往另一边避开,那里大官道,半个月也没有人家,好在你们马快,可以从那里过道。”

万大同微笑:“老人家,那你们为什么不走那条路呢?那边没有亲戚吗?”

老人也露出一脸愁苦:“没有亲戚,我们也能做活安几天的身。是怕半个月的路太近了,没吃的人迟早会过去,还是去孩子姥姥家吧,住在山里,水淹不上去。没吃的人也想不到山里有人家,他们不会过去。”

言下之意,倒是现在受灾也就罢了,灾民成了另一个灾难。

太子和齐王复述他的话,面色都一变:“半个月路的集镇也挡不住灾民,这是多大的灾情?”

“去看看再说。”袁训也不好判断,只能温和的这样回答。二位殿下都有喜色:“你肯去了?”

张大学士倒不是为夸袁训,只是认为在他解释范围之内。往那在雨中幽远而深长的道路看着,在这一家人身后暂时看不到有别的行人,大学士也如见到无数洪水般郑重对待:“到了面前的,哪能不管?”

袁训也就不用解释,钟南刚打听回来,汗还冒个不停,就不用他。让关安带着几个人快马往前去,换一条跟钟南不同的路。

钟南觉得没打听出来,无地自容。到袁训面前垂着脑袋:“表叔,我们沿着长江岸边儿上走的。”

“不要往心里去,你们走的本没有错。”袁训亲切的笑着,亲手取出帕子,给钟南拭去面上雨水。

孩子们在车里兴奋起来,“当差了当差了,”元皓和小六手舞足蹈,都打开车帘子叫嚷。

元皓叫的是:“瘦孩子好孩子,从现在开始不许吃东西,留着给人。”小六叫的是:“大哥二哥三姐丈,把吃的东西放我这里,我给人。”

钟南满腹内疚也让逗笑,去见齐王又赔个不是,齐王也让他不要自责,慢慢的好过来。

一直到晚上,陆陆续续又遇到不少逃难的人,一多半儿家境富裕,赶着车出来,吃食也足够,袁训等只问了话。天黑以前,找到一个破旧土地庙,安顿下来,篝火升起,大家各有差使忙忙碌碌。

齐王和太子找出附近的州县,谈论着任上的官员们,想着会有多少灾民,应该怎么救灾,附近怎么配合。

张大学士、二老王在这里。

宝珠带着家人,孩子们也帮忙,把车里带的米面全做出来,方便路上给人,自己也用一部分。

睡下来的时候,大锅里米面香气散发到各人的梦里全是。

第二天上路,也等关安消息。关安这一去,却三天以后才回来。说一声“关爷回来”,大人孩子都心急的把他围住。关安嗓子干干的,一仰脖子先接一口雨水。

执瑜把水袋送给他,关安接在手上又是一大口,回话的时候嗓子依然是沙哑的。

“这附近长江两岸固若金汤,洪水有漫过堤岸的时候,却没有冲垮。但延伸到支流,到村镇旁的堤坝不结实,冲倒好几个。还有桥……”他露出怒容:“有两个桥是人为断掉,旁边两个县城里米面坐地涨价,本来一文的东西,已经涨到三十文。”

太子和齐王只觉得一股又酸又苦的气息直冲到嘴里,二位殿下平时看的是锦绣公文,就是报灾情的也看上去平和,从没有听到这样的话,都勃然大怒:“岂有此理,这是哪个官儿治下的事情!”

关安摆手:“县官治水还来不及,已经管不了。这种价格不是明卖的,衙役们去看一回,他们就只涨十倍,能抽出人手的衙役们本就少,有些又跟着分钱,”

齐王气的面色更红:“十倍也不少!”

大学士和二老王同声道:“殿下息怒,遇灾的事情涨十倍的钱并不稀奇。”

袁训面色还算镇静,只问道:“有多少人受灾?”

“现下粗略的估计已经一万人出去,秋收又没有到手,再这样下去,吃的喝的全成问题。”关安又是一通水灌下去,那大口吞咽的咽喉,看得执瑜执璞心惊肉跳:“慢慢的喝。刚快马下来的不是?”

关安根本没听到,放下水急急喘气又回:“这附近的县城根本容纳不下,一个城里加上四方集镇,不过二、三千人出去,也没有屯粮的大仓库,多出来这些人的吃喝,就是再涨五十倍,也很快就吃完。再说后面还有灾民过来。”

“会乱?”二位殿下面色严峻。关安用力点一点头,又去喝水,水袋已经空了。执璞送上自己的,但是狠狠的交待:“你给我慢慢的喝。”

关安说声好,稍停了停。大人们铁青起脸,等他喝水。元皓见是个空儿,胖孩子到底还小,想不到关安的劳累,问道:“为什么弄断桥呢?”

关安就先回他,一指对岸:“对面没有受灾,对面几个县城离得近,能接纳一些灾民。”

“坏人就不能赚黑钱了是吗?”元皓很是伶俐。关安也忍不住以下犯上的摸摸他脑袋,从回来头一回想到笑:“嘿嘿,小爷你愈发的长进。”

“元皓,关爷累了,别打扰他,再说哥哥们还要听他回话。”加寿把元皓叫过去,带着他走开。

元皓不时回头来看,还有许多疑问在心里。

等关安回完话,匆匆的,袁训在地上划出地图:“对面要是没有下雨,几个州县可以容纳五万人,在省里赈灾以前,基本上可以解决衣食。”

“桥!”齐王咬得牙格格一声,狞笑道:“谁断的桥,拿下来当街问斩!”

张大学士摇头:“当务之急是先救灾要紧,断桥的人再拿不迟。”齐王依然火气乱冒。

一个胖脑袋在袁训肩头露出来,胖元皓不知什么时候又溜过来:“坏蛋舅舅,咱们去救灾吗?”

出其不意的,袁训一怔还没有回答,胖脑袋拱到手臂上来撒娇:“去嘛去嘛,元皓要当差。”

镇南老王这会儿嫌孙子碍事,亲自过来要抱走他。元皓揪得袁训衣裳绷紧,不依地道:“元皓不是一个人来的。”

十几步以外,孩子们站成一堆,小的韩正经好孩子小红小六在前面,加寿三姐妹在后面。见大人们望过来,好孩子和小红头一个细声细气地道:“我们有钱,我们可以救灾。”

“我们有钱。”孩子们都说起来。

对着他们稚气的小面容,齐王的火气不翼而飞,心里好过了些。他也希冀的看向袁训,袁训对孩子们微笑:“别闹,我们正说这事。”

“胖孩子别闹,咱们等着。”好孩子把元皓叫走,大人们继续说着。

……

“这里,这县城虽小,但户部有个周转的小仓库在这里。夏收虽然过去,但兴许还有粮食没有运走。只是本县没有权力动用,他也未必知道里面还有粮食。”袁训在临时地图上重重一点,用力过猛,划图的树枝子断了一截。

“我去。”太子沉声。

袁训皱眉,太子急了:“岳父,你不能答应元皓,不答应我?”齐王听过忍不住的错愕,太子这口吻跟元皓离的不远。

袁训就看大学士,大学士躲不过去了,面色不豫:“你看我作什么?你劝比我有用。”

“殿下,城里灾民越来越多,鱼龙微服人人可以冲撞,殿下您还是不去了吧。”袁训说的跟背书背呆了似的没有起伏。

张大学士鼻子差点气歪,刚挂脸色,让梁山老王指责,老王沉下脸:“夫子,你是死人吗?劝的人应该是你,你却往别人身上推。”

大学士苦笑:“要是没有你们,我早就劝了。但…。”他下意识对着不远处聚在一起头碰头,一看也是开会模样的孩子看看,下面的话不用说大家也能知道。

镇南老王先是一笑:“孩子们都踊跃,夫子你知道劝不了殿下?”大学士又只跟袁训过不去了,明明梁山老王骂的他,大学士手却指到袁训面上:“这个人,哎,这个人…。”

又对孩子们看一看,心想没有忠毅侯助长孩子们当家,就没有这些孩子们在那边嘀嘀咕咕。

大学士已经听到,孩子们在凑钱。

胖孩子快要跟不知哪一个打起来的气势,嚷嚷声隔着雨帘隔着距离也颇清晰:“我一个人出,你走开!”

不知哪一个又回他:“你才走开,你作什么一个人做好事儿。”

“别吵,好好说。”加寿香姐儿加福维持秩序。

太子本来就气就恼灾情去了,他没有留神孩子们。在这里顺着大学士的眼光看去,也听在耳朵里,心里头一暖,胸有成竹对袁训含笑,语气上更加低声下气:“岳父,带上我去。”

袁训也心头一暖,不由得好笑太子这恳求的口吻。偏过面庞,还要再征求大学士的意思,因为这位夫子是太子出来的总跟班和总奶妈。一阵高叫声把雨帘划得分分碎。

“打就打,砰!”最后一声是踩中积的雨水。韩正经扎着马步抱拳在两胁间,对着胖元皓气势汹汹。另一个是小六,也一样马步扎得稳稳的,在雨中对元皓昂着脑袋:“就是不许你自己出!”

元皓以为得趣,胖身子往下一坐,也是马步如坠磬石。他面上不生气,笑嘻嘻的挑衅:“来啊来啊,怕你们俩个吗?六表哥,你先出手。”

“哼哼哼……”三个人小鼻子出气,对着扮凶狠。

大人们摇摇头装着叹气,其实越看孩子们越喜爱。纷纷道:“又闹上了,”有加寿等在旁边,就不去管他们怎么结局。

……

“两位大小爷跟去,张夫子您不要去了,留在这里坐镇。”袁训分派着,张大学士瞬间憋足一肚子气:“你是怕我拖后腿,我跟你说我身子好着呢,自从上路……”下面的话忽然就没了。

赵先生并不敢参与大人们话的圈子,但一直看着,见张大学士指手划脚的忿忿,赵先生在树下笑问:“自从上路怎么样?”

大学士对着他更加说不出口,老脸羞涨着,跟随袁训一行无意中把身子骨儿做个保养的话咽在嗓子里。

文章老侯倒不是帮忙取笑他,而是见到张夫子窘迫,好心的帮他说完,以为说完这话也就过去了不是。

“您的身子好了,我们兄弟的也好了。就是我的老家人,这一回出来也养了身子骨儿。哈哈,幸亏带上我们啊。”

张大学士的脸更滚烫如块红布,也巴不得这话赶紧过去,偏偏老侯的家人也出来,哈腰陪着笑:“我家老爷说的是啊,没跟着,哪能吃好玩好,这是出力的时候到了,小爷们在那里商议,我们伴当们也说了一回,我们月月拿钱心里不安,积蓄到今天的银子,我们也拿出来。”

张大学士呼一口气,暗想好吧好吧,老夫认栽。老夫是包着一团子防备人的心上路,你们全是一团欢喜的上路。就老夫是个居心叵测的,你们全是心怀坦荡的人。

赵先生见他又是恼又是无奈的神色,想来心里又掂量一回,一笑这才算放过他。也是文章老侯帮忙的心到了,这位夫子不再和大学士过不去。

袁训小小为难一下,愿意带上张大学士。二殿下要历练,大学士久居京都太久,也应该多看看外省的真实,把心放到朝政上去,以后少和寿姐儿过不去。

二老王带去一个,留下镇南老王照应。又点上一双长子和一双女婿,又对蒋德和天豹交待几句。

说话的这功夫,二位殿下准备好,在马上只等袁训说走。却见到袁训又对万大同招手。

“各人有各人的难处,灾民分不出去,这里的县官也为难,不见得他本心里不往好地方办。你分出空马车,往最近的地方大批购粮。再让店家出些车辆,把粮食往这里运。咱们给干多少事情,就干多少事情吧。”

万大同应声。

齐王在马上碰碰太子:“他倒真是厉害,要么不办,要么就办得彻底,我们就只想到去和本县说话,这种话我想不出来。”

孩子们虽然嚷着用他们的钱,但二位殿下也没有想的这样周到。

“我也想不出来,”太子由衷地道:“我岳父是一片实在的心。”眼光飘一飘:“还有孩子们。”

孩子们已把袁训和万大同围住,还是那样的说话:“用我们的钱吗?”

“是我们的钱吗?”

“给。”有的把银包送上来。

沈沐麟举的最高,叫的最响:“岳父用我的,父母亲给一千两银子,让给二妹买东西。二妹答应用在这里。”

萧战眉头一耸,往地上重重一声:“我啐!现世现眼!”加寿和香姐儿对他怒目而视。

“好了孩子们,你们跟万掌柜的说吧,我们上路了,长辈们不在的时候,要怎么样?”袁训这会儿没心思哄他们。

元皓头一个尖叫:“听舅母的。”

小六尖叫:“听表弟家祖父的。”

袁训有个回话就行,说声好,把他们丢给万大同去缠,带上点出来的一行人,关安带路,飞驰而去。

走的很远很远,各人的耳边仿佛还有孩子们叫嚷声,余音袅袅像是三天也断不干净。

袁训掏掏耳朵,他得静静心。梁山老王见到,他也掏掏耳朵。张大学士也掏掏耳朵。二殿下也掏掏耳朵。执瑜执璞和萧战沈沐麟不明就里,也掏掏耳朵。

雨水中,一行人一只手执着马缰,另一只手如出一辙。

……

越走,灾民越多。旧衣湿衫面带愁烦,看得二位殿下心头紧紧的,好似全身也让束缚住,僵手僵腿的进了城。

城内放牛行似的乱,哭走失家人的,米面铺子外面大骂的,伙计们嚣张回说不买滚蛋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这一回掏耳朵也抹不干净。

袁训无心去看街上的人,先寻县衙。二位殿下和张大学士也只能跟上。衙门外面,见到公堂大门紧闭,一个大锁在上面。上前拍门没有人答应。齐王刚要骂,袁训叫住走过的人:“老丈,县太爷在哪个堤坝上?”

老人指着方向:“在城外就要坏的那个堤坝上。”

齐王咽回到嘴边的话,想想也是,这位县太爷这会儿还坐在衙门里,才是该死。

大家打马又去城外,遇到的人大多从泥里滚出来似的。袁训勒住马:“这里应该有本地差人。”高叫一声:“省里来的,列位,老爷在哪里?”

这一嗓子有奇效,听到的人纷纷惊喜:“省里来的?拨粮来的吗?”

梁山老王对萧战,也是对胖兄弟们和沈沐麟说话:“战哥,你岳父这一手就叫随机应变,不然这时候谁有功夫回一般的问话。”

萧战大大咧咧:“我也会,我经常的随机应变。”执瑜执璞鄙夷:“你从小为哄加福出门,确实是随机应变。”

萧战更加趾高气扬,跟听到什么嘉奖似的。

袁训那里,有人跑的飞快把县太爷找来。也是一个泥人儿,连滚带爬地过来:“有救了,不知来的是哪位大人?”

袁训劈面就喝:“户部仓库里有粮,为什么不用!”

泥人县官双手合十:“谢天谢地,您是省里的大人。”袁训在马上,他的泥手握住袁训的腿往地上拖:“您跟我去让他们拿出来,他们不肯给。再这样下去,我迟早把消息散出去,让乱民们冲倒那粮库。”

泥污,顿时把袁训奔驰中不算干净的衣裳弄成一堆泥衣。

袁训没有表露嫌弃他的神色,反而把他一拽:“上马。”让泥人县官指路,去户部在这附近的粮库。

------题外话------

错字回来再改哈,吃饭去。

为了保证更新,在十二点上。十二点较从容。感谢亲爱的们支持。下本书仔要把更新时间直接改到十二点么么哒。

再次推荐自己的出版书,书的购买网址:每满150减50青春动漫分会场http://book。dangdang。com/20170314_mbee。

还没有买书的亲们请移驾活动区域。本书冲榜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