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帮人的事情总在意料中。/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去粮库的路上,袁训也没有浪费,请泥人县官说下此时的状况。泥人县官前几天自己支撑,一方的县太爷,大家眼睛看着他,他心里再难也得挺着。

对着袁训一行觉得有了依靠,哆嗦起来:“这条堤坝要是倒了,这个城里的人也得逃难。”

齐王和太子这二位皇子听见,比起别人沉痛要重。齐王又想到一件事情,对太子凑过去:“英敏,等下发火要东西的,由我出面。”

太子苦笑:“这会儿不是咱们守身份护自己的时候,该上去的时候都得上去。”

“你是太子!不管出什么事情,首先要护着你。”齐王固执如牛的口吻。

太子面上有一抹笑意,只是这会儿忧愁水患,这笑意一闪就过去。笑意虽然过去,但在心里却铭刻下这一笔。这是危难的关头,得到齐王剖开心胸的表白,有什么滚烫的如同笑意一般,也是一闪过了去。

但到了户部粮库,也不用齐王出面。守粮库的人恼怒迎出来,对着泥人县官发火:“大人又来了!没有,我早说过没有!”

泥人县官嘶哑嗓子:“今天又到一批灾民……”

“大人,这方圆受灾的地方不是只有本城,全国受灾的地方不是只有本城。我们按章法办事情……”

齐王火冒三丈的准备上去斥责他,一对双胞胎挺身而出。执瑜执璞跳下马,一左一右把守粮库的官员往一边儿架。他的手下要出来时,沈沐麟萧战虎视眈眈拦住:“着什么急,就说几句。”

还真是几句,片刻三个人回来。守粮库的人满面不甘,让人把库房打开。

泥人县官去办手续,齐王把执瑜执璞叫到马下,没想到事情这么简单就解决,他满面堆笑言词谦虚:“我学一学,你们说了什么?”

执瑜执璞笑了:“这不值什么?我们也开了会,用我们的钱。跟来的人也开了会,用他们的钱。我们有按月领的银子,有一个押记,在凡是户部当家的地方都可以使用。就把每月加起来总数为几千两银子给他,让他按数儿给粮。”

齐王不由得失笑:“我把这个忘记,得来全不费功夫,这钱是你们拿,是以你们记得,本来我想……”

话刚到这里,执瑜执璞有了正色,也把齐王劝上一通:“这个地界儿上乱,请哥哥遇事保重,有事情我们先上。”

萧战喊他们去帮忙,胖兄弟不再多说过去。对着他们背影,齐王瞠目结舌自语:“这遇到事情我还不如你们了?”忽然又一次心服口服:“强将手下没有弱兵。”

他这一回不是单指袁训,而是加上萧战和沈沐麟,把梁山老王等也一起说进去。

这里的存粮并不多,只能解决城中两到三天的危机。等泥人县官找来衙役们运走以后,袁训又让他带路去看原先的几座桥梁。

一座是木头的,在滚滚洪水中只剩下两边的桥口。一道是铁链桥,人为破坏的痕迹一看就明了。固定在石头上的铁钎附近,都有敲砸的地方。

大水再厉害,最多晃动桥身,倒不至于先把岸上面的岩石冲倒。再说那是一块整个大石,轻易不容易撼动。

此时的情景,一看就是人为的。

大水滔滔如挟带千军万马,把原本的铁链冲得看不见。袁训抿一抿唇:“如果对面固定的地方还有铁链,应该还能找到。”

张大学士露出佩服他的胆色,但是摇着头:“找到也接不上。你看这水,多少人也卷得进去,谁能下去把铁链接到这对岸。”

看了一回没有主意,袁训等人别了泥人县官,声称另有下处,和他告别,先回来看视留下的人。

……

还没有到原有的地方外面,就见到一堆衣衫不整的灾民乱嘈嘈。大家都心里一紧,齐王和太子想有些事情自己这殿下也要在后面,这一次可以在前面了吧?两个人怕身边的人劝,什么也不看的往前打马,就听到元皓愤怒无比的声音:“滚!滚远些!我们不帮你们!再过来我就打你!”

这个小人儿是太上皇最心爱的,听到他生气而颤抖的嗓音,太子和齐王一起愕然。在人后面叫道:“元皓,你还好吗?”

回答的是一声呜咽,元皓哭了出来:“哥哥你们终于回来了?坏蛋舅舅回来没有,他们欺负我们!”

围着的人是受灾的百姓,太子和齐王并不能现在就下处置,他们还不知道情况呢?就当下一阵默然。袁训先回了话:“元皓,舅舅回来了,你们怎么了?”

“哇!……。”胖孩子一大声哭:“舅舅快来,他们打了好孩子!”

袁训等人一起吃惊,关安和跟的护卫们不用听明白,也挥马鞭在人堆里开出一条路来,同时呵斥:“让开!老爷们要进去!”

路让出来的时候,也看到里面的情景。倒是没有人受伤,但是孩子们全愤怒的鼓着眼睛,从小六开始,都拿着武器对着外面围的人。

小六也红了眼睛,见到袁训进来,气的也是眼泪汪汪:“爹爹,他们打了好孩子!”

一行人下马赶紧问一问,却原来是他们走以后,城里出来一股子灾民,好孩子心肠软,给了一个孩子大馒头,余下的孩子把好孩子围起来讨要,好孩子让吓倒,说没有了,让人推了一跤。

韩正经和元皓气不过,把其中的两个打了一下,就让灾民团团围住。

袁训等皱起眉头,内心也是气的。张大学士提议来看看好孩子,见到好孩子在马车的后面,正由宝珠和姐姐们包扎伤口。

她摔倒在地,雨水湿地弄脏衣裳也就罢了,手臂上擦破一层油皮,最外层的那个肌肤。这样受过伤的人都知道,油皮擦破最疼不过。好孩子的眼泪不住的掉。

宝珠叹气也气愤的不行:“新来的这灾民里孩子多,好孩子怜惜他们,特意问称心如意要了馒头,结果呢,就成这模样。”

袁训等还没有说话,元皓从后面跟过来还是呜呜:“坏蛋舅舅,咱们不管他们了吧,咱们去苏州吃好蜜饯,不管他们!”

好孩子忍痛回了他:“你又多事了!摔的是我,又不是你!你管姨丈管不管他们呢?真的不管他们,你忍心吗?”

“我忍心!”元皓愤然回好孩子,当然他的气恼不是对着好孩子。好孩子张张小嘴儿,手臂上痛上来,闭上嘴没有回话。

元皓知道她是太痛了,更有一串子泪水噙住。转身到最外层,他自作主张的当了家,对着灾民们瞪眼睛:“不给就是不给!战表哥在哪里!”

萧战小跑到他身边,一面取弓箭在手,一面奉承:“表弟我到得快吧?”

元皓胖手一指灾民们:“给我挡住,从现在开始,一样东西也不许给,谁叫他们打了好孩子!”

萧战也生气,虽然好孩子从来是战哥不怎么上心的人。萧战不是不明白有时候做好人反而没有好对待,如果换成是萧战这样事情,他的家教决定他会不当一回事。但这时候是表弟在说话,萧战凛然把弓箭举在手里:“表弟你放心,有表哥在这里,谁也别想再进一步!”

黝黑的铁箭头,也确实能吓唬住人。

元皓对这里放下小心思,迈着小胖腿又回到舅母身边,同样发号司令:“舅母舅母,不再帮别人!”

胖脸上泪水花花,还有一个人跟在他后面,也泪水花花,是韩正经。两个人带泪的小面庞,让宝珠不得不重视他们的话。虽然宝珠也知道帮别人的时候,不会件件都好。但舅母这会儿要给元皓面子,也气愤外甥女儿摔得狼狈,宝珠脆声答应:“元皓,听你的!”

------题外话------

见谅本章来晚了,但本章要表达的东西,作者要尽力表达才行,不然是作者的痛苦。见谅。

犹豫了很久,决定如实的写。而不是写怎么怎么的好。明天那章当然会好,但是帮人的事情,不如意者十万份之一二总是有的。十万分这一二哈哈,做为仔对好心人的祝福。

不能一气呵成的多更,对作者也是痛苦。仔去吃一顿,再睡一大觉,明天会多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