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梁山老王说故事/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训往城里去的时候,把蒋德和天豹等人留下来,在他们回来以前,这里不是没有大人。但在元皓的心里,舅母是女人,别的人全不是长辈,只有他最不敢惹的坏蛋舅舅回来,元皓算安下心。

见到舅母答应以后,元皓没有什么可说的,和韩正经又去安慰好孩子。宝珠走到丈夫身边,把元皓的话告诉他,也有问问袁训怎么说的意思。

“帮个屁!”袁训骂了粗话:“打了人还给他们东西,我们又不傻!”

他这样的说,宝珠听过倒愕然一阵子。随后根据丈夫的性情,料想他不是个长久能冷淡的人,低声道:“等明天再帮,兴许元皓消了气,好孩子也不再疼,你看可使得?”

这也算是宝珠的性情,他们夫妻相得,是在很大一部分上看法相同。

袁训听过,嘴角想勾一勾,却又放下来,淡淡语气是他也在为好孩子的事情生气,抬眸对妻子解释:“咱们没有带多少吃的,先得管够自己的。在万大同买粮食回来以前,一样东西也不给出去!也正好让这些人知道知道!”

一般来说,“也正好让别人知道知道”这话下面,会有一句“谁是应该帮人的”这类的话。袁训只说前面一句,还是为好孩子出气。后面那一句泄愤更足的话不说,与他的身份有关。

从他朝廷官员的身份,和受到爵封的身份,还有出来游玩也按月领一份儿钱来说,遇到任何事情都应该照管。

谁叫他是食朝廷俸禄的官员呢?他无怨无悔的要去城里帮泥人县官出主意,弄来的粮食他到现在一粒也没有。他还要去看看几处的桥,只要有主意,不吃不睡也要应该把桥修好。没主意就继续想。

但是袁训现在有一个足够的理由,就是他带着二位殿下等人,在粮食没有后续的时候,他可以暂时的不管。也就刚好又出一口恶气,也让宝珠没有发现的悄悄松一口气。

并不是一直不管,宝珠放下心。

身为忠毅侯夫人的宝珠不是糊涂蛋儿,先不说她的丈夫,只说从她开始到她的亲戚,受到太后多少的恩典。“莫非王土”的地方出了事情,宝珠也认为不管对不住太后和皇上。

“暂时不管”,宝珠又有解气之感,又有了底气。对着袁训甜甜一笑,下一个身为好孩子姨妈的礼儿。

……

这个晚上,袁训命把马车换了地方,挪到离城有五里左右,有一个废弃旧庙里面。

前面有人放哨,后面是个大院子,本是没有门的。趁着夜色,袁训让蒋德等悄悄开了个门,真的有灾民这几天为吃的结伙而来闹事,从后面马车一赶飞奔而走,用脚的人别想撵上他们。

安排好以后,让宝珠做晚饭,香气飘出去多远,引得不少灾民过来,但见到黝黑的弓箭在弦上笔直对过来,有些知道白天事情的人停下脚步咽着口水,并不敢过来。

也是这城里刚到一批粮食,城里有几处在发放粥米,虽然不多,但焦虑有所缓解,灾民们也没有饿到极处。这一夜,算是平静。

这一夜,袁训和大学士、老王等人几乎没睡,说话直到天明。眼见到天亮,胡乱倒头一睡。

宝珠叫孩子们和家人用早饭,还不想叫醒袁训等人。但袁训等自动醒来,饭扒拉得飞快,放下碗就叫上苏先出去。他指望借着苏先的好水性,如果洪水缓下来,早早把桥接上。

他走以后,孩子们跟平时一样,看书的看书,习武的习武。大些的孩子们故意把拳脚打得啪啪响,对不远处的灾民们是个震慑。

胖元皓看完书,也来练拳脚。边舞胖拳头,边瞪着几个人。就是他们昨天推倒好孩子,元皓早就记在脑海里。具体是哪一个推的,当时好几个人把好孩子围住,等到大人带好孩子回来,她已经摔了跤,倒分不清是谁伸的手。

但有一个黑黑瘦瘦,衣裳又是雨又是泥的人,是看到一眼也印象深刻。

胖孩子不时瞪眼他,那黑瘦孩子转开眼光不看他。

……

雨水有加大之势,天色近了中午。宝珠走到好孩子面前,疼爱的在她脑袋上轻抚着:“你要吃什么,咱们还有好些湖里的特产。”

好孩子有些心不在焉,悄悄的瞄一瞄外面的人,他们大多没有避雨的东西,都在外面淋着。好孩子的眼光里有点点怜惜。

宝珠看在眼睛里为玉珠骄傲,但依袁训的话,在万大同没有回来以前,先保住自己人吃的要紧。而且还有一件是二位殿下在这里,灾民们源源不断的到来,数目远大于他们的总人数。虽然自己人不是身子敏捷就是有功夫,但让灾民们入住旧庙离殿下太远,而可能对殿下造成伤害,张大学士和二老王已否定这事。

在见到好孩子又起同情的心,宝珠就只微笑而没有说出来。

好孩子流连着,可能昨天怕了的,最后也没有说。只懂事的道:“姨妈给我吃什么都行,倒是姨丈和苏伯父忙去了,给他们做些热汤水吧。”

“好,做一个都爱喝的,你痛喝两碗,伤处就好得快。”宝珠答应着,把一盘子给好孩子的点心,她一上午没有吃完的,取一块塞到她嘴里,余下的往她面前拖一拖,卷卷袖子走开。

点心是半上午送来的,已经放到好孩子面前。再做这个举动,不过是对好孩子的亲切。好孩子咧着小嘴儿吃着,但只下去一块,余下的又轻轻移到一旁。小眼神儿意味不明的,又对雨中的人看了看。

孩子们平时吃的就足够,一顿点心不吃没有什么。而且吃着点心看着外面的人境遇不佳,好孩子吃不下去,但再散点心…。她还是不敢了。

胖孩子和韩正经打完拳,已是满头大汗,肚子里也空。过来拿起点心吃着,好孩子同他们说说笑笑,直到午饭前没有再往外面多看。

中午是加寿奇怪,问太子道:“城里舍粥了,他们为什么还不去领?”萧战也还在同仇敌忾中,咬着一块肉含糊的道:“就你管的多,吃饭别乱看。”

太子和齐王也不懂,直到下午袁训和苏先回来才有答案。“本县是个谨慎人,不知道雨哪天停,又怕吃多了生力气,跟他闹事,他人手少收拾不了,每个人一天只舍一顿饭。吃过就命出城,就从城门外面一直到这里。”

不远处有个小树林,里面避雨的人更多。可以想像到,这一路上按里数来的长亭里,也一定都是人。

长亭有限,呆不下许多的人。上午出来两个衙役让百姓砍下路边树木,临时搭个篷子,地面泥泞也垫上树枝树叶。太子打发人出去帮了忙。情景依然不太好,但相对昨天好得多。

对着衣着脏污和单薄的人,二位殿下早就不为昨天的事情不悦,而是眉头放不下来,看一眼天,叹一口气:“这要是病了怎么办?会起瘟疫的吧?”

“等万掌柜的回来吧。”香姐儿回了话。

“怎么,他有什么好法子吗?”二位殿下都表示出关注。香姐儿先对好孩子歉意的看一看,好孩子不知怎么的就懂了,笑嘻嘻道:“表姐我已经不疼了。”

香姐儿还是有内疚的神色,但再内疚,也说出来:“万掌柜走的时候,我让他顺便办些草药来,到时候用大锅煮了,给来的人每天喝一碗。咱们还在这里呢,咱们也得喝。”

张大学士也有了赞赏的神色,夸道:“这是禄二爷办过这等差使,也就想得周到,我们都不能比。”

香姐儿谦虚的笑笑,亲手喂好孩子喝着热茶。好孩子本就只有小小的生气,这就顿时神清气爽,一点儿气劲儿也没有了。

张大学士也会意。心里早就烙印下这些孩子们全是了不得,大学士亲自走来对好孩子说上几句。

“呵呵,你如今吃着俸禄,就如同是个官儿。”

好孩子焕发出不敢置信的光采:“我是官儿?真的吗?”

“呵呵,有委屈就要受着,没办法,咱们食君之禄,要为君办事才行。外面这些人咱们可以避开,但还是朝廷的事情。朝廷是不能避开的,咱们也就不能避开。”

好孩子不知懂多少,但小脑袋点得很用力。又有小红走过来:“好孩子姑娘你不要再生气啦,他们说不好已经知道错了。”

“我已经不生气。”好孩子说到这里,元皓跳了出来:“不行!”胖孩子还在恼怒:“这叫不能纵容,咱们不能纵容他们!”

胖脸儿沉着,习惯性的寻找战表哥来附合自己。往外面一看,见到外面乱了。

有十几个大汉骂骂咧咧:“会功夫的人我们不敢抢,你们的还不敢抢吗?快给老子们把吃的全拿出来,这是什么鬼地方,一天只给一顿饭。不会到处都受灾,老子们这就上路不在这里呆了。”

元皓得了意,手一指:“你看他们还是坏人不是,不能帮!”

大家就全看过去,见到灾民们中有人抵抗,有人哭着骂。太子和齐王又怒气一顶一顶的出来,正要说什么,见到大汉们防备的往这边看着,高声叫着:“闲事不要管,兄弟们不是好相与的。不是城里找不到人说不上话住不下,为的就是城外有这一件事情,兄弟们不杀人,也给每个人留点底子。早办完早走。”

太子和齐王鼻子几乎气歪:“这算什么东西,还真说得出来!”对各自的护卫们看过去,耳边一阵喧哗,外面有人反抗得厉害,尖叫声震破天似的出来。

“那是俺的金首饰,俺最后的吃的,还给俺!”

随着叫骂声,一个包袱在拉扯中让拽破,一个饭团子还是半个干馒头滚到泥地里。没两滚,包上一层泥水。

一个小身影飞跑过去,是元皓一直想教训,但大人都说不要教训的黑瘦孩子。

只见他抢宝贝似的一个鱼跃扑上去,“扑”,雨水想当然溅他一身,在他的泥衣裳上又添一层。他的双手刚好在吃的上面,就地一抓,又是泥又是水的,一起塞到嘴里。

“啊!”

“天呐!”

大人和孩子们震惊住,看着他手中的泥水,跟吃在自己嘴里似的,嗓子眼里全有了不舒服。

加寿姐妹呆若木鸡:“那能吃吗?”这一句话,把同样吃惊呆住的元皓提醒。

不久前小心眼儿里还坚决不打算原谅的元皓看不下去,小胖手对着称心一伸:“称心姐姐给我一个大的馒头。”称心给了他。元皓拿在手上,走到外面屋檐下面,萧战陪着,不肯让他走到雨里,也不让他站得离外面太近,免得吹到雨丝。

元皓就原地叫着黑瘦孩子:“你过来!”黑瘦孩子不相信,愣着只盯着馒头咽口水,嘴角上挂着泥水原地不动。

元皓立即给他起个名字:“小黑子,你过来。”萧战帮着他叫:“那泥猴,就是你,过来过来。难道还要我揪你过来吗?”

主要看在馒头的份上,黑瘦孩子过了来。他见识过这一行人的怒气,停在台阶下面。

元皓握着馒头先不伸出去,小脸儿黑黑的先问他:“你还打不打人了?”

黑瘦孩子傻乎乎。是萧战呵斥他:“说你不打了!”黑瘦孩子点点头。

元皓闪开身子,让出好孩子来:“给好孩子姑娘赔礼!馒头就给你。”黑瘦孩子“砰砰砰砰”,一气叩了十个头出去。直到元皓让他起来,萧战还不放心,接过馒头让表弟退后,把馒头送给黑瘦孩子。

元皓又叫起来:“看他脏的!”那只脏污小手就在眼前,把萧战也恶心住。萧战板着脸收回馒头:“把你手洗干净,你倒不怕吃病?”

外面有雨水,萧战对天看看。等他眼光落下来,萧战也张口结舌。

黑瘦孩子为早早得到吃的,让他洗,他就洗。原地把衣裳一把脱了下来,他打算就在雨里洗了。而且打算从头洗到脚那意思。

姑娘们尖叫一声,把身子转个方向。宝珠对着露出的小身板儿没法子移开眼睛。

瘦骨嶙峋的只有一层皮,让宝珠也没法再为好孩子抱不平。

“红花,取些水给他洗洗。”宝珠说着,又照顾到元皓的心情,问一问他:“让他站到屋檐下面冲一冲可以吗?”

元皓也看到那孩子瘦的像个纸人,胖面庞上很是纠结一会儿,说了声好,随后看也不看那个孩子,走回到袁训面前。仰了脸儿,又是愧疚又是犹豫。

袁训实在是累了,按一按元皓肩头:“有些话也应该对你们多说说,但舅舅要歇会儿,找个人来对你们说说。”

对张大学士瞅一眼,就道:“您会说一通大道理,孩子们听不懂。”又看赵夫子:“先生讲书是好的。”再看镇南老王,也是微一摇头:“您往来的人都有身份,有居心叵测的人,也不是这样的做派。您讲这节子书,过两年合适。”

梁山老王主动走出来:“我来讲吧,我是跟上将军也纠缠过,跟穷措大无赖也能为一文钱理论。”

“就是您了。”袁训把元皓轻推过来,也喊女儿们:“加寿你们都去听听,小六你要认真听。”

孩子们簇拥着老王到隔出来的一间房里去坐下,这里梅英红花打两盆水,放两个舀子,让黑瘦孩子站到淋不到雨的屋檐下面。

袁训苏先去休息,二位殿下打发个护卫去管管外面打抢的人,把大汉们轰走。

外面静下来,只有小雨淅淅的下着。有冷风吹过,黑瘦孩子没了衣裳,打个寒噤。但他为了吃的,昂着头准备迎接即将淋下的冷水。在他心里热水是费事烧出来的,在这受灾的时候更加难得。他不信别人会舍热水给他。

头一波下来的,是股暖流。黑瘦孩子大吃一惊,抬头看时,又一股水流到他面上,还是暖的。

他只顾着看去了,梅英红花提醒他:“快把你身上的泥洗干净,再进来好好洗,你要这风口里洗多久?”

黑瘦孩子把自己身上的泥洗洗,对温暖的留恋,让他乖乖跟着梅英红花进来。

近锅灶的地方,有一个木头盆。不是澡盆,但坐下他不成问题。红花道:“你只用脚盆泡泡吧,”又给他一碗热汤:“能一气喝下去最好,去去寒气。”

黑瘦孩子双手捧住,面上流下不知是水还是泪。而汤的温度,让他一时还不敢就喝。

梅英和红花原本在收拾厨房,今天的晚饭,今天的宵夜等等,就还忙活着。边忙边也教训这黑瘦孩子:“以后别抢人东西,也别乱打人。看你小小个子,能打到谁?是我们小姑娘心太好了,离你们太近,才让你们推一把。伤到了,现在却还要管你干净和吃饭,这到哪儿说理去?你以后改了吧。”

黑瘦孩子见到没有人注意到他,小心翼翼地放大胆喝起汤来。

“给。”红花把刚才那馒头给他,让他复述一遍:“这是胖小爷给你的,你要记住他。”

点起来的烛光下面,黑瘦孩子拼命点头,大口吃着馒头。他狼吞虎咽的样子,能让看的人心头一酸。孔小青也见到,走过来对梅英道:“娘,把我晚上的肉给他一块,我晚上不吃肉。”

梅英依言,切一块巴掌大小的熟牛肉给红花。红花要切成片时,黑瘦孩子迫不及待伸出手:“给我。”原来他会说话。

红花就给了他,黑瘦孩子紧紧攥着不松手。孔小青见到他抓的小手上青筋冒出来,猜测道:“你是带给你家大人吗?”黑瘦孩子瞪着眼睛对他。

孔小青搔搔头,把手上一套衣裳放下来。身后有脚步声响,见是袁训和苏先出来,孔小青不再理会黑瘦孩子,跟上去道:“我爹说老爷们一定放心不下外面的人,让我跟着去学学。”

袁训和苏先打了个盹儿,仗着平时保养得当,精神恢复大半。他们果然是去看视灾民们,就让孔小青跟上,又带上几个家人。

……

这应该是黄昏时候,但雨打得天地混沌,黑暗早早来临。雨水洗涮下反而出来一丝亮光,也方便袁训等人查看。

他们披着蓑衣,经过老幼妇孺的时候也没有解下来。有的人生出不满,在后面小声道:“过来看棚子结不结实跟真的一样,你们那里暖和,现在的怎么不让老人过去?”

他以为说的低,却见到一个高大青年骤然回身,两道眸光又寒又厉,跟两把雪亮而出鞘的刀似的,吓得那个人一惊,在这目光下面让钉住似的,从头寒到脚,也从头冻住到脚根。

袁训冷笑回他:“都过去你们也住不下!你以为我会信你们都住过去,会让给老人和孩子!再说你不想想,我们大可以一走了之,我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最后一句说的更加讥诮:“先护好我们自己,才能分点儿给你们!”

这样一说,周围的人有相当一部分低下头。有一个老人叹气:“别说了吧,人家小爷前天给东西,不是让打了?”

“是啊是啊,小心防范谁是错呢?咱们还是挤在一起取个暖儿,自己想想法子吧。”

在这样的话里,袁训不再苛责他们,他们背井离乡本就艰难。和苏先等人继续把所有棚子看过,回到庙里来见太子。

“怎么样?”太子和齐王多上一分,对着外面淋雨的人多一分心绪不宁。

苏先眉头紧锁:“不好,有三百以上的老人孩子和女人,而且自救能力很差。今天没有衙门出来让他们砍树,只怕呆呆的还淋着雨。也没有地方生火。有一半的篷子里还在排斥别人,另一半倒知道抱团取暖。但有一个得病的,马上就过一片。”

太子跺脚:“这本地县官为什么撵他们出来?”他的一双眼睛急的隐隐发红。

张大学士见殿下往日的聪明全消磨在担忧里面,他接了话:“这是个小城,平时居住一千来人。这会儿和隔壁小城分担一万人,各自但有五千。城中加上里正,能用的差人也就几十。如果全留在城里,乱了起来,他不但弹压不下,就是他的性命都保不住。一天舍一顿饭就撵出城,他也没有办法。”

太子也知道是这样的,但受灾的人就在他眼前,他不能装看不见。手指外面还是愤怒:“那他应该留下老人孩子和女人在城里!”

镇南老王在这里,张大学士劝不下来,他走出来:“殿下,老人孩子和女人因为体弱,争不过强壮的人。大学士刚才也说了,本城没有几个差人,本县又要治水又要发粥米……”

只说到这里,太子哑口无言。摆一摆手,痛泪迸出来几滴:“罢了罢了,我也不说他了,现在是咱们这里应该怎么样,倒是赶快拿个主张出来。不然他们睡在雨水里,我怎么能在这安稳地方呆得住。”

“等着。”老王、大学士和袁训苏先异口同声。

齐王闷闷的也想发脾气,但太子碰一鼻子灰他亲眼见到,只能按压下心头那酸苦滋味,幽幽只反问:“等到什么时候?”

“关安又出去路上看了,只盼着万大同早早到来。本县往省里求助,只盼着省里来人早早到来。”袁训心里也急,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这算是大家相对干瞪眼,都是一个心思,这还有什么可商议的?没粮没住的地方,不是动嘴皮子就能出来。但竭力的还试图搅尽脑汁时,孩子们跑过来。

香姐儿在前面,和沈沐麟捧着她的药书:“爹爹,我找到了,白天我们看到一种草药能怯风寒,有清热解毒之功效,就在这外面长有好些。”

“现在去挖,”小六和苏似玉蹦哒。

袁训对他们露出笑容:“很不错,但等明天确认是的,再挖回来吧。夜里挖错了,吃错了可不是玩的。”

孩子们带出失望,袁训笑道:“你们不是听故事?怎么成了研究草药?”

梁山老王在最后面:“我是要说故事的,但禄二爷正看草药,就晚上说,我们先帮她翻书来着。”

孩子们欢声附合:“看草药的,晚上再听不迟。”

大人们纷纷为他们笑了,镇南老王故意打趣:“我知道了,你们是不想听吧?”

他是无意开个玩笑,不想还真的说中。小些的孩子们互相看看,小红道:“会不会我们听完了,从此以后再也不帮人了?”

“是啊,那有什么趣味儿?我们全成了心冷的人。”小六也道。

梁山老王听完,吹胡子瞪眼睛:“你们这是小瞧我,还是贬低我?”镇南老王早在小红说的时候就乐不可支,在小六说完,忍不住哈哈大笑。手指梁山老王道:“他们既是小瞧你,认为你一定说一番话,让他们全成不怜惜人的孩子。也贬低你,认为你几十年当元帅心黑心冷。”

孩子们吐一吐舌头,居然没有一个人反驳。张大学士也想想这话实在可笑,笑得胡子抖动着,梁山老王真的有三分恼上来:“熊孩子们,晚上听我好好对你们说,有一个不听的,看我以后再也不理他。”

孩子们再对他吐吐舌头,太子和齐王也大笑出来,梅英和红花说晚饭好了,请他们去用晚饭,大家才把笑声止住。

胖孩子找一找,见黑瘦孩子已不在这里。红花看出来,对外面一个眼色。雨水下的篷子里,依稀可以见到一个小小身影跟人在一起。

“给他小青的衣裳,小爷你放心吧,他拿了一块肉走,能管得了两天。”

胖元皓放下心,就开始嘴硬:“谁要管他,明天后天大后天我也不管他。”带着一脸气呼呼,坐到小桌边吃饭。

大人的桌子高,坐的也高。孩子们是小案几当桌子,他们挤在一起。随便一看,就见到孩子们对晚饭兴趣不高。好孩子只喝一碗粥,一个馒头也不肯吃:“我饱了的。”

加寿三姐妹也食量大减。

袁训板起脸:“你们不吃好,明天后天粮食到了,怎么帮人?”加寿听明白了,又拿一个馒头吃着,再就监视弟妹们添饭。

小六站起来:“撒尿。”过上一会儿回来坐下,袖子里取出一个小布包袱,是他平时装点心用的,以为大人不注意,铺到腿上。

大人们居高临下,人人看得清楚小六掰一大块馒头,吃一半,另一半撕下来放到包袱里。省下来给谁不言而喻,大人们不忍心说破,都当看不见。再说他们自己也情不自禁的少吃。

……

烛火点点的明明的,把这一处跳动起温暖的红晕。孩子们围坐在一起,加上梁山老王形成一个圈。

梁山老王清清嗓子,掸掸衣裳。孩子们眼巴巴看着他。梁山老王再清清嗓子,再掸掸衣裳,胖元皓头一个跳出来:“祖父快说啊。”

“那你们要认真听才行,不能没听就给我安下罪名。”梁山老王借机报的是晚饭前的仇。

“好呀。”孩子们一起答应。梁山老王再次清清嗓子,这一次是真的要说话,但小些的孩子们忍无可忍都站了起来。

萧战大笑,梁山老王好笑,抬起双手哄一哄他们:“这就说了。”

“都等急了。”小六嘟囔。

“曹操知道吗?”梁山老王问道。

“知道知道。”回答争先恐后:“会打仗,”

“火烧赤壁。”

“哈哈哈,是他让别人烧了,不是他烧赤壁。”

梁山老王也笑,让他们先别议论:“吕伯奢知道吗?”

小些的孩子,小六、元皓、韩正经、好孩子和小红摇摇头。

梁山老王得了意:“所以你们得听我说故事,没听完可不许再怀疑我不好。”

“很好很好。”小六等也来哄哄梁山老王。

“吕伯奢是曹操的故人,曹操有一回去刺杀董卓,”

梁山老王说到这里,小六几个七嘴八舌打断:“又出来董卓,谁是董卓?”

这五个孩子里,最大的小六、韩正经和好孩子是一年的人,今年六周岁。小红和元皓是一年的人,今年五周岁。

苏似玉是个乖宝宝,她没有打断。

梁山老王闻言,更乐了:“以后想我说全本三国,就得奉承我知道吗?”

“奉承奉承。”小六带头,起来给老王作揖。因为听一个人名不知道,又听一个又不知道,这几个重新坐下以后,小面庞上都现出乖巧。

梁山老王倒是不介意说全本三国,但他今晚的差使是先说当前对景的事情。就道:“董卓是当时的一个坏人,说来话长,你们知道曹操刺杀过他就行。”

“杀了没有?”孩子们听古记,就是不停的想拖放。

“没杀成,曹操就逃出来,带着一个人叫陈宫。两个人一起往哪里去呢?曹操想到吕伯奢就住不远,说去吕家吃点喝点歇会就走。这吕伯奢见到他喜欢啊,就亲自出去打酒。临走的时候,让他的家人杀猪烧菜。杀的动静太大,”梁山老王很会卖关子,停一停,喝了口水。

韩正经又没记住不说话,直眉愣眼猜一猜:“猪跑了?”

小六道:“不会,应该是猪的动静太大,把曹操吓跑了。”

加寿三姐妹知道这个故事,掩面轻笑。萧战把个拇指伸到小六面前,坏笑堆的满面都是:“不愧是我的舅爷,你猜得一点儿都不对。”小六瞪瞪眼:“不对的就不用说了。”

元皓见都不对,新想了一个:“我知道了,是杀的动静太大,把隔壁孩子吓住了。”

“哈哈哈哈……”笑声惊天动地的出来,似能掀飞一片雨帘似的。太子和齐王等在隔壁听到,满腹心事在笑声中又一次得到片刻的解脱。

过来凑个热闹,见到元皓追着萧战在打,胖拳头高举着:“你又笑话表弟了!”

萧战狂笑不止,大笑有一半是战哥奉献出来的:“好表弟,你也太能胡扯。怎么会把隔壁孩子吓住?哈哈哈……笑死我了。”

“隔壁孩子胆子小,跟瘦孩子似的,所以就让吓住了。”元皓很有理由。

韩正经也就拖下水,追在元皓后面讨说法:“为什么是我胆子小!”元皓回他的理由也很充分:“因为好孩子受伤了啊。”

好孩子没明白过来,喜笑颜开对香姐儿道:“二表姐,胖孩子现在对我可好可好了,他总说我受伤了,总是让着我呢。”

香姐儿好容易才忍住笑,对她点点头。

萧战带着他们跑上几圈,就说休战,再来听古记。大家坐好,梁山老王说出下文:“动静太大,曹操以为吕家要杀他,手起刀落,一刀一个,”

“啊!”孩子们瞪大眼睛,神色里仿佛都在问为什么。

“等看到猪明白过来已经晚了,曹操一不做二不休,顷刻之间杀了个满门没有活人,曹操叫上陈宫就逃。半路上,见前面走来一个人,手里抱着一坛子酒。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去打酒的吕伯奢。”

梁山老王又停下来:“你们猜猜,曹操会怎么样?”

韩正经张大的嘴这才合上,随后道:“他认错去了吧?”

小六道:“不会,他拨转马头就逃了吧?”

元皓胖拳头一握:“追!”

梁山老王轻轻摇头:“他上前又是一刀!”孩子们目瞪口呆,一张张小面庞全僵住。有震惊有惊吓有害怕有厌恶。

有一个能说话时,带动的一起说出来:“怎么这样?人家是招待他才打酒的不是吗?”

梁山老王没有回答,而是又说一个:“唐宰相里有一位名叫李勉,”用眼神示意孩子们认真的听,而孩子们这一回坐得端正极了。

“李勉没当宰相时,审理案件,放了一个囚犯活命。后来他经过这个人家里,人家请他到家里去好酒好饭招待。那个人觉得再没有可以报答的,就自己为难。他的妻子问他,拿一千匹绢感谢李公可以吗?那个人说太少。他的妻子又说,拿两千匹绢感谢可以吗?那个人说太少。他的妻子说咱们感激不起,不如杀了他吧。”

孩子们长长的一声吸气。

梁山老王在这里把刚才的问题回答:“帮人的事情,要先护住自己才行。帮人的事情,也要小心行事才行。”

好孩子扁了嘴儿,但多少有过的委屈却没有了。

静静的,孩子们陷入沉思中。就是知道这两个故事的加寿三姐妹和萧战执瑜执璞沈沐麟和禇大路也各自心思。

他们就要长大,或者是准备长大,在以后会不会遇到曹操这样的人,或者是囚犯那样的人,都不得而知。又出身优越,没有纨绔浮华。也就不把别的人看成纨绔或浮华。

出来的路上遇到的人不少,却有长辈周护,有家人跟随,轻易遇不到不讲情理的事情。难免的,也会认为天下人都不错,天下人都很好。

扶老惜贫的心已经出来大海汪洋之势的时候,在这里遇到好孩子让推倒,这两个故事应景儿的撼痛他们的内心。

本来可能泛滥的柔情,这就都收了收。现出各自或多或少的,让发生的事情和听到的故事造成的一道细细伤痕。同时,周围也似有了让人喘不过来气的窒息。

压抑的气氛里,小六头一个坐不下去,起来道:“苏似玉咱们走吧。”苏似玉也起来,梁山老王扬扬浓眉:“去哪里?”

“祖父,听完了不是吗?”小六小脸儿不豫,他今天听到的,和他平时听的大不一样,他心里不痛快极了。小声道:“跟我想的还是一样啊,就是从此以后不帮人。”

“小子,坐下!谁让你这样想的,再说我还没有说完。”梁山老王虎着脸。

他们家人的容貌,横面庞,乱眉毛,眼睛从来不瞪就大,稍等一瞪跟庙里四天王那眼睛差不多。面色一沉是极吓人的,但孩子们跟他上路日久,早就不怕他。

见老王表白他没有说不让帮人,元皓头一个出来:“可祖父说的就是不让帮人。”

称心如意也点一点头。韩正经好孩子等也是这样的想,道:“对呀,胖孩子和六表哥没有说错。”

“我可没有这样说,真的是这样,小六你那一包袱饭菜可往哪儿送呢?”梁山老王更有个生气样子出来。

小六难为情:“嘿嘿,您都看到了,我正在为难这饭菜可怎么办?要是昨天我没有听到这故事的时候,我给了人去了。可这会儿不让给,我又留下来了,我可怎么办呢?”

加寿和苏似玉道:“你可不许吃冷饭。”小六呼一口气:“是啊,爹爹母亲不会让我吃的,我这可就浪费了不是。”

“浪费不了,你明天给人不就行了。”梁山老王帮他出主意。小六眼睛一亮以后,彻底糊涂:“祖父,您到底是让我们给,还是不让我们给?”

梁山老王斜着眼睛:“那现在还要听我说了?你还走不走了?”

“不走不走,您继续说。不过说个好听的,刚才这两个听得我直想撒尿去。”小六给他个笑脸儿,生怕又听到这种别人招待却让杀。

梁山老王让他逗乐:“你撒尿赖不上我,是你水喝多了。”几只小手一起举起,包括小姑娘好孩子和小红。元皓和韩正经声援小六:“我们也听的要撒尿。”

“撒去撒去,撒完了再听下面的,就赖不上我。”梁山老王微乐。

几个孩子真的去撒了尿,再回来老实坐好,仰起的小面庞花儿向阳似的紧跟着老王,指望他说些好听的出来。

……

“孩子们,你们出来是做什么的?”梁山老王面容认真。

好孩子道:“玩!”

韩正经道:“游玩。”

小六道:“跟着大姐沾光。”加寿轻笑。

元皓道:“大功课。”

小红:“沾小爷们的光。”

太子和齐王还在这里,对这软软小嗓音不由得一笑:“倒没有人说游历?”

好孩子笑靥如花:“可天天就是在玩啊,比在家里玩的好。”她的小手臂还在疼,动上一动,神色里流露出这痛也是在玩。这个孩子看样子就钻到玩里面去了。

韩正经也是一样的认为,虽然他练功和功课上很下功夫。但处处美景,天天好吃的,瘦孩子是满意的神色:“游玩的好。”

小六的推断是:“没有大姐,就不会出来呆这么久。为大姐回乡祭祖去的不是吗?”

梁山老王对这种说法听不下去:“那是你爹打的招牌。”萧战帮着祖父:“就是!分明是带咱们出来玩的。要说祭祖,讨嫌的大姐,你家在山西呢!你倒跑到这里来了。”

加寿瞅瞅他。

小六机灵的换个说法:“那咱们是跟着三姐出来的。”梁山老王有了笑容,萧战神采飞扬:“这话说对了,你们全是跟着加福出来的,沾加福的光。”

小六不给他一个白眼儿,都觉得这会儿过不去。

元皓的说法大功课,大家说有道理。小六让反驳,小红的沾光话没有再提。元皓就成此时最得意的人儿。

他跑到老王膝前得瑟:“我说中了,给我个什么。”梁山老王说等回京,库藏的好东西送他一样。

元皓索性到他腿上坐着,胖脑袋晃个不停的给加寿看:“加寿姐姐,看我又对了。”

“但你大功课没做完呢。”梁山老王给他一盆凉水。元皓眨眨眼睛,从来是个聪明孩子,听出来老王话里有话的意思他虽不能直接表达,却会反问:“怎么做哟?”

“你,你你…。”梁山老王把小些的孩子们一一点点,把个神色绷紧:“张大学士不是说过,如今全是吃俸禄的差人,对我说说,这里遇灾,你们差当的好不好?”

一溜小眼神儿放到好孩子受伤的手臂上,好孩子举举手臂对老王看,表示这是她当过的差,当到受伤,应该不会错。

老王哼一声:“你们就应付面前这些人,给块点心都能受伤?那朝廷历年赈灾的,难道要死一批人才行?”

太子和齐王颔首,觉得老王下面的话深意要出来,把耳朵支起。

“参考刚才两个故事,不是说咱们就此袖手旁观?要是不管,咱们不会撒丫子走吗?既然还在这里,就要管,还要管到底。但只一回,受伤一个,再来一回,又不是又要受伤几个?这是拿人身子换人身子,救一个折进去一个,你们这办的是什么差?”

好孩子听懂了,小脸儿飞红。

“更可笑,居然还有晚上不吃饭的。小六你先把自己照顾好一天,就能多照顾一天灾民。明天你们要采草药去,也能多采一株。你这省下来一口饭,饿到了你自己,又能帮几个人?以后叫你小糊涂。”

小六垂下袖子,包着饭菜的小包袱掉下来不说,又有一声轻响,来自小红脚下。那也是一个小包袱,跟小六的差不多。原来小红也省下饭菜。

梁山老王严厉满面:“晚上他们睡在雨打的篷子里,你们是不是还打算不睡陪着?正经听我的,吃好睡好,养精蓄锐,等到万掌柜的把粮食运来,草药也到了,你们也采一些,有你们忙的。”

孩子们一起陪笑:“是了是了,您说的真好。”

“这样的雨,听说这方圆都有。灾民还不断的过来,要是省里也受灾。孩子们,咱们要带着他们自己救自己,别的地方做一个指望不上的盘算。你们到时候全是有用的人,可不能折腾愁坏急坏自己身子,做出本末颠倒之举。”

太子和齐王面上一红。

“可没说让你们不帮人哈哈,我的名声这可洗干净了。”梁山老王的笑声,和孩子们讨好的声音,让太子和齐王站不住。两个人悄悄退出来,回到他们住的那临时屋子。

见到房里忙忙碌碌,张大学士在写公文,准备发往本省大员让他调粮出人手。镇南老王和袁训苏先在帮他们。

二位殿下往外面又看一看,那雨水中的避难人群跟刚才一样可怜,但在这稳妥地方上呆着的人也并不是不管他们,而是为了他们早早得救殚精竭虑,苦思苦筹划中。

纸上谈兵这事情果然是容易的。太子和齐王脑海中都有了这句话,笑的有三分羞惭出来。

……

当天晚上大人们忙碌到半夜,公文写出去好些,不仅对本省为这个县城求助,怕本省受灾严重顾不过来,也往周边城池求助。打发人走又少人手,对灾民的防范上更不敢放松。关安一夜没睡,往大路迎万大同有两回,也没见万大同身影。

万大同回来满载影响车速,不会回来的太快。但关安也是心里急,也顺便听一听过路人的消息。

一早孩子们披上蓑衣去采草药,真的采回来不少,等香姐儿分好,请宝珠熬好,怎么分,袁训等半夜才睡,辛苦也在这上面。

和苏先拿上兵器佩戴好,带出一身杀气往灾民居住的篷子前面来。

有些人害怕的道:“他们也想抢我们吗?大家小心。”小小的骚乱难免出来。

袁训苏先直接把兵器一拔,各有寒光似能隔断雨帘。这就更显得来意不明。最后面有人大叫:“他们人少,咱们杀了他们啊。”

“闭嘴!”袁训苏先提声暴喝,把这个人说话压下去,言简意赅把来意挑明:“受风寒的老人孩子和女人,先喝汤药。汤药不多,管多少人还不能知道!”

“别信他的鬼话,为什么不大家伙儿都有?”人一多,鱼龙混杂是正常事情。何况是心里烦躁的受灾人群,不讲理的心思更多出来。

也有人说着不应该闹,但十几个篷子里鼓动而出上百个人。有的人逃难,粮食没有多少,却有一把锄头或是菜刀,应该是觉得这些东西是家里值钱东西,也可以防身,所以带上。

这就对着袁训等人举起来,高叫道:“把他们撵走,咱们就能住到干净地方。”人一下子哄然起来。

------题外话------

错字回来再改哈。

为了保证更新,在十二点上。十二点较从容。感谢亲爱的们支持。下本书仔要把更新时间直接改到十二点么么哒。(下本还早还早)

再次推荐自己的出版书,书的购买网址:每满150减50青春动漫分会场http://book。dangdang。com/20170314_mbee。

还没有买书的亲们请移驾活动区域。本书冲榜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