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又多一个伤兵/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饭的时候,他们吃的是随身干粮和肉干果子。又在两岸寻找到暮色西沉,没有个结果,先回到住处。

泥人县官殷殷请他们到城里去住,但袁训等人没有采纳,还是回到旧庙。

晴天的黄昏,点点细碎的晚霞勾勒出庙门的一道身影。宝珠含笑往外面看着,直到官道上出现数人数骑,高个儿的大人,和矮个儿却墩墩胖的孩子们。

她飞快的跑着过来,小心避着地面积雨的地方:“你们回来了?”她的面上有妻子的期盼,也有母亲的关切,还有对胖元皓的疼爱。

“舅母抱我。”元皓的胖脸儿上乐开了花,大大张开的手臂,霸道的昭告着舅母过来只是接他一个人。

表弟越欢快,萧战越喜欢。但装个挤眉弄眼很不耐烦出来,故意哎上一声,坏坏的道:“表弟,抱上你,我就成了没人要的了?”

胖元皓已经到舅母肩头,一扭脖子扮着生气:“战表哥排在后面,等到舅母跟元皓进去,元皓洗过手脸,元皓吃过茶饭,元皓洗过手脚,元皓睡下来,明儿一早舅母醒了,再来理你。”

萧战委委屈屈的,表弟已跟着岳母进殿。

……

不下雨了,殿内也烘着木柴,准备明天烧用。也烘着树干,以备不时之需也罢,劈开来也是柴禾。

火舌在锅灶下面吞吐着,带给殿中明亮,也散发出燃烧的香气,虽然这里忙忙碌碌的有人,也自有一种宁馨。

小案几是孩子们念书的时候用,吃饭的时候也一样用。其中的一个,宝珠安置下元皓,怜爱在他额头上抚摸几下,拿他喜欢的好听话给他:“又当一天的差,一定要吃要喝。等着,舅母给你留的好肉汤,还有果子羹,你喜欢吃的红枣馒头,这就拿来。”

元皓笑眯眯:“谢谢舅母。”

宝珠走开,好孩子神神秘秘地走过来,小声的道:“哎,你中午不在,我吃了两份儿的果子。”

“真的吗?”元皓并不生气,玩着他的荷包,查看里面还有没有明天吃的糖。

“还有,你不在,我们踢了毽子。”好孩子又凑过来一下。

“真的吗?你输了没有?我记得你从没有小红踢的好。要是你能赢一回倒也不错。”元皓看到糖还有,大为放心的胖脸儿,显露出他的心思还是在糖上面。

好孩子却沮丧了,平时最爱跟胖孩子争,小小占个上风也笑出一嘴白牙的好看面庞垂下来,嗓子里有了哽咽:“让我猜中了。”

“猜中什么?”元皓心思多少从糖上面移开,带上三分稀里糊涂。

好孩子一包子泪水也出来,含住:“你不肯再跟我拌嘴了,不好的表哥也是一样。你们嫌我受伤了,嫌我从此不再会拌嘴,”鼻子抽动两下,随时就要哭出来的小模样。

天色在外面暗下去又有一分,殿中的火光成了主要的光亮。好孩子的泪眼儿,和晶莹的面庞,在火光的反射之下就相对突出。让人注意到她这表示伤心的此情此景以后,一头栽进她的心情。

元皓就懂了,同时伶俐了。面前小案几上还什么没有摆,是个空桌子。小胖手把案几一推,反正也不摔什么东西。这样就好似元皓大怒了。再双手一叉腰,气呼呼的不言自明,对着好孩子吼道:“为什么吃我的果子,踢我的毽子,又跑来装可怜儿!”

“就要吃你的果子,你不在就踢毽子,我受伤了,姨妈喜欢我,表姐喜欢我,我才不可怜儿!”好孩子同他吵了起来。

“吐出我的果子来,把毽子还我,我收起来。从明儿开始,别跟我的表姐说话,别跟我的舅母撒娇。舅母是元皓的舅母,舅舅是元皓的舅舅,哥哥是元皓的哥哥,小马是元皓的!”元皓怒气滔滔,好似这一天看到的还没有恢复的迅急水流。

好孩子也不弱于他,还以尖声:“姨妈是我的姨妈,姨丈是我的姨丈,不是我不能说话,是不好的表哥不能说话!”

韩正经小跑过来,见到胖孩子和好孩子对着他怒目而视。韩正经一样火冒三丈状:“姨丈是我的姨丈,姨妈是我的姨妈,祖父是我的祖父!”

“我也有祖父!”元皓扭动胖身子。

好孩子怒道:“我有姨妈,我有表姐,我有小马!”

“哎哎哎……”三个人对着扮一通鬼脸儿,直到宝珠端着吃的过来,袁训等人洗过手脸也过来,好孩子和韩正经算罢休而退开。

走到一旁,好孩子长长的松一口气,对着自己喜笑颜开,嘟囔道:“又拌嘴了,不拌嘴这事儿,可有什么好呢?”

韩正经回到祖父身边,点起烛光看书,面上也没有因为拌嘴而有一丝的不自在。

胖孩子更是倚在舅舅身边吃他们的晚饭,大口喝汤,又大口吃肉,还不时大大的“欺负”战表哥。

注意到这一幕,殿角的加寿三姐妹,还有称心如意微微地笑了。

……

第二天,加寿告诉父亲,称心的手臂肿了。袁训让把孩子们叫到身边,称心也在这里。问她:“听说你当了伤兵?”称心涨红脸儿讷讷说不出话。

拌嘴三差人,加上小红一个,抢着帮称心回话:“米面到了,称心姐姐好心眼儿,蒸发面大馒头散给人,揉有半夜的面,就受伤了。”

“是这样的吗?称心。”袁训笑吟吟。

称心见没带上责备,由刚才的问话,以为公公嫌弃自己伤兵的担心大为下去,轻咬着嘴唇点一点头。回的细声细气:“发面大馒头我会蒸,好吃,弟妹们都喜欢,大姐也喜欢……”

她察觉出公公像是不悦,就回答出这一堆的话。

袁训还是笑容不改,听上去也颇轻松似的:“那你今天可就什么也做不了,休息到好过来,也得个三、五天。你昨天是做了三、五天的馒头吗?”

“没有,我……”称心有了窘迫。想不出来什么话可以解释,又还竭力的在想,听到公公含笑教导着所有人:“都听好了,在这里你们要记住的,就是帮人的时候,不可以伤到自己。不然就要有翻倍的钟点儿帮不了人。帮不了人不是你们的主要事情,但成了伤兵,自己的事情也耽误下来不是?”

“是。”孩子们拖长嗓音。

“称心,去棚子里选几个会做饭的女人,让关爷在屋檐下面多支几口锅。从今天起,你、如意,还有你婆婆,万家的你们,监工吧,。昨天雨刚停,这锅灶今天是时候搭起来。能用的人用起来,不然这些人吃饭全要我们做,怎么劳累得起?”

袁训说过,苏先在殿外露露脸儿,他们今天还是出去。袁训往外面走,在他的后面,称心恭恭敬敬行下礼:“记住了。”觉得手臂没有刚才那么疼了。

胖队长今天不跟出去,加寿姐姐让他留在家里帮着发馒头和饭团。他先来一通的训话:“都听舅舅的,不然队长处置你。”

称心深深领略到自己的错误,在这里做个弥补,把胖队长奉请出去,帮着选了一些女人回来。胖队长很开心。

……

有粮又不下雨,日子好过的多。这是指受灾的人。独泥人县官还不能放松,一两天一回的来侍候,指望这些人走以前,把桥搭好。有一天他也跟着袁训等出去,对着就要修的桥叹气。

旧桥基用了好些年,一直在这里,是前人在方圆内选了又选,相对水流缓和,好下木桩的地方。

但现在水不见缓,里面从别的地方冲过来的牛马,还有笨重的家具,水面打个飘儿,一闪从此不见踪影。要是下去个人也应该这样,泥人县官只有伸舌头的份儿,在这样水里搭桥的事情,他一个建议也提不出来。

这一处的水面经过涨水,又增加了宽度。对面本来还能看见,现在只有一道地平线,跟个小湖面似的。

莫大人觑着眼睛瞅半天,喃喃有了一句:“哪怕是阮英明大人在这里,也是没有办法吧。”

他总说到小二,苏先就问他:“你跟阮英明交情好?”

“哦,没有。”莫大梁回过神:“卑职拿他当个范本儿。”在他旁边的人,只有执瑜执璞听到这话,为他们的小二叔叔得意。从苏先到萧战都是酸面庞撇嘴巴。让小二冤枉为贼,在亲家面前丢过脸面的袁兄,自也不会在这里给小二喝彩。

寻机就报仇这事情,这三位全把握住了。

萧战先大大咧咧:“你是打算学他的骄傲吗?他这个人花花肠子最多,每每有好东西,从来不大方。”这是报旧年的仇,小二每每有了好东西,总是先给加寿玩,再就给执瑜执璞玩,小王爷在小二眼里总排加福的位置上,不肯增一分,早把萧战得罪到爪哇国去。

这话中了苏先的意,虽然苏先顶顶瞧不上萧战的爹。但认为这话道理占上十分,苏先附合萧战:“阮英明的性情,你说中十之七八。他要是有了好东西,先自己个儿用。”

苏先指的是小二收藏的书贴,苏大哥想看一眼,也得跟他磨尽嘴皮子。

袁训最后踩一脚:“阮英明没脸没皮,莫大人你却肯拿他当范本儿?”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只管尽情的嘲笑。有袁训跟在里面说话,执瑜执璞不会为小二“平冤”,胖兄弟是掩嘴窃笑。泥人县官早听得呆住。

他支支吾吾,因为在他心里要和这些佩服的大人孩子们背道而驰,干巴巴找着解释:“卑职我……他……”忽然有了一句,心头一松流利而出:“阮大人他圣眷是好的,皇上喜欢他。”

把皇上抬出来,就是不讲理如萧战也只能闭上嘴。萧战耸耸肩头,继续去看水,泥人县官也以为这段话结束而去看水时,“啊嚏!”,萧战来上一声。

“哈哈哈……。”执瑜执璞笑翻了天。萧战若无其事:“说到皇上我本来精神抖擞来着,后来往前面一寻,原来是为国子监那位说出来皇上,我为了他,就只能啊嚏啊嚏了。”

苏先也笑得肩头抖动,扳过袁训到身边,低笑道:“这样顽劣的女婿,你这岳父未必好当吧。”

“你说我什么?”萧战耳朵尖,没有听到一个字,也有疑惑出来。

苏先咧一咧嘴:“没说你,怎么跟你爹一样,遇到事情就怀疑人。”话音刚落,耳朵边上就回来一句,萧战悠然:“幸好似玉不随你。”苏先正笑着呢,面上一僵,顿时没好气的脸儿。

莫大梁一看也不看他们,哪怕耳朵尖尖的,把他们的语气甚至看不见的神态也捕捉到脑海里,但脸上装着自己不在,自己听不见。

正想着再多听几句,兴许能知道他们的身份,却见到这些人不再说,讨论转为怎么架桥。

莫大梁小小的遗憾一下,但架桥更为重要,他认真的听起来。很快,他一脸听天书的神情,如果不是他不敢怀疑这几个大人和孩子,莫大梁早就呆住。

你们说的这法子?真的能架桥吗?直到回去在路口分手,莫大梁还有迷茫。袁训的话把他重新打醒。

又是夕阳中,又是暮色下面,高大的身影还是极具担当,让他说出的话也更有震撼。

“明天送粮的车队回去。”袁训露齿一笑。

莫大梁还晕乎着,没有发现这话有什么大作用。“啊。”他张张嘴这样回答。

也该回去了,四百的伙计全让这些人留下,一天多四百张嘴吃饭不是?如果一百镖行的人现在充当维持秩序的衙役,莫大梁却不嫌他们费粮食。

见对面的年青人殷殷含笑:“他们每车可以坐一家人,或是五到七个人。坐得太挤不好,大约就是这样。”

话一到脑海里,莫大梁直了眼睛。在萧战有了不耐烦,认为这个人太不灵光,说句话半天也不明白的时候,他嗬嗬出声,身子一软从马上顺下来。对着袁训就行礼:“大人,您真真是天纵英才。”

今儿一天看得出泥人县官对大家建议不以为然,这会儿又心悦诚服,恨不能五体投地。苏先失笑。

袁训让他起来,循循的详细再说一遍:“你不用担心桥架不好,咱们尽力而为。这两百辆车留下来,为的就是运送走一批人。你虽然累了一天,但回去晚休息会儿吧。把愿意离开这里,在别的地方有亲戚可以寻,或者有能力打短工暂时能养活自己的人疏散开。真的桥架的晚,要等到省里来人再修好,估计不知三几个月,你这里人少了,在我们走以前,粮食后续再给你运些,至少今年你过得去。”

莫大梁五内都随着这话生出沸腾,他直挺挺跪在泥地里,发自内心的有一通奉承:“是是,卑职是京官出身,也算见过些人。但和大人比起来,哪一个有大人这样的爱护百姓,关心灾害。”

他没有后续的忧愁,信心自然而来。“大人!”莫大梁昂然:“这桥您架得起来。”

“是吗?”袁训笑一笑。

“我回城去,不但打发明儿走的人,而且从今晚开始,这就砍树做木板,让人打铁链。把要准备的东西全准备起来。”

苏先也笑:“你早这样想多好,我们带你出来几天,天天看你一张哭丧脸儿。”

莫大梁又给他叩个头:“卑职愚昧,卑职实实的是个傻子,没有大人们的能耐,也没有大人们的见识。”

萧战乐了:“从我见到你,你就这一句说得对。”执瑜执璞用马鞭子捅捅他:“人家认错呢,就你话多。”

袁训对莫大梁的大转弯儿,跟苏先一样,也是欣喜。他既然不再是心里不信,不再是那一段可以忽略的阻力,让他起来,就地大家又商议几句。

“树也罢了,官道上还有。咱们虽然是救灾,也只能先砍朝廷的树,百姓家和私人山头的先不要动。如果这还不够用的,再砍民居树木。这是有,才砍的出来。铁?不是我问你要,是你这小城有这么多铁吗?”

扬鞭指指远处的桥基:“这得多少铁才行,你心里有成算没有?”

莫大梁目光闪动:“菜刀、兵器,还有庙里道观里的大香炉,把这些全熔了。镶嵌上的铁,只要有的,也熔了。还有,”

袁训苏先知道他下面有话,都来了精神,聚精会神看过来:“你说。”

“石头也可以做成环,咱们是架桥,只要结实,粗糙点儿,不是庙门前的石狮子,先有个环就成。能做一个,就多一段长度。如今粮食足够,给所有的人三顿饭吃足,让大人孩子们一起凿石头。不要好看!”莫大梁语气如跳跃而起的星辰,带出新的明亮感。

袁训苏先大笑:“好好,”夸了夸他:“你有能耐,这不就是能耐?”让他回去就办:“先用石头,安顿下桥以后,后面慢慢用铁链加固。”又让做一个石板。

莫大梁自以为知道用途,在这里更要问得清楚:“石板自然是写上大人们的官职和姓名,小爷们也得写上,”胖队长实在太可爱,胖胖的脑袋只要一晃,见到的大人由不得心头一软。胖队长又最威风,莫大梁心想可不能丢下他:“还有胖队长的大名也得写上。”

就此一揖:“请大人们赐姓名。”

“这个不急,你先准备好一块空的,写桥名字也行,不一定就写我们。”

一行人到这里就分手,袁训等往旧庙去,莫大梁往城里去。新生的感激也好,尊卑上的规矩也好,莫大梁可以不下马,却应该驻立原地,目送袁训等先走再离开。

他就见到黑脸说话最为嚣张的小爷落在最后,等到别的人打马如飞,看不到他了,他拨转马头到自己身边。

“小爷您还有什么吩咐?”

萧战挑眉:“你说京官出身,在京里也算见过几个人?”

莫大梁报履历的口吻:“卑职先去的衙门……。”

萧战一口打断:“我们队里你有一个认识的吗?以后别再吹你京里认得人了,认不得我们,算什么京里见过人!”

莫大梁愣在当地,直到萧战身影也看不到,面上浮出一团欢喜。他甚至拍下巴掌:“我就说不是,这是王侯一流,京里的王侯我倒一个也没见过。”

他当京官的时候官职太小,凡是能见到王侯的机会,都让别人占了去。

也曾进过宫,听人说前面是某王爷来了,把个头一低,哪怕直视呢?

……

当天晚上城里城外热闹非凡,这小城里铁匠不多,但逃难来的人里抽出几个铁匠,还有几个当过学徒。拉风箱这事情不用学,打铁只要力气,又寻出好些人帮忙。

又砍树做木板,就过几天就架桥。

莫大梁是信了,百姓们不信,都说莫大人疯了,但他要这样办理,大家闲着也是闲着。搭起炉灶,放倒树木,干了一个热火朝天。

城外也是一样,当家小媳妇称心如意就更忙活,要料理这些人出力气后的饭食。

胖队长跟着也忙,又帮着挑做饭的人。他挑人很简单,小孩有敏锐的直觉。胖队长一瞅,顺眼,就成。弄得所有人见到胖队长就满面堆笑,估计把下辈子的和气亲切用得精光。

还有打水的人也多出来,做饭要水,出力的人热水也喝得多。城外城里搜寻装水的器具,水打出来,澄净过,方能烧开给人使用。

直忙得胖队长出了几身汗,一上午比平时多喝两碗果子露,才有个小眉目。

也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才发现他的谋士又不见了。随着没有踪影的,还有双胞胎表哥和蒋德、孔青父子和顺伯。

胖队长小鼻子里哼哼,小胖手一挥,不要这谋士了:“小红,你来给我当臭皮匠。”

好孩子捧腹大笑:“哈哈,小红才不是臭皮匠。”

胖队长好生瞧不起她:“哈哈,三个臭皮匠是一个诸葛亮,这你倒没听说过?”

好孩子就数:“一、二、三。”拌嘴三差人刚好是三个,疑惑的她对胖队长看去。

这下子轮到胖队长捧腹大笑:“你不算,皮匠也不是。”眼神儿不怀好意的瞄到好孩子手臂上:“你是伤兵。”

好孩子让奶妈端起她的碗,走到称心旁边:“称心姐姐,从此我跟着你坐。他笑话伤兵呢。”

称心装模作样抱怨几句:“哎呀,为什么笑话我们,我们现在是监工。”让好孩子坐下,好孩子大大对胖队长一个鬼脸儿,胖队长回了一个。吵架是费力气的,因此中午各自多吃一个馒头,应该跟上午跑东跑西不相干。

第二天莫大梁又让惊喜砸中,又一批车队过来。风尘仆仆的韩二老爷和留给他的小子们回来,回二位殿下和二老王的话,所有的钱全花光,除粮食以外,还有好些适合用于灾区的草药,还想到买了净水用的明矾。

臭皮匠之一的胖队长双眼朝天的走路,这姿势方便他把鼻子翘到最高。让知道的人一看到,就明白花的是他包袱里金子。好孩子和小红不得不紧跟着他,怕他会摔跤。虽然胖队长还不领情。

太子把莫大梁叫去,让他取官印出来,确认万大同和韩二老爷花的这笔钱:“不找你要,但你是个证人。”

莫大梁手舞足蹈的认可下来,等到卸下粮食,第二天又借这粮车药草车送走一批不相信桥能架好的人。

二位殿下一直认为自己无用,但其实也没闲着。他们一直发公文,让周边城池接纳两批过去的灾民。一时找不到活的,寻不到亲戚的,要管吃管个住什么的。

中秋以前,算来在这里呆的日子不短。第一批省里来的粮队到了。莫大梁事先得知,在城外接住他们。见到来的人,莫大梁大吃一惊:“金大人?您亲自来了?”

这位是本省的大员,仅次布政使的参政,从三品的官员。莫大梁在京里官员多如牛毛的地方,也鲜于和这样的官职打交道。他把个阮英明动不动说在嘴里,就是他其实没见过几位高官。

一身是泥的金大人,想来路上没少过泥泞。眼底下一片青的他没功夫和莫大梁寒暄,哪怕莫大梁才是本城的主事人。金大人沉吟:“呃…。”

他没有想好怎么称呼太子等人,也虽不知道太子是不是亮明身份,也不方便在官道这个地方,和身后还有衙役的莫大梁谈及太子。

正想称呼,莫大梁猜到:“要见大人们不是?卑职带路。”金大人就便问他:“来的是哪些大人?”莫大梁苦笑:“还没有认出来。”金大人不觉得他笨,反而松口气。跟他想的一样,殿下不会随便表白自己是谁。

旧庙外面下马,见到井井有条,打铁的声声不断,木匠带着人做木板有板有眼。屋檐下大锅热气腾腾,米面香气扑到鼻端。

金大人先夸一声好,眼角瞄到一个人。不由得他正了面容,在他后面的几个人也正了面容。下马双手扶额,是个整冠的姿势,把发髻摸摸端正。又掸衣上抖不动的泥渍。

看得莫大梁眼睛直眨,这才注意到他们准备恭敬的人是谁?

胖队长穿一件洗得半旧的水红色小袍子,小六的衣裳他猴到手一件,自我感觉不错,笑眉笑眼坐在台阶上面,和面前一个黑瘦孩子在说话。

“小黑子,听说你没有父母,但你也要好好顾着自己,不要再吃泥里的东西。”

黑瘦孩子这几天有吃还有暖和衣裳,跟着别人一起,把这一行人看成救苦救难的菩萨。这其中胖队长是最要相与的也看得出来。元皓说一句,他点一下头。

面前抢出几个人,黑瘦孩子吓了一跳。水灾受下的烙印在他脑海里还没有过去,本能的往元皓面前一站,双手去推来的人:“不许吓到胖队长。”

一个手过来,把他揪放到一旁。等他回过神,见到几个大人拜倒在胖队长面前。

“小爷你好吗?”看得莫大梁心里明镜也似,金大人知道这些人来历。

有关金大人的来历,莫大梁知道一些。他放外官,是他巴结上了镇南王,长公主的夫婿。也就是说金大人认得京里的贵人。

就凭这个,金大人不可能认得他出京的时候,还不会走路的小王爷。但跟随金大人行礼的几个人,是镇南王派出京的又一批手下。

他们到了本地,先找的一定是熟人。省里收到太子公文以后,他们也就得知。金大人所以亲自押运东西。到了这里以后,又是他们在耳朵后面欢喜:“小王爷在那里。”

莫大梁没听见,金大人却认出来。

几个人上来巴结:“小爷,你这几天吃点心了吗?”这来的有镇南王一位家将。

“小爷,你这衣裳真精神。”这位昧着良心说出来的。

另一个最有心思,掏出一包子糖:“小爷,省里带来的,有名铺子。你这几天没糖吃了吧。”

------题外话------

本来今天要写到十二点的,但不争气的胃…。真是难以启齿羞于见人。过完年胃就成三天两天的罢工总工会。仔心不甘。

早些好吧,别再耽误码字耽误码字耽误码字。

推荐自己的出版书,书的购买网址:每满150减50青春动漫分会场http://book。dangdang。com/20170314_mbee。

还没有买书的亲们请移驾活动区域。本书冲榜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