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正经是个香饽饽/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啪啪啪”的响声后面,孩子们绽开笑容。这些孩子主要是指小六、元皓他们。但加寿也好,执瑜执璞也好,帮着也拍个巴掌,说着:“不错,是知道少花钱的时候了。”

萧战也很开心,但故意骨嘟起嘴,埋怨着:“还准备到了苏州大宰表弟一笔,你一个月足的一百二十两银子呢,这就小气鬼儿一个,这表弟唉,能不能不要了?”

“谁家的表弟这般大方!”元皓把个瞪眼胖面庞侵到萧战脸前面,相隔只有一手指远,稍不注意就鼻尖对上鼻尖,扮一个恶狠狠的凶模样。

执瑜执璞两个表哥捧场:“这是我家的表弟,又大方又讨喜欢。”元皓从萧战面前一扭身子就走,看样子是不打算再理论。萧战笑嘻嘻挽留他:“谁家的表弟这般的凶,哎,表弟,再来吵几句再去扮大方不迟。”

“我有表哥要,不要你了。”元皓昂首挺胸,得意洋洋的表现出胖孩子已有主儿,回到小六他们那一桌,在小红身边坐下来。

装着去看小红算出来的账目,却又看一眼祖父,再看一眼太子,再看一眼舅舅和舅母。

孩子们的这一手儿让大人们又有了吃惊,虽然他们对这一次行万里路胜过读万卷书的历程上,孩子们飞速成长有经验,但听到他们愿意放弃大部分好吃的,还是又喜欢,又原地坐着有发怔,一时间的赞赏就没有跟上。

元皓的小眼神儿,切切实实的是个提醒,在他们面上瞄来瞄去,扫来扫去,故意响亮的又道:“小红,你算过我们一个月能省多少银子下来没有?”

小红这会儿很重要,小红笑盈盈,脆生生道:“算过了。”手中算盘打得啪啪作响,刚才算过的一个数字,再算一回,请胖小爷看。

刚从灾区出来,称呼一时改不过来,小红就叫:“胖队长,”元皓小脸儿上乐开了花,看得出来他很喜欢当队长,明明就坐在一起,也回的欢快而大声:“哎,我在这里呢。”

如果有人从门外面听,跟他们离的有多远似的。

“是这个数儿,”小红笑着道。

胖队长再一次有意的想说给大人们听,显摆他们能干很多的事情。脑筋开动的飞快,再响亮问道:“能买多少粮食,能多少人吃饭,”

萧战看表弟愈发有个大人模样,跟后面逗他:“能买多少果子和蜜饯?”

“哈哈哈……。”正看着元皓可爱模样的大人们忍俊不禁。

元皓让气到,一跳起来,叉腰对着萧战晃晃胖脑袋:“看表弟打你喽。”说过,直奔他的祖父。来到镇南老王面前以后,元皓叉着腰,胖队长威风还在,对祖父气呼呼:“祖父怎么不夸我们?那您的那份儿银子也归我们了,从此不许吃酒不许逛好酒楼,省下来修桥修路。”

和亲家并肩坐的梁山老王大笑:“好……”笑话只看到这里,元皓横迈一步,就到了他的面前,同样虎着小脸儿:“祖父您也是。”

梁山老王一呆,“哈哈哈哈,”镇南老王大笑着他:“你以为你跑得了?”

韩正经也翻身跳起,看得他的二位祖父欣喜不已。文章老侯对二老爷道:“这是一群能文能武的孩子,看看他们矫健的,我们在他这个年纪从没有过。”

韩二老爷不住点头:“大哥说得是,”他的话也只到这里,韩正经走到他们面前来声援胖孩子,也对着祖父很认真,大声地道:“祖父以后也不许乱花钱,留下来办正事儿。”

“好好,”这二位笑得合不拢嘴,争着抚摸他的小脑袋:“正经啊,你又长大了不少。”

文章老侯又感慨上来,轻推一把孙子,对他叮咛着:“去谢谢你的姨丈姨母,再谢谢别的长辈们,还有哥哥姐姐们天天指点着你,你才长进的这么快呢。”

韩正经依言来到袁训面前,正要行礼,身旁有大力涌来,是胖队长从祖父面前威风过了,也走到这里。

胖队长把韩正经往一边儿挤挤,不满意地道:“你占完地方,我还怎么和舅舅说话?”

“你又霸道上来了。”韩正经说着,但是让一让地步。在争夺舅舅的上面,元皓哪能是个客气人儿?在韩正经挪开,而还没有站稳的时候,他又习武身子敏捷,抢先一步扑倒袁训怀里,拿胖额头不断的顶他:“舅舅舅舅,你还没有夸我们呢,快夸些又大又好听的,”

韩正经撇撇嘴儿,小声地嘀咕:“队长还撒娇吗?”但见到插不下空去,他对着宝珠跪下来,拜了三拜说着:“多谢姨妈带我和祖父出来。”

宝珠把他揽在怀里,看着正经眉宇间越来越出色的神韵,暗暗的在心中也为大姐掌珠泛上得意。也难免的会有正经跟来一路子,等到回京去大进益的一段骄傲。

作为姐妹,总是看着彼此的下一代都有出息,觉得这事情光亮而又让人期待不是?

韩正经是个天生不爱撒娇的孩子,很少滚在宝珠怀里。这会儿可就笑得笑容生动而又飞扬。就是看到元皓从袁训怀里走开,去见二位殿下,韩正经也舍不得地又在宝珠怀里呆上一会儿,才仰面对她道:“姨妈,我还要去谢姨丈。”

宝珠不放开他也不行,那另外一个,好孩子黑着小脸儿到了面前。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瞅着表哥不放,小声的正在鄙夷他:“你是男孩子呀,你是男孩子。”

大意是男孩子不应该撒娇,韩正经也觉得亲近姨妈有一会儿,乖乖的让开姨妈怀抱给好孩子,走到袁训面前跪下来叩头:“多谢姨丈带我和祖父出来。”

孩子们在路上说话总是把自己看的似大人,如胖孩子常说的自己带着祖父带着战表哥出来,如战哥也会说跟着岳父带着祖父出来,他的祖父听到总要纠正,说自己带着孙子跟上来的。韩正经受到感染,也就把自己说在前面。

他大礼儿不错,没有人会计较这偶尔出现的前后顺序。袁训也是一样没放心上,让韩正经起来。跟夸元皓一样的夸夸他:“你们还能办好些正事儿呢,全是好的。”

“嗯!”韩正经得了这一句话,跟得了宝贝似的,笑眯眯的沿着胖孩子的脚步,又来感谢二位殿下。

他的脚步,让好孩子填上。好孩子的后面,是小红和禇大路跟上。把二殿下和大学士,以至于赵先生也感谢一遍,房里慢慢平息这热闹,孩子们继续写信,袁训等也继续写奏章,宝珠也在写信,太子和齐王、张大学士各回房中,他们也有家信要写,也有奏章要呈。

重新提笔在手中,太子跟让元皓请出去以前一样,油然的说不出是喜悦,是充实,还是那圆满感,一起满溢他的心头。

……

无意中遇到灾情,无意中办了这件事情,别说孩子们兴奋的不能自己,都觉得小脸儿上从此挂满无限的光彩,就是太子殿下也一样的俊面生辉,有回京后资本增加之感。

而且太子眼尖的看出来齐王皇兄也是这样的得意。

他们还在旧庙的时候,因为条件受到限制,每天就忙着筹粮和谋划附近的灾情有没有得到处理。这两个人是全国的殿下,不是往一个小城外面住下来,只考虑到这小小的一个城,一万出去的受灾民众。

他们既为眼前小城着想,也要为整体的灾区着想。每天商议再商议,派出得力护卫往周边打探灾情,听过以后再做新的商议。有时候各自思虑,也是眉头没有一会儿展开。

这不是种田抢收出苦力的忙,却也忙的时常捧起饭碗,就会呆呆的想到灾民们有没有吃的。跟元皓等悔悟少吃贵的点心一样,也认为自己吃的饮食太好了,应该散给众人,或者精减下银子好救灾。

如果只是殿下们出门儿吃,兴许那几天只吃一顿一碗阳春面。但掌管饮食的是侯夫人宝珠,就不会允许殿下们肆意的把身体折腾一出。

这也是殿下们的心完全沉浸在灾情里,才会出来反思自己们奢侈的心思。也因此他们没功夫往京里写过多的公文。

最后上马车就走,一路疾驰,有送齐王的意思,也有殿下们亮明身份,灾民中人心难测---不是帮了人,就注定别人一定感激---袁训疾行,也是避开人的用意。

呈报灾情过去,特别是那座说搭就搭好的桥,这些话到了这里殿下们才有功夫写。

本来只写搭桥,就足够太子美的。从他长这么大,几个先生跟着,就他看的听的,还鲜有这样搭桥的事情。

他的笔下,也写上大家捐出钱财。不仅限孩子们,各人包括跟来的家人都有捐赠,但元皓花的最多,两包袱金叶子只有一个底儿,这也是事实。

本来就美滋滋中夹着对孩子们的欣赏,要把他们写的天上少有,地上无双。又让元皓请出去看一出子好作派,太子提笔在手,胸怀沟渠万千。

新放一张纸,他重新这样写着:“……亲历此事,才知道受灾原是小事,大众一心才是难得大事。人心之齐可以胜青天,人心之齐可以越山海。唯人心齐,方有大家齐感皇恩,献出各自的私财。又有万大同和韩氏……等数人奔波不息,以私财购粮购药。又有元皓可敬可佩,言太上皇所赐,皆是皇恩,理当使用。献出黄金若干两。又有儿臣捐银若干两,皇兄捐银若干两……”

把人名儿和数额一一的写上,再写道:“元皓所出最多,又和袁执瑾带领韩正经、常巧秀、万小红……照顾受灾孩童。桥,当名元皓桥,请父皇别赐名为幸。”

下面又写上必要回的公事,有刚才孩子们的举动鼓舞着,太子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一般。

写完放下笔,从头看上一遍修改个别句子因匆忙的错字和文法,再一鼓作气的誊写出来,太子暗道大功告成,起身来走到窗前,对着驿站院子里数株野草,心情澎湃如波涛起伏。

没有一处不是喜欢,没有一星半点的不是骄傲。办成了这件事情,亲历灾区,与灾民同进退,桥搭的有如神助等,这些全是太子殿下应该高兴的缘由。

又想到公文已写,呈报回京父皇只有开心的。前路还没有走完,殿下还能起好些作用呢?这一趟就此回京,也是不虚此行中的不虚此行,不怕文官们他不说个好字,武将们不翘个大拇指。这会儿事情也办完,来到安乐地面上,只等着晚上吃酒取乐,不由得太子一张嘴,有了一串子笑声出来。

“哈哈……。”

不管怎么听也是畅快满怀,欢畅盈人。

张大学士走到门外,临时想到有句话要说的大学士停下脚步,他抚须也是笑容可掬。要说的话不是极要紧的,大学士退一退脚步,从门外走开。

大学士也有痛快一笑的心情,何况是殿下呢?大学士对自己道:“不可打扰,不可打扰啊,哈哈……”

他的脚步回到房里,也忍不住的笑着。随后,心思如潮水压将过来,让他想到这出游越来越有意味,大家伙儿解囊出银子救灾情,这事情办的可真不坏,也同时的,加寿姑娘水涨船更高。

以后的这位太子妃,这位皇后,她亲身经历这件事情。这将是她以后不可撼动的荣华之一。

自己小瞧了她,也小瞧了忠毅侯一家。张大学士叹上一声,却没有出京时的那种幽怨。

大学士也亲历这件事情,他小作分析以后,高兴还来不及呢。输给加寿,输给袁训,他的心里也早有准备。这一回又无形中矮小下去,大学士心悦诚服得认栽。

……

夜晚就要来临,驿站里喜气洋洋。守这驿站的人并不知道来的一干子贵人,他们只知道这些贵人们晚上吃酒,赏下许多的酒菜给他们,他们高兴的这一件。

也就帮忙收拾出大桌子送来,见到这一行人干净异常,也帮忙把桌椅用水洗刷,河水也是他们一桶桶拎来。

坐席以前,袁训出来看一回,让他们分批吃酒,说明天再送来一回,大家答应着。二老王也出来看一回,也是叮嘱分批吃酒,当值的明天吃也罢,大家也答应着。

张大学士不放心,也出来看时,当兵的笑回他:“放心吧您呐,我们当值的只讨明天的酒吃如何?为了明天的酒,我们今天也不敢沾一口不是?”

张大学士回去见太子:“我想说个周全的话,却又落到袁老爷和二位老爷子后面。”太子轻笑:“带过兵的人就是不一样,有经验的人也不一样。”

他陷入沉思般的侧一侧面庞,张大学士心头一动,猜出来太子的心思,他现在是全无嫉妒,也没有过多的谨慎,乐呵呵地道:“是啊,百无一用是书生,要是没有这些铜头铁臂的,只我遇上发水,我可办不了这么周全。”

“难得,咱们这一队人哪有一个是闲人?”太子嘴角噙笑。文章侯府有福王余孽的绰号,太子是经历过福王变故的人,对和福王往来的旧人都记在心里。韩家初到的时候,就有了刺客行刺加寿,太子也曾怀疑过韩家。就是不怀疑,也对他们有过不满。

但现在来看,人全是可以用得的。

作为他的师傅,又一路陪伴到这里,张大学士又一次猜到太子指的是韩家。大学士能得到两朝皇帝的重视,防范是一,度量也不能小。他亲眼看到韩二老爷劳累,就在这里特意的提醒太子:“一会儿吃酒,殿下说上几句才是。这对兄弟是老了,一生的名声也放荡不中听,官场的名声也一般。如今的侯爷韩世拓,沾的是袁老爷府上的光彩,但我已打听清楚,他确实是自己中的举。”

大家行路呢,张大学士突发奇想似的打听韩世拓,跟浪费笔墨和往来车马似的。但太子会意,张大学士不会做无用之功,他这样做只能是另有用意。

太子笑容不改听着。

果然,大学士接下来道:“文章侯现在国子监里当差,他的上司阮英明虽然为人狂傲,但他是我看着长大的,人品忠心上不会有错。文章侯是他的学生,也就不会出错。但他们这一代还能牵涉到福王,皇上对文章侯也不会大用。倒是这小小的正经有些意思。”

太子嘴角又勾了勾。

张大学士一直针对加寿,太子也依然尊重他,就是大学士对也好,错也好,有私心私意也好,他只想太子殿下好。四平八稳的登上皇位。

他打听韩世拓,在这里说起韩正经,原因只有一个,提醒太子殿下:“这小正经念书来得,习武也专心,我冷眼旁观好几回了,他这是从小就苗正根不歪,等他长大了,是殿下手里用得着的人。”

按韩正经的年纪来算,只能是太子一朝的人。而稍有远见的人都知道的从小培养和笼络有多重要,太子也一样知道。

他的父皇有许多人明里暗里可以用,就是很多功勋子弟全是少年就投到太子门下,跟太子感情深厚。轻易不会动摇忠心,也方便当年的太子,如今的皇帝有足够的时间了解和认可他们。

张大学士说到这里,太子浑身一热,他的心思如煮开的热锅一样沸腾起来。

他也想有皇帝那样一群太子党,但在没有得到皇帝允许的时候结党营私,不用师傅们提醒,这还是人人知道的猜忌事情之一。

当年的皇帝为什么会敢太子党横行天下,太子也早推敲过。他的父皇跟他不一样,太后专宠六宫,又有长公主瑞庆是个欢喜果儿,太上皇对幼子早早扶持颇多。

而太子呢?他的母后全仗着……有加寿!这话不太好听,却是事实。那几年,小小的加寿充当长公主瑞庆当年在太上皇面前的位置,而太子却不敢自认为自己是当年的父皇。

皇帝还给他留下冷捕头,但谁又知道冷捕头不是监视太子的呢?水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水可以覆舟,也可以载舟。

太子也就只能羡慕皇帝当年,却不敢效仿皇帝当年。但是在今天,他的面前露出曙光。

殿下早就知道同行这一路,对他受益匪浅,虽然他当时想的时候,并没有意料到会出救灾的事情。但和二老王接近关系,也能多多疼爱以后的镇南王萧元皓,本身就是中头彩。

现在,又多出一个韩正经。身份不高不低,地位因为和福王沾亲,又不尴不尬。

只要对他有所关注,他自然而然亲近殿下,顺理成章的让张大学士都花心思打听他爹中举的实情。可见这事情水到渠成,不会引起任何猜忌。

他们为什么不对褚大路说这些话呢?禇大路是袁家的亲戚。韩正经也是袁家的亲戚,但他另有家世,曾出过一任太妃的韩家,和禇大路这卖水的出身,直接生在袁家长在袁家的不同。

这里面还体现出大学士对太子不离不弃的真情,为他苦心盘算的经营。

闻言,太子带着压抑不住的欢喜,对着张大学士轻施一礼,张大学士急忙还礼。太子郑重的感谢道:“有师傅,是我之幸也。”

张大学士脑海里奇迹般的闪过另一句:您定了加寿的亲事,这才是之幸也。

但他会在这里说出来吗?说出来好似玩笑,又似打趣太子无能。张大学士什么也不说,虽然他这的新心思大用出处。比如出京,是跟着加寿走。比如半边衙门,是跟着他的岳父办理等等。大学士只谦词:“老臣尽微薄之力,不敢当殿下此话。”

太子说着当得起的话,心思一变,成了他既离不开大学士,也离不开寿姐儿。那他就得让大学士喜欢上加寿才行。而加寿对大学士从没有表现过什么,哪怕大学士在京里发过难,加寿也从没有对太子抱怨过。

这缘于太后教导的好,也是加寿领悟的深,面对太子并不表现自己的更多喜和恶。太子现在就只考虑消除大学士对加寿的偏见和误解。

而太子一直认定的,张大学士对加寿的不满,也确实是偏见和误解。

张大学士有所隐瞒心思时,太子殿下也是一样。但不妨碍两个人坐下来,让跟的人泡上茶水,笑说着总算能喝上口儿茶的话,又细细的商议怎么笼络韩正经才不着痕迹。

小小的韩正经,因为这次出行而大放光彩,自身份量得到肯定,他还不知道。

他写完家信,正在厨房帮姨妈的忙儿,如揪个菜叶,去个老根什么的,这不是家,没有小椅子坐,他蹲在地上蹶着小屁股干得正欢快。

奶妈和丫头足够人手,但宝珠不禁止孩子们做一些活计。一来他们当成玩,二来也算了解一般百姓家的日子。算民生疾苦里的。

……

“请大小爷,张夫子用饭。”有人来请,太子和张大学士停止谈话走出来。

抬头一看,都夸道:“好月色!”

月亮不是又大又圆,但灿光明媚,还可以一观。房间安排的好,不管是从门还是从窗户看出去,月色浮动在身边。

桌上的佳肴比月色还要动人,真的采买来大河蟹、虾,又有鸡鸭和鹅,石耳等山珍。

对于刚从灾情地方过来的人们,引得但凡见到都觉得移不开眼睛。

太子笑道:“我现在知道什么是膏粱和纨绔,对着这菜不在乎的就是。”齐王笑道:“这标榜不了我们,迟早我们是膏粱和纨绔,还是别打趣自己,赶紧坐下最好。”

三桌子酒菜,二位殿下知道一桌子是大人们的,不客气的坐下来。另一桌子是孩子们的,见到哥哥们就座,欢呼一声,爬椅子的,坐上椅子,也纷纷就位。

家人那一桌也坐好,太子对居于末席的韩二老爷点一点头,笑吟吟道指指自己身边:“你应该坐这里。”

------题外话------

今天又输液半天,没办法,疼的坐不住。明天还有一道检查,如果仔又进入养病状态,请亲爱的们强烈支持。

仔坚信信念大于一切,过年后我说过要加油写,信念大于一切,相信很快恢复。毛毛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