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胖队长的荣耀席面/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这里的主人们,二殿下为尊,其次是二位老王。袁训有爵位,论身份比张大学士高。但他和宝珠是主人,往常路上摆开席面的吃法,二位老王下面是张大学士。

文章老侯二兄弟一路上常自忏悔,又过得日子如意又丰盛。吃的丰盛玩的丰盛,人自然生出时时的满意感。

有时候和同行的人相比,人家也是一辈子官场打熬,硬生生比他们兄弟活得漂亮。

这二兄弟认识更深刻,事事以袁训马首是瞻,桩桩看着别人行事。

占着有爵位,张大学士让一让他们并没有什么。但他们居于张大学士之下。

就这样还是不敢坐,还有赵夫子是阮英明的岳父,又是孩子们在路上的先生,教的活,用的活,镇南老王很欣赏他,当面说过回京以后让元皓拜先生的话,传了出来,这一行人里都听到过。

不管从韩世拓的功名是阮二先生指点出来的,还是从赵夫子教导韩正经——其实这有些乱,当父亲的是女婿教出来的,当儿子的如果规规矩矩的拜师,要和女婿平辈。但韩正经并没有认真的拜赵夫子,这又是在路上,讲究不了。

文章老侯兄弟往往请赵夫子坐在他们上面,他们的下面是主人位,袁训和宝珠夫妻。

今天又多一个人,跟随齐王出京的梁二混子。赵夫子让他,韩家兄弟还是末位没有错。

正对着酒菜喜欢,到底是有日子没有吃过,肚子里油水干。但倒不会失仪,正寻酒壶准备当个斟酒的人,就听到太子殿下春风拂面的这一句:“你坐我身边。”

紧贴太子坐的镇南老王哈哈一笑,把人往下面位子上撵:“看来今儿是庆功臣的酒,也应该敬一敬他们,你让开,我坐你这里。”

韩二老爷呆站在原地不敢接话,张大学士已到下首,赵夫子早早让开,逼着文章老侯让坐,老侯没落座以前,特意到二老爷身边。满面带笑推着二弟:“大小爷叫你呢。”

他们的座位现在有所变化,原本是面对门的为上,上位旁边有主人位。但主人全坐到下首,又有二位殿下,就齐王和太子并肩。

太子肩下是镇南老王,齐王肩下是梁山老王。离上位近的是其次的贵客位,镇南老王的下面是张大学士,梁山老王的下面是韩家兄弟让出来的赵夫子,赵夫子又让出来的梁二大人。

赵夫子的下面,韩家兄弟也是相对而坐。再两个位置是袁训夫妻。

现在变位置,又多一个万大同。

齐王旁边让万大同坐下,下面才是梁山老王。梁山老王乐了,席面上自斟壶多,抢一把酒壶在手里,给齐王满上,再给万大同满上,对着万大同晃动余下的酒:“出京那天我就看你功夫不错,这一年多更落在我眼里。早就想和你会会酒量,习武的人有哪一个不能喝酒的?只是不想喝罢了!寻常我使唤不来你,今天你算落我手里了,我不喝痛快,你别想从这里挪一步。”

他的话,让整个房里泛起暖洋洋。齐王也一乐,把个双手一拍:“着啊,就是这话,今天不醉不散。”

“不醉不散。”接这话的是梁二混子。二大人是最喜欢热闹中带乱的人,不然不会在京里大大出名叫混子。见到这席面上菜不错,酒是就地打的,不敢说上好的,却是当地风味,别具一格。

在座的又全是功勋一流,如果还是在京里,二混子大人摸不到这样的席面。贵人们相处有自己的帮和党,四皇叔那种龙子龙孙混子,梁二混子都是通过和袁训纠缠才认识。陌生的人圈子,外人其实很难进去。

二大人对热闹深有研究,早就推敲出是个人都喜欢玩。不是在京里太子不爱吃席面,二位老王不爱玩,是他们会打量清楚跟谁玩。

今天坐一起是极难得的,梁二混子手一伸,把韩二老爷手中的酒壶夺到手。

自斟壶还有,为什么只夺韩二老爷的?

是左让右让的,这一位还在原地呆站着,他的位置让挤走,他想坐也不行,但又不敢相信自己能坐在太子身边——这是莫大的荣耀不是?梁二大人离他却近了,不费吹灰之力抢到手,这是他等下添乱的家伙,他得有一把。

这也是对着太子徐徐展开,越发笑容深多的面庞,梁山老王已乱上来了,二老爷还发呆没有结束。

大家都对着他笑,从梁二混子开始,每个人推他一把:“过去。”把韩二老爷推到太子和镇南老王中间,带着似梦似幻的迷茫神色,让镇南老王按坐下来。

但随后,韩二老爷左右一看,一惊的跳起,双手连摆:“不敢,我不敢这样坐。”

梁山老王这会儿功夫,已和万大同碰了三杯。万大同无路可走,只能陪他痛饮几杯。

梁山老王不满的好笑:“还要同行一路子,你这不自在毛病是时候改改了!”

太子却没有不悦,对于韩二老爷这自知身份的举动,太子依然很有耐心的等着。

张大学士出主意要太子笼络韩家,他在这里帮腔,道:“你就坐着吧,不坐,我们可吃不成。”他面前有一盘莲藕鸭,嗅上一嗅:“香,呵呵,赶快安席,好劝筷子不是。”

对面梁山老王才不听这话,用个布菜筷子给太子和齐王布菜,他面前有一盘白斩鸡,挟个鸡腿给万大同。

太子还在等韩二老爷,大家只能等着。韩二老爷脑子嗡嗡作响,就差眼前金星齐冒。他就更僵着放不开。

梁二混子嚷嚷:“哎!亏你几十年官场上混,看你混的什么模样,大小爷赏你,快放开些!”

他越叫,韩二老爷越紧绷。镇南老王出了一个主意,对文章老侯招手:“你来陪着他坐,我到对面跟亲家近些。”

张大学士心想正好,太子殿下和韩二说话,我就和这个老东西说话倒也不错。又换个座位,韩家二兄弟坐到一起,韩二老爷从呆怔中醒过神。

他面前的酒是满的,他耳朵里梁二混子的话还在。二老爷一个激灵反应回来,双手捧杯对着太子躬身,嗓音中有微微的颤抖:“几十年官场浑浑噩噩,不如跟着大小爷当一回差。不如这一天呐。”

太子并不是救灾的主使人,但归功于他也错不到哪里去。

说过,并不等太子回话,一仰脖子,把酒一饮而尽。对着众人亮一亮杯子底,说着谢谢,大家鼓掌喝彩:“好!”

“吃上几杯,你就不再紧张!”梁山老王和梁二混子这样说。太子动了筷子,主人这一桌开始吃,家人那一桌跟上。

镇南老王扭头去看孩子们,倒不是只关心他的孙子。见到孩子们吃的并不欢快,老王关切地道:“你们还没有休息过来,累了是不是?”正要说好些天从早到晚帮忙救灾,哪有个不累的的话,热气腾腾从外面进来,是宝珠带着梅英和红花送进来一道菜,三个桌子各一盘,有三大盘。

这是最解馋的菜,红烧蹄髈。宝珠的手艺好,花的功夫也足,蒸出了油,蒸的烂熟,香喷喷的不管肥肉还是瘦肉,到嘴里就化。

喜欢的人人都说这是好菜,孩子们那桌加寿笑出来:“母亲,小六小红和拌嘴三差人有话要问。”

宝珠放下菜,笑盈盈道:“是什么?”

元皓嘟着嘴儿:“舅母这些菜要花多少钱?是不是肉太多了,”小六补充:“太奢侈了。”苏似玉补充:“表弟和小六刚才说,一只鸭子可以买好些粮食,咱们一顿却就吃了。”

加福补充:“母亲,表弟说太花费了。”称心如意掩面窃笑。

梁山老王嘴里半块鸭肉停在那里,愕然的不敢再咀嚼。齐王伸出去的筷子僵在半空中,太子正掰着河蟹,也不敢再吃。

大人们面面相觑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情不自禁的面上都有一抹难为情,一起咧嘴儿:“嘿嘿,到底是他们比我们厉害。”

镇南老王抓住这是个教导孩子们的机会,继续伸筷子:“你们过了啊,这饭还是要好生吃的。”

元皓对着祖父准备嘴更噘,当舅母的不慌不忙的回答:“原来是为这个呀,怪我没有对你说清楚。知道这些菜是从哪里来的吗?”

“买来的。”孩子们齐声回答。

宝珠嫣然:“青菜是咱们买来的,这些肉呀,这些河蟹啊,全是你们挣来的呀。”

“是怎么一回事儿?”孩子们眼睛发亮。

袁训一面暗笑宝珠怎么编鬼话,一面趁孩子不注意,赶快弄个河蟹到面前开始吃,免得等下宝珠回答的不好,下面吃一口要看一口孩子们的小脸色。

宝珠胸有成竹:“万掌柜的刚出门采买去,你们还没有醒来的时候,知道出了什么事吗?他和关爷让人拦住,送来这好些鸡鸭肉还有河蟹。我想啊,一定是送给大小爷的是不是?”

“是。”孩子们聚精会神。

“但我一问,却不是。人家说啊,指名送给胖队长一半儿,余下的别的队长们分一分。加寿居然也有,却没有我的。”宝珠故意的扮个不开心。

元皓兴奋上来:“舅母,他们是谁?”

这假话执瑜执璞和萧战,加寿三姐妹全听得懂,异口同声的回答:“还能有谁?送给胖队长的,只能是受了你好处的那些人。”

“小黑子?”元皓看来最牵挂他:“舅母,他过得好吗?”

宝珠不愿意在这件事上哄他,毕竟没有亲眼见到过。就道:“他却没有来,元皓你想,路这么远,咱们走的多么快,能跟上来的全是会骑快马的大人,你问过他会骑马吗?如果他会骑马,咱们到了苏州,哥哥帮你使人来看他们的时候,把他带来跟你聚聚。”

元皓小有遗憾:“我问过他不会骑马,如果会骑马跟执瑜哥哥的孔小青一样,我就带上他了。”

宝珠把话题转回来:“所以呀,咱们今天要大吃特吃,不能辜负了胖队长和所有队长的辛苦,人家管我们直到苏州的吃食呢。”

元皓眼巴巴的望过去。

宝珠会意,又道:“只是他们要回家去了,你们又睡着了。我说住一天吧,见见胖队长再走。但他们说不能打扰胖队长休息,留下话让队长们好吃好睡,千万别因为花太多的钱而从此节俭到苦了自己,人家的家里有营生,还有祖父要跟着,还要舅舅要跟着,”

最后两句深得元皓之心,元皓笑嘻嘻:“舅母说的是呢。”

“人家追上我们花了好些天,不能再耽误他们回家团聚,他们就走了,说下回再见吧。说了,请胖队长到长大了,再去当队长。”宝珠笑眯眯:“元皓你说可好不好?今天这一顿呀,不花许多的钱,却吃到这么多好东西,多亏你呢。”

宝珠再强调一回:“人家说沿路安排好了,直到苏州有的吃。”

“好好。”元皓兴高采烈,他这个年纪看不穿心爱的舅母会说谎话。胖队长三个字又可以直接把他砸糊涂,好吃的又诱惑人,他深信不疑。然后付诸于行动。他们是小案几凑起来,坐起都方便。走到太子身边:“哥哥多吃,这是不花钱的。”太子唯唯诺诺的笑:“多亏了你。”

元皓又去叮咛齐王,齐王嘻嘻也夸了他。又叮嘱了祖父们和其它的人。家人那一桌也去了,家人把他狠夸一通,胖队长春风满面而回,开始分螃蟹:“加寿姐姐两只……战表哥一只……”

萧战哇哇叫声中,宴席正式开始。

……

有一会儿,梁二混子还在寻思。袁训推他:“该你喝了,乱的最凶的也是你,这逃酒的也成了你?”

梁二混子眨巴着眼睛,还是没端酒杯,先吸一口凉气:“厉害啊。”

镇南老王以为还是夸他的孙子,挟一筷子鱼肉大吃大嚼,小小的自得出来:“你跟着大小爷到这里,不是亲眼见到,这群孩子们,有哪一个不是能干的。”

二位夫子点头称是。

梁二混子却不是这个意思,他对袁训看一眼,他的旁边侯夫人还是不在,又去忙活别的菜去了。

二混子的话就可以直接出来,因为不当着当事人。

“我说袁二爷厉害,这一篇鬼话说的,我都快信了。”他还是个疑惑不解的神色:“这编的快呀。”

袁训碰碰他:“什么是鬼话?好话儿,不好听吗?孩子们全听得很满意呢。咱们也可以放开了吃。”

“就是,是好话儿。”在座的人纷纷附合袁训。

梁二混子陪个笑脸儿:“我常说自己是鬼话,鬼话能说好,在我眼里全是人尖子,我倒没有别的意思。”

梁山老王蹄髈吃得舒畅,又来上一块,就听到这话。老王对他没好气:“自然人尖子,生下我家的加福,还能不是人尖子。”

袁训对他白眼儿,慢慢吞吞地道:“这话好没道理,加福还是我家的。”

梁二混子笑了:“且看我审时度势,不好,我坐到你们一对亲家窝里来了,我也不说你们了,免得点起火来烧到我自家。咱们吃酒要紧。”

梁山老王可没有这么轻易就打发,老王眯眯眼:“我说这位二爷,”梁二混子一缩脖子:“不敢。”

“你别光打量我们,你压箱底的本事,亮一样给我们瞅瞅。”

梁二混子小心翼翼:“您真的要我拿出来吗?”

齐王也让吸引过来:“您有您就亮啊。”

梁二混子把左手一翻,袖子里掉出来一杆笔。右手一翻,袖子里掉出来一卷纸。

大家错愕:“这是什么意思?”袁训猜出来:“你少来招我,仔细我……”话刚到这里,梁二混子对着他一声怪笑:“哈哈……。”

把孩子们吓一跳,先开始没有看到笑声是从房里出来,都往外面瞧:“是夜猫子叫宅吗?”

沈沐麟纳闷:“叫宅不是春天吗?”就听到大人那桌上乱了。

跳起来一位梁二大人,揪着岳父的衣袖不放。他两个眼睛里放着光,面上激动难耐:“我说逮你一回从来难,但今天你休想甩脱我。这会儿不赶路不帮人,这秋月皎洁,一地如银,苏东坡有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张九龄有海上生明月,到你探花这里,怎么会没有诗?”

等到沈沐麟吃惊的把嘴张大,梁二混子嘴里就只有一句话:“快作快写,我等着收呢。”

“天呐,这是诗书强盗,还是丹青土匪?”沈沐麟迸出来话,哪有这样揪着人家逼迫诗作的人。沈沐麟发现自己又开了眼,这位平时敬重的长辈分明一个无赖混帐行子才是。

香姐儿和他坐在一起,自从让萧战“偷袭”,怕萧战又胡说八道,而沈沐麟不能招架——话说能招架得住战哥的也没有几个。

香姐儿时常小夫妻在一起,把话听见,忍笑推他:“吃东西吧,母亲下面还有好些菜呢,大人们闹,咱们不管。”

梁山老王也同时抚额头:“我让你显摆本事,你这本事……”

他看的模样,好似不忍看下去似的。沈沐麟叫香姐儿:“看过再吃,战哥家祖父要帮忙了。”

孩子们也看过来,但都不放心上,是在家里见习惯四皇叔和梁二祖父的“为非作歹”。只有沈沐麟期盼的等着梁山老王大出手,把那揪人的长辈教训一通。

“哈哈……”梁山老王一收手,把个桌面轻拍一下,大笑却道:“老夫喜欢!”

这话一出来,对沈沐麟如雷贯耳。闪得他的期盼落了空不说,他脑袋一低,一头还差点撞到盘子里。

不等他有什么帮岳父的话出来,梁山老王和梁二混子结伙儿闹腾上来。

老王大笑:“太平地界儿上,作诗,今天咱们都作诗。二位夫子,你们一个也不能少,多多的作了来。”

赵夫子笑着说有理,梁二混子直奔张大学士:“夫子,你写,我研墨。”

张大学士拂袖好笑:“你又贪上我的字。”梁二混子不回答,又到殿下身边点头哈腰:“今天月儿好,大小爷兴致高,也来一幅吧。”

镇南老王紧急提醒:“大小爷小心,他又贪上您的字了。”太子失笑:“我早就听说抢人的字画是个中魁首,今儿一见名不虚传。不过我的字,却不是好到手的。”

梁二混子却另有一番话出来,他收起放纵形容,斜向门外一地月色明,曼声吟道:“咱们今天补过中秋,中秋是个团圆的日子,此情此景咱们人齐全,却不由我想到京中家人。范仲淹的御街行,纷纷坠叶飘香砌,夜寂静,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

太子眼圈一红,想到在京中的父皇母后,差点让说得眼泪下来。齐王也黯然垂下脸儿,思念浮现出来。

秋天除去秋高气爽以外,还有秋风瑟瑟。由夏日的暖而转入添衣的寒,跟春有生机夏兴盛不一样,行人悲愁相对的重一些。也有人会想家多一些。

梁二混子这话又对景在“中秋团圆”上面,把二位殿下的心绷得紧紧的,怅然都有一声叹气:“唉……”

别的人可就呆住,梁山老王低低的道:“难得吃一回酒,这小子诚心搅和来着?”

梁二混子的话锋却转了,对着太子和齐王深深一揖:“无情怀不能有诗词,今夜,正是吟诗作对的时候啊。”

……

这个夜晚,没有平时的奔驰,宁静安乐的使人心满意足。虽说是团圆缺少好些家人,袁训和宝珠虽然带上所有孩子和媳妇女婿,也还不在袁夫人和安老太太身边。但上路的人一个不少,也算一个小小团圆。

梁二混子不出来说话,太子本来没有浓浓的思乡情。他想念皇后不应该在这会儿,今天是庆功席面才是。

但已经勾动愁肠,好似一口鱼肉吃到嘴里,香甜滑鲜,继续吃下去较为舒服。

结果呢,这个诌断肠子的梁二混子表白他的用意,他还是个骗诗骗字的那人。

“你!”太子一时气急,手指着梁二混子就要翻脸。梁二混子打躬作揖不止,太子又爆笑出来:“太不像话了!哄人字画你倒这么下功夫!”

他一面笑,一面说,笑的眼角出来两滴子泪水。

齐王也先开始有个埋怨,想说不能这样开玩笑。但“扑哧”一乐,把他的责备话尽情堵了回去,随着太子也哈哈大笑起来。

袁训耸耸肩膀,点评道:“此人可恨!”但想想他历年丢的书画倒不冤枉。

“罚你作诗,你必要作诗,作的不好,等到了苏州,让你跟着阮英明继续作,让他把你好教训!”太子越想越好笑。

想到梁二混子的长兄,已经告老的老梁尚书,斯文满面,从来不是这种促狭的人,这一母同胞怎么生出来这两个模样的人?太子恨意不解,磨了磨牙。

孩子们对大笑却不能都理解,元皓跑过来:“是对的诗好,才笑吗?”大家含笑回他:“是啊,你们念的也有诗,也拿出来对对吧,温故而知新,就在平时的时候。”

元皓回去,这里袁训让取出笔墨,另取一张桌子摆放好,大家分了韵,真的吃着酒作起诗来。

没一会儿,孩子们那桌先有动静。好孩子摇头晃脑先念出来:“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胖孩子爱耍赖呀,一点儿不辛苦。”

张大学士有了一首,正写着呢,听到这诗,险些把砚台打翻到自己身上。笑还没有止住,胖孩子开始回敬:“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守门窗,守门窗呀守不住呀,好孩子她泪汪汪。”

“哈哈,为什么一定守门窗?”镇南老王笑问。

胖孩子分外得瑟:“看住点心。结果没看住,好孩子她泪汪汪。”

作诗的大人分了分心,又来听孩子们乱改的打油诗。见他们对的兴致高,太子借机和韩二老爷徐徐说着话:“都去过哪些衙门?可有什么奇闻逸事没有?”

韩二老爷几杯酒下肚,酒劲上来了。他的话还是以奉承太子、袁训,和谦卑自己没有功夫为主,太子又问以前呆过的衙门,酒盖住脸,韩二老爷说得口若悬河。

“去过的衙门不少,但不管在最兴头的衙门也好,办事也没这里痛快。我记得有一年,一个案子发了那官解到京里,催着要证据,他当地盘根错节的,只是发不来。我去催,到了地方一看,好大后台?就是打发我出京的顶着上司。他的意思明摆着,这犯官他的人,让我办一回不成的差使,失职的罪我担着,把我急的……”

这话里面有渎职和各司推卸的内幕,太子听得一动不动。他的神色不由自主的炯炯有神,看在韩二老爷眼里,还以为殿下看重自己,更想说些能耐话,却一想,自己没有拿得出手的。

就这一次跟随万大同办粮,受到大家的刮目相看,却是钱足够,留下的小子个个精豆子,韩二老爷并没有劳太多心。

太子表露出听得认真,韩二老爷则为拿不出什么着了急。陡然出来一句话:“要说我当年旧事,不成人的地方颇多。请大小爷以后只看我们正经的,我们正经是个好孩子。”

这话正中太子下怀,和韩二老爷扭身看孩子们,见到他们玩的还是不错。

韩正经笑嘻嘻:“昔年八月十五夜,曲江池畔杏园边。今年八月十五夜,黄山脚下共一堂。”他把后面的一句湓浦沙头水馆前改到当前。

赵先生听到,呵呵道:“诗就是这么作的,先会诌,再加上典故,注意个措词,押上韵就成了。”

好孩子就欢声的更高:“胖孩子爱捣乱啊,一点儿不辛苦。”胖孩子还是叫嚷:“守不住点心怎么办呀,好孩子你哭兮兮。”

哥哥姐姐在两边拍着手助威,也看着他们闹的时候嘴里不要吃着东西。

韩二老爷抬的手在半空中无力的动一动就止住,是太子莞尔:“别叫他,让他们好好的玩。你家正经长大是个好样的。”

这话不高不低的,韩二老爷身边的文章老侯心中一动。他本来就把孙子看成振兴的眼珠子,顿时想的更多。

沉吟着想,如果正经能入太子的法眼……转瞬又是一个心思,那当然离不开忠毅侯和大姑娘加寿。老侯就去帮袁训按纸,夸他写的字好。张大学士在隔壁,同他攀谈起来。

齐王离太子也近,电光火石般猜出太子心思。嘴角边微微噙住笑,有个曾经太子党闻名的父皇,自然的,太子这是学上一学。

齐王抿抿唇,这里只怕有张大学士建议的功劳。再看自己,梁二祖父除了会嬉皮就是会嬉皮,自己的太平王爷格局已定。太子那里倒是金戈铁马入梦来。他也作诗去了,留下太子和韩二老爷慢慢说话。

万大同和梁山老王拼酒到极致,一滴子酒没喝也在意,正在开吵中。梁山老王恼火:“老夫我还会哄你吗?你看错了,这酒我喝光了,又倒上的。”

万大同夺过酒壶在手上虎视眈眈:“分明看到半杯酒就倒满,我不信!您再喝,我来倒,这下子半点儿错不了。”

当天晚上算是尽欢,孩子们肚子里诗翻个底朝天,大人们诗也做得痛快。袁训把几首得意的收好,回房和宝珠秉烛又看一看,说到了苏州给小二看。

阮英明已到苏州,袁训收到消息。

韩二老爷吃得大醉,回去睡不着。流着眼泪翻来覆去只说一句话:“几十年,不如这一天,几十年不如……”

文章老侯也想哭,但他旁边是孙子呼呼大睡,玩的好,睡的就香。老侯反复掂量太子的话:“你家正经不会错。”不时有个笑容。

月上高空,银辉带来无数静谧。

……

第二天,家人们换着巡逻,主人们依然有酒,家人们轮流那拨也吃了酒。

第三天,登黄山,流连两天,往苏州而去。

……

天气转凉,桂花飘香。苏州知府邓甫匆匆走过衙门中的大桂树,一点儿也没闻到香。

公事房里几个人站起来:“大人回来了。”邓甫焦头烂额模样:“坐吧,咱们不讲虚礼儿。”杂役送上茶,他端在手上来不及喝,问道:“城北角的城道肃清了吗?”

“回大人,那里是个书社,阮英明大人刚到这里没几天,天天约齐文人去游玩,是从中午就开始,直到通宵达旦啊。咱们没法子撵走闲人。”

邓甫眉头紧锁:“哎呀!是那些文人约的阮大人才是。”果断一挥手:“不行!必须肃清!我已经打听明白。在路上行刺齐王殿下的大轿,正是大天教中人。最近也和各位屡屡分析,齐王殿下为什么出京?是为京里的大天教开道,为他们做主的。”

另一个人道:“可是?为什么还分京里大天教,和外省的大天教?”

“这事费了我大心思,也幸好齐王殿下的王驾推迟到来,不然知道的晚,接驾也好不了。”邓甫压低嗓音:“这林允文降了以后,他外省的教众不肯降,这不,他一处一处的收复地方。齐王殿下到扬州,就是为保他办的顺利。通商貌似其次。”

鼻子里一哼:“扬州知府个混蛋玩意儿,殿下说来得晚,我亲自去拜访他,他也不肯说,是手下书办给钱说出来。姓汤的王八东西,以后他扬州到苏州的公事,别想顺溜着过去。”

两个官员的矛盾,在场的人并不是不想插话,却是谣言齐王今天到明天就到,他们整顿苏州还来不及,没功夫跟中间挑唆。

劝邓大人息了恼怒:“文人中有大天教的人,这是早几年就查到。如今要把他们撵走,让王驾在这里不出事情。唯一的法子,是您去见阮英明大人,请他不要往咱们没肃清的地方流连。咱们也就有功夫把人清一清。”

邓大人无奈:“阮英明是谁?那是吏部尚书靖远侯的亲弟弟。我本不愿意在他面前露怯,好似我管理不好治安似的。但王驾随时会到,没办法,我走一趟吧。”

在他的心里,难免把阮大人一通抱怨。

……

阮小二正在听人抱怨,两个孩子阮瑛和阮睕小脸儿黑黑:“二叔(父亲),跟着您可太不好玩了。您说在这里能遇上表叔,也没有见到!您说带我们出来玩的,也没有玩到!”

小二撇嘴:“我见天儿带你们出去,怎么是没有玩好?苏州的点心吃了没有?苏州的城区逛了没有?”

“那逛的是书社!您作诗玩去了,我们跟后面背着纸笔,晚晚就奉陪您去了。再说我们是孩子,我们要早睡,天天睡那么晚,路过听戏的也不给听,路过说书的也不给听。瑜表哥璞表哥可不是这么玩的!”

小二挑眉头:“带你们出来,倒成了两个造反的。别说执瑜执璞,就是加寿也是这样的玩,跟着我,哪里玩的不好了?”

两个孩子小脸儿更板:“谁说的!分明加寿姐姐他们玩的最好!我们都知道。他们走也玩,吃也是玩。我们出门以前,往袁家祖母面前讨来信看了,不会的字请袁家祖母教给我们。这玩,我们不喜欢。您自己喜欢才是吧。”

------题外话------

哈哈,这标题取的,仔以后会好找的。

仔空腹去检查去了,希望过程很快。么么哒。错字下午回来再改。

今天更了九千,明天应该是一万,一万一……。只要不疼,就好办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