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章,新出炉大笨和小笨/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付战哥的一惯模式,从来是落后一个,那一个人落后上一回,那个人自己觉得此生有个缺憾。或者大或者小。

还有沈沐麟这女婿是新到的,又和香姐儿小夫妻和好,除去是岳父母的心头肉,还是两位舅兄的眼珠子,大姐加寿和三妹加福也稀罕他,从不愿意拂他的意。

这就姐妹兄弟一起上来对付萧战。

也是战哥性子不改,加寿他还欺负,何况是这个新来抢光的二女婿。一直的想方设法的欺负沈沐麟,哪怕一句话头上占个寸把的便宜也喜欢。

沈沐麟的到来,极大的愉悦萧战。萧战的重要议程里为他重新做个排序。

陪伴加福永远摆头里。

现在算长大的小少年,孝敬上更多,把陪伴祖父也摆在头里。

还有一件也得摆头里,就是和大姐加寿争风。其余的看住小古怪不要在家里乱讨东西,而越过加福。盯紧舅哥们不会私下里问岳父讨教……等等。

陪伴表弟也是头等大事。沈沐麟的位置仅次于表弟元皓。

小小沈如今是这般了得的“地位”,跟萧战过不去不是一回两回。抓住机会两个人就掐,比如今天。

加福看着这一切,依然笑眯眯,是她的乖巧招牌笑容。

几个人对上一张黑脸儿,这场面已是足够热闹。但,“腾”,韩正经上了案几。

正经爷是坐在萧战对面,往案几上一扑,就到萧战面前。一只手趴在几上固定身子,另一只手高高举起,跟个夏天蒲扇似乱悠动,嘴里高喊:“讨嫌呀你真讨嫌!”

这手乱忽闪也不起任何作用,也不敢打人什么的,但壮了声势,活似正经爷的那面旗。

“哈哈哈哈……”房里一阵大笑声。袁训也笑得哆嗦着,数落着萧战:“你怎么总是犯众怒的那个?以后改改的好。”

孩子大人都以袁训马首是瞻,这句话的尾音还没有落完,好孩子站起来,紧接着也上了案几。

还没有爬到萧战面前,身子动不了。拽几拽还是不行,空有小手摸鱼似的捞动着,人还是不能前进。回身一看,自己的裙边上有一只小胖手,后面一个胖身子拼命坐着,势要把她拉回来的架势。

好孩子恼的蹬蹬脚:“胖孩子你扯着我作什么?你没听到姨丈说话吗?我是帮忙的。”

元皓把她又拉下来一些,敏捷的他上了案几,他先于好孩子来到萧战面前,小脸儿上凶神恶煞:“犯众怒,你犯众怒!”

说过回身再对好孩子怒目:“你怎么敢越过队长?”

“哈哈哈哈…。”执瑜执璞沈沐麟笑得捂着肚子:“真真的战哥,你日子过得多不容易啊,表弟……哈哈又一次不要你。”

在元皓的后面,好孩子呼呼哧哧重新爬上来。她认得清此时的对不住人物是萧战,才没有和胖孩子又一回吵起来。阮瑛在京中夜巡的时候,他是向着瑜表哥璞表哥的人,没少看萧战脸色。还有阮琬跟萧战的“怨仇”也有一大笔,敢年年问小王爷收钱的人除了琬倌还能有谁?兄弟俩个跟在后面,也爬到萧战面前对着他挥拳头,眼睛亮亮的满是兴奋。

萧战坐着还没有动一步——他看戏呢,别人欺负他也是一出子戏,战哥家学渊源,泰山崩于面前而不惊,自己的戏也值得一看。面前出来几个小脑袋,几把小拳头。

肉嘟嘟的,肥乎乎的,攥紧有力的……。捶得他面前案几“扑通扑通”一阵的响。

幸好他们喝过水,算账分钱的时候收走杯子,案几上没有易碎和会弄赃衣裳的东西,这也就更方便大家声讨萧战。以胖队长为首,嚷得七嗓子八声里。

“最不讨人喜欢。”阮瑛一报前仇。

“最爱跟人过不去。”阮琬也是个报仇的。

“知道错没有知道错没有?”表弟纯属捣乱。

“要听姨丈的话要听姨丈的话,”这是好孩子。

韩正经在最后:“以后正不正经,学不学正经?”

“我学你能吃还是能喝!”萧战一拍案几,“砰”地一声,因为弟妹们都小,没有敢狠拍,只算是和孩子们同等的闹声,算是个你们都对着我拍,战哥我没有输。

随后,一跃而起,对着袁训过来。那呲着牙酸着脸的模样,还真有点儿千年奇冤滋味:“岳父,他们都欺负我,您在这里看着的不是?这一回不能说不现形。”

“给钱,没有八十两,按月给我六十两也行,全是您不疼我,他们才敢对我横!”萧战的忽闪巴掌来到岳父面前。

袁训往门外面就退,出了门槛大笑不止:“一两也没有!”逃也似的往自己和宝珠的房里去。

萧战在后面紧追不舍:“岳父咱们好商议,没有六十两,按月五十九两五钱也行,怎么样?”

在他们的后面,孩子们露出从高到低的小脑袋——加寿和执瑜执璞高些,在上面往门外看动静。香姐儿加福在中间。禇大路沈沐麟不能挤到她们,带着小孩子们蹲在门槛内外瞅着。

面上眯眯的,都笑逐颜开。就差就上一句,战哥你也有今天?

这样的闹,院子不大早就全听到。梁山老王也伸出头来看了看,风凉风寒的语声:“我说孙子,又碰一回钉子不屈吧?打小就当自己是岳父心爱的,现在闪到舌头了!”

禇大路就差拍马掌,明知道自家祖父说孙子没有别的意思,也叫着小红:“快听快听。”

小红、韩正经、好孩子、阮瑛阮琬心花怒放的笑容:“我们听见了。”胖孩子没有笑,总是他随叫随到,说一不二的表哥。

萧战听过,又赖上祖父:“您要么给个好主意,要么别取笑我。”

“好吧,你听着,祖父有个主意。”梁山老王放开嗓子:“活该!自找!有镜子赶紧去照,没镜子老实呆着!”

“啪啪,”他把窗户关上了:“这就耳朵下面干净。”

“哈哈哈……”禇大路和沈沐麟笑得往后一倒,直接在地上滚两滚。

院子里的战哥并不气馁,岳父不理他,祖父嘲笑他,他还有岳母呢。“岳母,我让欺负了,表弟欺负我,舅哥也没有个舅哥的样子,大姐,算了!以后只叫她大古怪。家里既然有个小古怪,再配上大古怪刚好合适。”萧战到处找宝珠。

加寿嘟起嘴儿:“没羞,倒去找母亲。”

“没羞!倒去找舅母!”胖孩子声援了心爱的加寿姐姐。姐弟两个很开心。

宝珠在厨房里准备明天早饭,欠出身子来招手:“新蒸了你爱吃的包子,快来吃一个,就不生气了。”

“我吃包子去喽!你们都没有哦。”萧战故意喊一嗓子,身影箭一般的蹿进厨房。

没有一会儿,他的嗓音重新出来:“好吃!这里包的是什么呀?笋?好吃!肉,好吃!香葱,好吃!热水烫面的,更好吃了!”

孩子们胃口都好,虽然晚饭刚过不久,听到这详细的别有用心的介绍,也有了口水,大家骨嘟起嘴。

加寿带他们回来坐下:“等会儿咱们吃夜宵,现在先会开完要紧。”

“好!”胖队长头一个甜甜的答应,好孩子小红更是大声附合。

阮琬乐得面颊上小酒窝一直就陷着。真好玩,他喜滋滋儿的想,能欺负战哥,还有会开,果然不跟着父亲才是对的。

虽然他开心的忘形,但加寿清清嗓子,琬倌还是坐回端正。

……

中秋以后的天气,夜晚凉意如入深水,像月晕染上千家万户,一层一层的铺开来。

都说秋高气爽,却在夜里寒沁冷浸,欺负衣单的人。或者欺负孤单和寂寥。

但在这个房里,不会存在任何孤单和寂寥。看看,他们刚欺负了最“强横霸道”的战哥,喜盈盈的又来商议每个月的银子怎么花用,方为最佳手段。

丫头们看着他们也是笑,不时的把烛火挑得明亮,跳动在他们欢愉的小眉头上,也跳动在每个人面前,还没有收起的银票上面。

哥哥姐姐们,包括加寿三姐妹,胖兄弟和沈沐麟禇大路还是一般不说话,由着小些的孩子们自己作主,自己讨论。

他们含笑看着,也把每一句话听的真真的,方便在合适时候提出最合适的主张。

谁也不能越过胖队长,胖队长刚救过灾,又正在兴头上,抢先的傲气:“咱们说好的,每个月的银子里,分出一部分存起来,帮穷人。”

举起小胖手,表示自己同意自己。

小手们林立起来,别的人也没有不答应的。

好孩子有一个问题:“每个月分多少出来合适?你有一百二十两银子呢?”

阮瑛阮琬张大嘴:“啊?是一个月有一百二十两银子吗?那你从早到晚的吃,你也吃不完啊。”

这二位世家小公子,也自己出门买过东西,多少知道银子和买回东西的比例。

小兄弟顿生忧愁,胖队长你太辛苦了,每个月要花这许多的钱?光吃就是件累人的事儿。

脑海里生出一堆点心一堆果子一堆苏州名菜,中间坐着胖队长,左手一把点心,右手一把果子,再一张嘴,咬住一只大肥鸡,吃得饕餮

似的……两兄弟缩起肩头膈应上来。

这不是吃好的,这分明是和自己过不去。

胖孩子没有回话,继续听好孩子下半截话。好孩子还有半句:“我和瘦孩子表哥都只有五十两,小红和我们一例,”

阮瑛阮琬又吐一口长气,又一次充当话外音:“你们按月五十两?那你们?”

脑海里饕餮胖队长形象还在,顿时,又加上三个。好孩子,韩正经和小红。

四个小饕餮刚好四个方向,四个小胖手起起落落,吃吃塞塞……阮瑛阮琬又一回觉得哪哪都不舒服,像是夜宵有点儿吓不下去。

他们的心思就把好孩子的下半截话又成为两回来听。

好孩子举例过后,最后说的是:“胖孩子你一古脑儿存上五十两,我们可就没有余钱了。”

胖孩子不客气地道:“你要余钱做什么!是买了米还是买面?”

“那我也要有个余钱在手里,我想请请姨妈和姨丈,我都算好了,留一份钱,再请请哥哥和姐姐,你也有份!”好孩子反驳回来。

她的话得到韩正经的支持,正经扭过面庞对上胖队长:“我也要请,我还要请祖父喝一回酒,祖父总喝战哥哥家祖父和你家祖父的,我也想请请他们。我也要留余钱。”

胖队长有些气馁,对小红看去,试图从小红那里得到队长说一不二的支持。小红笑盈盈:“好姑娘和正经爷说的有理,干脆咱们留一份儿钱出来,给爷们打酒喝,自家请客用,还有街上的零碎要买了送回家去,也留一份儿吧。”

新加入的皮匠也说不好,胖队长反而没了气恼。他看着面前的银票,

只得三张,一张一百两,两张十两。拿起一张十两的来,胖队长眉开眼笑:“咱们自家请客,每个月十两。”

“好!”好孩子头一个赞成。

“好。”韩正经也不慢。

小红说的最后,但最让她的未婚夫婿得意。明摆的,这是小红说服胖队长是不是。

胖队长又取另一张十两放到一旁:“这十两,给舅母买东西,给舅舅买东西,给加寿姐姐……”

话到这里停下来,对比下余下两张银票的面额。一百两和十两的差距,他在路上花钱的时候学会。知道一百两是十个十两,胖面庞上生出歉意,对着心爱的加寿望过来,为难地道:“一张太多,一张太少,我分不出来。”

“哈!”好孩子欢快的笑了他。随后推推面前的银票,骄傲的抬抬头:“我也只有一张,我就分得好。”

关安去领钱,人家要么给银子,要么也不肯按关安要的小数额填写银票。

关安想多些十两一张的,方便大家用钱。但银票纸也要钱不是,多填写一张多花一张的纸钱。就地全是陌生衙门,谁认得关将军有个显赫的门第,现是袁家的人。谁知道他有个显赫舅父,是太后身边的大太监。人家不买他帐。

好孩子他们的五十两,只得一张银票。好孩子在这里就占了上风。那小脸儿扬的,快把这一方的烛光全挡住。

胖队长吃了瘪,脑瓜子转得飞快,迸出一句:“你怎么分,我就怎么分?”他率先欢呼出来:“加寿姐姐,我分好了。”加寿就在他身边坐着,胖脑袋往加寿怀里一钻,胖身子扭几扭,好似这上风瞬间就转了方向。

好孩子撇起嘴儿:“抢人家的法子,就成你的了?真是没道理。”但是正分钱呢,没功夫和胖孩子把拌嘴往深里去,而是叫一声小红:“帮我再写上十两,是给姨妈姨丈哥哥姐姐们买东西的钱,还有给加喜,给增喜,给添喜也要有。”

胖队长脑袋钻出来,眼睛瞪得大大。这一看,彻底明白好孩子的玄虚,他也乐了:“原来是记在帐上分出来。”

小红的小算盘还在,轻轻打着,边回答:“是呀,我算给你们听听。好孩子姑娘还有三十两没理清,正经爷也是、大路哥哥也是、我也是……”

还要扮一把伶俐,把别的小爷们账目说一说,胖队长伸长脖子踮起脚,关注地道:“我呢?”

小红犹豫一下:“胖小爷你有一百二十两,你真的只拿出十二份中的一份给老爷太太买东西吗?”

红花无意中从门外面过,门是关着防秋风,也听到女儿小嗓音。红花笑了,走去见万大同:“恭喜你贺喜与你,你教出一个了不起的女儿,十二分之一这话也会说了。以后只怕是算数儿的名家。”

万大同笑道:“同喜同喜,这也是你的女儿。”

他们夫妻开着玩笑,那边房里会议继续上面,胖队长傻住眼,五岁的他反问:“十二份中的一份?”一半或四分之一他听得懂,十二份对他来说有些多。

小红是聪明,也不止一回的表现出来。伸出自己十只手指,再叫一声:“大路哥哥。”禇大路会意,出两根手指。

“这是十二份,你只出一份。”小红收起一根雪白细嫩的手指。

直观明了的,元皓懂了。他对小红更加的喜欢:“你太能干了,我们在这里开铺子离不开你。”

好孩子是嘴快:“咦?你又要开铺子?”

一个大白眼儿外加大黑脸儿过来,胖队长火冒三丈的重温前仇:“怎么样!我又会做生意,又会带战表哥到处走,你不服气怎么样!”

“开就开,反正得有我一份儿。”好孩子嘟囔着,怕丢下自己,忍气吞声不敢得罪他。点点自己的银票,先到小红面前排上队:“小红,再给我分十两银子出来,我也开铺子。”

一路听下来,愈发敬仰的阮瑛阮琬没压住好奇,笑道:“十两银子开不了铺子。”

“我不管,我就出得起十两银子,余下的钱还要算在救灾上面呢,不带我开铺子,我…。”好孩子在阮家表哥的话里,对胖队长怒气上来:“以后再也不跟你拌嘴了,我说真的!”

胖队长天不怕地不怕的里面,不包括不拌嘴这事情,就僵着胖脸儿有点儿怕怕的时候,好孩子又寻上一个帮手:“不好的表哥,你呢?”

韩正经瞅一眼银票:“我也只拿得出十两,我一个人是开不了铺子,但大家兑起来入股却行,我站表妹这边,不带上我,我也不拌嘴了。我也说真的!”

“带上你们,当然带上。”胖队长立即投降,速度之快像院子里西风,一刮就到邻居家,闪电似的敏捷。

拌嘴瘦孩子来以前,胖队长过得虽然好,但只有战表哥可以欺负,别的哥哥姐姐们都让着他,胖队长日子滋味不浓。

瘦孩子来以后,胖队长感觉一个样,又来了好孩子,那叫一个热闹。胖队长可以“横行”万里,也须有让步的地方。就是此时和此刻。

好孩子大获全胜,得意洋洋的让不好的表哥请吃点心:“明儿上街捡贵的买,没有我,他才不会带上你。”

不好的表哥寸步不让:“我不附合你,他也不会带上你。”

沈沐麟早就想笑,闻言笑道:“你们别窝里反啊,这会还没有开完呢。”好孩子和瘦孩子这才住嘴,把互相不服挂在脸上。

房里算安静,阮琬对哥哥瞅瞅。阮瑛就抓住机会起身,和胖队长不熟悉,也不是拌嘴的伙计,不敢狠敲诈他,对加寿嗫嚅:“加寿姐姐,我和弟弟也想跟你们开铺子,我们只有这些。”

两兄弟不久前得到的钱,来自加寿的十两,来自袁训的五十两,推将出来,低声下气地道:“带上我们好不好?”

“不行!”胖队长跳出来反对。

阮瑛阮琬鼓起勇气:“那我们也不跟你拌嘴行不行?”

胖队长大脑袋一晃:“不拌就不拌!”

“哎,你们应该说以后不叫他队长,”禇大路提点。

胖队长大脑袋又一晃:“不叫队长就不叫队长。”

禇大路遗憾的摊开双手:“他这会儿软硬不吃,我也没招儿。”

阮瑛大些,没别的话说,怏怏的坐下。阮琬年纪小,觉得这一头南墙撞的,眼泪噙上满眼眶:“加寿姐姐,他为什么不带我们?”

加寿柔声:“元皓,一处儿行路,可不能抛下谁?”

元皓得了意:“他们好笨的哟,我不带上他们,是他们把全部的银子拿出来了,还有救灾的银子没分出来,还有请客的银子没分出来,还有给加寿姐姐买东西的银子没分开!”

最后一句:“笨孩子笨死了!”

他说话从小就快,不会说话就呜噜得不停,这一番话说的跟闪电似的,直到说完,阮瑛阮琬还没有明白过来,只听到最后一句,好笨!

“我们不笨,”阮瑛分辨着,好孩子又开了口:“好呀,以后就叫阮表哥大笨孩子,和小笨孩子。”

阮琬急的嚷上来:“不能这样叫……”

“好名字!”门外传来喝彩声。门让推开,月色笼罩的门槛外,厨房里填补过“委屈”的萧战蹲在那里满面笑容。

见视线一下子都过来,萧战还只巴结表弟:“表弟你看我坚持开会吧,我又回来了。”

……

“哈哈哈哈,重新撵他出去。”执瑜执璞大叫。阮瑛和阮琬看表哥脸色,小手泼水的动作,发出撵鸡的声音:“哦哧哦哧……”

冷不防的,好孩子伸手抓住他们,把小身子侵过来,是个说话的姿势。阮瑛阮琬停下来,正要问一问,另一边又是一紧,韩正经也递过身子,把他们也抓住。

好孩子没办法让一步,放开阮琬,只和阮瑛说话。热闹中话不太响,阮瑛也听见,她说的是:“表哥要在我们队里玩得好,就得有个名字。”

阮瑛这就明白,为什么表妹一直对兄弟们到来表现欢迎,但当众起个绰号叫笨孩子。

阮琬这时候也听到韩正经说话:“要在我们队里混,起个名字才行。”

两兄弟算是稍有明了,这名字也不能再更改。加寿叫着萧战:“还不进来,刚吃过就屈着肠子蹲着,夜里肚子痛怎么办?”萧战进来头一句话,指住阮氏小兄弟喝上一声:“大笨小笨,就这么定了!”

大笨小笨翻翻眼,但已经得到解释,也就没有异议。

接下来把每个月的钱算清爽,一份儿存放着救济用,一份儿给同行的人吃喝玩乐,一份儿自己购买送回京的礼物,一份儿自己日常花用。

阮瑛阮琬乐乐呵呵的,把他们的银子也理个秩序。

以为这就叫玩的好,见到称心如意进来,送明天要买的青菜萝卜肉鱼粮食账目,请胖队长过目而且应允。

这是袁训宝珠调度孩子们掌管的积极性和熟练,胖队长欣然看过,在五岁这个年纪上面,还是个不太懂和不全面。

就东挑一下:“肉上花的钱多了吧?”西捣鼓一句:“一定要花这么的钱吗?”把他的权柄行使的很不错。

称心如意胸有成竹,事先早把小红安排好,小红把算盘一打:“我们有这些人,是要买这些东西。”胖队长挥手放行。

阮瑛阮琬看得如痴如醉,自己们说着:“原来这一队里管这大的事情,”对绰号大笨孩子和小笨孩子的不答应,又下去一些。

吃过夜宵,执瑜执璞送他们去后院,赵先生时常要备课,只要有条件,单独给他一间屋子,两个孩子睡下不成问题。

……

“回来了?”赵先生接住他们。阮瑛随着弟弟扑倒他怀里,随着弟弟称呼:“祖父,我们多出来两个名字,只是不太好听。”

赵先生听过,一点儿没有恼意,反而有了笑容。他有他的心思。

这两个孩子,一个是他的外孙,一个是女婿兄长的孩子,他也疼在心里。在泰山一个犹豫而没有留下阮琬,以后时常的后悔。

不仅仅是因为正经他们进步惊人,还有一点,是阮瑛阮琬跟胖队长打成一片,回京去也可以常来常往,这是有些京中小公子们想巴结也巴结不上。

问过两个孩子在加寿那里洗过,带他们上床去睡。先给阮瑛解衣裳,说起来:“这样,就真的是这一队里的人了。”

到给阮琬解衣裳,又道:“要多多的和胖队长,六小爷,似玉姑娘,正经爷,好孩子,小红,他们几个好好的学一学才是。”

阮瑛阮琬当不得这一声,争着告诉他:“我们的钱是这样花的,表叔给的钱也在里面,还带我们开铺子呢。虽然钱不足够,”

赵先生啊地一声,让两个孩子坐到被窝里别着凉,他怀里取出四张银票:“这是关爷给我钱的时候,我特意要他分开。以后啊,外祖父按月六十两银子,瑛哥占二十两,琬哥占二十两,余下二十两我自家用。”

每张面额为十两的银票分别放下来。

阮瑛和阮琬欢欢喜喜只有片刻,就又举到赵先生面前,两双大眼睛一起眨动,一起道:“祖父,您有没有留下救济人的钱,有没有留下请大家伙儿吃喝的钱,有没有留下您买东西回京的那份儿,还有您自家日常零用的,您只留二十两足够吗?”

把个赵先生乐的:“成,你们刚到这队里就一天,就长进这么大。可见这名字起的对。只是,大笨小笨不够大气。”

“就是就是,全怪战哥,是他最后一锤定音,怨他。”阮瑛阮琬是“迫于局势”勉强答应,在这里得到赵先生的声援,两张小嘴儿小鸟似的叽叽喳喳不停。名字分明是胖队长起的,在这里埋怨的只是萧战。

谁让战哥爱招埋怨呢?而且在胖队长管辖之地,像是埋怨战哥是大势所趋。

这算落井下石也好,墙倒帮忙推也好,阮瑛阮琬倒不客气。

赵先生想上一想,眸子一闪,笑容一张:“有了,如今把笨改成本,本分二字,是人之根本。瑛哥,你就叫个大本分,简称大本。琬倌,你就叫个小本分,简称小本,你们看可喜欢吗?”

两双小手拍得啪啪响:“好,这名字好。明儿叫起来。”

他们把被子掀开,赵先生重新给他们盖上,意味深长的道:“盼你们以后与本分根基之中,生光宗耀祖之事。与本分行事之中,扬流光溢彩之荣华。牡丹花开再华美,也由那本分而不起眼的泥土而来啊。”

阮瑛阮琬对于名字的小小忧虑一扫而空,又和赵先生说一回他的钱怎么用,不要全给了小兄弟们花用,院子里寂静下来,别的房里似乎入睡,他们也睡下来。

……

夜色越深,秋月,如一汪沉醉众生的美酒,带来醺然薄酣的睡梦,也带来无边的清醒。

太子在窗前注视着水银泻地的月色,心情也如铺地月光般更见沉稳。

他越想越明白,也在晚饭后经由张大学士提醒,阮英明的提议太重要不过。

张大学士表面上对阮英明吹胡子瞪眼睛,说他趁势抬高国子监地位。但他在这件事情上,又一回表露他的忠心。在蹭吃蹭喝的阮英明前离开,大学士就来到太子房中。

“殿下,阮英明的野心是掌握各处州以至县学,他三年一巡视,跟三年一科考对上,也只会错开科考时间。民间有句俗话,秀才是宰相根苗。他这主意要是皇上答应,以后各处学府不由当地管辖还是小事,以后各科选出的官员事先全在他肚子里,这事情了不得!”

大学士是来揭露阮家小二野心勃勃,出动国子监把各处州县对学里的制约架空吗?

才不会。

他的话提醒得太子当时两耳发蒙,连韩正经六岁孩子都有心笼络的太子殿下不难想到,笼络阮英明,他登基以后可以尽情掌握官员。

走父荫的官员是小小数目,大多数的官员从科考而出,也就是从学里出来。先童生试,再乡试,再春闱,再殿试。

“这阮大人的心是太大了。”当时太子徐徐的说着,随后和张大学士交换心照不宣的笑容。

他们是彼此心知,倒不用明着商议。

大学士随后回房早早歇息,也是给大家看看,他对阮英明的“愤怒”早当着二老王和袁训的面说得干净,并没有私下里对太子进言无数。

太子呢,听着院子里孩子们吵闹,又分开,又寂静,洗净手脸后一直在这里吹着秋风,他需要镇定的思虑。

想过阮英明,不经意间就想到自己的运道真是高。跟着寿姐儿出来,本来是舍不得她,也有个一览山河的心,却水军里办了差使,亲眼见到修建半边衙门。

小城里救了灾,又在这里遇上阮英明的“夸夸其谈”。

忽然的,他很想念太后。没有太后偏心忠毅侯,就没有他和加寿的亲事。没有他和加寿的亲事,就没有他这会儿胸怀宽广,已生纵横朝堂之意。

西风里,殿下里轻轻的起了微笑。

------题外话------

感谢亲爱的们支持,字字暖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