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太子又建大功/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相对于太子满意于他又可以就势结交一下阮英明的兴奋,胖队长元皓更为兴奋。

虽然不是元皓的心愿,但又来了阮瑛和阮琬,可以使唤的人又多出来,一眼看出去队伍也大了,元皓精神抖擞。

头天晚上睡下来,先和加寿讨论半天怎么玩。跟在扬州一样,到了地方先大玩三天,从早到晚不看书不习武都行,全一下“游历”这个名目,再就只许半天的出去玩,或者大人们安排下行程,什么虎丘,什么太湖的,全把日子定的顺顺当当的,孩子们就不许出去玩,而是加紧赶功课,挤出全天游玩的钟点。

所以这三天专属于孩子们的大玩特玩,既是受所有孩子们重视的“节日”,也是胖队长一统队伍耀武扬威之时。

韩正经特特的不陪祖父,赖到二表姐身边睡。好孩子去跟了加福表姐睡。

加寿三姐妹为了亲香,又睡在一个房里,就方便三个小脑袋从不同的床上探来探去,狠说了一会儿才不情愿的入睡。

但梦里也不能忘记,一大早,秋天的天色,窗纸上还黑着呢,元皓就请加寿帮他穿好衣裳。

他的小脚步一到外面,片刻后,全院子里就只有他一个人的甜脆嗓音:“大笨孩子,小笨孩子,队长叫你起床练功了。”

“啪啪啪”的拍门声,也落在他的嗓音下面。

加寿姐妹在房里忍住笑,房外,已在院中练功的执瑜执璞对父亲笑道:“爹爹快看,胖队长自从当上队长,能显一份的威风,就不显九成九。”

袁训就逗元皓:“胖队长,你别只知道监督别人,自己没两天就偷懒去。”

胖队长回过身子,胖脸儿上嘴噘多高:“元皓才不会,元皓是队长,队长就是用功的好孩子。”

小手没有回来,还在门上拍着:“大笨孩子小笨孩子,起来练功了,吃奶了,你们带奶妈没有,我的奶妈给你吃。”

宝珠格格有了两声笑,也从厨房里伸出头来打趣:“元皓,你这队长当的,亏大了没有?奶妈一个两个的让出去?你可吃什么呢?”

元皓神气地一翘鼻子:“舅母,我知道你一定给我做了好吃的,”吸吸鼻子:“我都闻到了。”

空气中翻腾的米粥香,让他更有劲头儿的拍门,叫的更起劲。

房里有话传出来,阮瑛大声道:“等会儿,外祖父给我和弟弟穿衣裳呢,不过这也太早了吧,天还没有亮呢。”

“出来当差,当差要早!”胖队长见一个说词不行,换上一个。

阮琬大声道:“我们不叫大笨孩子,以后叫哥哥大本分,叫我小本分,外祖父昨天刚给我们改的,这个有口彩。”

门外的话再改一回,胖队长有时候颇为虚心接受提议:“大本分小本分,一日之计在于晨,队长叫你起床了。”

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起来,巡逻下半夜的还没有换班,都对着胖队长笑,赵先生在房里也笑。

把两个孩子穿好,打发他们下地,慈祥的笑容止不住的出来:“去吧,玩的开心些。”

阮琬还打哈欠呢,喜欢是没有,埋怨有一句:“这可有什么好的,要起这么早。以后见天儿这样,我可不能行。”

“习惯习惯你们全起得来。”赵先生先于一步走到门后,把门打开。

院子里的动静一下子呈现在小兄弟们面前,让他们的睡意不翼而飞。

天色还黑,蒙蒙亮也没有。廊下和各房里的灯光成了照明,把挥舞大锤的萧战,摆弄弓箭的执瑜执璞沈沐麟,打拳的褚大路显现出来。

“弟弟快来看,”阮瑛走上两步,回身看着弟弟跟上来。两个人对着执瑜执璞沈沐麟流口水:“表哥的弓箭真好。”

小红从房里走出来,穿一件紧身的黄色劲装,抽出她的小木剑,摆一个势子出来,在灯影儿里有点凌空飞鸟的味道,又让阮瑛阮琬看呆住眼睛。

“小红,原来你也会练功?”阮瑛早已习武,稀罕程度不浓,阮琬询问出来。

小红笑盈盈:“我们都会,六小爷,似玉姑娘,正经爷……那不是胖孩子队长,他也会弓箭呢。”

让袭扰出来的阮瑛阮琬这才想到,他们出来了,门外却看不到胖队长。顺着小红的眼神看过去,“啊?”大大的两声抽气从他们口中出来。

胖队长得瑟的出了来,后面跟着韩正经。两个人各有一把结实的木棍不说,都背着跟他们身量儿合适的小弓箭。

在今天这两种兵器主要是用来显摆,也就在阮瑛阮琬还没有从吃惊中出来的时候,元皓和韩正经主动的过来。

小眉头动着,小肩头晃着,一迭连声的两个人:“看我看我,这是我的。”

阮瑛就看木棍,阮琬更眼红弓箭。见到木棍不是普通的白蜡杆儿截断,把短的一截拿过来玩耍,而是通体打磨的光滑,结结实实的一根。摸一把,跟布匹和丝绸的手感区别差不多。

阮瑛是在家里有自己兵器的人,都爱不释手,一拿上就不太想归还:“这真的是你们的兵器吗?这份量对我来说也合适,再给我看会儿。”

阮琬则小手握着韩正经的弓箭,眼睛瞅着胖孩子的弓箭。他站的地方,恰好把一部分灯光挡信,但也不妨碍把弓箭的精致看得一清二楚,再看,就是胖队长炫耀的神情。

当即,阮琬噙上眼泪,盯着这两把弓箭一步也不想动。

好孩子从房里出来气呼呼:“你们俩个,跑出来一回又一回,吃奶了吗?加寿姐姐让你们进来吃奶!”

韩正经和元皓要走,阮琬挡住他们。琬倌分明比韩正经大,但是这会儿表哥形象不要了,骨嘟着起嘴耍赖似的不松手,眼睛里水光越来越浓。

好孩子从门内偷偷看着,韩正经屏气凝神等着,元皓聚精会神瞅着。

不时的,拨拉一下自己的弓箭,小眼神儿嚣张的亮一亮,小声的添上话:“这是舅舅单给我的哟,舅舅给的,别的人可不给。”

“哇!”

拳风呼呼的院子里,终于有一声大哭出来。

袁训看过来,执瑜执璞等停下来,宝珠也出来看个动静,见到阮琬放声大哭,对着袁训扑过来:“表叔,我也要,我要弓箭,哇哇,为什么他们俩个可以有,哇!”

萧战才不会为他停下来,继续把个锤头舞动,来句讽刺:“没出息,男孩子还哭。”

另外三个,好孩子在门内手舞足蹈:“哭了哭了的,”

韩正经兴高采烈:“哭了哭了的,”

元皓大声宣布:“凡是在我后面来的孩子,都是要哭的。瘦孩子哭过,好孩子也哭过,你们昨天就应该哭了。”

本来正哭着的呢,听来听去没有人劝,“哇哇……”阮琬在袁训怀里跺起小脚步。

阮瑛也委委屈屈的过来,叫一声表叔,低下头对着地。

外面又闹了上来,加寿三姐妹走出来。听到父亲道:“老关,吃过早饭你上街去,给他们把弓箭买回来。”

“表叔真好。”阮瑛阮琬欢声大作。

“爹爹,”另外三个撒娇的嗓音出来,从加寿到香姐儿再到加福,还有一个好孩子虽然没有说话,也期盼的有了殷殷。

袁训的眸光一转,却没有对女儿多加的抚慰,而是在妻子面上一瞄,笑容促狭起来,又叫一声关安:“索性的,你把二爷的弓箭也买回来,姑娘们也有,做一下子倒省事,免得以后接二连三的有人哭鼻子。”

宝珠听着,总觉得跟说自己哭鼻子似的,把鼻子轻轻一皱,准备给丈夫一个鄙夷的眼色时,见到女儿们过来,丈夫面前已没有自己的位置。

“爹爹,寿姐儿要把长的,”加寿嫣然。

“爹爹,二妹要把好的。”香姐儿心花怒放。

加福第三个上来:“爹爹,”刚说一声,袁训在她额头上轻轻一敲,拿加福作个榜样,取笑道:“你祖父的功夫还没有学完,又讨一把弓箭在手里,我等着看你偷懒说不学。”

梁山老王听到把他说进去,回一声长笑:“哈哈,我等着你龙家的弓箭传子不传女,是一场空谈,再变成一场笑话!”

袁训和他相对摆摆脸色,让孩子们散开,该习武的习武,不该习武的去洗脸。

弓箭还没有买过来,好孩子跟随表姐回房。央求香姐儿:“取出我的纸笔,我的信上要添上一笔。”

因为她今天不做功课,纸笔还在箱子里没取出来。香姐儿依言给了她,好奇的看了一眼。见好孩子添上一句:“某月某日,好孩子学弓箭,好得意的事情哟。”

……

这个早上,个个孩子都满意,更添他们游玩的兴致。早饭后,胖队长点起“兵马”。袁训要去会合冷捕头,他没功夫陪。关安奉陪。太子等齐王来说话,他不出门。张大学士奉陪。文章老侯兄弟见别人都说不去,不愿意成为先于袁训玩耍的人,说留下来帮厨房的忙。二老王负责巡逻警戒,已在院子里喝起茶来。

得有稳当的人跟着,就万大同当仁不让,孔青父子和顺伯一个不少。加寿在哪里,蒋德和天豹就在哪里。宝珠接下称心如意的活儿,称心如意也跟去。

再加上各人的奶妈和丫头,人马呼呼拉啦一长堆,令得胖队长十分满意,命战表哥前锋开道,沈沐麟褚大路同行。瑜表哥璞表哥殿后,别的人紧紧围绕队长,兵发点心铺子。

……

头天晚上下了秋雨,引得绵绵不断到早上。天色半霭半明,花草中透着氤氲,水汽在其中云蒸霞蔚般的迷腾,让看惯夏天明快的人有个新鲜,衣单的感觉也出来。

“娘娘,您换上这件吧,比昨儿又冷上一分呢。”宫女把一件杏黄宝瓶宫缎夹衣送给皇后。

皇后披上,揽镜一照。见镜中的人肌肤是胜雪的,眼睛是动人,依然还有一把好颜色。

虽然不指望再获皇帝欢心,但有谁是不想着自己年青动人呢?对镜,皇后笑容欣欣。

心腹的女官为她把衣角抿齐,看上一眼,也觉得不是男人能生醉意,忙不迭的讨好皇后,而且为她打算的口吻:“娘娘天生丽质,放眼宫中,只有您还是那倾国倾城的人。”

皇后轻轻的一笑:“太子都快大婚,我老了,哪里还倾国倾城。”

心情到这里算刚刚好,这个早上没有下床气,也没有预料中的不愉快事情出现。但在掌握膳食的宫女走进来以后,皇后的面色往下一沉。

她知道每天看人脸色的事情又出来了。

果然,宫女含笑:“娘娘,太子殿下送来好大的莲藕,带着泥送来,您昨天吃了,说又甜又没有渣,是个养人的东西。这不,早上煮了莲藕汤水,就好了,请娘娘再去添把火就可以送去。”

“送去?也没有作用。”皇后悻悻然。

但她的内心知道柳夫人也好,侍候的人也好,做到这一步都算忠心耿耿。因此面上只管不耐烦,但一天不接加喜,一天还得用心。对宫女抬眸让她带路,对着自己的小厨房走去。

按她自己没事儿瞎想,她应该是失意人。但步在长廊上,秋风秋雨也没有带给皇后凄凉之意,反而她兴致勃勃。

这与她唯一的儿子有关。

太子从夏天到了扬州,从洪泽湖玩到名气不大,不算五湖四海里的高邮湖,但也是个湖。又到巢湖,又去鄱阳湖。太子的信里,在一个野趣乡村味道浓的地方过了最热的日子,有荷花,有可以乱掐的瓜菜,这个夏天跟去年海边一样惬意。

殿下是孝敬的,把无数的新鲜瓜菜往宫里送。大莲藕在秋初得的,连泥送来好些,有经验的宫人说不去泥收藏的日子久,皇后昨天盘点过,据说可以吃到冬天。

银鱼快没有了,皇后并不担心,就是她还有别的东西可以应付皇帝,有把握一直应付到接加喜那一天。

抱怨啊,不满啊,还是有的。但这会儿皇帝不在面前,倒不必弄得自己不痛快。再说就是她不痛快了,跟的人也劝的很好。

就像这会儿,皇后添了一把火,就算这汤是她从头煮到结束。汤再滚一滚,好了,宫女送上大汤勺,女官捧出白瓷桃花盏,有小小的不愉快出来。

“这是我心爱的。”皇后冷淡。

女官不慌不忙:“不是娘娘心爱的,怎么能用来盛放太子送来的东西?”

皇后也就无话,装起来,看着宫人放到秋冬专用的保暖食盒里。她早饭已从容的用过,为出门才刚新添衣裳。有人回辇车备好,皇后带人上车。

问了问:“皇上昨天歇息在哪里?”气也不喘心也不跳,这不是为给他送东西去?和他纠缠早点儿接加喜?

早有太监打听过,躬身回道:“皇上夜来还是歇在御书房。”

“那就去御书房。”皇后吩咐下来。车帘放下来,有一个女官陪着她在车里,别的宫人地上跟随。

车轮辘辘声中,秋风掀起车帘一角,表面上没有闪动,却把秋凉阵阵的送进车里。

在这时有时无的清凉中,皇后没有昨天送东西时的懊恼,那是认为皇帝依然不会答应的事先猜测。而是有什么自心底翻腾而起,让她陷入沉思中。

……

又歇在御书房?

往前追溯的话,像是自从成亲以后,或者说大婚嫁到太子府上,发现她的夫君,当年的太子殿下总是睡在公事房里居多。

御书房,不过名字尊荣气派,骨子里也只能算一间公事房。

有一种新奇而奇特的感觉自皇后心底升起,她像是初次见到异国进贡的东西一样,认识到她的丈夫原来还有勤政的一面。

他倒是一直勤政。

暗暗的这样想着,皇后又多一出懊恼。她这才发现以前,她从没有这样想过。以后的太子妃想的最多的,就是太子夜里睡了什么人。

不管他在公事房也好,在闲榭雅舍也好,难道不是睡了人更让太子妃揪心。

但在今天,在皇后为了加喜,为了和太后争一口她说柳云若配不上的气,往皇帝面前送东送西数月以后,这位娘娘想了起来。

这些日子里,皇帝呆最多的地方,就是御书房。

辇车稍稍停上一下,外面有人低低的说话声。女官探出身子到外面,听了句什么缩身进来,辇车重新驶动,车轮声里,女官回话:“娘娘,皇上前儿幸的那新进宫女,名叫小彩。”

皇后轻轻嗯上一声,觉察下自己的心里不为所动,悄悄放下心。她早几年就不想过问皇帝幸谁或是睡哪里。但说来也奇怪,她强迫自己不管不顾他,倒对他有了新的见识。

睡御书房也可以纳新人,但会见大臣的地方,无端的有肃穆端庄气在,总没法子从身到心自在嬉戏。

有的人可能会说皇宫内院哪有不好的地方,又是皇帝,不是想怎么放松就怎么放松。

世家出身的娇姑娘——皇后娘娘她不会这样想。

夏天荷塘月色吹着清爽风的玩,跟在一堆案几桌椅中的玩,肯定不一样。

正因为皇帝是可以随心所欲的,皇后也不能约束与他,他真的想玩,宫车一坐,尽可以去红叶最多的地方赏秋,西风最浓的地方看菊。比窝在御书房好。

他一步不离御书房,只能还是心系国事,心忧公事。

“要说最近,事情也确实多出来好些。”耳边,女官说的刚好到了皇后心里。

皇后侧侧面庞:“哦?最近怎么了?”

把车帘打开一些,把秋雨又展示一回。拢好,女官道:“听说各省秋水泛滥,历年凡是有过水灾的地方,或大或小的都有了事情。娘娘要打听,我使唤人去问个明白?”

有迟疑出来,皇后还是拒绝:“算了吧,后妃不干涉国事,这是本朝的规矩。”

“可是,您是六宫之主,您和皇上是敌体,您不是一般的人。”女官竭力的想劝得皇后更进一步。

皇后眼睫垂下来:“我,不过是代加寿管着这宫务。再说你也知道,还有一半儿在太后手里呢。这样也好,省得我天天看阿谀脸色,能有个清静。”

“容妃,倒是想在这事情上钻营。”女官说起这个名字,尽量的放缓声调。

但还是刺激到皇后,愤然在她美丽光滑的面颊上一闪而过,似蝴蝶在铜镜前的一掠,虽然没有过去了没有留下丝毫的影子,但到底有这样一件不离左右,时时在皇后心里。

微微哆嗦的嘴唇,好一会儿,在想到柳至夫妻的频频劝解,劝皇后不要以小事乱太子大政,皇后才用力忍下陈年的怒气。但勾起的疑惑不能不解,皇后端起娘娘的架子,冷淡地道:“她钻营的为什么?为钱,她又不能在赈灾上有官。为官?她能出宫吗?”

“娘娘,这不是去年秋闱以前。”女官小心翼翼。

皇后有几年两耳不闻窗外事,对女官这话就糊涂的皱眉:“秋闱怎么了?就是殿试她也不能去啊?”

女官笑了笑:“容妃娘娘家里,如今只有一位残废的兄弟。但她原籍的亲戚里,去年秋闱中了几位,熬到殿试出来的,有两个人。”

“哦?”皇后动容,或者说听到欧阳两个字,膈应大于惊异:“国舅他知道吗?”

“这话正是国舅夫人让我回娘娘。”女官含笑。

皇后纳了闷儿,但既然柳至了然于心,就觉得没有可担心的,心头一宽,诧异的一笑:“国舅夫人不对我说,倒让你来说?她三天两天里来看一回加喜,就来看看我,她闹的这是哪一出?”

女官悠然的笑有如一汪温暖的水,平和而又含蓄。

皇后是不用心,小心眼儿,又钻死胡同。总是荣华地里呆上多年,这就稍稍一想柳至夫妻用意,不由得她银铃似的失笑出声。

用帕子掩住口,笑得肩头也抽动:“哎呀,你们呀,他们呀,又变着法儿作弄我了。”

女官欠身先赔罪:“请娘娘恕罪。”再更加进言:“国舅担心是应当的,娘娘您知道吗?就是去年新进的几位嫔妃,这个月里也学着娘娘给皇上送吃的。娘娘是为了云若公子和加喜姑娘的亲事,她们就是知道也要添上些言语乱说一通。跟娘娘后面行事,更不可避免。容妃娘娘本算没有娘家人,这一科也枯木有逢春之意,何况是别的娘娘们?都有一个娘家,更不知道要怎样呢。”

“我知道了,你们也是的,我送一回,就劝我一回。我等下进去,笑脸儿相迎如何?就是不许接加喜,我也不生气了可行不行?”皇后还在笑,面颊红扑扑的灿若云霞起来。

……

御书房外面,当值太监满面堆笑接住,带路请皇后进去。经过官员们候见的地方,皇后见到里面几个人围着户部尚书陆中修吵来嚷去,问他要钱粮。

皇后惊了心,外省的水患竟然真的到严重地步吗?皇帝从里面说见,皇后进来,又见到皇帝一张紧锁眉头。

话脱口而出:“你不要急坏身子才好。”

皇帝吁一口气:“没办法呀,各地要钱要粮,大部分水又没有退,还得能运上去才行。”

说完,心里头一宽松,不由自主看看是谁安慰自己。

他已经忙的刚刚宣皇后进来也忘记,抬眼一看见是她,面色习惯性的往有了暗沉。

皇后隐隐生气,更多的是气自己不应该多一句话。把汤盏交给太监,告退出来。

回到车上,怕女官听到,无声的喃喃着:“这算什么呢,讨没趣的事情……”

但脑海里甩不开大臣们的争执,和皇帝的愁眉。

就下个狠心,中午给他加送个菜,把太子送来的东西多送一样。车外,传来说话声。

皇后就问:“怎么了?”

宫车停下,打起帘子来,车外面站着皇帝御书房的太监。他双手送还汤盏,眼睛笑得只有一条缝儿:“回娘娘,您送的汤水好,皇上刚用的干净,奴才把器具送回来。”

皇后大为意外,本以为他不待见的脸儿出来,一气之下放到晚上吃也不一定。

到底是多年的夫妻,微一思忖想到原因:“皇上早上用的什么?”

“半点儿没用。刚端起碗,大人们请见,说淹了大半个省,又困住多少人。皇上就命撤了膳,跟他们商议会儿,让他们自己去说话。奴才们问要不要吃点儿,皇上说吃不下。要不是娘娘您送过去,这一顿也就不再吃。”

皇后点头叹息,自然道:“中午可别这样,不然我早早的送来吧。”

太监透露一个消息:“那太好了,也就是娘娘您送过去的,是太子殿下的好东西,皇上才有胃口。别的娘娘们送的,皇上一口没尝不说,让还东西回去的时候还有训斥。”

“训斥什么?”皇后心想这真奇怪,难道他新临幸的宫人,也背背脸儿就不要了?那还临幸她作什么。

太监嘿嘿:“皇上说已有御膳,为什么各宫里又多费银子,说外省水患花钱的地方多着呢,宫里还是靡费,外省的人都在水深火热中,他看也不能看,让总管公公带着人一处一处的送回。还说明儿再送的,按后妃干政处置。”

跟皇后的人听到,面上光彩溢彩出来。皇后面上不置可否,淡淡的,但起了一个心思让她不寒而栗。

打发太监回去,命宫车继续回宫。陪车的女官打算恭喜,皇后先开了口,一份儿紧张加上一份儿担心:“怎么办?他这是打算长长久久的盯上我的东西。”

这想法让女官差点没笑出来,好在车里暗,低头装寻思的时候,把笑强忍下来。肃然的来回:“各宫里娘娘全不要,只要娘娘您一个人的,那是娘娘您与各宫的娘娘不同,祖宗手里的规矩没有错,也看着太子呢。”

话虽然这样的解开,皇后总是心里忧愁。回宫去头一件事,又跟去小厨房检视她的东西去了。

看到一半,她的担心应验成事实。御书房跑来一个太监传旨:“皇上中午到娘娘宫里来用饭,说太子殿下的好东西,多多的做了来。”

别的人都欢天喜地,独皇后咬住银牙,心里捏成一小团。这些东西宫里并不缺,这个人为什么一定到这里来吃?

一句话还没有想完,传话的太监也还没有出这宫的门,又来一个御书房的太监,跑的那叫飞快,一阵风似的不顾体态的过来,面上狂喜:“恭喜娘娘,贺喜娘娘。”

皇后冷笑,心想蹭吃这事情不能算喜吧?太监下一句话让她愣住:“太子殿下加急快马信到,太子殿下治水患大成,皇上嘉奖,命有司的大人们多学学,这会儿起驾往太上皇太后宫里去说这好消息,”

皇后急急打断他:“你没有弄错?太子才几个人,又没有带上治水的官员,怎么能治理水患,还大成?”

“奴才没有听错,皇上把太子殿下的信发下来,让有司的大人们细细观看,又命宣瑞庆长公主殿下,跟太子殿下去的袁家,袁国夫人进宫,又宣常都御史及家人进宫,文章侯及家人进宫,南安侯及家人进宫。又让人往梁妃娘娘宫里去嘉奖。”太监的笑容闪动的更强烈,跟一片花儿似的,朵朵花心都在诉说,没错,是太子的功劳。

宫人们有眼色,跪下来口称:“恭喜娘娘,贺喜娘娘,太子殿下又建奇功。”

皇后还是担心出错,扶住女官的手一片冰凉,匆匆让人又赏这一位传信的太监,叫来她的可靠人:“去往御书房打听,”太监答应着出宫。他还没有回来,约摸至多刚到御书房,太后宫里打发人过来,满面春风也是进前就道喜,道喜过,笑道:“太后请皇后娘娘去说话,大喜事情,具体是什么,我只能先给娘娘道喜,我却不知道缘由。”

皇后这一回信了八分,也不等去打听消息的太监,换衣裳前往太后宫中。

一路之上猜来想去,也想不透太子是怎么学会治水?还有水患之中他有没有受到损伤,在没有听到确切原因以前,落下几点慈母痛泪。

……

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各家都没有想到。

文章侯韩世拓今天沐休,在家里和祖母、母亲在一起,掌珠和二太太三太太也在,都带着怒容满面。

他们收到文章老侯从鄱阳湖离开时的最后一批银鱼,也就早收到正经祭祖的信件。

族长的言行作为全在纸上,老太太孙氏和文章老侯夫人见天儿骂他,从早骂到晚,有时候气的骂成起早贪黑。

掌珠也生气,但这件事情请韩世拓处置。

小二要离京,国子监里安顿人手,韩世拓直忙到今天,坐下来给族长写信,把胸中多少骂,家人的多少骂,一起付诸笔端。女眷们也因此都在这里。

老孙氏让写上她的话十几句,还是不解气,论陈年旧谷子芝麻,老孙氏肚子里最多,想到,又是一句:“世拓,你再给我写上,他二十岁那年得了病,自家银子不足够,是我听说了,帮他的钱。”

韩世拓写上,老孙氏还骂不绝口:“如今能耐了,敢拦住我的好曾孙祭祖,他算个什么!”

文章老侯夫人冷笑:“我也又想得一句,去年他写信对我说,他的内亲侄儿要求学,想住到咱们家里来,我当时答应了,后来那小子染病没来。世拓你写上,这事情算了,我不答应了!”

韩世拓再写上。

丫头送进一个盖碗,掌珠接过,送到韩世拓面前。韩世拓打开来,一看,满满的一碗银鱼蒸蛋。他笑道:“给祖母吃,给母亲也给二婶三婶,再不然你自己吃,不用给我。”

“我们都吃过了,你今天才白天在家,这是你的。”老孙氏指指他:“吃吧。”

二太太凑趣:“放心吧,正经还会送来。”三太太就故意的往外面看:“我看一眼,说不定今天明天的就又有了。”

文章老侯夫人笑说:“哪有这么快,前一批刚到没多久,”随意的也往房外看。

“咦?”她和三太太全一呆。

见到管家带着一个熟悉的人,打着纸伞过来。这?不是太后宫里常来宣召的公公!

------题外话------

抱抱仔的新会元,新妈上路,感谢您一路支持。

……

最近仔早睡早起,是个养病好宝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