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福及家人/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细而略昏的雨丝并不能阻挡住视线,相反的,雨在有些时候,会把人的面庞染成鲜亮。

太后宫里来了人,又是韩家在近年里矜持自信的源头。也就因此,从老太太孙氏开始,哪怕眼神儿平时有个不济,但看太后宫里来人一定视力大增。

来的这位公公又走得兴冲冲,他离这厅上还远而又远,劲头儿已隔断雨丝扑面先至。

“哎哟,真的来了,又有东西送回来了。”韩家的女眷心花怒放。掌珠轻推韩世拓:“快去迎接。”

韩世拓也以为儿子又送东西回来,他打听过从驿站走,有时候跟车,有时候跟船,有时候跟的那车船去别的地方绕个道儿再到京中,所以东西一批接一批的时候也存在。文章侯带笑起身。

掌珠又握住他衣角,韩世拓看时,心想这怎么一会儿催着迎接,这又不让出门,就见妻子低下满头珠翠,原来是理着他坐下弄皱的衣裳。

真好,韩世拓脑海里浮现出这句话,情不自禁的把个手往掌珠面颊作个摩挲。

这没有情欲的意思,掌珠感觉到,有了笑容,面颊向那手心里轻轻一碰。

夫妻微微的,都把笑容加深。

“去吧。”很快,掌珠把丈夫衣角抚平,催促着,目送他走出去。见到他高大身材也似能撑起一方天空,这与他近年来习性大改,受小二指点颇多有关,掌珠的心慢慢的欣慰上来。

她得慢慢的才行,她是回想着韩世拓的以前,回想着他的近年,两下里混杂,所以是慢慢的喜悦,一点点的沁香肝脾。

她倒是很愿意,也着急的想和长辈们一起,把又一次带给家中喜悦的儿子想一想。但韩世拓偏偏这会儿占据她全部的心胸,令得掌珠沉浸于旧事里,又感叹于眼前。

一时的,先把小正经退后一回。

好在,也退后不了多久,也不能沉浸和感叹太久。外面公公已到台阶下面,语声传来:“呵呵,恭喜侯爷,贺喜侯爷,您府上大喜了。”

韩世拓不知就里,请他赶紧上来,在雨里面伞打得再严紧,也总有风吹雨丝落衣上。这才深揖见礼,说的还是旧感谢话:“承您吉言,有太后的恩典,有皇上的恩典,我儿子还在路上玩的好,确是我家的大喜事情。”

公公一乐:“侯爷,您听我说。”

韩世拓就知道有了新的缘故,一般不明就里,不排除是个惊悲。但公公满面春风般,韩世拓如磬石般稳定,只能是好事情。

“请请,咱们坐下,慢慢的听您细细的说来不迟。”就把公公往厅上让,又命掌珠:“取好茶叶,正经路上买的那茶,就那个最好。”

“哎哎,我今天要喝您府上一口喜酒,沾沾您府上世子爷的喜气。”公公打断,却这样提出。

老孙氏和文章老侯夫人反复的听到“喜”字样,一团欢喜揉得五脏六腑都欢欣沸腾,当不得这一句喝酒的话,你一句我一句的吩咐掌珠。

“孙媳妇,烫热热的好酒来。”

“媳妇,把正经送的菜,合适下酒的,切大大的一盘子来。”

喜色,也早把掌珠的眉梢眼角染得明媚。盈盈一笑,待客十分诚挚模样:“我这就去,酒我自己烫。祖母、母亲、二婶儿三婶儿,请和侯爷好好的相伴。”

“好好好,”老孙氏乐乐呵呵地看着掌珠去了,对文章老侯夫人啧嘴:“多好的媳妇啊,跟袁侯夫人一样的品格。我们家的福气啊。”

文章老侯夫人、二太太和三太太,三个妯娌没有一个反对的,齐声道:“是啊,我们家的福气可全在世拓媳妇的身上。”

四个人也是走出门槛来迎接,这就进来陪着太后宫里太监坐下,那面上的笑,犹如戏子面上的白粉,有形成新面容之势。

心情不用说,好上加十分的好。说话也放开大胆,比平时爽利很多。那位公公一口茶还没有咽下去,老孙氏就笑道:“您给说说,快说说吧。”

“祖母,您别着急。横竖能听到。”韩世拓委婉的提醒。老孙氏失笑:“是啊,看我糊涂了,您喝,您再喝点儿,咱们再说。”

太监笑道:“我讨了酒,这茶润一口也就得了。”把碗放下就要开口,见这一家人,一个侯爷四位女眷,眼珠子直直的,聚精会神的都快不会动了,太监好笑:“和缓些,平心静气的才能听大喜事情,不然,我说句打嘴的话,只怕要先寻个医生我再说吧。”

对面五个人扑哧一乐,动动身子调整个随意的坐姿,太监清清嗓子,绘声绘色说起来。

“皇上亲自来见太上皇,太上皇一见,那叫一个欢喜。太上皇就问,是不是元皓小王爷又请客了,又吃了好东西了,”

韩家的人听得懂这样的话,陪着含笑。

“皇上说,大喜事情,当即向太上皇和太后叩头,说教导有方。说太子殿下立了功,治了哪一处的水,个中得力办事人员,头一位是忠毅侯府的管事,名叫万大同。第二位是您府上的二老爷。”

韩二太太呆若木鸡,脑海里只有一句话,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在二太太的见识里,她的丈夫出京的时候,是一片心思为韩正经,陪伴长兄出门。那时候说得上风霜和雨露,起早和辛苦。

但自从寻到忠毅侯,就成一混吃混喝的。没让撵回来,二太太一直觉得运道高。她每月初一和十五往庙里敬香,保佑二老爷别早早的回来。

不然人家还路上逛呢,自家丈夫成了无用之人,早早的走吧。这脸面丢的不小。

这样的心思主导之下,听到“您府上的二老爷立下治水大功”,吓得三魂走了三魂半,富余出来的半个是把下回的三魂挪用上。惊的她直眉瞪眼,干咽着唾沫,别说没有开心,就是自如也没有了。

而别的人呢,也听过全是诧异的。老孙氏琢磨不透:“老二他不会治水啊?”

太监笑道:“太子殿下奏章上为他请功,还能有错?”

“是是是。”韩世拓对祖母使个眼色,意思让她先别惊疑,听完以后,全是自家人的时候,再疑惑吧。老孙氏就闭上嘴。

太监接着说下去:“殿下没有带太多的人,加上齐王殿下一行,统共几十个人,却解救上万人的衣食,阻止一出混乱,搭了一座要紧的桥,一应费用共同捐出。”

举几个手指出来晃动,又一回来恭喜:“侯爷,您府上这回功劳不小。您家老侯爷,二老爷加上世子爷,外带四个家人,全在太子奏请表彰的公文上面,二老爷日夜办粮,又是上上的功劳,这喜,不小吧?”

举手,做个吃酒的姿势,眯起眼睛乐:“我讨杯儿酒吃,正是时候。”

韩世拓、老孙氏,和文章老侯夫人、三太太,听完以后,和二太太一样,一起呆若木鸡。转动的全是一样的心思,这可能吗?

“有酒,来了。”掌珠从外面进来,打破自家人的僵局。她一个字也没有听,反正是喜事。殷勤的倒酒,用小托盘送到韩世拓面前,努努嘴儿:“侯爷请送上去。”

她的丫头放下两盘子韩正经送回的特产。

韩世拓醒过来,料想这事情不会错。宫里不会开这么大的玩笑不是?欢喜不禁的送上酒。老孙氏等也醒来,纷纷叫掌珠:“媳妇,正经立大功了,正经会治水了。”

等到掌珠弄明白,也因为没想到,先是一个呆愣。太监不容她们一个接一个的发呆,撵着她们换衣裳:“皇上宣,太上皇宣,太后宣,一定有好嘉奖,不能让等着。”

谁去,韩家又乱一回。太监只喝一口酒,并不犯酒糊涂,也因为喝了一口酒,帮着韩家思忖。

“老侯爷在路上不在?在,老侯夫人请。世子爷在路上不在?在,侯爷和夫人请。二老爷有大功,二太太请。老太太有好儿孙,您也请。”

只有三太太不能去,二太太想出一句话:“公公,秋凉我得病刚好,头还犯晕,平时是三太太扶着我。”

太监想想,觉得太后不会见怪,韩家这就皆大欢喜,都换了衣裳,除去三老爷在兵部当差不在家,别的上车,往宫里来。

路上,品味着喜悦,渐渐的也大相信,宫门上又遇到常家的人。常家只有好孩子带着奶妈,算一个小主人上路,却来了四个。都御史夫妻,和玉珠夫妻。

韩家的人算算比例,心中释然。

“同喜同喜,”两家人互相道喜,韩世拓更知道这事情不假,但想破脑袋也不知道儿子年纪不大,六周岁的孩子,能指望他在乱中做什么出息事?二叔又有什么办法迅速的办到粮?就只和常御史、妹夫常伏霖道:“这又沾四妹夫的光彩,让我好不惭愧。”

“是啊。”常家也这样说。以常家来想,好孩子能见到水灾不哭就不错,一个小姑娘,还治水,还有功?这不可能。

两家人会合,往太后宫中。

……

天气在九月里,秋色渐深。雨又下来,淅淅中秋寒卷遍深宫。衣裳到添的时候,菊花也到最浓的时候。稍一不留神,就开始指望梅花开。

皇帝进来的时候,太上皇和太后正在细数知道的各处梅花。这二位自位尊以后没有出过京,说来说去的,不过是书上看到过。

“约摸到了苏州吧?我算行程,中秋以前就应该到苏州。但是元皓没送苏州月饼给你我,这日子耽误在哪里了?”太上皇寻思的很是起劲儿。

闻言,太后笑话他:“你是想元皓,为元皓筹划行程,还是贪嘴吃?倒说到月饼上面了。”

太上皇取过手边的一本书,送到太后面前:“这是苏州地方志,我哪里是贪嘴吃,我在帮元皓看哪里好看梅花,别漏掉了。以后再想这样的玩,还上哪儿有功夫,谁又护送他去呢?”

后面的几句话,让太后对着他只是笑。太上皇装看不见,收回书来自己老花眼瞅着,嘴里喃喃:“狮子林,苏州像只有一个狮子林不成?那虎丘就没有三两枝好梅,城外就没有五、七处好梅,有吃的元皓从来想到我,没送苏州月饼苏州点心回来,就是还没有到苏州,这忠毅侯带他们去哪儿了?哎……”

他话音到这里一顿,心里刚才就有冒头之势的话压不住,重新对着太后微笑,有说出来之势。

太后把自己茶碗送上来:“您喝口儿,也堵下去话,不用夸他不用夸……”

“我只夸你,”太上皇含笑:“忠毅侯是你接回来的不是吗?你说,你当年是怎么想到接他进京,而不是三两把银子一给就丢下来。”

太后转转身子,把个后背给太上皇,用嘀咕的声调,偏偏又让太上皇听到:“我就这一个侄儿,哪能三两把银子一给就丢下来,我要是有三个侄儿,五个侄儿,”

太上皇截断话,打趣道:“那元皓可就乐了,这一路上将有三五个忠毅侯带着他玩。”

太后忍俊不禁,背着不好说话,还是坐回去,和太上皇并肩,对他笑道:“知道什么叫打嘴吗?元皓走的时候,骂忠毅侯的也是你,如今应该有三、五个忠毅侯的也是你,这个就叫现世报应来得不晚吧?”

斗嘴是太上皇太后平时的主要乐趣,太后说完,太上皇正要说话,回话声先进来:“皇上来了。”

太上皇和太后一起吃惊,脸上变了颜色。

不是他们不喜欢见皇帝,而是知道皇帝最近忙于水患。吓的两宫也不说笑话了,而是眉头皱起:“一定有解不开的事情,才能抽出往这里来,你我倒要好好听一听,他必然有了烦恼。”

急急命人:“让他快进来。”

皇帝进来喜气洋洋,让两宫又骇一回,怎么?不是有难事情?这是出其不意的没有瞬间转过来,但接下来打算转回心思为正常时,皇帝跪下来大礼参拜。

这是自从皇帝登基以后,除去年节和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比如太上皇生日太后生日皇帝生日以外,几乎不会出现的举动。令得太上皇忍无可忍:“我等不得你拜完,你起来赶紧说。朝中怎么了?”

三拜九叩是个占钟点的活计,皇帝才拜到一半。他抬起头,方便太上皇和太后认真看清他面上的笑,道:“父皇不要着急,好事儿慢慢的说。”

“是好事儿就好。”太后定下心,劝一劝太上皇:“好事儿呢。”太上皇勉勉强强的平心静气,等着皇帝把礼行完。

皇帝没有直接起身说话,而是跪拜结束以后,不回身,对跟来的太监,站在后面的招招手。

太监送上一包子信,皇帝双手呈给太上皇和太后,笑道:“恭喜父皇,恭喜母后,太子、元皓临危不乱,立下大功。忠毅侯一行,也各有功劳。”

“详细的说!”太上皇和太后即刻精神抖擞。

皇帝看看信的封皮,太子的奏章他给留给有司衙门传阅,带来的是张大学士等人的信。这是给他的奏章,不是家信,信上的字是一般大小,皇帝抽出大学士的:“我念。”

“你起来,坐下慢慢的念,我们慢慢的听。”太上皇和太后命他。

宫人送上座椅,就在太上皇和太后身前。皇帝坐下,双手持着还有激动,这是超出他意料中的大事情,嗓音,也还有惊喜后的微微颤意。

“臣张准叩请圣安……前往苏州路上,遇上小股灾民。忠毅侯处置得当,言,奉王驾为尊,周济过行路不怠。数日,经过水灾之地,忠毅侯处置得当,言,食君俸禄,风雨皆有责任。二位殿下首肯,臣等一行前往受灾之地。”

“停,”太上皇伸出手是个中止的姿势,身子也焦急的前探着:“受灾多少人,”

“五千人左右。”

“忠毅侯一行共计多少人?”

“加上齐王和随行,也不到一百人。”

太后也发出长长一声惊叹:“这可怎么救?鱼龙微服的,太子要有闪失,可怎么好?糊涂啊,糊涂了!”说到最后,怒气翻动上来。

皇帝已知道最后结果,轻轻一笑:“父皇母后先听结局吧,这件事情,还真的让他们办下来了,总共救助人数,加上邻县计一万人出去。”

“那你再念,有元皓的地方先念。”太上皇急切。

太后有些清醒,对着他无奈:“断开来听,你听得明白吗?顺着念。”

皇帝继续念道:“离城数里,旧庙中安身。所睡之床,为车上置物木箱,所饮之水,皆要事先澄清。”

太上皇这一会儿心定下来,反而点一点头:“元皓吃吃这样的苦,也是不错的经历。”

“忠毅侯安排,为臣敬佩。当日,庙后墙开一门,可容马车出入,为保殿下安全之退路。”

“好。”太上皇颔首。

“看过堤坝,会过此地县官莫大梁,冒充省中救援,陪他就近户部粮库借粮。”

“好。”太后也说一个,在这个时候,后面的曙光呼之欲出,太后笑道:“我再不说,要落太上皇后面。”

皇帝再念:“镇南王世子主持捐银事项,”

太上皇乐道:“有元皓了,元皓出来了。”恨的太后敲一敲他的手:“你听完再乱吧,后面是什么,我没听见。”

皇帝笑着:“臣等各捐银两,数目如下:镇南王世子居首位,黄金若干两……。”

太上皇又乐道:“元皓花了许多的钱,”太后也不听信了,阴沉着脸对上他。

太上皇自知理亏:“我不说了,皇帝你重新再念一回,念完,把数目抄一份儿,让你母后背下来,免得她不喜欢。”

皇帝放慢语声,把各人出的钱数咬清字音报一遍,听到最后,太上皇和太后诧异的不行:“怎么?这家人奶妈丫头的,也有好些银子拿出来?”

“这不是父皇和母后恩典,给他们按月发了当差的钱。”

“是啊是啊,不过谁也没多过元皓去。”太上皇和太后悠然自得。

皇帝把信念完,下面是大家怎么筹粮,粮到了,怎么蒸米面,孩子们帮忙发馒头,怎么搭桥。

太上皇喜欢的已经是言语不能形容,但故意的装个疑惑:“我不信,他们跟去工部的人吗?水灾的地方河面宽大,他们就能搭起桥来,说捐银子,辛苦些办粮来我信,搭桥这事情,别指望我信。”

“那您可把元皓的功劳抹杀不少。”皇帝又取过一封信:“这是元皓,也由太子快马送来,请父皇母后亲自过目。”

……

“太上皇太后给的金子,捐出去大半,元皓只有十几片在手上。舅舅说十几片不能再搭桥,但是还有皇舅舅给元皓按月的银子,元皓存上几个月,又可以搭桥,又可以修路,又可以赈灾。元皓不再要钱,皇舅舅给的钱已经很足够。”

……

“哎呀,元皓长大了,说不再要钱了。”太上皇算算:“真的,我给他的钱有数儿,他捐出这些,真的剩不下许多。这他路上还够吃点心吗?所以没送月饼来,原来是没钱了。”

太后又笑话他:“他说了,有按月的银子,存起来,还要修路呢。怎么会没钱吃点心。你多虑了。”

“不行不行,一百二十两银子好够做什么的?元皓要存钱,又没有我给他的金叶子压包袱,他吃不了点心,也看不了梅花。”太上皇和太后争执起来。

“父皇母后,元皓的信还没有看完吧?”皇帝闲闲的劝上一句。太上皇和太后又来看元皓的信。

……

“舅舅一天就把桥搭起来,元皓后来在路上打尖,背着舅舅问好些人,都说不管什么桥,没有一天搭起来的道理。但坏蛋舅舅搭起来。元皓亲眼所见。元皓当时在喝彩。坏蛋舅舅说喝彩鼓劲儿,这桥才搭得起来。比好孩子喝的彩好。注:好孩子如果说她喝彩好,当属吹牛皮。”

……

收到元皓好些信,太上皇不用再问好孩子是谁,知道这是元皓的好玩伴,也知道名叫拌嘴三差人。

信在他手里拿着,太后伸过头来看。太上皇另一只手点着信,还有纳罕:“元皓说的不会假,还真的一天搭起一座桥。”他抚须道:“既然这样,别处儿水灾还没有解,总还有冲塌的桥,让忠毅侯往各处去搭桥吧。”

这提议,听得皇帝干瞪眼。太后挂上脸色:“我可真的没有三个忠毅侯陪着元皓全国玩耍,忠毅侯要去搭桥,太子也跟去了,元皓也只能跟去。”

“那?不去了吧。”太上皇把话收回来。

救灾的这一回,太子更加认可孩子们,所以让他们写上过程,是他们眼中所看所观,随快马一起送来。下面还有镇南老王梁山老王的也写了信,也都写到一天成桥,放眼还有谁人?太上皇不再有疑问,凭借他的经验想了想,却想不通。

“皇帝,你仔细的比划下,这桥怎么可能一天而成?”

皇帝要说的时候,殿外有人回话,南安侯府的人应召而至。皇帝就打住,太上皇让宣,来的是南安侯钟恒沛夫妻。随后,皇后和梁妃一前一后的到了,她们梳妆打扮费了钟点,落在南安侯后面。

见礼已毕,坐下来,袁夫人和安老太太带着天豹妻子、关安妻子到来。又见一回礼,文章侯府和常家、张家、阮家,跟随齐王的另有随从,他们的家人也到来,如梁二混子这一回也摊上,梁家也来了人。皇帝暂时没功夫说,太上皇也先压在心里。

皇帝简短做了一个嘉奖,在赏赐上面,太子和齐王既然在内,以地位尊贵不是主持的,也是首功。赏赐珍玩,由皇后和梁妃代收。

袁训是行程的主使人,而且皇帝不用细看太子和齐王公文,就知道他的好表弟在这里起大用场。在救济灾民上面,哪怕元皓说出天花乱坠来,也离不开侯夫人之功。给他们夫妻重赏珍玩,仅次于太子、齐王,颁明旨于天下,明其功劳,令有司多多效仿。

苏先,与袁训同例。皇帝把成桥的细节看了又看,推敲出来苏先也是个重要人物,他的好水性在这里用得上。

袁夫人和安老太太接了赏赐。

元皓是太上皇太后和皇帝心爱的,重赏珍玩与忠毅侯相同。也在明旨上昭告天下嘉奖。

镇南王夫妻来到先看信,弄明白原委以后,接过赏赐喜滋滋。喜欢的不止为珍玩,而是元皓懂得用钱,而且信上写不用再给钱,他很足够用。

镇南王对妻子长公主道:“这点儿长进,可是多少包袱金叶子难以买来。”

长公主自然又噘嘴数落他:“你当初还不让我的元皓去呢。”

最受益的是韩家。

皇帝给余下参与的人家,凡是家人的,赏赐金钱,由主人代领。凡是主人的,按人头给如意一柄。万大同功劳不同于别人,他是实际经办的办粮之人,个中艰难不言自明,赏赐如意一柄外,又给赏赐。

韩二老爷仅次于万大同,虽然是万大同押第一批粮草走的时候,叮咛他也办药草,但实际经办人,个中自有艰难,办得来,灾民们中没起瘟疫就是大功一件,韩二太太除去如意一柄外,再得赏赐仅次于万大同。

万大同膝下只有一女,有个女婿还没有长成,也还没有成亲,皇帝想惠及他的儿孙不行,就问韩二太太膝下有哪些子女,什么人出仕,什么人没有,又是为什么还没有出?

韩家的人泪如雨下中,二太太把出仕的儿子姓名报上,皇帝让跟随的太监记下。虽然没有明言有所重用,但料来可以沾惹父亲光彩,韩二太太哭的哽咽难言,太后的宫人怕她失仪,不得不过来劝她。

对韩世拓,皇帝又一次当众叮咛,命他小心为官,国子监责任重大。韩世拓也叩头不止。

对常家也不例外,说玉珠夫妻生下一个好女儿。玉珠夫妻也想两瞪眼,因为好孩子不是在家里养大。就如实的回上去,皇帝一笑。

御书房积压的公事不少,皇帝很快回去,又给韩世拓和常家一个恩典:“你们三个随朕来,儿女们都能治水,想来长辈们不能说不会。有司正在会议,你们参与。”

常都御史父子和文章侯不敢说什么,伴驾而去。

接下来太后赐宴,让几家女眷们用过再走。梁妃作陪,皇后先行回宫,准备皇帝午膳。皇帝中午没顾得上来,皇后给他送去。收了赏给太子的珍玩,皇后今天出东西没有抱怨。

午后,袁家热闹非凡,袁夫人午睡也不能。常家韩家和长公主都到来,说这赏赐应该归袁家,没有忠毅侯带儿女上路,就不会有这赏赐。韩家常家的理由更足,不管是正经,还是好孩子,都是袁家里长大。

张大学士府上也派人送份谢礼,袁夫人收下,把赏赐还请各亲戚家收回,等孩子们回京,留给他们。

钟南是跟随齐王上路,南安侯府备东西只往梁家,一份儿留下,一份儿请代呈梁妃娘娘。

到晚上,御书房里就太子救灾的事分析利弊结束,都说一来大开户部粮库及时,户部尚书陆中修也这样说。二来办粮及时。一行到了地方,就筹银两命万大同和韩二老爷离去,这二位也灵活多变,万大同节约钟点,他是半路截下别人粮食,韩二老爷及时送去药草,解了燃眉之急。

三呢,办法绝妙。出钱买粮,而不是朝廷往年的各处送粮。做生意挣钱的伙计,银子当家,速度比各处送粮快捷。各处人等,一般会存在拖拉的,等这时候收贿赂的等等,远不如伙计们快。

还省去车马人力费用。就地征用一千辆车,在不大的城里难度颇大。但寻个米粮庄子,说买一千辆车的粮食,掌柜的去烦。

商议后的提议,允许有税银还没有上交的衙门,动用税银自行购买粮食。允许动用就近的任何粮库。允许给所有能找到的医生公差银两,就地征用。

万大同一百镖师也请得好,不但护粮,而且平乱。虽然一百镖师的价格占粮价的相当一部分,但跟历年平灾中带乱的花费相比,已小的不能相比。

商议后的提议:以为借鉴,允许在灾民蜂拥而至的时期,公差人手不足的时候,雇用民间有身手之人帮忙维持。

第四,就是搭桥。

弓箭手各处都有,好水性的人也不少见。忠毅侯苏先的办法可以推广,远比朝廷或省里派出工部官员搭桥快,而且花费少。

在受灾的时候,工部也没有能全面覆盖的诸多官员。

皇帝听过说行,命立即誊写公文数十,有司盖印,快马发往各受灾的省、城市和县城。

当晚,他宿在皇后宫中。在皇后宫中三夜,往梁妃宫中三夜。太子的地位又一次得到稳固,柳国舅大人这三夜睡得香甜。

相关的人等家眷没有一个不喜欢的,只有太上皇还有小小的烦恼。他睡下来还和太后嘀咕:“元皓没有金子了,吃不起苏州好月饼了。”

太后让人把镇南老王的信拿来:“这不是写着,这是元皓锻炼的大好机会,老王爷也让你不要再送钱。”

太上皇就有一会儿没说话,但很快,又念念叨叨:“元皓没有钱了,吃不起苏州蜜饯。吃得不痛快。”

太后装睡不理他。这是后话。

……

京里又引起震动,在去年以为忠毅侯惹怒皇帝的人惶然不安。对太子只有张大学士陪伴而嫉妒的人愀然不乐。新的风言风语又将出来,而却丝毫不影响袁训等人。

在这个皇帝收到公文,发现他一直抱怨的袁训一行没有白吃俸禄,用他给的银子干出一件大事情的这一天,元皓等玩得悠哉悠哉。

……

荣味斋,是苏州近几十年最好的蜜饯铺子。这家老店有独特的秘方,新鲜的食材,蜜饯品种有近百种不说,还有各式应季点心。

这里平时接待的上至达官贵人,下到平民百姓。能在这里当掌柜和站街伙计的,都是从小伙计一步一步学起,直到眼皮子一抬就认出三分客人来历,不会把便衣的贵客错待才行。

这样的眼力,每天见到的人又多,会对贵人哈腰,却很难会在品点心上面佩服什么人。

但在今天,从掌柜的到伙计一起生出刮目相看之感,认定来的这批客人不同寻常。

------题外话------

今天去复查,错字回来再改。最近不吃荤菜,指标应该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