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三章,为长辈们尝/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招待客人的房里有伙计侍候,但有一些觉得不一般的伙计,本着猜测客人来历的心,借故从房门外经过,以期能看上一眼。

见到来的这批客人,最年长的不会超过十五岁,最小的雪白粉嘟,胖的跟过年卖的大阿福似,不过超过六岁。

他们都是小爷的装扮,也都肌肤泛起光泽。就是那个最黑的,生得丑,但肤色也是富家子养尊处优那种。但细看看,还是不难看出有几位应该是姑娘。

她们的举止更斯文,跟男孩子还是有区别。

两边带的家人不少,一个人跟一个还多出去。家人们要么精干严肃,要么必恭必敬。房里的椅子是附夹着高几那种,家人跟随各自小主人后面侍立,刚一站定,就把双手垂下来,面庞也低低的,眼神只在小主人身上。

有伙计悄声喝彩:“这跟前天张大户家带着少爷姑娘们来不一样,”

“人家这一看不是官家就是宦出身,你只看小爷们坐到高椅子上,垂着的衣角可曾动过一下没有就能知道。这份儿稳当,能是张大户那暴发户可以相比?”另一个伙计低低的回。

第三个伙计轻笑:“这屋里侍候的老六老八可美了,大户人家就是不买大银子东西,也打赏的好。”

他们只顾着谈笑,又看客人们年纪不大,气度悠闲,越看越舍不得走。掌柜的往这里送东西见到,狠瞪几眼,把他们驱散。

房里伙计们见到掌柜的,争着对坐在上首的两位小爷回话:“我们掌柜的前来侍候,请尽管吩咐。”

左首的小爷问右边的小爷:“加福,你看咱们怎么品尝才好?”

这一行不管到哪里都让人不敢小瞧的人,正是加寿带着弟妹们。

上首的两个位子,左边是加寿,右边是加福。香姐儿在哪里呢?她在加寿那一侧的下首。正在狠瞪萧战。如果没有战哥在,这位次自然不会乱掉。

萧战那个美,他是能挤下去一个是一个,能挤下去一回是一回。如果不是元皓要发脾气,战哥把加寿也撵到下首坐,他陪加福坐正中。

香姐儿的白眼儿,在此时来看,岂不是对战哥的夸奖?这是证明小古怪输一回的铁证如山。萧战不但装看不见,而且把下巴再昂一昂,那得瑟劲儿,面前要有天阶,战哥也敢得意的上了。

香姐儿拿他没有办法,只能收回眼神来。往旁边一晃,香姐儿抿一抿唇,也微笑了。

跟舅兄坐在一起的沈沐麟,也正在瞪萧战。那出足力气的架势,由额头迸起的青筋可以看出来。

如今有人帮了,香姐儿笑得甜甜。

这是香姐儿为防备萧战,对小夫婿关注过多的缘故。其实她要是认真的看,帮她瞪眼的人还有不少。如好孩子,如韩正经,如元皓,都在竭力地帮着表姐对战哥打抱不平。

执瑜执璞禇大路,则在忍着笑。

这点儿小眼风人人知道,加福也不例外。加福就回大姐:“这里格局是上首有坐,两侧有坐,不能说错,却把我们分开。不如,用大圆桌子围起,拿圆凳来,大家挤着多亲热,交换哪一种好吃也方便。不用刻意的提嗓音。”

加福总是能弥补萧战胡闹,就弥补一回。她的话一出来,得到大家赞成。禇大路更是道:“让那个霸道的人多落一回空吧,免得他最喜欢占一回便宜也是好的。”

萧战把脑袋晃几晃:“哎呀,福姐儿,你今天的座儿好,谁再不满意,也坐下来了。”

禇大路啼笑皆非,一时之间无话可回。

掌柜的不敢怠慢,让人搬来大圆桌子,按小爷们人数摆下圆凳子,元皓也开心,他又能和心爱的加寿姐姐坐在一起。

沈沐麟也开心,香姐儿唤他:“我们带着好孩子,让正经跟称心如意坐。瑛哥刚来是客,跟着大哥二哥。琬倌刚来是客,念姐姐和书慧姐姐照顾他,小六跟加福,战哥就能省心,没地儿欺负人。”

小六嘻嘻:“三姐丈最疼我。”带上苏似玉真的坐到萧战和加福中间。

掌柜的和伙计们这回儿证实他们的想法,这里面有好些是姑娘。

坐下来,阮瑛可乐了,左看看是瑜表哥,右看看是璞表哥,亲戚里面公推兴头的两个表哥。他对弟弟一个鬼脸儿:“琬倌儿,咱们一路行来,跟上你,我扮好久的哥哥。这回儿我是弟弟,我可以轻闲了。”

琬倌也很高兴,他的左边是念姐儿,右边是龙书慧,是头天晚上加寿送信,请她们一早来会合,如今也是胖队长的队员之一。这两位大姐姐温柔细心,还没有开吃呢,琬倌就觉得今天这日子挺美。

蜜饯送上来,孩子们不再说笑,专心的品尝起来。

第一批是果脯,桃脯杏脯梨脯苹果脯青梅脯等……加寿吩咐:“切小份儿,取茶水漱口,再准备唾盂。”

伙计们准备好,奶妈们接过唾盂看看干净,再拿在手上预备着。

孩子们吃起来,大多是先一口咀嚼几下,并不吃下肚,吐到小盘子里,用手边茶水漱口,回身奶妈丫头手中的唾盂中。再吃第二口。

这是只鉴赏滋味儿和嚼头,也带着派头十足。要是全吃下去,小肚子不是饱了?这是见过世面的举止,也又验证一回掌柜的和伙计们的称赞是没有出错。

掌柜的和伙计们就更恭敬,小心的去传第二批蜜饯。

这里面是不是全不吃?倒也不是。阮瑛阮琬两兄弟头一回经这事儿,念姐儿和龙书慧没有想到提醒,小兄弟们吃一块默默赞一声,全咽到肚子里。

第二批尽是梅子上来,念姐儿想给阮琬清盘子,看一看,忍不住笑了,柔声细语的先自责:“看我,忘记对你说,咱们今天要好几家铺子,上午就不止一家,这一家的不能尽尝,也打算吃上一半儿,你全吃了,中午吃下饭是小,闹肚子,要赎贴药来吃,可就成大事情。”

陪着阮瑛坐的执瑜执璞闻言,也伸头一看阮瑛的盘子,也笑了,也责怪他们自己:“怪我们没说,这接下来的梅子,你们可不能再吃。念表姐说中午吃不下饭是小,依我们来看,吃不下中午订的好菜,这事情也不小。”

阮瑛和阮琬一起傻眼,去看别人的盘子,虽然有奶妈刚清理过,也带着不少蜜饯痕迹。再看自己的光洁如新,两个人嘟囔:“好吃,所以就吃了。还以为你们吃到现在没有满意的才吐出来。”

胖队长尽职尽责的来解释:“不可以吃蜜饯吃到饱,中午舅舅给我们订的是上好酒楼,阳澄湖大螃蟹,太湖大螃蟹,不过我们只能小,只能吃一只,又订好些蟹粉菜,还有太湖三白,长江刀鱼,还有还有……你们中午不打算吃吗?”

他说出酒楼的名字,让掌柜的再一次堆上小心。这家子人有钱,给孩子都订全苏州第一的酒楼吃饭。

又有念姐儿说的还要品尝别的铺子的话,掌柜的本就有心兜揽,就借着这话上来陪笑:“本店的蜜饯是最好的,小爷姑娘们只在本店买也罢了。”

胖队长神气活现的回他:“我们不是自己馋嘴吃,还要送回去给长辈们,他们来不到这里,所以一处一处的吃了,把上好的送回去给他们。怎么能不尝别家?你家的好,我们会买许多的。”

掌柜的打个哈哈:“小爷们孝敬。”不敢再多问什么,只是对伙计使眼色,让他们张罗更多的蜜饯来。心想你们尝一上午也罢。

元皓的话,带出来阮瑛和阮琬的又一阵子惊奇。阮瑛吃吃:“怎么?不是买给自己的?还要买给长辈?”

小六苏似玉望过来:“是啊,瑛表哥你吃的好些,难道没有区分开哪些是给你家祖父,哪些是给你家祖母,哪些是给阮伯父,再给小二叔叔的?”

又看琬倌:“你要给赵先生买才行啊。”

阮瑛阮琬直了眼睛:“长辈们都要买吗?”心想这是一件大差使。

“真不孝敬!”胖队长义正辞严,并且补充道:“还有舅舅舅母也要买,还要给加寿姐姐买,二表姐,三表姐,战表哥可以不买,我吃剩下的给他。”

“说得好!”执瑜执璞沈沐麟褚大路齐声喝彩。萧战并不生气,对着心爱的表弟嘿嘿几声。

小小的乱声,也方便阮瑛阮琬交谈了几句。阮瑛小声——怕让别人听到笑话他,再加上夸张口型:“琬倌,你知道二叔爱吃哪种吗?”

琬倌为难的摊一摊小手:“不知道。哥哥,你知道大伯父爱吃哪种吗?还有祖父,还有祖母,还有董家贤哥要不要买?云若哥哥要不要买?还有……”算一算:“好多的表兄弟表姐妹哟。”

两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犯起呆来。

取笑萧战的动静下来,大家重新品尝,这俩兄弟吃的憋闷。等到第三批蜜饯上来,对加寿求救:“加寿姐姐,我和弟弟都不知道祖父母的喜爱,他不喜欢二叔爱吃的,我也不知道父亲爱叫的,怎么办?”

“真不孝敬!”胖队长估计刚才没有训话足够,一听,精神又来了。小胖手挥着,活似全天下就胖孩子是好的。再次骂的阮瑛阮琬低下脑袋不敢说话。

加寿笑着让他不要闹,帮着阮家表弟拿个主意。

------题外话------

过年后胃就不舒服。大意——恨自己。三月痛两回,还以为是胃。直到上周看急诊,先怀疑溃疡。胃镜正常,怀疑急性胆管炎。肝功能指标超一大截

百度里搜胆管炎,仔三魂走了2。999999…。病不起,没时间病,百度里全是严重严重……。愈后恢复也带着惊惧的不确定性。

不上班,蛋奶素,瑜珈瑜珈瑜珈,站桩站桩站桩,睡觉睡觉睡觉,吃药吃药吃药……。只码字

那天二号,昨天八号,复查肝功能指标只有一项没恢复,但和上周比,数值下来大半。感谢老天对仔眷顾,感谢亲们一直支持

特此汇报,请不要担心,按此恢复程度,下次复查会好。以后不可大意不可大意。特此提醒淼仔自己,在身体上面不可大意

按时起床,按时健身,按时码字,按时睡觉,按需饮食,缺一不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