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拍马蹄子/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阮瑛阮琬询问的眼神,加寿款款地道:“咱们要大玩三天呢,这才是吃的第一家铺子。你们先记下自己爱吃的,等回去,请教赵先生,再请教小二叔叔,兴许他们还能知道阮家祖父和阮伯父的喜好呢。”

“好。”阮瑛阮琬让敲打的灰头土脸,好似不要长辈的心情得到缓解,软软的答应下来后,又生出一个疑问:“要是父亲跟我们一样,也不知道祖父的喜好怎么办?”

听上去小二叔叔也成了小混蛋一个,加寿忍住笑再出一个法子:“那就办些滋补的蜜饯,或是枣子的,或是果仁儿的,送回去定然不错。”

“嗯嗯。”阮瑛阮琬点起小脑袋,同时面上喜笑颜开。

重新吃起来,尝了约五十种。掌柜的苦苦挽留不住,加寿等人买了一批这几天大家的零嘴,出门去第二家。

第二家吃完,已近中午,在寻常饭时以前。认得酒楼的家人带路,说不远,大家一路逛过去,说一声万掌柜的定下,掌柜的亲自出来,带路到菊花满院,有两株奇松怪树的小院中。

园林通幽处的感觉扑面而来,在路上和弟弟走在一起的阮瑛,拉一拉阮琬小手,低声道:“别装得太吃惊,他们又要瞧不起我们。”

正东张西望看新鲜的阮琬立即把小脸儿一松,装的若无其事,这里我们见识过的模样,跟着来到房中。

“哇!”兄弟俩按捺不住,一起有了惊呼。并且都没有想到在吃惊,只把眼睛溜圆瞪着。

房中桌椅凉菜齐备,上面的菜还不是让他们吃惊的理由。是几张桌椅全是矮几拼凑,放着靠背小椅子,上面搭着垫子,是孩子们平时在家里用案几吃饭的高度,方便他们自如的坐下来,也不用跳的就能下地。

这里还摆的有黄花梨的条几价值不菲,上面几样摆设,未必是前人古董,也各有不凡。一般是世家公子会多看几眼的东西,却不能让阮瑛阮琬从桌椅上移动半分目光。

真方便啊,小兄弟们暗想。只冲着这合适的桌椅,他们涌出一个心思。在这里玩真好,要在这里好好的玩。

“瑛哥,琬倌,就座了。”龙书慧招呼着,指指位次,跟吃蜜饯时一样,小兄弟分开坐,身边都有人照顾。

有了在蜜饯铺子里的“碰钉子”,阮瑛阮琬儿留上心。对桌子菜看看,他们是分开坐,加寿在另外一张桌子上,扭脸儿对她道:“寿姐姐,外祖父爱吃虾,这白虾可以带给他吗?”这是阮琬。

他说完以后,阮瑛道:“二叔爱吃鱼,这鱼可以给他要一盘子吗?”骄傲的拍拍胸脯:“我有钱,我买给二叔。”

“哈哈!”一声大笑,跳出来胖孩子。元皓手舞足蹈:“这才是我队里的人哟,就是这样才好,”

好孩子嫌他蹦跳影响吃饭,一盆凉水泼过来:“好什么?还没有要姨妈和姨丈爱吃的,姨妈爱吃螃蟹,姨丈也爱吃,中午要一大盘子。”

阮瑛阮琬小有惭愧:“表妹说的对,我们再给表叔和婶娘(伯母)要一大盘。”

新起的这争执主要是冲着胖队长,元皓对好孩子沉下小脸:“不要你管!祖父说有了长进,哪怕一点儿,也要夸一夸。舅舅也这样说,加寿姐姐也这样说,”

萧战急切地手点自己鼻子:“表弟,我也对你说过怎么当队长。”

“你不算!”元皓一肚皮火气就此发泄完毕。

随之浮上来的是好孩子的话也不错,悻悻然道:“我说话的时候不要你说话。”

“哼!”好孩子鼻子翘起,大大的不屑。

“哼!”元皓回去坐下,狠狠的不满。

阮瑛阮琬让一回两回的折腾,觉得自己有不如这些小孩子的地方,有些怕,对于他们拌嘴吓得屏住气。直到念姐儿和执瑜分吃的给他们,小兄弟们重新自如。

他们是先吃主食和别的菜,等到肚子里有了垫底的,热腾腾的大螃蟹送上来,又送上来黄酒和同样祛寒的姜糖水。

四个伙计到加寿面前侍候,加寿十三周岁,她可以用酒。执瑜执璞没到十二周岁,袁训不许用,更小一岁的萧战也只能干瞅着大姐出风头。

加寿品尝了四种酒,挑了其中的两种:“五斤的坛子,各准备十坛放柜台上,等我们再点了菜,一起送走。”

阮瑛阮琬又愣住:“送哪里去?”

胖队长这一次态度良好,回身来耐心的解释:“没看我们吃午饭早了吗?我们先尝过,送回下处给哥哥,给祖父和战哥祖父,给舅舅和舅母,也给别的人。”

“我们的权力竟然有这么大?还管定酒席?”阮瑛阮琬彻底明白过来。跟表哥坐在一起的阮瑛道:“表哥把远远的菜给我挟些来,我吃过就知道弟弟外祖父爱不爱吃。我心爱的,他一定喜欢。”

阮琬也请念姐儿帮忙:“我要那块大鸭子,我记得外祖父爱吃。”

“这样!”几个小嗓音出来。

元皓、好孩子、韩正经、小红和小六小夫妻站起来,有些是凉菜,直接上手抓起。

“有客人在才讲规矩,这是我们自己吃,我们够不到,只能站起来。”

阮瑛阮琬乐了:“好好,我们自己来。”

小兄弟们让胖队长教训的憋屈一点儿也没有了,全消失在这眼前自己当家作主的喜悦里。

菜式又非常好,螃蟹肉肥膏满,蟹粉菜一半以上是京里没吃过的。人人吃得很开心。

尝过螃蟹,给下处定的菜选好,让伙计送去,孔小青带路。跟随侍候的人也入座吃饭,吃上一饱,送小爷们回来午休。

下午又去吃点心,晚饭也在外面用,晚饭后夜集市出来,孩子们逛到尽欢,星月升天的时候回来,一个一个兴高采烈,扑到各自的长辈怀里显摆各人买的东西。

阮琬把一长串子花球送给外祖父:“我和哥哥买桂花球的时候想到您,这是花房里出来的茉莉花球,也想到您,”

赵先生呵呵直乐:“原本就是好孩子,这就更好。”

元皓在二位祖父面前招摇:“金桔饼,祖父吃。蜜枣,战表哥祖父吃……”

梁山老王逗他:“给舅舅买的是什么?你敢拿给我看看吗?”

元皓小胖手一展:“我给祖父买的,又不给舅舅吃。为什么要看舅舅的?”

梁山老王大笑几声,打趣镇南老王:“我敢打赌,他给舅舅买的比你我的要好。”

镇南老王已开始吃东西,有滋有味的品着:“他心里有我就行,中午那一盘子雪花蟹斗指名给我,我不知道吃得多喜欢。管他给舅舅买什么,我只吃我的。”

……。

夜风在水边上,虽然还不是冬天,但如刀锋般凛冽。水边上坐着的忠毅侯袁训,看似悠然赏水,眼神中也隐隐露出刀光色。

这还是在苏州城内,河网交错,小桥勾连,处处有可以鉴赏的地方。行人入夜后也还不少。时常的有人从袁训身后经过,袁训在披风的手就在随身佩剑上攥上一攥。

关安在他几步开外,笔直身子站着望水,手往随身兵器上按,动作也跟袁训一样。

等人过去,算可以放松的时候,两个人的心也是紧绷的。直到,“梆梆……”二更的梆子从隔壁街道传来,轻轻的脚步声在身边停下,有人坐下来。

袁训斜眼看过去,乱中带灰的头发,泥污的脸儿,眼神犀利不改,正是冷捕头。

松上一口气,袁训埋怨:“你怎么才来?约了我们上午见面,我和老关一早出门,往这周围先看有没有可疑人群,再就坐这里等你一天。对面那人家看我们傻乎乎跟呆子似的。”

冷捕头面无表情:“苏州城里安全。本府邓大人小道消息灵通,扬州行刺殿下的事情他穷打听来,在收到殿下要来的消息时,那至少是中秋以前,他就开始肃清城里。我和田光扮乞丐,天天让他撵出城。林允文也不敢在城里落脚。”

袁训看看天色,星辰满天,扑哧地乐了:“那你今晚怎么没让撵出去?”

“他压根儿没撵,我白天就没有进来。为了见你,不得不运用公文。”冷捕头乱翻双眼:“你等我不容易,我来见你容易吗?”

袁训一笑:“那咱们扯平。”眉头微耸:“你白天不会闲着,是什么事情绊的你不进城?”

冷捕头微叹一声:“让你猜着了,姓林的缩在一个富户家里,几天没动静,我说这小子有两天不敢出头,我让田光看着,我就约你。结果呢,我刚动身,田光叫我回去,说姓林的会人去了。”

转脸儿对袁训目光有神:“聪明人,你猜猜看,他见的是谁?”

“几时我在你眼里会成聪明人?你老冷眼里的聪明人,不一直是你自己?”袁训对这句话调侃,也是调侃回去,再微有正容,凝一凝神,道:“莫非又是他国奸细?”

含上笑容:“姓林的又要给我送大礼了吧?”

“大礼!”冷捕头瞅一瞅的眼神过来,故意说得云淡风轻:“如果我眼神没出错,应该跟在京外杀的阿赤那将军一样的身份。”

“好!”袁训情不自禁的,右拳在左手心中一砸,精神猛然一抖擞,笑容也熠熠:“跟在扬州一样,这礼我照旧笑纳了!”

冷捕头但笑,却没有回话,只对着河水静静出上了神。

袁训应该是兴奋的,兴奋的人大多话多收不住。但他也没有再说话,是即刻就平静下来。再开口时,至少一刻钟以后,轻描淡写地问:“老冷,你有商议没有?”

“打探消息、追踪是我的事情。会议布置是你的事情,你倒来问我?”冷捕头错愕满面。

袁训向他肩头上一拍,低低的乐了:“咱们共事也有年头,你装糊涂从来不像。”

冷捕头也笑:“装不像跟继续装不相干。”

“别装了,咱们说正经事呢。”袁训板起面庞:“你说,扬州的事情是不是太顺了?”

冷捕头眸中有凌厉一扫而过:“你说的是城外拿住伊掌柜,还是那图门的掌柜?”

“都有!”袁训深深吸一口气:“不是他死,就是我亡的事情,居然顺顺利利,后来反复回想,那图门掌柜分明是让引到我们的包围圈,姓伊的也是,哦,他姓不姓伊还不一定。这件事情里,魏行或许是急于升官出力不小,但林允文有这么笨吗?”

揉按着额角:“我时时在想,不要中了他的圈套才好。”

“能中什么圈套?”冷捕头也敲打着额头:“姓林的圈套只能是把你全家杀了,谋害太子殿下。”

这是不用想也能出来的大实话,也表示冷捕头跟自己一样看不透个中内幕。袁训皱皱眉头不再提起。

怀里掏出几张银票,递到冷捕头手上:“这是田光的这个月银子,代我给他,另外,你对他好些,别仗着老公事总是欺负人。”

冷捕头胡乱塞到怀里,嘴硬地道:“老公事就是欺负人的。”袁训一愣,想到家中拌嘴老公事们,又轻轻笑了起来。

还以为是笑自己,冷捕头带气起身,拍拍屁股上灰:“走了走了,有话再联系,免得我把你也欺负了。”

袁训也跳起来,往旁边一让,手挡在脸上,很想恼火:“你原本就一身的灰,不是坐这里才有,用得着拍吗?看你拍我一脸。”

“老公事就是欺负人的!”冷捕头阴阳怪气中有着得意。迈步要走,又回身叫住袁训,坏坏一笑:“我不是齐王殿下的随从,这消息便宜送你了。”

袁训也坏笑,举起两根手指:“两个铜板我要了。”

“本府邓大人太想接驾平平安安,你昨天刚到,估计还不知道他干的好事!他说扬州行刺殿下的是异邦人,在王驾在此期间,他把异邦商人全撵出了城,在三十里外的集镇上看管。林允文就在那里,倒是方便他一天能会好几个人。这主意陈年糟饭似的馊,王驾在这里一天,一天少收大宗儿税银,邓大人还美着呢。他手下的官员也不敢问他,这是接驾呢?这还是撵王驾早走?”

正事说完,冷捕头也举起两根手指,大大咧咧:“两篓大螃蟹,一篓太湖,一篓阳澄湖。多谢您呐。”怕袁训跟后面讨价还价,逃跑的姿势一溜烟儿的走了。

跟阵风似的从关安身边经过,把关安吓了一跳。但见到他走了,知道袁训这就要回去,关安去牵马,嘴里骂骂咧咧。

夜深人静,街上有巡逻,两个人并不敢走快,慢慢的回来。

冷捕头的话,在袁训心里泛起波涛。但他下马进门以后,还是放下来,堆上亲切的笑容往房里去。好似一个秋游倦归的人。

……

夜在这种时候,笼罩的大地陷入宁静之中。梦正酣,觉往往是此时最甜。但房门轻轻打开,一道俏丽的身影映出来,随后,宝珠满面笑容走出来,和自己的影子在廊下会合。

别说袁训心头一暖,就是关安也嘿嘿的笑了。知趣的要避开,关安轻施一礼表示把侯爷送到,他这就辞别回他的房中。

“关爷留步,”宝珠温和的嗓音,似不弱于月光的一道流淌。春风拂面的笑容中,她柔声解释:“请和侯爷一起进来,孩子们给你们留好些吃的。”

“是吗?”关安想想也是,小爷们今天逛吃的去了不是?见袁训停下脚步等他,关安大步过来。

房中的几上,摆满了吃食。从点心到蜜饯,从两坛子没开封的酒到……四只捆绑好在盘中的大螃蟹。

烛光下面的青壳金毛,让人看了食指大动。

关安吸溜一下口水:“生的呢?”袁训也看向宝珠,故意道:“留给我们的,怎么不弄熟?难道是怪我们回来的晚,只给我们看看,过过眼睛上的瘾?”

“要这样说,可错误了孩子们。”宝珠把装蟹的盘子端在手上:“他们中午送蟹回来,指明要现蒸的。下午见你没有回来,说中午的不新鲜,和我商议,把中午留给你们的熟蟹拆了做蟹粉菜,晚上他们在外面吃晚饭,因中午吃过蟹,又不让他们多吃,他们没有吃,只给你们单点两份。”

袁训和关安到处找:“在哪里?我们中午两个饼,晚上也只吃两个饼。快来进补。”

宝珠抿唇笑:“听我说完。直到他们逛回来,一更过了你们没回来,不睡,现去中午那酒楼,晚上的蟹就是从那里要的,胖队长带队,都跑去,让掌柜的送四只生蟹,对我说你几时回来,几时现蒸给你。还有别的菜,称心如意都没有睡,在厨房也候着你们。我去让她们送现成的菜来,再把这四只螃蟹蒸了。”

袁训和关安大喜:“有劳有劳。”宝珠就往外走,还没到门外,称心如意各带一个奶妈,用托盘送东西过来。

袁训和关安看上一看,两盘子拼盘凉菜。称心如意笑眯眯:“这是中午晚上我们吃的满意菜,大家伙儿一起想出的法子,怕公公和关爷一顿吃不到许多品味,这是八个凉菜呢?捡出来好的凑成两盘子。”

放下来,又是四盘子热菜。苏州有名的樱桃肉等。又是四个蟹粉菜。烫好的一壶酒。

关安倒酒,称心如意退出去,因秋夜深,把房门轻阖。这也方便关安说话,关安发自内心的堆上笑:“我说侯爷,不是我夸您,我跟着你,又住到你家就对了。”

袁训故意装不懂,把关安一通的玩笑:“也是的老关,我外面听多少闲言闲语,说我巴结任总管的外甥。任总管现有好宅子,等回去,你搬走吧。”

“我才不走,我儿子还没有长大呢。”这会儿喝酒,又没有客人,关安没大没小的嗤之以鼻。

袁训纳闷:“你儿子长大和这话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您看看是个孩子到咱们家里住着,就出息的不行。称心姑娘也是,如意姑娘也是。今年十岁,”关安用两个手指比划着,感叹道:“才十岁啊!当家奶奶面面俱到。依我说,这连大人尚大人该年年请您喝酒才是道理。”

袁训琢磨琢磨:“老关你这话有理,等你再见到他们,就说欠我的酒该还就还吧。”

关安吭吭的笑:“自家的亲家自家催,这事儿我犯怂,我就只夸您,怂恿着您就行了。”

袁训好笑:“你也知道你在怂恿我呢?”端起酒杯,和关安又是一饮而尽,喃喃的开始骂冷捕头:“他也怂恿我呢,接王驾的事情不好,你倒是对齐王殿下说去,我为什么要转呈,得罪那本府邓大人?”

关安笑着给他添上酒。

后院子里看到这里灯光,备课晚睡的赵先生看到,走到床前把两个孙子摇醒:“瑛哥琬倌,袁老爷回来了。”

睡眼朦胧的两个小子让他给穿好衣裳,赵先生一手带上一个,往袁训房里来。

推开门,袁训诧异:“倒没有睡?”膝下跑过两个孩子。阮瑛站在左边,阮琬站在右边,竭力把睡意尚在的眼睛睁大,身子摇着,脑袋晃着:“表叔(伯父),我们不走了,带上我们这一路子吧。”

这是对袁训携带家人的又一次嘉奖,羡慕出自于小儿口中更为真实。袁训揽住他们,却没有乱了方寸:“咱们不是一起上路了吗?是不是一路子,得回你家长辈才行。”

两只小手回头一指赵先生,阮瑛阮琬笑嘻嘻:“长辈在此,祖父说好好好。”

赵先生赶紧点头,表示他还是好好好。

两个小鼻子让刮一刮,袁训轻笑:“你们明知道我说的长辈是谁?”话刚到这里,还没有说出靖远老侯和阮梁明来,面前两张小面庞一变,都有生气出来。

阮瑛道:“表叔,胖队长你就带,却不带我们?”

阮琬熟练的跟上:“是啊,为什么当初上路,带上胖队长,却不带我和哥哥?”

袁训大乐:“我听着,这是事先准备好的话儿?”赵先生笑着再次点头。

面前两个愈发搅和,阮琬气呼呼:“为什么在泰山的时候,没有留下我?”

阮瑛恼火:“是啊,为什么不留下弟弟,再把我接来?”

再一起上来纠缠:“带上我们一路子,我们从此跟着一路子,可以不用零花钱,路上的使用让家里寄来,我们不走了!”

关安喝彩:“好!就是这样说话才有效!一要威胁,二要强硬,软一软这事儿就不成。”

袁训摆手:“你少来助长,”却见到阮瑛信以为真,好看的一对大眼睛瞪起来。阮琬深信不疑,小脸儿起劲儿的拉呀拉着,哪怕烛光是红晕,他也弄一张黑脸儿出来。

袁训拧拧他们面颊,正要说话,外面脚步声响动不小,“舅舅,”元皓扯着加寿小跑进来。

眼睛里看到舅舅在时,元皓面容上焕发出光彩,放开加寿扑过来,毫不客气地把袁训身前站的阮琬撞开,又把阮瑛推开,往袁训腿上就爬,一面热烈的表功:“元皓给舅舅留的新鲜大螃蟹,元皓现去买的,元皓的主意,好孩子如果说她也去了,她只是个跟班儿!”

能抱住袁训脖子的时候,就把胖面庞往舅舅脸上蹭:“坏蛋舅舅,你今天在外面,有元皓给你留的好东西吃吗?”

阮瑛阮琬目瞪口呆以后,胖队长已把袁训独占。他们顿时失去白天清醒时的忍让,不甘心的还击:“哎,是我们先来的,我们话还没有说完呢。”

“说什么!我要听听!”元皓小脸儿阴沉,居高临下的怒道:“是不是抢功劳来的?说东西是你们预备的!”不屑的胖脸儿朝天:“哼,拍马屁来的吧!”

阮琬气的一滞,阮瑛回了他:“那你来是做什么的?你是来拍马蹄子的吗?”

“哈哈哈……”关安爆笑:“我忍不下去了,哈哈,老爷你什么时候成了马,哈哈,什么时候,快对老关我说说。”

------题外话------

吃了一周的全素,中午犯馋想吃肉,忍到下午吃了把果仁儿。只比前几天多一把果仁儿,结果呢,又不舒服了。呃,不能大意,还要在不能随便多吃一口上面。呃,这日子过的。

本来今天可以多写点儿,就因为一把果仁儿多躺半天。

希望明天可以多写,明天记住,再馋也不吃,忍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