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七章,新谣言与方氏无关/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秋风刮出窗户上的灰暗,把方氏恼怒而苍白面容衬出多一层的凄凉。她颦起而致低垂的眉尾,无力抬起的眼睫,都表现出主人的忧伤。不管怎么看,有大势已去之态。

她丈夫钟华的世子之位,是由朝廷册封。就跟一般家里更换继承人,只是请来亲戚们说说不一样,除去亲戚们要到场,还要有朝廷官员出现才行。

不管这位朝廷官员的出现是反对更换世子,还是赞成更换世子,都有会有这样一类人的身影。

常都御史的出现,也就加剧方氏的不安。

她已经足够不省心,旁边的陪嫁丫头更不省心,为主人气愤,絮絮叨叨添上好些话,句句听着都扎心。

“要换下世子爷,亲戚间要有商议。这来得可真巧!谁不知道老姑奶奶是老侯爷最关心的手足,她没有孙子,却有三个孙女儿。文章侯,可不就是大孙婿,又是咱们府上老夫人的至亲,从身份上说是个举足轻重的亲戚。还有阮家,还有董家,跟老侯爷只是表亲,但一位也是老侯爷,一位是大学士,都不是弱的主儿。他们往一处扎堆,世子爷倒不知道,我寻思就没有好事情。正心惊肉跳呢,又来一位都御史?我倒不懂了,若不是咱们家出了大事情,这专职纠刻百司的都御史吃多了闲的慌,也往咱们家里扎堆……”

“别说了!”方氏本就为南二奶奶龙书慧有靠山而痛苦,又想到她发现近来亲戚们扎堆后提醒丈夫,钟华不但不警惕,反让她少管闲事。对于丫头这充满煽动,又自己句句相信的话,她没有力气再承受。颤抖着嗓音阻止她。

丫头长长叹上一声,见到方氏珠泪滚滚,满面的痛不可当,手攥紧帕子抚在心口上,才把她吓住,后面的话咽回肚子里。

“奶奶要热水吗?”

“要看医生吗?”

“不然,让厨房送碗热汤水来?”

方氏都摇头。

丫头最后道:“不然,我还去老侯爷院子外面守着吗?兴许,送客出来的时候,我能听到几句。”

方氏有气无力,但点了头。

丫头出来重新往老侯住处外面去,心中也阵阵悲凉。当初跟着方氏嫁过来,说是侯世子,丫头想的也是憧憬无数,富贵耀眼。但冷眼看这几年,南二奶奶仗着出自袁家,竟然是二奶奶能去的地方,自家世子奶奶还去不了。

也就难怪在婆婆侯夫人眼里,自家世子奶奶的下去。

想到这里,丫头又寻出几件证据。自己可没有乱说,侯夫人每一回进宫都赐宴什么的,在家里不明说,托言去梁侧妃娘家。去的次数多,在家里总有说漏嘴的时候,原来好几回在外面用饭,却是在宫里。

进宫这等大事,怎么能不带上世子奶奶呢?她可是“世子”房里正妻不是吗?

可见当婆婆的眼睛里真的没有她。

……

如方氏所想,出大事情了!

这是房中坐着的每一个人心思。

门帘拉得紧紧的,房中的气息似点燃存放有年头的沉香,流动中带着沉滞,又泛起日久天长的凝重。

寒暄的话告一段落,片刻的寂静中,老态龙钟的南安老侯面上两道寿眉抖动着,他在沉思。董大学士面上的皱纹一动不动,他在寻思。靖远老侯半闭眼睛似在养神,其实他在沉吟。

他们坐在不同位置上,董大学士和此间主人南安老侯对坐,阮梁老侯坐在仅次于他们的下首。但不妨碍三个人的神色都对着一个方向,大学士和南安老侯中间的小几,上面放着几页纸笺。

再往下首,是常都御史和韩世拓,相对于前面三个人还算稳定的表情来看,他们两个人眉头紧锁,都有焦虑不安。

常都御史在打量三个人好几眼以后,发现此时最好不打扰他们,就对韩世拓使个眼色,低低而急促的问他:“你怎么看待这些事情?”

韩世拓苦笑中带着气愤,沙哑着嗓音回:“我不知道。既然咱们到了这里,还是听听姑祖父的意思。”

常都御史和他只能再等着,又喝两口茶水,南安老侯眉头动了动,因年老而虚弱中气的嗓音道:“世拓,你再念上一遍。”

“是。”韩世拓起身,取过纸笺到手上,面上有烧灼似的痛闪过,好似他握着的不是纸,而是一把子炭火。他鼓起眼睛,把心神凝聚,才把纸上的话准确的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不然稍有不慎,就感觉火星乱迸,烫到他的眼睛。

纸下写的话是这样的:“……经闻,忠毅侯教唆太子殿下笼络外官,结交武将,有回京逼宫的话出来……。”

念完,韩世拓无奈的停下来,舔舔嘴唇,干涩地道:“这不是胡扯吗?四妹夫身受皇恩,宫里还有老太后,加寿以后是太子妃,是皇后,谁也越不过她,四妹夫为什么要急急地在路上教唆太子殿下?”

抖抖纸张:“这上面写四妹夫把张大学士也收买,只为太子以后房中再无别人,这理由,谁信呐?”

“没有人信?人家就敢一封密信写到都察院!”南安老侯掀起眼皮子,面色薄薄却似晨间起雾,看不清他的实际神情。

他只用缓缓抚须的手,表达了还在稳定中。语重心长地道:“一出子接一出子,这是没个消停啊。”

斜一斜眼神,对董大学士望过去:“老董,我再想想,你先说几句。”

正襟危坐的董大学士面色一动,淡淡的一笑出来。令得韩世拓和常大人大吃一惊,这位老人别说也看不到慌乱的意思,就是半点儿在意也似没有。

信是常大人收到,常大人送来,常大人也最着急才会不顾官声送来,约齐袁训在宫外最重要的亲戚商议。他咽咽干唾:“呃,大学士,您有好对策?”

“没有。”董大学士慢条斯理。

没有想到是这一句,常大人噎住。韩世拓也让口水呛住,咳几声顺过来,忧愁地道:“没有对策也得想个万全的对策出来才行,这是扳倒太子,想扳倒四妹夫啊。”

董大学士一哂,一字一句地道:“想的美!却未必好做到!”

靖远老侯睁开眼睛,这一位更轻松,更是微微一笑:“官场上哪一天是消停的?哪一时是消停的?”

闻言,常都御史心头一宽,稳一回自己,带着敬仰道:“到底您几位饱经风雨,论年纪我不比阮侯爷差,但我书呆子几十年,论这纤毫不失我远远不如三位。是以我一见到信,就叮嘱收信的人先不要声张,我往这里来商议……。”

南安老侯、董大学士和靖远老侯一起看着他。

常大人看出他们的用意,把胸膛一挺,斩钉截铁地道:“收信的人是我心腹,我不回去吩咐,他不会在都察院里声张!这信牵涉到忠毅侯,又剑指太子殿下,我拼着官职不要,也不能不来见几位讨个万全主意。”

“那你!”董大学士忽地指住他,厉声道:“我们让你扣下来信,你敢不对皇上呈报吗?”

“不!”常都御史腾地起身,双手把袖子一卷,高高的拱起来:“大学士,我做的是皇上的官员,朝中谣言天天有,我能做到的就是袁家有事,我决不后退一步!但这信出来了,我还是要呈报的!”

韩世拓张张嘴,想说一句这信也压不住啊,见到董大学士、靖远老侯和南安老侯有了笑容。

“行!对上,你有忠义。对小袁,你有尽力。你这样的亲戚跟我们也差不到哪里去。”董大学士神色中露出满意。

常都御史错愕住,随即啼笑皆非:“敢情您还试我?”

“不是试你!”董大学士认认真真地道:“常大人,论公,老夫我还是皇上的官员,我不得不敲打与你!论私,都谣传你的官职出自小袁的裙带,老夫我不得不提醒与你。你想想,这信为什么先送到都察院,不送去刑部,不送去翰林院,不送去丞相官署,不送去宫里?就是你是小袁的亲戚!人家等你自乱阵脚!”

常大人满面沉重,他收到信后就知会韩世拓,请韩世拓安排往南安侯府里来,董大学士和阮老侯出现在这里,常大人并没有想到。虽然他只想到请教南安老侯这位在都察院呆过的前上司,但董大学士犀利不亚于南安老侯,对他的话,常大人全听了进去,也正打中他的担心和害怕。

接下来,董大学士有一番长篇大论,常大人听得更认真。

……

“小袁出京没多久,谣言是这样的。说张大学士孤身上路,让小袁收买,又说让小袁胁迫,从此不敢出声。这话下面跟的是,小袁教唆女儿狐媚惑太子,以期达到小袁夫妻的房中没有别人。”

“再说,就是镇南王府也卷进去,镇南王表面上为小王爷派出军官保护,其实呢,为他自己胁迫外官权力延伸。这里又有一个胁迫出来。外省弹劾的奏章纷纷到京里,镇南王他们动不了,这话近来不了了之。新的呢,就又出来。”

“都知道,接下来谣言张大学士,嫉妒他跟太子泰山封禅,张大学士的门生儿子直到今天,也没有跟这些人把官司打清楚。但好在说张大学士也好,说镇南王也好,还有过明路的人,至少不是沉在潭底的王八找不到。但说小袁和太子的人,可是到今天为止,一个明的也没有出来,就听到张三听到了,王三听到了,是谁说的呢?这是个人还是个鬼也没有影子可以寻见。”

“好嘛,这回新谣言更别致,逼宫的话也出来。这回试的水深,如果皇上把太子提前召回,猜忌之意可就不用圣旨也昭告天下了。”

……

董大学士说完,余音袅袅,似还在梁头绕时,他不客气的把话题抛还南安老侯:“我总结完了,你也寻思完了吧?说几句吧,这小常一片心思为公也为私,你安安他的心吧。”

常御史揪揪胡子瞅瞅,对“小常”这话滑稽上来,但眼前为袁家的乌云未解,董大学士的话又句句惊心,这会儿不是笑的时候,也没有太多的笑意,径直压到心底。恭恭敬敬的,又来聆听南安老侯开口。

……

“我老了,不中用了,董大学士也快不行了。”南安老侯捻动白胡子,言语中不无对年华逝去的感伤。

常都御史和韩世拓糊涂了,这话是搪塞吗?不能啊,要搪塞不会让大家全在他房里坐着说话不是。

董大学士忍不住一笑:“我比你身子骨儿好,我还行。”

老侯对他一瞥,嗓音略提:“行也罢,不行也罢,你我就是一把破烂骨头,用个铁架子挂起来,也得撑到寿姐儿大婚,咱们才能去驾那鹤,才能西归。”

原来这是宣战前的誓言?常都御史和韩世拓恍然大悟。还没有等他们也来表个态度——其实两个人出现在这里,本身已经坚决维护袁家的态度。

董大学士先出来豪言壮语:“我嘛,说不好撑到寿姐儿有孩子。”

“那咱们约好了!这就定下来!”老侯眸子里猛一抖擞,人也跟着一抖擞。

他近年来愈发弓腰塌背,看上去哆哆嗦嗦的似个乱颤的虾子。董大学士要笑,轻拍拍手边小几:“你个老东西,你放心吧,咱们不是约好了,咱们几个,”

找一找靖远老侯:“为了寿姐儿,多活一天是一天。就是你让鹤接走了,我也让接走了,小阮他年青,他在。再说小袁也不是个吃亏的主儿,别看他天天一脸的笑。”

这样的话,让南安老侯眉头再次舒展开来,常大人和韩世拓也更放一层担心。

南安老侯接过话:“还有还有!那陈留郡王!他年青!他活得久!他能当寿姐儿的保驾之臣!等齐王大婚,他是泰山,他总要进京,你我跟他好好谈谈,好好给他多长个心眼儿!”

在这样的话里,情势似一下子摊到成两军对垒,虽然对方是谁还在无形中,但自己这一方显然强将备出。也是格外重视常大人送来的这消息,常大人只觉得浑身一热,血脉沸腾似的蒸蔚出干劲来。

“还有还有,”南安老侯还没有说完:“还有加寿是太后膝前长大的,她也不会是个吃亏的主儿。”

常大人却没有跟着喜欢,他拧一拧眉头,小心的提醒道:“老侯爷,咱们如今说的不是以后保凤驾,是眼前有人意欲造谣生事,咱们怎么办才好?”

南安老侯挑起一抹不屑的冷笑:“眼前?这信是别人吹响了号,擂响了鼓!日子长久着呢。”

“姑祖父请明示。”韩世拓陡然的又添紧张。

“咱们一处一处的点点吧,自从太子出京,所办的事情,有半边衙门,江强因此问斩。受他牵连拿下的官员不下上百。本科取士比前一科多,就是官员空缺还没有完全补上呢。难道这上百就齐全了?远远不止。一方大员,不夸张的说把全省的官员连累下来我都不奇怪。那还没有拿下来的,太子继续在外,他能不战栗?能不玩点儿招数?”

“是是。”韩世拓颔首。

“后面泰山封禅,张大学士成了众矢之的。为什么!因为就他跟去了!这件大事的太子随从官员就只有他自己,小二和方宏虽是京中官员,却是为太子周全典礼才去的。小袁,他让拿下官职,他在泰山还不能算正式官员呢!”

“是是。”常大人颔首。

话说得多了,南安老侯喘息上来,韩世拓服侍他喝几口热水,继续说下去。

“最近沸沸扬扬的,太子又添治水的事情。功绩越来越多,还是有一等人没有赶上,他嫉妒,他眼红。这些,还只算是新老臣之争!大学士虽然是皇上面前的老臣,在太子面前却成了新臣。到这里,还没有逃脱这套路,还是皇上登基以后的旧说法,旧矛盾啊。”

韩世拓呼一口气:“精辟!姑祖父您说的好啊,好似在我眼前拨开云雾见真相。”他把个大拇指翘起来。

南安老侯微微摇头:“还没到真相那儿,你听着,我再给你们拨一层。”

“上有太后,皇上至孝,有这两点在,是哪个不长眼的敢乱搬弄太子!我虽没去打听张大学士和太子殿下的奏章,但老张头一辈子不糊涂,他难道不防备有人趁太子不在京中,玩点儿什么花样?”

董大学士惊异的张大眼睛:“老张头?”一低头,乐的不行:“哈哈,怎么起这么个称呼?”

“你说他在路上,难道别人也喊他张大学士?不过就是姓张的一老头儿罢了,就叫个老张头多贴切。”南安老侯这会儿精神不错,说起话来振振有词。

靖远老侯、常大人和韩世拓都有了笑意,如果不是刚才的话题过于压抑,他们兴许会笑出来。

靖远老侯道:“听说叫他张夫子,跟我亲家,小二的岳父一个称呼,一个张夫子,一个赵夫子。呵呵,他几十年朝堂也算不错,老了老了混成一夫子。”

南安老侯念叨两声:“张夫子?夫子?”有了悻悻然:“要我说,还是老张头更合适他。算了。我也管不到他们路上,夫子就夫子吧。”

嗓子里有点不舒服,轻轻咳上几声,再道:“这夫子不是虚的,他不会不提醒太子解开这层猜忌。只要皇上没有猜忌,逼宫的谣言就不是从圣意猜测上出来,而是从宫外来的。”

“本来就是宫外来的不是?”常大人韩世拓一起道。

南安老侯眸子里精光闪动,苍老的嗓音不自觉的低下来,轻轻地道:“说太子有可能逼宫,官员们中伤能受什么好处?这里面可能牵扯到皇子皇叔和皇弟。还有一层,柳家早早驾鹤的那老儿,一朝得势,好一时的嚣张。朝中记得的人可还不少。如现今的丞相席连讳,可没少吃他柳老儿的苦头……”

“您是说柳至?”常大人举一反三。

老侯眯起眸子:“柳至如今和袁家要更近一步的成亲戚,他又当上刑部尚书,眼红他的人还能少了?忌惮他柳家的人还能少了?说太子逼宫的谣言,是在柳至当上尚书以后出来的吧?这是有人还是想抓住袁柳结亲做文章,而伺机把太子殿下早早逼回京来!这里也许可能说不好有大动作,但眼前倒很好解开!”

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按小几,不用人扶站了起来,另一只手指上外面嚷上来:“把这引到柳家去!让柳至去接!要定加喜是好定的吗?他不出力谁出力!这针对太子,就是有人恨他柳家重新得势,就是冲着他来的!与别人无关。把信先呈给皇上,再行文刑部,让他柳至出面捉拿这造谣生事的人!”

……

上马离开钟府,常大人脑海里回荡的还是对南安老侯的敬佩。暗暗的想,这位还真不是吹的?分明身子骨儿不能出家门一步,家人为他身体,平时传给他的消息也必然有限。

但过眼只一看,这波子事情就到柳家去了,自己也好,韩家也好,董家阮家也好,包括宫中的老太后也好,都纹丝不动,有人想趁隙插针也难以下手。

这位,真不含糊。

……

“送到刑部去,”皇帝看过,也是这样吩咐。常大人心中石头在这句话里,真真正正落了下来。

钟老侯还真的猜中,皇上不为所动,这事情只要交到刑部,柳至是国舅,他为了太子敢不尽心?

常大人一身轻快的出殿门,回衙门让人走正常接纳密信的手续,看看到中午,一上午密谈有些累,他回家用饭,想换换眼前人面庞,也换换心思。

常夫人出来迎接,笑得合不拢嘴:“老爷,我想着要不要请你中午回来一次?”

“出了什么事?”常大人警惕的问她,有些草木皆兵。

“您看,”常夫人指着桌子上一个盒子:“好孩子送蜜饯回来了,这一回跟早送回的桃子一样,一家只有一盒,里面装的各种各样的好蜜饯,一样只有一种,但滋味儿不是京里的苏州蜜饯铺子可以相比,好孩子他们又逛到苏州了。”

常大人心头一亮,轻快的笑出了声:“哈哈,原来如此。”他心里明镜似的明白了,皇上半点儿不信谣言,与太子送回来这些各地名品也不无关系啊。

回想刚才见驾,御书案摆的也有这样一个盒子,皇上显然是吃上了,吃的也很满意。

“这就好,这就好啊。”常都御史换上春风得意,太子既然有吃的送来,那就也有公文送来。那老张头上上心,让殿下公文中皇上的意,太子殿下就不会提前回京,谣言起不来,就只能偃旗息鼓。

取一个蜜饯,常都御史有滋有味的也吃了起来。

……

今天注定是个多事的日子,到了下午,又一个震撼性的消息传出来。

常都御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对回话的官员又一次询问:“这是真的吗?阮英明大人他真的让国子监官员出巡外省各学府?”

“丞相官署为此紧急在会议,翰林院里骂声一片,说国子监是最高学府,最高,却不是现管,不能手伸得太长。六部里也骂声一片。”那人抹一把汗水:“都知道这话,秀才他是宰相根苗。谁看不出来各学府直接归最高学府管辖,除把各省权力架空以外,以后凡中的官员,尽在国子监意料之中,而且,只怕都将是阮英明大人的门生,别人能不骂他吗?皇帝要是答应,这是过了明路的铲除异己,笼络学子,不骂他才是怪事。以我来看,他这件事情难办的很!”

哪怕这个消息震的都御史耳朵嗡嗡作痛,但他这一回却不再有惧怕。让回话的人出来,他在房中无声地笑了。

喃喃自语:“这个阮英明,还真的一把好胆子。老夫我跟他一比,让他这后学晚辈给比下去了不成?”

常大人忽然有了胆纠纠,似乎面对任何事情都中气十足起来。

------题外话------

虽然还写不出多的,但头天晚上能写好,感觉上轻松。大好仔加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