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我出元皓/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天明,韩世拓才去打了个盹儿。幸好的,没有吵醒掌珠。有些事情并不想让掌珠跟着担心。

……

孩子们在苏州的铺子,最终并不是太子赏下来。事先的,太子也没有料到。

……

苏州知府邓大人终于明白过来,对齐王殿下的要求小有认识,当然这个过程也花费不少,如请钟南吃饭就请了三回,听了钟南好些话。虽然邓大人还抱着四平八稳把齐王“应付”的心,但开窍的安排一场让齐王满意的宴会。

“十里八乡的告示都贴出去,地点设在狮子林,允许百姓同游,请帖下的是长居苏州的本国外国商人,官员乡绅,名士文人。”

听完回话,斜倚在椅子扶手上的齐王今天看上去更和气,虚抬一抬手如对家臣般的亲切:“自己找个座儿吧,你应该还有话要对我说。”

两边一溜排开的椅子上,邓甫不敢选首位,这是离殿下最近的位置。贸然坐上去,岂不是不知谦虚?离得太远也不行,像是自己过于拘束。第二个位置上,他坐下来。

“殿下明鉴,这地点设在狮子林,是还有许多的话回殿下,请殿下千万听一言才好。”邓甫说的诚惶诚恐。

齐王漫不经心:“对的,我听。不合适的,我怎么能听呢?”邓甫愁眉锁起,心想这话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我的主张会害您不成,左右都是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哪会出来不合适?

齐王看到笑笑,安安他的心:“你放心,我不生事情行不行?我不是个任性的人。”

邓甫咽一口唾沫,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位您还不算任性吗?在扬州会一回外国商人让行刺,这天潢贵胄的怎么就一点儿不害怕,到苏州还要会外国商人,不怕再来一回。

这位兴许是出京要政绩来了,可摊上的人十足倒霉。不在衙门会人,不在方便守护的地方会人,偏偏挑中苏州名动天下的狮子林?殿下您可知道狮子林的地方也许小巧不算太大,但假山层叠,幽处不少。到那天您又要“亲民”,允许百姓入住。您知道一共调动多少人手去守护吗?

邓大人在这几天里,差点都想来见齐王算算账目,不如把这花费送给殿下,您收了钱安生些,别大张旗鼓的游狮子林吧。

他都烦恼的快生白发,对面的殿下还是轻飘飘语声:“本王不任性。”邓甫不知是笑还是哭几滴眼泪给他的好。

但再烦恼,齐王游园的事情已定下来,各处街口上都张贴告示,只要面前这位依然“任性”,已经不能更改。邓大人就如齐王所料的,还真的有几句话再说上一说。

齐王不用听就能猜到的,是几句所谓的“老生常谈”。虽然邓甫说的诚诚恳恳兢兢业业如履薄冰,使尽全身解数试图让殿下重视,让殿下理解。

但再加重,也难说出天轰地裂来,不过就是一个意思:“到那一天,因为狮子林内不能完全容纳的原因,一处一处的园林开放。殿下您在正厅的时候,允许进入的官员、商人、士绅和文人,都有数目。百姓们能进十个,允许进五个。另外五个由驻军扮成,殿下您看出来了,请不要见怪。”

“安全”,是王驾走到任何地方都会重复讲的话题。齐王早就听得倒背如流,也不甚同意邓甫表面放开游园,其实有所控制。但却能体谅,他听上一句,配合的嗯上一声。

三、五声的“嗯”以后,紧绷的邓甫有所缓和,但没等他再放松一些,齐王又一句话,让邓甫觉得自己还是一直紧张到游园结束为好。

“邓大人,你说的能进十个百姓的地方,放过五个,另外五个是本地驻军假扮?我看出来,让我不要在意。那我问你,不会我把十个全看成驻军,一个百姓也没有吧?”

慵懒的语调不高也不低,但邓甫耳边犹如平地起惊雷。他为了王驾安全,还真的存这样心思,也这样吩咐下去。等到那一天,殿下不可能把百姓们叫到面前点数儿,他只能是随意一抽,不管他抽中谁都是驻军,这只能怪殿下抽的人不对是不是?

这种主张,是和师爷们熬夜商议才出来的万全之策,万万没有想到这会儿就让齐王喝破。

邓甫面皮一抽,眼角一跳,傻眼的模样出来。

齐王一看就内心了然,微微一笑的他,并不想当面让邓甫难堪,口吻还是很温和:“我相信你会让我满意,这事情我全权交给你,你让我千万听你的,我也有个千万对你说,千万不要到那一天,你给我看个百姓,也是事先赏了银子背熟了话,说一堆歌功颂德,这就怎么看怎么假。我又不是来看造假的。”

“是是。”邓甫觉得背上有汗出来,他想一定是今天多加的夹衣裳惹出来的。

等待他告辞出来,廊下的秋风吹得遍体生寒,意识是冷汗,心里就更哆嗦。

他苏州的官儿当得不错,他太患得患失,也就太害怕了。

他怕到脑海里随意一想,就出现狮子林大闹刺客,府尊护卫不力的新闻。

天呐,本来这繁荣地面上来的人鱼龙混杂。那些长途跋涉到中原挣钱的人,大多是亡命之徒,不然也闯不过万里千里,听说不是沙漠就是汪洋。

这位殿下居然还都要见见,您是痛快了,泽被四方了,让别人都瞻仰您的风采神韵,可曾想过底下人的日子怎么过?

还没有到门外,邓大人的面如土色已经在脸上。

……

随从收起邓大人的茶碗,给齐王新换上热茶。窗外秋高气爽,日光还带着夏日的流金,好似齐王舒畅的心情。

打擂台不是?就知道想听点儿真话,办点儿真事,就要跟本地官员较量不完的言语。

认真来说,不能说本地官员过于谨慎过于小心。但他们只想把自己糊弄得耳聋眼茫然,再就把自己送走了事,齐王想是可忍孰不可忍。

今天敲打的他好……齐王有了悠然。房门轻轻推开,念姐儿走进来:“说您叫我过来?”

齐王从懒瘫软堆的姿势中一跳起来,双手按住案几一角,哈地一声,人有了精神,说话好似流畅的溪水,神色兴致勃勃:“是啊,凝念,游园那天你以县主的身份随我前往。”

念姐儿睁大眼睛,黑亮中闪烁而出不解、疑虑、不可能和不答应,嘴也吃惊的微微张着。

这是一副窘态,齐王见到乐不可支:“怎么,你不愿意吗?”

清朗的嗓音把念姐儿打醒,回身把房门关上,念姐儿走上两步,俏丽的面容上出现的不是未婚夫妻同游的羞涩,而是责备:“殿下,您把这里大人吓倒,就是为这句话吧?”

齐王一愣:“没有啊,我还没对他说你在这里?”

念姐儿不相信的狐疑神态还在:“怎么可能?您让人叫我的时候,我和书慧在拐角地方说话,院子里日光足,刚好看清邓大人那个脸色,跟见到鬼似的。”

齐王跌脚要笑:“这是为什么?”

念姐儿正色:“我想您前天说过他也算是个好官员,并不查他,他怕什么?不是怕殿下,就只能是您说了什么把他吓的不清。”下面,责备的口吻更重:“殿下的胡言乱语,我听听也就罢了,怎么能轻易对外人说?难道您忘记了,我在太后面前说出京去看父亲,并没有和殿下同路不是吗?如今我和您一起游园,先不说别人要说不妥当,只怕影响殿下好名声,就是咱们一起上路,也不是小事情啊。”

她眉头颦起,有越来越紧之势。

齐王嗤笑一声:“你想说瓜田李下难堵众人之口?京里不是早知道咱们在一起。”

他用的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这话,把念姐儿的羞涩尽数释放出来。骤然的,面上桃花大开似的晕红了,由不得的轻啐一声。低下头揉帕子,嗓音也由刚才的义正辞严而转为蚊子哼哼:“可别人不知道啊?再说,谁跟你瓜田过,谁又李下过?这话用得不对。瓜田里低头扶过鞋子的才能叫瓜田之嫌疑,我离你八丈远不是吗?书慧陪着我,南哥也在。就是有人说瓜田的话,哪有一堆人瓜田李下之嫌疑的……”

她的语声实在太低,齐王把耳朵支楞起似的才听到。齐王是一声呻吟:“哎哟……”

“殿下不舒服吗?”念姐儿放下自己的慌张,转而为殿下而慌里慌张。

齐王肃然地道:“我想到一件事好生后悔。”

“是公事办错了吗?”念姐儿流露出担心。

齐王凝重的摇头:“不是。是邓大人走的时候,我让人去请你,也让人备车去见太子,但现在我后悔了,”眸子里的狡黠促狭这会儿藏不住,满满的在面上,脸儿也绷不住,齐王轻笑:“如果不让备车的话,这会儿你娇羞纠缠的,咱们俩个说会儿话,那该多好。”

……

院子里山石小巧,又摆着许多精致的盆景。念姐儿和龙书慧很喜欢相伴流连,念姐儿去见殿下,龙书慧独自在这里踱步。

这里就是能看到邓大人神色荣衰的地方,也能看到殿下的房门。

“啪”。

一声房门大响惊动院子里的人,龙书慧看过去,见到念姐儿一气冲出来,虽然看不到面容,也能感觉出她的恼怒羞涨,而在她的后面,房门内走出吟吟悠然的殿下。

这对未婚夫妻又玩笑了,而显然殿下又占据上风,把念姑娘气的夺门而出。

护卫们这样想着,转开眼睛继续巡逻。龙书慧也是一样的心思,窃笑在必经之路上等着,准备好好审审念姐儿。

看看她和殿下又玩笑的是什么?

但念姐儿并没有机会和龙书慧单独遇上,她只奔开三步,齐王就出来。在齐王眼皮子下面又跑出一步,有人来回话:“车已备好,请殿下和县主登车。”

“哎,你有什么恼的?我也恼呢,咱们去见加寿评评理如何?寿姐儿要说你应该去,咱们举手表决。”齐王把念姐儿叫住。

念姐儿回过身,不服输的道:“寿姐儿才不会向着你。”齐王耸耸肩头:“那你就是答应了?走吧。钟南媳妇在哪里,叫上她陪你?”

“不用了!”念姐儿气呼呼往门外去:“她刚跟舅母学一道菜,做出来颇费功夫,说过今天不出门儿,只我和你去吧。”

在车里,念姐儿板着脸,做个不理会殿下的神态,齐王暗暗好笑,一路上真的没有理她。

……

门外下车,念姐儿发足就走:“您先见大小爷,我去见加寿,一会儿咱们再来说话。”

“不带串通的啊。”齐王叮咛着。

……

太子和张大学士在窗下坐着说话,见到齐王进来,张大学士起身出去。太子请齐王坐下,不过一天不见,含笑的面庞上又添一层沉稳,看上去如对万事不疾不徐。

“游园?好啊。加寿他们都快玩遍半个苏州,我还只跟着走了少少的地方,我也闷着狠了,到那一天,我跟着哥哥去。”

“去和本地的名士对诗,好啊好啊,我在京里就羡慕阮英明时常的去书社,如今我也能玩上一回,这倒不错。”

“铺子?”太子的沉着没挂住,有片刻的惊愕出来。如果不是他和齐王在路上算情投意合,太子险些以为齐王是有意的。再一想,齐王有他的专属快马,他不会知道也没机会知道自己快马往京里送信的内容。

眸光如两道击穿人心屏障的明镜,在齐王面上晃了晃,太子笑得依然温文尔雅:“好好的,哥哥为什么要赏孩子们铺子?”

“不是赏,是还。”齐王没看到太子不经意间的失态,殷殷介绍着他自以为的好主张:“在扬州我们收了你的铺子不是吗?英敏你别说,我想到咱们在这里有间铺子的好处。扬州也好,苏州也好,还有接下来要去的杭州也好,都是出息高的地方。有钱的地方就有贿赂贪官,监查御史在这里,他们自然不敢,又或者,把御史也拉下水。有一个监管的好地方,就是咱们的人在这里。可好好的派几个人在这里,跟挑他们错似的,这样不好,不能乱怀疑官员们。有间铺子,物价高也好,民心乱也好,咱们就多一个监查的渠道不是吗?自然的,对外不说是咱们的。”

齐王还想说指着孩子们出头有铺子,也不会轻易让京里怀疑。但话到嘴边,觉得自己话多了,齐王后面的话就没有说,只在眸子里炯炯灿灿出神采。

显然,他是兴奋的,他满意于自己的主张。

太子明白过以后,还是慢吞吞声调:“还人情啊……”尾音拖的长长的,直到齐王警醒的有了疑心,太子才决定和盘托出。

轻描淡写,并不能掩盖所说的话之严重性。“哥哥,已讨父皇的示下,在苏州这里赏给所有孩子们各一间铺子。跟哥哥一样,我也备下念姐儿,也备下钟南家的。”

他故意的在这里没说出阮瑛阮琬,但齐王一刹时有毛发倒竖之感。在齐王脑海里,太子这好些字的话分明化成两个名字,一个是阮瑛,一个是阮琬。

所有孩子们的话,也就不会少了他们。

这俩个,一个是吏部尚书阮梁明之子,一个是最近动作颇大的阮英明之子。

北风呼啸不过就是此时的浑身冰寒吧?齐王惊恐的发现,太子这个举动是正式宣告他位于朝堂中的地位,公开的请求皇帝答应。

十八周岁的太子英敏,在他参政的几年里,这是他头一次的振鸣清声。

他要笼络阮家!

他不久前,刚打过韩正经的主意!

一道道电光火石贯穿齐王脑海之中,也让他僵在原地。无意中,自己在和太子抢人?

此时是让,还是不让他?

让一步,不是不行,自己地位也在英敏之下,让让无妨。但只怕落他眼中的一个阿谀奉承之徒,那可太不美了。

不让英敏,坚持自己要赏铺子。不但阻挠太子笼络阮家,而且做对似的分庭抗礼,兄弟这一路上出来的融洽就此断开。以后再想寻找在路上这难得的机会修复,是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齐王默然了。

他既佩服太子的胆量,也为难于此时的进退两难。本来是想和太子进一步交好的举动,现在成了卡在咽喉中的鱼刺,咽也不是,不咽也不好。

……

念姐儿走到加寿房里,见到孩子们全在这里做功课。

梁山老王带着萧战和加福出门,执瑜执璞不会常在姐姐的管辖之地当乖弟弟,这里排开的小案几,是小六苏似玉、拌嘴三差人、一个皮匠小红和阮瑛阮琬。

香姐儿坐在阮瑛阮琬身边,还当他们是刚来的小客人,悉心招待的殷勤。

有元皓在,加寿大多守着他,这就拿着一卷书,和元皓在一个案几上,不时的看他写的字。

见到念姐儿进来,孩子们纷纷招呼,只有元皓是嘟囔:“我还没有写完字呢,为什么又来抢加寿姐姐?”

念姐儿对他的此类抱怨习以为常,嫣然的说上两句好听话儿:“借出你的加寿姐姐一小会儿好不好?等我回京闲了,用心缝一个帕子给你,”

元皓放下笔,扳动胖手指数起来:“在扬州欠我十个帕子,到了这里抢了加寿姐姐这是第七回,欠我十一个帕子,三个帽头儿,两双鞋,和一个腰带。”

好孩子从自己座位上白一眼过来,也嘟囔他:“抢东西精。”香姐儿怕他们又吵,忍住笑叮嘱:“写你的吧,早早写完,去厨房里吃汤水。”

元皓拉着念姐儿还在问:“欠我十七回东西,我没有算错?”念姐儿夸他算的好,才得已在加寿身边安生的坐下。

元皓看似重新写字,其实有人注意到他肥白耳朵的话,微微的颤动着,一心二用的一面写字,一面打算听听二位姐姐的私房言语。

念姐儿不想让他听到,故意东拉西扯的说了些别的话,以为元皓专心在写字上面,悄悄的对加寿把话说了。

“殿下要我张扬的陪他游园,就不想想我回京里怎么见人?加寿,等会儿他问你主张,你要向着我。”

加寿眨巴着眼睛,手指对香姐儿勾动。香姐儿让好孩子乖乖的,她也走过来,元皓的耳朵就支得更高。

香姐儿听完,小声问为难的表姐:“是犯愁没有带女孩儿衣服吗?我和大姐三妹带的还有一套衣裳在,我出套衣裳帮表姐行吗?”

念姐儿尴尬:“二妹,你没有听明白不是?我带的有衣裳。”

“我出枚女孩儿簪子,红宝石绿宝石寿星簪子,让二丫取来。”加寿的话把她打断。

念姐儿仿佛明了,嘟起嘴儿:“哎呀,不是让你们起哄,是帮我回绝殿下……。”

一个身影扑上来,嚷道:“我出个元皓,去哪里玩?我出元皓,元皓随你去。”

胖队长扑到加寿怀里。

加寿格格笑上一声,好孩子哪里肯示弱,扬眉起身:“我出好孩子。”

别的人就都让打扰,韩正经眯了眼,眼神里也有心动,但是他一贯的一本正经,慢条斯理的先把胖孩子和好孩子教训了:“看看你们遇上好玩的事情只出自己,把别人全忘记。我出六表哥,我不出自己。”

小六理所当然:“我出正经。”扭过头安慰苏似玉:“下回我出你,今天你就别掺和了。”

苏似玉不慌不忙:“我出称心表姐和如意姐姐,她们会出我的。”说完,也银铃似的笑起来:“好似吃螃蟹,你出姜醋我出绿豆面子洗手似的,念姐姐是带咱们对份子吃螃蟹吗?不是天天有得吃,咱们小,每人每天一大只,不足够吗?”

秀才遇到兵,有话也说不清,就是念姐儿此时的境遇。她懊恼着:“不是吃螃蟹,”

“那对份子做什么?”好孩子歪着脑袋。

“对呀,吃什么去?”元皓对吃从来兴趣浓厚。

“不管做什么,我都出六表哥。”韩正经有老谋深算的味道。

小六又一回想当然的:“不管吃还是玩,当差还是念书,我出正经。苏似玉你退后一步。”

阮瑛阮琬总算明白了,争先恐后来扎堆:“我出哥哥。”

“我出弟弟。”

念姐儿跺脚:“不是的呀!我已经让你们搅和糊涂。”院门响动中,很快,称心和如意进来。

“大姐,咦?念姐姐也在,太好了,”称心穿着出门的衣裳,一看就是刚从外面采买回来。

她和如意气愤的道:“街上贴出告示说大哥哥与民同乐,与民同游狮子林,别的人还没有怎么样?一堆的姑娘们涌到裁缝铺子里、绸缎铺子里,首饰和珠宝铺子也挤满了人。”

念姐儿没反应过来:“这与裁缝铺子有什么相干?”

“她们抢裁缝做衣裳,要在游园以前做好看衣裳,好和大哥哥游园呢!”称心嘴儿一噘:“念姐姐您可一步也别退,到那一天打扮的十分好,在大哥哥身边一步也不要离开。”

如意热心的道:“一定要帮忙的?不然那么些姑娘,姐姐一个人怎么会得过来?等等,我去叫璞哥来,”扭身就要出门。

念姐儿紫涨面庞叫住她:“打住!还嫌我人丢的不够是怎么着?叫璞哥来,多一个看笑话的人吗?”

如意愕然:“姐姐怎么这样说话?我想,难道那天不要护驾的吗?”念姐儿后悔失言的模样:“你别生气,我的意思是……唉,我应该是什么意思来着?”

一个如意还没有解释清楚,称心也跟着伶俐:“是啊,我去告诉瑜哥,让他那天也陪着姐姐不走开。来一个,咱们会一个,来俩个,咱们会一双。”

挽上如意的手儿,两个人跟进来的时候一样,急急忙忙的去了。

念姐儿的脸已经成块大红布,有个地缝钻最好,随后在身边发现有一个才是真正看笑话的。

“哈哈哈……”加寿终于没忍住,大笑道:“我也帮忙,我出加寿。”

“我出元皓我出元皓!”胖队长又乱上来。

“我出好孩子,”

“我出……”

念姐儿双手掩住耳朵,知道自己寻错帮忙的人。

……

房间里,兄弟二人忽然有了隔阂一般,齐王好半天想不出下面该说什么,太子也静静呷茶。

太子可以解释几句打开僵局,但他想还是由齐王先表明立场的好,就貌似平静的不动形容。

“不,”齐王张口,毫不拖泥带水的反对。

太子一瞥过来,非常乐意听听皇兄的高见,笑容慢慢的堆积到唇角上。

“在这里不还你的铺子,难道让我到杭州才还?”齐王在脱口的反驳以后,委婉许多。

他敢于反驳,是他有了两全的主意。既能让太子满意,也不轻易退却失了自己的尊贵身份。

太子固然是人上人,齐王也有自己的尊严。深思熟虑的话,出自于好心的话,一碰就走,齐王想这也太没骨气,也失了主见。

就像漫山遍野的草,历经严寒来春必发,却永远长不高。只有那敢于坚持自己笔直身躯的树,在强风中不倒,在暴雨中不弯,才慢慢的树立起自己的一席之地。

他真心的是想还间铺子,但事情顺流而下成了要么趋炎附势惧怕太子,要么就和太子生分。齐王已想的明白,这不是他的行事风格。太子都敢向京里宣称他对阮家的示好,自己倒听到句话就要掉头就跑?

“英敏,你的铺子还是让我还了吧。给阮家两间也好,三间五间也好,都由我来出,但是确实是你要赏的,是你的名义给他们。你看,好不好?”

齐王心平气和的微笑:“这债,欠到杭州去也不像样儿。”

太子略作踌躇:“好。”

他何必强着一定自己出钱,名头儿是他的已是他要的。太子想到在海上打鱼,那大网是他拉上来的吗?他也拉不动。送回京的鱼干,他洗了剖了,他做完全程了吗?他一样没本事干得完。但名头儿是他的。

齐王让这一步,已是表明立场不跟他争,也坚持他的决定,保持他的也许称得上“骨气”的说法吧。

真的齐王软下来,太子想自己也会大失所望。他跟随岳父一行走来,这队里的人有哪一个是软的,就是以前名声不佳的文章老侯兄弟,也像是该英勇的时候英勇了。对于齐王另一部分的不让步,太子想可以包容。

相视的一笑,俩兄弟重新有和契之感。此时说点儿亲热的话最好不过,也都想了几句出来,还没有说,让一阵乱嚷打断:“我出元皓!我出加寿姐姐,帮着表姐……”

太子失笑:“他们又玩上了?”

齐王有点儿担心,往前坐上一坐:“这件事儿只有你帮我,让加寿不向着念姐儿,你去说最合适。”就把和念姐儿说的话告诉一遍。

“哈哈哈,原来如此!”太子大笑:“哥哥放心,哥哥你想,我和加寿几时避过嫌?寿姐儿才不会帮这忙,”

“我帮忙!”加寿的嗓音也出来,没办法,这院子着实不大。

齐王对太子挑一挑眉头看去,太子莞尔:“不信咱们去看看,我赌寿姐儿不帮忙,要帮也帮哥哥。”

------题外话------

这标题回头好找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