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未婚夫妻情意笃定/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太子的话,这一份儿和加寿两小无猜的自信一览无遗。令得齐王暗想,有时候落后的一步两步,并不都是由身份和资历而来。

无话可说。

带着这样的心思,齐王和太子并肩去往加寿房中。而那个门里还在喧闹:“我出舅舅,”这个只能是胖孩子队长。

“我出姨丈,”好孩子挺身。

“我出婶娘行不行,行不行!”这一个是阮瑛。阮梁明年长于袁训,阮瑛对宝珠就是如此称呼。见到胖队长又得意,阮瑛虽还没有挂上拌嘴名声,也不介意再跟胖队长争上一回。

房里还有别的动静:“叽哩啪啦,哗啦砰砰……”,不是拍了案几,就是踢了椅子。

……

晚上,袁训照例在院中巡查。等他回到房中,见到宝珠打开衣箱,正在取他的鲜亮颜色衣裳。

在路上,袁训的行装大多比在京里还要暗沉,路上灰也大是真的。但还是备下浅色的衣裳用来会客,这会儿宝珠全取出来,在手上掂量着。

自言自语着:“就这几件我都不满意,明儿喊裁缝来做几件吧。”话刚说完,见到丈夫回来,宝珠堆上笑容:“你回来了。”

夫妻成亲已有十数年,但每每见到还是“恨晚”似的,这面庞充满缱绻和缠绵。

袁训走过去,自然而然的手往宝珠肩上一拂,也是解不开的亲昵。笑问道:“你搬我衣裳做什么?又为了什么要给我做衣裳?”

宝珠取过一件玉白色的,向丈夫身上比划,语气中说是嗔怪不如说是娇恋:“看你,白当舅舅了,外甥将有大事情,你就不出面不成?既出面,就得有几件会人的衣裳是不是?”

“元皓又怎么了?”袁训想也不想就道。

宝珠扑哧一笑,手指在自己面颊上轻轻一刮:“让我逮到了,你不疼念姐儿。”随后咕咕囔囔:“亏得姐姐为你什么都肯做,你就只记得是元皓的舅舅。”

“是吗?我想起来了,姐姐为了我,曾经叫我不要理会宝珠,干脆最好的,不要宝珠也罢。”袁训故意道。

宝珠白个眼儿:“陈芝麻烂谷子的,我和姐姐早就忘记了,你又提它又做什么?”转过身去,把手中衣裳另换一件雪白的拿在手上,人还没有转回来对着袁训衡量,话又出来:“元皓都要出元皓了,舅舅还能不出舅舅?饶是舅舅不出,舅母也要把舅舅出了。”

有时候的宝珠在袁训眼里,是娇憨这辈子不能改。就像此时,袁训由她的话想到白天孩子们的乱,能把缘由明白。但再明了原因,也看妻子娇娇的还似个捣乱的女孩儿。哪怕她一片的心思不是为自己,是为了自己的外甥女儿。

袁训就和妻子玩笑:“舅母出舅舅有什么用?这舅舅不想出自己,舅母又能怎么样?”

“那舅母就把自己出了,”宝珠原本在袁训身上晃动的衣裳,放到自己身前。走到铜镜前去照,故意地气一气丈夫:“二爷难道生得比舅舅丑吗?二爷原本是俊的。”

袁训清清嗓子又取笑一回:“我又想起来了,这二爷没当二爷的时候,曾和姐姐吵过嘴不是?”

“咄!”宝珠撇嘴:“别再提了!这二爷跟姐姐何曾有过什么?再说就全是你编造的。索性,二爷吩咐你吧。姐姐对你好,你也要姐姐好。你为加寿出的力气,外甥女儿也摊上这事,侯爷从来作成的心不少,为外甥女儿卖一回脸面儿又有什么?你若是不去啊,元皓等着去,执瑜等着去,战哥也争着去呢。”

眼前闪过战哥的黑脸儿,当岳父的跌脚大笑:“罢了罢了,为了战哥我去了,好女婿还是陪着加福的好。”

“就是嘛,就你去最合适不过,你办过这样的事情不是?”宝珠嘀咕着:“怎么能把外甥女儿和女儿不一样对待呢?念姐儿知道也要叫你坏蛋舅舅了。”

这抱怨的话听在袁训耳朵里,总是为他的外甥女儿,袁训愈发的觉得这红烛跳动的房里温暖上来。

……

陈留郡王府上的县主,齐王殿下的未婚妻子,到那一天伴随王驾同游园林的话,风一样的在苏州城中卷开。

如念姐儿猜的一样,谣言如火如荼的起来。关于她是什么时候到的,不管是追随王驾前来,还是随同王驾前来,都有人安她一个“不羞耻”名声。

关于她伴随王驾游园,又安她一个“不知廉耻、未婚夫妻不避嫌”的名声。

人多嘴就杂,这些闲话虽然不是公然在大街小巷里谈论,但还是有星星点点能让钟南等人听到,龙书慧一字不少的传给念姐儿,方便她游园那天有合适的对策。

知己知彼,总比什么都不知道要好。

至于念姐儿会不会听到很生气?以龙书慧的话来说:“姑丈是天下第一名将,表妹你是太后面前养大,想来你应该是教训这些人,不会跟她们置气。”

因此不管谣言有多凶猛,丝毫没有吹进桂林环绕,过了明路的县主居所。

游园的这一天,一早念姐儿起来,妆台前跟丫头们挑选着首饰,映出她的面庞带着开心。

她出京的时候衣裳带的足够,宫装应有尽有。跟着舅舅上路的时候简装出行,服饰箱子和侍候的丫头大多跟随齐王的车驾。这车驾先是返京,后来一起来到苏州。

龙书慧早早收拾好自己,在这里帮着挑出蜜合色黄折枝牡丹宫装,又是一件鹅黄色百褶裙。换上以后,念姐儿自己看镜中的人,亭亭玉立,也是得意的。

直到齐王打发人请她出门,院中第一眼看到藤蔓架下如白云出岫似的殿下时,念姐儿百感交集,在这几天稳定的心情油然的乱了。

天清地净中,附近的房屋、随从等都似化去,只余下傲然挺立的殿下在那一方。似隔水伊人,脚上有白露为霜。

共同游园,是殿下对自己的讨好,当然也可能他受到一些来自本地官员或乡绅的“暗示”,殿下要躲开。但不管是哪种心情,齐王殿下公然宣称自己伴随他而来,是毫不避讳的表达了他的爱意。

而念姐儿乱了心,也能查知自己动了心乱了情。虽然当初走近他时,为的只是加寿。

……

回想那年,太子作主夜查齐王府,一举拿下齐王的所有姬妾,念姐儿去往规劝齐王,还不是为了自己显未婚妻子的威风,为的是她金镶玉贵的表妹,寿姐儿。

定亲的那一年,念姐儿算小有懂事的孩子。她知道虽然这亲事出自于太后疼爱,但太后并没有疼爱到由着念姐儿自己选亲事,而是执意定给最年长的皇孙,姐姐辅佐妹妹已成格局。

在事后她那出身于老老国公夫人膝下教导的母亲,也或挑明或隐晦的对女儿反复陈述她的亲事利弊:“你父亲是外臣,轻易是不能进京的,手中有兵权,又容易遭猜忌。你的两个哥哥,迟早要打发去陪你父亲,可怜他独自在外面,儿子们去陪是早晚的事情。只有你舅舅独自在京里,寿姐儿独自在宫里。瑜哥璞哥小你好几岁,在他们成年以前,寿姐儿已经大婚。这几年加寿在姐妹兄弟上面有谁呢?只有你是最年长的。太平时候的太子,有一位愿意太平的王爷辅助,再到以后的皇帝有一位愿意太平的王爷辅助,这是你一生的大事情。”

话说到这个份上,在念姐儿心里刻的如烙印一般。她不是那或刁钻,或自私,眼里只有自己的姑娘,不会认为凭什么寿姐儿高人一等。念姐儿默默的接受她的命运,成为太后和郡王妃希冀的,满心里只有大表妹的人。

一次次的接近齐王,小心探查齐王的心思,对他做可能有的规劝。当然齐王如果真的有二心,不是一个姑娘的规劝就能有效。但齐王尚在年青,东想西想在所难免。念姐儿还是起到作用,并且也一直告诫自己不要轻易的喜欢上殿下。

在这一点上,念姐儿格外推崇母亲的言语。

“唉,嫁个好丈夫,人物一流,权势一流,随之而来眼红的人也一流。你要是爱慕上他,你可就吃苦头了。家里给你请先生念过书,你去翻翻诗经上,爱慕,往往是身为妻子灾难的开始。让你心乱,让你做错事,让你嫉妒,让你猜疑他,最后让你夫妻生分,有可能此生不和。”

郡王妃在名为祖母,实际上为外祖母的老老国公夫人教导下,是个世事剔透的人。她也让她唯一的女儿,成为玲珑七窍。

念姐儿一面欣赏舅舅夫妻的恩爱,一面愉悦于太子和加寿的青梅竹马,同时也没有陷进去,知道自己的未婚丈夫,齐王殿下他不是舅舅,也不是太子。自己不是舅母,也不是加寿。

这是个难得的明白姑娘,一直和齐王若即若离。用本朝的话来说,叫自重身份。

直到今天,她没有失了庄重,也不表现冷傲。对齐王循循关切,也提醒自己他可以有妾,他为什么不能有呢?他不是舅舅,自己不是舅母。

对感情的渴望不属于自己,怎么保护加寿才是自己一生的责任。

这种心情原本可以维持下去,凝冰似的是念姐儿得体的屏障。但殿下的话如直射万里的强光,把这层屏障冰消雪融。

他要众目睽睽之下和自己并肩出游。

他等于先向全苏州,再对全天下昭告未婚夫妻长伴旅途。

他同时也一样披上那给念姐儿的“未婚不避嫌”面纱,不介意让他的名声染上流言蜚语的尘污。

此时,他静静的站在通红的枫树下,笃定的等候着自己。怎能不掀起念姐儿心中翻天覆地的钟爱呢?

……

含上笑容,念姐儿走向齐王,在他身前几步外站住,轻施一礼:“有劳殿下带我游玩。”

齐王说的轻描淡写:“啊,有你陪我,应该比官员们有趣的多。”轻淡的语气掩盖不住他面上的容光焕发,也掩饰不住他的兴奋。

这算是自己长这么大,最出格的一件事情吧?

不顾名声,不怕由此而来的耻笑,不在乎粉碎本地妄想的心。

……

“走吧,今儿是个好天气,早去可以多玩会儿。”齐王说着,当先往外面走去。念姐儿带着龙书慧和丫头随后跟上。

到了门外,齐王没忍住一乐,哈地有了一声。念姐儿和龙书慧也掩面轻笑。

马车旁边,站立两个小胖子。执瑜昂首挺胸,执璞挺胸昂首,兄弟两个全副披挂,背负弓箭,腰垂断开的短棍,两手叉腰雄纠纠,真的来当今天护驾的人。

一切为了加寿,得到回报的时候一样令人感动。比如这会儿,这对太后眼里奇珍异宝也不换的双胞胎们来保护表姐了,怎能不让念姐儿又感动一回呢?

念姐儿眨眨上了车,不忘记给表弟们嫣然一笑。

……

“孩子们,收拾好没有?该出门了。”袁训在院子里又催促一回,房里还是着急慌忙的嗓音:“舅舅再等会儿,就好了。”

袁训看看地上日光移动的影子:“早半个时辰就这样回我,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走到房门前,往里一望,袁训微微一笑:“又胡闹了,都在等你们,你们还在玩牌?”

房里,摆开一张小案几。两边,一个是元皓,一个是萧战。别的人围在四周。案几中间,放着一副骨牌。

加寿骨嘟起嘴,但看的也兴致盎然。见到父亲过来,撒娇道:“爹爹快教训战哥,他说我是瘪十。”

萧战咧着嘴儿推出骨牌:“你自己点点,是不是最小?你不是瘪十,难道是至尊宝吗?”

元皓点脑袋:“我是至尊宝,我出元皓通杀!”

“爹爹,您快看战哥教元皓赌博呢。”香姐儿告状的话,自己先笑起来。

萧战给她一个鄙夷的脸儿:“刚刚你不是还看的很热闹,说发牌你不比别人慢。”

沈沐麟就鄙夷他:“刚才是给你捧场,可怜见儿的,跟你说捧场你也不懂,你眼里哪有捧场这样的字眼。只告诉你一句吧,现在岳父来了,我们可不就维持秩序。说!好好的为什么教小孩子赌博,你不太像话了。”

“明儿早上练武的时候我约下你了!看我打不好你!从你来了,小古怪就改名叫一丘之貉。这里没有你,你不要往脸上贴金子,一丘之貉全是小古怪,你只能算是个刮耳边的风。但是你瞎帮忙!又上来了。她跟我说话关你什么事!”萧战抓一把骨牌在手里,瞄一瞄袁训,那神情如果不是岳父在,早就开打。

“打就打!”禇大路振振手臂。

“我出元皓!”胖手臂捣乱从来是时候。

萧战乐了,直接把禇大路忽略,对着表弟堆上笑:“至尊宝一出天下无敌,表弟,以后你是至尊宝,我是……”

经过他一早上的指点,元皓流利的回答:“战表哥是丁三配二四,有了你,元皓才是至尊宝。”

加寿撇嘴:“爹爹您看战哥糊弄表弟,丁三配二四就是牌九里的至尊宝,他一个人就成了,还要表弟做什么?”

元皓快快乐乐的回答:“我出元皓,大过战表哥。”

开心的胖脸儿,谁见到谁跟着要笑。袁训拧拧他的面庞,打趣道:“你呀,什么至尊宝都不重要,你大过,这才重要吧?”

“是呀是呀,”元皓张开手臂要舅舅抱,扭脸儿告诉萧战:“舅舅也说了,元皓至尊宝,大过表哥至尊宝,战表哥,背上东西来哟。”

“好嘞。”萧战分开众人,从椅子上背起一个鼓囊囊的大包袱。

“哄”地一声,孩子们嘻嘻哈哈笑了起来。袁训也笑道:“咱们是去游玩,战哥你又捣什么鬼?”

萧战“委屈”:“不然表弟不出我,除非我背着大家的茶碗,岳父,我又让表弟欺负了。”

元皓吐舌头:“谁叫你糊弄我?我白看你一早上呢。背好,不然元皓只出加寿姐姐,只出二表姐,只出三表姐,只出……”

“好了好了,我背着呢。”萧战嘀嘀咕咕的出门去:“说得我口干舌燥,原来我白说了。”

“你呀,你才是个大别十吧。”加寿追上来笑眯眯问他。

------题外话------

感谢仔的新会元,WeiXin9f1ec2af4e亲,感谢一路支持。

……。

昨天找到近半年来更新不勤的症结,文思不畅,倦怠了。倦怠,对症下药,会找到方法。

这就是心里有情节,但写出来往往不满意,反复修改——近来修改是主要原因,写作时间并没有过多的减少。

虽然疾病也是原因。

如恢复健康一样,对症下药仔启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