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县主喜欢的,本王亦喜欢(二更)/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闹哄哄的,孩子们出了门,便衣常服跟着街上的百姓一起前往狮子林。元皓从来不怕出风头招人眼睛,很想骑上他的小马,感觉耀武扬威。但舅舅不答应,让他跟着姐姐们坐车,成了胖队长小小的遗憾。

马车到了主要街道上,见到人流众多,这遗憾才让纠正。

……

今天像是苏州新的节日,有不少人换上过节才会穿的衣裳。虽然不见得人人都能见到齐王殿下,但以后回想是和王爷一起游玩,也值得做个回味。去的人就相当的多。

小摊贩们眼皮子活泛,哪里有人哪里就有生意,他们推着车挑着担子,汇成新的洪流。

能随王伴驾的乡绅大户等更不用说,他们是全家全家的出府,其中不乏女眷们。

忽然出现一位县主,固然会打乱有些人的策划,但有些人激情的心如涨春江水,鲤翻虾斗的心更上一层。

凡是迎接的人都是先行赶到,在园门外面站班列队。好在不是夏天,今天的秋阳也不甚重,日光就不是煎熬的主要原因。只有自己那怦然乱跳的心,狂蛇乱舞的想,成了一波波眼光越来越热烈的源头。

不管是朝中有人好做官,还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还是升官发财另辟捷径,都是这源头的组成部分。

也造成眼望着齐王殿下的仪仗走近时,有些人紧张的身子微微颤抖,有些人则喃喃无声的动着嘴皮子,反复背诵的只能是他们想要说的话,担心说错回错,又一回复习的回奏。

而不管他们都有各自什么样的心思,大部分的眼光还是不放松寻找着一辆车,争着先看到县主的身影。

这位敢于亮明身份和未婚夫出游的……。“羞耻女子”?“不懂礼法的女子”?她生得什么模样?

……

马车里的念姐儿也往外面看去,看上一圈儿全是男人,轻启珠唇对龙书慧含笑道:“看看,到底人家还是含蓄的,没有什么歌舞盈门的事情出来。但到底我来了,他们就敢不准备吗?”

没有出马车,县主已打算发难。龙书慧抿唇一笑并不奇怪。念姐儿外柔内刚,外表相似自己那永远高人一等的姑母,表面上从来亲切。而她的内心,就龙书慧来看,却像她很少见到的陈留姑丈。

这对在山西家里时,凡是听到父母亲听到,不是生惧怕,就是生胆怯的夫妻,怎么会生出软弱的女儿呢?

她养在太后膝前好几年,也不会是鲁莽的人。

龙书慧轻轻地笑着,这是在外面,以尊称对念姐儿:“县主,应该对殿下说说,怠慢的事情不能放松。”

念姐儿从容不迫地道:“就是这样,但是,我自己对他说。”龙书慧颔首不再进言,两个人静静等着车停下来。

外面的见驾声出来,须臾,方有了安静。齐王朗朗的嗓音吩咐着:“请县主下车,同我一起进去。”

“是。”随从们答应着,走到这一方从到来就饱受注目的马车前面,躬身道:“请县主下车,殿下等着呢。”

听到的人情不自禁的有小小的抽气声,都能从殿下“等着”这话里听出齐王对县主的情意。

脑海里无数画面出来:凡是成过亲的在想,情意这事情大多发生在见过面,谈过话,有过接触开始。这一路之上殿下和县主是怎么相处?白天怎么见面,晚上可曾弄月……

没有成过亲的人在想,平白无故的,谁会愿意为未婚妻子担名声非议上的风险?只能是有缘故……这缘故是什么呢?

颇多的猜测,形成寂静中无数小小的暗涡。钟南都觉得自己似成了顺风耳,能听到别人的心里去。但瞥一眼齐王殿下,春风满面的对着马车站着,好似毫不察觉。

他那种知道自己地位最高,身份最重,自己没想什么,别人也不可能多想的自如,让钟南的心也得到抚平。钟南是南安侯府的孩子,多少知道曾祖父力主的加寿大过瑜哥璞哥,也大过一切亲戚和自家的孩子。

但这不妨碍钟南盼望念姐儿今天出彩,今天过得好。在见到殿下主持大局的面庞不变以后,钟南炯炯的眼神回到马车前,看着车帘子打开,龙书慧先下来,和丫头一起扶出这几天里名动苏州的县主姑娘。

袅娜的身形一落地,旋风中心似的卷起一地眸光。不但官员乡绅们纷纷看过来,有些放到这里给齐王看一眼,您与民同乐了的百姓们更是跷起脚尖有了骚动,潮水般往前挤着,都想看一眼县主是什么风采。

“退后!”守护这里的驻军和衙役的呵斥声此起彼伏的出来。

有的官员们暗暗取乐,看看吧,这就是县主你跟来的下场。别看你罩了轻纱,但是也算抛头露面,只要在这里的人,不管是挑粪的还是扫街的,都看了你不是,也算哄闹了你?

“殿下!”一声清音像道闪电一样,把此时出来的杂思心打断。原来,是念姐儿对着齐王在说话。

官员们就更好笑,这倒好,嗓音也让人听了去。不过县主的嗓音倒真好听,不弱于草长莺飞时的百鸟悦鸣。但是又怎么样呢?还是随便什么人都听了去不是吗?

但下一句话,让不少人的神思僵住,最好的也有心思让喝破之感。

微对齐王欠一欠身子,此时受到腹诽的念姐儿不疾不徐地道:“殿下请我游园,什么人陪我呢?看来看去,尽是陪殿下的人。”

齐王笑容悄悄的加深,心照不宣的一笑,看向本府邓甫大人:“是啊,邓大人,县主要来,我先对你说过。怎么,你没有安排?”

邓大人抓住时机看了个笑话,因为他没有女儿他不会窘迫。垂手道:“是,这就安排女眷们过来陪伴。”

“不用等吧,这园子里没有吗?”念姐儿轻笑。

邓大人差点没笑出来,强忍下来回道:“县主说的是,适才倒也见到有女眷在,不知怎么的,却不出来迎接?”

齐王有了淡淡:“既然有,出来侍候!”

刚才肚子里暗笑的人,有一多半儿苦相出来。但不敢说什么,有些亲自由侧门进园子,来寻自己的女眷。

大门上,齐王带着念姐儿悠悠闲闲的进来,已开始逛起来。

……。

“不会吧,去侍候县主?”

“哎呀,去侍候她,不是亮明了给她挑剔?”

“这话使得吗?老爷你糊涂了没有?”

女眷们听到,纷纷沸腾似的不满。

分别来说话的官员力陈厉害:“过明路的不去,等下想忽然冒出来也就不可能!”

“县主都点出来了,说园子里现有却不去侍候,再不去,指不定她还有话出来?”

“此时不去,等下她不要侍候的人,她说侍候的人满了,再想往殿下面前去,可就难了。”

夫人们颦眉头绞指头:“娘啊,这是说我们偷偷摸摸的在呢,还是想挟制人去见殿下?”

官员们焦头烂额状:“都有都有,要去就快去吧,不去的依我看,等下冒不出头。”

夫人们怨言着:“还没有成亲呢,她倒作上主了。”嘴里三个言四个语的带着女儿们无奈前来。

本想徐徐亮相的,这就摆摊似的齐刷刷的露出来。

……

姹紫嫣红流芬沁芳的一字儿铺开,暗针背刺也似跃然其间。

念姐儿恍若没有见到。从下车开始,她有说错话吗?殿下请来游园,理当备下侍候自己的人。好歹自己是县主身份。

她温和地笑着:“苏州自古风水好,出无数名士,想来闺中也有好技艺吧?”

一位夫人大着胆子回道:“我女儿擅做樱桃肉。”

另一位夫人跟她不和,急切地分些风光:“听说殿下对松鼠鳜鱼赞不绝口,我女儿做的不比外面差。”

第三位夫人火上来,讨好殿下的话居然不是自己说出来的,忙忙也道:“殿下若是尝过小女的手艺,才知道苏州名菜真正的好在哪里。”

第四位夫人见没有人阻拦,说她女儿的茶泡的好。第五位,第六位……

“咳咳,”稳风不动的县主轻咳几声打断,悠然的道:“不巧,你们说的我全不爱用,我爱用莼菜汤,大螃蟹我只吃一只,但要挑半斤重的,蟹粉菜要剔得干净,不然带累整盘的滋味。再给我两个时下的新鲜素菜就行了。”

所有的声音嘎然而止,就似风也就此止住。一干的眼光凡是能醒过神的,悄悄的瞄瞄坐在上位的齐王,再瞄瞄坐在侧边的县主。

如是循环有两三轮,齐王静静吩咐:“没听到吗?县主爱用的,就是我爱用的。”

……

“是。”回答声参差不齐的,憋屈难以掩盖。

念姐儿含笑谢过齐王,气定神闲坐下来,继续对自己道。我说错了什么吗?请我来游园,难道不应该准备我爱吃的?

……

狮子林的侧门,在殿下进去以后,开始放百姓们进去。每一个门都有齐王的随从在,不然随从不能放心。袁训等人因此轻易的先进去,又因为有殿下在,每一个院落放进去多少人游玩有数。进不去的人排队等下一轮。齐王的随从轻易就能把一处一处的院落清空,声称里面还有人没有出来,方便袁训等人在空院落里悠游赏玩,细细的观看太湖石组成的假山,和这里的花木。

加寿忽然抬起面庞,心有灵犀的抬高眸光:“念姐姐会上人了?我猜到的。”

太子在她身边,闻言道:“有大哥哥担待,你又多上心做什么。”

“大哥哥有他要会的人,只怕照管不到。我只操心大弟二弟不要只玩去了,就像这石头多好看。在宫里的时候听说太湖石有名,如今咱们身在这里,果然这就近的地方上弄来石头更好。不会分大弟二弟的心吧?”加寿抬起手,在太湖石上爱惜的摩挲着。

太子笑得如春风般亲切:“你放心,如果今天换成你和我,我一定照看好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哟,但是,”加寿一歪脑袋,伸出小拇指:“咱们说定了。”

太子伸出手指,两个人勾了勾。

元皓在看假山,就没有看到这一幕,也就没有人来捣乱,太子和加寿得以站上一站,精致的笑容,把日光衬出一片蜜色。

只要有功夫,袁训和宝珠随时会注视女儿。见到有了会意的笑,袁训垂下的手也握住妻子,把她往一边儿带:“咱们别当碍眼的,寿姐儿这是玩呢,玩上今天,明天就再也不会了不是吗?”

一角有一片飞瀑,溅起无数碎玉断银。宝珠凑上来:“咱们去看水没吧,从那里也可以看到孩子们。”

“看她们做什么?我们自己玩。”袁训笑说着,真的和宝珠对那一角走去。

还没有走几步,身后有一个呼声出来:“袁兄,你来了,却在这里呆着?快来快来,陪我去会诗。前天你还陪我,昨天你不去,多少人失望。”

阮二大人一手撩衣角,一手抬抬的高高,舞动的似风中凌乱的微丝。袁训没好气:“我就不能自在会儿了,小二又来了。”扭身就要抱怨,“哗”,两声惊呼出来,另外俩个先惊慌失措。

阮瑛带上弟弟,阮琬推着哥哥,小嘴儿说着:“快走快走,父亲(二叔)来了。”假山就在面前不是,俩兄弟往里就钻。

眼观六路的阮英明气的鼻子歪,暂时的放过袁训,几大步奔过去,把两个小的从洞里拖出来,恼火地道:“见到我躲什么?我是你二叔,我是你父亲,长辈在此,不应该来问好吗?”

见到没躲过去,阮瑛堆上笑:“二叔,不是我没看到你,是胖队长出了我,我得干活儿去了。”

阮琬学哥哥:“是啊,胖队长出了我,我跟着哥哥有事儿呢。”

阮英明斜睨了眼睛:“什么事儿啊?别对我说逛逛园子看看流水。正好,跟我走,随便的你们还可以玩玩研研墨送送笔,这事儿更大。”

阮瑛阮琬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一看就是想对策。阮英明居高临下的瞅着,觉得大快已心:“没话回了吧?乖乖跟我走吧。”衣角让揪上一下。

回过身子,往上一看,蓝天白云,飞鸟也没有一个。平视的看,袁训对他似笑非笑,四表姐要笑不敢笑。

“我在这里!”小嗓音从下面出来。

视线往下,见到镇南王小王爷瞪圆眼睛,胖白西瓜似的脸上,好似在和自己生气。

阮英明嘿嘿一笑:“原来是您啊,您这是去哪儿玩啊?那边不错,您赶紧去吧。”

“好!”元皓转身就走:“都跟上我。”

呼呼啦啦,加寿等一起走了,阮瑛阮琬更是头也不回。袁训、大学士等也脚步挪动。

阮英明急了,往前一扑,勉强揪住一位大学士,又拧住一位老王:“不行,你们留下!”

梁山老王气势汹汹:“你小子留下老夫打人不成?你眼花弄错了吧!”

“不错,一个也不许走!”阮英明一样气呼呼:“孩子们走了,你们得帮我!”

肃然对上张大学士:“您!跟我去聊聊几十年取科的文风走向。”下一步,对上梁山老王的黑脸儿:“您!跟我去谈谈几十年对外用兵之凶险。”

镇南老王是亲家让留住,他带笑随同停下脚步。面前也跳过阮英明来:“您!帮我去讲讲几十年京中繁华后面的风云变幻,给酸文人们狠狠一击。我让他们对着我就酸去了,就难为我去了。就不想想他们在太平日子里看花弄水的,可没有出过半分力气?凭什么欺负我这官员!”

袁训和宝珠走到门口,正在互相笑:“走脱一会儿是一会儿。”

“袁兄,袁兄,”阮英明到底追上来,拦腰抱住袁训,脑袋在他后背上抵住,惹得大学士和二老王笑出来:“这是天下师?整个市井中的泼皮才对。”

“袁兄,你得随我去,帮小弟我出这口气。这些人,仗着他们成天的看书,我要不当官,我也天天看书去。多费钟点儿的事情,怎么敢对我发作!”

袁训恨恨:“我也想对你发作!你的差使,你自认无能也就算了。怎么敢把我们找去会他们?”

他们还在这没有闲人的院子里,阮英明得了意:“一位大学士,二位实战的老王爷,一位能文能武的袁兄,我不用你们,还真的把瑛哥琬倌找去?我不管,他们俩个陪胖队长去了,你们就得来陪我。不然,我就去扫胖队长的兴致,让胖队长跟你们闹去。”

------题外话------

先替换掉,这是新内容,错字再改了,先吃饭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