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未婚夫妻新滋味/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是亲眼历观全程的人,见到岳父和那个人从品茶到背书,到风景到动武。还真的是比那项家的后代多吃一碗肉,点了他一句:“楚霸王力拔泰山兮,不见得饭量不行能出来泼天的力气。”在这里扳上一局。

面对阮英明的大笑,太子本想插句话,说声这比试也挺精彩。虽然饭量不能算能耐,但已经比到没有不比的,对方是主动认输,让阮英明不要再笑,他就没有想到阮英明见到岳母以后,出来这惊人的一句:“吃花酒这事情,袁兄你赢不了。”

这话太戏谑了,但不管怎么想,用在岳父身上道理十足,太子本来已经不笑,闻言以后,跟着又笑了起来。

虽然是两个人在笑,但袁训只能恶狠狠模样盯着小二一个人。但他越是装着很气愤,阮小二就笑得愈发翻天覆地。

孩子们簇拥着宝珠就更要飞快过来,叽叽喳喳的小嗓音都快到面前:“二叔还在笑?”

“父亲听了个好笑话?”

“可爹爹不笑啊?难道小二叔叔看的是爹爹的笑话?”

说话的三个人分明是阮瑛阮琬和小六,小脚步声也随时会到背后。袁训背对孩子们,一把拎起小二衣襟,严重的警告加威胁他:“再不收着些,我就地把你打一顿再扔到水瀑底下,天下师变落水狗,你颜面可就在苏州丢干净。”

“我不笑了,”小二试出这话不像是开玩笑,而且他也笑得差不多。竭力地忍住,改成狡辩:“小弟这是夸你的话,你袁兄如花美眷情真意切,天下的人谁不羡慕?说你不会喝花酒,是好话儿,袁兄你是聪明之人,怎么听不出来?”

太子第二次不笑以后,在听到这样的解释,第三次又重新开始好笑。

袁训又把小二交待几句:“你请我来帮忙的,为了给你占上风,我出尽法子才有这招儿。你回京后要是胡说,我依然不放过你。”

小二答应不说,袁训放下他,转过身来准备迎接孩子们。一看,不禁愕然。刚才还往他这里跑的孩子们换了一个方向,对着另一个地方去了。

那里走来不少人,有风神俊朗的齐王殿下,有花枝招展中的念姐儿,还有官员和乡绅们。

袁训喃喃:“把我吓一跳,原来不往我这里来。”

太子道:“像是不对?他们也不是去见大哥哥?”

阮小二也走过来看,眯了眼睛:“我家琬倌认得那姑娘?不会啊?我家在这里没有亲戚,这小子手上的花给了她……”

在这里语迟迟,袁训讽刺的道:“你太会吃花酒,琬倌跟着你时常的去书社,这是学会了?”

小二张口结舌:“不会不会,兄弟我虽不才,这一点儿品格一定要学袁兄。为什么在京里带上孩子们去书社,就是有孩子们在,就可以不让一起去的人招妓不是,孩子们是小弟我的挡箭牌,怎么敢让他们见到这个?更别说学了。”

在这里,就势又解释一回,把个委屈的脸儿扮出来:“袁兄你看,小弟我也不会吃花酒,怎么敢取笑你?”

“哼!”袁训给他这么一声。

三个人站在这里继续瞅着孩子们举动,太子先明白过来。想说的时候,不愿意让小二听。先把他支开:“阮大人,请再去夫子们那里看看吧,总是为你才过来,你得照应着。”

对于太子的话,小二不敢说个不字,就是太子明摆的让他走开,他也只能走开。

他刚走到应该听不到的距离,太子低低的提醒袁训:“岳父,这是不是像那年……那年……”

他说第一个那年,袁训恍然大悟。先不说宝珠事先对他说过,要为念姐儿把舅舅出了,就是太子这声气,他也瞬间就能明了。

但那一年为加寿收拾了梅家和吕家,是京里很多人弹劾他,张大学士对他不满的原因,防备的又是太子殿下。听到太子亲口提起,袁训是极不情愿在这未来的储君面前提起。

他虽然是自己长婿,却是以后的九五至尊。把柄什么的,少给他听一点儿是明哲保身。袁训就继续装糊涂:“哦哦,”这样两声打算糊弄过去。

太子下一句话,让袁训没能装到最后。太子摩拳擦掌的模样,跃跃欲试地道:“岳父,我也很会帮忙。元皓都去粘乎人了,我也去了,去和寿姐儿在一起。”

说完他走了。留下他的岳父在后面啼笑皆非,原地盘算着殿下也去了,这是以后如果有人再提那年为加寿的旧事,殿下不可能追究?

正想着,肩头让人一拍,回身一看,一张大黑脸,一把白胡子,是梁山老王过来。

带着怀疑的面容,梁山老王询问道:“你赢了那说嘴的人?”

“哪个?”让小二笑上一通,袁训暂时还真不愿意提起刚才那人。

梁山老王一咧嘴儿:“在我面前你别装相,就是刚才跟你比试的那个,离得远我也不时看一看,怎么,你赢的不光彩,所以不愿意提。”

“您怎么知道我赢了,兴许我输了呢。”袁训还是想稀里糊涂的话过去。

“得了呗!小子,你是我帐下呆过的,怎么?刚一到军中就成全你姐丈,去了他的帐下,你就不当是老夫的兵不成?有什么下作手段你就说吧,老夫不会笑你。”梁山老王穷追不舍。

袁训是躲不过去,也由亲家老王的话回想到,这位王爷一生的名声毁誉参半,不上台盘的招数在他手里层出不穷过,大家谁也不笑话谁。就如实地说出来。

“就吃肉赢了他一碗,别的地方跟他平手。”

梁山老王颇有意味的一笑,还是不满意:“说实话吧,你袁尚书会是跟别人比吃肉的人吗?”

袁训忍俊不禁:“好吧,我告诉你。我和他对诗的时候,好似遇到柳三变。”

梁山老王是看似粗旷,却也饱读诗书的人。自然知道柳三变是北宋著名词人柳永。“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就是他的手笔。柳永一生,才气是有的,但有相当多的作品为妓者而写,供她们青楼弹唱,有好作艳词之声名,致使他一生仕途不顺。

袁训在这里提到,不是说跟他对手的人性情如柳永一样不羁,当然也可能是不羁。面对梁山老王说的这句话,有别的用意,一生武将的梁山老王一听就心知肚明。

老王抚须一乐:“你还真是个坏蛋,人家就做点儿风月上的词,你就弯弯绕到他身子不行上面。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跟他再比一个时辰,把他稳拿下来,却要占一碗肉的赢头?”

“这是人家地盘不是吗?哪能丢光人家的脸面。”袁训半开玩笑地说上两句,随后压低嗓音:“您一生征战,一生除去家眷来看,没有过风月的事情吧?”

梁山老王听听不是滋味儿,对着袁训的俊脸儿他多了心:“不能说没有过,只是老夫我去一回那地方,就有几个哭着喊着要跟我的人,这女人动了痴心,男人只能吓跑,我是让吓了一回又一回,吓到大倌儿长大要到军中去,我怕他写信给他的娘乱说话,从此以后没有再去过。怎么能没有呢?老夫我身子骨儿好着呢。”

袁训嘻嘻一笑,不想在这里跟老王打上一架,在别人看起来是窝里反的话,明智的不接下去。再来说刚才赢人家一碗肉:“他到了这里,吹到半天里,等作诗词的时候,真的快,也有不少出色,就是浓艳香情夹在里面,一听就是个声色上的人。”

梁山老王嘿嘿:“你小子坏的,你就打上别的坏主意了?”

“他自己说的,我又没逼他,他说跟西楚霸王沾亲,能没有力气?您见过几个有力气又不能吃的?”

梁山老王乐不可支:“小子,我跟你一样的坏,我也认为有力气但淘坏身子的不能吃。”

“他比我年青,人家二十出头,差我十岁呢!有个差不多就行了,赢的是不好听,他不说出来,我也不说,不丢颜面不是吗?他心里能没有数儿?何止是输我一碗肉。如您说的,再多比一个时辰,就他那淘弄过的身子骨儿,眼下虽然能逞英雄,但跟我?只能是他输。”袁训摸摸鼻子:“我这个人有时候也挺谦虚。”

梁山老王不舒服上来:“你谦虚个屁!你跟老夫抢孩子的时候,你是客气人?”

把自己早就看到的场面一指:“这不,凡是爱讨好你的,你看哪一个是谦虚的?”

十几步外的地方,元皓左边是两个姑娘,右边是两个姑娘,大家争着要抱他。

“停停!说好了,都跟我玩,我才让抱呢。不然我家舅舅不愿意。”元皓噘高小嘴儿:“还有别人怎么不跟来?我难道不比王爷殿下生得好吗?”

姑娘们见他可爱跟着过来,但不知道他的身份,让他不要乱说:“小心得罪殿下。”

袁训听到这话,笑得吭吭连声,把个腰背弯下去。梁山老王提着他肩头:“你全看一看再装模作样不迟,你再看看你的好儿子?”

小六在另外一个地方,跟苏似玉凑到一个姑娘前面。从这里听不到他们说话,但一看就是在献殷勤,让别人的注意力固定在他们小夫妻身上。

梁山老王揭了袁训的短儿:“你呀你,你这是两个大小爷全来上一回。你这一点出卖色相上面,我还是服你的。”

“哈哈哈……”袁训忍不下去,跟小二刚才似的,大笑出来。

……。

这一天当舅舅的虽然没有在姑娘们面前亮相多少,孩子们却忙个不亦乐乎。好孩子轻易就让认出是小姑娘,称心如意也最后变成去找手帕交。

胖元皓雪白的脸儿,无赖的神情最招人喜欢,自我感觉俨然全场最光彩的人。胜过让战表哥精心打扮的福表姐,成功的给战表哥脸上抹了一把黑。

回去的时候,纷纷让龙书慧传话给念姐儿。

“元皓出的好吗?”

“好孩子出的好吗?”

“六二爷出的好吗?”

念姐儿大乐,一一的道谢,说好回京去好好相请。孩子们心满意足而去。

……

南方的季节得天独厚,跟北方相比,秋冬不是一样的寒冷。但夜里起了秋风,刮到身上依然有透骨寒。

念姐儿走出房门,把披风裹紧,对丫头们道:“不用跟来。”左近有了一声房门响,又走出龙书慧。

“二更了,妹妹不睡去哪里?”看得出来龙书慧是匆忙披衣出来。

念姐儿送上嫣然笑容:“也不用你跟来,我睡不着,闻到东北角儿的大桂树香气过来,我去树下走走。那里灯笼多,地方明亮,你放心吧。”

“那你早些回来。”龙书慧也确实不方便跟去,她跟钟南已经睡下,听到念姐儿在外面出来的,外衣看似周正,里面小衣还是凌乱的。

好在大桂树就在不远,回到房里也能看到。目送念姐儿过去站定,龙书慧回房,把窗户重新打开一半,倚在丈夫怀里伸一伸颈顶就能瞥见。

钟南戏问她:“你这是表姐,还是奶妈子?”

“表姐那般的奶妈子。”龙书慧也和丈夫开着玩笑。

他们的笑语声,念姐儿在外面听不到。但她心思稍微一转,就能想像出今天钟南不当晚上的值,和书慧表姐将会缱绻依恋。

这缱绻,原来也能到自己身上啊。念姐儿在西风中唏嘘。西风的冷,她丝毫没有觉得,只有菊花桂花的香,如刚体会的齐王之体贴,萦绕在鼻端。

她不曾希冀过身为齐王妃以后,会得到丈夫哪怕一丝的真情。没有真情又能怎么样呢?她有加寿,还有父母亲。有舅舅也有太后。她见惯母亲独守空房,总是自己在陪伴她。也见惯母亲约束姨娘,跟对一个普通或有体面的家人没有区别。从不妨碍到母亲什么。

但现在她得到了,那不管声明“县主的喜好,就是自己的喜好”,还是下午游园尽力的在自己身边。也许这里面有殿下表明一心为差使而拒绝此地脂粉的态度,但个中的殷勤和不多的情意,还是轻易的送到念姐儿心里。

所以她睡不着,她在温暖的房里双颊如赤,最后选择出来吹吹秋风,让自己得到清醒。

天上有乌云,明月不时的掩映其中。但等上一会儿,明月回到大地上,群星璀璨堆积出无数明亮,像极念姐儿心情。

她和自己的未婚夫,相识、回避。回避,再相识。每一回新的交集,是一次新的相识。跟这乌云捧月一样,最后总是明悦动人。

那原本以为一成不变的亲事,就在这总是……总是……中,生出新的天地。

念姐儿转动乌黑的眼眸,神情中保持以前的郑重,和新到的欣然。

……

秋风在不同的地方,是不同的意味。在民间小院里,是入睡后的寂静。在念姐儿面前,是飘芳流芬的情夜,在这样一处地方,两进的宅院中一间房内,闪动冰寒的刀锋。

刀在一个人手指上,舞动如娴熟的丝带。烛光的原因,刀光会从窗缝内泄露出来,和秋风交融在一起。刹那间,像是北风降临到这里,明月也暗下来,有了退却之意。

也或许,怕的是那墙上露出白牙狞笑的影子。

有影子就有人。握刀的人舒服的坐在绣大红牡丹花的垫子上,神色中养尊处优和狰狞隐戾一起出现,让头一回见到他的人难以分辨,这到底是个富人呢?还是个狂徒?

坐在他对面的,大名鼎鼎的林教主正这样想。对面这位据说有汉人血统,五官看上去柔和,但眸子一张嗜血苍鹰似的,足可以让人心生惴惴。

这些人全叫掌柜,这一位用了母姓,林允文对他的称呼是:“宋掌柜的。”

“你收到消息了吗?今天齐王在狮子林里说的话?”这是林允文的全句问话。

宋掌柜的不屑一顾:“收到了,我的消息不会比你慢。但又怎么样呢?难道你不知道凡是各国的商人们都自成一帮,出门在外,当然是本国的人更加亲近。”

他露出嘲讽,问的戏谑:“你不是神算吗?就是没有神算,到铺子里看一看也就知道。如我国的人,当然只帮着我国的兄弟。”

林允文还以他讽刺:“岂止是各国的商人都成一帮,三、五帮,七、八,甚至十个帮都有。”

舞动刀光的手指停下来,刀光如碎冰后的宁静,露出尖锐的刀锋。跟刀锋一样凌厉的,是宋掌柜的眼神。定定的瞪过来:“你管我们有多少帮?那是我们自己的事情。”

“现在就不止是你们的事情!一位皇子殿下发话,你以为是小事情!跟你们各个部落占山为王不同。这里是中原!皇权统一,皇帝说了算!”林允文展露出满面的“好心”来提醒。

宋掌柜的隐隐有了怒气,看上去面庞有慑人之感:“说话的这位他是皇帝?”

“嗤!”林允文难掩自己的轻蔑一笑,在宋掌柜的强横面容下冷冷道:“说起来你比图门掌柜,阿赤将军的身份高,但对中原的事情懂的不如他们多。”

宋掌柜动了动身子,有那么一刻带出鹰博兔子似的随时而起,但明显的带出他没把林教主看成是敌人,忍了下来,嗓音有了不悦的嘶哑:“那你告诉我。”

“中原是皇帝说了算!皇子是仅次于他和太子最尊贵的人。皇子出巡在外面,就相当于你们的将军奉了你们国王的命令一样。如今是齐王说什么,下面会有一堆人拍马,争着奉承他。他让起商社,就是对你们自己组织的这帮那帮不能见容。你也知道,他不惜抛出梁山王来杜绝商社里有奸细。这商社真的让他弄起来,安几个老经济为首,以后你派来任何奸细,都由你们自己的人当内奸通服给官府,然后,你的奸细脑袋落地。你倒好,还不着急!”

宋掌柜的有了沉思:“那我要怎么办?”

“杀人,你敢吗?”林允文不怕他看出来,是激将的口吻。

宋掌柜的还真没放在心上,林教主肯当奸细,为的就是回到中原杀人,他没有多想。但是他想杀人,对林教主如实的说,他却警惕的不肯。

皱一皱眉,故作轻松的语气:“我有什么不敢的?不过在苏州又不是我们的人,等到明天看看别人怎么回复再说吧。”

林允文也没有指望他今天就答应,摊一摊手起身:“好吧,你要多想想,我就没有什么忙可以帮。天也晚了,不耽误你睡觉,我走了。”

宋掌柜的送到他门外,由另外的人送林允文出去,他回到房里,沉着脸说了几句本国话。

很快,五、六个大汉推门进来,都有狂彪似的山野气势。

宋掌柜的阴森森:“齐王的新主张会让我们自相残杀,只想挣汉人钱,甚至在汉人地方安下家的人,会因为一点儿银子把我们出卖给汉人。不杀齐王,就不能吓到他们!”

“杀了他就是!”大汉们七嘴八舌,大多都是这一个意思。只有最后一句不一样:“为图门掌柜报仇!”

说话的人红着眼圈,虚无中都能感受到有股仇恨环绕在他身上。

宋掌柜的面无表情:“图门小掌柜,为父报仇,你得听我的,不能再自己出去乱问汉人皇子住在哪里,什么时候出门!”

“将军,只要您能让我杀了他!一切我听你的!”图门小掌柜单膝跪下来,咬住牙时,又迸出来一句:“还有大天教主,我怀疑他串通汉人杀了我们的人,伊掌柜的也好,阿赤将军也好,舍布也好,不是认得他以后都死了。跟他没有关系,他也要死!”

宋掌柜的眼皮子跳了跳,暴露出他也有疑心。但是他沉声道:“只要我们还在汉人的地方一天,就不能动他。如果查出来跟他有关,如你所说,不是他杀的,我也把他交给你,由你亲手处置。但,得出了边城才行。”

图门小掌柜恨恨的摇了摇头,起身回到班列中。这个时候,林允文走进魏行在苏州的下处。

魏行正在等他,见到他露出欢迎的笑容:“你来了,快坐快坐。”亲手倒上一碗香茶,送到林允文手中就追问:“说动他们没有?你可要想好,只要我在苏州再拿住奸细,丞相的位置莫不就是我有份?等我当上丞相,对你只有好处。”

林允文懒洋洋:“哪能吹口气就做到。扬州死那么些人,据他说附近几个省的人都死光了。他现在用的人全是现从边城外调来的。”

魏行认真的掐指推算:“一来一回有这么快吗?扬州是夏天,至少两个月前……”

“你信这话吗?还用得着算!我是不信,不过原话学给你听就是。”林允文把他手按下去。

魏行高兴的道:“是是,咱们不信他。反正他出奸细给我呈报给殿下就行了,到时候我当丞相,对你只有好处。”

“你当得上吗?”林允文斜睨了他。

魏行一团欢喜下去,浮现出当官那种稳重,声调也官腔打得足:“我要是当不上,你也跟着倒霉!”

林允文搔头,好似服软:“好吧,看来我为了自己,非依着你不可。换成前两年…。”

魏行把他的话打断:“前两年的官员,只要跟你可能仿佛有关连的,拿的拿,黜的黜,你要去找他们,我不会有二话。”

林允文叹气:“难呐,万一把我当贼拿了,岂不是得不偿失?我就跟着你吧。你好,我就好。”

看着他垂头丧气,魏行露出笑容,加重语气重复道:“是啊,我好,你就好!”

这一处居所,为了方便林允文往来掩人眼目,两边有铺子还有民宅。这也方便冷捕头和田光大模大样的翻到这院子里近窗的树上坐着,真的让发现,说一声是贼也很正常。

他们坐的地主,能透过窗纸看到两个人影交头接耳。田光又一次悄悄道:“我猜这一次还是顺风顺水,你咋还不信呢?你看姓林的出来进去的,一定是转了性子要把自己洗干净,又出卖奸细给这魏行好升官。”

“说过几回,你小子别用脚想事情行吗?你怎么不想想姓林的他自己算一算,出卖几个奸细他能干净吗?再说他死性能改吗?”冷捕头冷言冷语,又给田光一盆当头凉水。

田光大为不满:“你拿了一辈子贼,疑心太大。我不信他改了心性,但他四处遭抓捕,就不能装一装改了心性?”

“哼哼,这话跟你家二爷家大爷说去。在扬州杀人太顺手,他的疑心比我大。”冷捕头哼叽着。

田光纳闷道:“是啊?我们家二爷家大爷当过大将军,想来没打过顺溜的仗。这一顺了,他倒不信了。”一怔,手臂捅一记冷捕头:“什么是我家二爷家大爷,你倒不嫌绕舌头。”

窗户上黑影动了动,冷捕头准备还击的手停下来:“别闹,姓林的要出来了!”

“你跟!”田光也一动不动,但飞快回了话。

“你跟!”冷捕头动动嘴皮子,字不多,也回的快。

“姓林的是回去睡觉,他近来不乱走,你!”田光力争。

“老子也要睡,你!”冷捕头歪歪嘴角,示意田光看自己的手势。大拇指高翘着对准他自己,这个暗示田光懂得,田光沮丧:“老公事又欺负人。”

看着林允文走出去,两人溜下树,冷捕头带着扬长的姿势,赢一记田光的憎恨就要回住处时,忽然一阵轰闹声起来,把已经平宁的深夜寂静打碎。

田光来了精神:“我去看难的,这好看的人,您老请。”

“我呸!我是上官,你是上官?我去看,看完热闹我还是回去睡觉。你给我看紧姓林的,哪怕他睡觉不出来,你还是跟昨夜一样,睁大眼睛盯着他!”冷捕头说完,一阵风的去了。

走出一条街,冷捕头喃喃:“这小子还是不开窍,也不想想,齐王殿下立下新规矩,有风吹草动的动静,也要小心才行。还是我自己去看更好。”

认认乱的地方,一路不停的过去。遇到有巡逻的,有验明身份的东西亮一亮,畅通无阻。

到了地方一问,冷捕头皱眉:“这事情得赶紧回殿下才行。”出现在这里的衙役不认得他,只认得他手中的东西。抹把汗陪笑:“是啊,王三哥已经去了,不过大半夜的,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殿下?”

……

齐王却还没有睡下,他跟念姐儿一样,为两个人之间难得的新滋味儿走了困。

情意,齐王从来不缺,而且以前有不止一位姬妾的他,可以说多得泛滥。

面对洪水决堤似扑来的莺语燕啭,齐王虽然知道这不是真情意,情意应该是大汗淋漓后寻觅而得的甘甜泉水,但他已经过量的多,哪还有去寻觅的心,哪怕那泉水再甘甜。

这就像一个人每天有山珍海味送到嘴边,再有人对他说锄禾日当午后的茶饭香,他也不会去锄禾日当午。

本来他对大婚后的夫妻日子,跟念姐儿想的如对大宾一样。当时他绝对没有想到一把子姬妾会让太子深夜闯府带走,也没有想到在他怨愤满腔时,未婚妻子会出现在身边。

现在回想,齐王也承认那个时候没有再纳姬妾,是梁家和母妃商议后决定。

他的姬妾通大天教,又是太子作主抓捕。怕皇帝迁怒,怕跟太子正面碰撞,齐王捏着鼻子忍下这气。

以后的事情顺流而下,他和念姐儿一里一里的忽然就走近,直到今天,他当众说出“县主喜欢,本王就喜欢”,对未婚妻子百般维护,不但动了念姐儿的心,也动了自己的心。

他虽然没有刻意抱定三千弱水只取一瓢饮,却事实形成只取了一瓢饮。

这感觉怎么说呢?对成年的王爷也是新奇的。

他睡在床上,手臂枕在脑后,嘴角勾出笑容,慢慢的回味着。

外面急促的脚步声,就在这个时候到来。

“殿下,出事了!”

------题外话------

么么哒,今天没有二更了哈。木马木马木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