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神算失灵/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小二来说,这赏赐出乎他的意料。这惊鸿似的恩典,万万不会全在他的名头上,而是出自整个靖远侯府。包括他的父亲老侯,和他的兄长吏部尚书阮梁明。

就在适才他见过太子,说的话还历历在目。

那秋阳之下,影影绰绰中,眉眼呈现宛如飞鸿的太子英华展露,微仰神色似俯仰山河:“父皇允我赏你。”

寥寥数字,出自于皇帝的厚爱,增长太子的信心,安定阮二大人对加寿的关心。

两间对京都来说,远在苏州的铺子,地方不太大,价值不会超过数百的银子。远非赏下的如意或大珍珠宫花可以相比。但从中欣欣向荣的是太子对袁家的倚重,还有阮家自身的重要性。

千言万语,或者另有升官上的许诺,都不如这和太子府上、齐王府上、镇南王府等一起开设的小小“玩意儿”更难得。这机会以后还能上哪里有?

把两个孩子抱上手臂,小二同他们一起快快乐乐。中间不忘记互相耍个赖皮。

长辈小二:“既是与我有关,我占多少?”

二小辈正色:“加寿姐姐也说了,胖队长也说了,没有我们在,就给赏赐,也不是铺子。二叔(父亲),您时常教我们珍惜,这会儿可别乱说话,弄丢了铺子算你的,你赔十个,不是跟着他们一起开的,也不行。”

长辈小二狐疑:“不给我,还吓我?”恼火地脸儿:“我得占九成九。”

二小辈察颜观色,小心翼翼地道:“不给成吗?”

长辈小二火冒三丈:“散伙,我另找亲戚家孩子来,怕他不分我怎么的。”

二小辈屏住气,诡异的相对几个眼色,长辈还发蒙时,二小辈挣脱他怀里,欢呼着往外面去:“散伙喽,明儿表叔(伯父)带我们别处玩,散伙正好,加寿姐姐,我们散伙了,不用再担心二叔(父亲)不答应我们去。”

“哎,哎,哎…。”长辈追出门外,再扮一个气急败坏:“还讲理不讲,不给份子,你们还敢不要我了?”

“哈哈哈,该,让你哄他们。”更长的长辈赵先生笑倒在椅子上。

……

金黄色熠熠秋阳从窗外斜斜进来,映照出魏行焦急的面容:“殿下要走?不拿人了吗?下官我费尽力气打听出来,跟在扬州一样,他们要对殿下不利……”

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啊。齐王眸光中流露出不解。他跟魏行认得的日子并不长,但看得出来当差算能吏,有聪明也肯用心,也有实干的政绩。

按说,他平步青云不在话下,但吃错什么药,他要沾惹大天教?心头一声喟叹,可惜了,这副头脑和阅历。也可见得,就算他过往的政绩没有问题,他的心术将决定有不可见人的手段在其中。

跟袁训等商议过,对魏行已有判断。齐王不动声色,装作看不到那大海中迷失汪洋的沮丧,用温和而又无奈的口吻回他:“没办法啊,我不是刑部出巡,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办。”

魏行张张嘴,还想说些什么。齐王暗暗骂他不知趣,又摆出高人一等的骄傲,语气变得自负:“你看,我在苏州驱逐商人,京里答应了,我手中权柄无数。苏州有这样不轨商人,那杭州呢?杭州周边呢?想对我不利的人太多了,我一一的对付不完,倒是抓住这个机会,赶紧的办好我的差使要紧,”

笑得刚愎自用:“只有皇上那里喜欢我,才是长久之道不是?”

魏行心头一滞,觉得这话隐隐有暗示自己讨好对面这位殿下,自己想得到长久之道的意思。把他下面的话尽数堵回去,倒一时不好再说此系奸细,不拿不行。是自己费尽心血查出来的。

原地站着想对策,齐王哪里容他多呆,手中把茶碗端上一端。

“送客!”门外侍立的随从高声呼喊。

魏行面色大变,肚子里多少没有整理的言语,化成一句:“殿下,下官还有绝密消息……”

齐王心想你的消息不是把我引到别人圈套里去,就是把别人引到我的圈套里来。但你没有想到吧,你的居心才是我要的。

微微一笑,也是和袁训说好的回答:“有事,去回本府邓甫大人。”

不容魏行再说,随从又是一声大叫:“送客!”魏行还不想走,但从台阶上来别的官员,虎视眈眈候着呢,那脸儿已成愤怒的青色,认为占去他和殿下说话的钟点,魏行失魂落魄的只能离开。

心中气苦的他,怎么肯去见什么本府邓大人,椅子大人的,他是个能吏不是吗?他知道一个贼可以死的无声无息,无形中造福一方百姓。但也可以死得轰轰烈烈,在众人眼里捧出差人的声名。

他往下处去,缩在房里闷闷不乐,骂道:“想好你想瞎了心,身为皇子殿下,这一国也有你的责任在身,竟然,奸细也不管了,岂有此理!”

怒骂的他,固然想不到自己也是想“好”想的日思夜想。顿顿足,静心等着林允文晚上来再作商议。

这一处的门外,钟南推一推头上戴的大帽子,认认门,确定这是魏大人在苏州的居所,转身回去。在齐王会见官员的间隙中,钟南回他的话:“魏大人就没有打算跟邓大人会面,他回自己房里去了。”

齐王微哂:“随他去吧,忠毅侯说的对,扬州的事儿太顺了。要是有诡计,咱们偏偏不上当,看看他们是不是再顺手的送上来一回。”

“但,如果扬州是巧合的话,这些人咱们就放过不拿了吗?”钟南跃跃欲试,眉眼儿附近全是“有功劳”这样的气势。

齐王劳尔:“如果他们不上当,本府邓大人不会放过他们。如果他们上当,有你的就是有你的。”

“是!”钟南欢天喜地的出去。他是夫妻陪伴县主念姐儿跟到这里,齐王颇为欣赏他,但并不拿钟南当随从使用。别的人也不能约束钟南,由着他走到亭子上面出神。

要是再有一桩扬州似的功劳,哪怕一样受伤呢,但等回家去,曾祖父面前一定光彩。

南安侯府远不如以前,钟南看在眼中。南安老侯历任的是外官居多,晚年才当上都御史一职,认真来说,侯府门前车水马龙的时候不算多。但稍有责任的子弟,包括钟南的祖父二老爷三兄弟,包括现任南安侯,都感觉出那朱门后面的点点颓淡。

这一点上,钟家只有年迈的老侯不担心。老侯虽然眸光已现混浊,但他心明如镜,知道只要加寿得意,子孙们不会太差。

但作为子孙们的南安侯钟恒沛等人会怎么想?在加寿得意以前的这年头儿里,眼睁睁看着似有精气神袅袅散去,他们心里不是滋味。

迫切的想得到一件又一件功劳的心,就出现在身为次子的钟南身上。

袁训疼他是一回事,口风紧,不把后面安排知会钟南是另一回事情。因为不知道后续,钟南想想不办了这些人再走,不就少了一个机会?

他愁眉上来,对着一株火红枫树坐着,直到妻子过来。

“你在这里犯什么呆?没事儿吗?那去帮忙捆绑行李啊?你当我们不要人手吗?”龙书慧纳闷:“今儿跟个傻子似的,倒不机灵了?”

钟南醒过神:“书慧我对你说,”心里话打算和妻子说上一说。

另一个人走过来,是京中齐王府的侍卫总管,一共有两个跟出京。一个贴身服侍齐王,另一个带着齐王车驾县主车驾在官道上行走。跟钟南熟悉了,也时常的往厨房问龙书慧要东西吃,见到夫妻同站在这里,忍不住笑话。

“哟,南爷?你们夫妻明儿上路还不能说话,这大家全收拾东西呢,你们却偷闲上了?”

他把个“偷”字说得特别重。

龙书慧涨红脸儿,啐上一口:“又胡说上来了。”难为情的走了。

钟南留下那个人,等到妻子看不到人影,放心的几句粗话出来:“你想老婆了蛋疼怎么的?还大家全忙着收拾,独你没事人,跑来讨臊能饱肚吗?”

骂的那人笑个不停:“狗嘴里不能指望象牙话,我就想老婆也挨不着蛋疼。”

“你三把两把的,不就蛋疼了。”钟南鼓起眼睛继续骂:“昨天说你寻医生看脑袋,难道不是我说中了?”

“我呸!你脑袋才是那货呢。”这总管气的走上亭子:“我把你个得意上风头上呆着,明儿要跟你家表叔出门儿逛的坏东西打一巴掌才好,太兴头了不是?有你表叔脸面,殿下得带上你。路上有好事儿,我们全是挨行刺的,只落你一个人脑袋上,到时候你寻医生看东疼西疼的,看我笑话你一辈子。”

对着钟南头上就一巴掌,见到钟南呆呆的却不躲避。

“呆病犯了不成?”总管奇了怪。

钟南一指他,神色还是滞滞的:“你,刚才说我什么来着?”

这模样透着大大咧咧,总管冷笑:“我没有好表叔,我没处跟上路!”袖子一拂扬长而去。在他的身后,钟南一跳而起,他乐了。

“是啊,跟着上路,有好事儿自然落我一个人头上。表叔能不照顾我?”钟南想通了,表一表感激,对着远去的总管抬手笑道:“到了杭州我请你吃酒。”

总管回身一笑:“免了,留下银子治你脑袋疼去吧,不然你老婆可苦了。”

“去你的。”钟南骂上一句,心头暂时的乌云一扫而空。

……

漆黑的窗纸内,有了一声轻响,火石打着后,新起的烛光淡淡的,似一只荡漾涟漪的小船,把明亮在房中晕染开来。

与此同时,房门外也有低低的呼唤:“夫子,咱们要上路了。”

赵先生系着衣带,道:“知道了,我们就出来。”听着门外人走开,他拿着两个孩子的衣裳到床前,枕头上,是阮瑛阮琬甜甜熟睡的小脸儿。

他先叫年长的阮瑛:“瑛哥,昨儿说好的,我给你穿衣裳了。”迷迷乎乎的阮瑛嘟囔:“祖父,太早了吧,打拳也早,念书也早,”

“是咱们要出门儿了,走了,昨儿痛吃一顿螃蟹的时候说的,你不记得了?”赵先生温言细语说着。

阮瑛还是没醒,长长地一声:“哦。”

赵先生给他穿好夹衣裳,外衣却没有穿。又给阮琬穿好。打开房门,关安带着一个人进来,赵先生轻施一礼:“多谢关爷和这位哥儿。”两个人摆手:“不值什么,您也太客气不过。”

径直到床前,房里的行李是昨天睡以前装上车,只有床上还要用一夜的被子,再就是两个小爷。

用赵先生的大衣裳,关安把阮瑛裹起来抱在怀里,小子用被子把阮琬裹着抱出去。余下的铺盖,又进来一个小子帮着赵先生收拾走。这个时候的院子里,加寿等也陆陆续续的出来。

小六苏似玉、拌嘴三差人和小红,也没有例外的是让抱出来放到车里,直到车开动,也没有醒。

五更开城门,夜色伸手不见五指,除去袁训等,余下的人各寻马车重新睡下。

城门上,齐王带着念姐儿等在这里,换上便衣的殿下,由邓甫亲自相送。

邓府尊好生的懊恼,京里旨意到,把殿下的英明决断显露出来。抱定糊弄殿下直到离开的邓大人,这才知道遇上一位办事的人。

对齐王再次投去一瞥,邓甫再次道:“您放心,交待的事情出了差错,全由我承担。”

齐王对他的印象并不坏,一开始他当自己打个转儿就走有轻视,但据实来说,苏州他治理的不错,至少比魏行那种人强的太多。

笑容上尽量宽容:“行啊行啊,随时给我信儿吧。怎么送信,你也知道。”

邓甫哈腰连声答应,还能弥补,他觉得运道还在。

进出城的人还不多,马蹄的的连贯的过来时,邓甫也猜出是殿下要等的人到了,亲自指挥道路:“先不许进,也不许出,让他们等着。”

齐王没有拒绝,他一会儿就走,并不耽误过多钟点。再说有太子在,安全上面小心不是坏事。

“哥哥,”先过来的不是太子,而是马车里露出的胖脑袋。雪白可爱的面庞,乌黑而大的眼睛,元皓醒了,笑嘻嘻显摆:“看看我自己穿好夹衣裳,我看到大笨孩子和小笨孩子,他们是让抱上车的,”

旁边的车里:“哈…。欠,你不是昨儿晚上到处告诉人,不脱夹衣裳睡的吗?表弟,你刚才也是让抱上车的。”小六睡意朦胧。

元皓气呼呼缩回车里,对着舅母告状:“六表哥说实话了。”

童声稚气里,齐王无端的让亲切包围。又要登上那走走玩玩,遇上事儿就管,无事就悠闲的日子,让他笑容可掬。

对念姐儿关切:“你到车里去吧。”念姐儿带着龙书慧过去,太子过来。

兄弟在月下相视一笑,看在邓甫眼里,没来由的他有了一个寒噤。从这俩个人的身上,他发觉有疏忽的地方。有一种不太糟,也不太妙的感觉出自于心中。

齐王和太子没有给他多思虑的机会,两个人并骑已出了城。马车随后而去,直到看不到,起早的百姓们恢复往来时,邓大人还呆若木鸡:“哪里不对,哪里不对呢?”

跟随他的衙役听到,陪笑道:“老爷吩咐的,还敢有谁添不对?这官道上二十里以内,随时都有回话。您只管安心的回去再睡个回笼觉吧。”

“哦……我竟然不能发觉。”邓甫没有理会他,但由他的话里想到殿下走了,再有什么他也不可能看出,摇一摇头,有些黯然。

……

“走了?”林允文目瞪口呆,想起来的时候,间隔一步远的距离,用扑的到魏行面前:“你居然不告诉我!”

魏行垂头丧气:“我以为有过扬州的事情,多少他总相信我些,哪想到,今天一早我去请安,车驾都还在,但人不见了。”

林允文起了疯狂,在房间里没有方向的乱逛,沉重的步声似他把全身力气用上去:“不会吧不会吧,奸细,他也不要?”

魏行想了起来,眯起眼睛冷笑:“堂堂的大天教主,还要我知会吗?我应该问你,你的神算走姥姥家了不成?别说你不知道殿下提前离开,你瞒着我,又打什么鬼主意?”

这话火上浇冷水似的,把林允文的气焰压下去一半。他沉默的回去坐好,一刻钟后,在魏行充满压力的眼光之下,不得不掏出他的铜钱,就地起了一卦。

滴溜溜的铜钱落定时,魏行的眼睛看向的却是林允文的脸。这个人对自己的怀疑毫不掩饰,林允文也没有多的话辩解,把铜钱看上一看,如卸重负:“他们去了东边。”

“真的?”魏行冷声。

一阵恼火上来,林允文一把收起铜钱,没头没脑对外面走。魏行静静看着并不拦阻,只在他就要走出门槛的时候,满含讥诮地道:“劝你少玩花样!我不管你杀哪个贵人,但眼下他对我有用!”

林允文回头,亦是冷笑:“我就知道,你这辈子也不会是忠君爱国的人!”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去

“那也比你好!”魏行让他扎中心病,气的脸涨红起来。出乎意料之外,不受齐王重视的怒火,尽数化成面上的滚烫,灼烧的却是他的心。

他走到今天步步为营,没有一步不是千盘算万算计。眼下有了青云之路的大门,他怎么肯不叩开就放弃?

不不不!

眸色泛上血红,魏行也有了疯狂的心思。拿一个奸细是什么嘉奖他知道,拿一批会怎么样,他也清楚。殿下没功夫要不是吗?那他就想尽法子把奸细送到他刀下,送到他手边,送到方便殿下吐口气全吹死的地步。

这个功劳他要定了!

追着林允文出去,魏行要再跟他谈一谈。

……

林允文走在街上,感觉漫无边际。他一点儿也不喜欢刚才的卜卦,虽然以前料事如神的感觉出来了。

事情从扬州开始,自从离开扬州,他的神算失灵了。先是渐渐的不准,再就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今天出来了,但明天有没有还不知道。他有了绝望。

……

相比之下,上路的孩子们希冀多多。新加入的阮瑛阮琬很快适应路上的日子,对马车里睡觉享受多多。路上的篝火和景致也让他们流连不已,这一天,关安从驿站拿来他们的冬衣,第二天,他们到了海边。

“海呀,真的是海……”阮瑛阮琬欢呼雀跃,齐王一行也个个兴奋。无意中看到,元皓看着他们,就看着他们。

好孩子先撇嘴:“幸好我没有那么喜欢,就知道你跟不好的表哥要显摆。”

阮瑛阮琬争着问:“怎么了?”

素来正经的韩正经搔头,也成了取笑人的一个:“这海?你们喜欢吗?”

说着,他并不是不喜欢,只是表示他曾经看过更好的海,还是瞄了一眼。

让好孩子拿住,自感低人一等的好孩子气势汹汹:“不好,你为什么还要看?”

“啊!”元皓来上一大声,装模作样的勾引大家眼光。

这是胖队长见的第二个海,他也喜欢,但跟韩正经一样,招摇一个又有什么。

胖队长小脸儿绷直:“这海,蛮好,也大,就是没有大鱼。”

“没有大螃蟹。”小六也来说话。

“没有长长的虾。”苏似玉也没忍住。

念姐儿对齐王嫣然:“又让比下去了。”

阮瑛阮琬的高兴劲儿大受挫折,干巴巴解释:“这是冬天,鱼怕冷不出门儿,鱼没有马车睡,所以…。”

“有鱼了!”一阵小小的浪翻上来,有几个鱼浮现出来。好孩子狂喜,发足就要过去,让香姐儿一把抓住:“小心让卷水里。”

袁训笑吟吟过来:“孩子们不要闹,元皓也别骄傲了,这个海你也是头一回见,”

元皓歪脑袋不信:“才不是呢?舅舅不是带着去看了大鱼,好大的鱼?”把手臂张得大大的还觉得不能比划,再张再张。

好孩子气不过,她也是头一回见到,而且路上每当说起海,她就成了最不能接话的那一个。

好孩子怒道:“哪有那么大的鱼?你以为海里的鱼跟你一样胖吗?鱼是这么小的,我见过,我跟称心姐姐如意姐姐去过集市。”

一个胖孩子,一个瘦孩子来了精神。小六也想精神抖擞来着,但见到表弟先跳出去,小六扁扁嘴,老实的原地呆着。

胖孩子乐呵呵:“说你没见识,你还不高兴。那大鱼有这么大,这么大,这么大……”他在沙滩上往后面退去。

韩正经跟他往相反的方向,也是比划着:“这么大,这么大”,一直往后面退去。

沙滩上出来一长串的小脚印,不但好孩子越看越气,就是阮瑛阮琬也不相信:“你们再走,这鱼就跟屋子一样大了?哄人了吧。”

那两个一直往后退:“这么大,这么大,”还在退着。萧战照顾着表弟不摔跤,小六有了事情做,带着苏似玉照顾韩正经:“脚下有个石头。”韩正经绕过去,继续往后面退。

好孩子气恼地道:“你们不玩算了,我玩。”噘着嘴儿请香姐儿带上她,在沙滩上走着。

元皓和韩正经也没有不玩,而且到了晚上,都详细地写在家信里。

“我们到了黄海,”韩正经今天跟着祖父睡,文章老侯兄弟一左一右慈爱的看着他。

“正经,你这信给父亲看,他会眼馋的。”二老爷开着玩笑。

韩正经仰小脸儿,乌溜溜眼睛里一片认真:“不是眼馋,是给父亲指路,以后他能出京,就知道到哪里玩。”

低头,再写下:“我们住的客栈叫悦来,这里有一百多间房子……”

……

京里下半天的时候,飘起雪花。韩世拓走出衙门,却不觉得寒冷。甚至的,他把披风敞开一些,感觉火热的心才能得到缓和。

和他一起出来的人见到,招呼一声:“小心病了,明儿不得上路。”

“不会。”韩世拓回了一句,同他道别,家人牵过马,主仆上马不是回家,来到忠毅侯府。

孩子们的厚衣裳已经交出去,但文章老侯夫人一对婆媳还天天在这里。见到雪大,安老太太对袁夫人说吃酒赏夜雪,四个人说得正有来有去,丫头回话:“大姑爷来了。”

“请请。”安老太太来了兴致:“我听说了,最近出息,在金殿上说的好。我哥哥夸他呢,阮家的那尚书也夸他,来的正好,把我的好酒烫了,给他两杯吃吃。”

丫头笑着去了,另一个去引进韩世拓。

进到房中,韩世拓伏地就拜,嗓音颤抖着:“回国夫人,回二位祖母,回母亲,事情定下来了。”

安老太太还没有明白过来,袁夫人毫不吃惊的微笑:“恭喜你,哪天动身,给你备下送行酒。”

“哗啦!”老孙氏摔了手中茶碗。

“砰!”老侯夫人推倒身边小几。

婆媳两个都起了哆嗦:“是真的吗?不会有人骗你吧!”

“总管太监亲自来颁旨意,念了名字。出京十个人,我在第五个上面。”韩世拓直起身子,泪如泉涌对着安老太太和袁国夫人轮流看去:“没有祖母,就没有我这一天,没有四妹夫,就没有我这一天。”

他砰砰的叩起头来,袁夫人起身亲自拉他,又有文章老侯夫人婆媳也哭的哽咽难言,袁夫人照顾不下来,唤着丫头,看向安老太太,却见到她浑然不觉似的有了默然。

安老太太独自唏嘘,铁杵还真的能磨成针,这个人居然还有这样一天。

与此同时,一行十几人走进户部尚书陆中修家里。陆中修出来会客,一看脸面儿都是颓废垂沉的,不由得他乐了:“你们放出来了?”

这一行不是别人,正是那针对阮英明,却让董大人拿下的十三个倒霉蛋儿。

让家人看茶,陆中修根据董大人的话,自然是道:“太不小心了,狎妓,还在妓院里斗殴?官体何在?官威何在?官…。”

“阮英明就是混蛋,”

“不是东西。”

“太坏了。”十三个人个个张口就骂。

陆中修皱眉:“你们要是骂别人,我还能听听。阮英明他不在京里,他怎么坏上你们了?”以陆尚书亲耳听到的话,是你们坏他阮英明还差不多。

这里有一个是陆大人的亲戚,不然也不能寻上他,他眉头一拧,怒气好似天上的风云全到了他脸上那般的厚,咬牙骂道:“您知道我们怎么个狎妓,怎么个斗殴?”

陆中修愕然:“哦,这倒有了内幕,你说来我听听。你们以前打的主意,我还是没兴趣,不过帮你们出出规避的话,倒还有几句吧。”

“唉……。”十三个人对他拂了袖子。

不知怎么的,陆中修总想笑,见到这动作尽显一行人的失意,想到他们让董大人拿下以后,皇上震怒说关上几天以示惩戒,他们家里人想尽办法也没能早营救一天,在狱里一定不是好滋味,滑稽感就出来。

咳上几声把笑意滑开,陆中修佯装肃然:“说吧,叹气没有用。”

“气死我们了!我们又不呆,第二天上金殿呢,怎么会去狎妓!”

陆中修又想笑:“那你们确定是在妓院抓到的不是?”

“呃!气死我了!”这个人气的说不好话,换一个人上来指手划脚。

“阮家一群混蛋!我们本来在老张家说话,忽然来了林方。”

陆中修眸光闪动,又有笑意一闪而过:“阮英明的门生?”

“就是这王八羔子!他娘的,他跑来对我们说,他看清了,他的老师阮大人就是一呆瓜二愣,要把国子监全害了才好。他弃暗投明,决定跟我们一伙。”

陆中修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你们就上当了,你们才呆瓜二愣吧,哈哈,笑死老夫,林方是阮英明得意的门生,跟他去诗社最多的人,别说你们不知道!”

十三个人揪着头发,把脑袋垂到大腿上。

这姿势让陆尚书不顾官体,有一句粗话出来:“别藏着了,再低就掉裤裆里。下面呢,林方一个人,把你们十三个人打晕,抬到妓院里?”

“这死了全家的混蛋!我们信了他,有个阮英明的门生当内应没什么不好!他当场痛哭流涕,”

“扑哧”,陆中修又没忍住。自知失态,陪笑道:“见谅,我没见过林方痛哭,所以就笑了。”

“哭的跟孙子似的,一定要拉我们去吃酒,说他为过往助长阮英明赔罪。”

“哈哈,”陆中修索性不再忍,再次大笑:“你们就信了,傻蛋,真真一群大傻蛋!”

十三个人一起憋气,但话到一半,说的兴致上来,不管陆中修大笑,瓮声瓮气说下去:“这孙子不知从哪里打听我们各人的相好,到了地方他点人,我们也觉得满意。他又去催酒,就走了。他刚离开,外面进来一个疯子,满身酒气,对着老张面上就是一拳,嚷着说他抢了相好。”

“哈哈……”陆中修成了配笑声的那个。

“老张信以为真,真以为是他相好这会儿见别人,就同他厮打。老张不是他对手,他外面还又叫来几个人,我们不能干看着老张挨打,就跟着卷进去。”

“后来后来呢?”陆中修笑得眼泪都出来几滴。

“后来姓董的来了,娘的,董家就是阮家的走狗!巴结阮尚书不是!当谁瞧不出来似的!他到了,老张的相好也到了,原来她今天没客人。我们知道上当,去找那打架的孙子,已经不知去向。唉……。”

……

陆长荣从外面回来,隔老远听到父亲笑声。问家人:“父亲今天倒喜欢?不是阮家又成众矢之的,他应该寻思才是吗?难道阮家倒台了,我去看看。”

蹑手蹑脚走到厅后面,正巧听到陆中修语重心长的一番话。

“休惹袁家!”

陆长荣皱眉,他很不喜欢袁家。听听里面有人回话:“这关袁家什么事情?”

“你们就看到阮英明去了,就没有看到这个圣眷他为什么要揽?就没有想想阮家的事情,尚书阮梁明都不出面,董大学士也装病不上朝,倒是那真正病的七歪八倒的南安老侯出来了,你们在和谁作对,在和这个……”

语声低了,陆长荣凑上去看,见到父亲单手划着字,因为笔划简单,所以一看就清楚。

太子!

是这两个字。

------题外话------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一天好,一天感觉一般。但还是要有信心,仔会很快很快无病无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