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章,看望老兵/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家的神色全在元皓身上,包括袁训的在内,又一起落到萧战身上。袁训把昨天儿子们又告状萧战的话想起来,这岳父不是一定要教训好女婿,不过碰到眼前了……招招手:“战哥过来。”

萧战很想脚底抹油,但左边跑过来一个人——韩正经,右边跑过来一个——阮瑛。这对表兄弟齐声道:“叫你呢!”跟押解犯人似的对萧战瞪着。

萧战就老老实实到了岳父面前,嬉皮笑脸道:“关我什么事儿?我教表弟不要好事儿做了,就忘记防范人。这又不是坏话。”

元皓眨眨眼睛,及时的把他出卖:“我说我知道了,战表哥你说大笨小笨太笨了,你才多告诉我,让我教他们的。”

萧战对他嘻嘻着摆手:“现在我也嫌你太会说话,以后说慢些儿。”元皓给他一个大鬼脸儿。

袁训不能说他讲的不对,但战哥无事就捣乱的心思也一样明了。他自己爱跟兄弟姐妹们争,也不介意多看看别人争。袁训在他脑袋上拍一记:“以后你去了军中也这个样子,我可真担心。”

萧战一句话就把岳父逗乐,他满不在乎:“岳父您为别人担什么心。”袁训失笑,而且也承认他这句话说的有理,揶揄道:“也是,我尽为别人担心。”

回头来,又问元皓:“谁让你们又对份子钱的?上一回我就说过,送的东西里面有你们的名头儿,怎么又弄出这强占零花钱的事情?你们会节俭很好,可不要件件在舅舅事情上做文章,回京去让人听到多不好听。”

这一次回话的是好孩子,好孩子也是说话伶俐的人,不然也不能跟胖孩子常在旗鼓相当上面。大眼睛忽闪着,好孩子笑盈盈:“姨丈,别人我们帮了好些,全不认得。明天见的是跟姨丈出过兵放过马的人,二表姐说当敬可佩,我们出一份儿,权当周济了别人。再说……。”

话到这里,让韩正经接走。正经的脸儿一本正经:“姨丈,虽然这举动有讨好姨丈的嫌疑,但是再说我们的钱是从哪里来的,还不是姨丈进言……”

这里哪里少了元皓,元皓也截一段话:“要是没有坏蛋舅舅,皇舅舅才不会给你们钱!”

平地打石头,又砸到高山上去。在袁训忍俊不禁的时候,阮瑛阮琬听到心底里。

阮琬掏荷包:“说的也是,好吧,每个人出多少?”

拌嘴三差人异口同声:“多出也行,少出也行,不出,”撇一撇嘴儿,显然表示这里还能混吗?

阮瑛陪个笑脸儿:“多出是多少,少出是多少?”

好孩子晃一巴掌:“我出五两。”

韩正经伸一双巴掌:“我出十两。”

元皓乱晃巴掌:“我出二十两。”

阮瑛阮琬倒抽一口凉气,他们从赵先生那里得的零花钱,一个月二十两,在苏州花了些,每个人剩下的不到十五两。好孩子说出五两,阮琬解荷包的小手,变成把荷包攥得紧紧的。后面又出来十两、二十两,这两个已经出不起。

离开父亲(二叔)的时候,赵先生说零花钱他出,另外的就没有得到一个铜板。

对着拌嘴三差人,小兄弟们白了小脸儿。

但没等他们抗议,没等袁训含笑打算说花费过了,拌嘴三差人自己先吵起来。

好孩子怒气冲冲,先质问胖孩子:“为什么你要说的最多,重说,我排在最后。”

又质问韩正经:“作什么你对姨丈说我有讨好嫌疑,那你说出的银子比我多,你是奉承精!”

韩正经也质问胖孩子:“为什么你说的比我多,重说!”

这里形成两个人气势汹汹对付一个,元皓倒也知趣,胖脸儿一沉:“重说就重说,我先说!”把胸脯一拍:“我出二十两!”

“我出二十两!”

“我也二十两!”

好孩子和韩正经不肯低于他。

“哈哈哈哈……”胖元皓捧腹大笑的小模样,对着袁训笑哈哈:“舅舅舅舅,抓住两个撒谎精!他们俩个根本出不起二十两,哈哈,胡说呢!”

“出得起!”好孩子和韩正经黑了脸儿。

胖元皓叫一声:“小红。”

小红真是他的好皮匠:“哎,”不等胖队长发话,把她的小算盘取出来。

“算一算,好孩子和瘦孩子每个月只有五十两,除去给家里买东西的钱,除去自己零用的钱,除去请客的钱,他们还能剩下二十两吗?”胖孩子鼻子朝天:“哈哈哈哈……抓住两个撒谎精!”

这姿势,此时得意只有他。把好孩子和韩正经气坏了。纷纷道:“有呢,哪怕我把五十两全周济人,要你管吗!”

“我没有,我问祖父和二祖父要,他们还有!”好孩子和韩正经把拳头攥着高举起来,这不是打人,这是压制胖孩子威风的作用。

袁训本来要说的话全都忘记,对着元皓的耀武扬威,对着好孩子的气气愤满面,对着韩正经的正色凛然,扬头也是一长串子的笑声:“哈哈,你们又闹上了……”怎么看怎么有趣。

不远处收拾车辆和营地,把做早饭的火堆检查一遍,不要留下任何可以燎原的火星。本来大家都有事做,但听到袁训笑声,视线都让吸引过来。

二殿下、二老王来了兴致:“他乐什么呢?偏了我们,自己跟孩子们玩去了,我们也去看个热闹。”张大学士和赵先生也跟过来。

元皓又一段反驳好孩子瘦孩子的话,就成了当众的威风。

胖孩子双手叉腰,对着好孩子赌气说全出,瘦孩子说祖父处还有钱,依然派头不减,大鬼脸儿上不用两只手,也扮的鄙夷尽在:“好了不起吗你全出!全出算什么!全出,你按月就不能请大家伙儿吃饭,就不能给家里人买东西,吃心爱的零食就得找我哟!你这算不会花钱!”

好孩子噎住,小脸儿上愈发此事不能善罢干休的瞅过来,随时要爆发更大的“战役”,胖孩子已把她丢下,再对上韩正经。

小舌头先吐一回:“哎哎哎,你也是个差的。”下面也是一通的教训:“白跟我上了路!学的不是有章法。自己分明有钱,还问祖父讨。哎哎哎,我好生瞧不起你哟!”

韩正经也就一样的火冒三丈:“你说什么!看我驳回你……”

“哈哈哈……”新的大笑声,出自二殿下、二老王和二夫子。连连点着头,重重拍着手,袁训也跟着鼓掌,战表哥更是喜欢的无处抓搔,就地一个跟斗到了表弟面前,把表弟抱着举起:“不愧是我的表弟,总是高人一等的。”

表弟正兴头上呢,黑豆似的眼睛一瞥,立即在表哥怀里更加骄傲:“我有加寿姐姐,所以高人一等。”

说过坏笑对上表哥,表哥嘿嘿坏笑对上表弟。

这样一闹,好孩子瘦孩子要把吵闹掀的更大就无从掀起,现在是二老王在说话。

梁山老王雷霆似声气从来比别人快,他抢在前面,高声道:“好小子!这一路子你算没跟出来!说得好,这就是我们家的子弟,外面看着再狂再横似的,那叫贵人身份!但骨子里不改筹谋周详。由小处看大,别看现在管好的只是你们的零花钱,但等将来管衙门坐军营,有这个全盘平稳的道理刻在心上,什么时候也不会出错。”

元皓对他笑眯眯,胖脸儿上肉挤着。

这是镇南老王的亲孙子,他对于五岁孙子说话比一般孩子快而聪明早就知道,但今天也把他高兴坏了。

“读书明理,行万里路,又如读万卷书。但如果不活学活用,行十万里路,读十万卷书也没有用。元皓能用到,祖父陪你离家一年多,值。”

两个祖父都在夸,胖元皓那脑袋跟失了顶线的风筝一样,左摆右晃,嚣张都快出来。

在祖父的后面,张大学士也夸道:“小王爷长大,必然出息过人。世家子弟,不仅要知道光耀门楣,也要知道济世救人。”

赵先生也道:“防人之心、害人之心,善良之心,可有者有,可无者无。明确分辨,这才是贵戚的风范。这世上有一等人,出身名门,不缺衣食。官运仗父辈自然亨通,但在用人识人助人上面,帮一文钱也要看看对方的回报,这还算什么大家,自称什么名门!漂母尚且一饭助韩信,以怜悯之心待之。盘算计较,这叫名门吗!”

梁山老王拦下他:“我说赵夫子,你只图自己说的痛快,我们也不怪你影射,我们也是名门不是吗,但你忘记还有一等人,你说句话,他眼睛可就盯上你。你说不要计较,他明儿就敢到你面前讨你房子砸你家的锅,你敢说个不字,他就敢讲你说话不算。”

赵先生大笑:“这就跟孩子们帮人,要有人说遇到坏人怎么办!要说你不知道防备。但等你听了他的话,他又说你没诚意。”

“哈哈哈……”笑声更多出来。

这一番话剖的犀利,太子和齐王也一起称是。二位殿下如果跟遇到的人斤斤计较,给张三一个笑脸儿就要他的忠心,给王二一个赏赐就指望他全家博命,忠心和博命如此易得,古往的贵人们搬把椅子坐好,从早笑到晚好了。足可以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小王爷的出息话,引出大人们的犀利话。小王爷更加的得意。又有太子抱了他,齐王也抱了他,最后落到梁山老王怀里,一老一小相瞪眼哈哈不止。

好孩子和瘦孩子就只能忍气吞声,因为小红也向着胖队长,小声劝他们:“这一回上风不争了吧,不然明儿请客没钱,更要让他笑话。”

阮瑛阮倌也听明白,反而有了喜欢,小荷包不再护得铁紧,每人取出五两银子在手上:“听胖队长的,我们还要留着钱有别的用呢,我们出五两,别嫌少,也不许笑话。”

小红接过银子,说不笑话,说五两已经不少,是咱们的心意。好孩子和韩正经不再犟,乖乖也出了五两。胖队长又一回独占鳌头,为坏蛋舅舅的事情尽心,出了双份儿的十两银子。

这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按月的银子涨了,胖队长每个月多出四十两银子,好孩子瘦孩子和小红多出二十两。要是知道,只怕胖队长可以把得瑟安在脑袋上当新帽头儿用,他的银子也会出的更欢快。

袁训太子等早收到消息,但太子没有多话,袁训说等发钱的那天再说,银钱实际到手才是最欢喜的,大人就都没有说。

…。

当天离去,自然又落下同行人受到照应的感激。晚上,寻到一家集镇,明明他们备用粮食足够,也又购买大袋的米面,寻屠夫宰了猪。塞的装行李的车满满当当,第二天的下午,来到一个小渔村。

…。

天带阴沉,似翻滚沉浮的无边海浪到了空中。又像织女倾倒种种的染缸,有靛蓝、有蓝灰、有深灰浅灰,把天空占据成暴雨或暴雪前的混沌。

沙地上在北风中瑟瑟畏缩的绿色秧苗就成了一道风景线,把孩子们眼光吸引。

最好奇的莫过于阮瑛和阮琬,坐在车里的他们,几乎把脑袋伸到地上,如果不是够不着,恨不能拔一根来看好好考究:“咦,这是什么?沙子上面还能种庄稼吗?”

赶车的小子也说不出所以然,祖父说沙地松软,他下去散步去了,阮瑛就叫着:“正经,你们去过的海边,也能种地吗?”

“能啊!少见多怪的,没见过大鱼就是这样,见到什么都奇怪。”胖孩子嘴巴快,先回了话。

阮琬嘟了嘴儿:“就是怕你笑话人,没有叫你,却你又上来了。”

韩正经这个时候回答出来:“我掐指算过,这个季节是收庄稼的时候,这绿色的只能是草!”

“哈哈,”小六笑破肚皮的嗓音:“正经,你还会掐指一算?那赶紧算算,今天晚上我们有没有好吃的?这种农家菜我最喜欢不过。”

梁山老王嘲笑他:“听听这名门公子的话,你大鱼大肉吃饱了,就说出这吃草也乐。小六子,给你三天不吃肉,包你不说这话。”

小六大叫:“叫我六二爷!别的绰号我不答应。”

“哈哈哈……”哄然的笑声从每个车里都发出来,加寿也好,念姐儿也好,都打起车帘露出面容,在海风中嘻嘻看着外面的热闹。

袁训和镇南老王在一起,在加寿的车旁。扬鞭没见怎么样,就带出杀伐战场的舞动风云:“这里给孩子们骑马最好,这地松软不会摔跤。”

元皓就惊天动地嚷嚷:“坏蛋舅舅,元皓要骑马!”惹得他的祖父一阵大笑:“听风你就来阵儿雨。”

坏蛋舅舅用马鞭子戏弄的捅上一下,正中元皓鼓肚皮。元皓哈哈笑着,往后倒在加寿怀里,努力的再爬出来,继续张开手臂:“把我的小马儿牵过来。”

“我也要。”

“还有我。”

好孩子和韩正经跟着不甘示弱,小红已经让禇大路叫到地上走着,听到这一句,也迫不及待,走到她的小马前面,禇大路帮着她爬上去。

“孩子们,我说的是明天骑马,这会子咱们先寻人,找到了安顿下来,有农家菜呢,咱们就吃。没有呢,咱们就吃自己的。大睡一觉,明天在这沙地上好好的骑。”袁训略提嗓音,方便把孩子们笑声压下去,而又让他们听到,四面又空旷,中气即刻千里传音般扩散出去。

沙地上有几个人锄草,刚才没有让这长长的马车惊动,后来也没有让孩子们嘻笑惊动,在听到这四面八方无处不在的话语时,受到震动后直起身子,有一个人开口道:“这位爷说话响亮,是个练家子。”

他不说话还好,这一张嘴也是半空中打道惊雷。梁山老王眯起眼睛看过去,溜弯的赵夫子吃了一惊:“我的天呐,这是人说话还是敲大鼓?”

“是唱大戏的吧?”萧战听到这一句,调侃出来,“哈哈哈……”孩子们又一阵笑声。

袁训却目不转睛盯着这个人看了看,抬起手摆了摆。

“嘘,别笑了,”执瑜看到告诉萧战,执璞看到告诉往外面看的元皓,元皓即刻缩回车里告诉加寿,好孩子告诉了香姐儿…。天地间除去不远处的海风声,再没有别的声音。

沙地上的人已经低下头,兴许是觉得自己没来由的说话显得莽撞,他继续握着锄头动着。袁训却越看他越入神,忽然出声:“请教一声,魏大耳朵家里怎么走?”

“谁找我!”刚才接话的人回头来看,这一回头,孩子们惊呼声四起。“哇!”阮琬大叫,心想好吓人,这个人只有一只眼。

“吓!”好孩子呆住,这个人满面伤疤好可怕。

阮瑛一把拖过弟弟到怀里拍着,同时溜圆眼睛瞪向胖队长车辆,打算如果他取笑弟弟又大惊小怪,给他来个坚持不承认。气势要紧,先拿出来防范着。

香姐儿抱过好孩子,让她不要害怕。

一个胖脑袋不怕露出来,元皓从车里又欠出半个身子,另外半个在加寿怀里抱着。胖队长神气活现:“你是我舅舅的兵吗?如果你不是,可惜了你的伤!”

镇南老王喷了一声笑:“这孩子,这是什么话,怎么叫可惜了他的伤?”

元皓振振有词:“如果他是舅舅的兵,我们来看他多好。如果他不是,却有一脸伤,可惜了。”

齐王听这几句也绝妙之极,好似受了伤而跟忠毅侯没关连,全白伤了一样,对着元皓望去,也想跟他说上几句。但肩头让太子轻推一记:“看!”

沙地上的几个人,先是怔忡,随后如五雷轰顶似的面容凌乱起来,对着袁训跑过来。

姿势跌跌撞撞,是他们中没有一个是康健的人,不是一只手就是一只脚,要么就别的地方有残疾。

他们狂奔着,用拐杖的人也带出一阵风。袁训也跟他们一样,下马大步流星。很快就要会合,离开三步之遥,“扑通”,一干子人跪下来,口称:“袁大将军?将军,是您吗?”泪水,应该是无声的,但从他们的面上流下,总能让人耳朵里产生唰唰之声。

袁训一个一个扶起来,扶起一个,就重重拥抱一下,大声叫出对方的名字,再道:“是我,怎么,我老的认不出来了吗?”

面对这一幕,梁山老王默然了。他粗糙一眼望去本就如没磨砺石头的肌肤,似披上一层霜白色。带累他的花白胡须直撅撅的,打上浆子似的在风中也固执般的一动不动。

镇南老王了解他的心情,见到亲家又伤心上来——这已经不是头一回伤心,是看一回老兵他伤一回心——走过来相劝:“我说,你又嫉妒上了,你不服这坏蛋照顾的周全,你不痛快是不是?”

“唉,”梁山老王没有让逗笑,叹上一声,低语中满是隐痛,道:“这个个都是我的兵,看着他们解甲归田的日子不好过,拖着半个身子,我能痛快吗?”

镇南老王道:“那你多照管就是,在这里伤心是纸上谈兵,我更要拿你讽刺才是。”

“我也想啊,打仗的时候顾不上。不打仗的时候,我在边城,他们各回各家,要照顾,就要跟兵部扯皮才行。当年那尚书老牛,提起来我恨不能咬他一口肉。”梁山老王怒发冲冠,平白对着眼前空气生出暴脾气:“我一再的发公文给他,他一再的推推搡搡,后来我直接在公文上写,有朝一日回京去,老夫我把你打……”

下面的事情镇南老王知道,亲家回京以前,老牛尚书让他吓得提前告老还乡,梁山老王还不依不饶,老牛尚书想出赔罪的招数,把梁山王府的家将荀川举荐成兵部侍郎。那个时候还不明朗袁训任兵部尚书,但兵部好歹有个自己放心的人,梁山老王才把原兵部尚书放过去。

镇南老王微微一笑:“行了亲家,人家也让你吓跑了,今天你又在这里,你上前去多加抚慰,也能让你宽心不是。”

梁山老王铜铃似的眼睛又瞪上袁训,慢吞吞地道:“但你说对了,我还是嫉妒他的。”

“哈,”镇南老王笑出来一声,把他肩膀狠狠一拍:“我太知道你。”

“我眼红他当上尚书大权在握,近几年对老兵的抚恤银子好很多。我嫉妒他利用手中权力,给回家的老兵许多便利。”

镇南老王含笑:“这不是利用手中权力,这就是他的权力。”

“气死老夫了!本来老夫早早交兵权给大倌儿,就是我在京里照应,大倌儿在边城主持。这摊子事情本来是我要做的,结果让这坏蛋侯爷抢了去。风采全成他的了,让我父子们如何做人,显得我父子们不好…。”梁山老王嘟囔个不停,刚才直挺挺的花白胡须也垂下来,把沮丧带的十足。

镇南老王有时候跟亲家是互相的损,见这是个好机会,摩拳擦掌准备笑话他。

“兄弟们,老王爷也来了,他亲自来看你们。”袁训的一句话,把镇南老王的一肚皮“不是好话”拂开。

镇南老王且收回去,看着跌跌撞撞的身影又到梁山老王面前。那热泪又一回横流,梁山老王也哭了。

“王爷!我们在的时候,您还是王爷!怎么把兵权让小王爷给下了!”这半开玩笑的话语,也充满曾共同作战过的深情,听得镇南老王也心尖子颤一颤,想到他曾带过的兵马,眼眶不由得也湿润。

还好他带出的兵马,大多分到各省为官,像袁训跟亲家老王这一路上,看一处是一处残废的不多。

边城的仗总是激烈的。

镇南老王深深理解袁训二人的感情,于是,梁山老王恢复激动,跟老兵们也一一来个拥抱,镇南老王看在眼里,他默然了。

像是这种久别重逢的场面,总有人要沉默的陪同着。同时默然不语,心头却如巨浪翻腾,想到虽还没到边城,只看这些人就能知道古来征战几人回的,还有太子殿下和齐王殿下。

按事先说好的,二位殿下和大学士不声明身份,他们就只能干看着。实在无法做到寂静,太子用淡淡压抑住内心的感思:“国强才能民安啊。”

“是啊,”齐王深有同感。

老兵们十分热情,请老王爷和袁将军同来的人到家里坐坐。

老王带头,跟魏大耳朵聊着:“你这大耳朵还是嗓门洪亮,都叫你大耳朵,是没有你的大耳朵,听你的嗓音都不习惯。”

他们来,魏大耳朵极快活,仰头笑着,天空上露出一片白,应该是乌云也让他震散一块。

马车后面跟着到他家门外停下,关安万大同带人往下搬米面。袁训给本村住的老兵们,每人一百斤米,一百斤面,半扇猪肉,外加十两银子。

萧战则带头忙活开来,见到水缸没水,战哥在路上学会挑担子,在这里用得不错,和舅哥们一趟趟的往各家挑满水。宝珠让老兵们取出旧的外衣,女儿们帮着穿针,带着奶妈和丫头们缝起来。

老兵们中有粗旷的,真有取出底裤这种。但袁训盯着呢,劝他再做一件。魏大耳朵又一通的骂,怪他亵渎侯夫人,没有尴尬事情再出现。

阮瑛阮琬问胖队长他们做什么,胖队长让他们扫院子。两兄弟稍做犹豫,就发现扫帚已不够分配。胖元皓、韩正经、好孩子争一个,小六苏似玉争一个,在院子里扫的叽叽喳喳、咋咋呼呼,外加吵输了的咕叽咕叽声,把院子倒也扫完了。

香姐儿在这里最中用,小古怪会看医书,安国又拜过名医圣手,摆开案几给人把脉。念姐儿和龙书慧帮忙。大病她看不了,头疼受凉的倒让她治好几个。

称心如意帮着有媳妇的老兵做饭,梁山老王拿出他所有的酒,摆出来的饭菜,好的孩子们不稀罕,就对着豆酱、自家做的酸菜、调的盐萝卜丁儿、炒干菜吃得直呼香甜。

全村的人都在这里或看病,或看热闹,老兵们一句话,说得太子和齐王也差点泪流。魏大耳朵那中气,不吼也跟丹田大爆炸似的,几可以跟海风媲美:“都看到了吧!这就是当兵的好处!别看我们不是一整个人,到老也有照管。哼哼,以后别再背后骂我们是废人!”

有人照管!太子把话铭刻于心。有些人是永远不能忘记,虽然他们渺小,可能也卑微。但他们的付出,是成千成倍的高贵。

晚上继续睡在马车里,谁家也招待不下这么多人。风过大的地方,搭帐篷挡风。加寿半夜在呜咽海风中醒来,不知为什么的去看看父亲,见到泥屋里灯火依就,父亲不知道说什么,同老兵说了良久。

阮瑛阮琬饭吃的好,想的也不多,一觉到天亮。用过早饭,袁训带他们沙滩上跑马去。骑马这事情,应该没有马为摔下来人,就地没完没了打滚的。也就只要不让马颠下来,人就不会受伤。元皓等尽兴的骑了一回,老兵们身有残疾,也尽情展现了一回。

当天洒泪而别,加快马速以后,按孩子们请镇南老王讲解地图的理解,互相欢喜道:“要去杭州看西湖了。”

他们也真能耐,在苏州请万大同弄来杭州地方志。歇息的时候,就大家凑到一起翻动县志。哥哥姐姐这种时候最受欢迎,不认得的字请他们帮着,这天的梦里,脑海里飞舞的是苏堤、灵隐寺,还有奔腾汹涌的钱塘江。

------题外话------

推荐书:寒默《病娇男神影后萌妻》

“先生,不好意思,昨晚对你造成的伤害,我很抱歉!”

锦晨安说着递出银行卡,“这是给你的补偿!”

锦晨安后悔死了,酒后竟睡了他。

传闻,他弱不禁风,两天得往诊所一次,一个月得进重症监护室一次!

他清咳一声,一脸病态的苍白色,

“我身体……”

片段:

“不要了,我下午要去拍戏呢。”

锦晨安推了推黏在身上的人,这哪是病娇先生,分明是一只喂不饱的恶狼。

晚上缠着自己也就罢了,大早上的还不放过。

他一个动作便附身上去,意味深长的抚着她绯红的脸颊,“是拍戏重要,还是我重要?”

“当然是……”话未出完,便讨好似的吧唧吻了下那魅惑的脸颊,笑盈盈的答道,“当然是你重要!”

“嗯,我接受了!”

魔爪开始乱动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