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钻帐篷/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孩子们只看地方志和县志,也知道央求老王或二位殿下画个简略地图,但却不容易看到每一处界碑。因此,马车根本没有往杭州去,他们没有发现,还在有空闲就兴致勃勃谈论着到了杭州怎么玩。

对跟随在后面的林允文来说,出了一个小小的难题。他手中有一幅以前到手的地图,因为地图的珍贵难得,跟兵部和军中珍藏的军事地图不能相比,但也能看出袁训行进的路线,是从苏州出来直奔黄海,这又疾驰往扬州方向。

“不应该啊?”林教主茫然:“齐王还有一站杭州没有去,这是全苏州人都知道的旨意?而忠毅侯是回家祭祖,他家长女今年十三周岁,不是十五周岁到了,他推搪不过去,匆匆忙忙返回京中的时候。这是怎么了?调头去扬州,马又行得快,这是要返京吗!”

去见跟他同路的宋掌柜,还得强打起底气,装作胸有成竹:“说不好,京里又有密旨要他们回去?再或者是去别的地方查案子。”把眉头皱起来,对着宋掌柜的打探:“是不是边城有了新消息到兵部?忠毅侯在水军上亮明官印,这事情我已尽知。你们的兵马有异动?威胁到梁山王?”

宋掌柜的极不情愿对他说,让林允文催问半天,面如锅底的道:“从扬州开始,我们死的人不少!扬州就死光附近所有的勇士!我国发怒了,要从梁山王那里找回来。”

林允文面无表情:“你不相信我,这事情不对我说,我也无话可说。但咱们散了吧,忠毅侯也好,梁山老王也好,两个皇子也好,没法子下手。”

宋掌柜骤然怒了,眼睛里凶光毕露,上前一把揪住林允文衣领,低吼道:“我们跟到这里,杭州也准备了人,你现在说不杀了!你找死不成?”

“嗖”地一声,寒光出了鞘,弯刀抵住林允文下颔,狠狠威胁道:“现在能杀也得杀,不能杀也得杀!我们不好戏耍!”

刀光似明亮的铜镜,把林允文本就惨白的面容拉长,他眼角的森森寒意也跟着拉长,反抗似的打到宋掌柜的面容上,两个人相互瞪着,恨意从彼此的神情中毫不掩饰。

他看得出来他不可靠,他也看得出来他的残暴。

林允文就冷笑了:“你去杀啊,我陪你到底好不好?本来你忍耐,无风无浪的平平静静,让忠毅侯放心,让皇子没有担心,他们不就去了杭州,去了咱们的圈套?现在他们要回京,你说怎么杀?我听你的!”

宋掌柜的拿他无可奈何,他知道自己理亏,一面利用林允文,一面相关的事情也瞒着他。就把林允文摔出去几步,收刀回鞘,宋掌柜的坐下来独自想对策。

他们是在上好的客栈里,包下整个院子,偶然争执也就可以如刚才那样放肆。

还有椅子,林允文也坐下来,翻眼歪嘴角的继续不高兴。

两个的喘气声都不再粗重时,宋掌柜挤出一个笑容:“林教主,调动兵马的事情不归我管,我也是昨天收到消息,我刚知道。现在你看,咱们从苏州也追出来这么远,忠毅侯左一拐西一弯,刚出苏州就以为他去杭州,咱们在路上等他两天,才知道他去了黄海边。这要多谢你手下有人,呵呵。”

“亏你还想得起来!”林允文拧拧脖子。

“在中原成事,我们离不开你。行了,你别不高兴了。接下来,咱们还得追上去。去京里的路还远呢,咱们路上有的是机会,但是还得依靠你才行啊。”宋掌柜的又挤出第二道笑容。

林允文摊开双手,带着上风占足:“你早这么说多干脆!我的意思,你们件件瞒着我,我就没法子安排的周全。我说这样办,你说跟你的兵马不一致,你拿我耍猴还差不多!我才说没法子再追。但你一定要追,不是不行,但事先说好,空欢喜一场,追到京里也杀不了,到那时候,我可不听你埋怨。”

宋掌柜的第三道笑容自然的多,安抚他道:“兵马远在边城,他们指挥不了我,我们手边的事情尽力而为吧。”

“我不信你敢杀两个皇子,后面没有兵马接应?那年阿赤将军都敢三百精兵进京城不是吗?”林允文鄙夷的神色,再一次表示他明白,瞒着他呢,不过就是这个意思。

宋掌柜的搔搔头,借低头的一刹那功夫想了想,放下手抬起头,笑容更加亲切:“接应的事情,我怎么会不告诉你呢?万一追杀的时候打散了,你不在我身边,丢了你是我们的损失。我呢,打起来以前会对你说。但你现在要听,我告诉你吧。我国有一支兵马已兵临西宁州,”

林允文一吐舌头:“那么远?我还以为到了西安,或者是成都。”

宋掌柜的神色滞上一滞,强笑道:“那里由都司管辖,虽然汉人官员极容易摆布,但要通过也不容易。能到西宁已经不易。”

“那是你们还不够强!都司肯看朝廷的脸色,不买你们帐!”林允文冷哼一声。

宋掌柜的阴沉下脸:“杀了两个皇子,皇帝乱了,都司就会知道我们强!”

他的眸光重又凶猛如狼般戾狠,林允文招架不住,喃喃道:“好吧好吧,只要你敢追到京里,我就敢一路奉陪。”

“林教主,按你们汉人的话,我们是坐在一条船上,我们好你才好。”宋掌柜冷冷淡淡。林允文告辞出去,有一个人走进来,鹰鹫似的瞪着林允文后背,小声道:“将军,我还是认为这个人不可以信。”

宋掌柜也嗤之以鼻:“我也不信他一心投靠,但我信他跟汉人皇帝结下死仇,已经解不开。暂时的,我们还用得上他。”

……

一连几天,袁训一行疾驰在荒郊野岭之中。直到前方窸窸窣窣一样有了动静。

执瑜执璞紧随父亲在马上,闻声后住了马,胖脸上闪过警惕,往两边看上一看。天色有些阴,四面荒草树林似蒙上一层灰,看上去出来个女鬼都正当。两个人一面把弓箭拿到手上,一面齐声问道:“爹爹,这一回像是人,不是野猪?”

“听!”袁训侧侧面庞,示意儿子们:“是奔马声。”那暴露出马蹄铁敲打在碎石上的动静,跟野兽的肉爪不相同。

执瑜执璞刚要去听,后背也出来奔马声。两兄弟对着他们停下,随着也停下的马车列看去,不悦地道:“战哥,你又来捣什么乱!”

执璞恼火地甚至把手中弓箭对着萧战挥一下:“说好的,这一仗由我和哥哥指挥。你走开!”

萧战还没有回话,奔马声泼风似的到了面前。一小队约有七、八个人,以胖兄弟和萧战这出身将门的孩子都看出来人的训练有素,但他们身着的是便衣。

执瑜执璞高声问道:“什么人,报上身份!”

来人也高声问道:“来者可是袁家吗!”

“爹爹,这果然是当兵的。”执瑜执璞欢天喜地。萧战因为没抢到这一回的指挥权,耸耸肩头可就没那么欢喜。

袁训微笑出列:“是我!”

有两个人抢出来,带马边过来边笑道:“侯爷!还认得我们吗?我们是跟庞将军的人,我们兄弟认得您,奉命迎接。”

加寿在车里问母亲:“这位庞将军又是什么人?”宝珠嫣然:“是跟过你爹爹的亲兵,寿姐儿,”欢欢喜喜一拍手:“爹爹亲自打仗给你看好不好?”

“好呀好呀。”元皓抢在前面答应,大眼睛笑成弯月牙儿,活似个美貌的女孩子。

马车重新动起来,又小半个时辰停下来,俨然是一座军营。几位军官营门等候,把袁训接进去,又给宝珠等人安排干净帐篷。

孩子们随宝珠坐着,坐成一个圈子说着话。

元皓首先卖弄:“舅舅打仗给咱们看。”

阮瑛阮琬只看过京中夜巡,还没有见过外省打仗,不由得眼睛一亮。

好孩子却不抱指望:“不一定会给咱们看吗?你忘记扬州那一回,咱们全落到水里。早先我听到姨丈说最好不带上咱们。”

“不带上咱们,人家就不信。”韩正经说得头头是道,得到小六苏似玉的赞成。

袁训走进来,加寿喜滋滋儿过去,娇滴滴撒娇:“爹爹,寿姐儿给您叫好。”

“乖乖儿,你看好元皓,看好弟妹们,那不好看,再说你在扬州也见过一回了。”袁训在女儿发髻上抚摸两把,加寿嘟起嘴儿不依,但答应了。

怕孩子们不老实呆着,袁训让宝珠给他们弄吃的,说有个伙夫帐篷出借。夫妻出去以后,加寿、香姐儿到弟妹们身边,大家大眼瞪小眼。

好孩子小声道:“三表姐总是能去。”

小红安慰她,也安慰自己:“去看也许害怕。”

小六垂下头:“可我不会害怕啊,我是将门虎子的六二爷,为什么我也要陪着你们这些小孩子坐在这里?”

阮瑛阮琬都比他大,嘻嘻一笑:“六表弟你也是小孩子。”随即,他们的遗憾也让勾出来:“为什么我们要陪你们坐着,我们为什么不能去看。”

加寿和香姐儿在说悄悄话,加寿道:“二妹,你看着他们,我十三岁了,我可以观战。”香姐儿扁起嘴儿:“要去一起去,让称心如意看着。”

加寿拗不过她,等到母亲送汤水过来,姐妹飞快吃完。加寿先哄最重要的元皓:“你乖乖的哦,姐姐去找这里好吃的给你。等我找到地方,再来叫你一起去拿。”

“我也去。”好孩子献个殷勤。话音还没有落,一堆小腿伸过来,在她裙子边上踢一脚。胖孩子、瘦孩子、六表哥小夫妻,只有小红、阮瑛阮琬没有踢。一起还凶人:“听话,叫你坐这里呢!”

好孩子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犯的众怒,有点儿懵懂,一时没有接话,等到她醒过神,二位表姐已出去。

好孩子放过六表哥不计较,凶巴巴对着胖孩子、瘦孩子挥舞小拳头:“做什么凶我!快说对不住我!”

胖孩子扭头看看帐篷里有他的奶妈,还有称心和如意。胖孩子唤一声奶妈:“好孩子奶妈跟舅母去了,快叫来让她看看好孩子发癫狂。”

把两个奶妈全撵去。又对称心如意堆上笑脸:“我还要吃汤水,要吃称心姐姐如意姐姐亲手做的,不然我今天晚上不睡觉!”

称心如意也去了。

帐篷里只剩下孩子们,好孩子还在气呼呼,让她从小鄙夷到大的表哥开始鄙夷她:“你不要跟去,我们就不带你了。”

好孩子一怔,见到胖孩子起身,瘦孩子起身,六表哥小夫妻起身,小红也起来,阮瑛阮琬愣巴随着起来,犹在说:“去哪里?外面有守帐篷,咱们走不了。”胖孩子等人到帐篷边上,比划着,好似要挖个洞。

“结实吗?”

“好撕开吗?”

“小红拔你的木剑,戳个洞出来。”

好孩子转嗔为喜,顿时不再生气,也跟上去讨论怎么溜出这帐篷。

帐篷布结实能抗风雨,用木剑戳洞不实际,但帐篷边的下面,却可以寻出路来。

胖队长知道自己永远拥有特权,小胸脯一拍:“我先钻。”阮瑛阮琬小六韩正经扒位起帐篷边,元皓一头钻下去,起劲儿钻钻钻。

“再加把儿劲你就出去了。”小红为他打气。

好孩子转转眼珠子,却乐了:“你太胖了,跟个球似的,难怪你出不去。”

这是十月里天气,孩子们身上不仅有软甲还有袄,十足是个球,造成元皓脑袋是出去了,肚子没出去,胖屁股更还在帐篷里面。

他跟个虫子似的还在拱,帐帘子一掀,文章老侯兄弟走进来:“正经,刚才见到寿小爷也跟侯爷走了,祖父来陪你们。”

一看,孩子们身后一个胖屁股动啊动的,再一点孩子们数儿,文章老侯兄弟吓了一跳:“这是胖孩子吗?快起来。”就过来搭救元皓。

元皓还不乐意,嚷着:“别管我。”把帐篷外面,军营里巡逻的士兵们惊动。当兵的好笑:“帐篷门那么大,还不够你们走的吗?”他的话刚落音,二老王和二位殿下整装完毕,从隔壁帐篷里出来,把这一幕也看在眼中。

大笑着把元皓送回帐篷里,再进来看他气呼呼的,小模样儿带着狼狈。面颊上沾一片地上的泥,鼻尖上沾一根半截枯草。他认为让搅和,哼哼叽叽还要发脾气,帐篷开始笑翻天。

问明原委后,对着攥着拳头,坚决要去观战的元皓,梁山老王大手一挥:“去看!我们家的子弟,就应该有这份儿胆量!别人家的子弟,是我们这国的孩子,去看看长个见识!”

“好!”孩子们答应的好生整齐,相继喜笑颜开。簇拥着二老王和殿下们出来,寻找袁训的时候,袁训带着妻子和儿子女儿,此地的庞将军陪着,已站到山岭上。

往下面看草木茂密,北风刮动成片的摇晃着,跟随时会出来多少助声威似的。但也颇能影响视线。袁训负手有了满意:“这里颇像边城外的地界儿。”

庞将军奉承道:“您这尚书要当的不痛快,还带上我打仗去吧。”

袁训错愕一下,忽然失笑:“我痛快着呢,”点点强跟来的女儿和妻子:“看看我带的这一队兵,比你们难带多了。”宝珠母女轻轻地笑着,袁训又一指儿子们:“庞立,把你的人马交给小侯爷,给他们练练手儿。”

庞立缩缩脖子:“小爷们还小,您不是来真的吧?”

胖兄弟飞快的回了他:“真的,爹爹从不说假话,把你的令箭交出来,用完就还你。”想到什么,都板起脸:“可不许拿鸡毛唬弄我们。”眼神儿对父亲瞄瞄,说的假模假样:“爹爹就从不给鸡毛。”

这话影射到以前,胖兄弟送念姐儿返乡奔丧的时候,父亲给过两根“鸡毛”,袁训想了起来,不由得笑出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