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前方金陵/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庞将军不含糊,把令箭双手送给二位小侯爷。孔小青抱着令箭筒,跟着自家小爷露出乐滋滋。

“我也要!”元皓恰好来到这里,在祖父腿底下伸出小胖手。

袁训呀地一声,对二老王道:“等下血腥,不好看,您却带上他们。”

“我们不怕!”小六等七嘴八舌。随后,小六也伸出手,韩正经也以为威风东西是好玩用的,也讨要一根。

费了点唇舌,执瑜执璞才把表弟妹们劝好。他们去熟悉兵马,元皓等人在二位老王的带领下,对着一条草径瞪圆眼睛。

直到天黑,迤逦野地上丝毫没有动静。宝珠带他们去睡,梦中醒来问了几回,第二天又赶过来。

直到第三天,路上才有了动静。

先是树木微微的动静传过来,有经验的老兵们收到耳朵里,回给新上任的小将军。胖兄弟不放心,分头又去巡逻各个位置均已停当。嘴角噙笑回到父亲身边。

一人一只令旗缩在手中,人也似缩起四肢。直到头一个人从草丛中出来,马嘶鸣着狂卷林风。执瑜手中的令旗举高摇了摇。木叶和野草中,有无数的箭头悄悄的往前。

“咱们没走错吗?”宋掌柜的本能的心悸。林允文推说骑马不长久,小心的跟走在最前面的他分开距离,闻言,袖子里拿出铜钱,在手心里卜上一卦。大凶中有大吉的卦相后面,是久违的熟悉感。那种料事如神的感觉,继不久前出来,又一回贯穿全身。

宋掌柜的还盯着呢,林允文露出笑容:“没错。”

“再快!”宋掌柜的虽不相信林允文,但有时候也屈从于别人说的话,林教主有一把子好神算。当先一拍马,对着幽深不知前路的山峦闯去。

但同时,他到底是位高权重的将军,暗地做个手势。

“啪啪......”连声的响动中,他的人从马鞍上取下小型的盾牌。行路的时候挂在马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冬天的马挂甲。往身前一护,大家疾冲向前。

只有林允文,呲牙咧嘴装作奔马中磨破的大腿又疼上来,他退了退。

“嗖嗖嗖嗖.....”潮水般的箭矢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宋掌柜的骤然一惊,回身暴喝:“林允文,这是怎么回事!”

他只看到一道恨不能插翅的背影,那马已经拨转往后,那人头也不回,往马背上一伏,用力往来的方向抽着马鞭子。那奋不顾身的劲儿,可见他几天里说不习惯骑快马全是假的。

宋掌柜的只恨的双眶尽皆赤红,狂呼道:“护我!”对身前扑来的弓箭雨不管不顾,取下他的弓箭,认准林允文。

在高处的执瑜执璞不慌不忙,手中弓箭也对准......林允文上方的树枝。

宋掌柜的一箭射去,执瑜一箭出手,两道长箭在半空中交集,双双落到地面。

“嗖”地一声,执璞又是一箭,正中林允文背后的粗树,“卡卡”一阵大响中,执瑜又补一箭,小儿手臂粗的树枝,带着常绿的叶子摔下来,把草径遮盖住,也挡住林允文。

林允文此时只恨自己一个人不能骑两匹马,哪里还能看到背后是什么动静。能逃出生天就行。他疯狂的打马,直到马狂奔近似疯狂。

路边参天大树上面,田光露出脸儿纳罕:“这老小子,这马跑的不错啊,快跟马背上长大的人一个德性。我赶紧追上吧,不然他慌不择路,马也不长眼,撞到树上死了,枉费小爷们把他放走。”

树后拴上他的马,田光上马跑去。

临走,好心的砍断两根树枝,让路堵的更严实。

瓮中捉鳖之势,执瑜执璞向父亲邀功:“这一箭有爹爹的气势吧?”袁训含笑还没有说话,庞将军看明白了,原来让小爷们指挥,是为了放走一个人。他奉承的道:“岂止有将军的气势,简直就是国公爷亲临。”

执瑜执璞满心欢喜,但还能谦虚:“比不得舅祖父,舅祖父是箭中英雄。”

梁山老王带着孩子们,也在拿袁训作模样。

早在头一箭出去以后,元皓取下背的弓箭,小六等取下背的弓箭。没有箭,但拉拉空弦不成问题。

梁山老王一通训话:“睁大眼睛看看!这是咱们的地方,他们就敢在这里作乱!不杀,等什么!不宰,等什么!”

好孩子和小红听过,也瞄的更认真,小嘴儿里道:“给你一箭。”袁训哂笑,梁山王府执掌兵权,他们当然不想有朝一日没仗打。二位殿下在这里,这是又展现到殿下们眼前。

这是一场兵力悬殊的小战役,很快结束。

与此同时的杭州,冷捕头风尘仆仆走进知府衙门,杭州知府验过他的公文,问他有什么公干。

“这是通敌名单,密谋刺杀齐王殿下,殿下命我先到这里,请贵府帮忙捉拿。肃清后,迎接殿下。”

杭州知府吩咐下去。

......

第二天,庞将军拔营收队,袁训一行继续前行。出这片山峦,上官道,没有几天,一座城池出现在眼前。袁训含笑:“元皓,这就是你要玩的金陵。”

不是杭州?元皓眨巴下眼睛。但金陵他也听赵先生说过,地即帝王宅,山为龙虎盘。又有鸡鸣寺、玄武湖。元皓是有的玩就行,胖脑袋频点:“好呀好呀。”只多问一句:“杭州还是去的是吗?”

“去。”

回一个字,坏蛋舅舅还是那尽得外甥喜欢的舅舅,元皓钻回车里,和加寿姐姐、舅母有来有去的商议游秦淮河。

......

十月里的京都,已是冰雪天地。都察院里,常大人把手中最后的几张公文理好,让人送走:“刑部里给柳尚书。”那人走后,看天色不早,常大人径直回家。

常夫人接住丈夫,见他今天兴致颇高:“今晚我有功夫看雪了,有劳夫人摆个家宴,三房里孙子走外家,可以接回来,一住十几天了不是?对他们说,好孩子送来的螃蟹,痛吃一回。”

常夫人笑道:“昨天就回来了,老爷你近来忙的脚不沾地,他们给你请安,你却忘记?”

常大人敲敲额头,露出一丝笑容:“是啊,我最近太熬神思。”叫进来丫头:“泡好茶水,就是好孩子路上送来的那茶,家宴以前,我先养养精神。”

常夫人请他熏笼上坐着:“这里暖和。”本想让丈夫独处,常大人把她叫住,房里没有人,常大人轻声道:“知道吗?谣言的事情告一段落。”

常夫人先放下心,又皱眉头:“告一段落?后面还另有段落不成?”

“夫人你熟读诗书,理当通人情世故,怎么说出这样的话。”常大人取笑她:“说太子逼宫的谣言到此,京里这一部分,归我都察院管的,是结束了。回来以前,我刚让人送给柳至做个交结。别的段落么,就算吏部撕掳明白,刑部鲁侍郎那里也清楚,外省的还需要时日。就是外省也弄清楚了,以后出来谣言,不就是个新段落?”

常夫人沉吟:“难怪老爷今天早回来,又高兴要吃螃蟹。只是,您也知道外省还没有结束,这一段不算结束,为什么这就庆贺?”

“你听我告诉你,外省捉拿附合谣言的官员到京,这公文一份儿我存档,一份儿发出去,一份儿到刑部,好消息指日可待,暂时的海晏河清,你说,还不预先庆贺吗?”常大人摇头晃脑,大有夫人怎么忘记拿人的事情由京里决定。

常夫人展颜:“老爷说的是,是我糊涂了。”丫头送茶上来,常夫人去厨房准备。

晚饭时夜雪飘飘,家人围坐,暖炉生香,笑语声慢慢的高出来,孩子们说话也渐渐随意。

对着满盘的大螃蟹,一个小姑娘忽然叹气。大人们问她怎么了,她颦眉道:“这是好孩子送来的螃蟹,太湖的,阳澄湖的,各几大篓。父母亲不让我多吃,好孩子可怎么办?她在路上对着螃蟹虽然好,也只能跟我一样干叹气吧?”

常大人让她到面前来,慈祥的问她:“你想好孩子了?”

小姑娘皱巴脸儿:“祖父不想她吗?我天天为她担心,她在路上吃的太好,玩的太好,她不想回来了怎么办?”

常大人莞尔:“你这是羡慕她吗?”

“是。”小姑娘肯定的点点头,再一扬眉:“家里天天夸好孩子,却不想想,要是送我也出去玩几年,我一样的好。”

“是啊,是啊,”别的孩子们也帮腔。

常大人对夫人道:“看看,他们都学会了。不过呢,我也想到这里。好孩子的出息,是她见识的多。如今我们不能送孩子们一样出去,却能给她们增长见识。”

对儿子们道:“从今年开始,凡是男孩子,五岁以上的,年节拜客带上,可以学一学了。”

对媳妇们道:“凡是女孩子,五岁以上的,不要只嬉戏吧,该学学当家的,也带上她们。”

常夫人笑容满面:“只怕她们贪玩不肯学?”

“换成前几年,我也墨守成规,不到那年纪不约束他们。但好孩子改变我的心思。皇上召我进宫,把那县令.....叫莫大梁的奏折给我看了,里面说好孩子赈灾受伤,她才多大?今年方六岁。难道二房三房里孙女儿,两个都过了十岁的倒不如妹妹?学学吧,出息是教出来,学出来的。”

孩子们都愿意,跟得了新奇的宝贝一样。叽叽喳喳道:“旧年我帮母亲摆果子,母亲还说我捣乱不会摆。为什么我就不会摆了?”

她母亲好笑:“你倒来问我,你一边摆,一边吃,你自己倒不知道?”

“吃几个有什么,摆出来不就是给人吃的?”

厅上热闹出来,常大人听着,慢慢地把笑容含上。玉珠走过来,把一个食盒给公婆看:“婆婆说送两盘子给韩家,看看这个行吗?”

常大人点头:“文章侯也不在家里,多去问候,我们理当照应,还有袁家,可送去了?”

玉珠笑回:“祖母和国夫人睡得早,晚上未必吃这难克化的东西。明儿再送吧。”

常大人无话,玉珠打发人送去韩家。今天的雪好,掌珠在家里也煮了螃蟹,邀请家里人围坐一个桌子,听着家中唯一的男人三老爷说外面的话。

收到后,文章老侯夫人道:“我们家人少,但却有三个人送螃蟹,你公公,你二叔,和正经。常家人多,只有好孩子一个人送。媳妇,明天送一篓生螃蟹回礼。”

老太太孙氏也这样说,掌珠答应着,回座再来听三老爷说话。

“这一波儿算下去了,我晚上回来的时候,见刑部已经拿人。动作跟前几天提审人不一样,竟然是如狼似虎的大捉大拿。京里有了动作,外省指日可待。”韩三老爷托袁家的福,如今在兵部当差,对太子受到谣言关心备至。

女眷们放下手中的酒杯吃食,一起双手合十:“谢天谢地,这一伙子嫉妒人家玩的好的人,总算消停了。”

老太太孙氏心里,就只担心一件事情:”“世拓公干的地方,离咱们原籍不远,世拓走的时候,说去给正经出口气。当时我只痛快去了,忘记交待他,得饶人处且饶人。他不会想不起来吧?”

三老爷让她放心:“这是家事,闹再大也妨碍不到公务。”老孙氏道:“我实在是怕他妨碍到袁家,我们的一举一动,出了差错,那起子盯着的又要作文章。”

掌珠心下感动,刚要说袁家不怕。三老爷把手一摇:“今年的谣言看似最大,其实我最不担心。”

大家都问:“你有什么依仗不成?”

三老爷神神秘秘:“想一想吧,吏部尚书是阮家,都察院是常家,刑部里去了柳至,我刚收到的话,连渊要去大理寺。”

这震撼性的消息,让老孙氏等人目瞪口呆。稍稍清醒,掌珠迫不及待地道:“三叔,按这么说,三司的人全是四妹夫亲戚?这合适吗?御史倒不弹劾?”

说过,一愣,自己又改口:“都察院里右都御史是三妹的公公,御史想来也不能乱弹劾。”

三老爷嘿嘿:“侄媳妇,遇到刚正不阿的御史,是他上官没有用。但你担心的还是不对,你应该这样想。连家、阮家、常家全是袁家亲戚,柳家和加喜姑娘的亲事并没有定下,但从太子殿下算,柳家也是袁家亲戚这不假。可,皇上任命并不是从袁家考虑,连家,阮家和柳家,全是前太子党,跟皇上的老人。常家不是,常家本就在都察院熬了一辈子,论资历,他该升官。”

倒一杯酒喝了,三老爷乐道:“内举不避亲呐。这是有先例的。”

大家都说有理,一家人重新乐陶陶,举杯祝在路上的人,包括韩世拓,事事如意,一路顺风。

......

柳云若走进家里,面色带着沉重。到父母亲房外:“父亲在吗?”

“进来。”柳至的嗓音传出来。

房中只有一对夫妻在,柳云若没有避讳,直直的问道:“街上拿人呢?”

柳至有一抹笑容:“你看到了?是啊。”

“怎么不拿欧阳家?”柳云若隐隐动气。

柳至瞅瞅他:“多嘴!这不用你管。”

“我都亲耳听到他说太子哥哥在外省有勾当,父亲,你的捕快太无能了,他们没听到不成!就是他们聋了,我也对您说过!”柳云若冲口而出。

柳夫人沉下脸:“你父亲是尚书,还是你尚书?”

柳云若火冒三丈:“所以我就回来请教父亲尚书,为什么刑部的人从欧阳家门外过去,连门也不看一眼?”

柳至好笑:“你想让他们看看门?这个行,你去把跟我的人叫来,让他重新吩咐,以后凡是刑部从欧阳家门外过,大家伙儿看上一眼。”

这分明是调侃,柳云若也听得出来。脸儿一扭,固执地坚持道:“您知道我的意思,我不是让看一眼。”

“又说我无能是吗?”柳至也冷下脸儿。

------题外话------

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两天觉得疲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