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有人帮忙/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父子两个人神色碰上,柳云若讪讪的往后退了退。他的父亲素来不是一位慈父,心爱归心爱他,却不会一味的迁就。比如在加喜的亲事上面……

父亲真的翻脸,柳云若惹不起。他低下头看自己的脚尖,嗓音也放低:“我就是说说,刑部难道不抓坏人?欧阳保在清月楼上当众说的,说袁叔父带着贵人出门不安好心,皇上应该防备他……”

柳夫人在对待儿子的事情上,素来是夫妻一条心。但听到这里,她让烛光染红的面庞上,抹过惊而且怒的忧愁,侧过脸儿问丈夫:“清月楼这是什么地儿?听上去……”

柳至嗯上一声,眼睛还是瞪着儿子,淡淡道:“花街。”柳夫人双眉先是一颦,随后狐疑的在儿子面上和丈夫话上面轮流揣摩着,忽然一气站身,手边有针线筐,从里面捡起一把尺子,对着儿子没头没脑打去,脸色发青的她怒骂:“不长进的东西,你怎么去那种地方!”

“哎哎,打我做什么……”柳云若在屋子里跑了起来。

柳至无奈:“夫人,他夜巡什么地方不去?”

“就是!我当差呢,却又打我!”柳云若从椅子后面露头,忿忿道:“我和哥哥们从楼下过,那楼临街,他不捡点,在楼上大骂袁叔父,说他居心叵测,把贵人弄出京,只能为加寿姐姐着想,为加寿姐姐着想,他还能干出什么好事儿?”

见母亲还是追,又跑到条几旁边:“附合他的人说,想他女儿早日如愿呗,他说就是!”

柳夫人涨的脸通红,也不打儿子了,回身质问丈夫:“云若说对了,你刑部竟然不管管?当街大骂忠毅侯,袁家身份高,这不是罪名?”

“就是嘛,要管管。”柳云若帮腔。

面对愤怒的母子,柳至慢条斯理:“怎么没问他呢?我让人去问,他说吃醉了是有的,话没有说过,又让人去清月楼找证人,哪里有人肯作证。没有证据,我不能随意拿人。”

柳夫人怒气不减:“我就不信一个证人也没有。”

“第二天,他欧阳家不是中了两个官员,央人来对我求情,说看在宫里娘娘的份上,说容妃最近颇为恭敬皇后娘娘,”

柳云若撇嘴:“父亲您倒信这个?她不恭敬,皇后娘娘难道担心不成。真是的……”

柳至面色一沉,对儿子还是毫不客气的态度:“你又多嘴了!没到过年就杀猪,害你老子亏本吗!”

烛下,一对母子张口结舌。好一会儿,柳夫人抿唇笑了笑,恢复温柔面容,重回去坐下。柳云若堆上笑脸:“哈,父亲,原来您是这个意思?”

他顿时神气活现,仰面想想,出来许多的典故:“小不忍则乱大谋,春秋上有郑伯克段,郑庄公纵容自己的兄弟,直到天下人全看清他的面目,把他赶走,还有……”

“啪啪!”几上传来两声。柳至手指敲动打断儿子,对着他黑脸儿依就,厉声道:“聪明少卖弄!在家里能卖弄,出门去就记不住!”

“是是!”柳云若心服口服,笑得好生讨好。满心里涌出夸赞父亲的话,酝酿出不来,其实也有些难过时,但在父亲的下一句话出来时,让抹得干干净净。

柳至冷笑一声:“小子!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应该做,你越大,越知道才对吧?”

“……”柳云若哑口无言,忽然就不想在这里呆,支支吾吾地道:“我,我去睡了,父母亲也请早睡。”

什么事情是应该做的呢?比如和加喜的亲事。柳云若不是不懂只要他松口说好,貌似一片皆大欢喜。父母亲喜欢,袁叔父也高兴。加寿姐姐是个好姐姐,就变成自己的姐姐。而二妹不俗,加福威风,也是自己一家人。一只鱼一只兔子还用说吗?态度即刻就转弯。只看他们跟战哥吵来吵去,却从来不恼就能知道。而战哥那讨人嫌的,从此可以随意得罪。战哥性子差,自己家里人和外面的人却分得明白。

还有皇后娘娘和太后的关系也将得到改变,皇上貌似说过云若还不肯答应的话,而自己答应了,他也说不出什么,不会再刁难父亲,也不会刁难袁叔父……

对于世子公子来说,为了家族命运和权势,娶个无盐也是应当应分,属于应该做的事情。这一点儿上,柳云若他哪说不懂?敢说他才十岁,他可以装糊涂?

其实在他再小两岁,家里就会慢慢告诉他,什么人应该拜,什么人不应该拜,他完全有数。

木呆着脸,柳云若悄悄往外面溜。

“站住!”柳至一声喝命。

柳云若垂头丧气,以为今天又碰上一场好说。耳边传来的,却是:“你可以纳妾!”

斩钉截铁的话,惊的柳云若差点没摔地上。柳夫人也吓的一惊起身,母子疑惑不解的眸光定定锁在柳至面上。

柳至徐徐呷茶,对儿子挥一挥手,柳云若说不好是如释重负,还是一头雾水,但依言出去。

他走出十几步,背后出来关门声,是柳夫人关紧门。不等回到丈夫身边,就手捂胸口惊骇不已的逼问:“忠毅侯回来,他能答应?”她红了眼圈:“我可是真怕你们闹,到时候太后不喜欢,你要为娘娘想一想。”

“我也要为太子想想!”

……

雪在房外肆虐,房中笼地火,又有火盆,本来不应该冷。但在柳至的话出来以后,寂静寒冷遍布房中,或者说占据内心的边边角角。

柳夫人捂胸口有手掩到唇上,面上已失了血色。她不知道怎么问,吃吃的没说一个字。

柳至缓缓解释:“他小袁自己房里没人,没人管得了他。他不让儿子纳妾,不许二女婿三女婿,甚至不许云若纳妾,也行!但殿下他日登基,六宫冷清唯一人,你想想这行吗!”

“加寿许的是太子,不是高官权贵!与其到时候殿下有了人,我柳家不送,太子自己相中人,你我能帮着小袁约束殿下吗?他小袁满心不痛快,甚至妨碍朝政怎么是好,不如从云若身上,现在就把话摆明!”

柳夫人潸然泪下:“那你们兄弟情意又将化灰……”

“皇上最重,小袁会明白。”柳至淡淡。

“早知道你持这样的态度,为什么你还要跟他和好?纵然是为了太后在,不得不和好,为什么又重提加喜的亲事?不如一直不好,倒也省得人无尽的担心……”柳夫人失声,低低的痛哭着。

柳至奇怪的翻翻眼睛:“我怎么会为了上有太后跟他和好?再说太后并不干政。我跟他好,是兄弟情意。但兄弟情意高不过皇上江山!”

柳夫人听不进去,满脑子里一片混乱,哭的也更加伤心。

柳至叹口气:“打个比方吧,我跟小袁再好,就是云若的事情我也件件答应他,他以后谋反,我也随他去不成?我以后谋反,他肯随我去不成?兄弟情意,也有分寸。他房中无人,也有分寸!”

……

金陵,有六朝古都的名声,也有“黯然王气收”的诗句。但不管怎么说,不改虎踞龙蟠之风流。

不管是玄武湖,还是清凉山,甚至古朴的长街,都有值得赏玩之处。接下去的,是乌衣巷。

“山阴道上桂花初,王谢风流满晋书。曾作江南步从事,秋来还复忆鲈鱼。曲水三春弄彩毫,樟亭八月又观涛。金罍几醉乌程酒,鹤舫闲吟把蟹螯。”赵先生结束吟诵,手指两扇门对孩子们道:“这就是琅琊王氏和陈郡谢氏之旧宅第,王谢风流满晋书,是当时的盛况。”

元皓晃晃胖脑袋:“可,为什么叫乌衣巷呢?这颜色的衣裳好看吗?”对自己身上的玉白色锦袄看去,胖脑袋摇得就更厉害:“元皓还是喜欢好看颜色。”

好孩子捅捅他,小声取笑:“乌衣曾是贫贱者的衣裳,叫乌衣是提醒你呀,别像这家一样,昔日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把你的钱全弄没了。”

“我有一百六十两银子,我有一百六十两银子……”元皓对着她小声念叨起来。

他们到了这里,取了钱,元皓有一百六十两银子,得意之余,曾把只涨二十两银子的好孩子一通鄙视。

好孩子瞪起眼,元皓叉起腰。萧战喝彩:“好哟,乌衣巷里乌眼鸡,哈哈,我有一句了。”

“战表哥是讨嫌精。”元皓迅速对上。

“好哟。”一堆巴掌拍得啪啪响。禇大路对沈沐麟笑道:“这对仗工整不是?乌衣巷是名字,战表哥也是名字。乌眼鸡对讨嫌精,上哪里找这样好的诗句去?”

“好啊好啊,”元皓的喝彩声最响亮。大人们看到他欢蹦乱跳的模样,跟着笑了起来。

萧战晃一晃拳头给了禇大路,对着表弟坏笑挑刺:“表弟你看,我说乌衣巷里乌眼鸡,一句里面有两个重复的字,你要算对仗工整,也得有两个同样的字。”

元皓直眉愣眼,他却想不出来。但是有个法子,一张嘴儿,流利地道:“我有一百六十两银子,比你多……”说过,趾高气扬的回到加寿身边,香姐儿召回好孩子在身边,两个人相对又扮个鬼脸儿,呲了牙,也咧了嘴。

“哈哈哈……”大笑声爆发出来,而萧战摸摸脑袋:“我又不羡慕你一百六十两银子,横竖我也有,足够我和加福使用。”

赵先生让他们不要闹了,先去看桃叶渡,再走到江南贡院的外面。只见这座起于宋的建筑,看上去虽然陈旧,却脉脉文风无形而来。

太子和齐王肃然起敬,但在斑驳的大门上望一望,叹道:“好是好了,就是怎么不修得气派些呢?”

孩子们随口回答:“有贪污吗?”

袁训见到守贡院的人往这里看,自己一行人是微服,无事不用多惊动。就是真的知道贡院有贪污,也是知会本省去查。忙笑话道:“哪有许多贪污,你们自从海边过来,就天天盯着贪污?”

“哦……原来没有啊。”长长的小嗓音落了地。

眼看天近中午,秦淮河附近处处是酒楼,幌子挑得军营里旗帜似的,在北风中飘来荡去。

能看得到江南贡院的地方,万大同早早定下包间。太子叫上加寿走到楼栏处再去遥看,齐王见状,就势邀请念姐儿也过去。别的人就知情识趣的,各安席面坐下。独萧战凑热闹,这是公开和加福并肩,他哪能放过?邀请加福也过去。

孩子们从来是自由而活泼的,楼下有摆开外卖和现卖的时新菜、卤菜等,各有一个奶妈跟着,扒着柜台要好吃的。

“这鸭子什么味儿?”

伙计们回答:“又香又美。”

“按我们定的桌子数儿上几盘儿!”

“这是野味?”

“城外山里打的,本地特产。”

“就这些吗?我们全要了,按我们定的桌子数分几盘儿。”

嘻嘻的小嗓音,让伙计们忙的脚不沾地。好孩子还抽出功夫看一回过路的面人儿。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墙角里有两道眼光紧紧盯着他们,特别最胖的胖孩子,看得最认真。

又一份儿的冬笋烧鸡排出来,热气腾腾的一大盘子。淡黄色的笋和上了酱汁的鸡肉勾得路过的人都多看几眼。

小六苏似玉乐了:“我们全爱吃鸡。”

元皓挤上来:“祖父要笋下酒。”

一堆小手挥上来:“我们全要了。”

掌柜的乐得合不拢嘴,点头跟捣蒜一样。他刚才见到这家子大人无可无不可,他们只点酒,一应的菜品果子,全是小爷们点。那盘子鸡有十只在里面,还有不下十斤的冬笋,他叫上伙计们,自己也搭把手儿:“送上去,分好喽。”

孩子们目光又去端详别的菜,“慢着!”街上出来一个嗓音,五、七个少年从马上下来,带着骄慢道:“这菜,我们要了,你往哪儿送呢!”

小六等人恼火:“我们先,”

少年们看一看,除去一对双胞胎以外,全是小而手一伸就倒的小孩。带着家人的他们下巴抬起,直接把孩子们说话忽略,对原地愣住的掌柜的斜睨:“钱掌柜的,莫非不认得我们?”

掌柜的打个哆嗦:“是府尊大人家的王公子?您高抬贵手,这盘子菜是小爷们早就定下的。”

“定下又怎么样?如今是我要了!”王公子阴沉下脸,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的他,却很会要挟:“怎么,你不给小爷我脸面?”

“你脸面好大吗!大白天的你敢强抢东西!”好孩子尖声的指责。

掌柜的拦下她:“小爷们,你们外地人惹不起……”

韩正经挡住表妹,对王公子抱起手臂,把胸膛挺起:“说你呢,就是说你呢!回家去,别抢人东西!”

胖孩子黑着脸儿瞪着他。

阮瑛阮琬一对好孩子,有着孩子式的拘谨,扯一扯韩正经,小声道:“别惹事吧,这是本地的官儿家?”

好孩子对着他怒道:“你按月拿钱白拿了!”小六也道:“就是嘛,我们拿钱呢,不平的事情就是要管。”执瑜执璞在这个时候,慢条斯理也添一句:“再说这不平的事情,落在我们头上了!不管不行。”

王公子忌惮的就是他们看上去年长些,闻言,露出正中下怀,把袖子一卷:“欠教训是不是,你,你,生得一个模样的,站出来!”

一个胖身子先迈出一步,胖孩子黑脸森森:“我是队长,我当家!”

“你?哈哈哈…。”少年们忍俊不禁,指住这胖脑袋孩子笑得弯下腰:“你还不够一手指头打的呢。你当家,笑死我了……”

胖队长素来是风光的,让人瞧不起的时候不太多。一时间小脾气发作,怒气冲天地往上面大叫一声:“战表哥呢!取我棍来!表弟要打人了!”

二楼上萧战等人早听到热闹,但见到执瑜执璞在先看着再说。听到表弟叫,萧战乐了,对加福道:“到底表弟是疼我的吧?有事儿从来只叫我。”正要给表弟送他的棍下去,加福咦上一声:“战哥来看!”

萧战急忙伸脑袋,见附近巷子口露出一个又黑又脏的手臂,分明是个乞丐,他把一团烂泥对着王公子掷来。

别说他手法挺准,“噗!”,烂泥正中王公子脑后。打得王公子疼的哎哟一声,随后,臭气散开来。

原来这团烂泥,不知是什么地方沤了许久的,味道着实的难闻。

------题外话------

希望明天,恢复万更万更万更万更以上……。仔的心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