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四章,一百六十两银子的队长/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孩子们全是爱精洁的人,一不小心闻到,都让薰的往酒楼里站站。但眼前事情没了,没有上楼。

掌柜的和伙计们更是跺脚叹气:“我们做生意呢,哎呀,今天这是撞的哪门子邪!”

最气的,当数是王公子一行人。跟他的家人早就一跳回身,对着巷子口追去,骂道:“哪个兔崽子,给老子站出来!”

但等他赶到巷子口,见人影子也没有一个。原来这条巷子短,那人一跑就到别的巷子里去。偏偏呢,通的别处巷子又多,家人撵上几步,也没有看到他的真人。

站在二楼上的萧战把加福往后面扶一把,说着:“别让臭味儿薰到你。”但是他自己往前面站站,不但把加福挡住,把方便捧腹大笑的声音和姿态让人看到。

“哈哈哈,砸的好,让你欺负人,让你逞威风,哈哈哈……”这粗黑脸儿和粗嗓子,在北风中一搅和,听得人人皱眉头。都有一个心思,难看又难听。

王公子气的脸儿发白,顾不得自己脑后脏污,一仰脖子,手指二楼破口大骂:“去人,给小爷我拿下他!”

而与此同时,另一个小嗓音愤然滔天,一样的大叫:“不要你笑!我的棍,表弟的棍还不送下来!”

半空中一声霹雳:“来也!”

二楼并不高,萧战纵身往下一跳,“通”,正落在王公子的马前。那马可不是早有预料的表弟,让吓得一声长嘶,前蹄狠狠的扬起。王公子的人虽然不在马上,但在马旁边。马受惊哪里还管得了他,硬生生把王公子撞出去好几步。“通”,第二声又出来,半大小子摔了一个屁股墩儿。

他这个恼火,牙齿都咬得格格响。人还没有起来,但却听到另一个火冒三丈的嗓音。

元皓气得不行,把表哥狠狠教训道:“就你逞威风,表弟的威风全没了!”

萧战把木棍接好,给表弟送上,脸儿上殷勤地买好:“好说好说,表弟您请,赶紧逞威风吧。”

元皓棍到手上,威风凛凛跟刚才不同。走上一步,胖脸儿嘟着,胖面颊绷着,胖身子得瑟着,正要说句厉害的话。

忽然没忍住,大叫一声:“臭死了臭死了,我不玩了!”实在让薰的不能接受,往后退几步到闻不到的地方,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

而好孩子等人,早就站到这里。

加寿在二楼上用帕子掩住面,闻言笑唤他:“快上来吧,仔细薰到你可怎么好,姐姐要担心呢。”

“来了。”元皓拔腿就跑,教训人这等出风头事情也不要了。

萧战摸摸鼻子抱怨:“又在表弟面前跟我争风,”叫一声:“哎哎,这上风就白丢了不成?”

“战表哥断后!”元皓在奶妈的帮助下,丢下话,一溜烟儿的上了楼。小六也跟上去也不慢。

有了这句话,执瑜执璞借势一耸肩头,慢吞吞坏笑:“表弟总是偏心的,有事儿就想得到战表哥,也罢,这臭活计,我们让你也罢。”一抬腿也上楼。

留下的萧战对着那握紧拳头如临大敌的王公子等人傻眼,自言自语的人人听得见:“我断后?我又吃亏了。得速战速决才行。”

一紧腰带,王公子等人几乎没看到他的动作,只见人影子一闪到面前,随即,一股大力正中腹部,自己身子凌空飞起,喉头又有一甜。“啪!”他落下地,一张嘴,一口血吐了出来。

同来的人全让吓住,目瞪口呆只见对面的黑脸少年,不慌不忙转身往楼上去,边走边嫌弃:“都欺负我,臭活儿全归我,我倒的什么霉这是,岳父!外祖父!表弟又欺负我了!”

“好呀好呀,好能耐的表弟。”上面传来奶声奶气的喝彩声。

…。

挑衅的少年一行不管有多愤怒,但他们居然走了。萧战大摇大摆回酒楼上面,自我感觉威风不错。说也奇怪,掌柜的照应上菜,丝毫没有惧怕府尊而把袁训一行撵走。

酒过三巡,袁训让人把掌柜的叫到面前。

“你还留我们吃饭,不怕府尊王大人?是姓王吧?找你事情吗?”

掌柜的只有不多的尴尬,陪笑道:“看您各位不走,就知道也不是好惹的。”

“说实话吧。”袁训推出一锭银子。

“成,那我就说了。”掌柜的收下银子:“您看到那边贡院没有?那是江南年年取士登科的地方。每科一开,我们这里另有个说法,叫又一批送死的来了。”

袁训等人尽皆愕然:“怎么解释?”

“三年一选官员,能寿终正寝的有几个?您只管看吧,没过几年,贪污的、小老婆收钱的、舅爷横行的,到处都有。我们这里又不是一般的地方,金陵不是小地方,府尊算什么?大官来来往往的多呢!在这里住着,当官的习性也能掌握。就像这王府尊,他儿子出来闹个事情,真的遇上有人对着干,当着人,他不能把你们怎么样?我们能在这里开酒楼,只要出事情我们没得罪他,他也不能把我们黑进去。”

张大学士琢磨着:“有意思,这是当百姓的把当官的心思看得清楚。”

“这秦淮河边上,哪天不出来达官贵人!本地的,外地的,还能少了去?我们东家有后台,厨师也有一手。数年前有一个案子,就是酒楼得罪官府,一古脑儿全拿了。结果没出三个月,京里来人,指名要吃那家的菜。换个厨子,不行。最后没办法,谁拿的人,谁往狱里求厨子出来做菜…。”

“这就是有手艺走遍天下。”二老王也听呆住。

“人家那厨子还不肯出来呢,结果那位大人就差没给他跪下来,他才肯出来通头洗澡,做了菜,把京里大人们送走。从那以后,本城里各行当跟官府都有默契。往这里来玩的人多?你们横,别人过不去的事情,不牵涉到本城百姓。不过你们今天把王公子打得吐血,我们估计要赔些银子。而你们呢,”掌柜的欲言又止。

袁训微微一笑:“正是要问你,我们怎么办?你是留我们在这里,等他们人来了,有头儿找吗?”

掌柜的一吐为快:“我们不干这缺德事,实说了吧,帐房先生正在画草图,等您这顿吃完了,再对您说明厉害,只怕要寻你们事情,有条小路给你们走,出了城往路上一拐,甩开本城公差不就完事。”

“你还想的挺周到。”太子揶揄。

掌柜的摊开双手:“我们是百年老楼,哪里出来撵客人的事情。各位慢慢吃,放心,出城有我们。但出了城以后,我们就不管了。”

他出去以后,大家相视一笑,孩子们纷纷道:“就不走,还没有玩好呢。”

“是啊,就不走,就在这里看看到底能怎么样。”大人们也这样说。

拒绝掌柜画的草图,大家街上逛一大圈,依然回下处。

……

晚饭后,把灯掌上来。放倒小案几,看着孩子们坐下来,或说吃玩也好,或者拌嘴也好,算有了安定。

加寿走出门,本是为他们看看厨房里做什么夜点心,却见到小院的一角,青翠绿竹的后面,有个小小的避风点,太子的黄衣身影独立在那里。

他负手凝视微雪的夜空,神色严肃而郑重,让加寿停下脚步,想了想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再去厨房——去不去都一样在做夜点心——对着太子走过去。

轻轻的脚步声有如微雨中落下的花瓣,但太子还是听到。乌黑的眸光回转,见到是晶莹面容的加寿,有了微微的笑意。

细细若看不见的雪花,为少女妆点出一层洁白。而她嫣然的笑容,较雪花更加的纯洁。

这是备受宠爱的加寿呢,不能让一点儿尘世烦恼而沾染到。太子心里默默地出现这句话,但在加寿问出来:“哥哥,你在想什么?”他还是说了出来。

不让加寿沾染烦恼,和不让加寿了解世事是两回事情。

“打发一个人去王府尊家里听了听,酒楼的闹剧又是为了我。”太子笑得冰冷:“我在各省游玩的消息传到他们耳朵里,自然就成了各省暗中巡视。就是没有林允文挑唆,他们也一片一片的恐慌。”

拍拍额头:“这些人呐,有如白天掌柜说的,往贡院里去应试,不过是一批批的死人罢了。当官心不在百姓身上,就防备京里来人,如今就防备我。”

加寿了然:“他是借着自家孩子的手,试一回外路人。如果试出是哥哥,只说儿子顽劣不懂事就行。”

太子笑容加深,在加寿面颊上拧一记:“寿姐儿愈发地聪明了。”

“我本来就聪明哟,”加寿笑眯眯显摆着,再就有了疑惑:“可是,今天酒楼上的外地人不少?为什么只试咱们,只跟元皓他们过不去。还有扔他一身臭泥的人,嘻嘻,”

太子也笑。

“那是什么人呢?真的是激起民愤了吗?”加寿颦眉,未来的皇后懂得民愤不是好惹的。

太子摇头:“那个人倒没有找到,那位王府尊在家里骂他呢,战哥把他儿子踢的到现在爬不起来,也把战哥骂进去。”

加寿眨眨眼:“战哥才不介意呢。”

“可我介意,怎么收拾他才好。寿姐儿你来了,帮我想个主意。捣蛋你最在行,调皮你是宫里一霸,你的主意必然是高的。”太子说到最后,露出的笑容里捣蛋调皮不比以前的加寿少。

“宫中一霸”嘟起嘴儿:“捣蛋您应该去找元皓啊,调皮,去找……”

刚说到这里,争吵声出来。

“你有一百六十两银子了不起吗?再得瑟,过年的拌嘴银子要加,不加不拌嘴。”好孩子愤怒。

“我有一百六十两银子,我有一百六十两银子,我有一百六十两银子哟……”元皓放开嗓子念念叨叨,这是小王爷今天稳占上风的杀手锏。

加寿笑弯了腰,手指房中:“调皮的全在那里,哥哥要主张,您听听,全是皮匠。”

太子打趣她:“我要诸葛亮,不要三个皮匠那种。哦,寿姐儿,这王府尊就是个诸葛亮。你猜他怎么只惹元皓,不惹别的外路人。是咱们在贡院外面谈论破旧和贪污的话,让守门的人传到他耳朵里。”

“所以咱们随后上了酒楼,他家儿子是立即赶来寻事情的?”加寿笑弯了眉眼儿:“可怜便宜了战哥,战哥那一脚,”侧耳朵听听:“战哥还在显摆呢。”

房里,又出来战哥的粗嗓子:“一百六十两银子的表弟,表哥今天为你出气那一脚,是不是分几个……。”

“我不出医药钱,又不是我打的人。”元皓耍起无赖。

萧战嘿嘿:“出什么医药钱,是出给表哥磨损鞋子的钱。”

元皓气呼呼:“遇事我就出表哥,对得住你,你这么爱磨损,下回不出你了,你还当别十老实呆着吧。”

加寿笑得花枝乱颤,轻轻的鼓了一回掌。忽然见到房顶上落下另一个人,和太子望过去,见冷面厉眸,浑身杀气腾腾,是天豹。

“大小爷,”天豹一个称呼,就把一对小夫妻全称呼完。

太子不解的寻思他摆出来的凌厉,加寿问出来:“那王府尊要来捣乱吗?”

“正是!南爷白天露面不多,和禇小爷去王家门外盯着。说进去十几个公差,换上混混打扮,出后门,往咱们这里来呢。”

加寿顺势把萧战贬低:“也是,他打伤了人,人家哪能忍?又是人家地盘上。”

房里又传出话来:“一百六十两银子的表弟,你真的不给表哥一点儿辛苦钱?哪怕一文茶钱呢。”

加寿扑哧一笑:“看看,他倒还占上理了,还在纠缠呢。”天豹面容不改,但眸子里也有了几不能察觉的笑意。

“哥哥,把他们撵走吧。等下咱们要吃夜点心,母亲说秦淮河上最好吃的点心买回来好些,天冷,做了两个热汤水,打得乱乱的,就不能好生吃。”脆生生的,加寿征求太子意见。

“寿姐儿吃夜点心当然要紧。”太子含笑在她发上轻抚,轻咳一声,暗处闪出两个他的护卫,太子一指天豹:“你们处置,只不要让他们打扰我们就是,白天玩的好,晚上只想早睡,没功夫为他们多花心思。”

“是!”天豹和护卫躬身一礼,随后走开。

太子说天冷,让加寿回房。他陪着走到门外,见到里面的争吵已经升级,变成大家伙儿群战元皓一个人。

好孩子撇嘴:“一百六十两银子的队长,快来算算今天咱们花了多少钱,哪些是应该花的,哪些是不应该花的。”

加寿和太子一起笑:“这是新的名字吗?”

元皓胖脸上是一阵一阵的得意:“好孩子,你少说一个胖字。”

“一百六十两银子的胖队长,快来看看还有哪里没有玩?表伯父说全是你要玩金陵,所以咱们来了。要是你满意了,咱们可以去杭州看钱塘江大潮,以我来看,不比你的大鱼弱。”阮琬叫他。

元皓答应的笑哈哈:“二十两银子的小碗,二十两银子的鹦鹉,七十两银子的好孩子,咱们还有莫愁湖没有去,还有……”

阮瑛阮琬反驳他:“涨了银子的,祖父也涨了二十两,本来分给我们,是我们多孝敬,我们要一半,每人二十五两呢。”

元皓改口:“二十五银子的,哈哈,只值二十五两,我有一百六十两呢。”

“又开始了!”韩正经也磨磨牙:“你能不能谦逊一下。一百六十两的话,别总在嘴里挂着。”

一昂下巴:“我有七十两,好得很。明天我请吃饭,可以点更多好吃的。路上遇上叫花子,也可以多散一些钱。”

元皓对他晃晃脑袋:“这里鸭子好,舅母煮了鸭子肉粥,我把骨头谦逊让给你。”

“战哥!”加寿香姐儿对萧战恼火:“这种话,不是他路上学来的,就只能是你教给表弟。”

萧战一动不动,嘴里絮絮叨叨:“表弟不出我,我原地呆着呢,表弟不出我,我谁也不理会。”

------题外话------

昨天从下午两点开始,折腾到夜里九点。记下来,以后回头找,重温写这本书经历的病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