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六章,预演的民愤也吓人/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弄丢镇南王世子交给自己的小黑子,莫大梁知道应该给镇南王写封信作个呈报。但他一来害怕镇南王不会看自己这小官儿的信,也就不能形成对小王爷的解释。二来又怕镇南王看了恼怒自己,影响对他年底的评语。最后得出个主意,再找一圈去吧。

叫来捕头,让他们附近再找找。

……

太子教训王家的这天早上,袁训一行出了城。

……

日头到半上午的时候,城外有一片平坦的草场,爆发出阵阵的叫喊声。原来,这是一处马贩子卖马、和给客人相马的地方。没有马贩子的时候,城里的公子哥儿们、市井豪强们在这里赛马为乐,也有博彩,来看的人往往不少,不亚于一个小节日。

王家的公子坐在较高的土丘上,兴奋地看着他家的马又一次跑在前面,乐得一拍大腿:“好样的,今天我赢定了。”

下一刻,他的面色难看起来,耳边飘来一句脆生生可称之甜美的话:“咦,这马真差真差。”

王公子一看,差点儿没蹦起来,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他们还敢来!”原来说话的人是个胖胖孩子,正是把放火乞丐从自己家人手中带走那个。而他旁边站一个黑脸半大小子,左顾右盼,浑然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不正是把自己打的吐血,害得自己今天只能散闷,却不能骑马的那混蛋?

他们又在这里贬低,王公子很想让人抓起来打一顿,但想到父亲的话:“那一行人查过了,没什么来历,是一帮子商人。出这口气很简单,但最近不能。去年就谣传太子在金陵附近,今年证实他出现在扬州。江强盘踞几十年都让拿下,为父我还不能跟江强相比,算了吧,别惹事情。等太子回京,再受这样的气,为父一定为你出头。”

想到这里,王公子按捺下自己唤人的冲动,而是怒道:“你懂个屁!你有好马吗?没有,滚开!”

胖小子一点儿也不生气,反而胖脸蛋子对他一晃,面上浮现出嚣张和得瑟:“我有啊,不过怕你没有,你不敢比!”说过,一招小胖手,半大黑小子从背上解下一个包袱,当众打开来,见到的人吸一口凉气。

包袱里,是四、五件镶珠宝的簪子,有女人用的,也有男人用的,金是赤金,宝石成色极好,在日光下放着光泽。

胖小子白眼儿一个过来:“我有彩头,你有吗?”

王公子对着珠宝还在估值,家人扯扯他,附耳道:“公子,这每一个都不下千金,您没有这么多的零花钱。”

王公子一听更生气了,怒瞪他一眼。

胖小子很机灵,让他看出来。他把小腰身一叉:“没钱,我也同你比,不过呢,你输了,让我打几个巴掌就行了。”小胖手煽动着,就算王公子听不懂,总看得懂手势。

王公子涨红脸,冷笑道:“好啊,我放过你一回,你还敢寻上我了?”

胖小子撇撇嘴儿:“你忘记了,秦淮河的酒楼下面,是你先欺负我的不是吗?跟我烧笋烧鸡!这一回该我先了!”侧过小半个身子,大声道:“我跟你比小马!我知道你没有这小马。不比的,也算输!快过来让我打耳光!”

“表弟说的好,说的好呀!”半大黑小子把包袱放到一个手上,另一只手翘大拇指。

胖小子更加得意,瞪住气怔住的王公子:“认输要快哦,没马快认输!”

围观的人看出这是故意寻衅,为胖小子捏把心看着。他们见到胖小子后面有一匹小马,比他高那么一点儿,身上又是脏污又是水的,看上去狼狈不堪。

也就没有人猜到是果下马,虽然来这里看赛马的人,眼力高的人有些。以他们来想,不管是谁有匹能值千金的马,也不会弄成这种不中看模样。

他们的悄悄话就是:“这是刚生下来的吧?看脏的,也没洗洗就让这孩子弄来糟蹋的。”

“这孩子谁家的?太败家了。”

“不知道,听口音是外地人。”

王公子没有听到窃窃私语,他只看到大家交头接耳,还以为在说他不敢比。愤然道:“比!去弄匹小马来!”

小马到来,一看,还比胖小子的小马高。黑脸小子凑到胖小子耳朵边上坏笑一句,胖小子满不在乎:“高就高点儿吧,反正我的小马一定赢。”

王公子已经忍不下去,咆哮道:“比!”

胖小子要自己骑,王家不能当众又占他便宜,又找不到孩子,挑了一个最瘦弱的家人。胖小子鼻子一翘:“没事儿,挑大个儿的也行。”

两个人上了路,会相马的人看出门道来。

“不对呀,小孩的马稳当的很,丝毫不是小马的步子。而王家的马从送来,在北风里一吹就要倒似的。”

另一个人道:“王家的马本来就弱,又骑上一个大人。你看小孩虽胖,却比大人轻的多,他的马……。”他看出来了:“列位,你们看我说的对不对,莫非这是果下马吗?”

另外几个人端详过,对他摆摆手:“这小孩是来寻事的口吻,而且真的是果下马,看他收拾成什么模样,这小孩有来头,咱们刚才没看出来,现在再改口,已经比着呢,王家难道不恨我们吗?还以为我们故意装不知道。到要出结果再说,不好不好。”

几个人闭上嘴,看着胖小子的马“的、的、的”,跑在最前面。

王公子的脸都绿了:“不算!再比一场!”

“我来!”胖小子旁边又出来一个胖小子,跟前一个瘦些。他的手里,又是一匹脏兮兮的小马。

再比一场,王家又输了。

再比一场,出来一个生得光彩夺目的孩子,王家也输了。

王公子是个少年,从见到这些人就压抑,到这会儿终于忍不下去了,不然难道真的当众让小孩子打吗?他一指几个孩子,吼道:“这是故意来羞辱我,拿下来,送到衙门去审问,打板子!”

回应的他,是轰轰隆隆的喊叫声:“这是什么道理!你输了不认帐吗!”

嗓音出自四面八方,王公子看过去,见到跟他熟悉的公子哥儿们,哪怕是看他笑话的人也没有说话,再看说话的人从各个方向围过来,他们有的脸儿粗旷,有的脸儿清俊,有的黑瘦,有的强悍。有的是布衣,有的是草鞋。但一个一个怒目而视大步流星,边走边七嘴八舌:“当官你就能不讲理吗?”

“这是谁家的公子哥儿?”

“是他老子当官,不是他当官,他算个什么!”

排山倒海般的语声,迅速把北风也卷进来。一刹时,似乎天和地之间只有这说话声。王公子是个少年,仗着家人的势力可以,独自顶一件事情很少经过,吓得他身子一滑,从椅子上落到地上,血色从脸上退下去,身子微微颤抖着。

他什么话也不敢说,更不敢乱看。也就没有看到那几个今天挑衅的孩子们悄悄退出人群,骑上他们外表不好看的小马,在黑脸半大小子的护送之下,奔向官道上。

这一行人,是萧战、是元皓、是韩正经等人。

混在人堆里保护他们的,还有关安、万大同、孔青父子和顺伯,也一起退了出来。

……

官道上北风频吹,但一长列的马车如长城般巍然不动。袁训、二老王等立于车前,含笑看着孩子们骑着小马来得欢快。

离开十几步,元皓就表功:“舅舅,他吓的摔了一跤。”

好孩子跟上:“姨丈,我也跑了一回,我也赢了,等明儿,还教我们骑马。”好孩子在京里是顶顶畏惧姨丈,但随着骑马学弓箭,越来越觉得姨丈亲切。

小六屏住气等着,小红也不抢话,阮瑛阮琬大了,更让一步。第三个兴高采烈的是韩正经:“祖父,姨丈,他的脸色跟下雪一样,他知道怕了,以后会改,知道什么叫民愤吧?”

等他们到了面前,太子悠然回了话,也不管孩子们听不听得懂:“哦,我给本省送去一张公文,上面只有一句话,切记,民愤不可激!可不是只给王家,给这里所有惶然不安的官员。”

孩子们应该不明白,但听得懂太子殿下有动作,齐声道:“好呀好呀,我们当的好差,可以上路了,走喽。”下了各自的小马,爬上自己的马车,欢欢喜喜坐下来。

马车初动时,元皓伸出脑袋唤家人:“有水的地方停下来,我的小马要洗澡。”

当不得这一声,韩正经、好孩子、小红扒着车帘子,也道:“我也要。”

马车疾驰,再次飞奔而去。

……

三天后的王家,王大人下轿进门,面色沉郁的透着忧愁。迎面走来两个人,叫他道:“父亲。”王大人见是自己的长子次子,眉头更紧:“是你母亲让你们回来的?家里没事,不在水军好好呆着,为什么要回来?”

长子次子请他到客厅上,屏退家人,说出来:“是听到一个消息,不得不回来。”

王大人皱眉:“近来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不过,你们说吧。”

“前几天水军动用三百人,不知作什么去。但那一天,正是小弟在城外赛马让恐吓的日子。父亲,这里面有什么联系没有?这是您的政敌所为吧?”

王大人听过长叹一声:“这就对上了,难怪。”

“难怪什么?”两个儿子追问。

“今天大人们把本城大大小小的官员全叫去,又快马去叫本省所有的官员。说了太子殿下的一句话,切记,民愤不可激!”王大人双眸黯然无光,奄奄一息的语气:“到底还是惹上太子殿下,如果水军有人动用,那就对上了,这是太子殿下预先给我们来上一回民愤,唉……”

两个儿子愣在原地,随即大惊失色:“这,这怎么办?”

王大人强打精神:“布政使大人把我叫去说了一顿,说幸好没有免官,也肯透露暗中记名,所以,官职没丢,太子还算宽宏大量吧。官职没丢啊,以后做事儿,要小心了。”

……

钱塘江,以其独特的江潮,千百年来倾倒游人无数。特别涨潮日的那天,潮水发出雷鸣般的轰隆声,更似天河落尘埃。

更有雪白的水墙似飞鸟般在江水中移动着,远远的马车里也能看得惊心动魄。

马车刚好行到这里,刚好停下来看潮。虽然远,孩子们也喜笑颜开,目不转睛不说,大气儿也不敢喘。

“今天就看到这里吧,咱们先进城,住下来,要呆好几天的功夫呢,还可以再来。”袁训招呼着。

“好。”孩子们软软的答应着,由着赶车的小子放下车帘,把北风重新挡住。

齐王念姐儿带着钟南小夫妻等随从,在路口和袁训一行分手,分别由两个城门进去。

打前站的还是万大同、韩二老爷带队,满面春风迎出来,老规矩,院子里洒扫得干净。红花梅英带着部分的奶妈丫头从房里迎出,房中桌椅床铺也擦拭如新。

放好各人随身的被褥和椅子上座垫,小案几再放下来,孩子们移着成一个长的大桌子,各就各位,谈不到几句话,关安送进来当月的银子,原来关安一进城,就往衙门去取钱。

一百六十两的胖队长小豁牙笑出两排,七十两的好孩子、韩正经也点得喜滋滋。另一处房里,关安按数儿送到文章老侯兄弟手里,韩氏老兄弟涨了钱以后,按月八十两,摩挲着都动了情。

老侯道:“一年下来近千两,二弟,这在京官里头按俸禄来算,不算小官儿。”

“可不是,大哥,穷京官一年能有一百两,就能过一家子人,还能使唤个烧火的。不少了。”韩二老爷也有了吹嘘。

老侯对他微笑:“那咱们还是跟上月一样,分出来,”拨一些单独放:“这是请客的钱,叫上大家伙儿,西湖边上吃酒去,痛醉!”

两兄弟正说着,过来一个丫头,笑盈盈道:“二位老太爷,老爷让过去说话。”两兄弟就过来。

见房里除去袁训夫妻和陆续过来的人以外,还有几个面生的人。一半站在桌子前面打开随身带的大包袱,又宽又长,却是一匹匹绚丽的布料。一半分一个人出来,搭眼在和老侯兄弟同时进来,先坐下的萧战身上一看,就道:“这位小爷身长若干,肩宽若干,袖长若干,”这一半里别的人手中握着笔,一一的记录下来。

“呵呵,小袁你大破费,给我们做新衣裳?”镇南老王进来时,笑问袁训。

袁训含笑说是。

梁山老王素来对袁训揣摩的多,这是以前在京里争加福的时候留下的习惯。出来几回都用得上,这一回老王也免不了多一回心。

看看布料,梁山老王道:“奇怪,咱们又不就回京?你怎么给做这上等的锦绣衣裳?难道这铺子里没有细布吗?要依着老夫我,给身粗布的吧。昨儿路上同路的那乡下老农,人家整八十了,身子骨儿还硬朗,他一身老黑粗布,我也来一套,说不定学学他的寿。”

伙计们一听心惊胆战,七嘴八舌对梁山老王解释:“老爷子,老爷孝敬您,哪能给您粗布老农的衣裳,小店这布料可不差,海外来的。”

梁山老王哎呀一声:“量你的尺寸吧,别接我的话。”目光如看贼一般,还在等袁训回话。

袁训微微一笑极其自然:“没什么,就是做几身衣裳,您又疑心上来了。”

元皓在看布料,到这一句上他听到了,回身笑嘻嘻:“要过年了,舅舅给做新衣裳呢。”

不说还好,说过孩子们一起纳闷,加寿问道:“爹爹,咱们看的布料可全是春夏天的不是?”

袁训轻轻一笑极其自然:“好孩子猜对了,这是明年穿的。”

孩子们是有个解释就解释了,二位老王更加稀里糊涂:“明年的衣裳?你做这么早干嘛?路上带着不嫌添分量?”太想得到答案,往侯夫人宝珠面上一扫,却见到二爷明睁双眸,也是一样的奇怪。

这下子都没有答案,只埋头选布料,昂头给大师傅看尺寸。齐王和念姐儿进来,笑道:“叫我们来有什么商议?是去西湖吗?咱们在扬州、苏州办得好,老冷打前站在这里一收拾,这里预先的准备,竟然我件件称心,我功夫腾出来不少,能和你们一起游玩。”

袁训请他们也量尺寸选衣料,但给齐王小夫妻和钟南小夫妻做的,却有冬天的厚衣裳。

元皓看着有些羡慕,摸着给他们的厚衣料,嘟嘟囔囔道:“怎么又跟我们抢东西呢,加寿姐姐,我也没有,”

齐王念姐儿、钟南龙书慧心下明白,念姐儿微湿了眼眶,又怕这里一团热闹,自己扫了兴致。就眨几下眼睛把泪水忍回去,和元皓来玩笑能散开心情:“我不如你的也太多了,是了,和你商议一下吧,今儿晚上我还在这里歇息好不好?”

元皓“大惊失色”,胖脸蛋子两边抖动几下,大叫道:“不行!你又来抢元皓布老虎的空儿了,这怎么行?”

念姐儿果然让他逗笑,故意再道:“你的布老虎不是全送回京去了?”

元皓只语塞片刻就有了主意:“我这就去买,买好些布老虎,也买布大鱼布大鸟儿,已经睡不下了。”

念姐儿嘟起嘴儿:“好吧,那我只能不抢你的空儿,和加寿道别了。”

“什么?”孩子们本来看他们拌嘴,听到这一句,不由得发出惊声。

“过来。”在念姐儿还没有回话时,袁训对她和钟南夫妻招了招手。三个人走到袁训面前,袁训温和地道:“只能玩成这样,咱们要分开了,不要不高兴。”

钟南龙书慧急急道:“才没有,如果没有表叔,黄海去不成,金陵也不去。”

齐王在原座位上添话:“没有遇上你们,苏州杭州,估计我们都来不了。”

念姐儿刚才的泪水就是由此而来,她知道要和舅舅、舅母及弟妹们分开,而她也早想到这一路上多玩了好些地方。固然也有疼钟南夫妻在内,最主要是看重她,念姐儿心里明白。

念姐儿又想哭了,为了不哭出来,再寻些分散离愁的话来说。轻轻跺脚:“舅舅,等我们分开了,可不许再多疼加寿了,不要给寿姐儿多买好东西。”

“是……”执瑜执璞、萧战拖长嗓音附合。

加寿笑眯眯过来:“爹爹会给我买最好的东西,表姐不在的时候,更要多买。”

“是呢是呢。”元皓跟在后面点头。这样就能明白为什么单独给念姐儿他们单独做冬衣,元皓忽然就大方了:“做吧做吧。”念叨刚两遍,同情心无数泛滥。

胖队长对念姐儿皱起小眉头:“真的吗?表姐你真的不玩下去了?你还没有看过大鱼呢。”

念姐儿拧拧他的鼻子,柔声道:“你好好的代我玩,别忘记写信来告诉我。”

元皓为她戚然三分,又去问龙书慧和钟南。龙书慧和钟南也笑回请他代玩,并表示羡慕。元皓来到齐王面前,已是泫然欲泣,问的带出哭嗓:“哥哥再跟上玩哦。”

齐王抱他到手上:“你又沉了,等你回来,估计我要抱不动你。不过没什么,请你吃席面,你那时候能多吃好些。”

元皓吸吸鼻子,有了两滴泪珠。齐王取自己帕子给他擦擦,亲切的叮咛:“哪能跟元皓相比,元皓是跟着姐姐玩到底的人,”说到这里,对太子含笑而视。

太子眸中有了得意,仿佛说的是他,是跟着加寿玩到底的人。

好孩子等也上来,和念姐儿等预先做个道别,对着他们依依不舍。

到晚上,老王的疑心还是没有去,两个人在房里说悄悄话。

“这真奇怪,要说杭州有好丝绸,难道有京里家里好吗?偏偏在这里做衣裳,又是明年春夏的衣裳,要说这坏蛋不弄鬼儿,我不信。”

“咱们且看看再说。”

两个人嘀咕了有半天。

……

接下来的行程安排的充实,西湖、灵隐寺、苏堤……走了一圈。临走的前一天,阮小二居然有时间赶到。阮瑛阮琬喜出望外,一个搂住他脖子,一个依到他腿边,把路上玩的地方说着,又把留给他的好吃东西拿来。

小二打开一个纸包,对里面山楂大小的一块东西深表怀疑:“这能吃吗?”

阮琬快快乐乐介绍:“这是海边吃的,叫什么来着?好吃呢,我不记得了。太好吃了,我吃了一半,余下的一半,央求称心姐姐用小刀削去我咬的那点儿,晒干特意给您留着。”

小二长长出一口气:“好吧,如此盛情,却之不恭。”还是怀疑的神色,但一口放到嘴里,咀嚼几下:“嗯嗯,还不错。”

“还有这些,”阮瑛又打开几个瓶瓶罐罐,笑得合不拢嘴:“二叔,我们住过农家,人家有各种咸菜,这是酱,”

小二闻着异香,笑话着他们:“没出息的,这是把人家酱缸底子也刮过来了吗?”

“二叔太能耐了,这个豆酱不多了,我们就刮了酱缸底子,亲手刮的,二叔你不用太夸奖我们。”阮瑛挺起小胸膛,阮琬挺起小胸膛。

小二乐不可支:“我就是说说,你们还真的……哈哈,带上你们,莫不是带上两只蝗虫,你们是蝗虫过境去了吧?”

阮瑛小心翼翼包好,托付给他:“您要是不吃,回家去带给祖父母和我父亲,记得帮我和琬倌说一声,这可是我们留下来的。”

小二答应下来。和孩子们约哪天跟着回京,阮瑛阮琬都不爱听:“和一百六十两银子的胖队长别苗头呢,没别好,回去就成了逃兵,要让他笑话一辈子。”

阮琬添油加醋:“刚到这里那天,说要和念姐儿离别。一百六十两银子的队长当时难过,一转头,就抛开,晚上我们一起写字呢,分明听到他对加寿姐姐说,这一路玩哟,是有福气的。就笑话上人了。”

小二怂恿道:“不怕他笑话不成吗?”

“不成!丢人事大。”两只小手摆动着,后面是两张不依的嘟嘴儿。小二也装的不太高兴,阮瑛阮琬把他好一通的安慰:“还给您留好吃的,不玩去,上哪里有好吃的。”

小二对着大包小包,里面大半是可疑物品,但孩子们证实是从他们嘴里省下来,再望几眼,发会儿愣,装着勉勉强强地答应。

赵先生走进来:“瑛哥琬倌,开会了,你们又有事儿商议,快去吧。”外面,也响起来一百六十两队长的清脆嗓子:“鹦鹉小碗,小碗,来的哟。”

“人家明明叫大本分和小本分。”阮瑛阮琬反驳着跑出去。

他们的背影异常欢快,阮小二忍不住笑容加深。赵先生坐下来:“怎么样?他们不跟你走吧,亏你还特地赶过来,把我吓一跳,我说咱们苏州分别,不是约好几个地方见面。孩子们要是想家,就那几个地方我送给你就是。”

阮小二笑道:“幸亏我来了,岳父,咱们约好的地方,如今只有一个地方中用。”

赵先生想了想:“袁老爷对你说了行程?”

“以袁兄的谨慎,怎么会告诉我?不过我听到瑛哥琬倌说做春夏的衣裳,我猜到了。”

赵先生让这样一提醒,一拍大腿几乎叫绝:“原来真的去哪里?我应该猜到,也不是敢小看袁老爷,是书上写崇山峻岭,路不好走,又是古时流放犯人的地方,我就没敢想。”

阮小二拿他取笑:“岳父,书呆就是由此而来,史书上写的不行,您也就不行了。”

点一点头:“袁兄为周到上应该去!寿姐儿也该看个全面,太子也应该看看全国山水。”

“是啊是啊。”赵先生向往的附合着女婿。

……

清早,北风寒冷,齐王在城门外送行。他和太子抱了一抱,又抱了一抱,共计抱了三抱,兄弟都眸中有了泪。为这一段时间难得的彼此相知,在公事上的。也为这一段难得的和气。

“再见再见,好好的玩。”念姐儿、龙书慧招着帕子。

小黑子在马车里百思不得其解:“好好的玩?这话不对吧?”但是没有人给他解答,小黑子闷在自己心里。

马车加了速度,阮瑛阮琬除了在家信里记地名,另外就是用吃什么喝什么记地名。

“这是哪里?”

“喝女儿红的绍兴。”

……

“车又停了?”

“西施的家。”

……

“又是哪里?”

“吃火腿的金华。”

……

“孩子们,爬雁荡山。”

“好呀好呀。”

……

马车再停下的时候,海的味道扑面而来。更吸引人的,是海上矗立的大船。

阮瑛阮琬对此情景,百般猜不出来,不得不向一百六十两的队长低一回头,请教道:“这是咱们的船吗?”

“是啊,”元皓的笑容飞扬而起。

阮瑛阮琬还是不敢相信,把脑袋摇晃着。但船上下来几个人,笔直走到袁训面前,行礼的时候,盔甲啪啪作响威风之极:“侯爷,恕甲胄在身,不能全礼。”

袁训和他们说上两句,转身道:“上船。”率先,他头一个对船上走去。

阮瑛阮琬对马车看去,车里又暖和又舒服,有些舍不得。见到小红、禇大路和万掌柜的道别。

小红尖尖的脆嗓子在海边传的很远:“爹,您要快点儿来呀,不然耽误玩好些。”

韩正经也在和二祖父辞行,小脸儿严肃的板着,交待了一大堆:“别吃生水,别多喝酒,等赶到了和祖父们一起喝,”

韩二老爷是自告奋勇的干活,自告奋勇的押送马车。抚摸韩正经的小脑袋,催他早早上船。

这一天在十一月里,地点虽在南方,也寒冷的要穿袄子。但上船以后,随着一天天的行进,天气暖和起来。这极大的方便孩子们甲板玩耍,也方便他们等渔网上来以后,在乱糟糟中寻找心爱的东西。

镇南老王似乎释然:“难怪做春天的衣裳,敢情我们要去岭南?”梁山老王本着一生常怀的警惕心,认为没有这么简单:“你忘记了,前天小船给咱们送来的京里衣裳,就有春天的,为什么,一定要做锦绣的衣裳呢?”

镇南老王无话可回,只能道:“他布衣裳穿够了,换几个新鲜样子。”

这话说服力太差,梁山老王嗤之以鼻。

……

孩子们第一次觉得异样的时候,是元皓的尖鼻子闻出来。这天早上,他在甲板上扎马,左边战表哥,右边执表哥,正在得意,一缕异香飘来。

胖队长狠狠一吸:“果子香!”

阮瑛阮琬笑的不行:“你昨天吃的果子还少吗?大早上的又犯馋。”

又过一天,浓郁的果子香人人闻得到。孩子们寻赵先生说说这里什么地方,赵先生没来过见识有限,又请动镇南老王帮着解说。

“这是岭南,夏虫不可以语冰,可以说这个地方。终年无雪啊。”

海面上平静的时候,天色淡青,水面碧绿,好似仙人手中的淡青色绸子中,摆放上好的翡翠。此情此景都让人惬意,镇南老王和赵先生摇头晃脑的各念了诗词。

赵先生道:“潮州尚几里,行当何时到。这是韩愈被贬潮州的诗句。如今我们顺风顺水的来,比他便当的多。”

镇南老王对孙子道:“苏轼被贬岭南的诗,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常做岭南人。元皓,这里有新鲜荔枝吃呢。”

说过,所有孩子们吸溜一声,有了口水。元皓糊涂了:“先生说贬不是好意思,这里肯定有许多的果子?把他们贬来吃果子吗?”

……

海岸上,见到大船过来,有两个人跳了起来。奔跑着高呼:“关将军,你来了啊,看这里,这里有故人啊。”

太子听到孩子们说笑,走出来看热闹,这就把岸上人看在眼中。太子几乎不敢认:“是他们?”

伸出手掩住面,太子殿下诧异中,也忍俊不禁,连连的笑意从他面上浮出。

真是没有想到,居然是……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题外话------

抱抱仔的新会元,周仙女亲。感谢一直支持。

错字再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