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此生无憾/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战换好衣裳,让元皓见到。刚赶过海回来,元皓等把各人捡到的东西倒出来,大家显摆自己有好东西,再互相传看。哪怕是有过的贝壳,也欢欢喜喜这大海的馈赠。

难免的,又把回来新换的衣裳添一层海水。

见到战表哥的新衣裳,鸦青色绣紫金团花的袍子,虽然战表哥肌肤暗,衣裳上等,衬出他出自豪门的风采,元皓呆了呆。

随后,胖拳头高举,无赖上来:“为什么你换新衣裳?我没有换,加寿姐姐也没有换……”

“你的舅舅,我的岳父换了!”

蹲地上斗海鲜的孩子们抬起头:“真的吗?”

“今天是穿新衣裳的日子?”好孩子问道。她和她的二表姐犯一个根上的毛病,喜欢好东西。她的新衣裳没能上身,天天心心念念。但大家都没穿,跟着大家走,大过独自炫耀,好孩子才没有主动说出。

听到萧战的话,好孩子最关心的,就是:“可以穿了?”

韩正经抱着他捡的大龙虾,太张牙舞爪,奶妈用草绳系住大螯,和阮琬捡的龙虾在比大小。他也听到,凭借在他姨丈家里长大的敏感,虽然这敏感不过是按姨丈姨妈的话去做,跟着哥哥姐姐的调皮走。但韩正经显然来了兴趣:“我们也要穿吗?跟姨丈一起?”

阮瑛阮琬布衣裳没到半年,还不足够。热情还在比东西上面,又拿起一个好看的贝壳:“正经表弟,我有这个,你捡到了吗?这可比斗花草有意思的多。”

小红道:“哎呀呀,先别斗了吧?要是老爷换衣裳,我们也得跟着换呀。”

这话的结果,是从小六开始,大家眼睛亮晶晶。而且此时,房中走出执瑜执璞,也换上杭州做的好衣裳。沈沐麟随后步出,一身淡青色衣裳神采过人,成了最中看的那个。唤着舅哥:“我穿这件撑场面吗?还是换绯红的那件,黄色的那件?”

孩子们从来无事忙人,一哄而散:“换衣裳去喽。”管为什么换呢,换上再说。

丢下一地鱼虾,很快全进到房里。

唤奶妈,叫丫头,取衣裳,找自己带来的首饰。把梁山老王和镇南老王等惊动。二老王有萧战这样的孙子,也就知道原因。

大笑三声后,梁山老王把亲家叫进房:“你我也换上吧,给坏蛋帮帮场子。”

这两个也变成唯恐天下不乱,也换了衣裳。又去把元皓好生打扮一回,看看加福佩的首饰足不足够。用梁山老王的话说:“容貌不足衣服凑,衣服不足珠宝凑。”加福、元皓全身披挂,出来时满身晶亮,却颇有杀气腾腾上战场之姿。

等到宝珠从厨房里知道,已是大家关在房里的时候。总觉得这人丢得不小,却无力扳回。当着小媳妇们在,又不好噘起嘴儿生一回气。在称心如意的劝说下:“母亲,咱们也换上去接公公吧。”婆媳也回房换了衣裳。

太子也换过,张大学士正感内心冷清,也凑了这个热闹。

天豹回来的时候,见到住处好似过大节。彩衣翠袖,宝石放光。还没明白,蒋德催他也换过。天豹生得本就英俊,再次出来,大家对他喝声彩,安静下来听天豹说去冯家打探的消息。

……

“老爷和关爷在本地衙门里。冯家是本处的四品官员,特地前来会见老爷说水军的事情。”天豹也是个有眼色的,虽然还没有从新衣裳景色中醒过神,但瞅瞅一院子的崭崭新,慢吞吞道:“冯尧伦大人生得好,带着儿子们来的,生得好。”

“走!”萧战振臂一呼。

哪怕宝珠还有哭笑不得的不安,也让卷着簇拥而去。

厨房里热气蒸腾而出,米饭菜香味儿满院都是,换成平时,这是吃饭的钟点儿。去的人,还没有用饭。

……

冯尧伦。

也是三十岁出去的人,但和袁训一样不见老。他是儒雅文人,随着岁月的流逝,阅历的增加,对世事的理解,为他添上雾里看花的成熟风采。

他不是本岛官员,却是本处高官,占据主人位置。袁训约他的时候,给他看的是兵部正式公文,也就高居贵宾之位。

“这里少数民族较多,跟不同性格的人一样,各人各脾性。兵力是一种手段,安抚是另一种手段。大多,我们不管他们族中内斗。只不许勾结海盗,不许和别的族打斗。性子野的,只能出动水军。”

冯尧伦介绍着。

袁训以谨慎为主,没有请太子来听。有他的原因。

“兵部主要协助梁山王,南方水军路途遥远,又有民族不一很难掌控。上任老牛尚书在的时候,几乎管不住南方,又有江强在离京最近的渤海区域肆意掌权,堵塞兵部视听。他巴不得水军一团糟,借以掩饰他处的不平。老牛尚书离任时心生愧意,上书皇上请罪,备言水军以至南方,要重新盘查。在盘查以前,全仗着地方官警醒小心,冯大人,你辛苦了。”

袁训中肯的嘉奖着他。

冯尧伦露出一抹怀疑的笑容:“要这么说,侯爷官复原职了?”

袁训不动声色:“给你的公文有假吗?”

“不假,或许您是代兵部出了趟公差?”冯尧伦反问回去,心想你的口吻活脱脱兵部尚书似的,再开个玩笑:“您要还是尚书,作为本地官员,得给我们点儿奖赏才行。”

袁训微笑:“有,不过你得等我公文回京,批下来。”

冯尧伦哂笑:“原来如此,竟然不露口风。”

门外,这衙门的正经官员匆匆到来,陪笑道:“外面来了一堆人,像是袁老爷的家人,有一个胖孩子,口口声声找舅舅,还有一堆的人跟着……”

冯尧伦脱口而出:“有宝珠吗?”狠狠一记眸光杀过来,袁训冷声告诉本衙门官员:“让他们回去,我就出来!”

“不,请进来!”冯尧伦心痒难搔的样子全到面上。

眸光冰寒刺骨中增添出来杀气,袁训拍着椅子扶手而起。

冯尧伦毫不后退,虽然相比之下文弱身骨。袁训似山石,他只能是山石边栽种的椰子树,但他也缓缓站起,虽平静却不容反驳的道:“袁老爷,您在这里是客!凡事听我的!”眸光放到袁训面上,虽不凶猛,因着两个人对旧事的心情,也天雷撞上地火一般,冯尧伦并不胆怯,再道:“当然,如果您另有吓人的身份可亮,那另当别论,兴许,我们都听你的。”

袁训瞪着他。那神色之中已带出他不愿意亮,或者他不可以亮。

冯尧伦从容吩咐本衙门官员:“凡是袁老爷的家人,尽情请进来。”

……

“请。”

呼呼拉拉中,元皓跑在最前面。人小鬼儿大的胖队长,不知怎么出来的鬼主意。也许是经过舅舅、舅母和哥哥姐姐的无数熏陶,知道祖父了不得。

一面走,一面扯着祖父的衣角:“祖父快些,晚了舅舅输了怎么办?”

宝珠实在无奈,输什么呢?又能输什么?

但小些的孩子们上了心,好孩子抢的快,轮到她来个号召:“走啊,瘦孩子表哥,快着些。瑛表哥琬表哥,小红,六表哥…。”

萧战见到,也把祖父扯着不放手:“我也有祖父,您可不能慢了。”梁山老王是这样说的:“战哥,你看祖父今天这打扮,还是压场面的吧?”

两个黑脸儿相视,都满意地笑:“祖父你生得好。”

“孙子,你生得俊。”

祖孙二人自我感觉不错,其实不过一身的珠宝。从脑袋上簪子到腰带上玉佩,手指上扳指。

可以看到客厅的台阶,也可以看到客厅里走出的袁训时。一声称呼:“宝珠,真的是你?”让众人脚步滞上一滞。

袁训后面走出的官袍男子,他带着深情,他带着思念,他带着……是个人都看得懂他对侯夫人的感情不一般。

梁山老王、镇南老王、太子和大学士、赵夫子吃了一惊,他们本不相信会有忠毅侯换新衣比拼情敌,在住处还只是猜测,在这里信了。

“居然是真事儿?”几个人一样的自语。

早有心理准备的宝珠乍见故人,也有诧异:“冯四哥,真的是你?”就在刚才一大家人子跑来丢人,宝珠心存侥幸,总想同名同姓同名同姓……

“宝珠,你过得好吗?”冯尧伦噙上泪水。此时,似看不见别人,心魂只在宝珠身上,直盯盯目不转睛,对着宝珠一步一步走去。

袁训面色难看,却不是青春年少,动手打余伯南的时候。正想着法子阻拦一下,不然出手拉他回来,只怕不管力气一把摔他个狗啃泥。还没主意时,一声愤怒的大喝凭空而出。

“不许你和舅母说话!”

元皓跳出来,张开手臂挡住。

胖队长切切实实的恼怒了,在没有战表哥挑唆的情况下,不知怎么的,他分辨出眼前这个人不是好人。

看看他的新官袍挺气派,又在舅舅身边,这不正是跟舅舅比拼的人吗?

再说舅母是不可以随便接近的!养在舅舅家中的胖队长早就知道。

一百六十两银子的胖队长怒气冲冲:“退后,退下!离我舅母远些!”

小黑子头一个出来,双手抵住冯尧伦。韩正经跑过来,握住冯尧伦的官袍后衣角,把他往后面带。两个衣袖,让小六苏似玉揪住,也是往后面带。阮瑛阮琬好孩子,也上来帮忙。

袁训和冯尧伦,一个想主张,一个见宝珠,还没有从自己心思走出,耳边已一片嚷嚷声:“退后退后,走开走开,不许欺负舅舅(爹爹)(姨丈)(表叔),不许跟舅母(母亲)(姨妈)(婶娘)说话。”

冯家的儿子们黑上脸,对着这一群布衣,走上来指责:“放开我父亲。”

“你父亲退后!”加寿走上前,香姐儿走上前,加福走上前,齐声道:“离我母亲远些。”

沈沐麟萧战、禇大路:“不许欺负岳父(姨丈)。”

战哥来个横空踢腿:“要打架吗?”

禇大路来个轻身的式子:“要比武吗?”

沈沐麟双手一抱拳:“要动手吗?请请,我奉陪到底。”

冯尧伦回神,对着宝珠一笑:“真有趣,这全是你家的孩子?”说着,他高兴起来,像是只要是宝珠的,冯大人就喜欢。冯尧伦含笑道:“孩子们,听我说,我没有欺负你家舅舅,爹爹,姨丈,还有什么?表叔?伯父?”

“你就是欺负了!”指挥的最胖孩子忿忿然,响亮的回答:“你没有欺负,舅舅怎么会换新衣裳来见你!”

冯尧伦明白三分,满面生鄙夷的对袁训穿的石青色宝相花锦衣看去,好生的玉树临风啊。看看,你的心思你家孩子们都看得出来。

袁训也对他的新官袍看去,对他的新靴子看去,对他发上新灿灿应该是收拾不久的新簪子看去。来以前,你知道见的人是我不是吗?

心照不宣的,两个人都是一声冷笑。

……

月色映入帘栊,袁训坐在榻上笑,宝珠在对面抚额,半晌,就嘟囔一句:“丢死人了,”

“呵呵,”袁训笑得傻乎乎:“孩子们都向着我。”

又过一会儿,宝珠嘟囔:“丢死人了,”

“呵呵,你没看到吗?元皓拎着自己衣裳,说看我看我,我比你生得好,以后不许欺负舅舅。好孩子说,就是就是,姨丈家的人永远比你生得好,以后不许显摆。小六说……。”

“丢死人了,”宝珠嘟囔。

房门让轻轻敲响,赵夫子干咳两声:“袁老爷,这个,请出来说句话儿如何。”

袁训的脸腾的红了。他可以在宝珠面前装着受孩子们拥戴,但面对别人无地自容。

走出去就强笑:“呵呵,说什么?”

见外面月下不止一个人,二老王、二夫子和文章老侯兄弟都在这里。赵夫子指指二老王:“划拳输了,让我叫你出说话。”

梁山老王压低嗓子,跟正常人说话其实没区别,他自以为说话挺低:“坏蛋,今天的事儿,你欠我人情,回京去别忘记。”拍拍袁训肩膀,给他一个你很明白的神色,走开。

镇南老王肃然:“欠我人情,记到本子上。”比划个写字的姿势,走开。

张大学士再上来时,袁训的脸跟块红布没两样。他一路上在大学士面前好生威严有底气,此时全塌了。

大学士抓住机会笑眯眯,欣赏着侯爷的窘迫:“一个人情,记住了。”说多了怕侯爷恼羞成怒,走开。

赵夫子、文章老侯兄弟是纯安慰的人,打个哈哈:“你今天衣裳好,神气。”走开。

墙角有黑影子微闪,袁训怕孩子们又出来捣乱,慌乱退回房中。宝珠分明听到外面的话,烛下还在幽怨。

袁训坐下来,估计欠一堆人情压的,手没处放,脚也摆不好,尴尬中说起话来:“我今儿的衣裳好,本来我只给自己做,后来怕你们不高兴,就都做了,大家都有新衣裳,你们应该感谢我才是。”

宝珠垮着面庞,肩膀垂着:“唉……”

……

好几天后,孩子们不再争执谁帮忙的功劳最大,二老王等也不再偷偷摸摸坏笑,袁训才有松一口气之感。

但随即,镇南老王来要人情。

“咱们这是最南边儿,接下来你应该带我们往北,直到太原。路上经过乌思藏都司和朵甘都司,带元皓去看看。”

袁训叫苦:“都是藏人自治,这怎么能去!”

镇南老王翻翻眼:“我不管!是你把元皓系到这里来!凡是能长见识的地方,你就得带他去!安全上面我信你,你袁大将军打过几仗奇兵,都是别人不能去的地方,此事交给你了。”

一拍胸脯:“老夫我听你调遣。”

他出去,张大学士进来,郑重地道:“朝廷历年对乌思藏都司和朵甘都司安抚为主,没有实际管辖权。想法子,让太子殿下露个脸儿,让这些人担些太子的人情。”

袁训冷笑:“说话是轻巧的!您教教我怎么让殿下露个脸儿!”

大学士还真想好再过来,不慌又不忙:“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乌思藏都司和朵甘都司难道例外?他们就没有家中烦事,兄弟争权,妻妾争风,官员结仇?如果没有,你就设回局让他们有嘛,由太子殿下解开。”

袁训对他的红口白牙嗤笑。张大学士神神秘秘地压低嗓音:“别忘记,你欠我的人情。”

袁训一个脑袋有十个大,但还没等清闲,继大学士之后,梁山老王好整以暇,慢悠悠踱步进来。

袁训负气上来:“再有人说我欠他人情的,出去比试比试。”

“好吧,你不欠我人情,战哥是不是你女婿?战哥是不是以后要接帅位?加福是不是你心爱的?”梁山老王胸有成竹。

袁训忍忍气:“请说。”

梁山老王见他强硬,搓搓手堆笑满面:“咱们这是在最南边儿,再不能走了,只能往山西去,我想你总会经过乌思藏和朵甘,怎么能放过?不给孩子们长点儿见识?”

“那里混乱!”

梁山老王笑容可掬:“乱才好!我对你说,那里有个头人跟人有仇,娶个老婆也不安分,当年要不是离他远,我早就动他的手……”

“您,出去!”袁训忍无可忍。

梁山老王老脸也一沉,看出袁训是真的怒了,这会儿不是方便多说的时候,袖子一拂往外面走:“你欠我人情,哼,你欠我人情呢!”

袁训把门关上,宝珠在厨房呢,不会发现这里表兄让逼迫的异样。他独自在房里发泄:“欠你也人情,欠他也人情。全然不想想上有老,下有小,又不是带一队兵。还越乱越好?岂有此理,这不是欺负我吗?”

……

二老王为自己的孙子揽名声揽阅历不是说着玩的,第二天一早大家习武,他们一改平时不闻不问,由着孩子们跟着袁训射箭学棍法,而是在告一段落,由孩子们自己习练的时候,把他们编成小队,教他们列简单的小阵,指点混战,指点以一对多,空手夺白刃,以及在马上作战。

太子在这里听着也就罢了,太子上路后,已经养成清早习武的习惯。二夫子和文章老侯兄弟也在这里。

二夫子中张大学士是主动前来,乐呵呵道:“我也听听,这上路的事儿可说不好,我不能打,到时候给你们看个马车什么的。”让他那唯一跟来的家人也来听。

赵夫子体谅袁训带着又老又小又尊贵的人儿上路,他没有大学士的心思,但镇南老王把他叫出来,拿大学士的话给他听:“上路的事儿,遇到强盗马贼的,你不能打,出个别的力吧。”赵夫子想有理啊,他也听得很认真。

梁山老王叫来韩家兄弟,家人们不当值的也过来。这个早上,这里变成全民皆兵,除去帮忙做饭和洒扫、巡视的人以外,都暂时变成二老王的兵马,听得聚精会神。

……

正月出去,京都依然雪带霜。都知道就是化了雪,春寒也不是好过的。但方氏却不能再睡房中。

她的母亲吃年酒顺带探她的病,房中无人,说话不无惋惜:“过年你怎么能病?你是宗妇,与别人不同,别人可以病,只要你能撑,年节下待客会亲戚的脸面事情,你就得上前。”

母亲走后,方氏勉强起来一天。犯肝气疼这事情,跟自己心情有关。越紧张越生气,越好不了。方氏会亲戚理当开心,借机病愈不是正好。

但她拖着病体,心情没开的时候,遇上几个唠叨碎嘴老亲戚问她有了没有,不是有意的,说起南哥媳妇有了,这本也正常。把方氏气了一个倒仰。

这一层气又憋到心里,再看眼前自己强自挣扎,而二房龙氏在娘家安养,人比人,气死人。当天晚上方氏再次病倒,南安侯夫妻嘱她好生休养,不好一定不出房门。

方氏病得下巴尖尖,南安侯夫妻也怕亲戚们说媳妇病了,当公婆的还要使唤,就有了这句说体贴也行,说不看重你也行的话。方氏这个正月就没有再爬起来。

小辈有病,又是大正月里,不能给长辈添忧愁,也不是了不得的大病,等南安老侯无意中知道时,已出了十五。

老侯对安老太太说的话:“家里照顾我这个病人,难免忽略别人。”不是空穴来风,但也不是针对方氏而言,老侯几不出自己院门,看不到许多人的面色,不过是阅历足加偶然眼尖罢了。

老侯心想正好,表达一下关心吧。把他爱用的鸭子肉粥等好菜,还有海上那船正月中间到,又一批椰子甘蔗到家中,椰子鸡汤也分给方氏。

方氏看着添堵,二月初声称病好,走出房门。既出来了,身为长嫂,不能不看视龙书慧。就是她不提,别的妯娌们已去看过的,二月里还要再去,也来约她。

这一天,方氏等人来到袁家。

妯娌们都很开心,钟留沛等叔叔的妻子,方氏等叫婶娘的,也春风满面。

上面还有老侯的三房儿子,府中现称老太爷的长辈们在。这两批长辈晚辈女眷想出个门并不如意。打的是看龙书慧名头儿,其实她们出门散散。都知道的,老太太有个看戏的楼,坐得下许多人。人少的时候,那更叫一个自在。

进门她们就笑着:“我想好了一出戏,等下请老太太点给我们听。”

“可以到下午再回,今天要把戏听到饱。”

方氏腹诽你们怎知道一定去老太太院子里坐着呢?结果到了一看,龙书慧果然是在老太太院子里。院中雪未消融,但暖阁帘子高打,就她们两个人在看,面上有滋有味。

方氏没有很多的机会往袁家做客,对着走过的亭台楼阁已觉靡费,她才不管这跟前福王不无关系。在见到这京中闻名已久的戏楼装饰精美,心中百般的又不舒服起来。

安老太太喜欢热闹,见到许多人来异常开心。但客人们说点热闹的戏,老太太摇着手笑:“书慧安胎呢,我们只能听听流水一样的曲子,太闹了不好。以后生个猴儿出来,那就麻烦了。”

大家笑声中,老太太把另一块玉壁递给龙书慧:“你只看这个,听悦耳琴声,生下来孩子就好看。”

龙书慧嫣然:“这个孩子来得却不巧。”

安老太太嗔怪:“不能这样说,凡是来的都是巧的。”

龙书慧解释:“我想加寿她们了,加寿二妹三妹不敢比,只好孩子和正经在家里,多多看他们的面容,自然生得下来好孩子。”

这分明是奉承安老太太带大好孩子和韩正经,生得好,安老太太听得懂,笑得前仰后合,连连说着这倒也是。

石氏带着一个年青妇人走来,是龙显邦的妻子。丫头送上汤水,原来她们亲手给龙书慧煮吃的去了。问为什么开心,安老太太把话说了,手指龙书慧,也给她吉祥话:“你头一胎定然生女儿,这个就叫,生得好。”

钟家来的女眷们笑道:“托老太太吉言,寿姑娘可不就是长女?”

安老太太十分得意,她的动听话人人听得懂不是?拉着这些称呼她为姑祖母和曾祖母的女眷们,越发说个不停。

这一天下来,钟家的女眷虽然没如愿听成热闹戏,也算让招待个宾至如归,满意而回。

个中方氏的心情自然与别人不同。以至于夜晚来临,石氏早早打发龙书慧睡下,来见袁夫人。

“没有什么不能对姑母说的,这事情实在奇怪,又看不懂,不得不说。”

袁夫人让她直说。

石氏纳闷道:“钟家来人看书慧,同房头的华哥媳妇病好了,也在这里。我想她病了一个正月,好了就前来,着实感激,又怕她病刚好吃什么不受用,时时的关注与她。原来,她和书慧并不亲香?巴不得是我看错,但她每看向书慧吃东西或是穿戴,就又嫉又恼在眉头。因此特地来请教姑母,她下次来,请姑母帮忙看一眼。”

袁夫人淡淡:“只怕你没有看错。我也不是道听途说,我出门只去太后宫中,再就看视董大学士,他上了年纪,也到冬天就病的时候。再就去看老侯。在老侯房里,是我亲眼看见。”

石氏微微张嘴:“哪一天?”

“孩子们寄银鱼来,老侯爱用,时常的要吃。没有了,钟家往老太太面前寻。我和老太太送过去,就便的看看老侯爷的病。那天,华哥媳妇接的我们,同往老侯房中。老太太和老侯说笑,我插不进去,就和华哥媳妇说话。老太太笑话老侯离开孩子们的银鱼就吃不下去饭,问他京里有银鱼卖,为什么还要寻她的私房?华哥媳妇当时变了脸色,我虽不想看,面对着她,也就看到。”

石氏先是一笑,仿佛能看到老太太兄妹斗嘴活泼有趣。再为方氏微哂,顺便松口她没看错的气。

“我们出来的时候,华哥媳妇送我们,又说她为老侯寻了好些上好银鱼,老侯不肯用。请老太太帮忙说说话,说银鱼全是一样的。”

石氏微寒面容:“她竟然不知道老侯心爱的不是银鱼,而是加寿和执瑜执璞?”

袁夫人轻轻一笑:“我听到她说寻来上好的银鱼,我就不能再说什么。也就从那天起,我对她存了疑惑。”

烛光下,她陷入回忆。

袁训成长的岁月里,起初和表兄们打斗,袁夫人也存了疑惑,但还不敢相信。直到顺伯告诉她,袁夫人再约束儿子的时候,小袁训年纪小,脾气却硬,当娘的已约束不住他。只要找到机会,就去跟龙家兄弟打架。

看不住他,是袁训想尽法子偷溜出去,寻到龙家兄弟面前。

当年,她曾深深的疑惑过。如今这疑惑,却用于帮助龙五之女身上?袁夫人她委屈吗?

她柔声细语告诉石氏:“你们是瑜哥璞哥接来的,宝珠放在心坎儿上,万万不能出半点儿错。”

石氏深为敬佩,也知道自己母女、母子们过得好,是姑母一家的脸面,是众人看得见的功绩。

起身拜倒:“姑母放心,凡事有姑母,我也放心。书慧有姑母养大,有九叔弟妹养大,是她的运道高。她上辈子一定烧了我不知道的高香。”

袁夫人让她起来,款款的更说了一个透彻:“奶妈呢,我托老太太慢慢寻,老太太爱揽事儿,已对南安侯夫人说过,不用她寻奶妈。南安侯夫人说借咱们家孩子的福气,把这事放手,由老太太安置。宝珠生下加寿,我和老太太去山西看她,可是带着奶妈去的。除去太后赐的,老太太寻的,寿姐儿也吃了奶。奶妈这一层,你可以放心。再到书慧将来生孩子呢,也是养到将生的时候再送回去,你是寡母,膝下只有一子不在身边,只有一女,你跟去照应,住几天便是。有老太太在,她是钟家的老姑奶奶,南安侯夫人不会说什么的。”

样样妥贴,石氏担心尽去,也没有无端的再抱怨方氏。反而说了一句好心的话:“说不好,今天我多心了。”

袁夫人也含笑:“说不好,她那天只是想孝敬,老侯却不买账的心思。”

……

龙书慧白天没少睡,正拿本书翻看,见到母亲进来,面颊上带着喜悦之色。

“什么好事儿?”她问道。

石氏往火盆上烤暖了手,坐到床前,握住女儿的手,把袁夫人的话说出来,最后笑道:“看看,你多有福气,这亲事许给老侯家里,老太太还能说一不二,将来你生孩子,姑祖母许我去照顾你。不然的话,同住一个城里,我跑去你婆家住,还不招闲话吗?”

龙书慧也是笑了:“多谢母亲眼尖,竟然看出来了。”

石氏抱怨:“你从没有对我说过?”

“她就是嫉妒罢了,我总不理她。母亲还记得吗?先时在家里,难听话也听……”

石氏掩住她的嘴:“别再说了,更别不小心让显邦媳妇看出来。先时在家里说东说西的,不就是显邦他们?显宁显靖那时候小,他们一定没说。”

龙书慧忍俊不禁,推开母亲的手:“我不是记恨旧事,母亲想,没有他们乱说,祖父怎么会答应送我们和大伯母显贵进京?我怎么能和南哥成亲事?”

调皮的吐一吐舌头:“又怎么能让长嫂嫉妒出身好?她嫉妒我,不过是我从九叔家里出嫁,九叔权势过人。横竖我不理她,她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就说如今我安然在娘家呆着,从老太太起,到姑祖母、大伯母母亲、显邦媳妇都围着我转,我没有心思跟她生闲气?母亲也不必多想她,多想想您现在的日子多好不是?”

石氏宽了心:“你这样想就好,”门外有脚步声,丫头问安:“姑爷回来了?”钟南走进来。

钟南跟着妻子回来,早上回家请安,吃早饭,在家里看书到晚上,准备下一科得官,请过晚安,往袁家来睡觉。一天也离不开的模样,让石氏见到女婿就只有满意于心。

当岳母的殷勤问着女婿:“烫杯酒来,你吃了去寒气?”钟南嘻嘻:“书慧现在不能闻酒气,我在家里吃了的,这会子已散了。刚跟显宁论过书,他说东的我说西,我说对的他说错,吵到现在还有一额头汗,不冷。”

石氏让他早睡,自己回房。

钟南告诉龙书慧一件事情:“下午齐王殿下叫我去,问我愿不愿意在他府中当差?”

龙书慧亮了眼睛:“你答应了吗?”又道:“或许,你应该跟着加寿。”

“我想齐王殿下跟太子殿下的情谊不可以丢,我倒愿意跟他。但我说想想,回家去讨曾祖父的话,曾祖父也让我跟齐王,明儿起,我就当差了。”钟南挺美的:“曾祖父说我有出息,说兄弟几个里面,独我现下最好。真的,跟殿下回来赏的银子还没有花完,又有了进项。”

龙书慧抿抿唇:“看你,就看着银子去了。”

钟南嘿嘿。

……

一轮明月,袅袅带着仙气在海上升起。虽是入夜,但今天的海风是轻柔的,并不寒冷让人缩颈。波水中随着月光的明亮,而现出点点碎银似的光泽,好似仙人当空洒下无数绚丽的宝石,把这海妆点的珍贵无比。

岸边椰林稍往前去的地方,平坦地面上摆开几张桌子,袁训一行团团而坐,对着海面充满憧憬,没有酒,他们也纷纷的醉了,也觉得此时珍贵无比。

天气已二月中,他们明天就要离开。

以袁训定的行程,正月就离开瓜果飘香之地。但风景怡人,岛屿众多,孩子们畅快的笑看在眼睛里,不多住几天,张不开嘴说走。又遇上台风,一拖,就到今天。临行前三天,许给孩子们从早到晚玩耍。而今天,是最后一夜。

桌上摆着海里现打、海边现捡、集市上购买的鱼虾,旁边生得篝火,架着大锅,因为鱼虾不是蒸就是煮,做来十分方便,天豹也能坐下来,但他的座位离加寿最近,只不是一个桌子。

每个人手里抱的都是青椰子,有好刀剑,一下削去上盖,用小调羹吃,吃不到的就倒小碗里,海风中人人惬意。

潮声就在耳边,如最好的乐声,哗啦哗啦的洗刷着每个人离去而不舍的心。

孩子们一扫欢快,对着海面老实无比。都想多看一眼,幼小的心灵也能知道以后不容易,甚至以后再也来不了。

大人们如害相思般痴痴,如中盅毒般凝视。赵先生叹上一声:“此生无憾。”对袁训望去,拱手时眸中有了泪:“多谢侯爷,回京去容我摆酒相谢,只惭愧,上哪里再找这般好景色?”

袁训抱起手中的椰汁:“再喝一口,离开这里,喝不到新鲜的了。”

“此生无憾。”第二个这样说的是太子。太子汁足鱼虾饱,起身来对加寿温柔的笑:“我陪你走走,明儿可走不了这里。”

这里沙滩是出了名的细,赤脚走上去感觉最好。夜风中虽然有些冷,但白天姑娘们羞于去鞋袜,总是晚上在挑好的地面上,各自女婿陪着走上一回。

今天像是海也觉出离别,是相对温暖的一天。加寿笑盈盈答应,和二丫走到岩石后面,主仆去了鞋袜,以长裙子掩盖,和岩石外等候的太子、天豹会合,在沙滩上慢慢走着。

香姐儿也去了,加福也去了,时不时的,能听到加寿抱怨:“怎么又遇上我了?”加寿实际是光着脚,遇上萧战虽然他看不见,也觉得难为情。

萧战不服:“隔开还有好远呢,再说这一片儿最好,你忍心不给加福走走。”

大人们含笑望去,见加寿和萧战隔开的是有距离,加寿抗议是担心萧战走到面前,萧战以为加寿撵他走,那就再争上一回。

元皓等没有去,男孩子白天光着脚走过无数回。好孩子没有去,是怕打扰表姐们。她们都有人陪呢。而她总在下午没有人的时候,奶妈陪着,在背静地方也走过。

他们就只扳手指算吃了多少好东西,又把珍藏的随身也要带着的贝壳等再数一回。

“这辈子值了。”默默中,谁也没有想到张大学士也会这样说话,大学士对袁训看的眸子深深,拱手极缓,又极认真:“老夫这里谢过,海上生明月,从没有想过会在眼前呐。”

梁山老王见总是闷闷的,取笑他:“渤海你也可以看,离京里多近?”

张大学士似乎不会玩笑了,肃然呆板甚至略带忧愁的摇摇头:“您明知道我说的是这里,以老夫我的年纪,以后再也见不着了,不过我和赵夫子一样心思,此生无憾,此生从不敢做遍游江海之想,没有想到,却让侯爷给我达成。”

袁训一样冲他晃晃椰汁:“谢却不必,趁咱们还在这儿的时候,多吃一口是一口,多喝一口是一口。”

大学士浮起笑容,手抱起椰汁,目光滑向的是海边手挽着手走动的一对人。

太子英俊,加寿貌美。

打心底里,大学士感叹,有这样爱女儿的父亲,加寿姑娘要什么不成?老夫阻拦所以不成,是完全抵挡不了一个当父亲的心。

------题外话------

么么哒亲爱的们,有你们的支持和体贴,仔近来写的很顺。群木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