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章,看牡丹吃荔枝/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路的这天,先坐船到雷州半岛,马车在海边等着。离别的时候虽然对这海这风不舍,但见到熟悉的马车,众人还是萌生出新的行程那新意,都有了笑容。

回身,依依不舍的把海看上一回,那神情透着虔诚。袁训不催,他和宝珠也正在看呢,加寿也看得正入迷。最后,是关安轻咳一声,率先提醒:“老太爷夫子小爷们,咱们上路了。前面还有好的呢,到了山西,也可以大玩特玩。”

这话把众人鼓舞,说声“走了”,上马的上马,上车的上车。小黑子憋屈地爬上车,眼馋的望着这几天里教他的几个大叔,那是镇南王府的家人,小黑子还不知道胖队长的来历,只是羡慕别人侍候胖队长是骑马。马术不是几天就能学会,而接下来的行程迅急,他只能坐车。

元皓等从车尾打起帘子,小胖腿甩下来的坐着,方便看着大海远去的时候,小黑子闷闷不乐缩在车里,垂着脑袋不喜欢。

对他来说,在海边也好,不在海边也罢,都不重要。他只想一直跟着胖队长,按几个大叔教的好好跟随。可现在他还不能,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心头一片黑暗。

路平坦马车渐行的快时,元皓等乖乖坐回车里,家人打马上前,把车后帘子固定住,不会让小爷们掉下来。很快,行进的速度颠簸如浪中行舟,马车里出来阵阵笑声。

“格格格格……。”

“哈哈哈哈……”

车里垫着棉被,有姐姐们或长辈们跟着,元皓在加寿怀里一会儿颠过来,一会儿颠过去,笑得最响亮。

好孩子抱着香姐儿,韩正经由祖父带着,阮瑛得到一匹马,跟在执瑜后面,赵先生抱着阮琬在车里,阮琬也觉得这太好玩不过。小六和苏似玉,分别在父母亲的马上,听到车里的笑声,就随着大笑一通。

他们很快就没有忧伤,大人们的离别也一扫而空。只还有小黑子对自己不满意,但在听到胖队长的哈哈笑,也能露出笑容。

行程在袁训手里,别的人都只有跟着走的份上。因为几天以后,戎马一生,对方向有直觉的梁山老王第一个来说话:“这坏蛋,你这不是往乌思藏去吧?这像是去内陆?往北走?你这样可不好,别忘记你欠我人情,你不能这就把我们全带到山西去。”

袁训斜睨他:“知道了!”

但行程还是往北走,隔一天,镇南老王也来了,他比亲家外表儒雅,人也客气的多:“呵呵,元皓说你是好舅舅,你这舅舅可不能骗我们啊。别忘记你,你欠我人情呢。”

就只说话不算客气,把个人情提来提去。

袁训面无表情:“知道了。”

第三天,张大学士受二老王提醒以后,得到鼓动,他也来了,公事公办的面庞:“太子殿下巡视是要紧的,”最后一句也是:“别忘记,你欠我一个人情。”

袁训把他敷衍走,对着宝珠纳闷:“打着巡视的名声,为什么还要问我讨私下的人情?”说到“人情”,想想欠的窝囊,宝珠露出瞧不起,抱怨道:“谁叫你爱欠人情。”

很快,路渐平坦,官道直通远方,就是不问行人,不听他们满口汉话,也能猜出这不是往乌里藏,草原上哪有这般整齐的官道呢?只有马踏出来的路罢了。二老王和张夫子一天比一天生气,却又无可奈何。

这一天经过长沙,二老王和张夫子说挺好挺好,岳阳楼洞庭湖不远,带我们逛逛去吧。但马车径直而过,只途经的景致玩上一玩,随即快马加鞭继续往北。

镇南老王能理解,抚须道:“他有事情。”梁山老王和他素来不太喜欢的张夫子结成暂时的联盟。

…。

梁山老王不太喜欢张夫子的原因,一是两人同朝为官几十载,但一个常年在外,一个久在京都。公事上没有过多联系,也就谈不上向对方照顾良多。二是不管坏蛋要让加寿专宠也好,还是加寿以后能专宠也好,对纳聘加福的梁山王府不是坏事情。

梁山老王对儿子定的亲事一年比一年满意以外,还有一条就是加寿姐妹感情深厚,跟执瑜执璞闹来闹去,也只限在自家门里。就是梁山王府不公开支持加寿,别人也会把他家算进去。而支持太子夫妻和谐,和以后帝后和谐,难道有错?

和谐又对王府有万般的优势。张夫子的所作所为,梁山老王表面上没表达的时候,对他都早不满意。武将粗鲁,认为脱裤子放屁,多事!

…。

但为了萧战能去藏民处看看,梁山老王和张夫子背后哼哼唧唧,嘀嘀咕咕,一直到三月下旬。他们从海南到河南,走了数千里路,在洛阳停车。

全程行了一个月出去,换了四、五次马,只要不是路崎岖,就日夜奔驰。中间玩的地方也寥寥无已,却终于赶上牡丹花开的季节。后世说四月、五月花开,农历在三月中。

袁训勒住马,对牢骚没完的梁山老王和张夫子笑道:“先来看看这夏、商、周、汉…。十三朝古都,再去乌思藏如何?再说要去那里,你们总得体谅我,得布置布置咱们才去得。”

路上听多了话,侯爷也有几句抱怨,取笑白胡子老王和张夫子:“以为带上你们老的,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梁山老王扭头对亲家道:“他把你也说在里面。”镇南老王好笑:“他既给我看牡丹花,我没听见。”

加寿带着元皓下马过来,眺望着城池上旗帜,二姐弟兴奋莫明,加寿道:“爹爹,这是出河图洛书的地方吗?”袁训疼爱的看向女儿:“寿姐儿,有牡丹花给你看了。牡丹这里最好。”

……

此时,大家都下了车,都看向行程的带头人,也就把侯爷柔和的眼神又一次看见。

太子欣然扬眉,加寿是岳父最心爱的,永远不会改变。

张夫子喟叹,这个人呐,这个人呐,哪有这样疼自己孩子的?跑几千里路,就为赶上花期。竟然中间的岳阳楼也不去,洞庭湖也不去。

镇南老王对亲家微有炫耀:“怎么样,我说他紧赶慢赶必有原因。”

萧战早就慌手慌脚,跳下马来,加福还在马上,战哥一见到岳父又抓紧时间疼爱大姐,大姐正娇滴滴点头,旁边的表弟乖巧的点小脑袋:“看花了,舅舅给看花了。”把萧战急的,有你表弟什么事儿呢?甚至来不及让加福下马,牵着马送过来,粗声大气道:“岳父,加福在这里,快对加福也说几句。”

沈沐麟赶紧的:“二妹,再不过来就让挤到角落里去了。”

萧战瞪眼他,沈沐麟撇嘴:“我已认识了你,有你在,就得这样,不然就撇到三千里以外。”

太子忍俊不禁,他虽然不闹,但笑笑也常有的事情。

闹哄哄大家跟萧战吵上一通,早几天飞马先至的万大同和韩二老爷迎出来,大家进城,下处歇息,晚上去了个有名的酒楼,虽有牡丹看,却不是太多。约好第二天大看牡丹花。

……

出门的时候,加寿最磨蹭。平素聪明伶俐的寿姐儿挑不好衣裳,最后出来问父母亲:“爹爹母亲,我今天簪大红的花,还是银红的花,还是黄色…。我竟然不知道要配哪件衣裳?”

“只要是上好的,各色的咱们都簪。”

加寿得了话,回去没费事儿选好衣裳,和二丫奶妈喜滋滋出来。元皓等人已等得眼巴巴,萧战眼睛里快迸出火来,说着:“讨嫌讨嫌,就会耽误别人玩的功夫。”

加寿给他一个大鬼脸儿:“你可以不等我呀,反正三妹会等我。”元皓毫无例外的跟后面,也是一个大鬼脸儿。

出了门,见到也不用特意去什么景点,街头巷尾处处是人,家家户户门前摆着有花。有的叫卖声此起彼伏,有的杀价手舞足蹈。别说孩子们走不动道儿,就是大人们也流连,半个时辰出去,万大同对袁训道:“咱们还在这条街上。”

袁训催促大家快些,关安等把马牵着,先行挤出去,只怕等的着急。大人孩子们无奈的出了这条街,眼睛一瞄,另一条街也不错。张大学士脑海里想着历代吟牡丹的诗,竟然道:“咱们就在这里看看吧,看那家的花儿多好。”

“前面还有好的,夫子,你慢了。”袁训对两个小子使个眼色,小六和苏似玉也看到,两个孩子把张大学士的袖子握在手上:“走了走了。”大学士觉得自己今天挺有人缘儿,他这种祖父辈的见到孩子自然的亲,乐呵呵道:“好好,我随你们走。”

上马以后,因为是花季,南来北往的人太多,只挤到一个景致上。这里,也是城中牡丹花最多的地方。

放眼望去,富丽堂皇中玉珠含笑,大人孩子们直了眼睛。袁训还是纳闷的:“孩子们没来过也就罢了?我记得张夫子您青年时来过?”又看镇南老王,这一位久居京中,却不是没有出过京。

张夫子感叹:“青年的时候来过,不过当差呢,不是花季,也不能等到花季再回京,”把个手指头对着袁训点动:“你呀你呀,如今老夫我也佩服你了,这天下好玩的地方,你快带我们走遍。”

他当下就有诗一首,起名就是“对花可解海南憾”,一个人作诗去了。

镇南老王随后道:“我以前看过洛阳牡丹,我曾采购不少牡丹回家,如今还在花房里养着。但带着孙子来这乐子,以前哪能有呢?”扭身一看:“咦,元皓去了哪里?不是答应乖乖在祖父身边,对他说了人多,不要乱跑。”

袁训跟他一起寻找,见到加寿姐妹也好,萧战沈沐麟也好,称心如意元皓等,全迅速挑好花木,在那旁边站着。

见到袁训看过来,均笑问:“可以掐了吗?这一朵我相中了。”

阮瑛阮琬还是不敢相信自己有这样的特权,虽然跟着上路,游过的果园可以随意摘,花儿可以随意掐,他们没有问,把笑脸儿张的大大的等着。

袁训含笑:“稍等会儿,关爷和万掌柜的去寻看这里的人说话,等他们回来,就可以掐了。”又和孩子们玩笑:“你们可把花看住了,别让鸟儿叼了去。”

孩子们笑靥如花,眼睛把花儿盯得目不转睛。

执瑜执璞没有过去,见到萧战为加福拦花儿,张开手臂恨不能把方圆五百里全围住,叉起腰笑话他:“战哥,你的黑脸配上那绿牡丹,真真的暗沉。”

萧战才不生气,眼角嚣张,嘴角鄙夷:“不懂就是不懂,绿牡丹、黄牡丹是名贵而难得的。我要是不霸住,讨嫌大姐就过来了。”寻一寻讨嫌大姐,在家里风头无两,出了门也独占岳父首宠的加寿,见到她听到自己的话以后,对着她面前的牡丹花摇头晃脑,正在气自己:“我的也是绿牡丹哟,元皓帮我占住的,又是黄牡丹。”

元皓在加寿姐姐和战表哥之间,永远向着加寿姐姐,也把个胖脑袋晃动:“就是哟,我有黄牡丹,我有黄牡丹哟,”

阮瑛悄悄叫声:“琬倌,你看他跟说一百六十两银子的时候一模一样?”阮琬扑哧一笑,随后玩心大作,也学着嚷嚷:“我有银红牡丹,银红牡丹也是上品哟。”

好孩子白眼儿,这一回全神贯注去了,却没有接话。

万大同和关安回来的时候,老远就扬着手笑,孩子们迫切的心,一看就明了,欢呼一声:“掐花了,”好在高个儿孩子看住的是三尺以上的,矮个儿的孩子看住的是低些的花,奶妈们看着花枝不伤手和眼睛,孩子们把心爱的花掐了下来。

好孩子占先,是她心里一直盘算,揪下一朵最好的,直奔袁训而去:“姨丈,姨丈,我给你花,姨妈别急,等下我再给你。”

跑上几步怕让别人追上,又疑惑胖孩子怎么还没有追上,扭身一看,好孩子乐了,原来只有韩正经追来,韩正经手里有两朵花,所以慢上一步。

而一百六十两银子的胖队长,手里已有三朵花,还在挑,还在掐呢。

好孩子轻轻易易占住这个上风,把一朵大红牡丹送到袁训面前。宝珠对袁训示意,袁训蹲下来,笑说多谢,好孩子乐的快要上天,亲手簪到袁训发髻上,又理了理,顿时觉得自己中了从来没有过的大彩头儿。

再去给宝珠掐时,好孩子显摆起来:“胖孩子,姨丈的头一朵花是我给的。”

元皓不理她,手里已有五朵了,还在掐。好孩子嘲笑道:“贪多你就慢了。”元皓手里拿不下,放到奶妈手里,又掐了满把的时候,叫一声:“好孩子看我,你输了。”

先到祖父面前,挑一朵给他。再给舅舅和舅母,又给梁山老王、二夫子,最大的一朵,留给太子。太子和加寿走到远处,元皓跑过去才找到。一气给完,自己脑袋上簪着加寿给他的黄牡丹、绿牡丹,腰带上别着表姐给的大红牡丹,衬的人跟个花似的,来到好孩子面前晃动身子,这一回,却该胖孩子显摆。

“我全给了,一个不少哟。”

战表哥看他太得瑟,给他后腰带也别上一堆花,嘿嘿着:“表弟,过了这村没这个店,加油儿显摆。”元皓听过,带着满身的花满园子走动。跟个花蝴蝶没两样。

那欢快的样子,看得跟随他照顾的祖父心花怒放:“看看,你玩的这样好,元皓,你好好的玩,回去虽然花不少,”

“可跟这里不一样。”元皓回答,元皓懂的。

但没有一会儿,他老实的回来。原来太招摇,又生得肥胖可爱,吸引好些游园的小姑娘们跟过来。

“跟我玩,我还给你花儿。”

“你的花儿好,咱们来斗花草吧。我现在没有花,不过我母亲去给钱了,等下我会有好多。”

元皓眨眨眼,忽然看好孩子顺眼许多。他平时看的是舅母和姐姐们,玩的是好孩子和小红,再看别人生得都不好,元皓落荒而逃,大叫着:“祖父救我,敌军厉害!”

又叫:“小碗小碗,快来挡住。”

阮琬往花后面一躲,露出两只眼睛幸灾乐祸:“我才不帮你挡呢,谁叫你乱跑来着?”

这一天玩的都很好,除去元皓让小姑娘们追的团团转。也有小姑娘们要和好孩子小红、小六等玩。好孩子小红借机有这么一天的新知己,让称心如意羡慕一番。

小六跟几个男孩子玩上半天,韩正经夹在这队里。

……

第二天,去了龙门,第三天,赏牡丹外带把有名景点。洛阳水席更吃了又吃。没来过的家人大开眼界:“还真有拿热菜汤水当席面的?”好在没有人吃不习惯,也有冷盘存在。

小六和苏似玉在这里过了生日。

……

半个月后的四月里,登车继续行程。梁山老王、张夫子又来讨要人情:“洛阳一直往西,咱们去朵甘都司吧。”张夫子对路程没这么明白,是梁山老王这看惯军用地图的人告诉给他。

袁训还是说好好好,但数日后一问行程,梁山老王鼻子可以气歪:“如果问路的没出错,你这又往南去了?”

袁训坏笑:“瞒不住你这老太爷。”梁山老王跟他争执,让镇南老王劝走:“横竖,他去的地方不错,你就这么着急去草原上?是你告老在家后,许久不打仗,你的瘾犯了吧?可我们是带孙子出来,只要玩的大,玩的地点儿好,你别干涉他。”

梁山老王忍气吞声,张夫子也偃旗息鼓。天气越来越暖,他们也就没有发现去的地方比别的地方暖和。

路上夏雨至,泥泞耽误行程,五月加寿生日的那一天,马车停下来。天色没到中午,远山丘陵是淡淡的绿,天空是淡淡的青。也不是出来彩虹的时候,但袁训扬鞭一指,能看到一片艳红。

“孩子们,吃荔枝了。”

……

农历的五月,在后世阳历六、七月里,正是南方水果丰盛的季节。荔枝原产于本国,分布的地方不仅限于海南。这就不用过于跋涉山陵,来到一处荔枝园。

那艳红的,是枝头待摘的果子。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荔枝吃新鲜的很重要。此时此刻,谁敢说枝头上不是新鲜东西?

梁山老王头一个乐了:“战哥,加福,你们有新鲜荔枝了,”

张大学士也不再计较怎么还不去草原上,今天又不是他生日,可他湿了眼眶,对着枝头红红果子,无端有了感动,翻来覆去地喃喃:“有口福,有口福。”

太子接加寿和元皓下马车,也忍不住向加寿额头上一拍,柔声表示下眼红:“你呀,这全是跟着寿姐儿,才能赏过牡丹,又跑来吃荔枝。”

“是呀是呀,”元皓欢欢喜喜又跟着点动胖脑袋。

加寿也有了泪水,赶快抹去,带着元皓走到父亲身边,盈盈一礼:“爹爹母亲最好不过。”

袁训和宝珠笑的合不拢嘴:“加寿,前面路平坦,快上马,去吃吧。你要亲手摘,好好的品尝。”

……

这个园子里还不止荔枝,还有枇杷、西瓜、甜桃、葡萄、芒果等等等……这是最适合到南方吃水果的季节。袁训一行在这里住足半个月。孩子们在能吃的数量范围内,吃的肚儿圆。

……

林允文百思不得其解:“去了哪里?他们从南方到洛阳,不应该一路往北?好吧,西边朵甘都司、乌思藏不去看也罢,山西不去了?又从洛阳一路回京了?”

袁训三月到洛阳,林教主四月得到消息,等他赶到是五月里,袁训一行不知去向。

自从他的神算时灵时不灵,林教主已不能准确得知别人方向,有时候算的准,也不敢相信自己。就比如此时,他算的这一卦挺准。但让他相信刚从南方长途跋涉过来,又往南边儿去?这不是吃错了药吗,你可以在南边儿呆足再过来不是?

以他的脑袋,才想不到看牡丹花有多重要。

他决定在洛阳附近继续寻找。

……

洞庭湖烟波浩渺,跟阮英明的愁肠差不多。他对同来的韩世拓啧着嘴:“天又要黑了,今天又没有等到,莫非袁兄相中我家的孩子可以端茶倒水,研墨洗笔,不想还我了?”

韩世拓却没有他的愁,他是会见到二大人以后,听说他约好的有地方接孩子,赶来见见父亲和儿子。本就没打算就此接走,见不到,文章侯不牵肠挂肚。

忍笑劝着:“赶路的事情,他们晚几天,咱们早到了,就是这样。”

阮英明无奈:“好吧,反正这洞庭湖颇有游玩之处,我权当来赏鉴。”

……

六月,林教主摸不着头绪,阮英明收到新的公文,命他往附近省市走走,袁训一行来到昆明,在石林漫步,品味昆明的雨。

梁山老王又一次掀起希冀,对袁训说他把所有的家人和孩子都训练的可以当一支小军队使用,以为这里离乌思藏不远,就此去了吧。袁训下一步又把他们带到车里宣慰司,后世称西双版纳。

孩子们骑大象、看眼镜蛇跳舞,等跳完了鼓掌叫好以后,问驱蛇人这蛇好不好吃?因为他们在路上吃了许多好吃的东西,天豹的手艺实在不坏。还好爱看大象吃香蕉吃甘蔗,心爱它,又在宫里见过礼仪大象,没有问大象好不好吃。包括元皓小六在内都跟着学孔雀舞扭来扭去,林教主继续抓狂,他刚听说袁训一行方向南方,具体在哪里,他还不能知道。

阮小二更惨,他连儿子方向都不知道。只不时让家人去洞庭湖边上,约好的地方守着,至今不见侄子和儿子身影。

夜晚来临,林教主反复问明月:“在哪里在哪里?功劳也不要了吗?”魏行这个时候跟他一处烦恼。林教主找不到,只能运用官府关系寻找,包括魏行。

魏行在齐王回京后顿失大树那感觉,发狠寻找忠毅侯。在没有找到袁训以前,他明知道有一队敌兵在,也不肯通报当地官府。

另一处,阮英明烦恼:“还我儿子,还我侄子?袁兄,那是兄弟我洗笔弄砚的得意小人儿,你不能霸住不还。”

接下来的行程到了大理,梁山老王得到安抚。大理比昆明离他指明去的确切地点更近。但没过两天,最近一直在行程上看他笑话的亲家,镇南老王把他又笑一通。原来依然不见草原,又回到官道上。

先到重庆,后到洞庭湖上,已是八月里,拉车的马早换了又换,不然支撑住日夜奔驰,却不能保证时时的速度。元皓等人的小马不骑人,有长力但腿短跑得慢,有几个家人单独带着,不一定时时跟上行程。过急的路,袁训等头天到,他们停几天到也行,赶得上小爷们骑一回,倒跟上。

古代号称八百里洞庭在面前铺开,秋水正涨之时,浩浩荡荡一望无际,刚下过秋雨,湖面迷茫若水墨山水上好丹青,大半年里跑了南又玩了北的人们,总有颠簸的疲累,在这里爽快中得到滋润,觉得周身都跟着看似缓缓的水似的柔和下来,

“袁兄,袁兄,”叫喊声过来,一行人在堤岸上飞奔而至。最前面衣袂纷飞的正是阮英明。

他到了面前气急败坏,更显出袁训一行人神清气爽。“袁兄,你们去了哪里?说好五月接瑛哥琬倌,我们本打算回京过中秋节,你却这才送来,我们只能在路上过中秋。”

听到这话,就是对袁训抱怨来去的梁山老王,也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嘿嘿,五月怎么能送给你?”下面一句耽误玩还没有说出来,阮瑛阮琬算一算,争着道:“二叔,五月我们去南边儿,怎么能停下来?”

“父亲,五月就见您,荔枝就吃不成了?”阮琬说着,兄弟们想到,阮琬打开随身荷包,取出几片暗红的果壳,欢欢喜喜送到小二面前,好生殷勤,好个献宝模样:“父亲您看,我和哥哥记挂着您,给您带的荔枝壳儿?”

阮瑛托起暗黑色的果核:“二叔,这是荔枝核。”

又几片叶子:“父亲,这是荔枝叶子。”

又一根小树枝:“二叔,这是荔枝树枝。”

阮小二琢磨琢磨,饶是脑瓜子不笨,也硬是琢磨三回才想到内幕,他火冒三丈指责:“岂有此理!荔枝壳,荔枝核,荔枝叶子荔枝树枝,肉呢?荔枝在哪里!”

“坏了呀!”阮瑛阮琬异口同声,无辜的小眼神儿:“我们带果子的,后来没到滇池就坏了。”

阮小二眼珠子嗖嗖放寒光:“你们去了昆明?”

“去了呀,后来又去看眼镜蛇跳舞,我和哥哥会学孔雀。”阮琬把身子扭几扭。

元皓等上来,跟着一起扭了扭。那胖屁股动的,小二眼睛直直的,揪住袁训袖子就跳脚:“还去了哪里!”

“还去看了大理蝴蝶泉,那里有个大合欢树,夜里开花,好看好看!”孩子们拍手都笑问。

小二一跳八丈高:“袁兄!你从洛阳去吃荔枝也罢,我不怪你。但你敢说没有经过洞庭!为什么不来把我带上,我也想看孔雀跳舞。”

阮瑛见他生气,好心地道:“二叔,我会,我教你。”身子扭几扭,元皓等见到一蹦多高很有趣,凑热闹又扭了扭,大人们笑成一片。

小二气狠了,一定要跟袁训过不去,眼看着没人解得开,太子轻咳一声,微笑道:“阮英明,你是公差在身,让你后面又办的差使,你办得如何?不好,可以弹劾你。”

小二软下来,他的门生松口气,韩世拓得以来见父亲二叔和儿子。自打刚才一见面,眼睛里就瞄着的,见到父亲康健,二叔神采抖擞,正经蹿了个头儿,文章侯暗自喜悦,只苦于二大人发飚,先不能见。

“父亲,”韩正经过来见礼,韩世拓抱起他喜极而泣:“你长这么高了?祖母和母亲要是见到,不知道该喜欢。”又问父亲:“看上去,比在京里时还要好?二叔以前发福,这也没有了。”

文章老侯兄弟得意非凡:“告诉你不得,我们去的地方,吃的东西,这一辈子你是落后一步,你还没吃到,你也没见过。”

阮瑛阮琬开始告别,韩家这边还在说个没完。

“世拓,你知道海里的虾有多大吗?正经有好几只养着玩,只只都有这么大。”

“世拓,你知道车里那森林里有多少花吗?太多太多,世上的花都应该在那里了,那里的酸汤菜,香草烤饭烤肉,难得的美味。”

……

当天,一行人饮酒欢送阮瑛阮琬,阮琬把和胖队长别苗头忘记,叮咛再叮咛:“有好的东西,记得给我和哥哥,我们在京里有好东西,也留给你。”

不止一个胖脑袋点动,大家都答应。

赵先生这个时候告诉小二:“在南海过年,他们就想你。我们在海上几个岛寻找好吃果子,哈哈,他们也想起你,那景色哈哈…。”

小二悻悻然:“想我想的又留了果子皮给我是不是?岳父您不用说了,我不想听。就此别过,您玩您去的吧,我们回家了。”

船帆扬起,阮瑛阮琬摆动小手:“别忘记,遇见好的,别忘记我们,等你们回京我们做东。”

“回去我还是胖队长!”元皓小胖手舞的最欢。

“给好东西,你就是。不给,你就不是。”

韩世拓在船头上长拜不起,他见到的儿子跟想像中已不一样,小孩子会长个子,他不奇怪。他见到的父亲和二叔也大变模样,精气神全出来了,他觉得身受不起,又再难报答。

一帆远去,袁训等人往回走,阮瑛阮琬在船头上开始回忆:“二叔,那竹筒饭太甜美了。”

“父亲,你知道千朵万朵牡丹花大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吗?你知道车里的森林有多古老,那花比洛阳牡丹还要好吗?”

小二掩耳朵:“我不听我不听。”

……

消息在山西已是明朗时候,原因无二。京中来了钦差,专职负责加寿祭祖。加寿位同公主,来了公主仪仗。太子仪仗也到这里,还有王爷小王爷侯爷小侯爷的衣冠,享国夫人待遇的宝珠车马。两个太监,有一个是太后宫里出来,前来宣旨。侍候加寿的女官也到这里。

令梁山王加强山西守卫,反正他正闲在山西。令山西驻军加强警卫,令辅国公府预备接驾,拨银两修缮祭拜的道路,坟山,太后的旧宅,令铺国公府监管修缮。

圣旨来以前,先有消息过来,龙怀城出迎百里迎接圣旨,梁山王等出迎大同五十里迎接圣旨。现正在国公府的客厅上陪京里来人用酒。

老国公在房里发顿脾气:“瞒着我,让你们瞒着老子,哼!老子早就猜到!老六老七去趟京里,鬼鬼祟祟的,当老子看不懂吗!”

龙六龙七陪笑:“父亲,这不是想您惊喜?”

小十最开心:“九哥来接我了,我要进京了。”成天闹着收拾东西收拾行李,家里又要管接待客人,又要修城里城外的袁家等地,老国公夫人不管事情,也莫明的跟着乱,没有人约束小十,他带着奶妈小子,在房里捣鼓。

老国公也没功夫问儿子乱什么,亲戚知己,故友相交,几百里路闻讯而来的人都有,从早到晚他会客人,听大家说忠毅侯的孝敬,加寿的荣耀。

梁山王也开心,他的儿子终于要来了。美中不足的是,霍德宝背着他到处造谣:“加寿姐姐来,加福姐姐能不来吗?战哥小王爷这才来了,不然,他才不来呢。”

梁山王不能跟小孩子过不去,霍德宝刚到这里发难,寻衅的其实是葛通。只装听不见,继续沉浸在见到儿子的喜悦中。

……

京里,龙书慧七月立下一女。想到自己处处有依靠,取名依,叫依姐儿。

南安老侯改成“仪”,寓意长大以后容貌和品德都有风采。女孩子这一代用芳字,大名钟芳仪。

把方氏又气到。

先开始“依”字,谐音为一。像是宣告这是曾曾孙一代的长女。又像是宣告二房头一个有喜。

改名为芳仪,芳华仪表,听着大气,这不是给人添气吗?

但谁有功夫理她呢?府中忙着办满月。山西又来了龙二夫人和龙三夫人,五月里就到,早到早赏玩京中,早到早和袁夫人相聚,表达对龙书慧的关爱之意。

出了嫁的女儿,有些面子不见得必有,家里能给却要给。

掌珠也来,玉珠也来,袁家也到,钟南这个小二房内亲不少,南安侯府欢庆三天。

……

袁训等人和小二别后,洞庭湖游玩过,日子很赶,中秋在路上过,于八月底到了成都。花重锦官城,芙蓉在深秋开出数十里红锦,孩子们喜笑颜开,梁山老王和张夫子也放下心。

住下来的当天,送来大批的盔甲。离他们想去的地方应该不远。

“这里有兵部库房里调出来,用完了再还回去,修理后保存。孩子们的,是两位老太爷和宫里出来的。前福王府收藏虽多,只盔甲、兵器这东西让真福王带走的多,册子上有,余下的不多。瑜哥他们都是现做的。”袁训指着。

号称把各人的家人也训练好的梁山老王,提着盔甲掂重量,按最近了解到的各人力气分发给众人。

镇南老王给孩子们分。

这一次到手的不是软甲,是从头盔到靴子都有的正规盔甲。元皓由加寿帮忙穿好,佩上弓箭,拎上棍,神气活现的和韩正经比了一回棍。

西风频吹,两个人也满头大汗。但过于消耗力气,玩的时间比以前少。镇南老王说没关系,从现在开始每天穿着,慢慢的就会习惯。老王最关切的还是小黑子,招手让他过来,亲自问他:“你穿上还能走路吗?”

“能!”小黑子回答的倔强。

小黑子是袁训一行里,体质最差的人。袁训等出京近两年,路上头痛脑热的人有,吃坏肚子的人也有,但很快就好,适应的迅速。只有小黑子以前没好生养过身体,时常的风霜露宿,有一顿没一顿的。到胖队长身边后,饮食丰富起来,他那让旧习惯积压的病灶爆发——有人天天环境坚苦可能没事,环境转好,反而病出来了,并不是以前没病,只是旧病跟旧日子形成习惯,是种不正常的平衡,总有发作的一天,小黑子就是这样。

金陵鸭子他吃了破肚,到海边鱼虾果子性寒,他水土不服。小爷们遇到美食胃口极好,只有小黑子吃得小心翼翼。小爷们吃果子,一天只给那么些,想尽点子想多吃一口时,小黑子能尝到就行了。

不过一年左右,担心他身体还没有养好,镇南老王特意问了问。见他能挺,老王满意:“熬过去就行,你小子能把这盔甲背几个月,到明年身子准好不错。”

袁训插话:“几个月?不能吧,这东西还要归还。”小黑子爱惜的道:“我不会弄坏的。”

镇南老王板起脸:“那坏蛋,你看清楚再说话,他身上的是我家的,与你兵部何干!”

袁训嘻嘻一笑:“请来开会,咱们不说这个也罢。”

……

梁山老王等一起进来,袁训把几张信笺给他们传看:“那里的消息我们能用的在这上面,列位,从此不再欠你们人情。”

梁山老王眯了眼,又有不过意:“我上你当了!谅你小子不敢不带大小爷来看看,你偏看牡丹吃荔枝的,东绕西弯,我们就跟你后面商议,这人情,我不要了,你有能耐,现在不带我们去。这人情我还留着,以后再卖,兴许是个好价钱。”

镇南老王和张夫子恍然大悟:“是啊,我们上他当了。”纷纷也道:“人情还欠着,这次不算。”

“你们讲理不讲?”袁训傻眼。

------题外话------

抱抱仔的新会元,ggnn33340606亲。感谢一直支持。

……

错字下午再改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