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二章,大打出手/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战自知是个别人惹不起的主儿,但对上这“五骡子”,把小王爷气到肚皮痛,只是埋怨他的爹梁山王。

看看你帐下都是什么将军?生下都是混帐儿子。收钱的时候装憨,让还钱的时候就认得小王爷是尊贵人,当初所以没拒绝,现在也不会还。

果然,没有小王爷的军中乱成一锅粥,必得战哥去整顿一番才行。用这句话萧战把自己安慰了,又对他的爹有了怜悯。看看你过的日子?独木难支啊。没事儿,以后战哥和福姐去了,你早早回京吧。

在脑海里无形中把自己爹乱编排一通,萧战肚皮好了许多。

……

袁训没有功夫打扫战场,虽然他眼馋那此时无主儿的马。都是好马啊。还有死人旁边的刀,也都是好刀。但想到这队人能追来,说不好还有别人能追来。一天没有和约好的军队会合,带着太子殿下呢,袁训一天不能放松。这里,可不是中原的地盘。

放开嗓子喝一声:“整队,咱们走了!”北风呼呼传送出去。

谈论着这些人来历和要不是忠毅侯准备得当,就会有凶险的太子、大学士望过来;为萧战、加福总结混战经验的梁山老王望过来;寻找孙子带他回来的镇南老王看过来;在最近的死人身上搜索东西的残疾老兵们也迅速直起身子。

太子和大学士又开一回眼界。他们见到哪怕老兵经过的地方,脚下散落着掉落的金钱、刀上闪动着宝石光,他们也没有再看一眼。

这场激战来得快,去的也不慢,没有让太子完全热血。这一幕军令如山,让太子耳朵两边嗡地一声,全身热血沸腾。暗道,就得是这样的军纪,方能守住大好河山。

他跟随岳父探视过老兵,知道大多人依赖抚恤银子收支平衡,不能说富裕。小部分人脑子灵活经纪的好,小有余财或积攒成了财主。还有小部分的人返乡后心情苦闷,酗酒闹事,日子拮据。

他们是需要钱的,他们在这里再多搜索会儿,死人怀里多摸一把,就能丰盛一些。但,他们目不斜视的过来了。拖着一条腿或一只手的身子,毫不犹豫的放弃这地上可以平白到手的财富。

对梁山老王投去尊敬的一瞥,太子知道这些军纪严明的人,虽是一部分是岳父当年的手下,但整体却是梁山老王的部下。

余下的尊敬,太子没有给袁训,而是给了老兵。他心里早把岳父看成高山基石,不是一定此时再万般推崇。

韩正经跟在老兵后面过来,也就落到太子眼中。太子微微一笑,他看到韩正经抓着一把东西,手指缝里露出宝石光。他跟着打扫战场去了,先捡了两把弯刀送给关安,这又拿了不知谁怀里掉出来的一把宝石,是个胆大的孩子。

袁训打发老兵们离开,让他们先去拉萨等着。韩正经把手里的宝石分发。先给元皓,再给六表哥和苏似玉,又给好孩子,又给小红,他的手里没了。

小红为难:“是你捡来的,你却没有了?”不肯要,推还给韩正经。小六见到两个人推搡,道:“小红你先收着,等遇到珠宝铺子,咱们换别的,多换一个,就有正经的。”小红说好,把宝石用帕子包上,放到怀里。

孩子们上车,老兵已远去,装贩马的也离开。因遇袭,贩马的人打前站,通知军队往这个方向。袁训一行,随后而来。

两天后,地面震动,又一大队人来到这里。林允文赫然在其中。

……

北风刮的草丛起伏,但还是能远远看出这里的异样。草地中断了几大片似的,还有几匹马流连在这里不肯离开。

林允文让人去看看,回来面色惊慌:“几百的死人。”林允文心头一沉,同时他也认出来有一匹马眼熟。他走过去,头一个见到的脸儿就是大熟人,为首的将军。

忠毅侯是厉害!他身边还有梁山老王、镇南老王能战。还有他的儿子女婿也都能打。这些撇下林允文独自跟来的人失了手,林教主并不奇怪,反而他产生极大的希冀。

身后是他的教众,如田光打听到的,林教主倾巢而出。他追着袁训南来北往的这半年里,附近诸省的教众都让他召集,战斗力不能比拟军队,人数过得去。

林允文疯狂的高举双手呼道:“天助我们!他们刚激战不久!他们的人不多!追上去,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嗜血似的呼声随着起来。有一个人跌跌撞撞跑过来,拧住林允文的衣领,魏行愤怒了:“你!你带我来不是给我功劳!原来你想杀他们。不行不行!你必须按咱们说好的来!”

林允文斜眼看一眼地上的狼藉,心里还是盘算认定袁训一行受伤不轻。他几年的背运,数年吞血咽下泪,遇到这好机会,为什么还要忍?

把魏行用力扑倒,旁边有个巴掌大小的石头。林允文握着,对着魏行面上就砸。边砸边骂:“神的旨意,你敢挡,你敢拦!你算什么东西!”

直到魏行一动不动,鲜血洗涮似的到林允文面上——他离得太近,溅了一脸——林允文放下石头,对着面目全非的魏行嘿嘿一笑,并不冷,却足以吓死正常的人。

他面前的,却是不正常的人。

呼声又起:“杀人去了,谁敢挡,谁敢拦!”

“带马来!”

有人送上林教主的马,一行人大呼小叫,顺着袁训等人的车轮狂奔不止。

……

天似要下雪,阴沉的如伸手可以碰触。半夜让赶上,袁训的心一直不能平复,总觉得有大事要出来。他的肩头沉重,和心头的沉重一般。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快,再快。”

马车赶的快要飞起来,这是冬天,车里被褥厚。却也会有很大的颠簸。但孩子们默默无声,仿佛都能体谅。

前方几点黑影过来,袁训以为是过路的人没放心上。他现在不想再出任何事情,因为他的人太少。而且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道路懵懂,除了自救和早有安排,几没有别的求救。

很想擦身而过,但关安回话:“侯爷,像是咱们的人。”袁训眼皮子微跳,竭力的才有了平静:“让他们过来。”

几个数日前分开的老兵径到马前:“将军,我们在一天左右的路上遇到大队藏人,是扎西僧官的兵马在寻找你们。都带着杀气,未必是好意思!”

袁训面无表情:“有多少人?”

“五千人。把我们抓起来,跟我们打听您一队的马车。我们回答是朵甘有名头人的奴隶,说遇到过你们。为了回来报信,故意把方向歪指。但他们分辨马蹄印很有一手。前面见不到车轮印,很快就会回头再寻。”

袁训不说话,打马来到太子车前:“回殿下,事情不太妙。扎西僧官是当地大头人,很有威望,二十年前他的父亲去世,任命他为僧官的时候,太上皇犹豫两年。他打骨子里仇视汉人,相应官员们见过他多回,也不能改变他的心思。如今他带着五千人马寻找我们,只怕不知哪里走漏殿下将至的消息。带队是我,只能是我的疏忽,请殿下恕罪。”

太子没太吃惊,这会儿不是治罪的时候,他出行两年,也难得遇上走漏消息的事情。他相信不是岳父的疏忽。想上一想:“梁山老王爷说草原上有游动哨,应该是数日前那一仗惊动了人。岳父不必自责,如今要怎么办才好?”

“殿下,现在不知道虚实。如果是前几日那仗惊动人,他们就没有得知殿下身份。侥幸的,咱们还可以前往会合地点。但有一点,咱们为防护上,尽是军队的盔甲。来的若是别的僧官还可以打个商议,是扎西僧官,人马悬殊过大,以我看避开最好。他们素来仗着马快刀快人凶悍,但咱们挑选的马俱是上等,跟他们兜圈子不成问题。避开,也可以避免他们从别的地方知道殿下身份,我敢保证,前几日的老兵没有人知道您的身份!跟他们说话最多的是孩子们,”

太子微笑:“他们不会,避开吧。”

“是!”袁训答应以后,欲言又止了瞬间,再道:“殿下,如果是得知殿下身份而追赶来的,咱们有可能要避出草原,这拉萨就去不成了。”

太子轻抽一口凉气,反问道:“五千人而已?草原之大,咱们不能走别的路?”

袁训心平气和:“在草原上,不跟他们比追踪。就像咱们到海南,不和划船的比戏水。”

他没有说五千人以后,可能还会有五千人。也没有说太子在侧,他责任重大不敢轻易冒险,但太子默然的明了,静静道:“那派人出去,让接应的军队速来会合。”

“是。”袁训答应下来,去把报信的老兵安排一通。老兵们分两路,走了两个方向。

……

“后退!”目送老兵离开后,袁训下令,马车和马尽数转头,往来路奔去。

梁山老王到袁训身边献策:“前天那路旁边有山,当时咱们随口比看地势,那里有几个可守难攻的地方,你还记不记得?”

袁训把嘴唇抿紧一抿,再回答他:“如果我有五百人兵马,我就采纳。”梁山老王无话可说,有太子在,还有孩子们在的话,还用再说一遍吗?

他扼腕叹息:“要是有五百人马,老夫我亲自上阵,谁怕他五千人!”

对于退缩不甘心,老王小心翼翼地又道:“不然咱们绕远路?”

“我的意思,援兵不能赶到,咱们就得原路返回。”

梁山老王一惊又一喜:“你还有援兵在外?”袁训没接话。梁山老王知趣不问,打马回到孙子身边。

……

很快,孩子们就知道将有大事发生。因为做饭的时候尽量不选在晚上,就是篝火用的树枝,也尽量用干燥的,怕潮湿的烟气大。也不敢生太大的火。火光冲天而起,会追踪的人在白天也能远远见到。

热汤水还有,但因休息的时候不足,先供孩子们和太子、大学士、文章老侯、赵夫子、宝珠等人。梁山老王和镇南老王都仗着常年习武,喝不着的时候,跟着喝起凉水。

这个天气河里的水,应该叫做冰水,一小口到嘴里从头沁到脚的寒。

袁训更不例外。

马车停下来,他也不能休息,看指南针,看方向,查看随身带的地图。有口凉水喝他都没感觉出来寒。热气扑面的时候,他才看了看。

加寿等捧着自己的热水过来,乌黑的眼睛里满是关心:“爹爹,原来你没有热的喝。”

袁训刻意地笑了笑,但不管怎么样,也掩饰不住几天没用热水洗脸的尘霜,跟上一次一样的哄他们:“我喝过了,不信去问母亲。”

孩子们不回话,只把碗再对他推了推:“从我们每人碗里喝上一口,行不行?”

袁训轻轻一笑,这一回发自内心,这一回也无法拒绝。凑到孩子们碗边上,孩子们道:“大口,要喝大口。不然不算,要重喝。”

加福不在这里,她和萧战端着他们的碗,一定要分给梁山老王。梁山老王不会对着加福的碗喝水,但多喝萧战的一口,加福分给战哥。梁山老王不得已喝了,两个人又送到萧战的外祖父镇南老王面前。

元皓霸道地撵他们:“祖父喝我的。”大懂事的模样,萧战和加福让他。元皓依着祖父,自己喝一口,给祖父喝一口,自己再喝一口,再给祖父喝一口。祖父喝的,自然是小小口,把孙子糊弄下就行。

每个孩子只有一碗,这样一分,元皓就只有大半碗热水喝。镇南老王欣慰地想这分给自己的,分明就是琼浆玉液。

萧战这爱出风头的,带着加福又逼着岳父分喝一口。他们磨蹭到这个时候,热水变成温水,两个人一口喝光。分热饼的时候干,但没有一个孩子抱怨难吃。

小六告诉苏似玉:“今天先吃这个,明天后天大后天,爹爹会带着咱们吃好果子的。”

苏似玉用心点头:“就是这样。”吃力的把饼咽到肚子里。

睡下来,也都长出兔子耳朵似的警醒,在听到马蹄声时,元皓、韩正经、小六,一骨碌儿从自己车里爬起来。

……

暗夜冰寒全无篝火,但说话声依然表示出来人知道这里是谁。

“忠毅侯!别来无恙啊?”

袁训眸光闪动,低低道:“林允文?”在他身边的关安道:“是他!”

今晚星月低沉,视线看人比较模糊。但不远处那参差不齐的衣着中,出来的那个人,面上伤痕若鬼狰狞,正是林教主。

袁训挟弓纵马而出:“林允文,不怕我一箭射杀你?”

林允文确定下来是他,眼睛里嗖嗖的冒火光,冷笑道:“你死到临头了,别说大话了!”

自他尾随袁训这几年,对这一行的人数已然有数。大约点个人影子和马车,和自己的相比只有一小堆,林允文的得意爆发似的炸开,令得他狂笑大作:“哈哈!终于等到这一天!哈哈,福禄寿,我呸!都在这里吧?你们死期到了!”

嚣张的高举双手祷告:“无天老母显神威,扬我威名,显我法术……”

一个嗓音打断他:“林教主,你弄错没有?”

林允文的视力没有弓箭过人的袁训好,他看到的还是多出一个人影子。听嗓音认出来:“袁二爷?”他心满意足:“是啊,你也在这里,太好了!你夫妻死在一个地方,你倒应该感谢我!”

车里孩子们气坏了,元皓摩挲着自己的弓箭,对加寿愤愤不平:“他才死呢,加寿姐姐,元皓要杀了他,元皓能杀了他!给我找枝箭吧。”

胖队长虽威风,还是有弓无箭。

韩正经寻上二位祖父想主意:“拿什么能代替箭?可以找表哥要一枝,不过表哥要用,他们比我射的好,不能分他们。但我得有一枝,咱们能做一枝出来吗?我要杀了他!”

文章老侯兄弟也很生气,到底年长,想的不是怎么出气,而是梁山老王教过的:“遇事儿怎么应付来着?”

韩二老爷道:“老太爷让咱们护好自家孩子,不添麻烦就最好。”两兄弟来劝韩正经:“姨妈姨丈忙呢,咱们不添乱。”

他们各自说话就一会儿的功夫,等都说到这里,见外面传来不屑的语声,出自侯夫人。

宝珠话中的轻蔑人人听得出来:“林允文!你死在这里还差不多!不信,为你自己算一算吧!”

“嘎嘎嘎!”林允文怪笑:“袁二!猖狂也分个地方!你以为这是在京里,你一个女人,不过是仗着太后的势力罢了,就是你的丈夫升官再升官,也不过是有个好姑母……”

“袁二在此!”清叱声把他的话打断,显然宝珠听不下去他的胡言乱语。

……。

这一声并不是过高。

这一声也不是过强。

这一声也不是很惊人。

……。

但第二句话是:“我的人何在!”

宝珠圆睁杏眼,在马上威风凛凛。

……

林允文先是一愣,再捧腹大笑:“哈哈哈……”他本来想说笑死人了,但只出来几个哈,在他身后的教众堆里,回应吼声震天般响。

“二爷,我们来了!”

“二爷,多年不见!”

“二爷,还记得兄弟我秃头蛟吗?”

最高的嗓音来自一蹿出来的田光,他手舞兵器,一气砍倒身边五、六个没有防备的人,振臂高呼:“杀了林允文,听二爷的!”

“杀了林允文值多少钱?”

“提他人头见二爷再算价钱不迟!”

外面混乱瞬间如排山倒海,马车里的大人孩子都忍不下去。张大学士伸头来看,年老眼神不清,只见到刀剑明光如下流星雨,晃过来晃过去,反正自己的人没动一个。

大学士心如明镜,自语道:“袁二爷的人马也动用了啊,用得好,这叫出难料之兵!”

太子伸出头来,关安刚好破口大骂,成了一番解释:“姓林的,瞎了你的眼!你从山西调人,怎不想想,那是二爷的地方!”

田光杀的顺手,贫嘴上来:“他不用想,我交了三十两的见面钱,能不信我吗?”

“去你的,姓田的!你一京都侉子别夸口,你是跟着我们,他才信你!”

田光反唇相讥:“你大同侉子!”

还有一个人阴阳怪气反驳关安:“谁说山西是二爷的地方?陕西也是啊。”

“四川也是,难道不认我们?”

“还有云南……。”

“你就是南蛮!二爷是从山西出来的,关你什么事!”

出马车的眸光放到宝珠身上,都看侯夫人顿时高大而又明亮,似成为这夜里放光的明月。

宝珠没注意,和并肩的丈夫莞尔:“赵大人花足功夫。想我好几年不在山西,还能有这名声,只能是他的功劳。”

袁训耸耸肩头,来个不认账:“谁说的?没有你先闯出来,他后面往哪儿花功夫!”

后有追兵,不能多开玩笑,袁训回身准备招呼梁山老王等人来说话。这一看,先见到露出马车的堆笑小面容。

“爹爹,母亲二爷好威风,有说寿姐儿二爷也在这里吗?”加寿崇拜的眼神亮晶晶。

袁训沉得住气的回她:“爹爹先说要紧话好不好?”和接下来的话同时出来。

元皓自然不能少,直接寻上宝珠:“舅母舅母,元皓二爷跟寿姐姐二爷在一起呢。”

“姨丈姨丈,我是好孩子!”

“我是正经爷!”

“六二爷六二爷!”

袁训摆摆手:“对母亲说。”眼神示意太子、二老王、大学士、蒋德关安天豹万大同顺伯孔青及太子护卫聚拢到身边。

……

不远处战团如火如荼。

林允文下足本钱,靠谱的教众在这里,不靠谱的教众——指还没有久过数年考验的人——也在这里,田光乔装后也就混进来。重金又请了一批亡命之徒,里面出现袁二爷的人就更不奇怪。

不是袁二爷认识的尽是亡命之徒,是亡命之徒太好伪装。眼神横些,虚报个手撕虎脚踹狼的,林教主信以为真。

林允文急红了眼,神算又有失灵的地方,不上当才是奇怪。

他来了一千来人,约一半反水。血肉横飞中看得梁山老王哈哈大笑。拍着袁训肩膀,这坏蛋是这里的主帅,老王顶顶巴结他的脸儿:“这算有五百人了吧?”

“算,又怎么样?他们是乌合之众,难挡后面五千人。”袁训此时平静的近似畏缩。

最不想离开这里,让逼回中原的是太子。殿下顶顶讨好岳父的脸儿:“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

“不,你有法子!”镇南老王从袁训的眼睛里看进去,似直到他内心。

这紧急关头,退,太子的名声多难听,人家不待见他!进,才能到布达拉宫上露个脸儿。就体面上来说,再没有任何皇子能越过。张大学士也迸出一句话:“你常胜大将军,遇见仗就跑?这不是你旧日风范!”

看上去激将的、恳求的、镇定的、信任的都有了,袁训还是木着脸儿。

“战!”蒋德忽然道。本来蒋德不会在老王等人中乱插话,但这会儿他慨然出声,再道:“来不及了!”

跟他这声来不及了,同时说话的还有关安、天豹、孔青顺伯万大同等人。梁山老王不时看前面激战,也看后面漆黑夜晚。“来不及了,”老王也这样道:“追兵近了!”

他们凭借着对危险的直觉,和对战的经验说出这句话。而负责后方警戒的小子们伏地听上一听,大声道:“追兵到了!”

孩子们先慌了手脚,元皓夸口:“加寿姐姐,咱们要打仗了。”又伸脑袋看别人:“瘦孩子,好孩子,六表哥,似玉姐姐小红别掉队!”

好孩子瘦孩子没跟他争论,这一回听令的模样:“好好。”把手中一直不丢的弓箭举一举。

远处,有什么憧憧摇摇的欲从黑暗中破壁而出。

都感觉出焦急迫切,袁训却更不慌不忙。他甚至还仰面对天,轻轻叹一口气:“真的要这样吗?”

大家屏气凝神等着。

侯爷端正脸儿,面沉声沉眸光沉:“要打,当下先把乌合之众扫干净!”

“成!他们算什么!”镇南老王也傲气满面。

“他们中的人,除去可以相信的,还有不能相信的。这话传下去给大家。”

万大同步子轻快的走开,很快又回来。

袁训正说道:“五千人要是好意,那谢天谢地!但杀人的可能性占九成九,以少对多,咱们得先发难。”

张大学士也把身子一挺,好似先发难他这白胡子老人家能当先锋似的。

“本来入藏,为的是缔结和平。两族文化不同,相有疑心本是应当。纵然不能前往拉萨,也尽量避免杀人。免得不能安抚,却成了交战的由头!”

袁训面上闪过痛心。

太子握住他的手,跟个孩子似的摇晃几下,诚恳地道:“岳父您放心,您一心护我,这里的人看得到,张师傅看得到,”张大学士狂点头。

“您尽力躲避,咱们避不过去,大家也看得到。他要杀我,我怎能不杀他?这事情眼前、此时、以后、将来,都怪不到您身上。”

围在这里的人跟着狂点头,这些人里包括曾疑心重重袁家的张大学士,一生桀骜狂慢的梁山老王,因为孙子呆在袁家不回来而曾对袁训心生不悦的镇南老王,还有就是信任他的人,万大同等……

这一瞬间,忠毅侯继美食和行程辛苦以后,又一回把同行的人尽数收伏。

他没有用诡计,也没有比心机,他用实际的行为,和处处小心的规避,阐明了自己,倾倒了众人。

对着太子的夸奖,也还能谦虚。

袁训亦是满面诚恳,对太子道:“您过奖,其实我不仅考虑到您,还有我一家人,还有孩子们,我好好带来,要好好带走,好勇斗狠本不是我的首选,”

“那现在呢?”都听得出来他话里有话。

袁训眸光骤然凛然:“他要战,那就战吧!”

……

“弃车!马车上指定的东西搬下来!张七汪四,马车不是容易制成,你们赶得远远的。生死关头,车不要了,要人!”

两个小子抱拳听令,厉声道:“侯爷放心,人在车在,车亡人亡!”

袁训接着分派别人:“各家的孩子各人带!小六,到我马上来,似玉,去你婆婆马上!”

镇南老王对元皓招手,他的家人送上马,祖孙上马。

小六幸福的快喘不过来气,拼命的问:“不带表弟吗?爹爹不把表弟带上吗?”

袁训提他上马,温和地道:“自家祖父更放心。”

梁山老王在这争分夺秒的时刻里,偷闲一乐:“加福,跟着祖父。”袁训这一回没跟他争。

梁山老王和战哥带四个先生,还有加福一个奶妈一个丫头,加福跟着婆家人是更安全些。

“老关,二妹和好孩子交给你和五娘子。”

“正经,带着祖父跟随小红。”

小红乐了:“正经爷到我队里来。”元皓在祖父身前显个胖脸儿笑笑,这一回没有争胖队长的权利。

文章老侯兄弟干搓着手难言感激,两年的行程,他们早知道万掌柜的是个江湖中高手,据关安诋毁蒋德的时候说,天豹比你功夫好,万掌柜的比你功夫好。把他们交给小红,就等于交给万大同。

又点了几个小子,把称心如意梅英交给他们。袁训举起弓箭,先指后方,虽然还看不到追兵,但人人感觉出随时会碰面儿。

“把乌合之众全加上,不算他们正添的伤,五百人吧?对上五千,每人要杀十个才行!”

“没问题!”执瑜执璞沈沐麟萧战也把弓箭举起。

“但咱们不能把乌合之众算上,哪怕他们自称眼里有二爷。那怎么办呢?看上去咱们输定了!”袁训把手用力一挥,弓箭上划出一道幽幽铁光,似把众人心全拨动后,咆哮道:“才不!”

“五千人不是一招制敌,可以分三次、五次、八次、十次!哪怕就只有咱们几十人,头一批杀几百,第二批再杀几百,只要他动杀心,包他有来无回!”

“现在,先去解决大天教,先把进山的路扫平!”

阴暗青山,在夜空中露出一个影子。袁训带着众人狠看一眼,重重的吩咐下去:“杀!”

“杀!”元皓虽不能杀,却能扯嗓子喊。

“杀!”香姐儿好孩子也叫起来。

快马加鞭,袁训为首,带着梁山老王一行,带着他余下的赶车小子们。镇南老王带着孙子没有去,天豹护加寿也不会去。蒋德放心他,后面追兵又没有到,他去了。太子分出两个护卫,勒令他们必须前往。还有执瑜等人。

人是不多,但还没有到面前,弓箭声嗖嗖不绝,每一开弓,必然倒下好些人。

袁训从马车上搬下来的东西,除去等下要用的必需物品,还有大袋的弓箭。

他射到只留下一袋箭,负上弓箭,短棍接起握在手中,笔直冲入战团。

梁山老王先是让弓箭雨压得不能出去,现在是他大逞威风的时候,他的锤是入藏以前送来,正在手上,双锤舞动如旋风。

大天教不是武林大会,许多教众不会功夫或功夫一般。老王带着一对孙子如入无人之境。

……

林允文吓得魂飞魄散,他以为捡便宜,没想到遇到下山猛虎。充当奸细以来见到过凶悍强兵,跟凶神恶煞的忠毅侯相比,忠毅侯更加吓人。

看着人不是一个一个的倒下,而是十数个十数个的倒下,林教主腿一软倒在地上,双手爬着,跟个夏天蝈蝈似逃的飞快。

“扑通!”

一个人倒下来,把他压在身下。流淌的血糊了一手,林教主杀魏行时的凶残点滴无有,白眼一翻,脑海里想着我要死了,再也没有力气爬动。

粗气喘上两声,背上一轻,有一个人拉起压住他的人,把他拖着连滚带爬的离开。

这个人很警醒,马蹄下面,乱刀下面,他都游刃有余的躲过去,力气有扯得动人,一刻钟以后,他们来到草丛后面。

林允文认一认,是跟随自己三年不到,照顾自己起居中的其中一个,他挤出笑容:“我,我会给你富贵,无天老母护佑你……”

“林教主,你傻了吧?二爷不是刚问你,这么快你就忘记了?”那个人嘲讽地道,嗓音也变了。手往脸上一抹,换了一个脸儿。

星月惨淡,但距离颇近,这个人又熟悉到林允文刻骨铭心,他一认就得。

“冷,冷,冷……”

冷捕头满意地笑了:“可不就是我吗?哈哈,昨天我还给你擦靴子来着,今天你就落我手里。早知道这么快,早几年我就应该给你擦,给你好好的擦。”

取出绳索,边捆边自言自语:“一刀杀了你多容易,不过你脑袋瓜子里还有秘密,再供出点儿来不难吧?你是钦犯,皇上要见,先留你一条命。”

“你,你,你你,”林允文牙齿打战,又只说一个字。

“我我我,怎么没让你发现是吧?你这笨蛋!田光那笨蛋都能装个江洋大盗混进来,何况是我?这个身份的人,到你身边以前就是我们的人。你不会认得他,他刚当捕快没三天,衙门里都没有履历。要看他的履历,你得到刑部,还得柳尚书肯给你看。柳尚书可是恨你恨到牙根痒,你把娘娘牵扯进去,他终身不会忘记,他才不会给你看。咦,话扯远了,还是说这个小子,刚好,那天我在那衙门里见到他,我说这小子长得普通,又好装扮,归我吧,就把他打发给你了!你是真狡猾啊,照顾你的人也不是天天跟着你,不然你的鬼主张早就识破。不过呢,也方便我们中间换了五、六个人,你认出来没有?嘻嘻,别人你认不出来,我也一样认不出来。你跟他们有过的谈话,我们知道有什么难的?你看不出来破绽!”

林允文听懂这些话后,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

有一种战役叫切瓜砍菜,足以形容袁训等人十数人加入后的场景。很快结束,田光欣喜的到面前,袁训露出笑容,夸奖的话只到嘴边,耳后,号角声呜呜而起。

田光等人愣住:“出了什么事?”

宝珠飞马赶到,马缰给苏似玉握着,她双手抱拳:“袁二有礼了,列位英雄,咱们遇上藏人,这是人家的地方,请大家听侯爷的,才得保全。”

超过一半的“英雄”没听懂,自身豪气作祟,谩骂声四起:“谁怕他?”

“比试比试。”

幸好有田光等能领会的人在,田光大呼:“听侯爷的,听二爷的,咱们不能乱打乱杀。”

“英雄们”转过方向骂他:“不打不杀,送给他们杀吗?”

“你这是要送我们的命吗!”

“要想保全,就请听令!独自逞勇者,请便!”袁训提起中气把话送出去,跟武林英雄内功真气不能比,但“英雄们”听出厉害,这个人中气好足,很快安静下来。

袁训回头望了望,五千杀气腾腾已可以看见。反手指去:“你们各有厉害,要离去的,现在正是时候。要留下的,令出即行,令出即止!大家活命要紧,杀人不重要!”

田光精细起来,这里的人全留下,别说侯爷二爷不完全信任,就是他田光也不信任。紧随袁训的话,田光吼道:“有二心的滚!以后中原请酒,中原再见。要和二爷共进退的,不得有二心!”

袁训心头一宽,看看妻子:“我去会后面的人,这里交给你。”喝命一双长子:“留下陪母亲。”扭转马头,梁山老王等跟上,营地后方停下马,眯着眼睛打量,弓箭稳稳在手。

……

五千人服饰整齐,老羊皮或牛皮袍子,穿在身上有段时间的话,以他们饮食中特有的肉食为主,油腻难免上身,形成绝好的盔甲可挡刀剑。

缓缓而出,双眼朝天的男子,周身带着养尊处优,一开口,直接贬低天和地那味道:“汉人!谁许你们在这里杀人?”

袁训深吸一口气,忍住内心的反感,抱拳道:“我们是被人杀,不得已还手。请问,来者是谁?”

男子下巴几看不见的动了动,断然拒绝:“你没资格问我!”

“我们是中原官员,奉命前往牛王节和钦差大人会合。”袁训报了个身份。

男子面皮寒了寒,似乎来了兴趣:“哦?你们的钦差大人现在哪里?”从袁训肩头看到后面马上的孩子们。

梁山老王悄悄提醒一双孙子:“小心,他这表情就叫不怀好意。”

袁训也看到,装作不经意的把手中弓箭亮一亮,陪笑道:“我们护送大人的公子去牛王节玩耍,见识你们出勇士的牛王节斗马。”

硕大沉重的弓箭,让男子眸底燃起的那簇火光更亮,他盯着弓箭不放:“你也会射箭?看上去是勇士之弓。”

袁训笑容满面:“不敢称勇士,勇士只有草原上的鹰才可以称得。”

太子听他卑躬屈膝,想想岳父刚才还是勇武过人,不由得心头一酸。

男子对这好听话无动于衷,再看了看袁训等的人数。唇边泛起寒笑:“那你不配用这弓箭,送我吧!”

马鞭顿扬,大喝一声:“杀!一个不留。”

他依然是汉话,就不是汉话,袁训等人也不会弄错。

“嗖!”

一声弓箭响。

天地就此寂静。

片刻后,扑通一个人摔落马上,眉心处钉着一枝长箭尚在抖动。男子落马一动不动,已经气绝。

五千人乱了,大声呼喝着。万大同翻译:“这是扎西僧官的长子!”袁训骂道:“说是他爷爷也晚了,半点儿人情世故也不给!咱们走!”

他也大声呼喝:“后退,后退,快走!”

------题外话------

抱抱仔的新会元,you23亲。尾号7403的亲,感谢钻钻。感谢一直支持。

错字再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