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三章,太子夫妻入藏/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训就是把“乌合之众”全算进去,也只几百人对上五千人。他需要可以回旋阻挡的屏障。附近的小丘陵,就近的山脉丛林,是他最好的选择。此时他说走,是他的上策和迂回。

梁山老王曾说过草原之大尽可以周旋,这话到现在也不假。袁训如果没有带上太子,没有带上别人家的孩子,如太上皇最喜爱的元皓,只限他自己一家人的话,他敢周旋。

这就像没揣着珠宝出门,人是轻松的。揣着绝世珠宝在怀里,喝口水也担心八万四千虫突然袭击。袁训不能不小心。

面对五千人,先尽可能在言语上有所解释,避无可避,发难他在前头,夺了一时的先机。

“走!”

吼声如雷,跟平时算温文尔雅的侯爷有区别。这种时候才是战场上大将军咆哮山河模样,听到的人也无不如雷贯耳,按着安排好的纵马奔出。

太子、加寿、二夫子、韩家兄弟、香姐儿等在前,镇南老王、梁山老王等在两边,袁训带着小子们在最后。这是一个方向。

另一个方向,几十辆马车呼啸而出,这一回赶车的只有两个,袁训吩咐过的张七和汪四。

文章老侯过于痛心,太舍不得马车,以为交给两个人赶,这两个人怎么能赶好一堆马车,应该是分散兵力离送死不远的人,留恋的望一眼马车,想在心里留个念想。再对两个小子有个敬意。

随即他愣住。

唿哨声不绝于耳,但夹杂在大家马蹄声里和逃命的心情中间,不看过去就不会注意。张七汪四指挥着马车丝毫不乱的疾驰而去。

文章老王目瞪口呆,这等御马之术他少年就听说过,有幸曾见过一个边城外马贩亮过一手,当时惊为天人。

他放下心,安心地带马紧跟在加寿的身后。

.....

孩子们全是脸对着大人坐,把额头低在大人盔甲上。手插在大人腰带上,靴子又是特制的加了鱼皮,不敢说刀枪不入,但着力处油滑,轻易不中刀箭,算万无一失。

袁训和扎西僧官的长子说话的时候,宝珠对“乌合之众”们匆匆解释。仗着功夫好,认为他独自离开可以安全的人,请赶紧离开。愿意大家伙儿携手的,跟随在宝珠和田光身后。

袁训大吼着走,宝珠安排停当。执瑜执璞目送母亲离开后,拍马回到父亲身边。父子们不时回马,和萧战等会开弓箭的人射出箭去,凡是袁训出手,不倒下五个也倒下三个。他的箭矢在回到营地时得到补充,流星般箭雨压得五千人暂时不敢策马狂奔。

梁山老王见到,暗想当年为龙家箭法坐视不管郡王们对国公府的逼迫,并不是一时的兴起。不管是大战还是小战役,弓箭一开,可近可远,经由龙家数代先辈用尽聪明,算得上第一利器。

弓箭维持着双方的距离,很快殿后的袁训等人也出了原先驻扎的营地。最后一匹马是袁训的,他看看儿子们和小子们都到了身前。又是一声吼:“火箭!”

同时他漂亮的一个拧身,五只箭矢闪电般离手,这一回箭头略低,对准的不是敌兵,“噗噗噗噗噗”,五声不太容易听到的闷声出来,五个看似慌张丢弃的羊皮袋让射破。

酒气扑鼻,里面装的是酒,顺着草地流成线似一道细流。

火箭如飞而至,如夜空中绚丽的烟花。执瑜执璞搭箭,孔青父子帮着点火。一簇簇一丛丛,准确的命中酒的细流。

爆发似的巨响一声,火光蹿出一人多高。

梁山老王再一次回身观看战局,同时看个笑话:“老子的酒不错!酒性儿大,好点着的很!”他已看到三、四匹马着了火,嘶鸣蹦跳着,把背上的主人颠了下来。

羊皮袋丢的三三两两,袁训又是几把箭过去,新的细流出来,执瑜执璞紧跟着补上一把火,整个营地轰轰烈烈的燃烧起来,枯草发出传及远方的噼驳声,火光像极新年京都城头盛放的大红灯笼。

不约而同的,孩子们轻轻滑动下面庞,就把脸儿从长辈们的腰间移出到他们的胁下,这个姿势,方便脸儿朝后坐的他们不费力气的见到化为火堆的原营地,和退回来的袁训等人。

元皓无声地咧着嘴儿乐了,舅舅回来了。

韩正经无声的咧着嘴儿乐了,姨丈回来了。

小六在父亲马上,他的父亲随外祖父世代家传的好战血液有了沸腾,小六兴奋的叫着:“驾驾,马儿快走,快到前面去,爹爹又可以射箭了。”

追兵之难还如头顶悬剑,但听到儿子的话,袁训勾了勾嘴角。

......

火,给袁训等争取到钟点。在他到达山路以前,听到后面马蹄声近的时候,回身虚晃弓箭,就把吓得后面人马退上一退。执瑜执璞伴随父亲,见爹爹神武威风,面上生出自豪。

山路前,梁山老王萧战、万大同翁婿、沈沐麟在这里。老王乐呵呵:“我说对了,这里是个好地方。”

袁训也看到一条山路笔直中略有崎岖,两边耸然山林也好,山石也好,有两人高。

宝珠已到上面,太子也在上面,纷纷露出面容笑着。

袁训心生欢喜,带着大家退入山路。

追兵到了这里,宝珠和太子隐去身形,看上去山林寂静,只有前方袁训等人的身影逃窜。追的人知道一旦丢了他们的背影,在这夜晚的山林里绕弯,说不好谁赢谁输。

毫不犹豫地打马,争先恐后迅雷般奔入到山道中。

山道约有两里路,由下至上而来。加上宽度,挤满这里约有两千人左右。

这个时候,山道入口的地方,呼呼啦啦倒下东西来,有一股味道在夜色中随风散开。

油!

香喷喷的菜油!宝珠为了大家吃的好,怕这里没地方买,从边城内带出来好些。

懂行的人一嗅就能知道,这是上好的。没有过多杂质,放把火也烧的快。

跑在前面的人还没有闻到,让洒一头一脸的人生出恐惧,其实有些人还不能明白,因为他们菜油用的不多。只直觉这是鬼花样,长呼高声:“后退,退出去!”

高处山石上面,火石撞击的动静出来,几点火光点亮,映出先行赶到这里的太子、大学士、田光带着几个人的面容。

这不是射人,这箭太好射不好。太子一声令下,火箭飞腾而去。油见了火,爆发出直冲云天般的一道烟雾,在黑夜里似点着了烽火,笔直又笔直。

......

“殿下,殿下!”冷捕头痛哭捶地,等到他发现不对的时候,袁训让追的到处跑,他就一个人,就是把林允文丢下,他也过不来。

此时,他懊恼万分,哭着反复的骂自己:“为什么不紧跟着殿下,为什么你不早早的过去,”对着让捆得结实的林允文重重几脚,啐了他一脸:“狗东西,全是你害的!全是你害的!”

.....

离此约有百里,那队疲倦赶路的兵马最前面,残疾的老兵手指着:“坏了,咱们晚了,侯爷遇袭了。”

带队的将军一急说了出来:“救驾!救驾!”马鞭子抽打的马身上有了伤痕。

.....

约五十里外,另一队龙卷风似的人马,黑盔黑甲黑面具罩脸,认了认火光,把方向做个调整。

.....

山道。

此时焦味一片,狼籍一片。容易烧的东西,余下的酒---梁山老王带的酒太多,余下的油,各人身上的火纸.....都让扔下来。

后面的人进不来,让火光被迫退开。陷在里面的人奋力往前冲,但山道的另一头也有酒和油倒下来,成了个两头在烧。

也有冲出去,从火圈里,或者是两边山石树林上面攀扶而上。但余下的人,那些挤在最中间,身上又穿着老羊皮、牛皮袍子的追兵,皮袍子穿上几年沾上油和灰固然能挡刀剑,但沾上火扑灭却不容易。

乱中大叫的,还有见势不妙拨转马头的,哪能出得去?只能挤成一团。造成有人及时脱去沾火的袍子,却躲不过着火的同伴,还是让烧着。

惨叫声声不断,张大学士听得浑身发麻,叹上一声,对太子道:“忠毅侯一退再退,不仅是手里没兵马,还有,他不愿意这样做才是吧?”

“是啊,岳父兴许早就想到火攻,这杀的人可就多了。”太子幽幽:“这算咱们的错儿吗?青天在上,总是看得清楚。”

“腾”,一个满面漆黑,染着火灰的追兵从树后跳出来,张大学士叫着殿下快走,太子护卫迎上去。

太子这才看到爬上来的追兵不少,他急急地叫着:“加寿,寿姐儿,你在哪里!”

......

困到山道内两千人,烧死的不过四分之一,余下的想尽法子出了山道,山林里展开混战。

......

第一枝箭从最高处下来,梁山老王先发现。老王大叫:“往高处去,谁往高处去看看!”

已经找到加寿的太子吩咐他的四个护卫:“大家都护着我,就咱们是闲的。这会儿抽不出人来,看这上面再砸就是石头下来。你们留下两个,去两个。”

四个护卫一动不动:“殿下,这里乱呢,我们不能离开。”

太子跺脚要怒,加寿一只手放到他手臂上,柔柔道:“哥哥不要发怒,他们有他们的职责。以我看,让天豹去吧。”

天豹也一动不动。

加寿微笑:“我知道不管什么时候你不会离开我,但上面不解决也不行。我和你一起去,我还在你眼睛前面,我信你护得住我,你信自己吗?”

天豹稍有犹豫,太子却不答应,索性道:“就咱们俩个带的护卫最强,也数他们最忠心。咱们在哪里,他们就在哪里,这个时候却耽误事。这样吧,寿姐儿咱们一起去。”也对自己的护卫笑道:“我和寿姐儿信你们护得住我们,你们信自己吗?”

四个护卫加上天豹再没有别的话说,五个人护着太子和加寿往最高处。

高处星月似乎明些,可以看到晃动的身影,也看到一个微凹的山洞。太子和加寿没拧过他们,答应在这里呆着。山洞口不大,留一个人就能守,另外四个肯定争不过天豹。都知道他是寿姑娘在哪,他寸步不离,把天豹留下。

头顶上很快出来打斗声,又很快渐远。偶尔也有从别处上来的人,让天豹解决。

天豹又一次暂时离开,这里只有太子和加寿在,太子把加寿往身后推一推。

无声的动作让加寿弯了弯眉眼儿,在担心父母家人的焦虑里略分了分心。抬眼,想说声什么,或是这时候总想看太子一眼,却见到一块小火盆大小的石块从天而降,虽然未必对准太子,但加寿奋不顾身地把太子一把搡出去。

她站到太子的位置上,看上去石块对加寿有了影响。

太子吓出一身冷汗,急忙去拉加寿。

在山洞上方,因打斗中过于激烈,杀了人,砸落一块石头的天豹也吓出一身冷汗。

石块是雪白好认,天豹从地上捡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用力掷出去,正中小火盆大小的石块,把它推得平移开来,落到地面上,溅起一阵风声。

离加寿的身子有一尺左右。

加寿对着太子笑得傻乎乎:“哥哥你没事吧?”

太子扑上来,搂紧她到怀里:“傻丫头,傻丫头,”嘴唇贴上加寿额头没完没了的亲吻起来。亲一记,说一声傻丫头,几声下去后有了泪。

加寿享受了这些亲吻,她没有想到,也还没想到拒绝。

自责纠紧天豹的心,当脑海里电光火石般有了心思时,想也不想,拿起另一块石头扔下去,嘴里示警:“小心!”

太子低着头呢,加寿仰着额头在他怀里,转转眼神就看到,又一次不假思索,用上吃奶的力气,抱紧太子往山洞里一钻。

“通”地一声,天豹出手,再次把石头击飞,远远的落到树枝上,发出断裂声,他跳下来,在山洞前跪下请罪:“大小爷没事吧?”

洞中,太子抱紧加寿甜蜜的笑,加寿笑靥对上太子,也笑得满足。天豹知趣的走到洞外一侧,悄悄地笑了笑。他也很满足。

那曾经为自己伤口“呼呼’的小女孩,是天豹心里最珍贵的存在。只要为她好,天豹都愿意去做。

......

山洞外面并不好过,人静止下来的时候,风撞击在山壁上,也撞击在人身上。但天豹脑海里浮现来去的是太子殿下柔情款款的眸光,浑然不觉不说,就他的职责,他也不会避开。

新的呼声出来,让他伸长头颈,把步子动上一动。

“甘肃镇将军余培坚救驾来迟!”

天豹听到第二声,不得不打搅太子和加寿:“大小爷,像是咱们的援兵到了。”

太子和加寿手挽着手出来,又听到新的战鼓声。张大学士、韩家兄弟等变了面色,但二老王和袁训及家人小子却露出笑容,萧战虽没去军中,自家的鼓声还听得到,和加福欢呼:“援兵来了!”太子亦了听出来。

他和加寿眉眼儿滋润的互相看看,有了援兵,一对小夫妻放心的更生缠绵。

太子温柔的拧拧加寿鼻子:“以后再也不许你这样。”

加寿娇滴滴:“哥哥最要紧嘛。”

“不,在我心里,寿姐儿最要紧。”太子含笑纠正。

......

能步出山道的时候,太子见到两支队伍,一只犹如雄狮,杀气还没有散去。余培坚披着滴血的盔甲走来见驾,本应该着实抚慰他的太子,视线却为另一队失了神。

黑幽幽的盔甲,如果不是打出本国的旗帜,乍一看似流动的游魂。黑色面罩后露出的眼睛,坚硬如万年难摧之冰雪,看上去难有什么撼动。轻易就能知道,这是常胜之师。

袁训绽开笑容,由他的笑人人看出危险过去。侯爷见牙不见眼:“殿下,这就是铁甲军!”

......

铁甲军,是凌驾于驻军之上,受命于皇帝,直接由主将管理的隐形军队。平时化整为零身份难测,可能是路边刚经过的小贩,也可能是昨天跟你吵架骂街的邻居。就是梁山王也没有管辖权力。

太子耸然动容,他有所了解,脱口而出道:“威名果然副其实。”张大学士后背一松,他也有太子入藏大局已定之感,乐道:“早就听说过,还以为到山西才能见到,没有想到没有想到,你们救驾及时。”

袁训对他挑眉头,张大学士没看到。

袁训再对他挑眉头,太子先看到,忍俊不禁按着岳父的意思,对余培坚温和地肯定:“余将军,你也救驾及时。”

张大学士弄个大红脸儿,红脸的一刹那看到忠毅侯随眉毛挤巴的眼角。大学士懊恼自己老了不成?三步以外的提示也看不到了。不用说这个人情是一定要担,而且自感又怯忠毅侯一步。

而袁训抓住机会,他和张大学士分站太子两边,侯爷甚至不怕太子听到,轻声:“夫子,你我人情两清。”

话从太子耳后过去到张大学士面前,太子轻轻又是一笑,张大学士错愕,看样子是不甘心。接下来的官样文章要他陪伴太子,大学士空有一肚子书,可以生出无数诡辩,却只能无可奈何。

......

铁甲军来的是赵大人,和袁训、袁二相见,着实热闹。袁训大笑道:“你们来晚了,前几天到该有多好。我们杀了一队瓦刺兵,那马那刀没功夫捡,到现在想想还觉得败家。”

韩正经听到,默默地起身,对祖父道:“我们去打扫战场,帮姨丈捡东西。”

有人是烧死的,天还没亮十足可怖。文章老侯兄弟有些犹豫,但见到孙子走出几步,这里就有一个,从他手中把刀揪出来,又去寻下一个。老兄弟们让鼓舞,正经不怕,他们又怕什么呢?跟到韩正经身后。

镇南老王带着孙子,为他分析这一仗怎么打的好,元皓似懂非懂,但认真听着。

“二爷,赶紧给孩子们做点好吃的,可怜见儿的,这两天瘦了没有?”忽然袁训又出来这句话,手边都有事情的大人们初时一怔,随即哈哈大笑的,笑容满面的,纷纷道:“到底是他想的周到,这个坏蛋,难怪孩子们喜欢你们。”

疼爱孙子的二老王都忙着说料理战场的话,都没有想到。

元皓笑眯眯,响亮回答:“舅舅,这两天吃的很好很好啊,是舅舅祖父没有吃好。”

小六等跟上:“是啊是啊,我们一直吃的很好很好。”袁训回以一笑,宝珠还是带上媳妇去忙活。文章老侯兄弟又多了个差使,帮忙捡干柴。

好孩子捡过一抱柴,注意到不好的表哥四下里走来走去。好孩子忙过去,有些怕死人,离开有距离问道:“不好的表哥,你又拿宝石吗?”

“姨丈说这是战利品,要上缴给兵部,你看到宝石也不归自己,归姨丈了。”韩正经弯腰又拔下一把刀。

他手里已有好几把,叮叮当当的握不牢,拖着往外围来。

好孩子伸手:“我帮你一把儿。”就动了步子。韩正经一见大惊,把手中东西一抛,一阵风似冲过来,把好孩子带回去两步,用身子挡住她眼睛:“别看,不好看!”

好孩子眼角余光也纳入一道焦黑的风景,淡淡的水气蒙上眸子,好孩子乖乖站着,韩正经交待几句,重回去把刀带过来。好孩子低声下气:“不好的表哥,其实你很好。”

“我知道。”韩正经飞扬了笑容,让好孩子帮着,把几把刀送到袁训脚下。

袁训摸摸他的脑袋,让他真的要去跟着士兵们,免得有伤兵暴起伤人。韩正经很开心,认准一个大个儿士兵,正要过去,禇大路走来,把一个东西塞到他手心里。

小红跟在后面笑眯眯:“大路哥哥杀人的时候,从别人腰带上挖上来的。正经爷收下,就大家都有。”

韩正经看时,是一块还不小的血红宝石。

禇大路眉飞色舞:“他的官儿不会小,脖子上还一串绿松石,我没功夫拿,只想着你,就取了这个。”

“不要,这一块比我给的那几块大。”韩正经小手送到小红面前。小红一定要他收下,最后小六、元皓等过来,小六拿了主意:“正经你先收下,等咱们到了有珠宝铺子的地方,还是一起拿出来,换几样均等的东西,一个人也不少。”

韩正经闻言收下,叫上好孩子又去打扫战场:“你站边上等着,我捡来了,你看着,然后咱们一起送给姨丈。”不让元皓去:“你是贵人,不可以涉险地,再说太脏了。”也不让小六去。

“贵人”元皓憋屈的原地站着,等到舅母让吃饭,飞快跑去唤人,再叫的,就是他的祖父。

镇南老王分明在太子身边有事,但听到,太子也让他快去,老王过来,跟分喝热水的时候一样,祖孙端着碗,找个地方,让人铺了树枝锦垫坐下来。

老王吹一口汤,把调羹送到元皓嘴边。元皓挥挥手,他也有一个木调羹在碗里捞肉块。匆忙之间,肉块有些大,调羹装不起来,元皓推到祖父面前的碗边上,乌黑深邃的大眼睛里满是恳切:“祖父吃。”

老王先没吃,而是和孙子碰了碰额头,享受而喜悦地道:“你愈发长进,元皓,你是多么好的孩子啊。”

元皓立即寻找到好孩子,炫耀道:“祖父夸我好孩子。”好孩子黑了脸儿:“不行!你只能当胖孩子。”

镇南老王放声大笑起来。

太子口头嘉奖过所有将士,在赵大人等陪同下过来。张大学士激昂慷慨,唾沫星子飞得老高:“下正式国书,责问这大胆的行径,有冒犯殿下的心尚且不对,何况是下毒手。”

余培坚是这里的将军,平时维持两族关系上面如履薄冰,见天子近臣的夫子恼怒,怕他回京公文上生事,无端挑起战火,陪笑解释:“他未必知道来的是殿下。”

大学士板着脸:“那就让他知道知道,拟公文,告诉他我国尊贵的太子在这里,让他们不讲王法规矩的人欺辱。”

余培坚一愣,心想这带出的震动可就大了。张大学士以为他不乐意写,揪揪自己胡子:“我糊涂了,你哪有我写的犀利,我来写。”

“还有太子妃!”太子徐徐。

大学士跳脚呢,营地上的人都在看他,太子这句话人人听见。营地上滞了一滞,都是没有想到的神情。

张大学士更没有想到,原地呆住。太子以为大学士不愿意加上,当着人难得的对这位师傅也板起脸儿,认真而又严肃:“我,不能容他冒犯!寿姐儿,更不能!写明,让他们看清厉害!对他们说,让我和寿姐儿到拉萨呢,我们就去!不欢迎,我们走了,以后再也不来!”

......

不过五、六天,就有公文回来。拉萨到不了,就近的城市到了。公文呈上去,鉴于事情过于严重,很快有了回复。当地城主亲自迎接,向尊贵的中原太子和太子妃敬献了哈达,表达两族永远友好之意,亲身陪伴尊贵的太子和太子妃前往拉萨。

袁训心情可以轻松,和妻子时常并肩而骑。有一天实在没忍住,对宝珠发个感慨:“真没想到太子让写上寿姐儿,夫子二话没说,还真就写上了。”

风雪太大,袁训生出对旧日战场的追忆,宝珠又何尝不是对袁家小镇的思念,头脸儿罩的严紧。但张夫子抵不住,他在车里。宝珠大声回话:“人家让你折服了呗。”

袁训自言自语:“公文底子我看了,他还真的写上太子妃。我实在弄不懂他是拐的弯,让老赵去问他。你猜他怎么说?”

宝珠看过来。

“他说为翻译上方便,就这么写最好。”袁训在风帽里一乐,有了三分几年扯皮拉锯战的悠然:“真不容易,真没想到啊。”

加寿在车里,和元皓、香姐儿、好孩子玩她的哈达。车马又一路不停,她们吃了睡,没有可以玩的,就聚在一起说话。有时候加福也过来。

元皓比划着,学着加寿收哈达的模样,套到自己脖子上,小豁牙笑生白光,对香姐儿看,给好孩子看:“这算我收到了。”

好孩子迫不及待催促:“该我玩一会儿了,你一次,我一次,说好的不是吗?”

为了不吵架,元皓恋恋不舍的把哈达给她。好孩子爱不释手的玩着,问表姐们:“拉萨城里有卖的吗?说这是上好的礼物,给曾祖母买一条。”

加寿慢声细语:“这一回咱们都有。”

好孩子欢喜满面:“还要再献一回吗?表姐,我还没有看够呢。”

加寿笑盈盈:“是啊,到一个地方就献一回。昨天咱们经过的那城,没有停,城主追上来说不给颜面,却不是说我们,是说安排咱们行程,是他们的人。太子哥哥说让他们到拉萨一起献,才把他安抚。”

唤一声:“好孩子。”

好孩子扬脸儿:“在呢。”

“你当我的小女官儿好不好?二妹也来。这样我去哪里,你们就能去哪里。”加寿看上去异常明亮,明亮的面容,明亮的笑。就在昨天太子对她说,拉萨城里主事的僧官很重视太子妃的到来,安排了一系列的参拜寺院等事项。加寿将以正式太子妃的身份出现在布达拉宫。

这是太子对加寿的疼爱,加寿身受后,当即把这疼爱分给妹妹们。想到元皓和好孩子喜爱她的哈达,问太子怎么样才能人人都有。太子说到了拉萨,随行人员个个都会收到,加寿想到二妹也就罢了,她是自己的亲妹妹,安排的官员丢下她。好孩子却是表妹,只怕受到怠慢。太子妃多几个随行没什么,加寿就想到这个主意。

柔声道:“这样,你就有哈达收。”

好孩子欢天喜地:“好呀好呀,表姐真好。”

元皓点动胖脑袋:“好呀好呀,我给加寿姐姐当天豹,他很厉害。”

香姐儿半带取笑:“表亲你可不行,”

元皓扁起嘴儿,香姐儿解释:“你是尊贵的小王爷,镇南王世子的身份,只在太子哥哥之下,在别的人上面呢。”在这里顺手捎带个萧战:“比战表哥要高。”

其实未必就比战表哥高,但元皓欢喜了:“好呀好呀,这样就好了。”

萧战和加福在外面策马风雪,正扬鞭得快活。忽然一阵喷嚏袭来:“啊嚏!啊嚏!”一气打出去五、六个,萧战吸吸鼻子:“谁在念着我?”

加福道:“祖母想你,母亲想你,公公也想你。”

萧战狐疑的看向加寿车辆,嘟囔道:“我没猜错的话,是大姐搬弄话,表弟想我了吧?”

.....

拉萨城里早做准备,在这里主事的僧官仁增等深明大义,纯朴谦恭,愿意两族永远和平。

又有袁训从洛阳到南边来回折腾的半年里,公文早到京中。太子入藏不是私自行为,皇帝允准,礼部官员已到这里,及太子跟随官员仆从,一半去了山西,一半也到这里。

他们带来冠服。为太子准备的礼物,大量的成药,书籍等这里会喜悦的东西。为加寿准备的礼物,是太后亲手收拾,这里的人们看到会欢呼的一尊金佛像。

太后看过史书,询问过礼部官员。唐文成公主出嫁入藏,带去佛祖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深受欢迎。加寿以太子妃身份入藏,自然不能和文成公主相比,但对佛像的喜爱程度应该一样热烈。虽然没有十二岁等身像价值高,也是不菲的宝物。

进城前一晚,太子入住为他事先扎好的大帐。官员们见礼,商议说话。礼部的小官员没有商议大事的资格,分发衣箱也忙个不停。

韩正经和好孩子都接到衣箱,韩正经是冠服,好孩子是几套会客的衣裳,不是金线就是银线,好孩子的奶妈恭维她:“这不是老太太疼您,就是国夫人疼您,兴许,是一起备下。”

首饰也送来一匣,好孩子拿起一枚赤金扁钗,认出来:“这是祖母心爱的,这花儿可难雕了,祖母常说这工匠已经不在,这式样没有太多人会做。”

忽然很想去看看不好的表哥:“曾祖母给了他什么呢?”奶妈把她拦下来:“好姑娘,快换衣裳去见太子妃,”奶妈笑,最近只能是这样的称呼,太子殿下有命,在别人家里做客不可以称呼错。

“礼部官员还等着说规矩呢。”

劝的好孩子换了衣裳,加寿打发二丫来请,奶妈送她过去,也留下来。一应进城的人都要听,红花梅英也在这里。

什么走路的地步,应该说的话,要添茶换水找什么人,怎么认出来他是可以找的。在别人地方上不得不防,觉得不妙如何应对。用宴的方式,哪些为失礼不能行。太子妃的随从站班的前后顺序.....

没有多的功夫,不能让僧官们等待,第二天就进城,一直说到二更,怕休息钟点儿短,第二天没精神才结束。

大家回帐篷,从主人到家人亢奋的睡不着,都怕出错,在自己帐篷里习练到半夜睡下,没法睡沉,一早都起得来。

.....

礼乐齐鸣,乐器让没看过的人大开眼界。长笛长角声中,及时赶到这里的僧官和有名的僧人进城迎接,地位最高的,和太子、太子妃献哈达。次一等的,给官员们。再次一等的,给余下的人。好孩子作为加寿的小随从,果然也有了一条。

上马前往布达拉宫,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在马上昂首挺胸。张大学士都掉了眼泪,暗道幸甚幸甚,这把老骨头还敢冰天雪地来到这里。文章老侯兄弟及家人早就热泪盈眶。

冷捕头不时想摸摸鼻子拧拧脸,试试这是不是真的?他见过太子无恙后,本想押解林允文回去受审。太子怜他数年辛苦,让余培坚派可靠的人先行送回,命冷捕头随同入藏。

这是大荣耀,冷捕头自在惯了的,浑身却如上了束缚。田光跟在他后面,却能把持威风。

载歌载舞几回让元皓走失了小眼神,但很快他又回来,恢复板直身子,笔直往前的眸光,神气活现在祖父身边。

他的脖子上也有一条洁白的哈达,元皓很开心。

马停在布达拉宫的台阶下,僧官请太子登阶。太子春风满面,知道这一步上去,自己将成本朝史书上第一位缔结两族和平的皇子,使得他更加尊重,也更加的谨慎。

也没有忘记转眸对加寿一笑,把手伸过去,当众清晰地道:“寿姐儿,你与我同来。”

......

青梅竹马的小加寿,在太子心里又添一道刻骨铭心。生死关头上肯分担的人,太子怎能没感动?

相对于他的父母亲,太子有此生足矣之感。他愿和加寿共担荣华的心,又一回沉甸甸充满厚实,占据他的脑海,他身体的边边,他的全部。

......

这动作,这一句话,让袁训情不自禁屏气。一半儿沉溺,一半儿警醒,袁训飞快瞄往大学士面上。

大学士笑容满面的看着,像是彻头彻尾的对加寿再无芥蒂。顿时,袁训对大学士的芥蒂也烟消云散,如四面的歌舞声,一出来就消散,有新的歌舞声填补进来。

填补到大学士心里,固然是他对袁训的冰释前嫌。而袁训对夫子,又何尝不是一样?

......

这动作,这一句话,让萧战情不自禁屏气。这是重大欢迎庆典,小王爷不会失仪,但略侧面庞,加寿就在身边,小夫妻心有灵犀的对了对眼儿,却是可以。

萧战笑容加深,有太子哥哥要求写上太子妃在前,就在小王爷请求写上梁山王府世子妃在后。张大学士对太子妃都能下笔,写上世子妃不在话下。大笔一挥,梁山老王携王世子、王世子妃跃然纸上。

......

乐声中,太子和加寿握住手,登上第一级台阶。香姐儿带着好孩子一左一右跟上。好孩子走的肃穆端庄,一点儿不怯场,让宝珠为她喜生双颊。

后面是赶到这里的宫女跟上。

梁山老王让了镇南老王一步,镇南老王带着孙子先行在前。元皓小脸儿绷的,此时那歌舞中大花脸儿的面具对他不是没有吸引力,但小王爷硬生生做到目不斜视,小手在祖父手上,走的一板一眼。

梁山老王带着一双孙子,也是满面荣光。萧战和加福效仿太子,手也互握着。回到中原,庆典上用这姿势招人非议。但在这里,民风豪爽有自由奔放的一面,却是无妨。

沈沐麟充任太子的随身官员,和香姐儿相对而行。称心跟着执瑜,如意跟着执璞并肩,小六和苏似玉由父母握住小手。看上去双双儿女成双对。

袁训和宝珠登上的时候,难免心潮起伏,难免浮想联翩,把以后的岁月想的好上加好......欢呼声出来,喜乐声更浓。

原来因为大家必须保持一定距离,太子和加寿已登上最高处,对着下面含笑示意。

喜庆上着吉服,太子是大红锦衣,加寿是大红宫衣,不管今天的天色如何,面庞都让映红,出来十分的风采。

袁训和宝珠争着把女儿甜甜的笑在脑海里长留驻,脚步停了下来。小六苏似玉能感受到大姐的喜悦和父母的心情,没有催促。

后面官员们也没有催促,可见忠毅侯此时心情人人得知。

礼部尚书方鸿正在想自己托小袁这东西的福,又跑来这里长了光彩。就对着袁训原地不动生出好笑。

看看他吧,以前还往金殿上退过亲呢?以前在京里弄出来的什么“我家加福不纳妾”---哦,这是小王爷讨好岳父的举动---但暗示的有太子殿下,总不能说自己半点不明白。

在今天,担心可以下去大半了吧?

------题外话------

还好没晚,么么哒,赶上十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