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慈悲的太子妃/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欢呼声,鼓乐声,震天般响。长长的铜钦、号角发出海水般的呜咽声。跪拜、诵经声亦惊天动地。

孩子们直到最上面,有个驻足往下看的钟点,看的最多还是藏袍下灵活扭动的腰肢,和藏戏面具。

这就是为欢迎他们而备,单独给他们赏看。和在海南过年,挤在人堆里看歌舞相比,多出的岂止是“特意”二字。孩子们无声地开心着,小脸儿上笑容生动而飞扬。

加寿也贪看了片刻,太子耐心的等着。负责翻译的官员们怕占据下面行程,上来回话:“牛王节已过去,但为迎接殿下,准备的有赛马,到时候还有歌舞可以观看。”

加寿抿唇笑了,知道自己耽搁,和太子款款对视一眼,此时顶着夫妻名头,深情不请自出,轻轻的一声道歉呢呢喃喃:“有劳哥哥等我。”

“没事儿,寿姐儿爱看,等下咱们专门观看。”太子回话时,视线也不离开加寿半分。

贴身陪同的官员是太子府上的人,见到这个情景暗生焦急,又担心殿下会冷落陪伴上来的僧官,又羡慕太子小夫妻感情深厚。再粗粗一想,他们同行两年出去,有感情是本应当。

这就释然,并没有催促提醒的话出来。而好在太子和加寿含情脉脉说完以后,都还记得自己职责,对随同的僧官们歉意的笑着,走进布达拉宫门之内。

接下来参拜佛像,看精美壁画,转经等等走上一圈儿,对曾经遭受过战火和天灾雷击表示惋惜。午餐的规模是盛大的,殿室中坐满了各部落的头人,在此地身份高贵的人。

藏菜和汉菜相比,精致上不能相比。但认真讲究的时候也惊人。比如牛肉要用高原生长的牦牛肉,羊讲究在哪片草地放养长大,柴鸡吃的草籽哪里最好,鸡肉味道才是最好……大家入席,有些官员对这菜味儿不习惯,未必喜欢。但袁训一行两年里东南西北的吃,人人养成好胃口,他们个个先食指大动。

有一个官员坐在张大学士身边,见到大学士对着酥油茶不错眼睛。好心地多嘴:“老大人,这东西油腻。”张大学士却道:“你不懂,这里寒冷,就要多吃油脂。”

官员愣一下,随即想到自己说也白说。他们是在拉萨城外和太子等人会面,在此以前,太子在过来的路途中间,顶风,而又下了雪,估计没少吃这里东西。

官员轻轻失笑:“也是,我吃不习惯,我们大多用酒御寒,没有想到您老大人还有个好脾胃。”

他们轻声的说着话,太子等人已开席。大学士吃了肉,又调糌粑,把官员看得干瞪眼睛。想这老头子,真个来吃宴席来了。也不想你多大年纪了,能吃一口就尝一尝吧,这样的大吃,看你病了可怎么好?

他的眸光怔忡,大学士注意到,也有个好心,来点拨他:“这里的好东西就是这茶,他们冬天很少吃到青菜,又全天牛羊肉,为什么不病,你想想,还是这茶的功效?”

官员早就听说过,此时再听还是醍醐灌顶,但苦笑:“喝不习惯,怪味。”张大学士嘟囔:“道不同不相谋,”懒得再同他说话。看了看孩子们,小王爷元皓正在调糌粑,胖脸儿神色任谁看到都是津津有味。韩正经好孩子小红也是一样大吃大嚼。

大吃大嚼回到中原去叫失礼,说不好主人吓得以后不敢请你。但在这里是对主人食物的喜爱,主人却不会怪。

大学士就多看看孩子们,看看他们的香甜模样,再没胃口也能跟着多吃下去一些。

有一个人站起来,把这有滋有味的吃喝暂时打断。

黑铁塔似的大汉,约有五十岁上下,从帽子到衣裳腰刀上无一不是珊瑚、黄金和宝石,整个人就似流动的小型珠宝店。但眸光寒刀般一抬,戾气在珠光宝气之上。

他一只手端着碗,一只手拍着自己腰间黄金宝刀:“尊贵的太子殿下,我敬你酒。”

太子会饮,却不是能饮。再说这个人是谁?不久前死了儿子,传闻中仇视颇多的扎西僧官。

太子在他刚才坐的地方看了看,那里还有好几皮袋酒。太子聪明的意识到,自己说声喝,不是一碗酒能过得去。草原上衡量勇士的方法,在礼部官员没有到来以前,袁训一行就了解过。比如有马术高明,酒量惊人……

太子对礼部的官员使个眼色。

尚书方鸿站起来,高举酒碗:“太子殿下多谢扎西僧官的美意,命我来陪您。”

本地的王公贵族们有小小的喧哗,方鸿不通藏话,但也听得出来拒绝敬酒是失礼,他无动于衷,看着扎西僧官的眼睛继续等着,表示出要喝就只有我陪你。

仁增僧官等皱起眉头,仁增僧官起身斥责:“扎西僧官,两地风俗不同。”

扎西僧官哈哈大笑:“可这是我们的地方!”他看向那些表示不满的王公贵族们,语带讽刺:“看看吧,这就是你们请来的尊贵的人儿,酒都不能喝,还能叫好汉吗?”

官员们翻译出来,“啪!”,有人把案几一拍挺身而起。大家看过去,见到一个中年人气质沉稳,白面皮浓眉头,有浓浓的书卷气,也有周身强悍的狂飚。

这是镇南老王。

他冷笑满面,对扎西僧官直视直斥:“对你!不需要有礼,你的敬酒我尊贵的太子殿下不予接受!”

官员迅速把话翻译过去,王公贵族们有的大惊失色,有的怒容满面。“咣当”一声,扎西僧官把酒碗掷在地面,随后“呛啷!”一道白光闪动许多人眉睫,拔出腰刀,满面愤怒地道:“你这下贱的人,你敢侮辱我!”

“哗啦!”太子的护卫们亮出刀剑。

“哗啦!”扎西和跟他亲近的僧官们,及认为镇南老王说的话,让大家都受到侮辱的人亮出刀剑。

“哗啦,哗啦哗啦……”负责这里守卫的藏兵们小跑过来,身上衣甲声更响。仁增僧官沉下脸吩咐:“挡住他们,太子殿下,太子妃殿下是我的客人!”

场面对峙起来,大家你瞪我,我瞪着你,没有人说话,镇南老王缓缓再次出声,从他起来就瞪着扎西僧官不放,直到这会儿还是怒目他的眼神,跟他在眼睛里早打着彪悍的官司。

眼神毫不退让,语气就更不会退让。镇南老王冷笑的不屑:“入乡随俗,到了这里守你们的规矩,这话不假。所以,你不配敬酒,也不配对我国尊贵的太子进言。”

扎西僧官暴跳如雷,手中刀狂舞几下:“你说什么?”一些人附合他,纷纷大骂。

镇南老王中气一提,把这些人的大嗓门儿压下去,厉声道:“按你们的话,朋友来了才敬酒!虎狼来了要撵走!扎西僧官,这一次我们入藏,本想旧事既往不咎,你以前屡屡杀害我们的商人先不谈论,只要你从此以后有和平的心就行!但问问你自己!你对我国尊贵的太子殿下,太子妃殿下做下什么?你派你的儿子带五千人前来杀害我们一行不到一百人!结果呢,哼哼,我尊贵的太子殿下大智大勇,以几十人破你五千人,你的儿子也死在当场!这岂是以酒可以定威猛?这岂是你有颜面还能来敬酒的!”

拂袖一挥,看向附合扎西僧官的王公贵族,镇南老王拿出傲慢:“用你们的规矩,当我们是朋友,大家才喝酒!不当我们是朋友,别来现眼!”

把袁训的指挥功劳算在太子头上,因太子当时确实在,别人听不出来。

丧子之痛本就折磨着扎西僧官,他敬酒本也就是挑衅,听到一半,就更恨太子,更恼的用刀乱劈乱砸,让藏兵们挡回。

有一些王公贵族生出疑惑,愤怒下去好些。有一些不改强硬,素来看不起中原人,以为是羸弱的,暴躁不改。和阻止的仁增僧官等吵了起来。

“啪啪啪……”小六、元皓、韩正经把木棍接上握在手中,直眉愣眼黑沉沉面容过去。

这里的风俗随时带刀,袁训等正好也不是空手,孩子们的兵器就也带上。

好孩子是一身小姑娘衣裳,背弓箭不好看。虽然她射的还不好,但见到胖孩子等的举动,好孩子急上来,小声嘀咕:“我忘了带弓箭,我忘了带弓箭。”

说上两声,礼部官员头天说的遇到不测怎么办想起来,好孩子起身走到加寿身边,用自己小身子挡住大表姐,那小脸儿上傲慢无比,觉得自己做的不错。

跟加寿和太子的人也有相应举动,但再添上一个好孩子,加寿忍俊不禁。轻轻把她一拍:“回去吧,不会有事儿。”好孩子低声道:“我站这我放心。”加寿笑笑不再管她。

这里是仁增僧官的地方,虽然花了一点儿功夫,但很快恢复夹杂着气恼的平静。

仁增僧官对太子表示歉意,太子起身听过,眸光转动,看向的还是扎西僧官。

太子怒了!

“你不拿我当朋友!可以!我也不当你是朋友!你就不必来这里见我!草原上的鹰,有这样虚情假意的吗!草原上的马,有这样阴险狡诈的吗!”

扎西僧官暴怒:“可我儿子死在你手上!”

“我万里前来,分成数队!我带的人,适才镇南老王爷已经告知,加上小王爷这些孩子们,不过几十人!我以几十人强战你儿子五千人!”太子轻蔑:“哪有这样的道理?”

强硬派中的王公贵族倒不是讲理而动容,而是受惊动容。刚才听过镇南老王解释过两方人数悬殊的疑惑再次出来,互相小声的问:“真的是几十个人对战五千人?”

“我们是避而又避,直到避不过去,对你儿子好言解释。不想你的儿子听也不听,反而在听到是入藏官员以后,就动杀机!他不敌我们,死有余辜!今天,接受仁增僧官……等的邀请,我们到这里是为了商谈以后更好的共同携手,不是跟你扎西僧官会谈!而且!扎西僧官别以为你儿子死了,追杀我的事情就可以揭过。”太子露出浓浓的威胁:“你一定要给我,给我中原朝廷满意的解释,不然的话,”他狞笑一声:“你有刀来,我就剑还!中原的老虎,也有吃人和不吃人的。在这里也是一样,跟我和平的,我跟你和平。助纣为虐的,绝不退后半步!”

…。

有时候对野蛮,野蛮更见效。这跟是哪个民族无关。就是放在中原地带,必须以暴力方能制服的人和事也很多。这没有地域之分,反而有共同点,就是你凶过他,他就心服口服的服软,或者被迫服软。总结为两个字,服软。哪怕是不得不服。

扎西僧官就是这样。

太子先行官员,已就他的暴行对仁增等大僧官提出不满,要求追查到底。仁增僧官虽然一心向好,却也不会拿自己同族的贵族当进见太子的见面礼。

一旦他这样做了,这举动有谄媚中原朝廷的嫌疑,会让他的族人不齿,也会降低他的身份。

太子若一定要追查,最后结局不过是单独针对扎西僧官罢了,仁增僧官正可以在里面做个调停,在双方间收集好感。如果扎西僧官服软,仁增僧官必然成说服有力的人之一。

这不是说谁更狡诈,放眼每个民族,都有忠厚和狡猾的人。这种手腕,在中原也颇为多见,历代朝代里,包括家宅内宅里频频留痕。

为免当场起纠纷,弄得主人不好收场。仁增僧官收到表达不满的公文后,让亲信去见扎西僧官,让他不要来见太子。

扎西僧官没了儿子,满脑袋全是他应该有仇恨,他哪里肯不来。他刚到,仁增僧官就亲自见他,表示同族的人不会自相残害。但汉藏和平他也不放弃。仁增僧官说我固然不会把你在我的地盘里交出去,不会害你。但你也不能害我,在我的地盘里闹事,挑唆我和中原朝廷起纠纷。强迫扎西僧官起誓在拉萨不闹事。但还是不放心,布达拉宫里今天守卫众多。

扎西僧官有言在先,又执意敬酒,没想到他没有先挑事,让太子先婉拒后断然拒绝,还引出太子暴风骤雨的痛责,把双方矛盾正式摆开。看看众多的此地藏兵,扎西僧官知道不可能一意孤行此时就杀太子,他有如一头撞到雪山最坚硬的地方,脑袋隐隐作痛。

……

但这事情还没有结束。

太子在发作以后,和仁增僧官和颜悦色,说着双方友好,又一个人站了出来。

黑粗面庞,大个头儿,胡子白的居多,又根根不服帖。跟雨后不论方向生长的野草似的,有的横生有的直长有的乱长,这是梁山老王。

他一起身,因自身的强横和一生征战的血山尸海之气,好似一座小山拔地而起,让这里的人不得不重视,不得不把眸光放到他身上。

重视勇士的民族,也能看出这人年纪有了,依然不失为一位勇士。有王公贵族事先没对名单仔细看过,问道:“这是谁?”

老王霸道的嗓音占据全场:“老夫!上任梁山王是也!相信这里有人对我不陌生,咱们打过交道!有愉快的,也有不愉快的,老夫不敢自夸,但勉强算知道你们的人!你们中的人恃强的,就凌弱!服勇猛的,才能坐下来大家有酒喝。”

眸光扫了一圈,对着一些听到是自己就按捺不住想拔刀的人,梁山老王鄙夷讥诮:“按你们的规矩,咱们公开比试!你们中豪爽的人最多,何必鬼鬼祟祟的装敬酒再挑事情!”最后的白眼儿送给扎西僧官,咆哮一声:“要战就战!不必绕弯!”

风在此时助长似的赶到,呼的把殿门上沉重的厚帘子刮的响动几声。也使得放置不稳的银碗等有了轻轻的碰触声。有不少人露出吃惊的神色,还以为是梁山老王这一吼造成。

这位老王在边城外的地域久有盛名,这一嗓子又真不含糊,称得上“勇士”的派头。强悍而起、对文弱的太子带足轻慢的扎西僧官也黯然失神,大惊中有了失色。

他起身时的悲子之痛、轻视之心、无理之嚣张,到这一会儿,经过镇南老王斥责、太子斥责和梁山老王的逞勇,化为点点虚无。

人没有精气神,也就没有锐气。扎西僧官脑海里又出来昨天晚上和仁增僧官的谈话。仁增这个坏东西,他从汉人手里得到的好事儿颇多,他肯周护遇到的汉人商旅和迷路的士兵,中原朝廷对他年年有馈赠。在扎西僧官来看,仁增僧官过于在乎这一层“友好”关系,已经离汉人的奸细不远。

他警告的口吻:“太子和太子妃明天进城,只会呆上几天。这几天里,谁给我惹事,就是冒犯佛祖,冒犯我!我绝不放过。”

扎西僧官知道草原上的鹰不会去惹一群蛇,他做不到和太子撕破脸,再起内讧。

“扑通”,他看似失意的后退几步,跌坐回自己座位上。火辣辣刺骨的疼痛,忽然把他席卷。扎西僧官知道自己丢了人,用力跳起,也是狂吼一声:“比试,生死比试!”

“好!”元皓跟离弦的箭似的,率先跳了起来。

“好!”韩正经不比他慢。

小六苏似玉并肩而起,小红尖声:“好!”好孩子一看就她自己慢了,赶紧也来上一声:“好好好!”加寿本为这紧绷的气氛皱眉,她养大在宫中,以后是皇后,心思一转,就有许多的安抚主张出来,但还没有和太子对个眼儿有个暗示,孩子们就接上话,加寿忍不住一笑。

随后,也不用她起身做安抚,执瑜执璞挺身:“好!”沈沐麟、禇大路等全接上话。张大学士、赵夫子、文章老侯兄弟让感染,还能不如孩子们吗?纷纷也道:“就依你就依你!”

萧战是占上风才好过的人,见到他晚了不止一步,自然不跟这些人的风,只和祖父站成一排,双手叉腰,瞪起眼睛看着面色不善的人以为示威。

一些王公贵族们大骂出来,也纷纷说着比试,生死不管的话。翻译官员把话翻译,孩子们尖嘴鸟儿让袭扰似的炸了,一声一声的跟他们吵起来。

元皓身子前倾,棍重重抵在地上:“你先打我们的,你要杀我们,坏蛋坏蛋,大坏蛋!”

韩正经用棍捣着地,大声道:“为什么要杀我们,为什么要杀我们!”

双方翻译忙个不停,太子视若不见,依然是他温和的笑容,端起自己的酒碗,对着阻止的仁增僧官等人笑道:“我敬你们!草原上有鹰也有蛇,我也承认,中原有鹰也有蛇。愿咱们和平永久。”

加寿也嫣然含笑,美丽的小太子妃,也端起酒碗敬了酒。

太子连干三碗,加寿也喝下去一碗,博得附近的小小喝彩。扎西僧官已没功夫注意到这故意蔑视他的举动,让几个小胖子口口声声说他先杀人的话气得够呛。

但别的王公贵族看在眼里,也同时注意到,凡是刚才附合扎西僧官的人,太子和太子妃举杯示意的人里面,没有他们。

隐隐的,有些人知道不管和平就在手边,却与他们无缘。他们中有些人不能失了锐气,但梁山王几年前战胜四国的兵马却不能不生忌惮。

…。

约好的比试在第二天,当天下午,加寿该去参拜城中别的寺院,依然去了。看望年老的居民,也去了。

而礼部的官员和这里的僧官们忙的不行,礼部为上午扎西僧官的无礼提出抗议,敲打太子殿下远来,不管怎么样结果也要和平,生事的人不能姑息。

他们在别人的地方有这份儿底气,是铁甲军便装混入城里。袁训和梁山老王发动的残疾老兵,也早早进城。袁二爷的“江湖人士”也在。对他们在训练有素上不抱大的指望,但也是一份力量。更有太子遇袭后亮明身份,云南、四川、陕西的驻军,和较远的梁山王大军有了借口,部分已入藏,余下的在入藏的路上。

这个下午平安无事。当晚加寿和太子并不住在城里,回到城外的帐篷。仁增僧官怕夜里出事,派了藏兵巡逻。

这位僧官比较有智慧,他不愿意当比试的东道主,由另一个较为中立的部落头人接待,在他扎在城外的营地里举行。

第二天,太子率先过来。

……

篝火燃烧起来,美酒斟得洒出碗外。这里的歌舞很美妙,长袖飘动,柔软的腰肢摆起,看得孩子们喜笑颜开。很快,就受到邀请一起跳舞。为安全上计,镇南老王和萧战陪着元皓,文章老侯兄弟想不去丢面子,跟不敢混到人堆里一样,也把孙子一左一右夹在中间。

当加寿看到萧战跳出有模有样,差点捧腹大笑。受到邀请,袁训和宝珠陪着女儿下场,也跳的很开心。

扎西僧官带人到来以前,大家都几乎忘记今天的目的。但既然想了起来,歌舞停下来,东道主说了一些民族不同,大家也是佛祖慈悲下的兄弟等等,宣布比试开始。

梁山老王头一个站出来,对战他的是一个年青力壮的小伙子。一看就跟老王在战场上有仇恨那种,老王未必亲手杀了他的什么人,不过几十年征战,帐算在主帅头上大多如些,老王倒不惊奇。

只是问上一句:“咱们是生死不论,还是输赢为止?”

东道主受过仁增僧官的嘱托,笑道:“输赢为止。”

老王走上去,这里雪地扫得干净,坐的地方辅着毡毯,打斗的地方雪花不断,难免脚滑,他眉头一皱,已有了主意。

见小伙子狠扑上来,老王只侧身一让,避开来,让小伙子冲到自己身后,也不转身,反手一掌,拍的他摔了一跤。大笑道:“地不好,你不知道吗?”

小伙子跳起,转身对他又扑。谁也没有想到,梁山老王这粗壮的身子,腾空一跃,居然跳出一人多高,硬生生从小伙子头上跃过去,“腾”地一声,稳稳落在地面,背对小伙子笑容满面。

这一手,让小伙子愣了愣,周围的喝彩声里,他想了想,才狠狠对着老王的后背又是一扑,但这一回,因为人家没转身,小伙子没用全力。

旁边是火,他一动,火苗跟着乱动。梁山老王根本不用回头,如果担心对方暗中出刀的话,他面前还有战哥和加福帮他观战。战哥和加福既然还在叫好,后面那人就没出毒招。老王往后一倒,后背着地,双足蹬起,小伙子上来,好似送到他的双足上,老王用力一蹬,把他送走十几步远,退了又退,最后还是坐到地上。

扎西僧官还阴沉满面,但跟他的人中叫好的更出来。梁山老王站起,对着小伙子傲气地一笑:“老将不是好欺的,怎么样,你还比不比?”

小伙子看出论对战经验,自己不是老王对手,摇一摇头退下去,梁山老王得胜而回。

第二局,是镇南老王出来,他也想活动下身手。此生到这里只此一回,不图留个名声,只想过招难得。

元皓把巴掌拍得啪啪响,又指挥着六表哥等也鼓掌。

对面出来的,是一个面色阴郁的三十岁上下男子。数招一过他不能胜,袖子一动,刀尖露了出来。

镇南老王防着他呢,对于这五千人能动几十人的,哪能不小心?镇南老王不再客气,寻机掐住他的脖子,用力一拧,断在他的手上。

把这软软的人推到在地,搜出他的刀当众亮明,东道主对扎西僧官怒目而视,镇南老王得意而回。

“祖父敬你。”元皓颠颠儿,捧着他的小碗酥油茶过来。小六等也过来,嚷着:“敬敬。”梁山老王火冒三丈:“有眼力没有?我的不比他的好吗?”

元皓笑眯眯:“等会儿,”

小六笑嘻嘻:“排后面,排后面,别急。”

张大学士大笑。

这个时候,加寿站了起来。她双手合十,面带虔诚和宁静,对着扎西僧官走过去。

太子吓一跳:“寿姐儿,你要做什么?”

加寿回眸,平时尽是顽皮和捣蛋的眼波里,一片温柔如海深。太子下面的话张张嘴没再出来,但命自己的护卫跟上去。

蒋德天豹一前一后已在,在众人的注视下,加寿嘴里念念有词。死了人悲痛的喧闹,和喝彩声下去,礼部尚书方鸿恍然大悟,急忙命翻译的官员:“去翻译,太子妃念的是超度佛经。”

中原佛教昌盛,宫里备的尚有小佛堂供嫔妃们上香,加寿会念几卷佛经。礼部官员到来以后,加寿问上一问,巧的是这里盛行的佛经,她会的占一半。当时是做好准备,为和高僧们交谈,现在就方便收买人心。

她一路念着,默垂双眸走过去。两边总有愤怒而出刀的人们,蒋德和天豹不是一般的侍卫,只知道打打杀杀,他们并不动手,免得在此时增加仇恨,只停下步子。加寿也停下来,但不中断念经文。

少女柔和而悦耳的诵经声,礼部官员的大声翻译声,有片刻后,有几位老人从刀后面挤出来,用自己的手把他们的刀按住,蒋德和天豹继续面无表情,但颔首为礼,带着加寿往前,来到死人的身边。

加寿跪了下来。

她是那么美丽,正当芳华好时令,只用容貌就足以折服别人。但她面对险些暗害同族老王的异族人,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认真的为他念一卷经文。

她在经文里,愿他早入轮回道,愿他早早抛却前世的仇恨、苦难和不公平。

雪还在小,比昨天小些,对大的篝火没有影响,但地面寒气足以冻的人发抖。太子妃的膝下没有垫,没有毡,直接跪到冰寒的地面上,把一段不管长,也不管短的经文,反复诵读了三回。

翻译的官员嗓音颤抖着有了泪,东道主也让震撼不已。张大学士从心底深处翻起涟漪,头一回用真正敬佩而又恭敬的眼光。

萧战嘟囔:“这才是大姐呢,这一回不讨嫌。”

太子又欣慰又担心,欣慰的是他想到此时寿姐儿的力量可胜千军和万马,担心的是寿姐儿膝盖受到冰寒。更再一次烙印心里,在这冰寒雪地和一些冰寒人心的举动里,军队、谋臣、护卫不可缺少,但能和自己并肩山河的人,只有加寿,唯有加寿!

加寿念到第二遍的时候,老人和女人们跟着跪下念起来。加寿念完起身,衣袍角上有人扑上来亲吻,用手抚摸她的衣角,像是这样就能获得经文中的祝愿。

福禄寿闻名全国,翻译的官员立即大声宣告:“这是我们中原的寿星下凡,她出生的时候有许多神迹。她的母亲侯夫人梦见日月入怀,她到哪里,邪教就不敢出现……”

宝珠和丈夫一起,和太子一样,是为女儿担心她的身子受寒。正又骄傲又忧愁间,有个礼部官员此时此刻太佩服加寿姑娘,特特走到忠毅侯夫妻身边,为他们翻译。听到梦日月入怀,宝珠忍了几忍,轻轻的一声扑哧,在袁训的白眼儿下乐了。

袁训没好气,这是乐的时候吗?

宝珠低下头来窃笑,当初骗定边郡王的话,不想还有人记得?等到她好容易忍住笑,抬头再看,见眼前场景已变。

加寿让许多人围住,没有半点不耐烦的微笑着,任由别人摸她的衣角,同时不由自主的用手摩挲跪倒在她身边的人。

看上去,太子妃像下凡的天女,慈悲而又怜悯。蒋德天豹四下里打量,注意不会有暗中出刀子的人。

萧战可不羡慕她了,不是担心受暗算,而是把加福挡在身后,小声道:“福姐儿千万别过去,这里的人不常洗澡,又以牛羊肉为主食,咱们不习惯。你就这里呆着最好。”

当礼部的官员欣喜于寿姑娘一个人的作用胜过一切时,是想到还有一位福星和禄星来着,频频来看,只看到小王爷嘟沉的黑脸蛋子,和沈沐麟挡住禄二爷。

沈沐麟是怎么想起来的呢?是萧战担心小古怪出去,加福就不能避免。“好心”地知会了他。

礼部官员只能作罢,尽心尽力的捧加寿姑娘一个人。

一场刀兵,只能结下仇恨。但一场仁慈,却缔结无数心灵。接下来大家尽欢,扎西僧官呆不下去早早离开。他走以后,大家放心不少。警惕心不会减,但眼前没有寻衅的人,欢乐无形中增加许多。载歌载舞喝酒吃肉,赛马摔跤,玩了一个痛快。

还不是太子妃的加寿,在今天里获得真正太子妃的地位和汉藏官员们的敬重,远超过历任太子妃。

……

走的那一天,太子等生出难分难舍的心。最厉害的是元皓。元皓跟几个小姑娘跳舞,人人夸他跳得好。这里民风直白而纯朴,小姑娘们当面就夸人,元皓很喜欢。

此行虽有风波,但不是所有人都无端生仇恨,或者把前几代前前几代的仇恨记在心里。其实往前追溯,还真不知道谁更应该有仇恨。

仁增僧官等送行,太子再次表达友好之意。至于制订双方保护对方的人,和双方共同的利益,官员们已商议好,双方满意。太子郑重邀请仁增僧官等到中原做客,拜谒寺院。仁增僧官等喜悦的答应了。

孩子们那边,跳舞跳出来的交情,也收送行哈达。元皓脖子上有好几条,还噙着眼睛没收完。

一个眼睛蓝的像湖水的小姑娘流下眼泪:“你还来吗?”

元皓叫着她的名字:“达娃卓玛,欢迎你来我家玩。我会陪你,六表哥会陪你,瘦孩子会,好孩子也会。”元皓也备下礼物送给她。

小六苏似玉也同人在流泪。韩正经和好孩子,小红都有跳舞跳出来的小伙伴。

称心如意好生羡慕:“哎呀,他们有知己就是这样的容易。”

大家分开,车马驶动以后,元皓露出胖脑袋还在招手:“达娃卓玛,记得来玩,我请你吃上好的酒楼。”

萧战听到,对加福抱怨:“表弟这是糊涂了,他只能娶汉族姑娘,看看他,达娃卓玛叫的这么欢,有什么用?我保证他明天就忘记。”加福轻笑:“他这又不是相亲,你让他玩去吧。”

“达娃卓玛,别忘记……”

风雪中呼声还有,战表哥极不捧场的随听随翻眼。

半天后,马车停下来。方鸿等正在纳闷:“好好的,怎么停了?”袁训打马过来:“小方,我们分头走。”方鸿给他一个坏笑:“为什么?”

袁训漫不经心:“我们去山西,你回京,路不一样。”

方鸿坏笑转冷笑:“别糊弄我!咱们到边城的路一样!你想去哪里玩,还有哪里没玩够,说吧!”

让他识破,袁训告诉他:“扎西僧官不会轻易放过,我本来想给你指条路,让你避开他们。”

方鸿拿起马鞭子作势要抽:“说实话!我不信你奉着殿下为我们当诱饵!”

袁训让一让,啐过来一口,道:“听我说完!你要急着回去,就按我指的路走。余将军分一半人马护送。”

“余下那一半呢?”方鸿斜眼:“还有铁甲军,还有袁二爷的人马?你们去哪里?”方鸿还是骂:“想瞒我?也不想想多年兄弟,我是好哄的!”

袁训嘻嘻一笑:“好吧,我们要去看三大圣湖,能看一个是一个,已经到了这里,带孩子们离喜马拉雅山近些看看风景。”

方鸿恨恨:“所以你就甩开我,你带上我们能怎么样?”

袁训嘿嘿:“我怕耽误你回京不是?”

方鸿反唇相讥:“你不急着去山西,我就不急。”

袁训搔着脑袋上的皮帽子:“雪是大了不好走,不过我们来得及,你要是不紧赶着回京,你们就跟上?”

“听听,还想扣我们一个罪名。我们不紧着回京?亏你说得出来。小袁我告诉你,我们是奉旨前来侍候殿下,殿下一天不出藏,我们一天在这里。”

袁训嘀咕:“这话无赖,想玩就说玩不是更痛快。”

方鸿皮笑肉不笑:“是啊,真无赖,想玩就说玩更痛快,说什么怕这个怕那个的。但我还是提醒你,咱们可以日夜的行走,但越往后,雪深难走,一天可行不了以前的路程。还有入夜寒冷,小心冻坏人。”

袁训指指队伍:“放心,这里的吃食带的足够。再说了,能看一个是一个,我也没说细细赏玩。瞄一眼就走。”

方鸿双眼对天:“那我们也瞄一眼就走。”

袁训回到太子身边对他说过,太子一笑。当下把余培坚的人马和铁甲军分成三路。一路佯装太子匆忙离去,一路散开巡逻,一路跟随保护。又快马知会入藏驻军响应保护。

袁二爷的“江湖人士”起了关键性作用,但袁训还是不能放心。就此别离,说好山西再见。不是山西的人也请到山西去,到时候二爷摆酒庆功。让他们跟着佯装太子离开的人马出藏,冷捕头田光怕他们途中生事,就此别过太子,一路跟随。

余下的人转过马头,往最近的圣湖而去。

此时,萧观拔营而来,早过太原,逼近朵甘都司。让扎下营帐,王爷长长吁一口气。儿子啊,总算可以见到你。你长得什么模样?一定跟老子生得一样好。

据说孩子由谁带,会长得像谁。梁山王不无担心。小倌在京里,战哥还能去袁家少了?千万不要生得像小倌儿,那可不是英雄好汉模样。

王爷这等粗人,也会有忧思无限,好似幽幽雪空深不见底的时候。

------题外话------

抱抱仔的新会元,梧桐叶落时亲。感谢一直支持。抱抱仔自己成了会元哈哈。

错字再改了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