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为加喜之争/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梁山王的心里,他说加福不好,挑的是亲家的错。加福不过十岁,要有不好也是爹娘教出来的。梁山王是不会寻亲家母的晦气,只和袁训不过去罢了。

但他的爹一定撇得门门清,加福好,好的不能再好,你爹带出来的哪有不好?你的亲家……可能、也许、估计、没想到的地方,有点儿问题吧。只因为这亲家是你自己挑的。

梁山王是表面粗性子,内里又不笨。老爹你说亲自带出来的加福,纵然不好都怨不到小倌儿身上。你带出来的加福,粘得战哥不见自家老子,这样推下去,怪……老爹你!

抱怨还用继续吗?父子们改个话题也罢。梁山王和父亲促膝而坐,目光闪动放低嗓音:“现在说儿子吧,老爹我有东西给你看……”他往房门外咳上一声:“取来!”

……

内宅里,“收钱”的一帮子人散了。经过萧战的“提醒兼努力”,其实他又和小十那叔叔扛上了。加福要睡加寿房里。

他一提出加寿就答应,加寿又把香姐儿留下。香姐儿怪萧战这点儿争风没意思,加寿的话把她说服。加寿盈盈道:“咱们到了老家,就到了地头儿。等回京去再想姐妹这样睡可就不能。”

香姐儿就想了起来,大姐明年十五周岁,回京去一定大婚。以后姐妹们再想跟出行的时候挤在一个房间里,真的不能。就答应下来。

元皓、韩正经和好孩子也跟着留下来。

加寿命人添床铺,倒不必开库房,先把隔壁房间睡不着的床或榻搬来就行。萧战把三个小的拉到一旁交待一通:“看好了,夜里那叔叔又来了,不分钱就把他轰走。”

韩正经装憨,小脸儿上继续正经。好孩子张口结舌,内心是不是赞同倒不得而知。元皓是大力点头:“好呀好呀。”胖脸儿上神采飞扬。

韩正经想不通,一时没忍住,请教了萧战:“呃,那个,怎么知道小十叔叔会夜里来的?”

萧战张狂地笑着:“你们,要学的还多呢。今儿一天我盯他几回,他围在讨嫌大姐身边问几时晚饭结束,几时回房,几时熄灯睡觉,我全听到了。”

韩正经好孩子把又佩又敬的眼光给了他,元皓在太过满意战表哥的心情促使下,把个胖拇指给了一回。

好孩子一时没忍住,请教了萧战:“呃,那个,为什么一定要和小十叔叔过不去?横竖大表姐拿到,又不是真的不分给我们。”

“哼!”萧战鼻子里出一声气,“没听到吗?只给讨嫌大姐准备钱,只字儿没提加福。眼里没有加福就是没有我,没有我这还了得?”

好孩子和韩正经虽年纪小,对这位表姐丈早有了解。点动小脑袋:“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眼睛眨了又眨。

萧战眼睛里饱含警告:“正好我说下,你们以后都给我记牢!以后眼里要有福表姐,讨嫌大姐可以没有。”

好孩子小脸儿发白,韩正经小脸儿发青,元皓晃一记胖拳头,房里床已摆好,萧战先让轰出去。小主妇称心如意已上任,闻说萧战还在姑娘们房里呆着,知道他不会回梁山王的院子睡觉。留下人候着他,见小王爷出来,带他去歇息。

…。

约一尺高,两、三尺长的旧纸本子等拿进来,梁山王的亲兵行个礼,退出把房门关好。

梁山老王随手翻了翻,在儿子密切的注视下,眼角也跳了跳:“这些是各郡王的旧账、采邑地图,你从哪里弄来的?”

“有些不过副本,有些账本却是真的。”梁山王找了找,打开一个送到父亲眼睛下面:“您看,这是先辅国公的父亲在世时,他的田地四至副本,这里这里,这一块儿不小,归了陈留郡王。这一块儿小了些,让项城郡王高价买走。”

梁山王顾不上得意,先寻思着:“项城郡王忒笨了!陈留郡王是低价买,他弄了个高价,花一笔银子。虽然伤损得辅国公府后来十年交军粮不易,但项城这十年里也没赚到钱。”

老王阴沉沉:“这老龙,我看走了眼。他背后有一批好管事,为首的叫万大同。这事情还是我跟着你的亲家走这两年慢慢得知。老龙几十年里对着我叫穷,背后把自家的田地高卖后,寻人低收,陈留郡王是他的爱婿,没少出力气!”

梁山王看了个笑话,貌似抓住机会看笑话,也是他家的家风之一。嘿嘿一乐:“老爹,亏您几十年说的嘴响,人家早防了你几十年。”

“老子也没亏啊!”老王拿起账本作势要打:“他家的箭法还是到了战哥手里,这万大同的女儿万小红,如今给加福管铺子。扬州一间,是太子白送的,苏州一间,是齐王白送的。老子的孙子学箭,孙媳妇指使着以后赚钱,老子还是上风头上!”

梁山王乐了:“老爹,这亲事是我定的,箭法是我为战哥谋划到了手,您这话里不能抢功不是。”

老王一瞪眼:“偏你这么多废话!”

继续来看这堆东西,不用梁山王说,老王也能知道儿子用意。沉吟地道:“从你曾祖父到我,三代人里没少收拾十大国公。钱国公绝了后,只怕地底下也要骂郡王们,也要骂我家。两、三个国公愿意跟着定边造反,也由此而起。也罢,你要解开,是你有胸怀。只是一件,国公们那里,你让他们明白了吗?”

“您放心吧,余下这几位国公能没数吗?再没有人为他们出头,他们就让逼死了。这事情,其实在皇上登基那年,老爹您回京去,陈留对我发难以前,我就轮流会见几位国公。当时还有人梗脖子,觉得辅国公府上有了小倌儿,有了太后,国公们抱成一团,从此能抖起来。后来陈留发难,更有人这么闲言。结果呢,大战四国,主帅还是归我。太后固然是陈留的内亲长辈,也是我家的内亲长辈。我暗暗的使得他们明白了,尚书是我亲家!年年的战利品,挑好的送回去给加福穿戴是不是?陈留郡王虽是辅国公的女婿,却不肯为所有国公出头,”

老王微微一笑:“他爱惜自己呢,他又不傻,强出头是遭猜忌的事情。居功自傲仗年纪比你大眼里没你,倒是能中京里下怀。”

“所以呀,慢慢的,他们认清我才是靠山。我们已密谈多回,每一回找的缘由还行,就当下来看,陈留是鬼东西,他又是国公府女婿,别的国公有没有透露风声,他知不知道我看不出来。其余的长平、汉川、渭北、项城一定不知。东安世子、靖和世子,虎父生老鼠儿子,还是没能耐只能奉承我的傻蛋!更是影子也不知。”梁山王说到这里,神色有了犹豫对父亲看上一看。

老王会意,面色一翻张口就骂:“我教出来的,不是老鼠孙子!”

梁山王释然:“那就好,那就好,”但往房门外看去,又有踌躇,喃喃道:“不是老鼠儿子,怎么还不回来?”

“你是同我说话,还是来找战哥说话!”老王手点账本,把梁山王的视线重扯回来。问他:“你有了这些,了不得。你要怎么样,呈给太子?由太子主揽大局?”

梁山王素来嘻哈随意的面上凝重似的严肃:“老爹,储君这算已定不是吗?”

老王淡淡:“就是不定,我家的家规,从不掺和!”

梁山王露出大白牙笑容:“那就是了。一来以我看,小倌儿可真能折腾,摊别人身上就祭个祖,半年一个来回的事情,放他身上能花几年功夫。邸报我认真看了,又是路边赈个灾,又路过砸个衙门的,心情不错,还入个藏。等太子回京去,入了藏有了资历,顺手赈灾有了阅历,拿下江强有了威武,谁敢再乱动歪脑筋?”

老王摇头:“话不要说得太早,九五尊位,自古血雨和腥风。我家虽不掺和,却时时要眼明心亮,不让别人扯下水去,也不给别人可乘之机。”

“是。我的意思是,纵然有人动歪脑筋,但经过这一番小倌儿折腾,认定太子的人越来越多,动歪心思不容易。算储君已定。二来,按我家的家规从不掺和。太子是太子,就是储君。又正好他到这里,老爹,这件事情应当呈明太子,由太子拿主意吧?”

老王拿不定主意:“这里有没有讨好的意思呢?这种讨好一举收伏众国公的心,可不是一般事情。”梁山王静静等着。

…。

窗外,北风狠狠的击打在窗棂上,好似渡过一道难关。而窗内,在老王父子的心里,这也是一道难关。在梁山王府的代代岁月里,遇到过不少难关。眼前这个虽然没有明月关山难收复,没有将军埋骨黄沙里,但不折不扣的算难关。

拧起的眉头在老王的面上起了深深的沟渠,这不但是他纠结的思绪,也是他想的太多太多。等到他想的不多的时候,又想的太深太深。

对于任何一位权臣来说,帝王猜忌永远在第一位。限指权臣。一般官员想帝王猜忌未必容易。

只要皇帝还在,手握兵权的梁山王府心向的只能是京中的天子,那普天下的第一人。

梁山王提出的,就诸国公府历年旧事对太子做个透露,帮忙国公们恢复旧局面也吹点儿风声,把这道沟渠摆到父子们面前。

……

老王在不得主意的时候,并没有忽略儿子全由自己当家作主。而是自语出声,以便让儿子听听,一起有个商议。

“看似顺理成章,太子到这里,你就便一说。但皇上那里怎么交待?你的心思皇上还没知道,你先知会太子?恢复国公旧局面不是密报个贪赃将军、受贿官员,这是军国大事!”

“如果辅国公府出面,大家不是一个钟点,但算同时在说,大倌你算解释,另当别论,但老国公几十年谨慎,他不是莽撞的外甥有了靠山,就冒失争回利益的人。再说太后身世过明路的这几年,龙家兄弟甚是安分,可见他们有了太后更加自重,不肯轻易动摇如今暂时平衡的局面,也是陈留虽和你争风,心下却明了,不肯轻易的针对你。争些闲风雨,跟手段是两回事。他怎么肯平白为一干子国公出面呢?”

“太子已到这里,如果大倌你不说,等你奏章进京,和太子离心的话难免出来。说我梁山王府居功自傲,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话这又添上一笔?他年登基,有人提起来,太子又要算这一笔的话,对我家却也不利……”

这最后一段猜疑,梁山王都没有说出分辨加寿是加福亲姐姐的话。他的爹说出这段话,当时场景必然是皇后已不得宠,宫中有人分心,加寿已照顾不到加福。那种时候,因皇后而拿外戚开刀,梁山王府不会排在最后。

不是梁山王府不看重加寿姑娘有能耐,而是名门世家,帝胄出身。袁训再一夫一妻,他们为自己家的基业源远来想,也不会就在此时做无味的幻想。

就是幻想了,也与防范是两回事情。

而当时太子是不是就因为有人幻想而和加寿生分,也未必可能。但这与梁山王府保持警惕不相干。

低低的话语,依然在烛光中穿行。有的时候,是老王独自沉思。有的时候,是父子们交头接耳低低私语。

在这一刻,不管是老王平时的散漫随意,还是梁山王的跳脱嘻哈,都不在父子们面上。

……

烛光前两张相似的黑脸重新抬起来时,都带着狡猾的意味不明。

老王恢复他看事情大多的不可一世,梁山王也重新有了嘿嘿哈哈。

“就这样吧,”老王漫不经心:“太子既然到了这里,你应该有所进言,军国大事不是吗?横竖有张大学士,殿下应该出这种风头,还是装聋作哑,他大学士是作什么吃的,当由他这太子师拿主张。”

梁山王咧开大嘴:“还是老爹你狡诈胜得过我。”王爷没有等到儿子,也打算开心的回房。

但一出门,他的心思就变了。

他的住处也在这院里,在父亲没来以前,就把正房留出来,给儿子住西厢,自己住东厢。

站到台阶上,应该往东厢去是不是?但梁山王太开心了,他是个不开心要生事情,开心也要生事情的人。

心情大好的想,这会儿不去跟小倌儿计较一回怎么行?趁着心情不错,寻衅他正是时候。不假思索的,梁山王走出这个院子,寻到上夜的地方,神气活现的吩咐着:“有话要说,叫你家尚书爬起来见我。”

袁训来以前,就猜测萧观找他的原因。虽然这会儿王爷的心情,不是袁训能捉摸到,但总能猜到一个跟他对胃口的。

见到萧观后,袁训头一句就是:“战哥没回去吗?”

萧观一跳八丈高,身形带起的风把最近的蜡烛煽动的忽闪忽闪的,架着肩膀提足中气,反正有风雪,嗓音传出去受到折扣,并不会有过大的惊动。他大叫大嚷有如一只让激怒的狮子:“你还好意思说!我把儿子许你当女婿,不是让你教坏他……”

袁训一个字也没有听,认真听去跟这亲家生气,岂不是犯呆?这亲家一定是得意的。

袁训吩咐人:“把战哥叫来!”面庞沉了下来。

梁山王暗生喜悦,以为可以看一场翁婿大战。他不是以挑唆儿子不敬岳父为已任,是影影绰绰的总认为小倌儿妨碍了父子亲密,能见到翁婿大战,王爷由衷的有了期待。

但萧战到来以后,只看头一面,他还是失望。

……。

战哥揉着眼睛,睡眼惺忪模样。可眸光放到岳父面上,笑容也出来了,嘴儿也咧开了,明明这里有两个人在,战哥先看的是岳父,堆笑问道:“大半夜的,岳父还不睡?您累了一天,有话明儿再说不迟。”

梁山王顿时火冒三丈,还有你老子在这里,还有你老子也没有睡!还有你老子我今天接驾,难道不是累了一天的人?

重重哼上一声,显示他的存在。

袁训误会,以为这位等着会儿子,没好气地对萧战道:“没睡不是因为你!怎么又睡到内宅里来?不去陪祖父和父亲?”

萧战嘻嘻:“抢大姐钱呢,岳父听我告诉你,小十叔叔哈……”凑上两步就要耳语那架势。

这是他从小有得意事情时候,会出来的身姿。但袁训瞄一眼梁山王,亲家脸上像更难看。袁训自家有儿子,能明白亲家此时心思。对萧战厉声呵斥:“站住!不要说了!跟父亲出去,明儿再说也罢!”

这是一番好意。但话音刚落,另一个暴声出来,梁山王怒了:“你!小倌儿!凭什么骂我儿子!”

这句话把战哥惹起来,战哥随着也怒了:“说过没有,我说过没有!不许叫我岳父小倌儿!”

袁训大怒:“战哥!怎么跟父亲说话,从不是这般走大规矩的人不是吗!”瞪眼萧战。

“我儿子不用你管,滚开!”梁山王暴怒,瞪眼亲家。

萧战跟上:“别骂我岳父!”对父亲挂了脸色。

袁训一愣,明白过来。止不住的笑意在心底漫延开来,自己一定是累坏了脑袋不灵光,才跟着这对父子搅和在一起。

一个字不再说,侯爷往外就走。听到身后脚步声响,回身看是萧战跟出来两步,狠狠一记瞪眼,把萧战逼的站住,又用眼角暗示他陪着父亲。

梁山王急急跟上呲牙晃黑脸儿,你又凶我儿子呢。见亲家头也不回,已到风雪里。

走出十几步,袁训听到身后大叫声:“你是谁生的,你敢说你不知道!我是你爹,我才是你爹,是你亲爹!”

侯爷嘻嘻笑了起来。

……

“好,你是我爹,是我亲爹,那我来问问你!”萧战叉起腰走上一步,看样子也似要耳语。

梁山王喜出望外,主动把脑袋垂下来,嘴里感叹着:“你小子真高啊,我倒不用怎么低。”

耳朵边上,是儿子低低的愤怒:“是我亲爹,怎么半点儿我的威风没有!让郡王把你欺负了!这好几年了吧!我记着呢。给我守好了行不行,亲爹!好歹守到我来。别我正长个子呢,你守不住了,逼的我提前来当大元帅,收拾一堆烂摊子!”

梁山王愕然,这跟他想像中的儿子不一样。他以为儿子让小倌儿一家迷了心,却没有想到出来这番话。

梁山王眨动眼睛,嗓音因诧异而变得沙哑:“战哥儿,你这是向着老子说话吗?真吃惊。陈留郡王是加福的姑丈,你倒不向着他?”

萧战的嗓音出来三分恶狠狠:“是加福姑丈,又不是我姑丈,你是我亲爹不是吗!你怎么不好好收拾他!”

梁山王舒坦了,为儿子凝结出的些许碎冰在心里,也破裂开来。周身如坠温泉里,让温润一点一点儿的浸润过来。

太激动了,眸子里有几点水气,慈爱不经常用,在心里涌起时,使得王爷结结巴巴:“战哥儿啊,到底,你是我的儿子,到底是……”

萧战手一挥:“那是当然,所以您不能窝囊了,我从不窝囊,在京里我听说葛通欺负您,把我气的,见天儿寻霍德宝事情,”

梁山王哈哈大笑:“是哈是哈,你哪能干看着老子吃亏。”

“那个陆中修不发粮草,我也没客气来着,”

梁山王崇拜的眼光看着儿子:“是哈是哈,你是个好孩子。”

萧战碎嘴的说上一通,最后板起脸,看上去他活似老子,而他那重新认识儿子的老子,儿子倒不像,有点儿像孙子。

“是我战哥的爹,就不能太软,我来了,从此以后强硬起来,不要怕这个怕那个。个个给我狠狠收拾!”

梁山王笑的合不拢嘴:“战哥你说的好,”

“夜深了,爹你回去睡吧,我当儿子的也得心疼你不是。”萧战这一句,让梁山王的笑摔落地面。

随时又要怒:“怎么你不跟老爹睡,陪老爹说话吗?”

萧战左右瞧瞧,小声道:“您不知道,我得守着钱。不然就撇下我了。”

梁山王直接误会成:“就是!儿子要跟女婿一样对待!你岳父天天私分儿子钱吗?再把他叫出来,我找他问问给你出气!”

“那没用,就得看着才行。”萧战又哪壶不开提哪壶:“就像您帐下的郡王,相信您没少敲打,可讨人嫌的时候不是还有。”

梁山王深以为然,就差肃然起敬:“战哥你说得对,是老子我想错你!也是的,就得看着,不然你岳父偏心儿子这事情,我信他会有!你想啊,我是他什么人,是他女儿以后的公公,白送一个好女婿给他,他居然还向着陈留,这就叫蹬鼻子上脸!”

萧战皱一皱眉,他不爱听。但为了早早把亲爹打发走,随意晃下脑袋点下头。

父子分手,梁山王心满意足的回去,觉得收获了最好的儿子。萧战掩嘴窃笑一回,三步并作两步往内宅。

…。

第二天,太子一行出城,去看太后长大的旧村落。梁山王等跟随前往。当晚,住到袁家小镇,又是一早是大年三十,给袁国舅上坟。太子为敬重太后而去,梁山王等跟随前往。再回来进城,依就住到袁家守岁。

忠毅侯至此,完成他对长女加寿的心愿,寿姐儿亲往祭了祖先。大同城里提的最多的人就是他,而不管谁提到,都要夸赞一番。

忠毅侯,了不起!

……

元旦正岁的这一天,皇帝早上起来恍然想了想太子不知到了哪里,就丢下来。见百官的时候,听着字虽和去年不一样,意思却千篇一律的贺词,也有发闷的感觉。

方鸿等回来就有如初春的第一缕风,让金殿上喧动起来。

……

“礼部尚书方大人率官员回京。”相当一部分官员下意识对殿外望去。方鸿等人不在京里,消息已传开。但去了哪里,还让人猜测不已。

“宣。”皇帝回来一些精神。

方鸿等人带着大批的东西上殿,回话时,官员们表情就一个接一个的好看起来。特别是方鸿拿出僧官和太子缔结的愿意永远交好的公文时,有些人赶不上这一趟的气愤已不能掩饰。居功的臣子会这样,倒不是稀罕事情。

他们细细听着太子的随行人员,对忠毅侯、二老王和大学士不用说嫉恨加深,又听出来几个陌生的人名,四下里用眼光在熟人中打探。

“韩正经是谁?”

常都御史对这句话竭力表示沉默,因为正经固然在太子的随行人员名单里,他的孙女儿巧秀也在加寿的随行名单中。

常大人不是怕,是懒得和这些人在金殿上多说悄悄话。在这个地方,他们纵然心头不悦,又能怎么样呢?对韩世拓望去,韩世拓恰好看过来,两个人会意的眼神有了笑意。

太子又出彩了,加寿又出彩了,还以太子妃声名入藏——张大学士代的笔,写的奏章天花乱坠。让他的儿子、门生小有糊涂,不知道是太子命大学士这样写,还是忠毅侯的逼迫。

这个大年初一,注定很热闹。官员们走出宫门以后,消息如插上万双千双翅膀,飞也似到千家万户中。

太后不用说是得意的,说着:“不枉我养大寿姐儿一场,如今中用了。”太上皇就吹嘘元皓:“元皓在布达拉宫里,要吃这好味道的牛肉。”他手里抓着牛肉干,老人的牙齿耐心的嚼着。

梁山王妃已回京,和婆婆点着战哥送回来的东西。梁山老王妃啧着嘴:“布达拉宫,那是天边儿的地方。战哥去了,你公公也去了。”拿起一个布包,老王妃递给梁山王妃:“看这上面的字,战哥倒又给柳家那坏小子送东西。”

梁山王妃念着:“小包里当即送,大包里出了正月再送。战哥又玩什么呢?”

老王妃件件依着孙子:“不用管了,他让这样送,就是这样送。”当下打发人送去柳家,大包里的放着,等出正月再送去柳家。

吏部尚书阮梁明回到家里,因和兄弟小二一起下朝,这就不用别人去叫,直接道:“小二,你跟我来。”

路上遇到管家来说话:“老侯爷说难得进城的老亲来了,去年身子不好不能拜年,今年来了,请侯爷和二爷回来就去见见。”

阮梁明也顾不上了:“说我有要紧话和二爷在说,说过就去。”打发的管家离开,和小二到书房坐下。

阮尚书脸色不太好看:“小二,你做错事情了吧?”小二不用问,只把嘴骨嘟起:“我又不长前后眼。”

“你不接瑛哥兄弟多好,你在洞庭没碰到他们,你直接回京,把琬倌他们丢给小袁也罢。今天入藏的公文名单上,也就会有他们的名字。”阮梁明道。

小二埋怨他:“是哥哥你说早些送回,早些送回,你舍不得瑛哥也不舍不得琬倌。父亲也说了,”

说到这里,外面传来老侯爷的说话声:“我怎么了?”带着一双孙子,靖远老侯走进来。

“什么要紧的话,老亲也不见。我看他身子未必支撑到明年。只怕是自家心里有数,强着来各家走走见见。再要紧的公事,今天可是过年。”

阮梁明闷闷的答应,却不动弹。

小二抱住两个孩子,问他们:“瑛哥琬倌,接你们回京,怪不怪我?”靖远老侯听着不成样子,问着儿子:“怪你什么?小袁这东西对得住我,说好五月里送拖到八月送还,带他们玩了车里,去了南疆,不容易了。”

瑛哥也灿然的笑:“二叔,不但不怪你,还要谢你带我和弟弟去见表叔,加寿姐姐在路上可疼我和琬倌了,这全是看着二叔的面子不是吗?”

琬倌也小脸儿陶陶然:“父亲,文章侯府家表姑母又下贴子请我和哥哥,一定还要我和哥哥去说遇上正经的话。梁山王府也约下接我和哥哥,说这个正月里要接好几回,单备席面给我和哥哥吃,只为听战哥的话。镇南王府也要接…。作什么要怪你呢?”

老侯也等着。

阮梁明苦笑:“父亲,方鸿今天回来了,原来他去了乌思藏,到了为文成公主修建的布达拉宫,”

靖远老侯脱口而出:“太子去了?”见两个儿子一起点头。靖远老侯想的和两个儿子先不一样,心情难耐的在房里走来走去:“大手笔!小袁这是大手笔!加寿想来也去了。以太子未婚妻子身份入藏……”

“太子妃,父亲,人家没这么多的词汇,张大学士直接写的是太子妃。”

老侯激动加深:“这么说小袁终于把这牛拧的夫子扳过来了?”很快,他怔在原地,对着两个孙子看去,没两三眼,也跟长子一样,把小二埋怨着。

“你呀你,你好生生的弄出京,交给小袁,又接他们做什么!你呀你,瑛哥琬倌没去成布达拉宫里转经,全是你害的!”

小二塌拉着脑袋沮丧满面。

阮瑛阮琬很懂事,弄懂以后,抱住小二手臂摇晃着,劝他不要难过:“我们吃了许多的好东西,已经足够。去年过年没有祖父没有大伯,只能看着胖队长有祖父,正经表弟有祖父。好孩子表妹没有家人,问她时,她小呢,不知道难过。今年我们在家里过,有祖父,有大伯,不去布达拉宫有什么。”

阮梁明兄弟捧场似的笑了笑,出门会亲戚。

……

“这是什么?”柳云若收到梁山王府送的小包裹,见包得严实,本能以为战哥送来解开就炸的火药。

王府的人说小王爷大远路送来,柳云若见他不知道,给了赏钱让他走,请母亲从亲戚中出来,拿给她看:“您不用担心了,战哥又把我想起来,不过依我看,是他又要说破烂流丢到处践踏,随手一捡才送给我的东西。”

柳夫人笑说胡说,亲手解开,母子们一起掩鼻子。柳云若开心了,边忍着怪味,边道:“母亲您看,我就说战哥不会打好主意,好东西他才不送呢。”

柳夫人看了又看,她不认得酥油,真以为萧战特意弄的膈应东西。让丫头拿出去,薰炉好香清理屋子。

她继续待亲戚,柳云若去看案头兰花。兰花又开好几朵,柳云若嗅了又嗅,自觉得这样能解气。小子说陆长荣来拜年,柳云若从兰花旁离开。

陆长荣进来,拜过年坐下奉茶,问道:“下午做什么呢?”柳云若听他的意思是出去走走,不想跟他去,回他道:“学着陪客,不然父母亲又骂我不长进。”

陆长荣笑容满面:“我父亲也这样骂我,但你我两家亲戚多在京里,原籍太远,不是有重要事情,轻易不去。平时就见的人,过年里郑重的再陪着,你难道不生厌烦?城头上下午就放烟火,约了道荣兄他们,去走走又有何妨?”

柳云若还是不想去,又怕他穷追不舍的邀请。实话实说:“下午虽没事情,晚上却要送亲戚回家。我们家年年过年喝过头的人没有一百也有一半。年下家家要用人,有时候早早把家人打发回去,我就得送送。长辈们喝的多了,更得到家里对祖母们说声歉意。去年我就帮着送叔伯哥哥们回家,你还遇到我几回,今年也是一样。下午不能离开,我养养精神。下一科,我也要下了,有功夫多理理书也是好的。”

陆长荣不再勉强,喝完这碗茶离开。

到了晚上,真的如柳云若所说,不是叔叔喝多,就是伯父喝多。他和家人们一趟一趟送人。有还在喝的走的晚,直到二更后,他骑着马又送一位堂兄。

仗着堂兄虽不住在附近,也没出几条街。柳云若又有功夫,只带一个小子。送到地方交给他的家人,主仆裹紧雪衣往家里回。出街口,一道黑影在墙头上一闪,主仆见到,都把马勒住。

跟的小子道:“小爷,有贼呢,我回家叫人手去。”

柳云若啐他:“等你叫来人手,贼早没了。”把马缰往他手里一丢,出来时带的有刀,轻拍一记:“我去看看。”但等他查看方位从另一条巷子里过去时,几个黑影跳出来,一棍把他打倒在地,随后一条布袋把他包起,几个人一抬,无声无息打开墙上一道门,把柳云若抬进去。

……

这里应该是后花园,晦暗的竹径,掩藏着出入的木门。幽幽的灯笼光在树后发出,像个鬼火一样,照出三间房屋。

到了这里,几个人推门进去。里面陈设简陋,不过有桌有几,也有蜡烛在桌上。

有一个人在烛下抬一抬下巴,打个寒噤:“这是你家的什么地方,要给人住呢,不应该这么寒酸,火盆也不生,真冷。”

这是个脸白白的少年。

另一个人回话:“你忘记了不曾,这是我祖父消夏的地方,当然冷。夏天住在这里都凉快。冬天是不住人的。”

他抬起面庞,是个姿容秀美的少年,看年纪,跟柳云若相差无几。他也觉得冷,又找出几根蜡烛点上,仿佛这就能暖和些。最后进来的个子最高的人好笑:“你是给柳云若取暖吗?”

他用脚尖虚点布袋:“把他丢在这里,咱们换个暖和地方说话。”这个是柳云若的熟人,几个时辰前还在他的房里用茶,陆长荣!

大家同意陆长荣的话,把所有蜡烛取走不说,走的时候故意不关门,让冷风吹在留在冷地的布袋上,他们离开这里,走出约半里路,有一间看雪的茅草屋,因为看雪用的,地下笼火,把这里上夜的人打发走,他们关上房门说话。

陆长荣先道:“你们怎么处置柳云若?”

秀美的少年冷冷道:“杀他肯定不行,他爹是刑部尚书。但我要毁了他的脸,这样加喜就是我的了!”

陆长荣对此没有话说,但第三个少年,脸白白的那个阴郁了眼神:“不是说好的,收拾了他,加喜归我!”

第四个少年天生嘴角往下,天生冷淡的意味,也开了口:“加喜归我!”

陆长荣急了:“先把柳云若处置了,把他和加喜的亲事搅散,你们再争也不迟。”

秀美少年挑起眉头:“什么叫不迟!就是现在办这事都晚了又晚!都是你陆长荣!我早就对你示意过,拖拖拉拉的你到今天才定下来帮忙!不然我早把这亲事弄掉。”

另外两个少年也有了生气的神气。

陆长荣摆手:“哎哎,我哪知道忠毅侯这么厉害,竟然把女儿太子妃身份定下来。今天我爹下朝说太子太子妃入藏,把我吓了一跳。但我总够兄弟吧,我听说太子储君身份这就算定下来,袁家加寿身份也稳固,我不是就来找你们,柳云若今晚的行踪,也是我打听出来。”

余下三个少年露出狠毒之色:“所以这门亲事不能落在柳家!他柳家还不够得意吗?是太子外戚还不知足,再有了加喜,别人还能站地儿吗!”

“看不惯柳云若那嚣张样子,嘴上说着不要,往宫里见加喜一次也不少。”

你一言我一语的看似厉害,其实他们却不严谨。窗外,柳云若支着耳朵听着,手轻轻抚摸头上挨棍的地方。

他对战经验丰富,一挨棍就往地上一倒,手就势按到刀上。不是他不立即拔刀,是这一棍力气足,又看到不止一个蒙面身影。就寻了个他当时直觉上认为最好的方式。

如果对方再打,柳云若就出刀。但下一步,布袋当头罩,这些人甚至没检查他真晕假晕。柳云若心想敢在京里出手,不是一般的人家。不如跟来看看是什么人敢大胆。陆长荣在冷屋子里说话时,柳云若就听出来。但他按压怒火,直到他们离开,悄悄跟到这里。

里面的人他已认出来,这是在哪里他也认出,他来做过客。再听里面商议怎么收拾他,划花脸还是让他不男人,就是为除掉他,他们中有人可以得到加喜,柳云若翻身跳起不打算再忍。

一手操刀,一脚把门踹开。带着风雪的身子把寒意尽数赶进,在几个人的惊骇之下,柳云若一字一句地道:“加喜是我的!你们死了心吧!”

------题外话------

抱抱仔的新会元,宝宝熊大五郎亲,感谢一路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