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怼亲家的梁山王/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于自身利益的需要,郡王们撇开陈留郡王,借着邀请梁山王而梁山王没有到的这公开集会,谈了谈一些“共同合作”。左右不过是分梁山王的兵权。但和梁山王相比,和太子殿下,他们还是晚上一步。

……

“当年十位国公都在的时候,是什么局面?”面对太子的问话,老国公有片刻陷入尘灰雾罩的回忆里,有一时金戈铁马的人群喧闹着在眼前走过。

他不过就一辈子,看不到以前几代,但他经历过的记忆深刻而鲜明,远远的推断到久远。

长叹一声,老国公道:“旧日的局面有众多支撑,总好过枝散叶乱。”

说过,敏锐而迅速的在和太子一起进来的张大学士、镇南老王面上掠过眸光,判断下太子来见他,问他这话的心情。

就在适才,他正在房中看雪景,想着明年要看就是京都的雪。听到太子要过来,换衣裳的钟点,老国公夫人也能联想到,求他不要乱说话:“梁山王府如今是亲戚。”老国公也一样的猜测,有些回话在他打算进京以后,数年在心里整理词语。他有把握自己不会说错,但还是要弄清太子殿下私自向自己问话的用意何在。

哪怕他是加寿的女婿呢?他又是以后的九五至尊。

谨慎的话里说着当年有许多支撑,这是事实。当年十大国公镇守重镇,为梁山王支应粮草的有八位国公。当年家家不愁军粮,也还没有后代纨绔孟浪败家等事情出来,算强而有力。

说如今枝散叶乱,也没有指责梁山王的意思。十位国公里早早倒下钱国公,温国公家起内乱,败在定边郡王福王乱中。余下八位国公,成国公、庄国公随定边造反,爵位已撤家产收回,人早没了。如今支应梁山王军粮的人算起来,另外两位不归梁山王,只有四家四公府。

辅国公、登国公、英国公和宣国公。

这里面辅国公府已改文职。如果太子能听得出来的话,应该为梁山王生怜悯。看看如果兵部粮草不及时的话,他想就地支个粮草,根本没几家可以用。

称得上是枝散叶乱。

在这样的话里,太子神情默默。老国公要是看在眼里,能看出太子没有借机问谁罪名的心。但老国公看的却是镇南王。

一瞬间,他心如明镜,知道太子殿下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此时此刻只是询问的心。

他带来张大学士,太子师可以为他把握方向尺度。他如果怀疑梁山王,犯不着带来镇南老王。

这是梁山老王的亲家,梁山王的岳父。而且镇南王世守京都,表面上看带兵没有区别,其实对边城外了解不多,不是能提中肯意见的人。

老国公暗想,太子让镇南老王也出现在这里,给自己威慑那肯定不是。如果想威慑自己,太子干脆不听自己说更好。应该,是让有经验有资历的镇南老王帮他拿主张。

就太子的问话来推测,会是恢复旧局面的主张吗?

八个国公倒下四个,另外四家不是更出彩?老国公犯得着为旧局面说话吗。其实不然,四家做原本八家的事情,辅国公、登国公、英国公和宣国公都有苦不堪言的地方。

原本八个人挑水给一家人吃,现在一家人没有变,挑水的变成四个人,老国公说“支撑”,说“枝散叶乱”,表达上淋漓尽致。

他再说下去的,是怎么是支撑,怎么是个枝散叶乱。太子听的很是认真。

……

当太子殿下拿得稳自己职责的时候,在梁山王没有进言,他来到这边陲重地,也会问上一问旧日和今天的对比。而梁山王慷慨激昂为国公府说了话,太子殿下理当一查到底。

这山河,这城池,以后全是殿下的。尽早修缮对殿下有百利而无一害。当然殿下经过两年多的游历,胆量也有增长,也办这事。

今天也是个好机会,岳父不在,老国公面前能有长谈的钟点。

……

袁家小镇,在风雪中一如往昔。加寿的铺子,也和以前没有改变。但后院的房内,坐的却不是袁训一家人,而只有两个。

上首大黑脸儿,暗盔甲,大眼瞪起如铜铃,是梁山王萧观。在他视线尽头的黑脸儿,紫色锦袍,瞪起眼睛也不小,是他的儿子萧战。

父子相看两瞪眼片刻,有一个人摸起茶碗时,眸光移开,一起吃茶。吃完了再瞪在一处,打了浆子似的胶着。

这不服输的劲头儿,过来个陌生人一看,也认得这是对父子。

依着萧战瞪上一天没问题,但他的爹舍不得。在第四碗茶下去,嘿嘿一乐:“战哥!好儿子!你的眼神也不差,随老子我,犀利!”

萧战撇嘴:“祖父听到不答应。”

他的爹一挥手:“他去逛这小镇了,真是的,又是风又是雪,开了春再逛也不迟!不过也好,战哥,好儿子!你只能对着老子,只能和老子说说话了!”

萧战漫不经心,浑然不当他爹是一回事的神情:“要说什么?说吧,我听着呢。”

“儿子嘞!”梁山王迈步到儿子身边坐下。

萧战双眼对天:“您坐对面我也听得见。您坐对面多有威严。我得必恭必敬的看着您。您坐我旁边,我这一斜眼,您喜欢吗?”

梁山王嘿嘿:“老子想跟你亲近,怎么办?你小子不亲老子,老子只能就你!我说儿子嘞!”

萧战斜眼神:“说吧。”

“你别走了吧!”梁山王殷殷切切。

萧战手按在茶碗上晃了晃,如果他的岳父在这里,能看出这动作有多危险。毕竟儿子摔老子一身茶水,哪怕伪装成无意,说出去也不是好听话。

但他的爹没反应,堆笑还在说服:“你看你,来了不是吗?来了就不要走了,回去多累,回去有几千里路呢。回去你孤零零的一个,没有爹陪你,你日子怎么过?可怜呐……”

萧战意识到他的老子不是一碗茶给堵住话,手从茶碗上离开,继续斜眼。他已表白过,父子这坐姿当儿子的只能斜睨。不然当爹的说话,当儿子的两眼翻天一样不对。

他得看着,就只能这模样。

打个哈哈,萧战严肃认真:“您在说什么呢!您这么说话,祖母知道吗?祖母答应吗?祖母听到会喜欢吗?”两个拳头攥起,在一起轻轻对撞,发出格格的脆声。脆声里自言自语:“几千里路呢,祖母要是气的跑来打您家法板子,我是劝还是不劝?几千里啊,祖母一路走来,披尘带霜,一路沙土,祖母让您气的…。”

“祖母不在这里,她不会知道。”梁山王继续在儿子耳边嗡嗡嗡。

萧战喃喃:“原来是背着祖母,不孝啊……”

“小子!”哗啦一身盔甲响,梁山王恼火万分,愤然起身怒道:“老子给你十份儿面子了!兜着点儿兜好喽!你是老子儿子,也长成这么大个子!你不留下来,还打算回京当纨绔名声好听吗!”

他的儿子慢悠悠起来,他爹起来了,他不能还坐着。把个斜斜的眼神送的近些,轻飘飘嗓音也就更近:“爹!您当年在京里当几年纨绔,几岁到的这里?”

“小混蛋,你全弄明白了吧,故意说的这话吧!”梁山王气结。

萧战慢慢腾腾:“我没特意的问,是祖母一定要我听,长者赐,不敢辞,我不能不听。听完为我爹打心里不平。”

梁山王不敢惊喜,半信半疑:“啊?你还有这份儿孝心?”

“我暗暗发誓,我爹过了十六岁才从军,我一定不能等到十六岁。好歹的,十二岁以前我就要来看看。”萧战咧嘴坏笑:“爹,如今是过年,我算十二岁,再过半年等我过了生日,我实在的十二周岁。为您雪耻,为您争光,为您长脸面……哎,”

往后面一跳,萧战比个势子准备再次架住他爹的巴掌:“您怎么打人呢?这般好的儿子,长脸面,雪耻…。”

梁山王吼一声:“老子捶散了你!你还长脸面,你雪的哪门子耻!老子有什么耻让你雪!”追过去提拳又打。

萧战灵活的躲开,在桌子椅子之间跑来跑去,边跑边道:“再打我不客气了,我还手了……”

“你还,你怎么不还!臭小子,你岳父不要你,带着他自家的儿子女儿去看地道,不带你!你再不跟爹亲,亲爹也不要你!”梁山王追在儿子后面不放。

萧战往桌子下面一钻出来,他的爹钻不进去,只能绕过去。萧战还是坏笑:“我跟来是防您的,我岳父带儿子女儿看地道,您好好的跑来,害得我只能陪您。不然,我也下去了。不过您放心,加福知道,就是我知道。但您是外人,您别费心思了,您不能看。”

梁山王大骂:“窝囊废,老子有什么要你防吗?老子的就是你的,你岳父敢说这话吗?他把你丢下来,你有气老子的能耐,怎么不去气他,去去去,给老子雪耻,给老子长脸面,把你岳父从地底下揪出来……”

萧战才不去,他在京里的时候,祖父带他看一些东西,也是不给加福看的。

带着他的爹在房里转得足够,一揭门帘子到了外面,梁山王追出去,父子们也不用雪衣,在大雪地里奔跑起来。

……

每人手中有一枝火把,下面映出袁训一家人。夫妻们在这里,儿子们在这里,加寿三姐妹在这里。

小六身边没有苏似玉,刚下来的时候还东张西望一下,寻找不到时,把父亲的话想起,这是一家人的秘密,重新去看地道。新奇感增大的时候,

小六在这个年里可以算八岁,是不是能理解夫妻同患难,都未必共秘密不得而知,不过他的父母亲开始这样打算。

前方是一处宽阔的地带,好似不小的厅堂。石壁在火把下闪动宝石般光泽,引起孩子们惊叹:“这里真大呀。”

袁训的身边走的是加寿,但在这里他对加福看去,笑容可掬道:“福姐儿,你出生在这里。”

加福顿时活泼了:“是吗?”四面似乎生出亲切感,加福站到中间地带品味在空荡里:“我竟然生在这里?”

袁训带着加寿走到她身边:“姐妹三个全是生在边城,但只有加福生在大同。”不爱炫耀的加福难免翘一翘鼻子。

袁训再对家人招招手,一家人围成一个圈,袁训轻声而有力的介绍起来:“别人都知道咱们家有地道,但是有一点只有自家人才知道。这地道看似只有那几个出口,其实在出不去的时候,改变中枢石,就变成新的通道。出虽出不去,但粮食足够停留一年却不成问题。”

袁训微微叹气:“这是咱们家最后的根本,是曾外祖父当年一片苦心为祖母设计而成。舅祖父知道,舅祖父一家却无人知道。而今告诉你们,你们起个誓吧。算上加喜以后是七个房头,以后每房只许有一个人知道。知道的人一多,就不存在秘密。传子不传女的话不用提,但一代传一代,必须是看了又看的孩子。”

孩子们都是举一反三的脑袋,听出语病不小,执瑜执璞看加寿,觉得原因在大姐身上。就是加寿也以为原因在自己身上,加福还是笑眯眯。

当父亲的又道:“不用乱看了,是父亲违背外祖父的话,本来只能告诉一个人。就是你母亲当年用过这地道也不能知道。但是不告诉加寿也就罢了,加寿以后不会再回到这里。执瑜执璞你们是一双长子,为父我挑不出来先后。还有战哥,按祖训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不是袁家子孙不能到这里。但战哥是我们家里长大,是我们家的孩子。我不能告诉他,却不能忍心让他以后少一条退路。所以叫上加福,加寿二妹自然过来。”

执瑜执璞无话可说。当下大家发了誓,一起去看中枢之地。

……

不知小弟看完了没有?陈留郡王不时闪过这想法。在他的面前,“哈哈哈哈……”阵阵笑声从孩子们那堆里出来。

这是火炕温暖的土屋,从外面看简陋到极点,泥墙带着没有糊平的凸凹。四面是草场,却不是宝珠当年买天豹家的那个。天豹家离得远,这个草场离袁家小镇近。是邵氏张氏和方氏母女后来自己开掘出来。

袁训一行去看地道,那离不开舅舅和加寿姐姐的胖孩子可怎么办?陈留郡王暂充保姆,带着他们在这里做客。

不想袁训的时候,陈留郡王就看孩子们。在郡王的丰富阅历里,没有和小孩子打交道的经验。他自己的孩子都是不回家中看不到,曾见到袁训抱着加寿不松手,就把他一顿训斥。在今天,他认真打量一回这些小孩子们,看着新奇。

在郡王戎马的日子里,他给孩子们带去好的家世,他的孩子们给他以恭敬。像萧战元皓这种除去自家大人别人都不认的孩子,郡王见过许多。但吸引他多看几眼的,只有胖元皓,原因无二,胖元皓太伶俐不过,他知道让舅舅和加寿姐姐撇下,就故意的寻衅。谁看着他,他就跟谁别扭。

脱了鞋坐在炕上,手里捧着小碗吃东西也没堵住他的嘴。吃上一口,就道:“瘦孩子瘦孩子。”

韩正经已上他好几回当,小脸儿板一板:“食不语。”

元皓就不说话,但站到炕边上,弯腰弓膝盖,双手甩动,看样子准备跳。

小黑子在屋角嘿嘿,得到小王爷吩咐的他原地不动。

陈留郡王明知道这胖小子又生事,但不得不说:“哎哎,不许跳!”

元皓得了意,对他昂着脑袋:“瘦孩子说食不语!你却来说话。”这就占了上风是不是?得胜将军似的回去坐下,吃他的东西。

韩正经急了:“我说的是你,”

元皓对陈留郡王瞄瞄。

韩正经气呼呼:“我说,我说的是你胖孩子,不是郡王。”

元皓对陈留郡王一个鬼脸儿:“他说,他说的是你郡王,不是胖孩子。”

好孩子先吃完,推开小碗,对不好的表哥噘嘴:“不要理他,理他事情可多了。”

陈留郡王啼笑皆非地看着镇南王世子又对自己扭过胖脑袋,原样学话:“好孩子说,不要理你,理你事情可多了。”

郡王不拿出威风,只怕一路吃瘪到送还小弟。陈留郡王对跟来在一边看热闹的萧衍勇动动眼色。

萧衍勇带笑站起来,走到炕前,喝上一声扎个马步,双拳左出右回,右出左回,打得虚空有声,自己都满意,对胖孩子坏坏一笑,把拳头晃晃。在不说话的时候,一般这意思的理解普遍是不听话就揍你。

可他面对的是胖孩子,没事儿常欺负战表哥,把胖拳头晃到战表哥面前的这位。胖孩子站在炕上,也扎个马步出来。

陈留郡王点一点头,调侃他道:“你小子扎的不错,几岁学功夫能有这稳重劲儿?”

胖孩子不理他,胖拳头一左一右打出来。他没有虚空有声的力,但嘴里配上:“嘿嗬吓吓!”

打完了,歪脑袋在萧衍勇和陈留郡王面上扫来扫去,扫的不怀好意。

萧衍勇大乐:“敢情你长大了,拿嘴打拳?”

胖孩子傲气十足:“我长大了,拿西山的兵打你。”眼神在陈留郡王脸上再扫一记。

萧衍勇逗他:“你不会打拳怎么带西山的兵,就你这拳,哈哈,这是什么拳?”

胖孩子急急忙忙回答,看那激动劲儿早就话到嘴边,就等这一问。笑出小虎牙和小豁牙:“大力丸拳,走江湖卖大力丸打的拳,跟你的拳一样,有声音。”

萧衍勇垮了脸儿,胖元皓春风得意回去坐下。好孩子对他白眼儿,他也白眼儿回去。韩正经一本正经看着他,他黑着小脸儿还。看样子没吃到亏。

……

袁训推开房门进来,见到一大一小对峙。

陈留郡王抱臂,眼神挑衅。元皓站到桌子上,这样站个头儿弱的不多,他的奶妈扶着桌子,他抱胖手臂,眼神挑衅。

见到袁训,胖元皓先告状:“舅舅,他欺负我!”

陈留郡王没好气:“你一直欺负我!镇南王有多刁钻,能生出这样刁钻的儿子?”

袁训抱起元皓忍俊不禁,这哪里是镇南王的刁钻,这是长公主的家传才是。

……

初七的晚上,柳夫人打发丫头告诉柳云若的奶妈:“给小爷备进宫的衣裳。”柳云若见到没有说话。早一年他就不说,说了也没用。而今天呢,他是不想说。

一早装扮好来见母亲,柳夫人照例把他说上几句,又送去书房去柳至:“骂几句吧,省得在宫里不省心。”柳至对儿子面上一觑,柳云若感觉出父亲的眼光意味不明,本能的避让开来,再才想到应该是自己心里虚。

他不信凌离会把初一晚上的事情告诉家人,就是他告诉家人,凌洲叔父这个年没回京,也没有人对父亲说。所以只能是自己多心。

柳至不是回回都骂他,只说一句:“大了,该懂事了。”这话说过不止一回,柳云若没有一次有今天听的触目惊心。

初一晚上凌离等人的话又到他耳边,那句句点明你柳云若投个好胎才能有加喜,你不体恤家人是不孝,不为全家和袁家能关系圆满想想是不仁,不为娘娘着想是不忠,有不孝有不仁有不忠,义字还用提吗?

柳云若唯唯诺诺答应着,跟他以前答应的表情一样,但心情不再相同。

出门去,他可以骑马,但母亲让他坐车。抓住这点儿空,柳夫人是把儿子再交待一遍,而柳云若借这个可以母子对话的空间,装着不经意的问道:“怎么今天又去见加喜,是接加喜过十五吗?”

头一句,柳夫人要啐。听到第二句,柳夫人怔一怔,但她想不到儿子变了心思,那一口还是啐出来,骂道:“你担心了是不是?接加喜过年不是应该的?说起来,没接成,还是怪你。让你说着了,等下太后喜欢,我就提出来。”

柳云若挨了一啐,但心里高兴。因为这表示母亲也没看出来。现在让他说出心情不同,那多难为情。柳云若竭力回想他以前的形容,撇一撇嘴:“您要提就提呗,作什么还等太后喜欢才提。”

柳夫人还是当儿子是以前的拧劲人,误会地骂道:“你巴不得我在太后面前多碰钉子,这样就可以不接加喜,你想得美!”

“我倒不是这样想,我是觉得母亲平时就空口说白话来着。”

柳云若说完,脑袋上挨一巴掌。他揉着头,听到母亲又骂:“胡扯,我怎么空口说白话来着?”

“您天天说接加喜,说的人耳朵生茧子,跟多坚持似的。但见到太后呢,还要论个喜欢不喜欢。我看这两年都烦了,天天说接加喜多么要紧,既然要紧,太后爱听也提,不爱听也提。母亲的志气,原来只在家里。只会打我。”柳云若不服气的回,依然还是他那梗梗的小模样。

但是他再梗着不变,话里的意思却大不相同。换成以前,他深怕接加喜,才不会说这种会刺激到柳夫人,激动她心思的话。

柳夫人又给他一巴掌,寻思下说的有理。没听出儿子弄鬼,接下来的路程里,她不再念叨儿子,默默的想着,是啊,要紧的事儿,太后不爱听也要提。兴许提多了,太后听成习惯,就变得爱听。

抱着这心思到宫门下车,再到太后面前,柳夫人话也理的通顺。上前行礼,陪着笑和太后慢慢说起来。

柳云若先退下来,倒不用怎么费事寻加喜,殿中原本就有的地毯上,另铺上大锦垫,多喜、加喜、增喜添喜全在这里。

加喜穿着粉红宫衣锦袄,娇黄色的长裤,在一堆布偶中爬来滚去。这是哥哥姐姐在路上给她买的,有许多哥哥姐姐,就有许多只布偶。多喜也有,增喜添喜都有买了送来,大家堆在一处,拖着玩推着玩坐上面玩。

柳家时常的来看望,加喜认得柳云若。见他过来,把一个布老虎拽过来:“给。”这个字很清晰。

柳云若借机张开手臂:“让我抱抱。”加喜是没有意见,她今年四月里过三周岁生日,还没有到。滴着口水笑靥如花要过来,另外的人把柳云若拦住。

奶妈难以掩饰自己的吃惊,因为柳家小爷以前来时,面上虚伪一看便知。更别提从没有说过抱加喜姑娘。

奶妈担心地劝退:“小爷不抱吧,您刚从外面进来,衣裳冷手也冷。”另一个奶妈抱起加喜姑娘,哄着她重回布偶堆里玩耍。

柳云若闹个大红脸儿,意识到这里的人都知道自己不喜欢这亲事,讪讪的起了尴尬。

他的手臂虽放下去,但一直注意他一举一动的太后已看在眼里,太后也惊的眼睛一亮,是没有想到。她这个表情带的柳夫人迅速看一眼,还以为自己儿子又生了事情,但一看之下儿子张着手臂,而加喜让奶妈带开。柳夫人倒不会就此和奶妈生气,而是有扬眉吐气之感,对太后讨好的道:“您看,云若盼着接小妹妹,在家里盼的很呢。”

太后知道自己失态,哼上一声把眼光收回。太后生气袁训背着自己定亲事,但这亲事不能更改以后,她从没有一杆子打死柳云若,把他看的不能改变。

就身边的人看一看,醍醐灌顶或受到启发而更改的人多不胜数,前有古人,后继续有来者。何况是九岁时定亲,在九岁的年纪拧着,今年不过十二周岁的柳云若。

本朝的文章侯,荒唐到三十岁左右,不是也转过来。浪子回头金不换,这句话不见得是空穴来风,当时说不好有个事实依据,因此出来这句古语。

这世上有多少人是生下来一路光明,一路明理,一路顺风?这种人会有,但遇事而改,再遇事而改的人占相当一部分。

廉颇负荆能请罪,当时他已是大将军。正因为是大将军,居功自傲,不服蔺相如。当时,他已是大人。

周处知错除三害,有一害就是他自己。当时周处上山射虎,入水博蛟,应该比柳云若年长。

楚庄王在位三年没有作为,大臣进言:“有一只鸟三年不飞不鸣,不知是什么原因?”楚庄王回答:“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后遂成春秋五霸之一。

这是个成年人,扭过自己在三年里的行为和性子。

他们都拥有成年人的性子。都知道让大人修正,比孩子更难。因为大人性格算定下来,大多自认为确定下来自己的观点,遇事习惯性由这个观点发出。

跟他们相比,柳云若还小。谁把这么小的孩子看成一杆子到底,怎么能说正确?

太后在生完气后,盘算一下柳云若家世好,生得好,参与夜巡可见不笨。除了不懂事拧着以外,性情不暴躁,没有怪癖性。她还是接受的。慢慢等着,也就在今天等到,也就难掩惊奇。

但再惊奇,太后自有主张。还是拒绝柳夫人。柳夫人母子并不过多失望,太后并不容易说动。尽力的坐上一会儿告辞。

走的时候,柳云若对加喜摆摆手,加喜笑眯眯也摆摆小手。出宫门上车,柳夫人对儿子还是没生出惊奇,没看出他变了样,和以前一样,拿他再训几句:“总算你懂些事儿,以后回回如此才好!”

柳云若垂下头,老实听话模样。在他心里暗暗地道,加喜是我的!

…。

出十五以前,项城郡王暗暗着急。他想见袁训,把郡王们商议的话告诉他。这算不算郡王的内奸?这不稀奇。项城郡王就打算对这“舅爷”买个好。

但和郡王们主动进见太子担心梁山王疑心一样,项城郡王主动去找袁训,梁山王就住在袁家,他爹他儿子也看得到,项城郡王得寻机会。

太子会主动见郡王们,单独做个抚慰。袁训不会主动见项城郡王。这一位就等啊等,终于等到的时候,是奉梁山王护送太子一行不知去哪里的路上。

随同去的,各郡王世子人人有份。大家蒙在鼓里东猜西猜去哪里,项城郡王却暗暗欢喜。虽然在路上大家扎营在一起,但有个说话的机会倒比在大同不管怎么看也是刻意拜访简单的多。

他走进袁训帐篷的时候,袁训愣上一下。项城郡王简略地说了说,袁训皱眉头,倒没有怀疑项城郡王为什么来报信。身为兵部尚书,他也应该有这种消息。谢过项城郡王。

这个时候,靖和世子和张豪站在一起。树林后面小溪流边上,两个人都来饮马那架势,其实水面冰凝,没有马下嘴的地方。

但马挡住人,话也能挡住三两声。

世子飞快地道:“他们要对梁山王下手,把他历年飞扬跋扈的事情整理好些呈给太子。”

张豪摇一摇头:“您别掺和!”

靖和世子用力点头。

“郡王在世的时候,我听他说过,当年梁山老王爷初到军中,也是不受待见。与赫舍德一战,郡王们都不答应。但老王执意要战,往京里跑死好些快马,磨破嘴皮子揽下来。结果赢了,他在军中战稳脚跟。谈到这一段的时候,郡王叹气说当主帅的人,有远见就行。倒不必争一时的长短和性情好坏。”张豪竭力回想靖和郡王当年就梁山王府说过的话,一一说给靖和世子听。

靖和世子想到什么,面有惊骇脱口而出:“那咱们现在是去哪里?离开大同已有段距离。”

张豪在出来以前,陈留郡王去哪里,他就去哪里,还没有想过这一行的起因。让靖和世子这样一提醒,张豪也琢磨上了:“是啊?虽然王爷还年青,但这几年里他的行事,乖张归乖张,却不出无用之兵。奉着太子,大军出动,他有什么打算呢?”

眼神里闪动着,与靖和世子的碰在一起。

靖和世子激动了:“张叔,这一回我先看出来了,我会有功劳吧。要是有个救太子的功劳……”

张豪赶紧打断他:“您想得太歪,千万别这样想。抱这样心思一不小心就弄成陷害太子。我记得郡王在的时候,曾说过与贵人打交道,宁无可功,不可有过。您不能打这样主意……”语声渐渐小下去,神情恍然,世子叫自己什么…。

这一声是靖和世子小时候对他的称呼,让张豪回神。看看四下里还没有别人,但他已不是靖和家的人突兀的在脑海里打着转。

张豪能做的,就是把靖和世子再交待几句,让他不要跟着郡王们太粘乎,毕竟他不是王爵,势力上弱了不少,这些郡王们几十年互相之间没有好过,平白怎么肯照顾别人家的世子?

两个人分手,一前一后回营地。校场上遇到袁家的执瑜执璞,执璞在骑射,执瑜摆弄马鞍。

张豪乐呵呵过去问候:“世子爷,马鞍怎么了?”

执瑜指给他看:“这里紧了,解一下,又松。”

“我来看看。”张豪蹲下来收拾起来。没几下弄好,张豪又对执瑜解释到他清楚。执瑜上马射了一会儿,到场边呆着的表哥萧衍志身边夸赞:“张将军真能耐,我记得姑丈家身边以前没这个人?从京里出来的那一年,就知道到山西来见姑丈,特意往姑母面前问了得力的家人,来到好代姑母打赏。可没有他。”

萧衍志好笑:“瑜哥,他是你的人,是舅舅的人。”

袁执瑜以为他开玩笑,笑着接话:“成啊,把他送我吧,自从上路,他跟前跟后,我还以为是姑丈让他照顾我,我倒觉得贴心。”

看出他不相信,萧衍志对自己的亲兵笑道:“把张将军叫过来。”张豪就在校场边上,对面站着,一招手就过来。萧衍志当着执瑜的面问他:“张将军我来问你,我是你家世子,还是我表弟是的?”

执瑜觉得愈发的有趣,笑容满面道:“是啊是啊,我们谁是?”又让刚骑射下来的执璞来看热闹。

当着萧衍志的面,张豪毫不退缩,眼神放到胖兄弟面上,恭敬地道:“自然瑜世子是我的世子。”萧衍志放声大笑,对着这个挂在他家帐下却公开表示眼里没有他的话,好一阵得意上来,对表弟们得瑟:“看,我赢了!给我点东西,不然过不去。”

执瑜执璞睁大乌黑的眼睛,在表哥面上瞅瞅,又瞅瞅张豪将军,虽然还不明白原因,但咧开嘴儿乐了:“好啊,既然是我家的人,走的时候我带上。”

张豪欠欠身子:“小爷,我只会打仗,当不来宅门里的跟随。我还是留在这里,郡王肯给我一席之地,也是看着侯爷的面上。”

这是张豪头一回当众承认他让靖和世子抛弃以后,认的新主人是袁训。萧衍志的亲兵也惊呆住。

执瑜执璞接下来说不玩,急急忙忙去找爹爹问内幕。亲兵们送萧衍志回帐篷后,三三两两的有了私议。

“原来他相中的是舅爷?”

“难怪郡王对他宽容的很,那一年你还记得的,咱们战四国,他临时离开郡王跑开救了旧主人,当时愤怒他,认为他是内奸的将军们不少,要郡王打他军棍,郡王听也不听。”

“看不懂,反正我知道郡王没有错就行了。”

…。

“爹爹,”执瑜执璞跑进来。他们满头大汗抱着弓箭,让袁训微微一笑。儿子们这点天性随父亲,当父亲的这点爱战天性随外祖父。但振去的是袁父病弱的阴影。袁训露出满意的神色,温和地道:“又去校场了?”

“去了,难得有这半天歇息的空儿,不玩可怎么行?爹爹,你猜我和璞哥听到什么古记儿?”执瑜放下弓箭,凑到父亲身边。

执璞凑到另一边。

袁训抚着两个人肩头:“这可怎么猜?这里古记可多了去。”见两个儿子眼睛亮晶晶不说,他随意地猜着:“听了姑丈的打仗故事?”

胖兄弟摇头。

“听了王爷打仗的故事?”

胖兄弟摇头。

袁训笑一笑:“那就是你们两个调皮捣蛋的,打听我以前的事情?”

“也不是。”胖兄弟再次摇头,执瑜忍不住,道:“遇到跟姑丈的张豪将军,他当着志表哥的面,说我才是他的世子,也认二弟。志表哥不生气,反而问我们要彩头。”

袁训哦上一声,并没有过多的奇怪。两个儿子等着听,磨着他说。袁训略一踌躇,捡能说的说上几句:“这是旧事,我为他引见过太子殿下。姑丈知道他素有忠心,所以在他受难的时候收留他。”

又问道:“他说这话的时候,靖和世子在吗?”

执瑜执璞道:“在啊,就在附近。爹爹,靖和世子把他撵出来,跟您有关吗?”

袁训失笑:“这位世子他自己瞎想乱想,与为父有什么关系?”

“那,”执瑜有了认真:“张将军会是假忠心吗?”

“不会。”袁训想也不用想就回答儿子:“什么叫忠心,种地时只认地,种花时只认花。种过地,去种花,眼里还只认地,那叫假忠心。话说到这里,补上两句,虽然你们并不愚顿。防人之心永远不可无。但要说张将军,他跟靖和郡王的时候,忠心于他。如今不跟他,真忠心的人不会再有他家。”

和蔼的问儿子:“听得懂吗?你们不会是那听不懂的人。”

“听得懂听得懂。”执瑜执璞争着说着。

“报!”外面有人回话。袁训命进来,小子进来回话:“张豪将军候见。”

袁训让他进来,张豪紧张而又激动,能看得出来腿都是僵的:“侯爷,这段日子里,郡王命我来服侍世子。这是我的福分。”

闻言,执瑜展开大大的笑脸儿。袁训让儿子们带张豪出去,没过多久,陈留郡王踱步进来,一揭帘子就讽刺:“小弟,我哪里不如你?张将军心心念念的心眼儿里就只有你。”

袁训摆个得瑟模样:“高下出来了吧?姐丈,别看您是名将,兄弟我也不差,我收伏人还行吧?”

陈留郡王把他一通嘲笑:“这是靖和郡王落难的时候你得势,让你捡了便宜走。知道靖和世子现在有多后悔吗?见到张将军就差唉声叹气,有几回落我眼里,我都想揍他!”

“帮我打一拳,出出我心里的气。”袁训也没有半点同情心:“就为送我一件珠宝,这小子把忠心老家人往死里收拾,要不是姐丈你手脚快收下他,”

陈留郡王摆出等待夸奖的模样,春风满意的道:“怎么样?”

袁训挑起眉头:“这便宜就让我那好亲家捡走了。”陈留郡王没让夸成,也哈哈大笑:“你也知道你的亲家天天等着捡漏,小弟听我对你说,这不成器的两个世子,遇到你的曹操亲家哪能是对手?他没抢成张将军,转身就把东安世子的老家人挑拨,没出半年,有几个到他帐下…。”

袁训对他坏坏地笑:“姐丈,你说话酸酸的,让我猜一猜,你挑拨晚了?这是一肚子气在心里?”

陈留郡王悻悻然:“因为是你亲家,我让着他……。”话说到这里,外面小子回话:“王爷驾到!”

袁训和陈留郡王互相道:“曹操来了!”

…。

“哈哈哈哈,我的亲家在哪里,我的小…。小弟弟你在哪里…。”梁山王大摇大摆走进来。

袁训冷笑:“你儿子马上就到,你再乱叫我,等下又演父子对打给我们看不成?”

“全是你害的全是你害的,全是我送你好女婿害的!”梁山王一跳过来,手指住袁训鼻子。

陈留郡王悠悠闲闲:“小弟,当年这亲事是怎么定的来着?”

“滚!我和他说话,没你插话的份儿!”梁山王又一蹦到了陈留郡王面前,手指原姿势纹风不动,顺理成章的到了陈留郡王面上。

陈留郡王大笑:“原来你是寻我晦气的,走走,校场上战几百回合!”

梁山王瞪他一眼,吼道:“不要你提醒!”再一跳又回去,跟个蚱蜢似的回到袁训面前,下面的话是他近来屡屡的来意。

“把我儿子留给我!不许带回京去!”

袁训翻眼:“真真奇怪,你儿子找我说什么!”

“你女儿系着我儿子呢!全军的人都看出来,全大同的人都看出来!一阵风也看出来,一片雪也看见了!别想抵赖!把我儿子留下来!”萧观咆哮。

关安和守帐篷的小子齐齐叹声气,又开始了!收拾不下小王爷,王爷能做的就是成天寻亲家事情。

……

卫戒公子自从对柳云若下手,让柳云若发觉,心里成天转悠怎么收拾他。已经撕破脸,后下手的应该是遭殃的那个。

他无心往亲戚家里拜年,但因为依附长陵侯府,他又是家中唯一男孙,长陵侯府不得不去。

到了地方,祖母和南城大长公主说话,果然,他没有躲过去的,让长陵侯世子随意问上几句:“最近和云若在做什么?”方鸿记得卫戒和柳云若一起夜巡。

卫戒打个寒噤,支支吾吾:“呃,过年他在家不出来,最近少见他。”方鸿没放心上,又去和卫戒的父亲说话。

长陵侯府也有孩子,但卫戒听过问话以后,已没有心思和兄弟们说笑。装着看雪景,走到廊下站着发呆。

大年初一方鸿等回京复命以后,卫戒等心如火焚。都说忠毅侯为女儿谋划的不错,太子在皇上心中地位也涨,又说他很快就会回京。

这等于给卫戒等人天天敲警钟。哪怕卫戒年纪小,又不懂情意,也大约明白忠毅侯回京以前,不把柳云若名声搞糟的话,加喜亲事还是柳家的。

他把新防备的凌离等不再防备,当务之急是先收拾柳云若,比防备凌离等再要紧。

怎么办呢,该怎么办呢?卫戒想不出招,把自己憋出一头一脸的青时,见到这府里几个管事乱跑。

卫戒吓了一跳:“出了什么事?”奔回到房里听消息。

管事的回话满面喜色:“沈家的小姑奶奶回来了,老太太打发人来,请长公主过去相聚。老太太说,冰天雪地的,本该让小姑奶奶来见长公主,但小姑奶奶刚进京,鞍马劳顿,所以请长公主先过去,正好一家人吃个团圆饭,明天再让小姑奶奶来拜年。”

南城大长公主笑顾儿子:“不知你表弟也回来没有?”方鸿笑道:“去看看再说。”

卫戒一家见大长公主喜欢,还没有听出来这是哪位,也凑趣的说远路回来的,老太太也喜欢,去见见,改天也请过府吃年酒。没出正月里,就还算年酒。

卫家老太太和大长公主同车,心疼孙子带在身边。去的路上,大长公主解释:“你猜是哪位姑奶奶?您见过的。她出嫁到京里沈家,原兵部侍郎沈大人是她的公公。”

卫老太太恍然大悟:“莫不是在娘家称呼你为舅母,深得府上老太太喜爱的那一位?”

“就是她。她的亲事是亲上加亲,渭哥本就是她的表哥。她打小儿就喜欢渭哥这个表哥,长大自然嫁他。生下一个儿子叫麟哥儿。”大长公主对卫戒看一看:“和戒哥差不多年纪的人,戒哥你记不记得?”

沈沐麟走的时候年纪小,他能记住岳父和小古怪是印象深,卫戒哪里记得他,胡乱摇摇头。

但见到南城大长公主喜出望外,卫戒认为麟哥儿是应该亲近的人,打起精神打算好好结交与他。

来到方家,见到一片大宅院。子孙中除去长陵侯娶了公主分出去,别的人除非拿得出手的原因以外,都住在一起。老太太亦是京中高寿的人之一。

长公主进去的时候,满头银发的她抱着小沈夫人正在大哭:“总算把你盼回来再见一面,明天我就没了也是安心的。”

旁边站满一地的人,有儿子有孙子有孙女儿有媳妇孙子媳妇,劝出一车的话老太太不听。小沈夫人一句话,方老太太就不再说。

小沈夫人搂着她撒娇:“祖母,看您说话!我还指望您好好招待加禄,您怎么能这样乱说呢?”

方老太太顿时止泪有了惊喜:“是真的吗?麟哥儿和加禄好了?”小沈夫人笑道:“好了早就好了,我不是写信回来了,也怪我,只写一封,不过我还得再等等,所以只写一封。如今听说就要回来,我得先回来交待您,曾孙媳妇进门,您可好好对她。旧年里我离京那年,我看过的好东西,都守的好吧?”

方老太太一迭连声:“在在在,在呢,一件也没人诓了去。”

小沈夫人笑盈盈:“那就好,全给加禄吧,到时候可别丢下一件。”

她们只顾自己说话,年长的人还能接受,小沈夫人的表兄弟表姐妹和表嫂们也早有习惯。曾孙媳妇有了几个,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

卫戒就更糊涂,见方鸿和一个俊美青年有说有笑,就更想打听明白这是方家的什么人。方家他有认识的少年,使个眼色约出门外,小声问他这回来的是哪门子姑奶奶?

方少爷年纪不大,小沈夫人这姑母走的时候他也没记事,也一样纳闷:“我只知道是麟哥儿的父母亲,老祖母这样的疼,我却不知道。”

“哪个麟哥儿?”卫戒索性问到底。

方少爷压低嗓音笑:“麟哥儿你都不知道?我们家的大红人儿。定亲禄二爷的那个。你这些年,就没听说过?”

卫戒想了起来失声道:“真有这事?恍然总听说,但问时你家又没人肯说。”

“你刚来以前,我听的差不多。原来麟哥儿小时候和禄二爷不好,我这位天上掉下来的姑母得意的说,全仗着她们夫妻出了京,把两个人分开,长到懂事再见面,现在已是相敬如宾。”方少爷啧嘴:“我知道了,难怪老祖母疼这位姑母,原因在这里,他家定下袁家亲不是吗?”

卫戒心头一疼,说他现在有多喜欢加喜,他疼,肯定不是。说他再不把柳云若拿下来,后患无穷的疼还差不多。

两个人重回房中,把老祖母和小沈夫人的话听完,卫戒就更不痛快。怎么定下袁家亲事的人都这种德性,跟吃了龙肉凤凰肉是的,身价从此上涨那种。

听听她说的话。

“老祖母,这个碗儿好,留给加禄。”

“老祖母,你的玉枕好,留给加禄。”

“老祖母,您出嫁的时候有一件好绣活,这些年放的好吧,给加禄。”

当着一大家子的人,她就要起东西来。卫戒瞄瞄,年青的小媳妇不悦的有好几个。

这就是袁家亲事好!回到家中,卫戒忙活起来。约凌离,约茅都,约陆长荣过来。

……

陆长荣胆子不足,嫉妒的时候坏事也敢做,但揭开了他有怯色。他来的最晚,抱怨最多:“找我做什么?我伤还没养好。难怪别人说柳云若功夫好,下手太狠了。我看了几个医生都说没外伤没内伤的,但肚成天的痛,药吃了一堆,昨天刚好,你找我,我也不能出力。”

茅都也皱眉有牢骚:“卫戒,你就没好主意!说好的,这事情背着干!打他一顿让他看不出来。现在弄成这局面,我对家里都没法交待。十二那天去柳家吃酒,我不肯去。我父亲问我半天。他要知道我干出这样事情,我可怎么办?”

凌离老神在在,冷傲对天。

卫戒咬牙:“别抱怨了,我听到可靠消息!忠毅侯很快就回京!”他脑海里浮现出小沈夫人的话,先把东西安排好,难道不是袁家很快回来。

茅都有些急,陆长荣也闭上嘴,凌离依然如故。

“你有什么主张?”陆长荣和茅都齐声问。

卫戒闪过阴狠:“不管动什么样的手段,在袁家回京以前,柳云若必须完蛋!”他语声中有了威胁:“想想吧,等柳云若正式定下亲事,他还不慢慢收拾咱们吗?”

现在已经不是完全羡慕袁家的亲事,而是要绝柳云若报复的后患。茅都和陆长荣听得出来,面上也闪过阴厉之色。

凌离忽然问道:“成事了,加喜是谁的?”

卫戒早就想好,跺脚道:“谁出力多,就是谁的!”

……

针对加喜亲事的策划,袁训没有想过。由萧观中军带路,他奉着舅父带着孩子们,每天重点对付的还是王爷。

这是从正月里往二月里走,越走,天气越暖。草原空旷,风还是冷的。但有些地方青草茸生,点点新绿掬不到一捧,远远看上去雪中带绿,一点绿玉凝白皑,让人赏心悦目。

老国公也有疑惑:“咱们这是去哪儿?”也怀疑梁山王刻意让太子打上一仗。

袁训笑笑:“舅父,有您在,去哪里都行。”说得还不能骑马,在车上坐着的老国公笑逐颜开,没有多问下去。

行军不急促,孩子们骑马从容而行。胖元皓虎头虎脑骑在小马上,每每和陈留郡王不经意的遇上,就把腰杆儿挺起,把脑袋往上耸。

行路太闷,过来找袁训说笑的陈留郡王见到,就把身子也一耸,不管怎么看也比元皓高。元皓就扮鬼脸儿给他看。

“这小子,是你撇下他,又不是我带他离开你,那天收拾我还不算,这是又耍哪一招?”陈留郡王其实并不烦小世子,但这是话题,对袁训怨言多多。

这一天终于到地方。

前方出现地平线上那道矗立,还不算高,也不完整,但经冬的凝冰还在上面,巍峨而又寒峻。

几位郡王傻了眼,都有不妙之感。项城郡王却暗暗好笑,这下子黑状告的不起作用。原来梁山王背后又有这个功绩。

他眯起眼看得也很认真……

------题外话------

仔仔细的整了整这个关系,在太上皇时期,是南城长公主。换成新皇帝,为大长公主。长陵侯的妻子,礼部尚书方鸿的母亲。方鸿和梁山王是表亲兄弟。没看出错误。有不对的地方再改吧。把钟南女儿名字由钟芳仪,改成钟芳容。后来想起多喜欢是明仪郡主。避开一件是一件。

错字再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