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四章,皇帝的烦闷/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老国公夫人,太后没有过多芥蒂。对于流传中袁国舅的死,她不可能放过。她接袁训母子的前后调查的清楚,闻听是诅咒,太后没多放心上。六宫之中太多的诅咒,如果诅咒能得到一切,太后早就诅咒家里的贫穷和让袁国舅胎里受惊的人。身为姐姐她最清楚,袁国舅是在娘胎就受惊,生下来有不足之症,幼年看过所有看得起的医生,贺家也去过,都说未必长寿。

老国公夫人或许是诅咒过,但袁国舅的死一定与她无关。

从太后的角度,看到的是没有老国公夫人这个坏心人,袁夫人就没有和袁国舅相遇的机会。太后再飞黄腾达,也没有见到侄子和侄女的可能。

曾看出袁夫人母子都不愿意提到老国公夫人,就太后判断,是夫妻不和导致老国公父子几乎反目,出于心疼老国公,袁训对老国公夫人素怀不屑。

太后就事先问过袁夫人,征求她的同意,赏赐老国公夫人宫衣珠花,给小十金花锦袍。怕老国公夫人生出骄傲之心,在今天的王府接船,京中权贵们接船中昏花头脑。在老国公夫人接过赏赐露出感激涕零以后,太后故意道:“大媒我是要高看一眼的,所以奉请太上皇出宫来到这里。到底这里随意些。如果在宫里见你们,今儿可见不成。”

老国公夫人的出身,让她听得出来这是实话。老国公不是了不得的功臣。就官员的旧例来说,当天进京,不让人喘口气儿就见驾,就要对别的国公也这样。如果不对别的国公也这样的话,他们难免寒心。

太后之意一听就懂,老国公夫人叩谢道:“这是太后疼爱忠毅侯,泽及到亲戚。论起来本当不起。”

太后见她明白,微微一笑命她退去。再上来,就是加寿等人。

孩子们一拥进来,闹闹哄哄中行了礼。太后喜悦的笑声里,赐平身后来到太后身边。

萧战又不消停:“加福最想太后太上皇,加福走前面。”但加福怎么会随意越过姐姐们呢?加福还是走在后面。小六苏似玉走在最前面。到太后面前,小六握住太后左手,苏似玉握住太后右手,殷殷切切地问:“想我们没有。”

小六手点在自己脑袋上:“我最想您。”苏似玉手点住小六,帮腔道:“小六最想您。”

萧战鄙夷:“大言不惭!”太后听完,把眼睛笑出来。宫人送上帕子擦拭时,小六想起来,对还在太上皇怀里的元皓不无讨好:“要让表弟是不是?表弟,要不要让你?”

太上皇满意地点头:“看来这一路上让着我们了。”元皓这会儿想到的不是夸表哥,而是得瑟,在太上皇再拱一拱,大大方方挥挥小胖手:“今天表弟让六表哥,等过会儿我要和太后亲香,可不许和我抢。”

小六道声谢,和苏似玉拉着太后说起来,看架势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

太后想了起来,让他们先停下来,往外面寻找:“太子在哪里?”在孩子们队里再看一眼:“香姐儿的女婿又在哪里?”

宫人出来说过,沈老大人夫妻有了紧张,把沈沐麟送到殿外不能再送的地方,看着沈沐麟随宫人进去,心里忐忑不安。

太后一见欣喜,说生得好,近前细看了看,让他好好的对待香姐儿。皇后带着太子进来也见上一回,又宣张大学士、二老王等说辛苦。接下来宣的,是赵先生、文章老侯祖孙,好孩子。

镇南老王对赵先生赞不绝口,特意为他进言:“元皓的三年大功课,全是赵夫子所教。”元皓机灵,祖父的话一落地,摇头晃脑的背起书来。一长篇背到中间,太上皇惊喜的瞪大眼睛,太后笑的合不拢嘴,连说赏双份儿的。

赵先生谢过赏赐,元皓书是不背了,不过从太上皇怀里出来,亲手揪住韩正经往太上皇面前来,笑得眉眼儿弯弯:“这是瘦笨孩子,只比大笨小笨聪明一丁点儿。我出京会钓大鱼他才寻来,见到我玩就会哭。”

镇南老王见由着孙子在这里撒娇,太上皇太后未必听得懂事实。忙又进言:“路上陪元皓玩的好。”

张大学士一乐:“回太上皇太后,这是有名的拌嘴三差人。”元皓就又到好孩子面前,伸手去揪,好孩子不乐意让开:“到京了,要当好孩子,你忘记了吗?”

记得姨丈姨妈说过见驾的话,在这里没喊玩儿的话烽火台,但是对萧战狠盯一眼,看那意思是不是又可以讨一桌席面和一件首饰。

八岁的元皓不肯理会,还是把好孩子一揪袖子拖到太上皇太后面前,笑的小豁牙尽露:“这是好孩子,她比大笨小笨聪明一点儿,比瘦孩子笨的多。瘦孩子和我玩上好一阵子,她找了来。找来的时候下巴没了。”

好孩子不能在太上皇面前争执,憋屈的瞪着他。

太上皇和太后没听懂,忙打量好孩子,心想生得这样好,下巴没了可怎么办?而元皓得意洋洋的,沉浸在他最聪明他跟出京最早里面,没发现他说话里糊涂。

韩正经走上来,听到说他的时候不乐意,这会儿说好孩子,正经精神上来,也道:“是呢,她找来的时候酒涡没了!”

太上皇和太后瞬间明了,让逗的哈哈大笑:“原来如此。”

笑刚止住,元皓往外面看:“我们三个就叫拌嘴三差人,加上皮匠就叫四个皮匠。”

太上皇一回一听就懂,呵呵道:“是胜过诸葛亮的皮匠?”

“是呀是呀,”元皓点动胖脑袋,央求太上皇和太后:“您宣皮匠一家一进来吧,皮匠的女婿会轻身功夫,爬树摘果子最在行。皮匠有把小木剑,皮匠的父亲会打架,皮匠的母亲会做饭。”

太上皇乐不可支,没宣以前,和太后玩笑:“你听得明白吗?”太后借机笑话了他:“我虽听不懂,但皮匠进来我就明白。”对宫人一笑,把元皓的话原样照搬:“让皮匠一家进来,皮匠的女婿,皮匠的爹娘。扑哧…。”又乐一下,而太上皇则对元皓夸赞:“你玩得好。”

小红一家进来,小红落落大方:“见过太上皇太后,民女万小红,蒙侯爷夫人带上爹娘、大路哥哥和我,蒙胖孩子队长不嫌弃我不好,同我一起玩,我们玩的好着呢。”

“是呀是呀,”元皓又点动胖脑袋:“造桥的时候嫌弃战表哥,小红开始当皮匠。”

萧战嘟囔:“这话不用提吧。”加寿姐妹在他身边,听到后忍住笑。

说到造桥,元皓的得意滔滔不绝:“我还收了小黑子,好孩子就是那时候当了伤兵,给人馒头反让人打,是我救了她。那天舅舅不在,没有元皓,伤兵可怎么办?……舅舅一天就把桥造起来,元皓在喝彩……”

好孩子没办法乱说话,闷的干瞪眼睛。

太上皇没有先见小黑子,而是从元皓的话里,把袁训再次叫到面前。仿佛不认得袁训似的,太上皇把袁训细细地看上一看,对他和蔼可亲:“元皓如今大变样儿,越看越懂事。太子也长进良多。此一行你最有功。要说赏你什么,拿什么能和太子元皓长进相比,我竟然想不起来。料来你刚到家,皇上要见,家里要安顿,亲戚们要会,这几天是忙的。等你闲下来,进宫来见我,我的东西随你挑去。再就我说过你这一行的花费归我,你细细的写下来,包括孩子们吃果子的钱,玩的钱,呈上来。”

说完,把元皓还是不舍得放手,继续摩挲胖脑袋圆滚滚身子越看越爱。

袁训谢恩过,朗朗回道:“此行本是臣的私意,皇上也有恩赏,怎么敢再领太上皇路上花费的赏赐?”

太上皇眼睛还是在元皓身上,看也不看他:“他是他的,我是我的。再多的钱,哪能和元皓相提并论。”

袁训含笑从容:“臣不敢领。”

太上皇听出话里有话,看向他。

袁训笑道:“臣能有今天,是当年太后接来所赐。臣无以为报,能为太上皇疼爱元皓之心上尽菲薄之力,是臣满门之福。”

“是这样啊。”太上皇不自觉的有了慈爱满面,嘴角勾了起来:“不枉太后在你身上花尽心血,你果然是个好的。那就罢了,钱我就不出了,改天赏你东西也罢。”

从接来袁训,难得听到太上皇有这样的夸奖出来。太后满心喜欢,却又道:“说起来元皓长进跟他不相干,元皓是自己要出的京。”

太上皇话有中肯:“我能不知道是元皓闹着跟出京,三年前我还恨他。但你看看元皓这模样就能知道,忠毅侯确是尽心对待与他。我也看得出来。”

闻言,太后有了悠然自得。

在这样的好心情下,别的人都跟着受益。关安带着小子们进来,小黑子进来,都得到太上皇和太后的笑容。

殿中欢笑,直到皇帝来人宣太子和张大学士。太后失笑:“竟然把这个忘记,太子,你和大学士快去吧。对皇帝说,中午我们在这里吃饭,宝珠刚说过路上又学新菜,让加寿加禄加福,还有称心如意做出来,还有这个,你叫好孩子,这个叫皮匠,我记住了,她们也会做。你问他要不要来吃。要来,别太大动静。”

太子和大学士答应着去了。

……

殿外,陈留郡王和刚赶来的齐王会面。自女儿定亲后,陈留郡王头一回见到女婿。翁婿走到浓荫一角说话,看样子亲密,让龙怀城又羡慕一回。

偏殿之中,小十在袁夫人怀里,对着他相似于母亲的面庞,袁夫人滚滚泪落,对老国公夫人哽咽道:“从今天起,我原谅你,咱们旧事不再提起。”老国公夫人也哭了。

加喜见父母亲,却没有哭几声。有萧战在,晃动笑容扮鬼脸儿扭身子的,加喜格格笑个不停。柳云若见到眼前灰暗,讨嫌小王爷都哄得好加喜,独他就不能,这一气非同小可,打定主意要把加喜哄好不可。

中午皇帝没有到来,和太子没有说完话,也不放太子过来,却过来一道圣旨。

袁训一行人回京,下个月的银子就此没有。但就他们修缮的路、桥、各种赈灾帮忙上算,按身份不同赏赐下来银两。好孩子、韩正经又在最末一例里,也拿了一千两银子。又拿了太上皇和太后一千两银。小红也是如此。叫上赏赐最高的胖孩子,又商议起铺子钱生钱。但胖孩子很快让太上皇叫到身边不离开,只能三个人商议。

没过多久,胖孩子跳胖孔雀舞,引得太上皇大笑不止,又把他们三个叫去一起跳。直到下午皇帝宣元皓、袁训、二老王过去,太上皇和太后才肯听宫人的劝去歇息。

……

皇帝准备一肚皮讽刺的话给表弟,但太上皇想让他欣赏元皓。事先让人对他说,让元皓带兵器进殿。皇帝就先把讽刺的话压下来,准备看外甥能给他什么惊喜?

疑惑着难道抡起十八般兵器到来不成?就见到一个精神抖擞的小胖子,身上既没有刀,也没有剑,不过就晃荡荡的一把三截木棍,再就背上一把弓箭,在他胖手指里爱惜的攥着。

跟皇帝想像中的不一样,但皇帝也和太上皇一样惊喜了。他甚至亲自走出御书案,看上去像迎了元皓几步,一开口先免去元皓行礼,再把他召到身边。

袁训等人在殿外等候召见,却听到里面放声的笑声。元皓一直是得宠的那个,他们也会意的笑了。

但接下来他们发现这宠爱来的不是时候,因为元皓在里面又跳起胖孔雀,这是他自认为讨喜欢的一手。胖身子一扭一扭的,殿外勉强能看到地上的影子,等的几个人又缩起头窃笑。

都不知道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元皓的一句问话让皇帝想起他除去听游记以外,还是个皇帝。

跳完了孔雀舞,皇帝大笑说着:“朕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让元皓到身边休息一会儿。元皓问的童真:“皇舅舅,您天天在宫里,您闷吗?”

皇帝的笑嘎然止住,这话像把他从出生到现在的不满都揭出来。他反问自己,他闷吗?

要是没有表弟这一行人出游,还频频寄回来许多好吃的东西,皇帝会依然内心高傲。但他想到冬天寄来的椰子,信中写的孩子们坐在树上吃荔枝。皇帝面色阴晴不定,他不能确定自己闷还是不闷。最后,在元皓稚气的眼神里,他实话实说:“闷。”

元皓立即觉得有了事情做,胖胸脯挺出来:“皇舅舅,元皓回来了,元皓给你解闷。”

皇帝笑着抚摸下他的头,由回来的话恍然外面还有人久候着。清咳一声放开元皓,回到御书案后面,宣袁训等人进来。在袁训等平身以后,皇帝毫不客气地把准备好的讽刺,和刚才在元皓问话后出来的不悦,一古脑儿送给袁训。

嘴角挂着冷笑:“这是任性胡为的人回来了?逛了多少名山大川,这一回可玩痛快了吧!”

袁训听声气不对,老实的又跪下来。元皓扁扁嘴儿,为坏蛋舅舅觉得很委屈。只是他真的懂事许多,知道皇舅舅说话的时候不可以插话,胖脑袋为坏蛋舅舅鸣不平似的耷拉下来,适才胖孔雀那神气劲儿再也没有。

皇帝让外甥的话问的心火上升,接近口干舌燥。想到这任性的表弟要是不能干,住到天边儿去他也不管。但太后离不开他,自己栽培他又付出巨大。兵部尚书是何等重要的官职给他,他不高兴就带着一家人游山玩水三年。

虽然他揣着官印,侍郎荀川为保梁山老王带小王爷在外面无忧,累个半死的办公事保下他们这三年,整体说没耽误事。但皇帝不痛快的不是为耽误事,是为他没去过他没去看过。把袁训骂了一个狗血喷头。

胖孔雀的脑袋快垂到胸口以下,皇帝结束,收回脾气,徐徐和二老王说起话来。

------题外话------

又休息了一天,感觉满血复活。明天的更新应该不会晚。么么哒,健康仔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