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念姐儿大婚/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卫戒怎么恼火,他的亲事不能更改。不然南城大长公主看不下去他的劣行,卫戒担心撵他们家出京,或者不再照管他们。而真的和柳云若已撕破脸,卫戒才发现矛盾摆在明处相当不明智。他要想和名副其实的贵公子交往,不管走到哪里避不开柳家公子哥儿的身影。

和凌离的差距在这种地方明白的表现出来,他卫戒不是凌离,凌离大模大样照进宫贺加喜生日,他卫戒离开这些人,能去的地方少了一多半儿。

本就让现实打击的遍体鳞伤,跟来看方家的热闹,又让这位偏心老太太重伤一回。耳边听着方家的姑娘们嘈嘈,卫戒黯然神伤。

……

确定萧战跟着二妹走了,这几天还没算理顺,可以不上学的执瑜执璞知会过孔青父子和顺伯,带马出来,在柳家的家学门外下马。孔小青走去对门人道:“我家世子爷和二公子要见云若小爷。”

柳云若出来,见到两张堆满阳光般灿然笑容的胖脸儿,执瑜执璞快快乐乐,仿佛见到他很喜欢:“云若,没打扰你上学吧?”

“没,我正想偷会儿懒。不过,你们找我有事?是简单的就这里说。长篇大论就里面说。”

左右没有闲杂人,执瑜执璞笑嘻嘻:“就是来看看你,让你不要理会战哥。你要是跟战哥认真生气,那你可上了他的当。他只有喜欢的,而且得意他又占上风。”

柳云若有些诧异,心想这兄弟俩个吹的哪阵风,居然不帮妹婿帮外人?这心思起来的时候,柳云若没发现直到今天他没拿自己当成袁家女婿看,而是心思一掠而过,故作轻描淡写回答:“没事儿,谁不知道他的性子,我不会跟他生气。”

“那就好。”执瑜执璞异口同声,还是笑容满面。

柳云若还是觉得不对,飞快开动心思,迸出这样一句:“怎么?战哥今天不在你们家吧?”

“不在啊。”执瑜执璞回答的时候,并不猜到柳云若怎么想。

柳云若抱起手臂:“我猜也是。”取笑道:“原来你们是背着他安慰我。”

执瑜懊恼他猜出来,执璞搔搔头,愿意和盘托出:“战哥护送二妹走婆家去了。”

柳云若吓了一跳,踮着一只脚的身子都赶紧站好,略带紧张道:“我可不要他来我家。”

执瑜亲昵的勾上他肩头:“有我们呢,我们帮你。”

柳云若的心里话脱口而出:“为什么,你们帮外人,把妹婿丢下来?”说过,他自己还是浑然不觉。执瑜执璞听着不对,执瑜悄悄把手臂从他肩膀拿下来,执璞干笑打个哈哈:“也是,我们还是应该帮他。大哥,咱们走吧。”

“走。”

兄弟们手挽着手臂,对一旁看书的孔青等走去。

“啊!”柳云若一声大叫,他回过味来了。追上来揪住双胞胎有了焦急:“哎哎,听我解释,哎哎……。”

执瑜已不想给他好脸色,没好气道:“哎什么,亏我和二弟以为你在宫里吃了战哥瘪,特地来看你。原来你不想当我们妹婿,只是想和战哥争风。说不好,又打加福主意。我们要赶紧回去告诉爹爹,不要你了,给加喜重选个女婿也罢。”

执璞附合哥哥:“云若你也知道的,咱们队里的好些兄弟都没有定亲呢。像董家贤哥,像凌家的离哥,像……”

凌离的名字火药似的在柳云若心里炸出沟渠般伤痕,柳云若恨不能自己舌头咬下来的后悔,同时也明了他不如萧战会讨好的原因之一,是他压根儿没往心里进去过。

会被凌离笑话,会被父母笑话等等等……。原因七上八下的飞上心头。柳云若揪住双胞胎不放,脸儿局促的红了:“我说错了,你们当没听到,我请你们,别走,进去看茶,咱们三年没见,多说会儿。”

执瑜执璞倒也给台阶就下,依着柳云若往家学里去,大摇又大摆:“这就对了,舅哥就是这样讨好才行。以后记得,我们是舅哥,是你得罪不起的人。”

柳云若偏又提那不开的壶:“少蒙我!战哥没少欺负你们俩个!”

“我们来是做什么?就是让你别理他。你说这话,我们还是这样回。别理他。”执瑜执璞异口同声。

“好吧好吧别理他,我也想别理他。你们在宫里也看到,是他惹我。”柳云若嘟囔,请胖兄弟们坐下来,让这里的杂役倒茶,给他钱:“不必使我的小子,就你去买街口新出炉的烧饼,趁热的比蜜饯点心好吃的多。”

胖兄弟又露出满意之色,又把自己们标榜一回:“你这样对舅哥,舅哥喜欢,才会帮你。”

柳云若嘻嘻:“是是,不过我还是纳闷战哥……。”

“别提他!说了多少回,你又提!”执瑜执璞火冒三丈。

柳云若抓住这个机会问出来:“以前我就想知道,都知道他霸道,你们有什么短在他手里,要天天让着他。”

执瑜叹气:“他在家里不是长子的名分,却要过长子的日子。”

执璞叹气:“他在家里分明女婿,却要儿子女婿一起当。”

柳云若故意撺掇:“是啊是啊,你们俩个真无能。”再道:“这种对女婿法子,我也要。不然,大家都不要。”

“你要吗?”执瑜执璞凝视。

柳云若心想不要为什么招待你们?在宫中让萧战落下的那一幕又到眼前,激起千般风雷万点动荡的心头恨。他点一点头。

在他的对面,执瑜抬手,用力拍打他的右肩膀,神色满意。

执璞抬手,用力拍打他的左肩膀,神色满意。

执璞想的还要多些,他永远记得谁在那一家救了他。来龙去脉是袁训亲口所说,谁对你下的毒,柳爹爹出面为你绑架欧阳保,从他嘴里逼问出真相。打断他的四肢是关爷,柳爹爹为你取解药,和欧阳家的人冲撞,冲进去取药到手。后在顺天府又和欧阳家大打一场官司。

执璞自从知道后,就盼着柳云若成为好妹婿。是不是战哥那样的?一只兔子还记恨呢,战哥给自己起了不好听的绰号。千万别像战哥,是你云若就行了。

不然,怎么会兄弟齐来安慰。而得到柳云若的肯定回答,两兄弟心花怒放。当下好一通的聊,答应加喜面前帮忙下功夫。重点也不离开除去长辈和加喜以外,舅哥最要紧。舅哥很要紧。舅哥顶顶要紧。

柳云若听得一愣二怔,直到这今天认下的舅哥走开,摸着脑袋疑惑不解:“你们俩个也不比战哥好到哪里去。说上半天,让我不要大姐,关心二妹,远离加福,把舅哥捧到脑袋上?!又和加寿大姐争上了!”

不到一天,柳云若隐约已认清舅哥们真面目,和战哥一个模子出来。就是战哥嚣张些,新认舅哥们和气些,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身为独子的云若喃喃:“这家子兄弟全这模样。到现在还说不好是战哥学会一只鱼一只兔子,还是一只兔子一只鱼学会战哥。”

……

齐王大婚以前,宝珠把好孩子回家显摆手艺的事情定下来。这里面多出掌珠家。韩正经是男孩子,不会学做菜。但又想让长辈们吃,对姨妈说了,也和好孩子说了,那一天并到常家品尝。

好孩子怕自己一个人做不下来,邀请二表姐、小红和龙书慧帮忙。胖元皓除去吃亏以外,凡事从不甘愿落后。去舅母面前纠缠,宝珠让人往长公主府上知会和常家知会,先询问后安排再答应,几来几回的定下长公主也往常家品尝。常家索性不摆家宴,比约定日期提前请了老国公父子和陈留郡王。

准备的东西送去后,也到了齐王大婚之日。

……

念姐儿坐在妆台前娇羞满面,由着太后打发出来的宫人,一般充当喜娘职责的那种,为她梳理头发。在她的身后房间中,加寿三姐妹笑眯眯说着话,不时也好奇看会儿她。虽见过龙书慧出嫁,但和嫁亲王的县主不能相比。犹其接下来是加寿大婚,加寿三姐妹不但观摩,而且讨论下加寿大婚是什么模样。而加福也是亲王妃将是同样格局。香姐儿嫣然指着成亲方使用,新添出来的摆设让加福看:“将来跟你的一模一样。”

加寿和加福则安慰的口吻:“二妹(二姐)你是不会有,但太后、曾祖母和祖母、爹爹母亲会好好的补偿你。”

香姐儿倒不会生气,而是鼻子一翘认同这话,拉着姐妹妹妹道:“那来帮我想想,我要点儿什么才好。”

一个粗嗓子从外面飘来:“刚搜刮完方家,要东西你应该去沈家勒索,别在自家里闹腾。”窗房上有少年壮实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战哥。加福轻轻笑起来,加寿转眼珠子想一句厉害的话回他,香姐儿假装气怒:“这里你不能进,别守着。”

元皓、小六的嗓音出来:“快走快走,你是我们的差使,带开来厅上呆着。”不知怎么的把挂念加福,从来到陈留郡王府没多久,就逛到房外几回的萧战拽走。

房中玩耍的四个小姑娘,多喜、加喜、增喜和添喜眨动眼睛寻找下:“表哥?”见不到继续去玩。

小姑娘们不用人教,天生的对新娘子几个字无端欢喜。小脸儿早笑出红扑扑,把大红衣饰、凤冠首饰反复看着。格格的笑声如初晨带露而开的花不时出来。

客厅上,龙怀城从客人中把袁训找出来,扭扭捏捏地问:“小弟,你看书比我多,你中探花不是。有没有舅父送亲?”他脸上写着的心思更多,把袁训逗笑:“女家没有叔伯兄弟,才轮得到舅父。怎么着?你想把衍志衍忠撇下来?”

“这不是……”龙怀城话到一半语塞。他难以表达自进京后让袁训府第的气派震撼,到家头一天太上皇太后、皇上皇后亲临,又让龙怀城那一夜翻来覆去没睡好,把袁训权势反复在脑海晃荡。

他想做点儿什么,也认为自己早就应该做点什么?可是在袁家他是贵客,他能做点什么呢?直到在陈留郡王府上坐到刚才,见到客人满眼,辅国公顿悟,他可以送亲啊。既然赶上这亲事,又是难得进京的人,有亲不送,有场面不看,难道以后空叹息干坐着?回军中对哥哥们吹牛皮也不响亮。

他可怜巴巴的瞅着袁训。

元皓和小六跑来,嘴里嚷着:“送亲,送亲去喽。”往客厅上乱跑。后面跟着韩正经、阮琬,高举小拳头:“送亲的首先是娘家叔伯,还必须是父亲那枝的,你们不行!”

元皓回身一个大鬼脸儿:“我就要送。”从袁训身边蹿得飞快:“送亲,看热闹,看新娘子进门。”

袁家的亲戚都在这里,好孩子最大方,义务充当招待自家姐妹的人,但到底是孩子,听到新娘子进门就心动。又胖孩子捣乱必须跟上,要么阻止要么同流合污。好孩子眼睛一亮,匆忙丢下姐妹:“小红小红。”

小红也在不远处听到,过来就问:“换衣裳送亲吗?”好孩子大为得意。她怕自己不能去就叫小红,小红要能去她就有份。丢下姐妹一溜烟儿追在元皓后面。

太后的亲戚,瑞庆长公主必来不可。陈留郡王妃陪着她和有头脸儿的如梁山老王妃婆媳,忠勇王妃也算在内的女眷坐着,就见孩子们拥到膝前。元皓眼睛亮晶晶,小六笑容满面。一个道:“母亲,元皓要送姐姐亲。”一个道:“姑母,苏似玉一定要送亲,对她说不行,她正在哭。”

苏似玉脚都迈过门槛一只,听到这话反应极快。她是时常不让小六调皮的人,但自己呢?比小六还小几天。脑袋一缩脚一缩,灰溜溜模样出房门避到一边,露出两个眼睛和脑袋上发髻盯着里面动静。她的母亲连氏也在这里,笑得帕子掩面一时说不出话。

好孩子、小红等跟进来。装老学究的韩正经和阮琬也到了:“书上说的,刚问过外祖父(赵先生),送亲的首先是父亲的叔伯,再就兄弟,再就……”

县主成亲大事情,萧二哪能不来。刚好进来寻大嫂说话,听里面话打算把他塞门后那意思,忙进来笑:“我送,我和衍志衍忠送亲。衍勇衍厚舍不得姐姐也要送。”

面前多个小胖子,元皓黑脸对着他。

陈留郡王妃笑了起来,瑞庆长公主笑了起来。当表姐的对表妹眨一眨眼睛,不符合素来端庄为门面的郡王妃平时模样。但郡王妃是没忍住,她想到瑞庆长公主成亲那天,加寿舍不得姑姑一定要送,带动太子也去,别的小殿下凑热闹。才有齐王惦记福禄寿喜齐进门这话。

仿佛又看到那天,又因前例不远,娘家一堆人送女儿足见家里爱重,郡王妃请长公主拿主意:“他们要玩,你看?”宝珠扑哧乐了,一直没说话的她对长公主面上瞄瞄,当年这个在自己出嫁时赖在新房,亲手给自己盖红盖头,又差点让她的车和自己的花轿同行,让人劝不要扫新娘子一生一次的威风才作罢的公主,你还记得曾经的淘气吗?

瑞庆长公主这等淘气的人,一想便知。往自己面上一大把金子:“这些全学我。”宝珠忍俊不禁。

“那就去吧。”

孩子们一起欢呼。

“换好衣裳,可不能丢了咱们家里的光彩。”长公主再说这一句,孩子们一拥而散。男孩子身上本就是做客衣裳,只有好孩子和小红要奶妈急急回去牵马来,带衣裳来。常家的孩子们羡慕到不行,掌珠等韩家长辈听正经学过话,喜笑颜开又觉得正经长大人缘儿广,为他理衣裳,让他好好送亲。

夫妻同心,姐弟也能同心,袁训恰好在外面解龙怀城疑惑,把郡王妃所想,宝珠所想告诉他:“你真要去有先例,宝珠成亲是瑞庆公主送。”龙怀城失笑。

“公主成亲加寿送。”

龙怀城兴冲冲:“我去对姐丈说,小弟帮我对姐姐说,拿我权充加寿吧。”

陈留郡王听完啼笑皆非,心想我们家不缺叔父更不少兄弟,几时轮到当舅父的露这脸。但没拒绝。郡王妃笑说有心,她都答应一堆孩子去,独驳回龙怀城倒不会。龙怀城也得了意。衣裳本不差,又让人取衣裳来换。

吉时将到,郡王妃和宝珠等娘家长辈来看念姐儿。见女儿芙蓉面更生姿彩有了骄傲,想女儿于归之日必须伤感。向念姐儿耳边柔声:“放心去吧,细细查过生孩子无妨,为你,也准备有人。不方便越过县主陪嫁的制,都不生,预备的还有。”

念姐儿想母亲周到,又是大喜之日,泪珠滚滚而落。郡王妃百般安慰她:“别花了妆,太后虽不来,却没少上心。”念姐儿说声知道。

太后为宝珠怀小六时表露关心,掩人耳目不如说掩耳盗铃关心成王皇弟的妾有喜,她早就烦了,又和孩子们分别数年,孩子们玩的好不影响太后有迁怒。膝下还有好几个侄孙,不想再为他们事情装模作样,拿念姐儿当开端。这成亲她不来。也免得别的皇弟们子女成亲,再三再四的请她。

私下里给念姐儿无数东西,这谁也管不到。

明理的念姐儿,尚且知道自己以后是加寿的辅佐,别的事情也能体谅太后。反劝母亲不要多想。袁夫人走来说话,宝珠走上来说话,长公主也不会少……“吉时已到,请县主上轿。”喜娘喜颠颠儿相请。

多喜、加喜、增喜、添喜欢呼:“送亲。”加寿三姐妹也起身。这几个才是齐王真正中意送亲的人。为此不惜把亲事拖了又拖。

花轿出门,惯例游长街,嫁妆抬数摆开让人称赞。要有人数送亲的人,那是一个两个三个……一堆好神气的小脸儿。

……

齐王得报笑得合不拢嘴,当年瑞庆长公主成亲,跟加寿后面见事学事,一堆殿下们去送他还记得。成亲日子将近,记忆愈发清楚。齐王已为福禄寿送亲装病抗过一回,因多喜等长大又平添四个喜,他满意的快打饱嗝,想不到,和就想到也没脸再提别人。如今听说舅舅兄弟、亲戚家兄弟一古脑儿来了,齐王吩咐好生迎接。

花轿进门的动静传进来时,鞭炮声震天般响。张大学士忍无可忍,对并肩的董大学士关切:“老董,你带着苏合香酒没有,喝一口吧这里热闹。”

从回京后见过董大学士一面以后,这是第二次见他。但内疚在张夫子心里生根快要结果。

回京进家后中,阖家的人眼珠子能掉出来。不敢相信这还是出京前那旧疾缠身,看上去病病歪歪的夫子?回来的这位精神焕发,皱纹似让扯平多半儿。中气也足了,眼神也重现清亮。

太上皇说万千珠宝抵不上元皓长进,在张老夫人心里万千珠宝抵不上老大人重现神采。把库房底子抬出来,挑选出一批珠宝十几个盒子。这水的挖井人是忠毅侯,行程由他挑起,张夫子跟去也是担心他教唆女儿教唆殿下,理当感谢是他。但张夫子为太子才去,大份儿送给太子,小份儿送给袁家。

在家里得意两天,董张遇面,张大学士这一生习儒素练涵养的人,怔怔的失态。从董大学士面上,他看到出京前的自己。老态龙钟的步态,随长寿眉下撇的皱纹直到衣领内,眼神不清的人还以为这一段是衣领花纹。

从那天开始,张大学士自感矮董大学士一等。好似他窃取不应该的青春。本来,他应该和董大学士一个模样,不到重要上朝都不去,跟席老丞相一样在家里养病为主,衙门有事到家里说。

转思他窃取的原因又是为防备加寿,又在太子府上大家会晤,以前和夫子同行,赞同他插手太子内宅的人也变了风向。高度认可忠毅侯这爱惜儿女的行程,成就太子亲临捉拿江强,临危赈灾皇家风范,一天架桥虽是大家之智、忠毅侯等神箭,但岂能半点儿没有太子指挥的功劳?

入藏意义重大,以几十人战五千人,太子好歹也扯得上浴血吧?至少树立中原朝廷威严。直到今天,有司还在对扎西僧官谴责再谴责,离扎西僧官最近的驻军已不声不响又吃掉他一万兵。就生产人数不足的年头来看,算一定份额。就这还没有完。太子岂是能谋害的?事情还在后面呢。这些,树立的又都是太子威仪。

太子府的人扬眉吐气状,以前不憋屈,总是小心翼翼多些。已把诸殿下甩开十万八千里,接下来只要不出大事,太子之路一帆风顺。

这一切的源头在哪里,在加寿身上,在太后定亲上,在忠毅侯能文能武,能吃能玩上面。风向一致转向共同辅佐的还有加寿,这是袁训出京前也不曾想到。但把张大学士对董大学士的内疚推高一层。谁让夫子是为小肚鸡肠出的京呢?

惭愧的张夫子听到鞭炮声,都怕惊到董大学士的,提醒他喝口儿药酒。

……

董大学士内心快要笑翻倒,他岂看不出张大学士对自己的愧意?这愧意源自曾对加寿和小袁的提防,董大学士心想不利用还待何时?

酒取得颤颤巍巍,偏生又一个响鞭震天,“哎哟,”董大学士故意手一哆嗦,眼看酒瓶要脱手。

张大学士看不下去,夺过打开瓶塞,亲手送到董大学士唇边:“喝一口儿,慢慢的,一口儿就行了,到底是酒,别喝太多。你要吃完这喜宴,还要喝不少呢。匀着喝。”

董大学士暗暗好笑,接受了他的服侍。还酒入他怀中,也是张大学士做的。抚平胸前衣襟,张大学士甚至叹气:“你啊,好好保养,没事儿多动动,”

“我呀,比你还大吧?我记得咱们述过年纪。我呀,跟你这年青人不能比啊。”

虚弱的口吻让浑身轻快的张大学士无话可回,尴尬的站着,外面的高声解救陷入窘态的他。

“寿星进门!”

“禄星进门!”

“福星进门!”

“喜星到了!”

“咱们别干站这里吧,去看看福禄寿喜进门倒有趣,这一回还真的是齐全,有喜星在。”张大学士扶上董大学士,不然怕他让人行走的风一吹,就倒了可怎么办?

喜星摔跤是福气,你一老头子摔跤不是膈应亲事吗?

董大学士得强忍住笑,才能继续“年迈”的跟着他。大学士本可以装病不来,但张夫子上回没掩饰住吃惊,随后内疚一眼可见。董大学士前来,为的就是多膈应他。

这个坏老张出门三年,居然捡回良心?董大学士心想等小袁消停下来,寻他问个明白。哪块野地儿出产张大学士的良心呢?真是风水宝地。

……

念姐儿在红盖头下面可以随意的笑,唇角上弯好似彩虹倒过来。她的两边裙上,扶着多喜、加喜、增喜、添喜。另一只小手由陪嫁丫头握着。

三周岁的孩子有人扯住,按说不容易摔跤。但见到喜庆满面,又不看路,兴奋劲儿促使走的急匆匆,好似赶大集。凡是台阶必碰上一下。身子一低,单有大嗓门的跟着,眼珠子放光的扯开喉咙:“多喜到了!”

念姐儿就笑上一笑,加寿三姐妹也嫣然。

经人指点以后,又改成:“加喜到了!”

“常增喜到了!”

“还添喜到了!”

梁二混子本就是个捣乱鬼儿,跟在里面嚷乱:“好啊好啊,福禄寿喜齐进门。”梁家的人笑口常开。

十一殿下安王面上带笑,眸底风寒狂卷。想想这事情让人服气吗?天下的人里面,谁敢大得过皇家?这福禄寿喜的话还就是出来了。这名字是忠毅侯起的,他是胆大包天。是太后起的,用意不用推敲。太后独占鳌头数十年,还想着让袁家继续占!哼。

安王没去细打听过由袁国舅而起,而就是打听他也不会当真,还是记在袁训和太后身上。

和林允文借袁家孩子福气一样,安王想成野心,头一个挡道的未必是太子,或许是福禄寿喜。定定看着,殿下手指渐攥成团。眼前欢笑只伤他眼睛。

……

进入正殿前,又来上一波大的笑声。四个小姑娘分站新人两边,有个一前一后。一个摔跤,带动的就有两个滚作一团。有门槛,多喜摔了,增喜也摔了。这就加喜撞上多喜,添喜撞上增喜。

小手乱摆着,小嘴儿嘟囔:“扶我,看拜堂。”加喜揉脸:“你的花儿撞我。”脚下踩住多喜郡主衣裳,多喜又滚到她身上。幸好年纪小不佩环佩晃荡的首饰,也不佩轻易拔下能伤人的首饰。珠花绢花多些。不伤人。但扶起来时也小脸儿蹭红一片,互相软软的埋怨:“你害我倒。”

“是你害我倒。”

旁边人忙高声:“多喜到了,加喜到了!”

她们一起想到,多喜郡主急忙忙转身往前,加喜从后面推她的背,齐声道:“送姐姐,别忘记。”小手扶上裙子,兴奋莫明又走动。

齐王握红绸走在前面,耳朵听着后面动静,本不该笑得肩头抽动,但实在难忍。殿下心满意足,这是他想要的,眼前处处是喜,就他的日子他很知足。

……

龙怀城喝多了,出门的时候眼前乱晃,天上的星星似乎伸手可得。他知道敬酒的太多,外地舅父不敢怠慢,在夸国公好酒量声中,酒到杯干所致。勉强和最后一个人分手:“请再去吃一杯,”装强硬还不肯扶小子。

上马后脑袋发沉,命小子:“赶紧回家,别在大街上丢人。”占着街上空旷,主仆加快马速。“啊!……”忽然一声尖叫出来,惊得战场上应变比别人快的主仆勒马,就忘记有酒,差点从马上摔下来。

龙怀城在肚子里骂自己开心过头,扭脸见到小子好不到哪里。眼睛瞪大:“你喝多少?”

“本不喝,不认得的人拉我死灌,都说要认识您,又有官服。”小子抚脑袋,双眼晕圈状。

让他们清醒的是淡淡血腥气到鼻端。小子强打精神:“管不管?”龙怀城深吸气厉声:“管!瑜哥璞哥管夜巡呢,带着加喜女婿来问过我弓箭。遇上了,看看!京中繁华地面能怎么样?”

凭借战场久经的鼻子,捕捉着一般人闻不到的春风中异样,过个街口,来到院门大开的木门外。大开院门,过度的酒,边城长大的敢于冒险的性格,让龙怀城只提醒下小子:“呆会有事,我挡着你报官。”一前一后到房门。

房门偏巧也是大开的,龙怀城就有警惕也用不上。见半枝残烛照亮伏案有人,侧脑袋可以见到他眼睛大睁,以龙怀城看死人多了的经验,已是气绝。而他的身上是袍服,如果直觉没错,这是京官。

后背冷汗唰地上来,身为外臣的龙怀城低骂:“上当,快走!”和小子一跳直到下台阶,只听到院门“咣当”一响,有人大叫:“杀人了,不得了,杀人了……”凌厉的在夜空中穿梭出去。

主仆顿时酒醒,小子牙咬得格格一声:“您走,我留下!”翻身给龙怀城叩个头:“小的家人要丢给您了!”跳起拔刀,那山穷水尽之时的死志已露。

带上京的必然贴身,龙怀城怎能舍得。前不久还喜笑迎人奉承满耳,这会儿冷月凄窗勾动怒肠。把小子揪回,劈面骂道:“你我清白怕他什么!”

“爷,你看到没有,那是京官,您是外臣!快走!难得进京,别给九爷脸上抹黑。横竖我就一条命,您不行!”小子拖着龙怀城往门外。

街道上已乱起来,似有火把过来。龙怀城知道小子打算一死护主,眼泪痛滴:“我…。”一个字没说完,墙头上冒出一个人:“八舅,这边这边。”扬手不知打出什么,院外两匹马一声长嘶,受惊而去。

龙怀城看院墙上那人,却是陈留世子萧衍志。惊喜也没功夫,主仆攀墙而过。到地面一看齐齐呆住,还有今天嫁女的陈留郡王、疼爱念姐儿却没有附和送亲的袁训。还有一个最意外,此时应该在洞房的齐王。

事情紧急扑上眉睫,龙怀城没有就问,在外面乱哄哄巡逻奔马中随着袁训退回陈留郡王宅中不再再等:“谁下我的手?”

陈留郡王一声冷哼。

齐王微笑。

袁训面色如常。

“不是我,是谁?”想到面前这三人个个比自己重要,龙怀城后退一步。

齐王不慌不忙:“我大婚采买酒水,就老想做手脚!头一回我容着他,假装有人弄污了酒,我说晦气,这一批全数返回市卖去,再换好的来。第二回来依然如故,我是王爷,酒水由有司太监专管,我给他留脸面,我说又污了酒,再换。第三回酒是没问题,人出了问题。今天舅父上门,有人给你酒里掺上别的烈酒。”

“难怪我说这酒劲大,从没喝过。我想梁山王府的酒,托加福的福,小王爷送给二哥三哥四哥他们过,我喝过。京里好酒,小弟送回给父亲泡药酒我也喝过。本来打算回门请教什么酒…。”龙怀城呻吟一声,随即翻身看向萧衍志萧衍忠。

龙怀城在姐丈和袁训面前不敢高,面对外甥和侄子也平和。问的吃吃:“同桌吃饭,就我喝了?”

在座的人露出笑容,齐王轻咳一声:“那个,八舅父,那个,总得有人上当,才知道弄什么鬼。”

龙怀城坐下双眸茫然好似吃足大亏,心里却欢喜原来自己有用处。萧衍志上当,和忠哥安慰:“八舅,多亏有你。”陈留郡王好笑:“多亏有他喝捣鬼的酒?”袁训想起来,恨恨道:“应该给梁二大人喝才是,给八哥喝可惜了。”

龙怀城欢欢喜喜:“没事没事,以后这事情还是我喝,有药我吃,有毒我先尝。”顿时成了袁训一队的人,龙怀城面上生辉,寻思早知是入套,应该多喝几碗让对方心安到脚底下。

引出惴惴不安:“我喝的,他们信不信?”只见大家笑的诡异。龙怀城不用再问:“那就好,那就好,呵呵,”笑声过于放松,酒气溢到房中。

……

十一殿下安王静静等候他今晚的大动作,好似没点烛火房中陷入沉静的家什。

他很得意这一手儿猜忌漂亮,想想辅国公外臣和死去不久的京官同现房中,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安王殿下骄傲有资本,他没有在现成放置任何可疑的公文。也正因为现场没有确定他们见面的对容,有司只怕要对龙怀城刑讯逼供,不问出什么不松手。而龙怀城确实无辜,唯有凭别人猜疑。人的猜疑将无穷尽,远比现场有公文引导事端要重。这是厉害的一手空穴来风。

袁家、太子、陈留郡王形成的新一层体制将告瓦解,太子入藏可以扳成勾结外敌。三年里不断出来的太子勾结外官谣言重新浮现,相信的人将成倍增加……

脚步声急促而来,安王手心冒汗心跳加快,等着那一声低低的回话:“回殿下,辅国公已让顺天府带走。”

……

“回殿下,顺天府和五军都督府巡逻人马,及夜巡小爷们到府门外,说有一个涉嫌毒害官员的逃犯潜入府中。”

安王一跳而起:“不可能!”无边的慌乱似黑暗把他笼罩,让他感觉不住往下坠落……这份儿猜忌怎么到他头上?

“怎么回事?”他冲出门。

来的是深知底细的心腹,也满面懵懂。这指正亲眼见到辅国公逃出小院的人不应该在街上让抓到吗?怎么反而逃回府中。低声道:“事情有变,殿下小心。”

安王早生出惊恐,轻轻嗯一声来见客人。顺天府当值捕头道:“打扰王爷莫怪,现有某街发生命案,毒死官员一名。疑犯出门时让人发现,顺带惊了行人马,我等亲眼所见跳到王爷府中。请王爷允我等搜查。”

安王勃然大怒:“你这是什么话?你怎么敢污蔑我?”

捕头陪笑:“回王爷,不仅我亲眼所见,还有他们。”巡逻的将军走上前行礼:“我闻讯赶去,和手下兄弟们亲眼所见。”再看夜巡的不是柳云若,柳云若今晚也吃喜宴去了。袁家姑奶奶嫁女,柳家去的齐全。执瑜执璞更不在。前太子党们要捧袁训的场,来的是位非关太子党的子弟,中等官员之子。

安王野心作祟,京中人物关系多有打听。听到少年也说亲眼所见,知道他不可能说假话。安王眸子快不能转动,颓坏气息全身俱满。无奈之下答应:“搜,还我清白!”

捕头精细,不想独自揽罪上身。强拉着巡逻的人也搜。巡逻的人同样心思,也把夜巡少年拉住。以少年为首走了,捕头和将军留下。和安王绕了七、八句话,看他面色和缓告诉他:“逃到您府上的人,像是今晚齐王殿下府中杂役。”

将军陪笑:“我当值呢,只去坐一坐就回。一杯酒不饮,但见到他斟酒。”

安王直觉自己掉到圈套里,齐王府上他安插斟酒的人有一个,即是今晚伺机把送亲的萧世子灌醉的人。辅国公去了意料之外,他乐着当“舅父”左一杯右一杯,临时改到他身上。

如果是同一个杂役,这事情就大了。齐王府上杂役,从命案现场让人看到逃出,直奔安王府上……这顶硕大无比,可罩得青天大地都不在的猜忌,将落到安王头上。

安王也知道自己可不冤枉。

他奋然挣扎般:“反正你们在搜,搜出来一问便知。还有,路上只发现他一个人不成,就没有别的人?一个杂役有什么让京官相中,京官要同他夜会喝酒?”

捕头想本不应该对他说,因为事情没有查出,少说一个字是一个字。但他官卑职小,能平复殿下怒气扯些不相干的话他不介意:“杂役路上惊的马,是辅国公主仆。”

安王双眸炯炯:“他们当时在哪里,离小院有多远?”

“他们倒不在附近,只是马乱跑让巡逻将军逮住,认出马鞍上留有东西的标记。”

安王死死抓住不放:“去袁家问啊!他们当时在哪里,说不好…。”捕头和将军露出诧异,安王察觉出自己神态过激,轻咳一声,缓一缓装气怒引发:“既然能怀疑我,也要怀疑别人吧。周围的邻居,当时经过的附近几条街的人,都得查。”

“是。并不敢怀疑殿下,不过殿下说的有理。”外面留下的还有捕快,捕头这就让人去忠毅侯府:“请问辅国公可曾到家,就说我们准备送马过去。”

后面一句让安王不悦,挑刺道:“看不出你这职位,过问的倒多?”捕头心想不是看出你生气,谁愿意当你面前办这件。惊马这事情,马在南山里,人在北山里不是很正常。既上你家来搜,往袁家问,这是哄你呢殿下。

面上堆笑:“我们董大人对夜晚的事最忧心,时常三令五申,京都夜里出个蚂蚁打架,也得我们即时查明,三更能问,不许拖到三更一刻。”

安王府没搜完,往袁家的人回来,捕头让当着安王和巡逻将军的面回话。巡逻将军暗骂这小子把自己拖得水深,但他也当值避不开,把脸木着,心里盘算往袁家问出什么只怕得罪忠毅侯。

“回殿下,袁家回说辅国公用酒过多,在二井巷落马,救回家正看太医。还引我去看了一看,那房里酒气不像喝出来的,倒像打碎酒库房。国公面上酒意绝非假装。”

安王无计可施,辅国公喝下的加料酒他有数,当然绝非假装。打算掀别人大事的他,现在面对事情越来越严重。辅国公既在二井巷落马,那离事发地点很远,离陈留郡王府倒近。陈留郡王府和他住的袁家不顺路,但酒多的人纵马走错家也有可能。也兴许送亲的回姐丈家说几句话,这谁也管不着。

那他没有到地方,尖叫的人还往自己家里跑的,中了邪吗?

安王满脑袋烦躁,搜索的人回话:“外宅无有疑犯,现只有内宅没搜。”提醒殿下想到国公没上套,他亦有机会清白不是?杂役和毒死的小官没接触,谁会比殿下更清楚。叫喊的本应该是另外一个人,却变成杂役。就这是个疑点。但杂役是自己人,他懂得怎么说。见到杂役自然就明白。

安王板起脸:“你们吃素,能让人跑到我家里。我家护卫可警惕。外宅偌大没有,不会进到内宅。要我说,杂役有家吗?去他家里看看!”

“是,认出人后已着人往齐王殿下府中问出住址,往他家去了,殿下要问,小的让他们回这里一个话儿就是。但这内宅吗……”捕头使眼色给巡逻将军,叫起殿下已是得罪,内宅平白放过,不是白得罪他?以两人官职搜就不必,但落个回去的交待大家轻松。

巡逻将军也使眼色给他,脚下也不动步子出去。安王对着两人眼风气的快发晕,换成别的地方一定啐骂小小捕头管的倒宽。但这是顺天府,是京都地面,管的就是皇帝和王公贵族的治安,把话忍回肚中。

脸面一昂,装听不见他的问话。心想看你敢提搜我内宅?

他不给个回去好打发上官的回话,捕头和将军不肯走。大家僵滞死守一刻钟,顺天府来了人找捕头:“董大人已到衙门,命你等不要鲁莽,宫门下钥没敢惊动,此等小事,往太子府上去人。”

安王眼前一黑,暗呼今晚不妙!

关于搜索王府有个先例在前……外面又进来一个人,太子府上来人肃然而进:“太子殿下说事涉官员不可以轻视,又说安王殿下持家严谨,不怕人查。太子谕,搜查安王府内宅!”

安王腿一软摔倒在地。事情本是他设局,他引导。变成这样他没有想到不说,就在刚才,他刚想起数年前夜查大天教主,也是太子作主,搜查齐王内宅,把齐王姬妾尽数拿走。

凡事有先例,可以说好办。但对安王来说可不好办。造成他不能阻止搜查,即使公开和太子翻脸也无过硬依据。比如以前没有过这话,安王已不能用。反倒太子可以说齐王府都能搜,独你不许,这猜忌就出来。

精心筹划的泼天猜忌针对的将成自己,安王不摔才是怪事。

家人进来扶起他,对来的人怒斥时。安王已转明白唯有饮恨,把自己摘出这事情再计较不迟。咬牙道:“开二门!”

一个时辰以后,安王的姬妾尽让押出。发现男人物件丢下衣裳一件,而非安王。安王的东西珍贵,发现的东西普通。又顺带的帮安王搜出别的男人东西,估计不是家人内外宅夹带,就是别的原因。但联系上今晚疑犯是个杂役,而命案死者是个官员,和王府相连上一想,安王成了百口莫辩,不让带走他说不出口。

眼睁睁看着齐王府上的旧事在他家里尽演,安王差点吐口血出来。安神汤还没有上来,顺天府董大人亲自造访。

……

“特来请罪,再把今晚查到的事情对殿下一一说明。”

安王强自忍耐才没有一拳头把董大人砸倒,两耳嗡嗡中还要竭力清明。

“先是发现命案一件,有人惊呼杀人了,随后惊马不知在哪里受惊到处奔跑。虽然辅国公是在二井巷发现,但惊马受惊位置还须确定。国公酒醉至今不醒,他是惊马摔落,还是酒醉摔落不得而知。”

安王心想这重要吗这重要吗!重要的是辅国公怎么会不在那里,本王却成了疑犯之一!姬妾到了太子手中,还能有个好吗!安王想不思虑太子不在京中他放出多少谣言也难。谣言全出来在他眼前飞舞若乱晃金星。

“因惊马和惊呼,巡逻、夜巡、我司当值,发现有人街上狂奔状若疯狂,才有到王爷府上搜查一事。不敢不敬重王爷,只能往上回话。想来不过是小事,不敢打扰宫中。回到太子府中。让抓了人走,必守律法。但惊王爷驾,下官特来请罪。”

安王什么也听不进去,只抓住几点:“死的官员是与何人饮酒?”这一点最重要,也方便龙怀城离开。当时周遭必须无人。如果有人看到龙怀城进门,随即看到马离开,就不符合饮酒中杀人这一着。但凡饮酒,总得三几杯,有个钟点在里面。

安王死死的问,想知道辅国公真的没出现过?杂役是从哪里发现!也想确定他下毒饮酒杀人的手下有没有让人看到。

“殿下,辅国公酒醉有太医为证,以他饮酒之量,太医说醉死人足够。就本司来看,他已无嫌疑。杂役是惊呼声后,最先赶到的巡逻、夜巡、当值看到他从命案附近狂奔!”

安王拍了桌子:“一群废物!现场与我府中隔壁吗!任由他跑来!”董大人正色:“正是如此!是下官赶来的原因之一!”

安王冷笑讽刺:“说吧,除去请罪,你还有什么!”

“以一般人的快慢,除非练过功夫,否则跑不了那么快。也有他熟悉街道,走小巷,追的人马匹难行在内。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此人是个疯子!疯了的人力道极大,跳起来风一样,这是有的。”

安王深吸一口气:“下面呢?这就是他能跳到我家,又安然出去的说词!”

“下官往齐王府上查到杂役住址以后,让人往他家去。直等到太子府上有令以后,把他拿下。他身上少了件衣裳,正是您内宅中那件。”

安王吼了起来:“你这是什么话!他杀了人,就往我家跑,丢一件衣裳,再回他家!”

“殿下,他疯了!回家的时候就是个疯子。”董大人面沉如水。

安王不知为何松一口气:“好!那你说纵然我家有不轨贱人,难道会和疯子有私情?”

董大人心平气和:“殿下,如果他不疯,还好一些。”

“你什么意思!”安王怒火冲天。

“如果他不疯,极有可能是府上不检点。但他疯了。失去神智的人在遇到大难临头,只会往受到庇护的地方去!他觉得安全的地方。比如他的家,比如……”

安王咆哮怒吼:“你污蔑我庇护过他,我能保护他!”

董大人不卑不亢,而且依然直视安王:“所以殿下,要我说,他不疯还好一些!”躬身一礼:“话已说尽,下官告辞。”

目送他的背影隐入黑暗,安王面色雪白,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本来绝好的一段猜忌反噬了主人?

……

太子还没有睡,看着他四个隐卫中的一个进来回话,他没有外衣,没有人知道就在不久前,他身披普通衣裳出现在巡逻的人面前,带着他们大街小巷绕圈子,跳入安王府,内宅里丢下外衣,出来径直回到这里。

“办得好。”太子吩咐他退下,眸子里有什么微微扬起。这是回敬!针对谣言的回敬!

……

洞房春色无边,鸳鸯帐中的小夫妻呢喃细语中,齐王偶然也想到杂役。倒酒倒的不错吧,现在还能正常倒酒吗?抛开,心回到念姐儿那里。

……

袁夫人亲自守着龙怀城,不住埋怨:“送亲就要喝这么多吗?衍志,而你还没有和舅父一起走!却丢下他。”

萧衍志打个哈欠:“外祖母您睡吧,我这不是来了,我赔罪我守着八舅。”

把袁夫人劝走,世子回来坐下,对着龙怀城喃喃:“从此我高看八舅你一眼,太狠了,为逼真也不能又灌两斤酒,看看,你真的醉倒!”

龙怀城闭目,哪里还听得他说话。衣裳已更换过,也净过面的他,鼻息间的酒气依然足够薰走蚊子。

……

第二天的事情不管怎么上演,也不会耽误好孩子在家里请客。来的客人可有长公主。还有为袁训做脸面的老国公。常家从早就如临大敌状态。

陈留郡王陪老国公到来,解释下龙怀城还没有醒。常大人表示慰问,长公主夫妻携子双双到来。常大人心想这面子太足,事先没听说王爷会到不是。又担心家里没有人陪得好王爷,他是一心一意陪老国公的人,现在不得不分心思。让儿子们陪,还得照料些。

镇南王主动道:“我不用你们陪,”一指陈留郡王:“只怕你们一群看诗词的人,也陪不好郡王。我为他和说话才来。”

常大人松口气,元皓不答应:“父亲,也为吃好东西啊,”接下来喋喋不休夸自己:“父母亲放心,好孩子的厨艺是我看着学的,我挑的眼儿,她不敢不好。”

韩正经先到,从屏风后面咳上一声。元皓大怒:“怎么了怎么了!分明是我看着学的!有你什么事儿!”

“我是说也有我呀。”韩正经走出来,先对王爷夫妻行过礼,反驳胖队长。

胖元皓不怕他,两个人争执起来。好孩子进来:“吵什么,指着你们搬东西,快来。”

两个不吵了,到外面片刻,搬着一个双耳炉子过来。

镇南王听过儿子的游记,好笑道:“这就是你路上的差使?”元皓放下炉子又吹嘘:“没有我帮忙,好孩子是做不好菜的。”好孩子刚才没看到王爷夫妻在,进门就嚷。这会儿已知道在,闷声只不回话。抓住机会,偷偷的对胖孩子后背飞眼风。

大人们看得到,常大人这古板,有几声赔不是。镇南王夫妻不在意:“随他们玩去,横竖不见走大规矩。”见元皓吹完了又去洗菜,嚷着:“给父母亲吃,我也要动手。”

另一个吹嘘的人出来,长公主眉眼儿弯弯:“我的元皓呀……”

“咳咳咳……”对于这种把儿子认成自己的人,镇南王拦下她。

------题外话------

抱抱仔的新会元lnpfcq1961亲,北斗星儿亲。感谢一路支持。

收到亲爱的,梁山王府的家风不会改变哈,萧战依然如故。感谢亲爱的们帮仔回贴,欧阳容还要再呆阵子。

加上一句生孩子无妨,如超前请忽略不计,权当补漏。

错字再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