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太子声援/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走袁训夫妻,柳云若怒气冲冲进去。柳夫人让扶回房,柳至到房中看妻子。四、五个丫头送水,五、六个有年纪的婆子围着,商议着太医到以前煮不煮家中留有药方的安神汤,“腾”,柳云若跳进来,匆匆看过母亲,对父亲怒目:“看您把母亲气的,纳妾是我的事情!您纳妾才是您的事情。以后别管我!”

柳至骂他:“小子你翅膀硬了跟老子顶嘴!”

已醒转的柳夫人泪如雨下把儿子叫到身边,面白如纸的她不顾丈夫在旁:“你要是孝敬我,就好好对加喜。”

“母亲放心,从今儿起我再不同您拧着了,我等下就去买加喜爱吃的点心送过去。”

柳夫人让柳云若快去,柳云若离走前翻父亲一眼,再一回警告:“我是大了,房里事自己管!”

按袁训说的西街上第二间铺子买了糖还有一堆点心,主仆袁家门外下马。往加寿房里见加喜,见到加寿没有异样,猜到消息还没有传过来,但柳云若并不宽心。迟早会传过来,而迟早就面对执瑜执璞,搞不好也要打几架,柳云若不是怕而是满心凄楚。数年前柳家不敌太后,如今就能敌太后了吗?他想到皇后曾受难的那两年,当时他已记事。他想到太子哥哥对家里的重要性,会不会影响到他……长长叹上一声。

膝上让碰一下,见加喜站到面前,小手握着点心,睁大乌溜溜眼睛笑眯眯:“给你吃。”小小的人儿从来没有柳云若心中这么重要和可爱过,柳云若试着扶一扶她的肩头,加喜并没有拒绝,继续把点心送到他嘴里,送的不得法,糊到柳云若脸上。

眼角见二丫和加寿说什么,主仆低下头没看这里。多喜、增喜、添喜看着点心糊自己小嘴巴,也糊衣裳和别人。奶妈依原样笑看着只在附近。

柳云若飞快对加喜吐了吐忧愁,因为加喜听不懂。“怎么办呢加喜?你要和我退亲吗?”

加喜知道眼前这个人说了什么,但她不明白,只格格笑一声,小脑袋有模有样点一点,把点心这一回总算糊到柳云若嘴上,但又掉他一脖子。

听到笑加寿看过来,敏锐的感觉出柳云若刚才说了话。说的什么?想来他不会出言讽刺小小的加喜,那他会说什么呢?对奶妈看去,奶妈走过来悄声:“我听时已说完。”加寿只能作罢。

加喜把点心送来:“大姐吃,”顺着往下说话:“二姐吃,”小脑袋转动:“二姐吃……”围着布偶山转一圈:“咦…。”柳云若满腹心事也一笑:“小古怪在那里住吗?”

“二姐吃,”加喜继续转着布偶转圈圈。柳云若不是有意,是油然想到,眼前没有太后压力不在,自然而然的抱起加喜:“我送你去。”加喜笑盈盈。

加寿惊奇的瞪大眼睛,还记得柳云若以前没有这样过。就没有阻拦,给奶妈一个眼色,奶妈们跟上。加喜嚷着:“多喜欢,增喜欢,添喜欢来。”

香姐儿在她院子里拿针,琢磨着给加喜做一串子带树枝的荔枝布偶。沈沐麟在另一个窗户前面看书,准备下科应试。见一长串子人过来,香姐儿惊呼一声:“怎么会!”沈沐麟丢下书过来关切,见到柳云若抱着加喜,后面跟着多喜等人,沈沐麟纳闷:“没事儿啊,妹妹们来寻你玩耍。”

香姐儿呆呆看着没有说明,直到加喜到面前。柳云若放下她,看着那小脸儿笑容满面,还对加喜道:“二姐在那里。”

点心送到香姐儿面前,加喜沾满点心的衣裳,和柳云若从肩膀到衣角的点心也看在眼中。香姐儿定定神接过加喜揉成几块的点心,心想这倒是好事情。因为柳云若也爱洁,肯让加喜弄脏他的衣裳本身就是态度。打算对他说几句和气的话,有人回话:“战哥来了。”

香姐儿大惊失色,沈沐麟大惊失色,柳云若大惊失色。

香姐儿小夫妻大惊失色的原因柳云若不知道,他也没功夫管,他只知道此时遇到萧战将是一场好战,本能上,认为萧战已知道。瞄一瞄加喜,柳云若并不想当着加喜的面打萧战。俯下身子:“加喜,你回加寿大姐那里去好不好?”说着目视奶妈。

他又一回气馁,加喜奶妈不听他的,直接来个不理会。柳云若知道加福的奶妈会听萧战的,这对比让他又伤一回心。

好在香姐儿听到,迅速抱起加喜,吩咐多喜等人奶妈:“随我来。”和沈沐麟往后院门就走。

柳云若才有感激,就想到香姐儿犯不着听自己的。何况他们慌里慌张好似躲避为什么?但带走加喜是好事情,松一口气,柳云若紧紧腰带,心头正有火气,话一旦不投机打一架也罢。

“啊,”后院惊呼声出来,沈沐麟护着香姐儿退回这里,原来萧战堵在后院门。

在今天香姐儿还有理由当柳云若是外人,不愿意当着他理论。愤怒无比:“战哥,你胡闹我再不理你!”

萧战给她一个大鬼脸儿,再满面横眉瞪向柳云若,粗声大气地道:“让我堵住!我岳父上门退亲,为什么你还有脸在这里!”

香姐儿又吃一惊,以她对父亲的信任,知道父亲说一不二。父亲要守十年约的不是……香姐儿第二次愤怒:“战哥你又乱生事情!云若虽不好,也是爹爹相中。找加福去!别在我这里搅和!”

萧战冷笑还是对柳云若:“小古怪!岳父刚刚到宫里见太后说退亲,又往柳家去。我祖父恰好在宫里听到,我刚知道回来告诉你们,以后姓柳的再不许进家里的门,看加喜一眼也不行!”

拳头一晃,萧战暴躁:“滚滚,滚出我家!”

劲风响起柳云若直接扑上来,萧战这一回可没有加喜生日在宫里那天被动,接住,两个人打了起来。

沈沐麟走到香姐儿身边庆幸:“原来战哥不是来找我们。”香姐儿却眉头紧皱:“我宁可战哥来找我们……”想萧战虽很会胡说,但不为加福他才不会胡说。只想弄明白这事,香姐儿道:“你去见爹爹问个明白。如果是真的,我们帮战哥。如果不真,我们帮云若。”

“帮表哥。”加喜在她怀里接话。

香姐儿给妹妹笑脸儿:“他对才帮。”

“对才帮。”加喜又学会。

沈沐麟拔腿出去,而他走后,院门外又悄悄溜走小红,后面跟着禇大花和奶妈。小红很稀罕小姑子这妹妹,有空就自己送她来和加喜姑娘玩耍。就听到这一出子。让奶妈带着大花后面走,小红姑娘轻身功夫一般,但比一般孩子快,来到老太太房里找胖队长一行通知消息,老太太说他们去镇南王府看请客的地方,准备胖孩子大请客。

小红找来禇大路,禇大路跟执瑜执璞在一起,这样执瑜执璞也知道了。三个人飞奔过来。一个皮匠带马出门,跟一个家人往镇南王府报信儿。小红要报的,当然不是她曾经崇拜过的,那揪出柳家小爷花心鬼儿的战哥不好,而是“加喜姑娘退亲了,以后不许柳家小爷上门了”的这消息。

柳云若无形中可也没讨好小些的孩子们过,反而是他在宫里打战哥让孩子们看到。不能怪皮匠眼里没有他。

……

“住手!”沈沐麟带着关安和执瑜执璞禇大路几乎同时赶到。执瑜三个人先不急着分开萧战和柳云若,大声问出来:“关爷是真的,退亲的事情?”

“假的!”关安吼道:“谁传谣言!侯爷不得闲来,让我来分说。大小姑爷不许再打!”

执瑜执璞面色恢复自如,上前去分打的难分难解的一对。禇大路嘲讽萧战:“什么坏招儿都是你!你想打架就明说,你太能挑事了!”

萧战让执瑜推开不服,对关安喝道:“你一步不离开岳父,有胆子把话说全!我岳父是不是进宫见过太后?是不是出宫去过柳家,是不是说退亲的话……”

关安嘿嘿一乐,他可不是孩子们好撩拨:“侯爷的事情,你问我就要答吗?”

柳云若回了他,大声道:“是去了我家!但我没答应!”

执瑜执璞香姐儿等惊骇满面:“你再说一遍!”柳云若挺起胸膛只对着萧战,一字一句地道:“岳父一时误会去退亲!这误会已经澄清,这亲事还在。战哥我告诉你,以后你少插嘴,这是我的亲事!”

从香姐儿怀里夺也似接过加喜,抱上手臂扭身就走。那浑身又狂又横的气势,让萧战这等强横的人也一时无话可说。

执瑜执璞悄悄的有了笑容。

禇大路只要看到萧战吃瘪,扬眉吐气的有了笑容。

香姐儿轻轻有了笑容。

加喜在小夫婿肩头上对萧战招手,她记得这是最疼她们,每天带着出去逛的人,笑靥如花:“三姐丈,格格……”

萧战对加喜没脾气,堆上笑:“加喜,吃点心吃糖找三姐丈买知不知道,找我只找我。”双手狂点自己胸膛。柳云若站住,回身冷眸寒面,和萧战双雷撞击似的迸到一起,随后面无表情抱着加喜离去。

他的嗓音从院门外传过来:“要东西应该找我,三姐丈陪三姐,加喜别寻他。”

加喜想来似懂非懂,没有她的回话。

一行人看着院门外柳云若身影消失,多喜等追上去。关安咧嘴一笑:“我回去当差。”看向三姑爷的眼神肆意幸灾乐祸。关安不喜欢梁山王,自然也不会喜欢萧战性子,只敬重他的是对加福好。萧战眼里只有加福,也不在乎就是。

执瑜执璞禇大路对萧战意味深长的一瞥,萧战捏巴捏巴拳头,三个人不再说什么,耸耸肩膀走开。

没走出多久,身后香姐儿重新愤怒:“战哥,我们不想听你说话。”萧战无赖的嗓音:“为什么不听?我对你说说,方家对你其实没有我家对加福好。方家还有人嫉妒你,你就以为是热闹了,是你得人意了,细推敲下我家里亲戚哪个敢这样,因为不这样,所以看上去无风无浪的不热闹……”

“你已经说过了!从那天回来,你每天说不止一回。我听到了,我记住了,”香姐儿听到战哥抱起加喜就跑,让柳云若猜中不是帮他,真是小夫妻躲萧战。

执瑜执璞笑得浑身颤抖,但没有回去。禇大路叹气:“他呀他呀……”也没有回去。因为后面拳风阵阵又是一场打斗,不用看也是沈沐麟对上萧战。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沈沐麟喝道。

“小古怪,我就是对你说事实……”萧战挥拳的同时不忘记一贫到底。

他们一直打到四个皮匠和小六苏似玉到来,元皓提着棍,韩正经扛着棍,小红好孩子撸袖子,虽然露出的还只有手:“在哪儿呢在哪儿呢?还在吗?”

小六苏似玉怒气冲冲:“柳家没找到他,听说吃喜酒,我们寻去了,路上人多堵住车,卫家说他走了,没想到他却在咱们家里。”

萧战哈哈一笑跳出战团:“六弟你来的正好,我这样说……小古怪说我扯谎。”

小六黑脸儿阴沉:“二姐,我和苏似玉亲耳听到爹爹说的,柳爹爹要给加喜房里纳妾!爹爹要退亲……”

香姐儿白萧战一眼,对小六道:“六弟,关爷说爹爹的话,这亲没退,云若哥哥还是加喜女婿。”

“可他要纳妾怎么办?”苏似玉不再扮小大人,着急追问。

“打他!”胖队长威风不拿出来怎么行,不等香姐儿回话,元皓把棍往地上重重一砸:“他再来家,打他!”韩正经等纷纷道:“对对,纳妾就打他!”元皓又得意洋洋,也有资本得意洋洋:“我家就不纳妾。”

“表弟好样的!”萧战跟里面喝彩。

沈沐麟气坏了,这分明是怂恿挑事。现在话题不对着他,小沈也火大的收不住。想想这是别的女婿事情,岳父会管,有你战哥什么事儿,沈沐麟一拍萧战后背:“别在这里废话,我和你演武场见。今儿打个痛快。”

“走!”萧战一口答应,香姐儿孩子们跟着去了。

……

柳云若送加喜回加寿处,见加寿虽没有说,但神色总有打量,干脆问出来:“战哥来过?”

加寿并不隐瞒:“来过,”又露出安慰神色:“不过你放心,爹爹刚打发人对我说过,我全知道了。云若,你要好好对加喜才是。”

柳云若吁气,虽不知道岳父说了什么,但还是岳父老道,应该是打发关爷过去,就让人知会大姐。他胡乱回上一句,闷闷不乐看着加喜等玩耍,直到他心中有了主意,也想到要回去看望母亲。没呆多久对加寿告辞:“明儿我再来麻烦大姐。”

这般客气说话,加寿满口答应,眸子喜悦的一弯:“就是这样,你还是来我这里看加喜。”柳云若好生感激,认为这大姐有担当。道谢过二门上寻自己小子出来,静静道:“去见太子哥哥。”

这是皇后爱重的家中孩子,太子即刻见他。柳云若请太子屏退人,把事情说了一遍,结束时问道:“太子哥哥,父亲这样做只怕是为了您,我想的不深只到这里。”他犯不着把柳垣说出来不是,只想知道:“您要这样的后路吗?如果您要,为您我可以纳妾。”

太子这一刻刮目相看,很心爱眼前的内亲表弟。这件事情从程度上说,他的岳父在太后宫里大叫大嚷,让人想不传开都难。从钟点上说,梁山老王又回家告诉孙子,萧战赶到袁家搬弄已过,殿下也知道并在心里转好些圈。

作为柳至在意在其中的当事人,一听就知道柳至心思。这种唯忠心在上,并不是以兄弟情意在第一,让太子感动不已。从这件事里也可以看出,柳国舅过多考虑久远,而不是眼前讨岳父喜欢。

如果是别人说这话不卑不亢,没有打算讨殿下岳父喜欢是不畏权贵的话。那和殿下岳父兄弟情深的柳国舅更为难得。对殿下的忠心也更值得皇后明白以后对柳至的看重。

这话又从柳云若嘴里出来,在儿子嘴里把父亲准备的十年亲事靠后……太子快意的笑了。表弟愿为他排忧解难的心红通通捧出来,殿下也不亏待他。

而早在柳云若进来以前,一边是岳父,一边是国舅,殿下衡量整个事情,估摸出来只有他能解开。

殿下眼睛亮晶晶:“云若别担心,再等等我给你答复。这几天先忍耐一下,别和你的岳父,也是我的岳父生分好吗?”

柳云若感觉答案已出,乌云散去得见晴朗,让他开开心心大声道:“是。”

问过太子没有别的话,就要回家去看母亲。有一个人匆匆进来,对太子悄回几句话。太子失笑状,回到柳云若身边又转为好笑:“你从后门走避开他们,”

柳云若用眼神疑问,谁?

“你要跟加喜好,可不能得罪元皓他们。”

柳云若没有问镇南王世子吃错哪门子药,而是一听就懂。按太子说的走后门,按捺不下想看看动静,和小子换过衣裳绕到太子正门来看。

拐角上小心翼翼露出头,见不下一或两百个人在外面等候。胖嘟嘟看上去鼓囊囊的镇南王世子刚听人说过话,脑后有个人进去。而他转向台阶下几个孩子,柳云若认得神骏的小马,名叫韩正经、好孩子等人,还有他的小舅爷小六小夫妻。

“他不在太子哥哥这里,他家里也没有,这是畏罪潜逃,咱们走,分头找他。”镇南王世子人儿小小,神气活现如冲云天,俨然捉拿柳云若的大将军。

柳云若一吐舌头,一两百人往太子府来,这京里也只有你敢,还安然无事的来,没事人的走。又皱眉,幸好我从后门走了,不然让你当成畏罪潜逃的拿住还有好吗?

耳边小六他们乱哄哄:“潜逃的人往城门上找,苏似玉和我去一个,正经你和好孩子一帮,小红跟上表弟,走……”柳云若逃之夭夭般回到家中。

门人简单说过,柳云若咧嘴苦笑:“从今天开始,再来人说我往城外田庄上去了,惹不起我躲着。”走去看母亲,见到她气色恢复,喝过安神汤香甜入睡,柳云若自回房中。

晚饭独自用,翻来覆去直想到一更以后,让自己小子约请父亲到书房。父子在烛光下相见,见父亲气定神闲跟他惹出事,重新得罪袁家不过吹阵风般,柳云若更能确定,到底太后不是一小股风。想好就是直截了当,即如此问:“请您告诉我这又什么内幕?”

柳至懒洋洋,用父亲威风摆摆手:“就问这个?”

“我已问过太子哥哥。”

柳至觉得儿子真的大了,反问道:“殿下怎么说?”

“太子哥哥让等他回复,但说岳父还是我的岳父,又让我和加喜好好的。”

柳至又看高儿子一眼,居然能从太子那里得到这看似不明白其实确切的答复,犹豫一下要不要和盘托出,儿子也能察觉老子心神动,柳云若坚定的道:“我要听实话,就现在,您是怎么想?如果又和我岳父约上做什么,为什么一定要闹腾。”

烛火似跳动到他眉头,闪动着三个字,我要听!

“好吧,你看看房外窗外,过来坐我身边。”柳至说着,从他居中独一份儿没有邻居的座位上起来,挪到左首一排椅子上一个。柳云若很快过来。

……

“这件事情只有你能担当,云若。”

“什么事情?”柳云若神情凝重。

柳至微偏头问他,也方便探询的眼光放到儿子面上:“你怎么看梁山王小王爷?”

“战哥?嗤!”柳云若有无数坚挺的理由对萧战嗤之以鼻,表示自己的不喜欢和轻蔑。

但父亲的意思显然他都没猜中,柳至轻声道:“他太讨好你岳父和加福了是不是?”

柳云若一惊:“什么?”

“你看小王爷对加福有多好,大家眼里全看得到。以后在猜忌上面,梁山王府又没有老王爷的时候,都知道不管任何事情,将和袁家共进退。”

话语在柳云若面前掀开新的一扇门,十二岁年纪的他以前没想过这么远。

“云若你是我的儿子,是时候想想就眼下来看,我们家是太子外戚,袁家是太子妃外戚,我执掌刑部,小袁执掌兵部,你和加喜定亲,梁山王又是你岳父的亲家,这会让多少人睡不安稳。”

横竖无人在这里,柳云若说个明白:“您是指安王殿下还是齐王殿下?”

“谁也没有指,也可能是他们,也可能是以后出现的人。福王皇叔也能造反。而你看看史书去,谁都有可能。”柳至不自觉的坐得笔直,柳云若看出来有了自豪。父亲这是拿自己当大人来谈话,这是他郑重会议时的姿势。

“我柳家世受皇恩,到我和你这一代上,皇后娘娘虽不能掌控六宫,太子却大局将定。说将定是提醒你我不要大意。我柳家是忠心的。”

柳云若急忙点头。

“你岳父也是忠心的,即使他女儿不是太子妃,我和他都不会忘记皇上当年的知遇栽培之恩。如今加寿又将是太子妃,他没理由不忠心,我也信他。所以当年老丞相所作所为,从我和他的交情来看,还是从你岳父的能耐来看,我都不能不管他。当时局势是我照管他,现在局势是他照管我。而以后照管整个朝中猜忌风向的人,只有你。”柳至对儿子眼神犀利。

柳云若又点点头,他知道自己是重要的,但没有想到会有这般重要,有热血翻腾上来。

“老丞相当年是糊涂的,眼光也不久远。在他任宰相时得罪打压的人不少,太上皇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太后是皇后的时候,以为他可以托付,把加寿定给太子。万万没有想到老丞相素来行为助长他的野心,他看不到小袁纵然没亮明身份也是皇上心爱的人,也看不到太子他年以后,以我的年纪、小袁的年纪、阮梁明等,我们将是太子一朝的老臣重臣……”

柳云若默然不语。他在幼年的时候听多家里的人痛恨袁家,说话的人大多是对老丞相怀恩。

“不管是交情还是他的能耐,我决定保下他。就有儿女未生先定亲事这话出来。”

柳云若涨个大红脸儿,原来是这样……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已足够他内心震荡,又一个大震荡过来,抗拒亲事真的是他错了。

“那年忠毅侯夫人已有执瑜执璞,两胎生下三个孩子。你母亲也还没有你。我不敢保证你母亲生下就是儿子,也不敢保证侯夫人还能再生。这亲事不过是我对兄弟的承诺。当时我已把老丞相撵下家主位置,不能看着他用整个柳家去惹皇后。但老丞相为官数年,朝中另有基业。我意表明不管老丞相再有后续,我坚定会保你岳父。”

柳至轻轻一笑:“现在想想,我给他的承诺,却成了他对我的承诺。”

柳云若慢吞吞:“那一年,呃,我岳父知道他是太后的亲戚吧?”

“怎么会不知道呢?早在太子府上可是拿他和我一样对待。又借用淑妃娘娘为借口,假托为她的亲戚还不行。现在想想我明白了,他当公主师,是当年皇后想多多的见到他。而瑞庆公主以兄称呼,应该也是早知道的人。”

柳云若让这巨大的情意震撼住,这完全颠覆他过往听到的当年袁家以弱势也拼丞相的认识,分明,就是父亲护他,他护父亲的万重相知。父亲固然想到以后,不惜在岳父离京以前登上家主,决定给予一生的周护。而袁家也在当时当年还了同等份的。这得多知心才能在彼此身处矛盾中还能想到还能做到?

在柳云若长这么大的目瞪口呆中,独这一回最为吃惊。

旧事中沉浸的柳至面上浮着笑容,没有看到。自顾自说着:“在亮明他的身份以后,曾经恨他。后来想想与其让他踩,好过被别人踩。再说对上你岳父可以不客气,可以一拳砸过去,对别人行吗?只怕中招还要陪笑。”

野湖边上一次一次的挥拳,一次一次的质问……柳至悠然满意:“可没有少打他。”

柳云若继续震惊中。反复问自己,这么明显的事情怎么没有早看出来,怎么没有早看出来……虽然重回过去,他不认为这叫明显。但听过父亲的话,柳云若自责的心涨潮般云涌风起。

“哎呀扯远了,本来是说你亲事。”柳至清清嗓子:“有二妹的时候我写信问了问,那个时候知道是沈家的。但我想还能生,兴许再生一个。再生是加福,我心想这倒不错,刚好有了你大上一岁正好成亲事。没想到那年打苏赫,去什么板凳城什么城的,又福王乱,收信晚了,让梁山王强抢了去。这一家子整个强盗窝!亏老王爷老王妃还有脸上家里来闹,还有脸天天对你母亲说难听话。”

柳云若一笑,又迷茫的问:“沈家为什么比我早?”明显见到父亲踌躇过,低低道:“这话你烂在肚子里,沈家是头一个定亲的人。”

片刻以后,柳云若直直站起,面上迅速没了血色。他一直鄙夷萧战抢亲事,也是他面对萧战从来不低头的底气。却原来太子哥哥也是横插一杠…。

“太后作主谁有办法?”柳至无奈说过,又语气赞赏:“不过我给你找个好岳父吧,他上金殿上退过亲。”

柳云若回魂:“是,骨头是硬过别人。”

“哼哼,那是当然,为父相中的人还能有错?”柳至接下来也郁闷了:“要是没有梁山王府,早几年你们定亲,也就没有后面的事情。不过老天如此算计,更能确定以后挑大梁的只能是你。”

柳云若再年轻也听出七七八八,认真想下萧战:“是啊,战哥是强横的,但他对加福一片真情也罢了,偏偏最爱表露在外。”

“所以只有你云若,你是太子表弟,又是太子妃妹婿。以后这朝堂上偌大的亲戚关系,和引出来的猜忌维持和平衡,全在你身上。”柳至不多见的露出慈爱,眸中浓浓的心疼:“这可是最重的担子。做的不好,大家要为你分担,这中间有一个人出错,影响所有牵连在内的亲戚。做的好,辅佐太子也辅佐加寿。”

柳云若正要点头,“但,”柳至沉下脸:“你得牢牢记住,忠心为上!有国才有家,有家才有儿女私情!”柳云若毫不犹豫的发了个誓。他不是草包世家公子,不会不懂父亲话的含意。

柳至过于满意,有一会儿没有说话,心中翻腾的旧事千头万绪,要说他也得想想摘哪段告诉儿子。而柳云若也为这段旧事荡气回肠,品味着似后劲足的美酒一般。电光火石在脑海中一闪,他来前的疑问是没有了,但新的疑问出来。

“父亲,你说纳妾不过是和我岳父事先串通?那您把母亲气到…。”

“什么话!我还要事先串通吗?我是真话!”

“真的让我纳妾?不是只给太子哥哥后路?”

柳至板起脸:“兄弟也有限度,父子还有限度呢,不然你这小混蛋,以前还不把我气死。”

“嘿嘿,父亲请明示。”

“你岳父异想天开,好吧,沈家连家尚家都跟着转。就算太子一生也这样。但我为什么要跟上?说到底,纳妾在本朝合乎情理。他说什么,我随着一呼百应,我成了什么人?趋炎附势之徒!”柳至气呼呼:“这点儿你也糊涂,难道他明儿说男人穿女人衣裳,女人以男人样子出门,我样样得跟上!”

柳云若眨眨眼睛:“那您是不反对我不纳妾?”

柳至没好气:“你都当他家答应,以后你想纳妾,这烂摊子我不出面。”

“那就好,父亲,我认真对您说,我说过的话,我做到。”柳云若正色说完,还是抱怨:“既然您不过是提议,为什么不事先知会母亲,看看您把她气病的不是吗?”

“你小子听一晚上白听了!以后你平衡猜忌,一辈子里的事情不会件件知会加喜!”

柳云若张口结舌:“那那,那怎么办?”骤然间出现的不是萧战,而是率领一两百人闹哄哄寻自己的镇南王世子。

柳至给他大白眼儿:“你们夫妻间我怎么知道?再说你母亲,为父难道不知道她身子什么样。不就晕过去,这不是很快好了。”

“父亲说的是,要让加喜身子好……哎哟不好!”柳云若惊呼。

柳至皱眉:“一惊一乍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比我刚才说的还要深吗!刚才你不是好好的。”

“要让加喜身子好,我可不要小胖子。”柳云若心里又闪过镇南王世子,这个小胖子得瑟的看不下去。

柳至忍无可忍把儿子骂一顿:“是你媳妇,是我家的儿媳妇,纳妾为父不能说话,胖瘦还不能作主了!还有你,你是做什么吃的!你岳父胖吗?你岳母呢?不由着他们就是了!看你岳父好气派,一出来一长串子,一个赛似一个的胖,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养……”

最后一个字到底没出来,把柳至噎得哼上好几声。柳云若直到出门还要忍住笑,不然只怕放声大笑。又去看过母亲,见她醒来喝过一碗粥回房。

柳至最后回来,俯身看看妻子,嘀咕道:“这不挺好的,你没事儿别装虚弱,我不吃你吓!”

柳夫人是没有力气才没有怒容,但仅有的力气也回上一句:“消停吧,云若成亲以前别惹事情。袁家要退亲呢。”

柳至呵呵一笑:“他想什么就是什么,他想上天我也跟不成!”

……

元皓下半天非常之忙,城门上堵截柳云若不到,又往城外走走,借机吃了野店逛了城外石榴花,除去没拿到人,别的舒心畅意。

以他们玩忘了的记性,城门早关没法进来。但长公主留人在城门上,也提醒元皓想起来:“六表哥带着我的人先回去,我回家还母亲的人就来。”

长公主见到儿子笑容可掬:“拿到人没有?”

“没有,不过我威风极了。”元皓上前同母亲香香面颊:“我回舅舅家睡去。”

长公主装模作样垂下面颊,其实眼睛里馋涎欲滴:“又和许多人玩去了,你不乖,你不陪母亲。”

元皓直接看不见,手舞足蹈解释:“我要带小十去拿好孩子的点心,好孩子把点心换了地方,怎么能瞒过我?拿到给多喜一大块儿。”

“元皓真厉害。”长公主送上大拇指。元皓扭身就走,“哎,”他又回头。

“哎,”长公主同时叫他。

母子神神秘秘地笑,又同时道:“今天事情别告诉父亲。”这是元皓,让母亲隐瞒他动用家人为加喜教训女婿。

“今天事情别告诉你父亲。”这是长公主。王爷嘛迟早会知道,所以瞒他一天好玩一天。

母子相对嘻嘻,元皓挥动小手:“母亲再见,我给妹妹抢东西去了。”

“去吧去吧,要威风要神气哦。”

“知道了。”

长公主对儿子胖身影心满意足:“我的元皓多像我呀。又会玩又会吃又会欺负哥哥。”

丫头笑道:“您呐,要再有一个了。您看小王爷已长大,小郡主也会玩了,再有一个小王爷可以陪您。”

“是吗?”长公主听进去,寻思着再生一个也这般的神气威风,或许也不错。至少太上皇太后会喜欢,公公和丈夫也会说好。

……

事情到下午就满城风雨,到晚上安王尽知详细。镇南王世子带人招摇过市是他白天亲眼所见,安王的布置又一回让打乱。他想着不用自己出手了,忠毅侯异想天开的不纳妾,果然有惹事的一天。又想到袁柳这算不和气,他准备好的猜忌可就用不上,只能在中间挑唆。

精心准备半天挑唆步骤,安王又睡了太子送来的一个女人。这对他有挑战性,枕席中容易让人迷惑,也可以迷惑别人。第二天让叫起有疲倦感,才想到今天大朝会。

五更前在夏天也黑蒙蒙,但宫灯下那对风头劲起的人物还是轻易捕捉。安王找到袁训的时候,见到他悠闲自在的步入宫门,而柳至从另一个方向晃晃悠悠出现。

真盼着他们在这里打一架…。安王心思闪过后,柳至和袁训擦肩而过。明月撞上流星雨似的,他们两个人身边无端视了。也或许亮起来的是无数装着不看其实偷看和不避讳审视的眼光。也有另一个原因。

唰,无声之声胜似有声,在人心中划过一道痕。袁训扭扭面庞眼神挑衅。

唰,惊雷不及掩耳,往往耳朵其实可以不听,震撼在人心上。柳至扭扭面庞目光嚣张。

哗……人心无形中摔倒一片,期待出来,害怕出来……拳风出来。

安王倒退倒退摔到身后栏杆上,他们就这样打起来?这是宫里,大朝会来的人多,看的人也就多。不要名声不要考评不要…。皇上了吗?又一个心思浮出,不要最好!

焦灼如震雷轰顶,在安王心底咆哮而出。挑唆正是时候,他对心腹们使个眼色。

“这这这,这里不能打架吧?”

“忠毅侯,柳国舅,你们这是目无法度?”有人甚至上前叫出来。

“小儿女亲事不和怎么把上朝当儿戏?”

太子勾起唇角正听得扬眉,见安王带着慌乱过来,把笑容敛起换上怒容。安王心想这机会不说话还能什么,针对忠毅侯最有力的手段就是朝中色鬼本有,让人不纳妾等于夺人命忠毅侯晕了头正眼不瞧。只要他肯瞧瞧就知道自己错过多少交情。但他不瞧正中本王下怀。

“皇兄,你看这也是重臣,自己不讲王法,还能约束下面官员吗?他们能在这里打,官员们就敢在六部里打。以后凭拳头办差,凭拳头说话?”安王焦急满面:“我只是没那脸面,请皇兄喝退他们。”

“为哪般?”

安王整理下昨天到今天莫非太子无能到极点还不知道,诧异道:“为纳妾不纳妾,”

太子动容:“我听到不敢相信,竟然真的?”板起脸:“小事一桩犯得着吗?”

“是啊,您去劝劝?总不能等到父皇出来见到。再让当值御史通融不要记录,”

太子温和:“皇弟好主意,不过能通融吗?这么些人看着呢。”太子很生气的模样,一拂袖子转身不看:“我只求别带累我吧,这些人的嘴堵不上,打到父皇出来也罢,这事儿就与我无关。”

安王跺脚:“全是皇兄的亲戚,听之由之可不行……”他撸撸袖子,看架势他要上前。太子索性走开几步,避得更远停下来,张大学士来会合,避人眼光的地方都有一笑。

齐王也让开,刑部兵部官员让开,兵部侍郎荀川指手画脚:“都看到了吧?当将军没的说,当差,没有说。独做人上面太差,亲事件件他当家。我家尚书这人品啊……哎,柳大人左脚,哎,慢了不是,哎,用劲儿踢呀……”他并非大叫,不过也足够听的。跟花蝴蝶似的,东边说说,又往西边私语。

安王想关键时候真能看出门道来,难道你们有意做成我出头?真真岂有此理,这是皇宫内院,这对人一个尚书年前复职,一个捕快滋味没吃够?跟这里撒野来了。安王计算过无数次他出风头,万没有想到是在这里。

但袁家亲戚也好,柳家亲戚也好,一概避之不及。那应该管官员的阮梁明尚书,面色苍白呆若木鸡。那最跳脱的阮小二,傻子似的看风景。

找一找没有镇南王在,估计又西山没回来。自己虽是权贵跟他远不能相比,大朝会也能告假,像自己就不敢。

安王咬牙,好啊,都不出面,又偏应有个中流砥柱的,不是本王不让你们,你们太怂了。

进宫上朝没有护卫成群跟随,还是对心腹官员暗示,安王率先出面:“住手!有王法没王法,这是能打回的地方,二位官职不低,怎么……”

官员随着他话上前拉拽,巧了,出来的尽是文官。别说挤到拳风里面,就是一伸手,随后大叫连声,三个人让推出来,虚空退了几步,有一个重重撞上安王。

“扑通!”

倒地后安王两眼金星两耳嗡嗡,脑袋涨一圈似的。他的心腹武将们出现在耳边:“殿下您怎么去了,他们真打,招数高着呢,谁拉谁倒霉。”

安王府中也有教头,不会不懂真拳圈里勿进闲人的道理。心底不知该沉好还是喜悦好。试出真打是好事,包他们撕破面皮。但着实不好过,浑身上下哪里都痛,又不是二人亲手所致,安王不知发怒对不对。

老天应该是来救他,他坐的位置又正确,无意中见到半明半暗的树下,独自站着一个人。

幽暗遮住岁月痕迹,哪怕他平时保养的也不错。明眸闪烁讽刺嘲弄,似长空变幻不断的流云不好捉摸,却清晰可见。

轮到安王呆若木鸡,这不是别人,是他的父皇,应该静鞭过后让簇拥而出的皇帝本人。

看着嘲讽不断给袁柳二人,皇帝看得气定神闲。安王不知所措的起身,实在弄不懂皇帝不呵斥反而观望的心情。如果皇帝不管,那他拉架仿佛出丑。

皇帝心里怒火团团,如暴雨前遮天盖地的滚滚乌云。两个无耻的内亲表弟无耻到了极点。为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再三试探他的宠爱。

纳不纳妾是当事人的事情。女婿要纳,岳父本管不住。女婿不纳,当爹的也休想插手。但空穴来风无中生有,昨天闹一天不算,今天又打算怎样!

他要是个暴君,早就把他们一锅端了。但他就是个暴君,也要考虑下太后的心情。皇后的心情虽不考虑,但历史上也有暴君在乎下帝后表面和谐。

当然他真是不管不顾的暴君,也就不想这么多。而一旦想了,历史上有没有君前打架而安然无事的,还是有的。而一旦想了,重回前太子府上这种事情时常发生。他的前太子党本就不谙章法,结果养成这段坏毛病。

以前觉得有趣真性情,不拘一格用人才。比奏对中规中矩的官儿顺眼。现在怎么看怎么恼火。

怒到不能再怒时,皇帝低声说了几句,随后悄悄离去。

……

一队侍卫跑来:“侯爷,国舅。往东些,一里地外空旷,那里打不给我们惹事体。再过一个时辰我们就下值,行个方便请你们吃酒。一个时辰以后就归别人头疼。放我们一马。东边些。”

太监悄无声息走动,把官员们带走。金殿门大开,百官鱼贯而入。今天没有鼓乐也没有静鞭,大朝会权当小朝会吧,无耻之人不听也罢。

安王不服气以为皇帝让步过大,回身看看,见侍卫们留下几个照看,谈论声让风吹来。

“这一拳好,侯爷这是战场上练出来的?”

“以我看国舅最好,国舅,你听到没有?听到记得加顿席面。”

安王火大回到金殿上,很想看出皇帝心情。但大朝会金阶之上哪里容易看出来,皇帝一如平时不动声色,语声也和缓自然。

说到一半,袁训柳至垂着头溜进来。守门的太监没阻拦,皇帝也装没看到。朝会和平时一样直到结束,袁柳二人也知趣一言不发。

安王从没有遇到过这种说是宠爱过度还是福祸难料,回府和先生们商议半天难以揣摩上意,只能看看再说。他的先生们庆幸:“不是那么亲厚也是好事。还以为肯丢乌纱帽的亲事,必然情深意厚。”

安王觉得局势本就应该看不清道不明,但是他掌握中的迷雾而不是这种……太子府上来人把他打断:“太子殿下有话问张大人,听说在您这里。”

让张大人去,安王烧着般的精神抖擞:“这是怀疑我上了,也是,拉架的时候我说了一些话,各位小心才是。”像忽然有了方向,总比摸不到看不清楚的好。安王喝一碗参汤精气神全足,在房里踱步等着回话。

……

文章侯府从来没有人这么齐全过,下午还要去衙门,但二老爷三老爷都露出长谈的神色,让亲戚们以为出大事。

“不年不节的,这是说什么话?”城外特地接来老太爷,有一位抖着嗓子问道。

文章老侯负手,此生从没有这样有气势似的沉面沉心,缓缓从左扫一眼往右,眸中笃定扫平说话声。声调从他口中扬起时,就让人觉得力量权威。

“我回来了有几天,歇息了,也反复想过了,和二弟三弟也商议过,有件事情还是要让你们知道。”

二老爷三老爷点头。

老侯面庞柔和,把身边正襟危坐的韩正经扯到身边,往前推一推:“从今天开始,京里侯府一言一行只为正经。为正经,不能说的话不说。为正经,不能做的事不做。侯爷也答应,老太太也说早该如此。亲戚中不是自夸,我们没少伸手。旧事过去了吧,从今天开始,我们也管不到亲戚。但亲戚们要跟上来我们愿意。要跟上来,等下听正经好好说话。”

正经就站出来,怕说错说漏慢吞吞:“从今天开始不许有怠慢学业的人,”

他的三祖父点头。

“不许有花天酒地的人。”

亲戚们眼珠子快瞪出来,你小人儿知不知道三祖父加上外省那祖父以前什么德性?

韩家三人点头。

“不许有贪赃枉法的人。不能给姨丈和加寿姐姐丢脸面。”

有一个当官员的打断他:“世子,你这也太心急了,加寿姑娘还没有大婚,你就是讨好也要个限度。”

“不是讨好。”韩正经乌黑的眼睛清澈见底,没有任何杂心思:“这是我们家以后的家规。本来不对你们说,是祖父说亲戚面上要说一声。没有让你守着,但有人过度,就不认亲戚。”

老太爷们耳朵不好,听话慢。直到韩正经说话慢才领会得差不多。想想这是个整顿,如果真的能守住的话。他们支持了一把:“正经你说下去,家里也该有个模样了,对的,我们一起守着,不对的,各家守着吧。”

“不许纳妾。”

小人儿话音一落,哄地一声笑声出来。“没开玩笑吧,你们家玩的女人还少吗,抵得上我们一堆人。”

文章老侯清清嗓子满面痛悔:“但从今天开始,以正经的话为准。”

“好吧,你们疼孙子,看在他和袁家有亲上面,把孙子抬起来我们无话可说。但不纳妾这话还能出门去说。”一个老成的中年人起身道:“难道皇上刚赏给二位殿下人忘记了不成?这是和皇上对着干。”

二老爷要回话,韩正经抢在前面:“没说大家一起这样,就是我们家这样,说出来给亲戚听听。”二老爷补充道:“就是,以后吃花酒的事情别找我们兄弟几个。”

“别开玩笑了,老二老三你们还当着官呢,上官叫你们去,你们敢说不去?”

韩三老爷提高嗓音一声:“嗯。”厅外进来韩世拓,满面喜色道:“我来晚了,有个消息我不敢相信,去打听一回。”

亲戚们有人问他知不知道世子说了什么,文章老侯打断:“什么消息?”韩正经说话韩世拓早就知道,腹稿还是他帮着理顺。先回父亲:“太子府上打发出一位姬妾,是安王殿下前日所赠,送给张大人为妾。”

厅上原本的哄闹龙卷风扫过似的平息,在这里坐的除去韩正经全是成人,就几乎每个人都想得通袁柳为不纳妾打得欢,太子府中发出来人意味着什么?

“天呐,袁家用什么迷魂药,太子殿下声援岳父,而不顾国舅脸面?”

这消息太震撼,韩世拓所以回来满面春风。他知道家中儿子要说什么,刚好合太子殿下心意,差点韩世拓以为儿子问过加寿才说这些。

文章老侯三兄弟得了意,心思再回到推出世子上:“静静,正经还没有说完。”

韩正经听上几句也很开心,这解释不明说,八岁的他还得绕个弯子才能懂。这就明了,下面的话顺顺畅畅:“长辈房中原有的妾,依原样养着。再有新的不能。我这就是我们家的新家规。”

所有的疑惑不解在新消息下面不堪一击,老太爷们以为及时跟上新动向,颔首不已。当官的人也不再说上官的话,而是试图问出内幕消息:“正经这话是从哪里出来的?”

“袁家敢对柳家横,事先和太子商议过没有。”

“世拓,你给解释解释,袁家许给你什么官职,加寿姑娘就要太子妃,难道不为你动下官职?”

……

安王狂风暴雨似的震怒,瞪着不久前让太子府唤走的张大人:“太子说了什么!”

“就问几件差使上的话,下官问了。太子说好,又问下官是不是京里人,住在哪里,房中侍候的人有几个。下官回过,太子说侍候人少歇息不好。唤出人来让下官带走。又赏赐那女子衣裳和下官纳妾的银子一百两,殿下说今天好日子行乐正当时,晚上往下官家里吃酒。”

安王一口气堵心里不上不下,他精心准备的人,哪一个都是歌舞双绝,房闱高人。他不是为眼前这小官儿准备的,哪怕张大人是他的人。

太子什么人不好赏,偏偏拿自己的人给自己的人,不但声援袁家,而且…。显出来自己是个好色之徒。他可是一晚睡一个,新收的女人睡的差不多。

安王闭一闭眼,狡猾奸诈。

------题外话------

抱抱仔的新进士于长影198386亲,感谢尾号7403亲,感谢一路支持。见谅最近仔没脑力写小剧场。如果出不

来,先无限么么循环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