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文三姑娘/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氏自知心情不佳,面色未必好看。见龙书慧于红花绿草中行来轻松愉悦,心头更拧上一道,弄得自己痛如滴血,勉勉强强回以她认为的自然笑容:“到了这里,哪里不看看二弟妹的?说你在园子我就过来。”

出嫁的姑娘龙书慧再不济也算半个主人,尽尽主人的情谊:“可曾见过老太太?”

“见过。”

“可曾见过国夫人?”

“见过。”

“可曾……。”

方氏哎哟一声,酸溜溜道:“别人都懂事体,别当三岁孩子看。来到不拜本地佛,还敢在这里呆吗?”

龙书慧忙笑道:“我一早知道长辈们分几处坐着,怕你认不全路,所以…。本想带你去,倒没有别的意思。”

方氏觉得有火在心里乱窜般,焦躁下呈现的只是表面淡淡:“是啊,这是你的靠山家,我们哪能路认得全?”

她时常对龙书慧嫉妒,神色由心生,龙书慧看得出来。但像今天这样直白挑明龙书慧不是这个家里的人却少见。加寿生日,龙书慧不愿意跟她拌嘴。还有一个原因,让龙书慧却只好笑。

暗地里反驳真是好没见识。谁不是这家里的人?你也往正厅上看看祖父母去。今天来的客人多,家里人分了待客的地方。称心如意占据管事的地方,袁国夫人去正殿准备接太后驾。老太太约她的旧闺友们听新鲜排出来的戏。九叔在书房见客,正厅奉请祖父母招待。

那可是正厅,九叔若不当祖父为亲父般对待,怎么会请去那里。

对着讽刺的话,龙书慧不放心上:“大嫂既然全拜过,那我就放心。”

一般没刺到别人,当事人会更难受的跟上两句。方氏酸酸又道:“放心吧,哪里用得到你不放心。”

这句句不合适,龙书慧只能对她笑,竟然无话可说。笑不过几下,方氏自己觉察出来句句犯呛,像是自己不爱说话,心中骤然出来万根尖刺,把自己扎个透心凉。

那凄凉往面上漫时,龙书慧为了难。让客人不痛快可不好,但怎么才能让这位大嫂笑的好看呢?把脑汁搅动着时,又走来一个人。

南安侯夫人先在远处看了看,方氏背对看不到面容,但龙书慧满面是笑热烈真诚。侯夫人对丫头叹气:“华哥和大奶奶不好了这些天,这方家真是怎么教的女儿,让我只是担心他们几时好。问华哥缘由,想来不过小夫妻的事情又不肯说。害的我担心华哥媳妇做客也带出来。看她们在说笑呢,这就好了。”

带着丫头过来,笑问道:“你们在说什么?”等到方氏回头,侯夫人面色微变,原来两个人谈话只有一个人在笑?侯夫人也是聪明的,不能做客的时候理家事。眼神一瞄到小孩子玩的大草垫子游乐场上去,乐得不行:“哟,这是谁想绝了,这个玩的东西好。”

龙书慧借机请婆婆走近去看,方氏跟后面也有片刻功夫又摆脱三分颓面容。

……

草垫子游乐场,有三间打开的屋子长,两间打开的屋子宽,高度在两尺左右,免得小孩子手脚其实是快的,麻溜的翻出来掉到草地上。

绿草正如织,但泥块残枝也有伤人的时候,远不如草垫子上安全。

假山和树是布里裹着东西做成,下面到处堆着四喜姑娘的大布偶,让她们拖动的东一下西一下里。

近看,侯夫人更叹为观止,见容姐儿爬的飞快抢加喜姨妈的东西,又笑个不停。

龙书慧介绍:“这是九婶和妹妹们做出来的,这块假山是他们在外遇到的最好看一块,这树呢,是荔枝树。”

“哦哦哦,”侯夫人伸长头颈去看个究竟。加喜会错意,走过来把手中的布偶丢下,小嘴儿里说着:“给。”转身走开。多喜跟后面,依次是增喜和添喜来上一回。再看容姐儿时,跟在加喜后面又爬开。

侯夫人和方氏看布偶,见一个怪模样大脑袋的鱼,一个是手臂长长的猴子,一个是小马,一个是鱼身上长翅膀。都不认得。

“这是什么?”

龙书慧笑道:“这大脑袋的,胖队长说了,这叫北冥有鱼。手臂长长的,是九叔带着加寿他们在南海见到的猴子,手臂很长。小马是果下马,这叫飞鱼。我说鱼怎么会飞,加寿也说有,加寿不会骗人。”

“是啊,鱼怎么会飞呢?”在本朝描述海中鱼类的书又不是随手可得,侯夫人也不相信,拿起飞鱼细细看看,展颜一笑:“他们说有,必然有。只是咱们没见识吧。”

把飞鱼放回去,眼神瞄回龙书慧身上笑容增多:“我说错了,你出去走一趟,会做好些菜,你是有见识的。”

方氏把头垂下来。侯夫人看到,龙书慧也看出来,一个面有怒容,一个想到身为主人颇为尴尬。

侯夫人没出现时的为难又到龙书慧心中,这个时候又来一个人。

柳云若含笑过来,对龙书慧问声好:“我来陪加喜。”龙书慧松口气:“那正好,你要陪,一并儿五个全陪了吧。我陪我婆婆和大嫂往客厅上坐。本来我就要走,只是这样没有个主人。劳你站会儿,等下皮匠就带着大花过来,你要走就交给皮匠。总是有个主事的人。”

柳云若知道皮匠叫小红,大花是谁还没弄懂。笑道:“我就是那皮匠,难道凑诸葛亮我不能算一个?姐姐请去吧,这一并儿我全陪了。”

“好。”多喜软软接上话。

“好。”这是加喜。

“好。”增喜从玩具堆里抬起头。

“好。”添喜笑嘻嘻。

容姐儿不到一周岁不会说话,爬过来呵呵呵,滴下一长串子口水。柳云若跌脚大笑,见到加喜带着昨天母亲现取出来的新式样绢花就笑得更为开心。龙书慧笑着陪婆婆和方氏离开。

天到这个时候,转悠矛盾的也转悠几个回合,侯府的大门才正式打开。

沉重肃然的朱红大门带足骄傲一分分往两边移动,既是提醒太上皇太后驾到,也表示忠毅侯府这京中权贵结交四海的序幕。

加喜的生日是在宫里过,初回京家宴时,主人三年劳顿需要休息。只有这一次,借长女生日,才真正是侯府再次面向京都、面向全国上赶着来结交的人。

……

这是个早饭后、午饭前钟点儿里最合适拜客的时辰,熟悉的人早早到来不赶这个钟点儿,晚到必然有事主人也不会怪。不熟悉的人大多这个时候进门,往大门上看看,往角门去走。

门前街道本是私街,寻常时一目了然看到街口。今天人多难以看透下马的坐车的后面,街口一顶轿子停下来,也就不怎么吸引视线。

轿旁陪着的家人问声:“姑娘,怎么停下来了?”轿内坐的女子轻轻咬牙,一刻钟后把帕子拧着回话:“起轿,送拜贴。”

贴子最早送到称心手上,称心念着:“……文家?”地名是外省的,又有一行小字,曾西伯郡侯府。

称心不认得,她的母亲连夫人舍不得会别人,陪女儿坐着,见女儿为难就要伸头:“我的儿,我代你看看。”

称心阖起贴子嘟嘴儿:“母亲,这是自家,怎么好乱看?”连夫人轻笑:“是了,你分的很清楚。那请你婆婆帮着看吧,兴许要紧客人我本不应该打听。”

称心转嗔为喜:“母亲不要生气,实在是两家各有事情不同,家里的事情我听到,也不会对婆婆说是不是?”

连夫人本就不生气,反认为女儿明理方能管家。听过更笑道:“家里的事情?这才是你的家,你从小在这里长大。家里不过是你歇脚的地方,是你大姑娘的上好客栈。”

称心嘻嘻一声,再正容吩咐丫头送给婆婆:“从没有听过郡侯的话,这是哪一等的爵位?竟然按哪一等对待,请去哪个客厅说话,才有她的知己?请婆婆示下。”

宝珠收到也茫然,去见她的婆婆袁国夫人。袁夫人却知道:“开国的时候有功同姓之臣封镇南、梁山、忠勇王爵。又一等封郡王。异姓的封郡公、郡侯等。现在已没有这个爵位,倒是这一家子来历有些。”

“是哪家?”

“文家有一位姑奶奶入前太子府,生下一位殿下后,不等他有自己的府第就已身故。这位殿下是安王殿下。”

宝珠心中已有一个招待的主张出来时,袁夫人又道:“而来的这位文姑娘排行,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安王生母临去世以前,为他指的亲事。”

驾鹤将归时为儿子指娘家的亲事,指望有娘家的人照应,这不稀奇。宝珠答应着,心思又变一变:“那应当请这位姑娘去正殿见太后才是,说到底是太后的孙媳妇。”

袁国夫人是出来见的宝珠,笑道:“先别请,这里有两个对待,一个当她普通姑娘,一个当她太后孙媳妇,等我问过太后,请太后自择。”

婆媳来见太后。

太后刚到刚坐下,因念姐儿也为加寿而来,正问她新婚可好,家里人可难管,热心出着主意。原本是满面春风,听完诧异的手按按额角,让再说一遍:“谁家到了?”

“曾是郡侯府的文家。”

太后大吃一惊:“她们怎么来了?”

袁国夫人和宝珠让太后吓一跳:“不能来吗?”

“奇怪!”太后明显寻思着,好一会儿才解答:“开国时候有一些爵位,没过两朝就抹了。为了安抚,这些人家可以送人以近天颜,”对太上皇似笑非笑吃个沉年旧醋:“当年宫里是有这些人在?”

虽然没有笑容,太上皇知道太后并不是真生气,一笑不做回答。只暗示太后:“你要说多少?”对小六等看看。

念姐儿最有眼色,见到起身:“外祖母和舅母有话回,我们外面转转,去问如意讨东西吃。”

任保送走她们,又清了清闲人,正殿偌大地方只有太上皇太后和袁国夫人、宝珠。

太上皇闭目养神以前,喃喃道:“元皓今儿起晚了不成,明天不是约好早来陪我。”就神游走了。

太后压低嗓音,既没别人在可以说得详细:“皇帝为太子的时候,就有这些人在,一家子送一个姑娘进来。可怜皇后当年吃不完的醋,却不知道皇帝当年还算给柳家颜面,直到成亲后方许这些人进门。不能和梁妃张贤妃赵妃她们相比,这些人虽得宠也是有限的。”

太上皇接上话:“吃醋这事情,是好事儿啊。你也喜欢过。”

太后佯怒:“眼睛也没睁怎么听到我说话?快去想你的胖队长。当年我何曾这样过。”说着自己也乐:“这个名字竟然成了正经绰号。”

太上皇继续养精神,太后继续说起来:“随皇帝进宫后,我冷眼看着文家没再得宠过,本来嘛,太太平平直到安王出宫。但那一年不是拿下靖和、东安郡王。文家的人跟在东安郡王帐下,仗着祖辈开国时的一点儿功劳,”

太上皇又插话,徐徐但有嫌弃:“哪有功劳?开国的时候死伤那么多,依你这样说件件有功劳。后来抹去这爵位不用,而不是抹去袭爵,就是封本就不对。”

“是了是了,你是这样想,人家是那样想。人家以为有功劳,要为东安郡王夸口抹罪名,结果把你和皇帝一起惹恼。”

“哼!”太上皇嗤之以鼻。

“文妃的死对外说是病故……”

太上皇不悦:“你话太多了吧?又偏心过了,我要不天天跟着你来这里,不知道你还要说出什么。病故,就是病故。”

太后干瞪瞪眼:“好吧,文妃在东安、靖和郡王自刎前后病故了,是前还是后,我有年纪的人我记不清楚。”

“之前之后不打紧,反正病故。”太上皇一时没忍住。

太后撇嘴一乐:“不让我说,敢情你想说?”太上皇瞠目结舌:“上你当了。”再去闭目养神。

袁国夫人和宝珠忍住笑,听占了上风的太后悠然道:“就是这样,文妃临死前恳求许亲文家,皇上答应。论理呢,安王大婚前一年,圣旨到文家,文家的姑娘进京待嫁。安王亲事在太子之后,所以她今年进京,我觉得奇怪。虽然不是不许她进京,但好端端的来,透着不矜持。要是圣旨宣来的,以我看不是更好?”

皱眉:“我见还是不见?我见她,可就要给她孙媳妇的厚遇,就得对念姐儿那样对她。难免助长她在外的脸面。我要是不见她,她在外面又受冷眼,算我冷落安王?”

袁夫人和宝珠不说话,等太后自己拿主意。太上皇无奈:“我再多句嘴,念姐儿是你孙女儿,又已成婚,怎么能一般对待?让她来,随便给个座儿,说上几句,就打发出去就成。等下元皓要来,元皓只要寻常亲近他的人陪,不会要她,你留她当齐王妃看,元皓要恼。”

太后圆睁双眸:“不留她在这长坐,她出这殿门犯恼怎么办?”

“那正好看到她的性子好与不好,恼了,以后疼不得?不恼,兴许明理。”

太后笑了:“我虽这样想,却不能这样办。多谢太上皇担着,咱们就这样办起来。”对宝珠使个眼色。

袁夫人留下来,宝珠退出。在外面遇到元皓、好孩子和韩正经、小六苏似玉跑来,拿着一个大风筝。

“舅母舅母,看我们现取来的,等下放了,给太上皇去病根。这上面拴着符,元皓一早求的。”元皓晃动胖脑袋,衣上白玉挂件随着闪动。

宝珠微笑:“呀,这么好看,是谁给的?”

“舅母,这是柳坏蛋给我的。”元皓鼻子翘得高高的。

好孩子、韩正经欢呼一声跑开:“烽火台消息,他又说错话了,不斯文不体面,拿盔甲来,拿席面来,给首饰。”去寻萧战。

宝珠也让元皓不要说,为柳云若说几句好话:“诚心为你备下,不是一年的功夫,再看水头比舅母山西玉矿带里的还要好,爱惜东西,也爱惜人吧。”

元皓乖乖点动胖脑袋,和小六苏似玉拖着风筝跑进正殿。

宝珠去见称心,打算让小媳妇跟自己一起见见,路上遇到告状回来的好孩子、韩正经。不远处就是萧战,柳夫人在他身边堆笑,好似奉承。

宝珠眼波方动,一个小丫头伶俐,退几步走开。很快回来:“可巧让我听到,不敢不回夫人。柳家夫人请三姑爷以后多帮忙,多带喜姑娘去国舅家玩耍。三姑爷正不耐烦,又却不过柳夫人的好话走不开。”

敢于打破太后没发话时的局面,把加喜送去柳家的,以宝珠来想也只有战哥一个。宝珠昨天和袁训说过,准备下一件好东西单给战哥。听到柳夫人并不生气战哥必然去胡闹说的有话,唇角往上勾了勾。

去对称心说过,连夫人喜上眉梢,女儿换衣裳不多的功夫把宝珠奉承一通,目送婆媳走开泪如泉涌。

她的丫头知道心思,奉承着她:“老爷慧眼定的好亲事,如今除去太子府上,还有哪家是提前让媳妇当家?也只有亲家府上才这样。”

“是啊是啊。”连夫人更没有陪别的女眷说话的心,安心等女儿回来,继续看着她做当家奶奶。

……

角门上的小客厅里,文姑娘等得焦急有了怨言:“这是什么道理?瞧不起我们文家不在京里吗?我们虽长居外省,忠毅侯府也不一样?他母亲出自大同龙家,龙家除去封国公比我家强,别的家教谈吐谁也不高过谁?怎么敢慢待我。”

陪她的丫头因没见过一同怨言:“大门大开还不让咱们进?姑娘,等见到安王殿下,您记得说。”

宝珠带着称心进来,有人事先通报:“侯夫人和称心姑娘到了。”

文姑娘难掩冷笑:“你们从天边上请来的吧?这么久。”

宝珠称心在台阶上听到,称心回道:“久等,实在今天客人多,寻我婆婆回话是个钟点儿,去太后面前为您通报是个钟点儿。”

她们在进门槛,文姑娘风风火火已到,眸子放光道:“太后?带我去!”

跟的人笑了:“姑娘你莫着急,既然来了,自当拜这里主人。夫人可不是什么客人都见,您先见过夫人,再见过称心姑娘。”

文姑娘对京里的消息一窍不通:“称心姑娘?”她糊涂住:“这家里不是寿姑娘禄姑娘和福姑娘。”

跟来的媳妇丫头看出她完全不懂,都有了一笑。

文姑娘不是滋味儿:“我刚到京里不应该笑话我。”称心上前和她行礼,自我介绍道:“我是称心,我是自小瑜哥定下的媳妇,这是我婆婆,忠毅侯夫人。”

跟她的人上前,怕受轻视,就道:“这位实在是我们的世子奶奶,如今还小,再过几年就大了。”

一般不了解的人听到未婚的小媳妇在婆家见客人,可能会笑,可能会鄙夷。但出言莽撞的文姑娘却原地怔住,面上浮现出神思游走,定定的对着称心一动不动。

“姑娘?你还好吧。”称心叫上几声,文姑娘还是没动静。对婆婆道:“母亲,应该让人唤醒她,再请太医来?”

宝珠颔首,称心的小丫头把文姑娘一推,哎呀一声文姑娘醒来,就便抓住小丫头的手,急急切切:“这是京里的规矩吗?未成亲就当家!”

除宝珠和称心还算镇定以外,家人们以为挑不好尽皆怒目。小丫头按以前回的话愤然回她:“这是我们家的规矩,别人家里不知道,不过太子殿下府上,寿姑娘六岁就去当家了,我们姑娘学寿姑娘,早早跟侯夫人学着,怎么,不行吗?”

“姑娘,这果然是真的。”文姑娘的小丫头喜极而泣,和文姑娘相拥在一起,主仆全是没遮拦:“这就好了,这就太好了。”

宝珠和称心使个眼色,婆媳都看出来。婆媳忍笑,请文姑娘不要再耽误,赶紧去见太后要紧。

送到正殿,婆媳事情多不陪着,走出来到甬道上,称心笑道:“母亲,依我看请她去近园子的厅上坐着,倒不是看她笑话,而是她刚到京里不懂规矩,那厅子僻静,等下让人引安王殿下过去,早见面早说话。”

宝珠犹豫一下。

“这姑娘存这样的心,只怕又是要和大姐攀比的人。又是安王未婚妻子,有攀比的本钱。眼见要生嫌隙。在咱们家见太后是个捷径,想入非非多过一夜越是不好。不如让安王殿下亲自打消她的念头。安王殿下我虽不知心情,但听闻他府中姬妾众多,想来不会答应她事先入主府中。母亲放心,咱们不打发人听话,只两边有人代他们守住谈话的地方,出来时只看两人面色就知内容。”

宝珠笑一笑:“你办事愈见老练,交给你了。我房中还有几十位诰命,还是和她们说话去。”

称心欠身送走她,安排下人,等文姑娘出来,引她去吃茶。太后见文姑娘不会太久,很快文姑娘出来,推说带她逛园子,夏天走走就是汗水,请她去小花厅上坐,吃碗茶再继续。

又一个人去请安王,推说侯爷那里看书画,问王爷要不要去,为他带路直奔小花厅。

文姑娘正吃着冰湃的茶水想心事,见外面几个婆子乱跑上来:“怎么这里也有人?”

陪的人笑道:“姑娘要进园子,走到这里累了,吃碗茶。这是客人不可以冲撞。”

婆子上前行礼:“那请姑娘和跟的人噤声,安王殿下去见侯爷,这是个近路,要从台阶下面走,请回避不发一言才好。若是冲撞了,称心姑娘会骂我们没提醒到,要扣月钱呢。”

文姑娘和跟的人面上凛然,慢慢的还以为不动声色:“多谢提醒,我自然回避。”婆子出去,这碗茶就吃得慢下来,一面往厅外面看。

陪的人故意走出来装催招待的饮食,或是打听园子里哪些路上没有男人随意可走。留下文姑娘主仆自在说话。

丫头欢欣:“姑娘算来着了,本以为不方便往安王府上去,跟来的长辈先面圣再和王爷说会面的话,还要虑到王爷见不见,没想到这就可以见到。”

文姑娘也暗暗下精神,让丫头多留神。

安王让人带着从台阶下过时,正眼也没有看这小花厅一眼,笑道:“你家侯爷又写字了?我也想要一幅。”

带路的人笑道:“十一殿下您放心……”

文姑娘听到“十一”二字,就全身精力暴涨,和着同样抖擞的丫头一蹿出了去:“原籍来人见过王爷。”

把安王吓得还以为行刺的,往树后一跳摆出防御的姿势,同时大叫:“护驾护驾!”他有一个跟随的家人“呛啷”拔出暗藏短刀,把文姑娘主仆又吓坏,丫头没口子大叫:“王爷,我家姑娘是您的未婚妻子,是您舅亲家的孙女儿,最出挑的三姑娘,您不能不记得!”

等到安王回魂,抹额头一把汗水往下滴,后背衣裳在树下凉风里也湿透。他又气又怒,哪怕这姑娘生得不错也跺脚骂道:“混帐!我的亲戚哪有这没有王法的人!来人,带走,送顺天府审……”

文姑娘也大怒,一仰脸儿:“请王爷看,我确实您的未婚妻子,我和文妃娘娘生得像,你自己看。”

安王差点大骂不知羞的男人,难道脸儿是随便给人看的吗?但一眼扫过去,真的恍然见过母妃,又是一阵透心凉。这就是自己的未婚妻子?这是山海经里逃出来的女妖精吧?有规矩有礼仪吗?野人才是她这乱蹿乱走的模样!

“事出有因。”文姑娘这样道。

事出必有因,安王也在想。镇定下来把闲杂人等打发走,虽然尴尬,也不得不即时听一听可以在这里听的话。

头一句就是埋怨:“你怎么来了?原籍出了什么事情!”

文姑娘怒从心头起,化为阵阵悲凉。看来他并不欢迎。因怒而字字不瞒:“王爷出宫有府第后,家中祖父为王爷筹划,有些老亲旧知己要走动。因有些人家只有女眷们在,男子上门不好说话,让我一处一处拜见。离京里近了,又写信让我伺机进京,打听圣旨几时下,再回家接旨不迟。加寿姑娘生日是个好机会,不敢不来拜见,既来了,自当的见见王爷。”

安王皱眉,这只有女眷还笼络什么呢?这是袁家不方便询问,说声:“知道了,那你哪天回去?圣旨后年下,你可以回家了。”

文姑娘目不转睛盯着他:“王爷,跟我来的是家中号称智囊的长辈。”

安王本能觉得不妙:“怎么讲?”

“离京里近,消息快。听说王爷在女人上面不检点,太子殿下洁身自好,独您没分清轻重。长辈和我商议后,一面写信家中,一面送我进京见您。”文姑娘憋着气:“京中风气大改,未婚妻子帮忙主中馈这事情您只字没提过,如今我只得自己提出,横竖,为着您好。”

------题外话------

么么哒么么,明天会更早些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