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六章,各回各家/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王猝不及防,文三姑娘的话跟个硬橛橛的炮弹似的进到耳朵里。顿时,像十万堆火药在脑海里炸开,让他的耳朵嗡嗡额头重,就是眼睛也看着眼前人生痛生痛的。

在他十几年的岁月里遇到最肆意大胆的人,当数袁家的孩子们。但袁家的孩子们调皮任性也还在一定的范围之内。而这一位不顾羞耻的什么话都说,真的是位活生生的本朝姑娘?

刹时,安王误以为自己看到一位大唐姑娘,相对汉服而狂野的胡服里有个奔放而狂妄的心。但很快他打消幻觉,看清面前这位从衣着也好,从面容也好,是本朝他的未婚妻子。

潮水般幻觉变成潮水般愤怒涌到安王嘴角边,使他顾不上这是别人家里。额头上青筋绷直了,眼神有如欧治子铸过般锐利,又是跺脚又是往下按动手臂,以男人轻易压倒女人的嗓门大声道:“放肆!你!以为跟谁在说话!”

文三姑娘毫无惧怕之意,昂然的头颅暴雨中英雄似的再次高昂,看上去不应该是个未婚夫妻见面,而是直捣敌国都城的女勇士:“和殿下您在说话!殿下莫非忘记娘娘的遗言,太平的话么!”

安王泄气似的哑了嗓子,太平的话确实是他的母妃临终前虚弱的嗓音里发出。她要他当个太平王爷,太平就不起战争,而不要掺和到任何事情里。

没出宫以前安王还以为这是母妃的一生经验之谈,出宫以后和文家的人通上信,弄明白这是母妃身死的缘故和她用身死对自己的告诫和期望,盼他一生平顺。

她的死,缘起一段不太平。

默默的,怒气不再的安王垂下眼神没了那截可能借自干将莫邪的犀利。文三姑娘若是后退一步,大家就此分开,以后再说话不迟。

但三姑娘抓住这个机会,用垂了垂头表示恭敬以后,再道:“家中祖父有话,娘娘安排这桩亲事,是文家与殿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决不会做损害殿下的事。也是避免殿下在女色上摔跟头。今听到京中风气夫妻互敬为重,殿下反荒唐。我不得不来。既来了,明儿起就往殿下府中去,加寿姑娘是什么样儿,以后我就是什么样儿。”

安王又一回让气的倒仰,但没发脾气。想到在袁家和三姑娘争执没任何好处,训斥她不服不说,也寒文家人的心。不知情的人更会说自己没度量,他们不会相信三姑娘胡说八道。真的相信,又还是看自己笑话。

来的还有长辈就好办,虽然疑心个个是三姑娘性子,但好歹有个别的选择。想到这里,安王不理会三姑娘的自言自语,尽量平静的问明她下处,同来的是谁,说晚上请过府相见,又说前来道贺的,男女同行不便,嘱三姑娘不要乱说话,和她分开。

带路的人接住他,继续去侯爷书房。袁训在书房里得到称心回话,早打开一些字画,又想到家学里牌匾让二“混子”摘走,这是个重写的机会,又把小二叫来,会写字的人全弄来。安王没有疑心,凑上去看看,恢复有说有笑。

心里对这桩亲事是否和美起疑,故没有让三姑娘早走,再说让她早走她未必会走。索性忍忍膈应由着她肯定可能会在别的事情上犯性子,也许可以和文家谈谈换个姑娘,或许取消这亲事。

三姑娘的话里,文家就是殿下,殿下不好将连累文家的不时在耳边,提醒安王他将受到名声上的嘲笑,但见过三姑娘的疾风暴雨风格,安王什么也不顾了。这笑只是一时,成为夫妻笑一世才是更遭。

......

称心说不必听壁脚,只猜测他们面色就行。却没有料到远比想像中激烈,文三姑娘的梗话引出安王的愤怒,嗓门儿都不小,她派去的人掩耳朵也来不及,路的两边都听到七七八八。

特别那句“加寿怎么样,以后我就怎么样”,扎得称心哆嗦一下,以她来想新一轮针对婆家的风波又将升起。

这种风波来自公公忠毅侯不纳妾,来自婆婆安然享受丈夫不纳妾。再因为姐妹们中有一位太子妃,一位王妃,而随时满城暗地风雨生而非议着家里人。

假如年纪还小,这话只添一时烦恼。但明年加寿就要大婚,称心从没听公婆说过,也和如意私下商议过太子殿下一旦不纳妾,家里将要面对一波红了眼,以为让堵住升官发财路的人。

任何把加寿推到“你怎么样,别的女眷就有资本怎么样”的风波上,都足以让称心重视。在板着面容听完后,称心吩咐有体面的婆子:“正是客人多,你们代我先见,如意那里知会声,我抽半个时辰的空儿再回来。”

她回话的时候没有避开她的母亲,连夫人听完赞赏的点头,觉得这事情应该尽快告诉侯夫人。看着女儿去了,连夫人再次激动泪流,她的女儿又机警又果断,让她百看不厌。跟她的丫头泪流则是为了:“姑娘好威风,不管指派谁没有不从的。”

主仆相对又揩眼泪。

......

作为不纳妾的主母,宝珠在房里早有感觉。陪客人说话的时候,直觉甚至主导她分了分心神想到外甥女儿念姐儿。

齐王妃在没出嫁的时候,上金殿直言不许齐王纳妾,为加寿担去以后议论的一部分。家里人出足力气保护加寿,或预先为加寿摆好层层保护,与“不纳妾”这事件针对的将是本朝纳妾的风气不无关系。

一个家族对上一朝风气,在自己一亩三分地里不碍别人眼行,到处乱晃到别人眼里那是众怒。而太子的地位将决定这众怒带来的红眼层层复重重。

作为母亲,宝珠要的是女儿不因不纳妾而受过多的闲言,从而激怒一些人。但虽有念姐儿保驾,也不敢安心的时候,安王妃到京中。主仆误以为“京中风气就是未婚妻子主中馈”的惊喜,让宝珠不能心平气和。

梅英悄向耳边说称心姑娘有请,宝珠即刻出去。听称心把话说完,那句句紧盯加寿,而且嗓门儿大的以为这就道理十成,往宝珠心里也扎上一根刺。

称心生气地道:“请母亲示下,刚到京里就嚣张,不打下去还行?”宝珠拿定主意,淡淡道:“避不开,就正面给她。她若是真一心一意,寿姐儿又少些风波。她若是假一心一意,自己气咱们管不着。”

婆媳常年相伴,称心闻言就知婆婆心意。还击总是痛快的,她心头不快一扫而空,笑容重出的献策:“既要正面,请她见见念姐姐和如意的好,大姐倒不必今天见,三妹也可以不给她多见。以我来看,战哥飞扬跳脱,太子哥哥含蓄稳重,慢慢地给她看,说不好把她假心变成真心,反可以为大姐所用。”

宝珠回房去的路上,暗自庆幸自己一家人并无嫌疑,孩子们吵闹并不能算。两个小媳妇更是贴心。

......

离开安王,文三姑娘往园子逛。前福王府的景致花的是宫中巧匠功夫,又经香姐儿在太上皇太后帮忙取乐下修缮,虽非自然而起,却秀丽夺人。

文三姑娘还是伤心,满眼香花俊水不敌安王话中本意。他对自己到来没有欢迎之意,不欢迎,不喜欢......

带路有人,垂泪也不能轻易,三姑娘憋闷的无名火只焚烧自身。在这夏天人爱犯焦躁的日子里,她痛苦不堪。

见到有人走来,不见得为自己而来,也要擦肩而过。三姑娘勉强忍住心头苦,强打出一个笑容以示她游玩的不错。

梅英带着两个丫头和两个婆子盈盈行礼:“姑娘可逛完园子了?总算如意姑娘有个闲钟点儿,一会儿就来拜见。”

文三姑娘一愣,怎么又不是加寿佳禄和加福?问道:“这是寿姑娘的别称吗?”

带路的婆子先笑着介绍梅英:“姑娘,这是我家的孔大娘,管着家里好些事情,厨房就是其中一个,因此在如意姑娘手下。如意姑娘,和我家二公子自小定亲,三、五岁上就到我家来管家了。”

三姑娘眼睛一亮,泪水都让闪干净:“那我必要见见,初到京里处处不懂,方便以后讨教。”

梅英打心里不屑,这种跟后面学家里的人多如过江之鲫。可是多半不看看自身环境和家里不同,弄到最后学不会,就成声讨侯府不纳妾、不合时宜、弄小媳妇是有意给别人看......摇旗呐喊的人之一。

得过宝珠交待几句,梅英对文三姑娘今天的来意有所明白,没法正常尊重她。带上她,一路走,一路按想好的介绍。

“我家如意姑娘主内,称心如意主外。来人来客,侯夫人哪里见得过来?重要的客才出来,寻常的称心姑娘就见了。重要的席面,侯夫人才料理。寻常的席面,如意姑娘做主。就像今天这日子大,侯夫人吩咐待客事项,还是如意姑娘揽总儿。”

人还没有见到,文三姑娘景仰升腾。

“贵人贵客要茶要点心,如意姑娘就知道了。太后见,她怎么能不见?等回过侯夫人,问过称心姑娘,这不,赶紧的请您到我们西院里正厅上,那离厨房近,今天这日子就得离厨房近,席面上万不能错不是。劳烦您走几步吧。”

文三姑娘在家里学过主中馈,但有个京里样本学学最好。忙着客气说能见就是给颜面,随梅英来到一处院内的正房。

梅英请她坐下,打发人去请如意姑娘。茶刚送上,去的人回来歉意:“皇后娘娘到了,昨天说贪凉未必来,今天寿姑娘的好日子,娘娘撑着来了。如意姑娘又忙上了,请姑娘再等等这话说不出口,只能请姑娘先去游玩或坐席面。不是不即时请去见皇后娘娘,是娘娘刚到,得坐下来,问候过太后,寿姑娘拜见过,殿下们见过,诸王妃们见过,有头脸儿的诰命见过,您再去是时候,论起来只怕要下午。”

文三姑娘能呛安王,胆子极大。当下拿了主意:“我已来了,不见如意姑娘怎么行?她若是不嫌我京外来的,我去看她。”抿唇轻笑:“也可以学学你们家是怎么待客,别当我是外人才好。”

梅英腹诽,别人家的地方可以乱闯吗?嘴上答应着,赔好些不是,一面让人先知会如意,一面陪着文三姑娘过去。

没到那房子台阶下,先见到人川流不息,走路似跑。一个跟称心差不多的小姑娘,由十几个管事簇拥出来,她圆脸儿温柔亲切,身边气氛火爆急促放把火能点着,她还能不慌不忙寒暄。

只是常让打断。

“钱家的人要回去,称心姑娘说以为他家老太太中暑,全家走不得,还记得让人来,赏家人车马轿钱。”

如意让人给后,道:“记下来。”

在她的后面,一排案几后坐着不止一个丫头,执笔打算盘的,一笔笔帐现记现算现弄清。

“称心姑娘说奚夫人陪田家老诰命到来,不能按往年的给家人赏钱,多添些,姑娘千万别弄错了。”

如意应下来。

又是一句:“忠勇王妃带两个房里人过来,姨娘的回礼要给家人重。咱们家里的齐王妃没有房里人,但也不能低......”

如意带笑打断她:“这是称心的话还是管你们的妈妈说话?都说了齐王妃是自家的人,就是不给回礼又怎么样?怎么这没有房里人的,倒按别人有房里人的例子比?我发给你,是我包赔还是你包赔。”

回话的人羞愧:“是妈妈的话,姑娘莫恼,我糊涂了,想来妈妈也是忙糊涂了。”

如意挥手让她离开:“今天没功夫和你理论,且当差去。”扭脸儿,对文三姑娘颔首:“见笑,表面上看光鲜,内里保不住出多少错。”

文三姑娘忙着记齐王妃,含糊的应上一声。

没一会儿又有人来要金银器皿,又是爷们习武比试的家什不足,现开库房取。小黑子跑来:“胖队长要吃别样的菜,发出来请好孩子姑娘做。”

好孩子打发人来:“海参发的少了晚上不足,再发来不及,外面买些。”.......

文三姑娘看得眼花缭乱,听得云里雾里。好生羡慕称心如意小姑娘管得来,又配合得当。又啧舌侯府尚且这样,王府自己接手难度可想而知。在这里深恨安王明知京中风气如此,却不早接自己。

一眼看出这两个小媳妇成亲后丝毫不乱,不会有家下人敢笑话。而自己呢?只怕管事奶奶们都是罗刹恶鬼吧。

不能容她看许多,给她听的是外面管事滤过。如意随即说失赔,讲几句一见倾慕,恨今天不得闲儿的话。三姑娘看出她实在是忙,告辞和梅英出来,主动提及齐王妃理当拜见,梅英陪她去见念姐儿。

......

皇后午后回宫,三姑娘没见成并不遗憾。皇后当不成她的样本,能见到当家媳妇她深感知足。头一回做客不久呆,又一肚皮的话需要克化,下午告辞回下处。

见同来的长辈不在,三姑娘不知道是安王事先让人请走,把他们来意打听,伺机换亲事。三姑娘自去想心事不提。

......

鼓打一更后,厅上客人犹在。主人们不能时时陪着,袁训夫妻回房歇息,换衣裳做随时送客准备。

空当不多,也不耽误宝珠把文姑娘的话说出来。

“刚回京,还没有和安王府往来如何,就来这一位。那话句句瞄着加寿,又高的不怕隔墙有耳。索性的给她看上一些,但到底要防备。侯爷在外面也要小心。”

袁训微微一笑:“风云总从风云起。”

宝珠敏锐的脱口问道:“你知道了什么?”

“这几年卖力气说谣言的人,我今天弄得七七八八。我心里有个收拾他们的主意,只是再等几天,老冷回来再查一查,确定无误就该我出手了。”

“有安王吗?”

袁训还是一笑,意思不问自明。宝珠并不奇怪:“动太子的总是有好处的人,寿姐儿还有大半年大婚,从现在开始到太子大婚以前房中没有人,这是他们能做的好文章之一。”

“谁说没有人?”袁训自己想想先好笑的不行:“皇上赏赐下八个,安王送三个,太子府上有十一个呢。”撇一撇嘴:“比我强。”

带的宝珠想了起来也乐不可支:“寿姐儿生日,允她们出府来道贺。一排开,个个衣饰一新,倒赚得不少好名声。只是皇后娘娘把她们当众教训一通,我让人回给你,你可笑了没有?”

“我陪去吃饭以外,书房一步没出。我知道这场景好笑,只是没功夫细细听。”袁训往竹帘外看看,唯有月光一地。

“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不用出去,我现在就听着再乐乐。”

宝珠说起来:“皇后娘娘的原话,既到太子府上,不管你们从哪里来的,有心思的别想,有主意的别打。太子和加寿才是决定你们生死的人。不好,发卖了!不好,打杀也罢。又值得什么。”

“难怪安王下半天呆不住,走的时候面色也不好看。”袁训一哂。他知道皇后的本意出自于安王和太子同例,竟然没有苦辞,就是安王在皇后面前的大罪名。

“娘娘还有话,说十一这数字不中听,要么六六大顺,要么四四如意。”

袁训有了郑重:“娘娘有这话出来,纵然寿姐儿不打发,太子也一定会打发出来人,”他眉头微皱:“不如寿姐儿担着,她现管家,娘娘有话理当遵从。何必等太子提出。皇后娘娘得了皇上的话,这是一定要骄傲一回。这个时候畏手畏脚灭寿姐儿志气。”

“是啊,白天不得闲。我一会儿要去见加寿,把这话告诉她。本以为你晚上又大半夜回来,就没有想到你。你既然能早回房,等会儿咱们一起对她说。”

袁训摇一摇头:“柳至他们没有走,糟蹋家里好酒正美的很。我只怕还是半夜回来。你先对女儿说,就说......”沉吟一时,道:“你们先说着吧,这里有一点还是得等老冷回来。六六大顺,是打发出去五个。五个绝色好比五把利剑,给对了,笼络五个人和五个人身后的人。给错了,可惜了。定下人这事情,离开冷捕头不行。”

宝珠肃然起敬:“还是你想的周到,我今天只想到这里,原本和加寿商议来着,现在看看还是爹爹最疼,没商议就有一堆的话。”

袁训往她面颊上一拧,调笑道:“知道错了?快扫床抚榻、洗手焚香,等我回来好好给你们母女出主意以后,就和你面前论我多多的对。”

宝珠把他的手抱住,迟疑道:“安王的人,也能笼络人吗?”

“还给他。”袁训想也不想:“太子做的对,张大人明白是安王的人,上一个人给了他,以后自己查自己,这帐有糊涂也落不到别人头上。”

又一笑:“知道娘娘这一回为着什么底气足吗?”

宝珠嫣然:“不过是长辈们,钟、阮、董三家出手吧。”袁训哈哈一笑,正要说话,竹帘外人影子出来,袁训和宝珠相对惋惜,但又为各自的孩子气相视一笑。宝珠送袁训到院门,往老太太房里来寻加寿姐妹。

......

老太太累了一天,却因兴奋劲儿没下去还有精神。袁夫人也在这里,看着孩子们检视给加寿的礼物。

称心如意事先看过一遍,礼物已入册,好玩的有趣的珍贵的送进来。她们也在这里,因为见者有份。

“大表姐看这个,”好孩子打开的锦匣里是双滴珠宝石耳坠,又把盒子上留有姓名,谁送的念出来。

加寿笑盈盈:“你收着吧。”

好孩子谢过她,又去看别的。

元皓拿到一块玉佩,让加寿姐姐帮自己系上。

小十得了一块缝帽头儿上的玉,又拿到一盒六个,雕刻各式各样的玉扇坠,正在把玩,宝珠进来:“哟,都有什么好的?”

“给,”

“给,”

孩子们把自己手中的东西举起来。宝珠让继续玩,向袁夫人下首坐下来,同她和祖母说着今天的见闻。

安老太太道:“宝珠,正好有件事情你也听听。”宝珠请她听。老太太道:“正经大了,好孩子也大了,我精神也不如以前。又有加喜、增喜、添喜三个,托加喜的喜气,多喜郡主和她们形影不离。虽说太后常照看,我这里也要空下照看加喜的功夫。别的孩子们我陪的不少,现在要多陪的就是加喜,哪怕加喜在宫里也要候着她。精神不足了啊。”

宝珠感动中有些难过,陪笑道:“怎么会,人人说您精神好。”

“是啊是啊,看姨妈也这样说。”好孩子、韩正经听老太太说一个晚上,耳朵捕捉的快,这就接上话。

老太太对他们满面笑容挥挥手:“玩你们的去,横竖按你们的主张来,别听大人说话,你们就赶紧沾大姐的光吧。看看好孩子你贪心鬼儿,你得了几样了?还有正经,你手里也有三样了。”

好孩子和韩正经嘻嘻一笑,依言又去拆别的匣子。萧战知道有话说,只陪加福没在挑东西里面尖刺。

安老太太得以再告诉宝珠:“这两个养大了,该给老子娘了。大花又进了京,以后分些钟点儿给她。”

禇大花少不了也在这里,闻言:“哎,我在这儿呢。”她的哥哥禇大路对着她笑:“没叫你。”小红拿一个东西给她:“这个好,去给寿姑娘看看,请她赏给你。”禇大花也不再听大人说话。

烛光明亮中,老太太虽不是得意,却有为两个曾孙出色的悠然:“托亲家的福,”袁夫人含笑:“哪里话。

“托好孙婿的福,”宝珠回以笑容。

“托加寿佳禄......”

孩子们是不听,话传到耳朵里不由得一笑。袁夫人止住:“老太太,宝珠和您一样,也累了一天,有话短说。”

安老太太对她点头,还是那时常出来的不尽赞赏之意,切入正题:“我原意让正经和好孩子各回各家过夜。正经要上学,白天还在这家里。好孩子要学针指,也要念几本书在肚子里,免得以后跟红花似的现学。”

小红眨眨眼睛,咦,说我的娘?禇大路放下东西在她手上,悄声道:“没说你。”小红继续看东西。

“可咱们家的风水真是养人,这两个孩子没白养大一场,他们说能照顾我了,要陪我。亲爱帮忙我们定下来,十天一计。十天里,前面四天,好孩子夜里回家睡。后面六天在我面前。正经呢,推迟两天的十天。这样减少我独自的日子,有两天好孩子在,有几天他们都在,有两天只有正经在。”

“这样我答应,如果说一回来就分开,这可不行。孩子们也想祖母您呢。”

老太太喜欢了:“你也答应,那你明儿去送他们家去吧,把话对两府里说清楚,咱们还孩子了。知道你累,不过掌珠玉珠是姐姐,不拘礼儿。”

宝珠一口答应下来,现叫管事的进来,为好孩子和韩正经回家准备礼物。

“唉......”一声长叹老气横秋出自元皓小嘴里,房里人让逗笑,纷纷问他怎么了。

元皓胖脑袋依着加寿,怏怏不乐:“我也要家去了,元皓长大了,元皓懂事体,元皓要孝敬,以后和祖父睡。只白天来上学。”

好孩子、韩正经拍巴掌:“好呀好呀。”好孩子再幸灾乐祸:“看,我不能长呆姨妈家里,你也不能,咱们扯平。”胖队长还以大鬼脸儿。

“咳咳,该我和苏似玉了。”小六清完嗓子,把苏似玉直接抚到一旁:“我代你说。”

“我和苏似玉要进宫了,太后宫里有人教我们念书,一个月里家里念书次数不多。我回来一次,都要好好陪我才行。”

大家一起点头,活似一群鸡在啄米。

欢欢喜喜有说有笑中,孔青请宝珠出去说话:“国公爷喝多了酒,坐在大门外面流泪。看门的不知原因不敢劝,侯爷正在用酒,老国公和老夫人已睡下。请侯夫人去看看。”

......

大门已关,红灯笼下朱门已气象万千,月光又罩银辉,愈发珠光宝气。

龙怀城手捧着腮,盘膝坐在正对大门的石阶地上,喃喃自语:“真是气派,小弟这是怎生挣来?有太后,自然有这缘故,但我还能不知道小弟不是草包。”

看一眼流一回泪,叨念又是一回,等到宝珠从角门里过来,见月下这个人已然痴了。

不用问,宝珠能明白他的心思。那只可意会语言无法表达的心情,必然是复杂的种种组成。宝珠默然转身,她知道劝不了,不如放他坐会儿吧。

“国公要睡的时候,劝他回来。”只留下这句话给照看的家人。

------题外话------

端午节日快乐,亲爱的们。

抱抱仔的新会元蓝宝龙女亲,感谢一路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