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这般重要的元皓和好孩子/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怀城呆呆坐到深夜方回,送客的袁训顺路地把他扶回去。第二天一早,陈留郡王携妻子和儿女早早到来,从老太太处开始叩头,再到袁夫人和老国公夫妻。他们早就递过辞行奏章,加寿的生日席面也是他们的送行席面,上路的日子就是今天。

早饭过,袁训夫妻带着孩子们,包括好孩子、韩正经,还有昨夜依然留在舅舅家里的元皓,送行出城数十里到码头。

陈留郡王府的二位公主随夫也同行,张贤妃和赵端妃请旨出宫,哭得难舍难分。二位公主拿她们打动母妃的话继续当说词:“多看看加寿她们,就是那亲戚家里的好孩子小姑娘也沾光不少,气色红润落落大方不同于别的姑娘,我们这一去啊,比她还要出落。”

自从加寿等在外玩的不错,二位公主心痒痒的,也有相思在内,和二位娘娘磨了这两年,总算她们松口,随夫前往太原,居住太原郡王府中。

眼看流泪耽误钟点,二位娘娘含悲忍泪,说些时时来信的话,让二位公主上船。

宝珠留在这里劝她们,龙怀城让人请她过去。

“弟妹请和小弟站在一起。”龙怀城安排停当,撩衣端袍单膝跪了下来。

袁训和宝珠要闪开的时候,龙怀城止住:“这是一定要拜的,以后父母亲和小十拜托给九弟夫妻,床前代我们问安,饭后代我们闲谈都是你们。九弟,弟妹,请受为兄三拜。”

袁训和宝珠还是闪了闪,勉勉强强的受下这礼。陈留郡王说这话有道理,也要来拜袁训和宝珠,让拦住,龙怀城又说他是女婿,只下了揖礼。最后一揖,下到妻子郡王妃面前。陈留郡王半带取笑半带情意:“以后岳父母面前照顾也有你,受为夫一礼。”陈留郡王妃叮嘱他遇事小心,有空闲就多保养身体。

直到这个时候,最不悲伤的当数小十。从记事就知道自己理当养在京里的小十,对龙怀城道:“八哥,别记挂我,我有执瑜执璞大侄子,还有加寿大侄女儿,我会玩得好。”

龙怀城抱抱他,让他多听九哥九嫂的话。对着他欢快的脸儿,眼泪止不住的流。这泪水并非不放心,而是太放心而为小十能在繁华的京都长大而开心。

船开以后,小十有了难过。他不懂这叫离愁,只知道不痛快促使他扯开喉咙追在船后面大叫:“八哥,我会给你写信的,我多多给你写。”

“好……。”龙怀城不住挥手,直到船顺水远去,再看不见为止。

袁训等人回城去,老国公夫妻对他们道声送行的辛苦,自此,忠毅侯全儿女游玩,接舅父进京的行程正式告一段落,老国公夫妻带着儿子正式开始在京里的日子。

……

昨夜下一阵雨,打下落红无数。元皓穿一件花衣裳走在家人没扫去落花的石阶上,好似一朵胖落花。

加寿陪着他,头一个到老太太房里:“元皓要回家去了,以后再来叨扰。”

在听到老太太说由舅母送好孩子和正经回家,元皓也掺和一脚,也一样要舅母送,要哥哥姐姐护送。

老太太含笑:“以后常来,还给你留好东西呢。”把一荷包金锞给了他。元皓佩好,神气添上三分。

再去见舅外祖母袁夫人,袁夫人依依不舍,为他送行的礼物是一盒两枝上好的笔。

走进老国公的院子里,老国公夫人面上光彩非凡。在这里每住上一天,就是一天的尊重,由小王爷往这里辞行就能看出。

“元皓家去了,打扰许久,等我备席面下贴子感谢,必要到的。”

胖身子弯一弯,老国公呵呵笑的很是大声,让小十也送,把一个扳指给了小王爷,叮咛他:“早上记得来射箭,在家里习练也记得不要忘记。”

元皓左右一看,必不可少的瘦孩子送行来的,就在后侧。这就说私房话不方便,干脆走去趴到老国公耳朵上:“我不在,千万别教瘦孩子。”

老国公扑哧一乐,和他逗乐子:“好,好好。”

今天恰好是沐休日,袁训就是想去衙门也不必。他和宝珠在二门上候着,等到孩子们陪着元皓出来,打发他骑上小马,别的人上马上车,就袁家的人数来看,是浩浩荡荡的主人跟出来。

镇南王府早有准备,管家排在大门上,接进小王爷和侯爷一行,小黑子跟在后面格外荣耀。原来胖队长是小王爷身份让他又一回庆幸。小黑子跟在胖队长队里日子不长,翘鼻子自夸毛病也学会。他认为自己好生有眼力,又有好运道追上胖队长。

小王爷得意洋洋进正厅,家中三个长辈,镇南老王和镇南王夫妻在,出嫁的长辈,大姑母萧凤鸾,二姑母梁山王妃也在这里。都是满面笑容看着元皓进来行礼,说得体的话:“元皓麻烦舅舅、舅母府上几年,元皓是时候回来陪父母亲,以后和祖父睡。”

镇南老王跟着孙子上路几年,到此总算把孙子弄到手,高兴的大笑出声。

但见元皓进门这仪式还没有结束,他回身对坏蛋舅舅挤个巴结的笑容:“父亲母亲,舅舅有话说。”

袁训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膈应相,摇着头:“好话给舅母说。”

宝珠对长公主含笑:“元皓这般重要,送回家来只是舍不得。但怎么办呢,元皓这般重要,却是你家的孩子。没办法,昨儿舅舅哭了一宿,”

大家都看舅舅,舅舅的脸色有些绿,镇南王没忍住哈哈大笑。

“元皓这般重要,舅母也哭了。以后还请常把元皓分些日子给我们,那就感激不尽。”

宝珠说过,是加寿走上来,对姑姑眨眼睛先扮个俏皮脸儿,和母亲是一样的开头:“元皓这般重要,真不应该还给姑姑,但怎么办呢,表弟是孝敬的人儿,表弟要回家来扮孝敬。”

元皓喜欢的胖脑袋乱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又希冀的看二表姐。

香姐儿把这好事情让给沈沐麟,沈沐麟也有岳父浑身不对劲儿的感觉,嘟囔着:“真要说的这般恶心吗?”但在香姐儿示意之下,清清嗓子,竭力装的情真意切:“元皓这般重要,以后不能天天在家里见到,这就让二妹舍不得。怎么办呢,以后常来看元皓,可不要怪我们走的勤才好。”

元皓喜欢的胖脑袋乱点:“说得好,说得好。”又看战表哥。萧战走到厅中间,对长辈们行过礼,手指点个唾沫,在眼皮子下面左右各一点,表示这就是眼泪了,再装个呜呜声:“表弟这般重要,真叫人难以分别。以后表弟常在家里,白天没有人捣乱,夜里不担心突然出现,哈哈哈哈,从此爽快。”

最后变成笑,惹得大家笑成一片,自然挨上几记表弟白眼儿。

长公主欢喜不禁,这才是她的淘气儿子,淘气从来要与别人不同。又听执瑜执璞等也上前说过,见到那叫好孩子的小姑娘面容戚戚。长公主唤她到身边柔声:“你舍不得少个玩伴?同在京里还可以来寻他玩耍呢。”

好孩子屈屈膝:“殿下许我说,我才能说。”

长公主让她说,好孩子委屈的不行:“今天是送我回家的日子,胖孩子一定跟我搅在一天,拔去舅母送我的头筹。”

元皓听着,昂脑袋晃胖身子,好生的得瑟。

镇南王府的长辈们一起大笑,安慰好孩子不要着恼,让人取东西给她添上回家的礼物,好孩子犹觉得不能相比头筹,但出于礼貌重打笑容。

……

街口,常家的家人看了许多回,见到袁训等过来,拔腿回去报信。因为沐休,常大人夫妻和膝下五个儿子的户头人数尽集。袁训等在大门下马时,他们已在大门上等候。

客厅上,好孩子笑盈盈比元皓还要希冀,听着姨妈说着差不多的话:“祖母让送好孩子回家,从听到我就没痛快过。以后还请常常的打发她来才好。”

哥哥姐姐也如对元皓一般轮流说上一通,好孩子得到姐妹们许多羡慕的眼光。

奉老太太的命,事先对玉珠说好,要看过好孩子的房屋才走。袁训带着儿子、女婿、正经大路厅上说话,女眷请侯夫人和加寿姐妹等去内宅。

和母亲玉珠在一处,前有花后有树的三间厢房收拾出来。宝珠又和玉珠交接一回好孩子的衣裳、首饰等,老太太给好孩子的人也交接过,家里有事,辞过中饭回家不提。

常大人夫妻回房,正感叹着好孩子箱笼的多,这全是在袁家置办或是老太太为她置办。玉珠夫妻带着好孩子复又过来。

一匣子书和两块衣料,又一块男人用的玉饰件,一件赤金首饰。好孩子在父母帮忙下送上来,笑盈盈道:“祖母帮着挑,钱是我出,给祖父母备下的。”

家里都知道好孩子是个小财主,常大人夫妻收下。

又有各房长辈的东西,姐妹们也有东西,父母亲房里的使唤人打赏。问姨娘青花却不在,原来玉珠跟女儿上路一回,见宝珠一家人其乐融融,不是有姨娘才叫周全,回来不肯再耽误青花在房里侍候,把她强许给一个丧妻无子的小官员,如今一夫一妻过日子,时常来请安,但不知道好孩子今天回,所以不在。

好孩子把给她的东西呈给母亲,请母亲代转交。

上午忙忙碌碌的送东西,午后睡起,玉珠对女儿交帐册。

“曾祖母说你大了,不会管也要学着管,你的东西归你。这是你游玩走的时候,曾祖母送来的私房,为你买了地,这是三年收息。这是三年里你虽不在,祖父母说理当给你月钱,在这里。”

常大人想官运不错,与结亲袁家有关,故不肯少了好孩子这一份儿月钱。

好孩子收下来,又取出她回京后得到的宫中赏赐,皇上一份儿和太后宫中一份儿,自己算过,请母亲帮着再看一回,核对数字无误后,对母亲道:“过上几天,我、表哥和胖队长,还有小十叔叔,小六表哥似玉姐姐,请小红吃席面,把不用的私房交给她,在京里再起个铺子。”

玉珠夫妻说好,等她回房去不在面前的时候,夫妻对着笑。玉珠道:“真没想到她有这么多私房。”

常伏霖笑道:“在苏州、扬州还有两间铺子呢。前岁和去岁,祖母打发人说息银不多,留为铺子上添流水。以后流水添的足够拿起钱来,你我还要吃惊才是。”

玉珠抚着额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早在她嫁到常家,就看出这书呆子家积蓄不多。公婆有五房儿子,五个房头使唤人也就多,开月钱都是一笔数目,远不如她的祖母带着三房寡媳、三个孙女儿用度宽松。

玉珠的性子不急不抢,也不指望将来公婆给自己孩子多少嫁妆,只把她的一份儿守好就行。在好孩子没出这么大风头以前,玉珠因有宝珠铺子里股份,是家里的财主。如今看过女儿私房,玉珠自觉后退一步。别说比不上女儿,就是她给女儿备的私房以后亮明,也要小心翼翼别遭嫌弃才好。

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个姐妹叫宝珠。

曾看过游侠传,那独自一个风雨里来去让玉珠魂萦梦牵。而此时玉珠认为宝珠称得上那游侠,有一点相似,宝珠以一双肩膀挑起娘家两个姐妹。虽面容还是娇滴滴,但分明能看到铁骨铮铮。

玉珠轻叹:“宝珠呀,全是有宝珠。”

……

这一天还有一件大事,加喜姑娘第二次去柳家做客。

加寿过生日,带上姐妹在太后面前借萧战说话:“战哥都可以送去,这感激早早的让他揽去,我和二妹三妹、大弟二弟小六全吃了亏。”

袁训和柳至坚持到底,柳云若和加喜定亲是迟早的事情。这局面既已让不按道理出牌的萧战打破,太后在加寿等说了又说后“不甘心”的答应,但只许送一次。

加寿等道谢时,修改成一个人送一次,把元皓小红全算上,加喜姑娘在今年去柳家的次数不成问题。至于明年?明年再说也不迟。

午后,好孩子和母亲算私房,袁训一家人再次上马上车,加喜坐在母亲大轿里,对出门儿欢喜异常,不时揭开轿窗看外面热闹。好玩的东西她相中,大哥二哥买下送到轿子里。

柳家的人挤满街口等候着,对五月午后的酷暑浑若不见。他们的笑容比日头还要炽烈,期盼也胜过天气的炎热。

……

“来了……”这话传到大门上,柳夫人催着柳至,撵着儿子往外面赶来。

这不仅是袁柳的大事情,也是轰动京都的事情。看热闹的人不少,好似簇拥着袁家人,成了袁家的威风。

袁训见到柳至时,毫不掩饰他的白眼儿,头一句话不是亲家寒暄,是当众鄙夷的口吻:“不是寿姐儿哭着闹着要来,我才不送。既到这里话说前头,我家加喜不纳妾!”

“对!”萧战出门前得到交待,少说话最好别说。但这一句话能不跟上吗?振臂高呼:“岳父说的好!”

“对!”执瑜执璞道。

“对!”小红和禇大路。

一干子孩子只说到一半,天气又热,有点儿什么就噼哩啪啦轰的着了,热闹也是一样。围观的人附合:“对!”

“说得好!”后面这位估计啥也没听到。

“对对!”

一声高过一声,瞬间传出好几条街。

柳家中一大半儿的人面色发白,看看身边人面色,笑容还有的不用问了,不是同道人,寻气色同样不好的悄声问:“真的要把妾全打发了?”“听忠毅侯是这语气?”

“不答应他会不会就此掉头走人?”

全是这样的话。

笑容保持的人幸灾乐祸:“三叔,学学我吧,我养的小在青楼里,家里清静。”

“噤声!你真想把忠毅侯气走是怎么着!”

乱七八糟的话传到柳云若耳朵里,小脸儿也开始发白。和母亲一起阻止正在冷笑的父亲。

柳云若道:“父亲别回话。”

柳夫人道:“老爷退后几步,这儿由我招待。”

对袁训陪笑,顺着他的话风:“那是那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柳至对天翻眼冷笑:“我说过的话一个字不退!”

“你敢!”袁训怒目。

宝珠忙道:“住轿,请侯爷少说几句,我出来了。”抱着加喜下来。

因周围人多,加喜以为好玩,格格笑上一声,小胖手互相握住,小面庞左瞄右看。

看到父亲时,袁训收到怒容。看到柳至时,当公公的也送上慈爱神情。

大家的视线全放到小小的加寿姑娘身上。

见她下地,左边走来大姐加寿握小手,右边是她的胖大哥,魁梧的世子握小手,加喜欢蹦乱跳的一步一软走到柳家大门上。

进门的那一步,加寿和执瑜互相看一看,手往下放一放,有门槛在,加喜又正乐着呢,由不得的绊到,小身子往下一软。

柳垣欢声高呼:“加喜到了!”

管家们高呼:“加喜到了!”

亲戚们七嘴八舌:“加喜到了!”

柳夫人欢天喜地请宝珠前行,柳云若请姐妹兄弟们前行,萧战大“功臣”不给他好脸色,柳云若想这个人确实有功,拿热脸贴他一回。

柳至让男人们挤到路的一侧,另一侧是关安等挤住的袁训。这一对亲家还在火爆中,最好分开免生事端。两个人隔空对眼神,仿佛有哧哧声。

柳夫人早有准备,客厅没坐多久,就请宝珠和姑娘们去看给加喜准备的房间。为了防止二位尚书无人约束要打起来,把他们也带上。萧战跟去,看不管是为加喜准备的房间还是家人远不如自己家,打个懒散的哈欠放下心。

沈沐麟在接香姐儿上面让他气上一回,从进柳家门关注战哥。见到气结,把岳母近侧的香姐儿叫到后面咬牙:“战哥又得意了,一定是说柳家也不如他家。”

“别理他,再说他对加福真的没有人家能越过。他还是今天的大功臣,不让他得意怎么行?万幸父母亲在,他不敢要人情,不然的话,大家都要躲着他走。云若固然要怕他,我们也听不下去他狂笑。”

“好吧,这是功臣,我记一下,每当看不过去的时候想一想,就能看得下去。”沈沐麟搔搔头。

没一会儿,多喜三个人找了来,小面容上都挂着眼泪。萧战不捧场的嗤笑,挨岳父瞪上两眼老实。柳夫人忙赔不是,暗暗记住以后接加喜,一接四个才好。

玩上一会儿,加喜四个在这里吃了点心,袁训一家返回。二尚书分手,又是几记眼风,空气中跟绷紧了的弓箭似的,让看的人再次哭笑不得。

柳夫人顾不得和丈夫理论,重进家门取一些礼物,上轿往梁山王府。

……

“我笨手笨脚的不会招待,以后还请老王妃多多指点,谁不知道府上对加福姑娘最好,府上对加福姑娘的招待,我们学不来,不过勉强跟后面追一回罢了。”

柳夫人舌绽莲花,老王妃听的似笑非笑。

出府门回家的路上,柳夫人几年里真正笑的畅快一回。撇嘴自语道:“吃了几年的话,也有我出气的一天。难道您早猜不到,一定要和我过不去几年?”

而梁山王府里,管事的收走东西,余下一个也是撇嘴:“这位夫人得意在自家吧,却跑到咱们家里来是什么意思?”

“炫耀,敲打,点醒我,以后柳云若和战哥是连襟。不就这个意思。”梁山老王妃一哂,不当一回事的回到内宅。

……

宝珠回府后,就打发小六苏似玉和多喜四个人进宫,这一夜歇息在宫里,开始他们承欢太后的日子。

第二天,加寿坐上宫车往太子府当家,一连三天过去,皇后没听到丝毫动静暗暗诧异。她因太子不舍加寿而出京,三年里的行程也得到她的认可,而对加寿态度翻个过儿的好,就不认为加寿有意怠慢自己的话,认为另有原因,把加寿叫进宫。

“是谁说话给你听了?”皇后十分乐意地她当年傲慢传授:“你是谁?你不说话给别人听已然不错,谁敢说话,你就训斥他。不想得罪人,你就来告诉我。”

加寿回说没有。

皇后直白表明:“那为什么你生日那天我说过六六大顺、四四如意,你拖着还不肯打发人?”

加寿先是恍然大悟,像是这才明白皇后叫她来的真意。再就踌躇为难。

“看看,还说没听话?又是谁胡说八道?太子府上有几个人,原由太子妃做主,你们虽明年大婚,历年由你管家,谁敢不认你是以后的太子妃……”皇后说着说着,勾起陈年的心酸事,鼻子一酸,说得就更尽兴。

“管他是谁,大胆议论你拿他问罪!皇上面前,我为你挡着!”

加寿起身来,恭恭敬敬的跪下。皇后大吃一惊:“我猜对了不是?这大胆的人是谁?莫非是皇上……这这,”心里翻江倒海般认为这不可能,她的丈夫亲口许给她。但想到当年她管太子府的时候,夫妻私下吃醋撒娇时也承诺的好,但一概有关枕席的事情,别人从枕席间也能翻案。

皇后惊怒交加起了身,颤声道:“加寿你还有我,我和你商议,是谁翻的案!”

她说的话更引出她的痛彻入骨,当年的她还有谁是能商议的?就是她的父亲也可以和姬妾们娘家达成一定利益而劝她忍耐。对她说这不但是本朝风气,历朝历代也如此……

加寿陪笑回话:“娘娘请安心,没有什么人对我不许打发的话,只有几句……”

“说!”皇后还没有听就怒不可遏。

“自从娘娘说过六六大顺和四四如意,我就想着照样办理。随后几句话来得巧,恰是我要吩咐办的时候。”

“是什么!”皇后急不可耐。

“回娘娘,有人说六六大顺,是六加上六,原是十二。说娘娘的意思太子府上还缺一个。照这个样子,四四如意就是八个。这解释也只是一。二呢,说四四得一十六。”

“啪!”皇后把手边茶碗扔出去多远,气的眼睛圆睁着回不来,倒吸一口凉气后,又是几声连吸,气才得匀顺,才大骂出来:“什么人敢这样混帐!什么人敢这样说话。”

“回娘娘,这话是从街头小茶馆里传出来,最先是谁说的已不能查。我有心来回娘娘,又觉得娘娘意思不是这样,本想再等两天,等太子哥哥忙过这段,请他拿个主意再定。娘娘就叫了我来,我不敢不回。”

……

这话最早,是从加寿嘴里出来。

那一晚父母亲和加寿说话,分析过皇后的话后,让加寿做主打发人成六六大顺。加寿想到加法和乘法,对父母亲道:“成亲以前,就是普通人家的小爷,房里也有放两个人的习俗,何况是太子哥哥。我觉得这些人多了,未必没有人认为还不足。其实他们为名为禄,哪怕太子府上有上百,他们也不嫌多。我如此打发,哪天有人往皇后娘娘面前吹加法和乘法的风,倒不好?爹爹母亲帮我想想怎么解开才好。”

一家人定下来,按兵不动,横竖这些人动不到加寿分毫。而娘娘呢,她等不及她先说话。还有太子,见加寿不动也理当询问。到时候把这疑问以路人议论的借口抛出,看看娘娘和太子怎么回答。

……

见皇后气的喘气不顺,加寿心里反倒笃定。等皇后气平后,加寿恳求:“本朝本是这样的风气,似我父母那样的固然好,也不见没妾就影响当差办公。但我不敢擅专。如太子哥哥自己不要,我深感于心是我修来福分。如今有话出来,为堵路人闲言,请娘娘赏下一位好姑娘,添成六六大顺,还是添成四四一十六,请娘娘示下。”

皇后直了眼睛,她以前听到的本朝是这样的风气这话,刚还在心里添堵,现在从加寿嘴里又出来一回。

有人一遭让蛇咬,十年怕井绳。皇后在欧阳容和死去的许婉等人手上吃过大亏,带累的太子那几个也担心,全靠着加寿解开。对她来说不亚于那怕井绳,已是她心中的梦魇。

旧时伤口又滴下血和泪,让她有了挣扎。但不容她挣扎着说什么,加寿再三请她赏下人来,以堵以后的悠悠之口:“想为名为禄的人前仆后继几时能休?我不敢犯这锋头。外间既有闲言,请娘娘为太子好,为我好,赏下四四如意吧。”

再三的说,把皇后的气急话堵了回去,也令她清醒的想到还是商议过再回话。让加寿回去,即命人去请柳夫人,把外间新传的闲话告诉她,让柳至拿主意。

柳夫人刚接到加喜,喜不自胜的陶醉中。听到这话魂飞魄散,深知道不管加寿有多“贤惠”,忠毅侯知道皇后赏人绝不会罢休。儿子亲事可还没定,纵然定下,忠毅侯也可以退亲不是?

顾不得等柳至回家,出宫后去刑部。柳至听过冷笑:“娘娘的话还能更改,还能改动意思?娘娘当下说六六大顺,就是六个!说四四如意,就是四个!谁说也不行!”

------题外话------

预祝亲爱的们明天节日快乐哈哈,童心永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