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正经的亲事/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烽火台取消!以后再说错话也是你女婿,表哥撒开手管不得了……”萧战气呼呼的嗓音远去,后面跟着韩正经。

……。

带着陈旧味道的库房门打开,满墙的盔甲静静伫立,让韩正经直了眼睛。

“还是你们家的盔甲好,胖孩子说他家的送我一个大人的,但你们家的意思浓厚。”韩正经说着好话。

萧战撇嘴:“什么叫意思浓厚,我们家的杀气重。这个个全是染过血,有些更是从战死的人身上剥下来的战利品。看你这话说得有眼力,送你一套我不憋屈了。”

“谢谢表姐丈。”韩正经嘻嘻的讨好,在萧战陪同下,一套一套的看过来。

最后相中一套高个儿的锁子连环铁甲,萧战瞪着眼睛在盔甲的高个头儿上和正经的小身板儿上来回看着:“我说不正经,你长大有这么高吗?”

韩正经沉浸在就要到手盔甲的喜悦里,小手摩挲着盔甲喜滋滋儿说着大实话:“要最高的没错,等我长大没这么高,就拿这高的跟你换套矮的。”

“你想的美!”

韩正经嘿嘿:“以长换短,到时候你怎么会不答应?”

萧战揉胸口,喃喃的话恰好能让韩正经听到:“这不正经又气到我了。”韩正经吐吐舌头,烦请萧战叫个家人帮忙,把盔甲取下来装箱子好带走。

萧战叉腰勾脑袋,眼睛里满是认真:“还有句话说。”

韩正经一阵紧张,迅速出来个对策:“你赖账我就对二姐丈亲。”

“你怎么不说柳坏蛋呢?虽然他是你妹夫。提他不是更气到我。”

韩正经绷紧脸儿:“我还没喜欢他呢!他以后要是对加喜不好,看我打他!”

萧战哈哈一笑有了快意,对正经翘起拇指:“以后我还是叫你正经,你骗我盔甲这事一笔揭过。”

韩正经眨巴眼睛:“那,这就没话说了不是?这盔甲就此送我了!”不等萧战回答欢呼一声:“快让人进来装箱子。”

“慢着,我要说的话又不是柳坏蛋这种。”萧战大手把蹦跳的韩正经按在原地,又变成肃然脸儿:“你收了盔甲,还得继续帮我盯着表弟。表弟是个尊贵人物,嘴里依然不能有路上的话,直到在京里过上几年,他一句不说我才能放心。烽火台是没有了,不过我再送你一套替换的护具怎么样?”

看在东西的份上,韩正经毫无还手之力。萧战带他去看护具,打开的箱子里一套手上用的,一套护心铜镜,保存的好,雪亮。看得韩正经心花怒放之后,回身来对萧战露出敬佩:“你是个好表哥,世上最好的表哥!”

萧战眸光眨动:“真的吗?”

“是……我表哥也是最好的。”韩正经及时收回来,没把瑜表哥和璞表哥卖掉。还有小六表哥也没有背叛。

萧战见他没中诱导,坏坏一笑。当下叫家人进来装好,一大一小两个箱子搬出去。装箱的时候,萧战告诉韩正经保养方法,博得韩正经道别的时候又一句好话出来:“你是姨丈家里最好的女婿。”

这一句韩正经记得把柳坏蛋也放在一起相比,萧战面上乐开了花。两人和气道别,韩正经一路乐着回家。

……

今天沐休,文章侯府的老爷们都在。掌珠在叙述小王爷定亲内幕以后,再道:“给正经定亲事可得提前告诉他,别到时候也出来一个,他定亲事我却不知道的话。真真小王爷的话把我乐死了,好孩子定亲做什么他要知道。”

文章老侯夫人想想也是好笑的,遗憾的自己不能看到。廊下的丫头回话:“世子回来了。”韩正经押着两个箱子兴冲冲进来。

从二老爷开始,二太太、三老爷夫妻站了起来,招呼一声:“世子回来了。”全是自家人是不是一定要这样,倒也未必,不过是家里人如今对正经如敬大宾。

正经则从曾祖母处开始拜,一丝不苟直到父母亲面前。

这就是如今的文章侯府,快比十数代的老夫子门第还要板正。等到拜完,正经恢复八岁孩子的活泼——自他出京三年,跟以前相比灵动许多。又刚到手盔甲兴奋在所难免——嚷着让长辈看他新到手的东西。

曾祖母老孙氏忍到正经满意的让把箱子收入库房,叫他到面前问:“你有相中的姑娘没有?说出来吧,免得到时候大家为你定亲,跑出来抢亲的。”

长辈们又笑着,正经摇头:“亲事是父母之命,我听父母亲的。”

因掌珠回话学的齐全,老侯夫人生出和掌珠在宫里一样的想法:“董家愿意定添喜?是不是也愿意定正经。”

正经人儿虽小,却知道回避。见说他的亲事,说他还要回去陪刚定亲的胖孩子和好孩子,上小马回去姨丈家对这一对小夫妻道谢。

他走了,韩世拓对母亲实话实说:“正经出息,轻易给他定一个,我不情愿。不轻易给他定,人家不答应。”

老侯夫人见眼前花团锦簇的热闹,完全忘记她家背着的“黑锅”,诧异地道:“侯世子却不能挑几门亲事?”

“母亲,董家嫡枝里没有和正经相配的小姑娘,定旁枝,也得媳妇祖母出面。正经和添喜不一样,正经是男孩子。这不是董家不提他的理由,而是董家至多只能包容一个,总不能在这种年头儿让他们全包下来。”

老侯夫人隐隐生气:“包容这话从哪里出来的?正经如今是出游过的好孩子,京里的头一份儿那排行里,你二叔也因为出游而官升一级……”

文章老侯清清嗓子:“清明的时候我们不在家,你有给福王和太妃烧点儿钱吗?”

“当啷!”

老侯夫人把茶碗失手。

随后她大惊失色:“这这……”掩面垂泪有了泣声:“我苦命的正经啊,全是让拖累的。”

老孙氏也不再说话。

见她们想起来,老侯等男人们松一口气。虽然他们极不愿意提及福王,但绕着弯子说话累人。

清明时候虽不会公然给福王母子烧纸钱,但在别人眼里也会怀疑。福王的尸骸又是文章侯府所收所葬。老侯夫人哭着哭着把这些全想到,逼着丈夫和儿子这就拿主意:“正经亲事怎么办,好孩子定到镇南王府去,你们就没为正经想过不成!”

韩世拓道:“勉强要定,董家阮家门里选一个也不是不行。但勉强的,就跟我刚才说包容母亲不喜欢一样,我也不喜欢。全家都知道正经有出息,不如等他长大,最好有所长后再定,心里方能痛快。”

“那你要耽误他到什么年纪?”文章老侯夫人盼下下一代的心情跟任何一位老太太一样,她硬挤出一个人:“与其把正经拿出去求亲让人嫌弃,不如定下现成的。媳妇的表妹,那大花不就是个姑娘。”

“呃,那也黑了些吧,也粗壮了些……”韩世拓想想自己家里的境况一到关键时候就露怯,还挑别人透着可笑没说下去。

“大嫂,我赞成世拓的话。等正经再大些定亲不迟。”二老爷压低嗓音:“有件事儿我一直没说,升我官职,是本司衙门中的小衙门之首。拜上官那天,他把我好好敲打一番。说这是皇上给咱们家的机会,让咱们家时刻记着洗去福王之耻。这个帽子扣在这一代里难让人忘记,正经以后的路并不顺畅。浑浑噩噩的能过,但咱们看正经是那样的孩子吗?也不能他长大了还依靠袁家许多。能还些回去才是知恩之人。勉强的亲事,包容的亲事,那是浑浑噩噩的日子,不定也罢。”

他说完,二太太因不是自己房头而旁观者清,倒不是不关心正经。也道:“是啊,大嫂,安家老太太是董阮钟亲戚,颇能说得上话,也没有事先为正经相好亲事,大嫂想想难道没有原因。旧年里我随母亲去她那里听戏,和她闲聊上几句,她曾说过男孩子与女孩子不同,男孩子是要建功立业的。”

老侯夫人听了进去,想想自己丈夫是什么模样,想想自己儿子小时候是什么模样,再想想好孙子正经,胸中不平也起了来:“放着这么好的孩子却因受连累让挑来挑去,放着这么好的孩子,不管给哪个亲戚都应该是欢喜的。可却要别人包容。这不行。你们说的是,等正经大一大,兴许有人慧眼相中,把他捧在手心里。到那时候再定不迟。”

全家达成共识,都有心头一快之感。再就说些怎么发家,怎么洗清脑袋上那锅的话。

……

天到下午,常大人已不能跟刚从宫里出来一样兴奋。客人还有,但他安排亲近些的子侄陪着,把妻子和五房儿子儿媳叫到他的正房。

“祸兮福所倚这话真是有理,今天出来大喜事,应该欢欢喜喜的。可是这事儿把我气的不行,不把你们就叫来说说过不去。”常大人沉着脸。

常夫人明白,儿子儿媳不知道,请他说出来。

“两个大的孙女儿,老大家一个,老二家一个,嫁过去不是过的不好。老大家的生个女儿不受待见,老二家的不受重视,和妯娌们一比,她不快活日渐消瘦。我和你母亲为此跟亲家抬过几句,半点儿用也没有。好吧,只当他们家就是这样的陈规再不能改,长辈们心爱的品格咱们家的姑娘们学不来,咱们不能比也罢。万万没有想到……”

常大人又是一句:“气死我了。”话到一半停下来生气。

儿子媳妇猜出七七八八,陪笑道:“莫不是他们已改过来了?”

“是!”常大人重重一声,平素也算有涵养,此时又跺一下脚,手指地大怒:“他们今天来到好生客气不说,养下女孩儿那家满口赞誉,说他们家怎么怎么疼曾孙女儿。我听不下去把他交给亲戚,就把你们叫进来。”

全家人都怒容满面,有谁是傻子呢?儿子们纷纷道:“父亲,可见以前他从没有瞧得起您!”

媳妇们纷纷道:“这是看着咱们自家出个王妃,他不得不低头。”

常大人怒眸圆睁:“我升了官职,他们也不放在心上,这里面还有他们对我的眼红,不服。兴许还有认为我不应该升。认为我无能无为,不过是仗着媳妇的亲戚罢了。也是我不好,我要是趋炎附势一些,升了官职以后不认旧定亲事,怕不把孙女儿许给好一些的人家。岂有此理!我既然还认旧亲事,他们怎么敢把我藐视?”

这袁家虽旺,却是媳妇亲戚,而不是常门亲戚,照应上不见得长久。和好孩子王妃是常家一门,必然照应自家的意思,让两个亲家府上表达得干干净净,不由得常大人夫妻不怒火满腔。

哪有这样公然揭露的!

常大人叹气:“除一个好处,两个大些的孙女儿日子好过以外,别的地方我看也不能看他们家。”

说话的过程中,外面频频新客人到,家人请出去相见。常夫人忍气道:“到底是好孩子喜事出来的日子,咱们一直生气下去不应该。老爷说的话我们记住了,有这样的亲戚在,以后全家更要敬重袁家,更要互相和睦才是。”

常大人道:“我也是这个意思,等为父和你们母亲老了,你们五个房头可不要出来这样的人,让父母泉下蒙羞。要学袁家的话,你母亲说过我也得说,学学袁家照应亲戚上的和气。”

儿子媳妇们欠身说是。

都看得到好孩子亲事的好处,长子承继家业,由他率先提议:“父亲母亲,从今天开始,各房头各出所有,把好孩子的嫁妆一起办下来。”

常大人夫妻欣然说有理,再齐齐望向二房媳妇,虽是满面含笑,但当众只看她一个人,二奶奶红了脸。

“老二家媳妇,你可愿意?”

二奶奶和玉珠存一段旧事在心里,早就后悔不迭,又让公婆指出来,陪笑说愿意。

常大人笑容满面:“我单问你有个原因,因为你是应该为五房出的,虽然你自家房里也要备下。”

扫一眼儿子媳妇们,呵呵一声笑:“以后我多疼老五包你们心服口服。好孩子这亲事与老太太有关,就是董家来也与老太太有关。董家的小子是事先相看过的,在宫里太后面前丢了这亲事我百般不愿,”

再望向夫人有了得色:“夫人问我出宫以后,怎么落后你们半个时辰到家,你猜我去了哪里?”

他不是卖关子的高手,或者面上喜悦已暴露无遗。常夫人和儿子女儿都有希冀,二奶奶心头突突的跳,为好孩子挑中的董家小子她见过,生得白净又能中春闱……她的手心一阵一阵的沁出汗水,把帕子很快濡湿。

“老爷请说。”常夫人道。

“父亲请说。”儿子媳妇喜动颜色。

常大人故作郑重:“我追上董夫人的车,对她说舍不得那个小子,不如给我别的孙女儿们吧,为二房里说上一车好话,董夫人答应了。下个沐休日就办两件事情。一是她家来相看二房孙女儿,要是相不中,就看三房的。二是送增喜女婿给我们相看。”

对第二个儿子媳妇笑吟吟:“怎么样?你们是应该出好孩子嫁妆的吧。”

二房上来叩头,起身来就报东西,说他们出哪些给好孩子添箱。好孩子出嫁还有几年,这几年里再添些什么给五房备着。

玉珠夫妻感激不尽。别的房头见这就享受到好孩子亲事的好处,那小子原是为好孩子挑的。一时把出去待客忘记,大家热烈的说起来,直到有人回话:“好孩子姑娘打发人回来有句要紧的话儿。”

大家一起说请,对好孩子丫头先展露客气笑容。

“回老爷夫人,好孩子姑娘说皮匠今天开会,把铺子诸事商谈完毕。问各房要对的银子在哪里,明儿就送去,再拜请万小掌柜就任,就在京里寻铺面了。”

常大人依原话:“一人只许一百两,不要占许多的便宜。”各房按姑娘人头数取一百两。不给小子备,是让小子自己寻能耐。丫头拿上,常大人不放心,问她有一个家人送来的,又打发一个老成家人送走。

大家散了出去待客,见黄昏已至,摆上晚饭来听客人奉承话。三杯酒没到,常夫人请进去:“好孩子和女婿等你说话。”

常大人不知出了什么事情,手忙脚乱进去。见烛下晶莹如玉的孙女儿旁是肥白小王爷,笑容由衷而出。

元皓到好孩子家不止一回,但行晚辈礼这是头一回。欠欠身子,就让常大人快浮上云端,连声说不必不必。也自知自己还没习惯。

元皓依然行完,头一句话道:“女孩儿要有人送,我送她回来,等下再送回去,就好回我家。”

一个礼,让常大人忘记他们来有事情。殷勤地道:“既来了,在这里用晚饭吧。”

胖脑袋摇几摇:“母亲打发人告我,父亲回来了,准备接赐婚圣旨,明儿先进宫去。我要家去陪父亲用晚饭。”

常夫人忙让人把勉强能送到小王爷面前的菜,取几样来就在这里给他们吃几口。

好孩子说不必取:“曾祖母还等我用晚饭呢,我说过就走。”

祖父母正襟危坐。

“我们这铺子会挣好些银子呢,为什么一个姐姐只出一百两?以后息银分不多。特意请小红皮匠算过,每人五百两拿起息银来才好看。”好孩子眸子深深。

“是啊,好孩子会带着给你家里挣好些钱的。”小女婿这就帮忙说话。

常大人夫妻百感交集,真不知道人家这孩子是怎么生出来的。再一想好孩子是自家生的孩子,就改成人家这孩子是怎么教出来的。

这也太懂不过。

把尊卑暂时忘记,左手拉住孙女儿,右手拉住小王爷,常大人诚恳地道:“你们好就是家里好,不用多记挂。许他们入股已经是照应。再多就受不起。”

他们不答应,好孩子和元皓从后门避开人出去。常夫人送,见小王爷带着雄纠纠家人,命先送好孩子回舅舅家,一路去了。两个不省事亲家浮上心头,常夫人眼圈儿一红,拿这亲戚再和那亲戚相比,滴下一串子有感动也有叹息的泪水。

……

元皓到家里,镇南王问他:“这亲事哪里中你意?”

“祖父相看三年,家世清白,容貌秀丽,能吃苦也能耐劳。是我眼见的。”

镇南王听到的时候也没有不同意的心思过,这就一笑,拿儿子戏谑:“那算你亲事抢的不错。到手了,你应该怎么样?”

“看书,写字,打拳,显威风摆神气。”元皓脸上流露出不过如此的神色,回答的流利。

当父亲的在他胖脑袋上拍拍,把菜不住挟给他。元皓吃完说看书去,镇南王父子们继续饮酒。

镇南王道:“我初听到竟然不想反对,后来问我自己以前也没多看过这小姑娘不是,慢慢的想到她是出游的好孩子。”

老王也道:“元皓不抢亲,我想不起来这一出。元皓亲事交给太上皇太后不是,没有发话下来,元皓又小,我们还是不乱说话的好。但他要定,想想长处颇多。我们遇强盗她不害怕,赈灾的时候也是得力的一个。要说生得好,别寻的出来好姑娘,却不是吃过苦耐过劳经过风霜的孩子。”

“这吃苦耐劳的话,父亲,您说到点子上了。”镇南王拿手在桌子上划着字,是梁山。

“他们家代代英风不减,与代代享得了福,吃得了苦有关。”

又划字,是忠勇。父子们一起摇头。王爷为他们叹息:“嫡孙不过两个,就闹出许多家事。都在京里居住,他能瞒得住谁?张大学士接走外孙教导虽好,但只怕出来个小夫子。未必迂腐,但文人掌王府拼的是足智多谋,常玟要是不能,忠勇王又下去一层。另一个常珏以前简直是混世魔王,虽有董大学士接管好些,董家的心在坏蛋小袁身上,再不然在自家身上。哪有许多力气管他家。不过是以常珏和张大学士打擂台罢了。”

“是啊,所以元皓要定这亲事,我想到吃苦耐劳的话,和公主没出府门我就说这亲事可以定。公主也说好。”

镇南王好笑:“公主能不说好吗?您还不知道儿媳品性吗?我回来,她第一句话把她夸到半天里。什么抢亲多魄力,抢亲多英姿的话也出来。”

老王也笑:“公主是活泼性子,才有元皓也活泼。我看着可爱的很。”

说曹操曹操到,瑞庆长公主亲手送一盘子菜上来:“元皓愈发乖巧,放下饭碗寻我说会儿话说消食,等我做好菜让他来吃,他说做功课去。”

恰好也和公公、丈夫同样的一句话:“出门总有风霜苦,竟然变了一个人。换成以前玩还来不及,哪里肯安稳坐片刻。”

老王诙谐的道:“这是让坏蛋舅舅去了病根儿。刚看到海的几天,元皓是天天要赶海,别人写字,独他不学。我说不去,他就往地上一坐,再就要堆下去。让坏蛋舅舅收拾一顿狠的,学会要吃要喝要玩,就得要学要写字要习武。这不,根深蒂固了。”

“所以回来的路上我想通,料来好孩子纵有不好,跟小袁出去三年,他未必能忍。这亲事抢的好。”镇南王说着自己莞尔。

长公主再次完全兴奋:“我也说好,抢亲事,只有元皓办得出来。在元皓以前,只有说书的那里听得到。只可惜他居然没带上我,这个热闹没让我看。要是我去,抢的还更光彩说不好。”

这位又犯孩子气,镇南王父子一起大笑。

……

柳云若在门外下马,看看月光下灯笼光照出的“镇南王府”匾额,收起撇嘴儿上前见门人:“来见小王爷。”

门人通报过请他进去,径直到元皓房里。元皓握着笔头也不抬:“你有什么事情?我用功呢。”

到了这里,柳云若扮出恭敬:“我送请加入夜巡的贴子来。”

胖手指一根点点案几,元皓继续写字。

“再就能要个人情吗?哪怕小小的。”

元皓抬起面庞寻思:“你哪里有人情?”

“蒙您送加喜到我家那天,难道不是我提醒的,好孩子和别人定亲,你们就没得玩?如今定亲,好歹,有我一丝丝的人情吧。”柳云若心想那天胖脸变乌皮蛋,把我吓了不说,又听母亲骂了好些,怪我一定得罪你。敢情,那天我说话勾出你的心思吧?

这份儿人情不讨太亏。

元皓眼珠子乱转,是想到这人情,却不想承认。

“我也许还能提醒别的,”柳云若一脸“好心”地表白自己是有用之人。

在这“胁迫”下,元皓不情愿的问:“你要什么谢礼?”

“一点儿好脸色如何?我要的不多,就是以后外面见到,给个亲戚的笑脸儿怎么样?”

元皓的狡猾程度不低,慢吞吞道:“等我问问战表哥,表哥说我小,怕让哄了去。让我遇事多问他。”

“咱们是不是亲戚?”柳云若卑躬屈膝。

“呃……差不多吧。”

“以后加喜长大,知道你不喜欢我,她会不会哭?”

元皓抿抿嘴唇:“呃……那好吧。不过你永远比不上战表哥哦,遇到战表哥你退后。”

柳云若谢过他,约好日子请他出巡,出得府门摸脑袋发怔:“这只七岁?分明是成精小狐狸。还有战哥下足功夫。这战哥,哼,看我一里一里打你下来。”

他走以后,小黑子出角门,去梁山王府寻到萧战:“我家小王爷说再加一箱子礼,刚才柳家小爷讨威风,小王爷不许他压过您。”

萧战抱怨:“一句话一箱子礼?表弟再大几岁,我们还能在京里混吗。”但表弟要,没有任何原因也是愿意的。又收拾出一箱子礼,打发家人跟着小黑子带走。

胖队长在今天春风得意,抢了亲事、帮了正经、黑了表哥财、出了一丝丝的谢礼。

他往烛下认真又念了书,写了字,这一天过得充实。

……

张大学士说办就办,第二天就往太子面前探口风:“胖队长好生慧眼,也是出游的孩子个个不凡,定下好孩子我看着勉强配得上他。还有一个韩正经也是好的呢。”

韩家,太子想过许多回,也正想和大学士商议。闻言道:“再多的扶持,也得自己上进。”

听在大学士耳朵里,是对韩正经抱有希冀,却等着他大展身手。算算正经的年纪,大学士道:“那至少七到八年,总得他十六岁以后看得出来。”

“他头上有顶福王的帽子,只能他自己摘,不能是我帮他摘了。小鹰展翅也得自己飞上去,才能有人赏识。我等着。”太子不疾不徐。

大学士在心里转悠开。等韩正经小鹰展翅,他的亲事早就定下。那就打乱他的初衷,早备眼力为太子笼络人才,这夫子是太子师。

跟他预想的一样,要定韩正经,就得为正经出许多的力气。大学士不是不愿意出许多的力气,而是拿不准这福王的帽子太子怎么看待?他又想让韩正经怎么摘而满意。摘了以后又是太子心目中的什么位置。

小心翼翼再问:“要是他有一门得体的亲事?”

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太子面色剧烈的变了一变,虽很快恢复自如,也让大学士暗暗心惊。

好在太子信任他,倒不给他闷葫芦。左右没有人,太子直言相告:“这话提醒我,表弟定下好孩子,镇南老王回太上皇的话,是出游是重要原因。正经难免就让人想起来。不过他头上不利落,一等一的家很难主动相中他。要是主动相中他,就只能是别有用心。”

据太子今早收到的消息,安王有封密信出京。方向往大同去,太子只能猜测最坏的打算是军中。但他去军中联系谁?还是东安世子帐下那让文家除名的人吗,太子不能确定。

张大学士提醒他再想到正经,亲事要是定错阵营,身为加寿表弟加福表弟,元皓的好知己,麻烦不小。

太子喃喃:“得把他亲事定下来,抢在居心叵测的人前面。但谁定他合适呢?”

“回殿下,正经还小,一等人的人家就有远见也是观望。差些的人家,只怕耽误这个孩子。这个孩子的身份,还是重要的。”张大学士慨然道:“如果殿下应允,老臣我愿意为他选门可靠的亲事。”

太子凝神片刻,缓缓道:“他是福王一族,理当是弃暗投明的好模样。”

一句话,太子对韩正经的期望概括完毕。大学士会意:“老臣明白。”

回到自己家,张大学士就叫来心腹门生,和儿子们一起为韩正经选亲事。

“不能离我们太近,皇上虽给太子许多权力,但有人看出来屡屡进言的话,皇上不悦就不好。”

“那选大家的远亲。”

选来选去,定下费家有一个小姑娘生得如花似玉,费大通笑道:“以后文章世子是我的侄女婿,老师,你说我们办错的出巡事情,可以跟得上国子监了吧?让文章侯对阮英明说说,大家有份。他们在外地好不火热,这一回殿试的学子们,有一半是他们推荐过的。皇上说维持人才,我看稀奇寻常,让我们去也能办好。”

张大学士抚须:“这个可以有。”

费大通说得性起:“是老师的孙子一流,阮英明见到您敢不客气?”

张大学士瞪起眼:“什么!哎呀不好!这门亲事不能定。”

儿子们也失声:“孙子一流?哎哟,父亲,这门亲事错了。”

张大学士气呼呼:“我居然也没有想到!文章侯是南安老侯的孙子辈。南安老侯是董大学士的平辈!差一点儿,我要和小阮头儿一个辈分吗!再寻再寻。”

------题外话------

仔接受意见,留些精力看晚上能不能把明天的赶出来,恢复头天写完的日子。

感谢如意亲的提醒,韩正经大名韩正道,哈哈,仔也忘记了。羞愧掩面。在此感谢所有提醒的亲,没有你们可怎么办。

曾祖父曾祖母,少一个字,统以祖父母是可以表现的。所以,出游过程中如有对张夫子的错误,倒不必改。又省一道事。

不过哈哈,仔记得纵有也没多。

为毛定费家,费和文章侯吵过,哈,让他们互敬互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