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一章,一对大学士过招/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寻来寻去,还是费家的远亲,比刚才说的小姑娘亲戚关系更远,但族中关系还好。远在京外,因此进京里来费大通先不和他走动过勤无人起疑。又更低上一辈。

为什么总选在费家,费大通生得不错,族人也差不多。又在族中为人不错指挥得动,且不是族长。张大学士让他写信通知那家人携女进京,准备给太子看过就定。然后又有一个心思出来。

“我们打算为文章侯出许多心思,要让他知道。这亲事我思虑,就是让韩家揣足感恩戴德之心,韩正经长大是永远牢记的忠臣,让他向东,他就不能往西。还有,韩家是钟家的亲戚,钟老头儿也得出力,也要见见我的人情。凭什么他往床上一睡干看着,只有我把他内侄亲洗得雪白鲜嫩。再来董老头儿、小阮头儿是他的亲戚,都得搭把手。”

走动以前没有密过,寻不出别的原因,大学士特意登门大可不必。他用别的法子,定下来由别人出面。头一个见的是韩世拓。

……

国子监一到晚上走出衙门的时辰,呼朋唤友声阵阵。头一个祭酒阮大人是人乱中的精华,几乎晚晚都有书社要去,邀请一批下属是常有的事情。

作为受他照管的韩世拓,大多时候随行。

这个晚上也不例外,簇拥阮英明嘻嘻哈哈上马,说着今晚对诗的人来的有谁,往约定地点去。

……

六月里的月下,这是一处荷塘。岸边六角小亭充当摆放笔墨纸砚和茶水酒菜的地方,四边围过来的岂止是幽幽荷香,一汪静水在起更后若偌大的翡翠玉盘,堆积出美人般的莲花。

双方分了诗题限了韵,流连在美景边酝酿时,见一行不速之客到来。

费大通为首,摇头晃脑地吟着诗句走近:“哟,这不是阮大人吗?”

阮英明自从知道他在金殿上和韩世拓争执,见他就没有好脸。骂道:“翰林院的人和狗不得在此停留。”

“国子监的猫与鸟因此独占鳌头。”费大通接上。

小二正中下怀,呵斥道:“侮辱上官跪下赔罪,须知我官比你大。”

“有来有往敬上之礼,大人你没着官袍。”费大通抖抖身上衣裳,大家俱是便服。

小二瞅瞅一朵荷花开得妍态,荷花瓣半垂半落露出中间小莲蓬好似小鼓。吟道:“昨夜雨打,红菡萏增色,绿玉盘有声,只有不上不下不冒头者曰不通。”

他的门生起哄:“好句,对来对来。”

费大通倒不生气,抬头看看月色:“今宵风重,清月光染辉,浊山河无垠,却无可高可低可缩脚者叫英明。”

瞪着眼睛左看右看,自言自语道:“阮大人在哪里,我等特来附会。这见诗挡客,一脚伸出八百里拒人的一定不是阮大人。”

阮英明是爱才的人,见他对上来,也骂回来,一笑了之。吩咐人:“给他们纸笔和诗韵,香已点上,来晚了不另点。到时候做不出来,画一脸墨直到明天上衙门不许擦。”

费大通等人并没有难色,接过纸看了诗韵,到结束的时候都做了出来。饮酒重写诗韵,大家重抓,如是三回结束,已近二更时分。费大通说无趣,对阮英明道:“夜黑好做蓬头鬼,白天不妨清倌人。大人,乱些规矩如何?”

阮英明的门生一起骂他:“你才晚上是鬼,白天青楼里守着。”阮英明是个不怕乱的人,自恃才高傲然发问:“有话直说。”

费大通对韩世拓坏笑:“何必大家搅和在一起作诗,有中意的人随意挑战,我先来,”抬手指住:“文章侯,你敢和我对诗吗?”

韩世拓一挺身子:“可以!”

“那好,咱们对到三更过后,还能有十首诗的人算赢。输了的人按阮大人说的涂一脸墨汁去衙门。”

小二恼火:“费不通!你寻衅来的!我们明儿有事呢,你诚心的吧!”更让小二生气的是挑个能作诗的也罢,以他费大通的大才,曾是横扫京中书社之人,偏偏挑中不上不下的韩世拓,这是报仇来的,还当着自己的面。

费大通摊开双手:“阮大人的意思是不敢比喽?又或者知道文章侯不行?”

在他身后有人大笑:“文章侯历年花街柳巷是行的,唯独这里就不行了。”

“哈哈……。”一堆人笑得好嚣张。

韩世拓对小二欠身:“容我去吧,我今天一定试试他的高才,未必我就输!”

费大通又煽动:“哈哈,现在就看阮大人你敢不敢喽?”

小二又骂上一句:“费不通!都知道底子。你就赢了他也不光彩!”

费大通一拱手:“多谢大人指点,多谢大人成全。”和韩世拓单独分出诗韵,两个人真的单独做起来。

跟他一起来的人也和别的人对上,小二才高分到两个,三三两两散开,没一会儿比的火热。

二更二刻的时候,只有一半人在这。三更的时候,剩下共计七、八个,小二也早回去。

大家都有困意,作诗又熬神,打着哈欠强撑着。费大通邀请韩世拓亭下走走:“吹吹风,我的十首诗就出来。别让人说我欺负你,你也同来走走。”

韩世拓见他两眼睡意惺忪好笑,心想自己习武身子骨到底好些,熬一夜并不打紧。但他说了,跟对诗一样韩世拓没有拒绝,和费大通漫步着,拐个弯到没有人的地方。身后一丛月光,眼前一处荷田,极是幽静。

“韩大人,还记得福王吗?”费大通问他。

韩世拓骤然暴怒,额头上青筋迸起,以为这个人又来羞辱,张口就要回骂,费大通摆一摆手:“可算熬到这会儿咱们私下说话,说的久,同你来的人疑心,没关连的话不要说。”

韩世拓警惕上来:“你要怎样?”

“令亲常家和镇南王府结亲,令公子你怎么打算?”

韩世拓谨慎的道:“小儿还小,不谈这事。”

“结错亲事误一生。令公子出游三年,算有一些资本。亲眷俱得力,只除去你家门楣上有福王二字,不然前程无忧。”

韩世拓还在惊疑,嘴硬地道:“小儿还算争气,八岁的年纪,蒙阮大人的岳父教导,肚子里已有几本书。又在学习上面勤快。以我来看,前程无忧。没有不然这话。”

“既然韩大人这样说,那请论亲高门,我等着瞧。当我今天这话没说。”费大通静静对着流水,从他的面上还是看不出讽刺的意味。

夜凉风起,吹的韩世拓清醒更多。反正这话是费大通提起,他小心翼翼问个究竟:“那,您有什么能无忧的高见?不然何必对我提起。”

“你自己想,皇上仁厚,定边郡王、福王都没有尽株九族。在这些亲族里,独你侯爷得天独厚,因娶妻安府而与众不同。你膝下的公子因此得利,表姐太子妃,表姐王妃,表妹王妃,还能和镇南王世子玩在一起。乍一看,过上一代大家淡忘福王不在话下。你却要知道这过上的一代,你家世子的路步步不能出错。”

韩世拓张口结舌,虽还不能相信费大通,但他说的句句实在。

他垂下头,但不容他多想,费大通还有话:“袁家的家学由阮大人监督,世子的学业如你所说不用担心。世子的玩伴尽是亲戚,也不用担心。唯有亲事是你万万马虎不得。”

“唉,”韩世拓叹气。这话正暗合家里的商议。

“高,人家要避开。低,你侯爷看得上吗?就是你看得上,你家亲戚不弱,会容你把个出游过,皇上也夸奖的好孩子乱许人?再恕我多言,世子亲事如能助你家洗清福王二字才好。”

韩世拓苦笑:“你我从不相知,但今天你是诚心,我也坦诚以待。洗清必须是我自家而起。我有福,有可以依靠的亲戚。但一直依靠下去也不是成人之道。”

费大通看看他:“我以为你会回答我,你和钟家是亲戚,南安老侯圣眷上得力,会为你出好主意。钟家还有董家阮家,你还有袁家。”

“他们帮我家许多,不排除我儿子的亲事定在他们家。”

费大通微微一笑:“据我所知,董阮钟近族没有跟你家世子年纪相当的小姑娘,你就是要学袁柳十年亲事,小夫妻们年纪相差许多,也只能定在远亲中间。而且你不定这几家亲事,他们也会帮你。为什么不另看一家?多个帮手。”

“您不是刚说过高不成,低又不就。”

“那就是侯爷愿意桌子四条腿上多加一条?”费大通反问。

韩世拓诧异的不能自己,听到费大通许多话,也压根儿没有想到费大通是来说提亲事。心头有如战鼓震响,怦怦中,他全身紧张:“哪家?”

“我家老师愿意做媒,我特来问你愿不愿意。”

“你—家—老—师?”韩世拓惊的嗓子变了声。

“我家老师和你家世子同游三年,把他品行看在眼中。说他资质好,天份高,早有爱才之意。侯爷你想来知道,你家亲戚助你洗福王的话,有帮亲的嫌疑。换成是别人效用增强。我家老师不忍你家世子一步走错让耽误,愿意在他的门生中寻一门亲事,书香门第,姑娘不日到京咱们另约时间相看。你相看的中,你就定。相看不中,你可以不定。”

“姑娘不在京里?”

“不在。离我家老师也远而又远,是门生之远亲。你可以放心,不会有太多的闲言出来。到底,你是阮大人的人,是董家的亲戚。到时候你们自己相中,自己成亲事,定下以后再追溯到和老师的关系。京里论起来有远亲的人多了去,你不会是最扎眼的那个。”

韩世拓心定下来,暗想这计划的足够周详。要说张大学士只有一点让他相中,那就是大学士既相中正经,想来以后不会再插手太子内宅。小姑娘若是好,这亲事先为加寿奉献绵薄之力。

文章侯受人恩惠太多,想出力的心日渐澎湃。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有些与众不同的资本,用的得当在正经的益处一可当百。

默然考虑的完全是对袁家有什么作用,费大通虽不知道他考虑的内容,却认为考虑在情理之中。

夜又更深,费大通道:“回去和你家亲戚们商议回我吧,但有一样说在前面。如你答应相看姑娘,直到相看结束,你家世子不许别定亲事。”

笃定的张家已对正经没有疑虑的口吻,让韩世拓在家中商议时憋屈的心情得到抒发。

这才是正经该受的待遇,有人相中他了,怕他同时相看好几家——一女百家求正常,一男有百家愿意给他相看也正常——张家这就要先定下来。

张大学士虽不是权倾朝野——权倾朝野的当下都会认为是袁训。却胜在人多,圣眷好,又都是玩笔杆子的,很多时候笔可当刀。他又是太子师…。韩世拓猛地想到,这莫非是暗示自己太子殿下相中正经了吗?

前太子党事迹跃上眼前,韩世拓足以相信现太子笼络党派的时候到了。

换成别人也许可能还有个犹豫,对韩世拓来说,加寿是准太子妃,太子殿下要他家的人一双,他欢欢喜喜,且不会给一个。

就着费大通的话点一点头:“等我回话。在这期间我儿子不会相看任何一家。”

费大通露出满意的神色,提高嗓音把刚才心中做得的诗高声吟诵出来,恢复大声嘲笑的语气:“哈哈,我得了,你有吗?哈哈,痛快…。”

韩世拓和他相互贬低回去亭上,见又走一半人,只余下三个人还在。大家各自回去睡觉不提,困意已久,画墨汁的事情都没有提。

第二天,韩世拓就借着探南安老侯的病,把这消息请他拿主意。南安老侯倒没有过多的惊奇,虽然他也没有想到过。

他的分析也是:“只怕与太子殿下有关,老张头儿是太子师,他不会为正经出色而出面,只会为太子着想。为太子着想,也是为他的子孙前程着想。”让韩世拓回家等信,他打发心腹把这话送给董大学士。

董大学士犀利的也看穿张老头儿这是打算为韩家出把力气,原因应该是正经三年路上表现出色卓异,让太子觉得有可用之处。

殿下已到该为他的朝代寻人才的时候,董大学士也是太子师,他没有反对的道理。他要想的是送不送老张头儿人情。

须臾半天,董大学士拿定主意,不是让韩世拓回张大学士的话,而是把他的小门生常珏留下说话。

……

“珏哥,你父亲近来为你的亲事忙碌,你可知道?”

忠勇王能疯癫到张大学士家里碰钉子,在自家也表露出来。常珏看祖母好些白眼,闻言低下头:“知道。”

“珏哥,你有打算吗?对你的以后,你对我说说。”

常珏茫然,打算?他的祖父为他处处打算,处处碰壁,不惜和祖母生分也不在乎,面对祖父常珏没有打算,纵有打算也觉得不必。而他的母亲,自从回家祭祖后,返京就病病歪歪常年的苦闷。翻来覆去说的话就是她只有儿子是依靠。面对母亲,常珏应该有打算,可他的年纪,在家里除去祖父没有人顾着他,他又能打算什么?

“老师,我没有打算。一定说有,您让我好好看书,下科下场,这是我的打算。”

“下科要是不中,你就十四岁了,你准备怎么办?”

常珏恭恭敬敬地道:“只能再赶一科。”

“我有个主意。”

“老师请吩咐。”

“你家里有人在水军当差,水军离京中近的地方尽有。自前年江强让拿下,清算水军中好一批人,梁山王又派将军监管,请旨还在招兵。寻上你亲戚,我还可以给你写封举荐信,找我的一个门生,你的一位师兄也在那里。你去那里先领一份儿钱粮,让你的祖父和你母亲看着你立业了,也能宽心。边当差你边看书,到科考的时候你回来下场。要看的书,要提醒你的立意文章,我寄给你。你有问题,写信给我。你先寻份儿差使吧。”

常珏愣了半天,见董大学士不给他分辨的机会,也不多做解释,闭上眼睛开始养神。常珏不敢打扰,回去把话告诉祖父。忠勇王在孙子身上,最大的依靠就是董大学士。还在盘算怎么样让董大学士出面把添喜给常珏定下来。虽经张大学士提醒,忠勇王疯魔似充耳不闻。把袁家不可能跟他联姻抛到脑后,把添喜家是福王一族忽略不计。只想着韩家受袁家照顾……房中打转不停,听到董大学士建议他心爱的孙子离开京都,急的忠勇王当下带着孙子赶到董家。

大学士知道他会来,备好香茶,屏退家人专候着他。忠勇王等不及落座就问:“大学士您是不是疯了,让我孙子离家这话怎么能说?”

大学士好笑,注视忠勇王近来焦急奔波过多而微红的眼眸,这才是个疯模样。

慢慢地道:“他不离家,王爷给他什么前程?”

“你要是听我的,给他许门好亲事,太后一喜欢,他的前程不就有了。”忠勇王振振有词。

董大学士心平气和地质问:“凤凰不落无宝之地,王爷,纵然你想好亲事,也得先想想你自家揣的有没有宝。”

“这……”忠勇王语塞,还带着不平气。但常珏心头一动,他明白几分。正觉得老师的话也有道理,要劝祖父时,见祖父豁出去的一横眉头:“我家是王府。”

董大学士冷淡:“权势几何?落架的凤凰不如鸡啊。”

忠勇王没了话,干搓着双手跟他在家里一样原地转圈,常珏不忍心,劝他道:“祖父请坐下,老师说的不错,等我立了业再寻亲事。”

孙子也转了风向,忠勇王一急,又迸出一句:“我家虽败落不如以前,文章侯府还有福王的名声呢。我们互相不嫌弃吧。”

董大学士嗤笑一声:“你不嫌弃?韩家嫌不嫌弃?太后和皇上嫌不嫌弃?”

“皇上,他是仁德之君……”

董大学士反驳:“皇上仁德在没有多杀人上面。不在帮你定亲事上面叫仁德。皇上仁德没有多杀定边和福王一族,也没有论及东安、靖和二世子的株连罪名。此举安定人心,传颂四海。为你定亲事可能安定人心,传颂四海?皇上仁德,对韩家老二官升一级。这里面有文章侯府许多付出。福王造反的时候,粮草路断,文章侯亲押粮草直到军中,才有他在朝中一席之地。韩家老二赈灾有功,节约朝廷许多银子,救活许多灾民。王爷,你求皇上仁德,拿什么求?皇上的仁德师出无名,乱给吗?笼络也看人。”

忠勇王显然急昏了头:“论起来福王,他是皇叔,是皇上自家人……”

“王爷你没是没看过史书的人?祸起萧墙四海涂炭,到你嘴里,只为你想定门亲事,就自家人?按你的话说,福王若是在,关上宫门,皇上要仁德到继续当他是长辈?这是夺江山的事情!”董大学士气不打一处来。

有一句话到嘴边他咽下去,你忠勇王府败落的自家原因。

忠勇王理屈词穷,乱嚷着:“那那那那,也不能一定不成。您听我的,叫来文章侯对他说说,他要是不答应,我再想办法。”

“两种情况我为你说,一,是孩子们玩的粘。就像镇南王世子对好孩子,是个离不开的玩伴,又有相同的经历。如果珏哥和添喜一样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定不分开。我去提事出有因。”

忠勇王愁眉苦脸:“珏哥天天在你面前念书,哪有功夫陪她玩耍?”至于不可能陪得到,王爷且不论。

第一不行,忠勇王问道:“二?”

“二是珏哥有过人的能耐,如韩家老二参与赈灾一样,让皇上赞赏。我可以为他吹嘘以后是得力人才,勉强求一求亲事。”

忠勇王乐了,把个孙子往大学士面前推:“这法子好,你去说你去说,珏哥自拜你为师,是长进了不是?”

“您又来了,您认为皇上应该有的仁德,不是皇上要的。你眼里的长进,未必是皇上眼里的人才。我想到这一条,为珏哥盘算让他军中去磨练。有一天中了,武也能说上几句,这才能算得上人才的称谓。哪怕坐榜尾巴呢,至少文有功名武有实练。”

忠勇王听着句句在理,只跟他想的不一样,不由得目瞪口呆。常珏则继刚才听得几分明白后,让这看似苦口婆心的话完全打动。

他再一次道:“祖父,让我去吧,老师说的对。”

“你走了,不是把家拱手不要了。”忠勇王暴跳如雷。

董大学士摆摆手:“王爷你糊涂,你家早有世子,你也不是张老头的对手。劝你省省吧,在咱们还能筹划的动,为珏哥安排下一条前程。你虽年青,我却老了。说不好今年不去,明年就去了。等我一旦不在,你再想寻我筹划可就不能。不如让他收拾行李就走,我还有几个门生可以照应,你也知会下亲戚。趁我还在,抓紧功夫吧。”

忠勇王没了话,哭丧着脸让常珏扶出去。三天以后,常珏带着祖父给的四个家人,董大学士给的书信,一包子金银出了京都。

……

一个时辰过去,张大学士呆坐着。

两个时辰过去,张大学士呆坐着。

窗外寂静的只有月光和夏风,已是夜深人静时分。张老夫人再一次来催促:“老大人,可以睡了。”

大学士目光飘忽,又问她一遍:“这么说,常珏是真的走了?”

张老夫人喜盈盈:“可不是走了,走了三天了。你那亲家不肯说,直到有个亲戚无意中问他,这消息才传出来。你女儿女婿阖家里找了一遍,没有。在京里城门上打听,说出门了没见进来。说家里又走了四个家人。”

扶起大学士往房里走:“你今天发呆可以,明天赶紧写信给凌洲和上官风,他们还在海边那衙门上不在?要是在,让他们查查哪天到的,到什么地方当的兵。”

“这个老东西啊。”张大学士没有回答她,含糊不清的是这样一句。

张老夫人附合:“是啊,你亲家那个老东西也不明说,要是说了常珏肯走,老大人您也帮上忙,找个人照应下他。到底他还没到十二岁。送行银子咱们也得有一份不是。”

“我说的不是他,”张大学士在床沿上坐下,又发起呆来。

张老夫人不用丫头,自己给他解衣裳:“谁?”

“董家,老董头儿。”

张老夫人扑哧一乐:“原来是他?这是老大人你的功劳,我已对女儿说清楚,对玟哥也说了说,虽然他现下没法全懂,让他先记着。你跟着太子出去三年,已非老董头儿不能相比是不是?他怕了你,知趣地把珏哥打发走。”

“才不是。”张大学士知道,这是老董头儿给自己的回礼,也是他答应自己为韩家定亲事的回复。

但大学士着实不舒服,虽然这回复又有人情又中他心意。但他一想到为女儿准备的是常珏之母的罪供,而董大学士却没有以常珏来争风。一步谦让,无形中董大学士高了一层,他以和为贵,而自己同他相比,居心早磨下刀。

张大学士有逼迫钟、阮、董出手的心,董大学士一出手,虽不是帮着韩世拓,却给大学士上了一课。原来常珏还可以这样打发。本想借韩家让对面这几位担自己人情,现在成了担足董大学士情分。

一场兄弟间潜在的干戈因一个人离家不复存在,而这事件以忠勇王对孙子的偏心,不是董大学士出面,别人劝不动他。

常珏有没有可能卷土重来?那他先得在外面混出个样子。不到十八岁或二十岁以后没可能。而这几年里他不在京里,张大学士足以安排停当。至于常珏不是那开山裂海的人材,大约也能看得出来。一对兄弟常珏常玟,资质相差无几。

最重要的是董大学士用此举表明心迹,不跟你老张争。成了老张背上压的山海般重。

不由想到如果不是三年游历改变心境,如果现在还对加喜猜疑颇多的话,那自己该多尴尬。难道以为董大学士怕自己吗?难道沾沾自喜自己获胜了吗?

这类稚气的话不会是大学士所有,他知道自己只会失落无言,扑空处处的无着。

自己磨刀霍霍,他人云淡风轻。这让自以为运筹帷幄中的张大学士剜心似难过。

风水转得快,哪怕大学士为韩家陆续会花许多功夫,却在到目前为止,他成了欠债的那个。

这老董头儿,狡猾又狡猾。

------题外话------

推荐书:《引妻入帐:魅王枭宠小狂妃》作者:洪瑞

她是现代跆拳道女教练,一朝穿越,成了齐国公主韩非烟。

和亲路上惨遭毒手,坠崖失忆,再睁眼竟然昏睡在楚国奴隶市场,阴差阳错,她成了楚国霆王府的一名带刀护卫。

他乃圣上骄子,手握重权,跺跺脚风云将变,却清冷寡言,视女人如蛇蝎毒物,唯独对身边那个面若桃瓣的护卫照顾有加。

狠毒庶妹冒名顶替而来,那一夜她清白莫名被夺。

“霆王爷,想知道那晚的女人是谁吗?哈哈哈,就是你最心爱的小护卫!”

真相来临,为时已晚,滔滔江水,玉殒香消。

从此再无韩护卫的大名,再归来,她身骑猛虎,手持折扇,一身白衣,惹的乱世风云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