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二章,战哥醉酒/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场换成别人会风云变幻,而只因为多出一个韩正经,由对韩正经的重视变成握手言和。张大学士不知该庆幸,还是该荣幸。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对这结局他欣然。

老了老了,少斗一场是一场。他这样想着,也同时想到和董大学士重建的平静将对外孙常玟的好处。远见,让他以前鄙视常珏,但如今持观望态度。

出外是很能锻炼人的,如果常珏磨练出来,不失为常玟的臂膀。这种想法从哪里出来的,能从以前仇若水火中生出,因为他们是兄弟。

大学士能长久获得皇帝和太子面前的一定地位,远非那种常珏一走他就得意忘形的人可比。

也因此,他更重视韩正经,这一切是由他看好小正经而来。大学士会在正经身上花许多的精力,没有董大学士的“投名状”也会重视。但多一道事件,重视又将不同。

默默盘算着韩正经的亲事,睡下来又轻推身边老妻:“明天让女儿准备常珏的盘缠银子。”

“他走三天了,送行晚了。”

“这是表面功夫,送到亲家王爷面前。让他收好,等常珏安顿下来有家信的时候就便寄走。再备几套衣裳鞋子。中秋的时候,不管他路近路远,不管知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都在王爷面前邀请他回家过节。如果不回来,不管他路近路远,备下月饼给他送去。哪怕到地方坏了不中吃呢。当伯父伯母的一点儿心意还是要有的。”

这以前从没有过对常珏的关切,让张老夫人回过味来,连声道:“是是,幸好有你老大人拿主张,你是对的,这一出门儿去,可不就要追上袁家的那些孩子。那好孩子能定镇南王府,还不就是她出了门儿……”

张大学士哭笑不得:“夫人,他哪能跟袁家相比?这路上还有强盗,住宿还有黑店呢。忠毅侯拿全国的驻军、驿站用上,才保证三年行程没有过多风险。再说我们这一行,武的有老王们,人人知道侯爷好,且不提也罢。文的有赵夫子论功课。常珏不能比不能比……”

张老夫人睡意上来,明显的没寻思:“哦,那就是常珏还是不用放心上。”

“要放心上!只是别拿他吓自己,以为一出门儿回来就功成名就。这功成名就还得他无数用功才行。如今拿他放心上,是冲着一家人,冲着亲戚,冲着他是玟哥的兄长。”

张老夫人迷迷糊糊的答应下来,夫妻睡去。第二天真的让人去告诉女儿,忠勇王世子妃跟她一样,对这大转方向犯懵懂。当天就回来请教,张老夫人把她理解的说上几句。世子妃一直不是坏心的人,不然早就和弟妹黑心斗,用不着父亲烦神许多。拿到常珏母亲的错以后,也没有冬天不给被卧,夏天闷在黑屋的明显虐待行为。不过想她太毒,还是不待见。

闻言以后世子妃觉得有理,对母亲道:“还是父亲有远见,与他能和好呢,这就是不失亲戚的礼节。依然不想理会他,这是面子功夫。”告辞回家,按父亲说的办起来。收拾现成的少年新衣裳三套,又取一百两银子送到公公面前。现成的还可以“责备”或“表白”几句公公。

“走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世子妃打心里又要瞧不起,看看你这长辈办的事情。再不疼我们,出门儿总要打声招呼,这偷偷摸摸的出门,你孙子难道是好看的?

因此更说的理直气壮:“虽然走了,但我们的礼节不可以废。这些请公公收起,珏哥儿有人送信回来,请他带去,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因忠勇王只疼二儿子常棋,由父宠子,只疼一个孙子常珏。这里面有世子妃不放眼里的小门小户二弟妹的小意儿殷勤讨好公公在,忠勇王对长子夫妻和孙子常玟不能说公平。

一直不和,又让张大学士逼的世子之位给了长子,在常珏的事情上,忠勇王已不指望家里。

但和大部分的人一样,不指望家里,和家里大转弯儿是两回事情。见东西和银子出现,把话听完,忠勇王没心没肺的认为把长子夫妻和妻子吓住,思念孙子日夜流泪的内心中对董大学士的不满,瞬间变成对董大学士的敬佩。这一着好啊,让全家人刮目相看了。由此往下一推,不用心思的想法如下:出门儿能锻炼人,珏哥他年回来,不怕家里人不景仰。

他虽还没有想到去和袁家出门的孩子相比,只想到常珏出人头地以后,足以证明他一直看好这个孙子是对的,除他以外的全家人都错了。特别是他的妻子忠勇王妃更要低头。王爷哈哈大笑了,不但对着东西喜悦,还难得的夸上几句长媳,难得的夸上一句常玟。

世子妃直到回房还犯膈应,气的不行想玟哥得到祖父的夸奖由此而来,这口气真让人难平。你不夸也没有人讨不是?

忠勇王转头就去道谢董大学士,夸他主意好主意妙,自家孙子拜到这样师傅是三生有幸。董大学士略费功夫就让他吐出事实,不由得好笑老张头儿变的也不慢。看在他如此机灵的份上,想来以后不会再为难加寿。而等他在正经身上出力以后,正经成了另一种关系上的纽带,以后再改变也就很难。

……

借着忠勇王的家事,二位大学士以平手之姿态,私下里偃旗息鼓。

……

没过几天,忠勇王厚着脸皮继续没心没肺的寻张大学士找几个门生给常珏到地方后帮忙,张大学士欣然答应。他不介意在常珏的路上指点,为将来常珏出息后回来理论家事而设伏。

因王爷实在没心没肺,所以才想得出来寻上门。换成别人的没心没肺,天天在家里跷着腿爷仰面笑,幻想孙子一出门儿就成皇帝仰仗的大英雄就行。

不用心思这种,也有许多的见解,并不是只有一条必走的道路。

有人会提意见,这太善良了,有没有可能养出白眼狼。出自董大学士门下,又没有继续留下兄弟相争,张大学士愿意高看他一眼,认为常珏未必就是他母亲那种心怀歹毒的人。而真的是他歹毒了,张大学士看着他一路长大了如指掌也不怕他。

董大学士就此事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常珏对他来说,本就是挟制张家不和加寿做对的棋子。张大学士为常珏出力,从亲戚份上是应该应分。轮不到董大学士多话。张大学士要害常珏,董大学士不能见死不救才会提醒。老张头儿要抓住机会表现,董大学士并不阻拦。

对于忠勇王府,董大学士是利用的心,从而纠正出一个走正道的孩子。自问到今天为止对得起忠勇王府,该退的时候也就退去。需要他出来,再出来不迟。

……

华灯映空,京都的夜晚繁华若星辰。元皓从房里出来,乌黑而深亮的眼睛里喜气满满,也如星辰般璀璨。

低头检查自己的装备,软甲、木棍,背后有弓箭。元皓神气的一扬脑袋,对廊下候着的小黑子道:“走,去见母亲。”

奶妈从房里追出来:“小爷再喝一口,”送上手里的汤水,眼睛笑得只有一条缝儿:“我在房里当值不能陪着去,别的妈妈会陪去,晚上当值熬神的事儿,多吃些。”

元皓依言喝了,对她笑笑,扭身走的英武浩然。长公主在房门外等候,见到小胖身子竭力装出顶天立地,把眉眼儿笑弯。为儿子扯一扯已经周正的软甲,长公主眉开眼笑:“你自己去玩了?”

“当差呢,哪里是玩。母亲不要捣乱。”元皓这样回她。

长公主笑的格格出声,在儿子胖额头上香一记,心满意足地道:“你愈发能干,去吧,要神气要威风哦。”

“就是这样。”元皓歪歪脑袋,对母亲眨着眼睛笑着走开。去见父亲,镇南王在书房里也等候着。

见月透帘栊中过来的小身影挺直,回想他昨天似乎还是个只知道要吃的顽劣孩子。一晃儿就大了,王爷这样想着也满面春风,看着儿子到面前一板一眼的回话:“回父帅,元皓奉命出巡!”

今天是胖队长正式夜巡的头一天,以前他也常在夜巡随表哥,不过那叫玩耍。

“出巡的要点记住了?”王爷含笑。

和回答母亲的不一样,元皓响亮道:“要小心,要小心,要处处谨慎!”

“去吧。”

得到这欣慰口吻的话,元皓出来二门上和祖父会合。老王同他一起去,祖孙来到大门上。看台阶下面一排人马,柳云若带头拱手。元皓有模有样的点下头,上了小马,扮出个好威严的黑脸儿,挥动小手命:“出发。”

小马加上小个头儿,柳云若怎么看怎么想笑。一时忘记数年前他自己刚夜巡时也是如此,估计只有他的马比胖队长的高些。不敢让胖队长看到,背过身去笑过。本着讨好的心也扮个肃然。

停下来的时候是在袁家,元皓交待道:“我进去接人就出来。”等他进去,柳云若闲闲的道:“一只鱼一只兔子懒到今天总算肯出来。”他的兄弟们代执瑜执璞有句解释:“要跟他们吃饭会面的人太多,昨天晚上还见他们在灯市巷里和少年们吃席面,谁请倒没有问明。”

“四月里回来,如今是六月还没有说清爽话?这中间不就加喜过生日,不就小王爷过生日,不就加寿大姐过……太子哥哥过生日……”柳云若想到什么有了憋屈,吃吃道:“明天战哥过生日……我还得给他备东西……”

提醒兄弟们一起憋屈,一起吃吃:“……你是连襟你应该备……我们为了你也得……。”

兄弟互相摊开手瞪眼又撇嘴,这个时候门内出来好些人。有兄弟推一把柳云若:“快看那是谁?”

大红灯笼下面元皓满面红光,这光不是映照出来,是小王爷精神焕发。他手里扶出来一位老人,满面堆笑神精完足,是老国公。

“哎哟,您也去吗?”柳云若惊喜下马,跑到老国公面前直乐:“您总算肯跟我们走走,夏天晚上出来看看挺好。”

老国公慈爱的拍拍他肩膀:“你请我,我不能来。我是胖队长约在前面,他在大同的时候就跟我约好。”

胖元皓把脸儿一扬:“以后只有我能请,别人都不能。”往老国公后面寻个人出来当靶子:“战表哥也一样。”

萧战和柳云若互瞪一眼,柳云若翻眼:“战哥你也跟舅祖父一个待遇?我叫你不来,也得胖队长请?”

“你叫我?你凭什么使唤我?我高兴来就来,不高兴来就不来。”萧战依然是他狂横跋扈之姿态:“今天陪表弟来的。”

柳云若凉凉:“好吧,以后开会也就不叫你了,反正我使唤不动你。”相对各一个白眼儿,送老国公上车,小十陪父亲坐车上,一行人出街口,柳云若分派好路线,大家散开。

既不能使唤萧战,也就当他是胖队长的人留在身边。这个时候人少了许多,萧战得以和柳云若近些说私语,战哥眼神望向远方不看他:“喂!明儿我生日,本不应该请你,你是哪个牌名上的人。”

柳云若慢吞吞:“我没打算去,不过…。”

萧战截下他的话:“不过小古怪也过生日,沈沐麟也是同一天,称心如意这都是凑热闹这天抢我风头的,还有个大路隔几天,据说跑成抽风也没撵上我这天,何必为他一个人置办一场,多花银子他只有得意的。我们全一天,你看这里面有你知己没有,有,明儿到我家来。帖子写多手疼,节约了。”

“除去你,别人都是我要道贺的人。礼物我早就备下,只是把你忘记,你的我没有备,明儿的事情,现备来不及,一会儿街上馄饨汤你喝几碗,算我的礼物吧。吃不穷我,费不了几个大钱。”

萧战反唇相讥,两个人正斗得痛快,小十道:“三侄女婿,小侄女婿,听父亲说话了。”

他露个脑袋在车帘外面,稚气的面庞老道的语气,听得萧战一挤眼,柳云若浑身一寒。心有灵犀的嘟囔出同一句话:“这叔叔倒真不客气。”来到老国公车前。

“看看这条街上好几个制高点,真的有事情,先占住两家酒楼房顶,前面那钟楼能上去吗?那里也是个好地方。高处看得清楚。”老国公指点过,又让去下一条街。

半个时辰以后,队伍里又多出来韩正经和男装的好孩子,多出来的还有两双耳朵和两个灵活爱热闹的小脑袋瓜子。

元皓没听到的正经听到,正经没听到的好孩子听到,好孩子没听到的元皓得意洋洋:“那里有人吵架,过去。”

柳云若拦住他们:“那里不用去,划给别人管。”萧战不是好瞒的,见到柳云若目光闪烁,战哥并不就此揭露,跟着表弟等走出这条街,说声净手寻地方,一个人不带,打马重回这条街,认准刚才喧闹声来处,见是一座带唱小曲儿的隐僻酒楼,人影憧憧外表杂乱。

自知在京里大大有名,萧战带马到了楼后面,抱着楼柱三把两把就到二楼,露出一双眼睛把里面人看的清清楚楚。

那不是欧阳保吗?

他正在大笑吹嘘:“袁柳结亲事才好呢,巴不得他们早早定亲。”有人问道:“这对咱们哥儿们哪有好处?袁家,咱们攀不上。柳家,眼里没有咱们。”

“你傻吗?他们俩个那么好,有差使能放心给他们吗?”

“那人家也是尚书啊,可是尚书。”

“尚书算个屁!等他们没有实权,等梁山王军中闹起来,各位,等着吧,他们有求到我的一天……”

萧战暗骂一句你才傻呢,居高临下见到有人过来,正要下去,楼上又有一句话出来:“欧阳兄小声些,夜巡的人刚刚从那边儿街上走过去。带头的是凌家的凌离。”

欧阳保放声大笑:“他不敢!别说是他,就是柳云若有一回听到我说话,缩缩脑袋老实走了,一个屁也没有放!我姐姐是贵妃啊,如今是太后面前当红的人。”

有人约着往楼后净手,萧战不再多听,跳下来上马追上柳云若一行,柳云若讽刺他净手掉下去许久才回,萧战一面回他话,一面悄悄叫过小子:“去寻个能混到那楼上的人,那边的话听个全套。”

接下来直到解散,战哥没有对柳云若提及一句。

……

竹摇椅在廊下凉风处随主人身姿轻轻晃动,格吱格吱声里梁山老王还是不得主意。拿起小茶壶啜着茶水,就见夜色有了扭动,萧战风风火火回来。

“祖父,柳家养猪呢。”

梁山老王半点儿吃惊没有:“你说欧阳家?”

“是啊,姓柳的小子不让查的地方果然有鬼,我听一听,姓柳的居然避开他。由着他吹,他们想做什么?”萧战劈手夺过祖父茶壶,一大口再晃晃,塞还祖父手里:“没有了。”

梁山老王摇摇空空的茶壶,对孙子没好气:“凉下来祖父我没喝两口,”萧战对不远处侍候的人招手:“泡茶,给祖父再泡茶来。”

祖父显然还没解气,对萧战道:“你说别人的事情很能耐,你自己呢?你爹让你去军中,”

萧战截断他嘻嘻:“岳父答应加福同去了?”抱住祖父手臂没头没脑的欢呼:“还是祖父好啊,祖父一出马,把岳父拉下马,收拾行李明儿打发我和福姐儿走了。”

梁山老王妃走来:“走什么?明天你生日,准备好东西你不吃不行。”

当祖父的恨恨回答妻子:“你别听他的,他取笑我呢。”在孙子头上不轻不重一巴掌:“你明知道我说不动你岳父。”

萧战欢呼不断:“那就是说动太后,”再来一回:“还是祖父好啊,祖父能耐啊,比我战哥强太多了。”

老王妃笑了起来,老王气的呼呼的,甩开孙子坐下来,低吼道:“没有!太后推给你岳父,你岳父不肯答应,太后也没有答应!”

萧战一脸的“我早知道是这样”的神情,摊开双手好生无辜,且遗憾十成十:“太后不答应?那我怎么能走。福姐儿不去?祖父精心教导是我好军师的加福不在,我怎么去威风?”

一振手臂高呼:“回我爹,暂时不去!”

梁山老王叽哩咕噜一阵骂:“分你疼岳父的心疼点儿你爹吧,你在京里扮贵公子,荷风吹着冰果子吃着,还抢祖父的茶!你爹如今这天气在帐篷里闷在盔甲中,不起疹子也离中暑不远……”

老王妃打断他:“咦?当年你写信对我说夏天军中好啊,可以赤膊。你还最爱戏野外的水。你说比在家里不管见不见人都要周正衣裳好得多。”

老王对她埋怨:“你难道不知道我当年怕你担心,如今就是要提,也不应该在这会儿,我训孙子呢,你插话能说得好吗?”

老王妃嗓音比他还要高:“大倌儿的事情我还没有和你理论,没成亲就去京中,是你最后答应的吧?害的我独自住两年没有媳妇陪。我是看你回京里来,一和战哥斗气的好,二是和加福吃醋的好。三呢,你带大两个孙子乐着很,我没烦你。怎么,你嫌我说话不对,那咱们说些对的吧。”

萧战正色:“祖母,家里祖父最大,咱们都得听他的。”

“啐!”老王妃傲气用这个回答。

梁山老王对孙子挥手:“走开走开,别在这里挑唆。”

“是!”萧战拔腿就跑,老王想起来:“哎哎哎,咱们还没说完呢,”萧战站住对祖母面上扫扫,老王妃和蔼可亲:“去吧去吧,早睡,明儿加福说一早就来,你可别起晚了。”

等萧战走开,老王夫妻和颜悦色说起话来。老王妃慢慢地道:“你讨不来加福,也别把气出在孙子身上。你说不动忠毅侯,他就行吗?”

“我是逼一逼他,看他能不能把加福私下带走。”

老王妃断然拒绝:“那可不行,我孙子和加福从军去,得有个盛大的欢送,可不能私下里走,也太草草。”

老王对她瞪瞪眼,老王妃瞪瞪眼对他。忽然扑哧掩面一笑:“你呀,老王爷,你看这一回我赢了吧?从大倌儿开始,我就说不成亲不许离家。”

“可你拧过大倌儿了吗?他是不从军就不成亲。”老王有几分得意:“比战哥这小子听话多了。”

“看你说的,我才不信你愿意战哥早走。他一走啊,不知哪一年见得上。兴许你我老了才回来。别说我的话伤感,嫁到你们几十年,见到的事实如此。战哥能多陪咱们会儿,也很快,没有几年了。依我说,你写信把大倌儿狠骂一顿,对他说战哥代他奉双亲,让他打消这念头。过得几年他们成了亲,我一定不留。”老王妃嘀咕:“以后几十年孩子们都归他,让他知足等着吧。加福要是能走以前给我生下一个来,那该多好。没成亲就给他,想的美。”

老王觉得这话颇有期待,但儿子的信看的多了,再向着儿子说几句:“最近太平年头,大倌儿心爱战哥,想在太平时候带他打几仗,循序渐进的以后打大仗。他这是爱子之心,对我说明白了。还有最近有大事要发生,我不是对你说过……”

说到这里,见跟萧战的小子过来:“小王爷说有句话忘记说,欧阳保在外面大放厥词,但似能知道军中的事情,小王爷说就是前儿和您还讨论的那话,不知是不是他早知道了?可他怎么能知道呢?小王爷说他先想着睡觉去,过了明儿生日再和老王爷细论。”

老王说声知道,让小子走开,对妻子道:“你看?欧阳家也能有个风声,没过多久京里将人满为患,军中将大动干戈。战哥这个时候去,不但能帮到大倌儿,还能收些国公的人情,岂不是好?”

“这是你们男人在外的心思,对我来说,孙子养大再打发,成了亲孙媳妇养了再打发,是我当你们媳妇的责任。我这肩膀上天天重的很,不许你们爷俩来搅和。再说我不好哄,这个时候去收人情?我不上你父子们的当,再送你们一句劝,人情放慢些,重新丈量地哪有那么容易?吹口气就好了?慢慢的量上十年八年,等战哥慢慢收人情。”老王妃气定神闲,不为任何话所动。

又乘凉一会儿,还是笑话老王道:“我看你还是跟亲家在斗气,这一回你又没赢,容我笑会儿吧,这亲家在这个事情上合我心意,拦下加福来,说真的,你忍心放战哥独去?战哥还不肯呢。我不想孙子早去,人家也不想女儿早出家门。凭你千般说,侯爷岿然不动。”

梁山老王粗大手指拧起眉头:“等我再想个招儿出来,明天我把他喝趴下,让他说胡话答应怎么样?”

……

一早喜鹊喳喳,柳云若在打开的窗户内做个鬼脸,喃喃自语:“这才不会是庆战哥生日,只能是庆小古怪和称心如意,”转念再一想,是庆自己和加喜玩耍,拖出礼物来就欢欢喜喜。

他昨天和兄弟们玩笑背后膈应萧战,说没备礼物,其实都备下的有。给小古怪和称心如意的是各一套头面,顺便也给加喜一套,由母亲出钱。战哥的东西柳云若说自己备,是两个马鞍,一个给加福,一个给萧战。这是用心弄来,不过当着人柳云若死也不会承认。

就这样就完了吗?

不能不能。

以柳云若最近的认识,还得讨好一下胖队长。枕头风在主导历史上颇占地位,大事件里有女人出现从不稀奇。虽然好孩子还不能吹枕头风,但玩耍风也一样重要。也得给好孩子备,不过一件意思下就过得去。同是玩耍风的韩正经也同例。

余下小六小十……据说那个小红也不能少……对着一箱子东西,柳云若呼一口长气:“全是战哥闹的,”学着萧战昨天对自己说的话,尽情还给不在面前的萧战:“你是哪牌名上的人,倒要过生日。要我说跑河边儿上哭一场,这母难日就过去了呗。”

柳夫人打发人叫他早饭,柳云若让人带上东西过去,由着母亲再检查一遍,今天学也不能上,早早的出来。

为萧战不上学决计不是柳云若的风格,主要是为加喜。带上东西先到太后宫里,对太后陪笑:“战哥好日子,接加喜去玩。”把给加喜的东西请太后过目。

太后还是不甚热情,随意扫上一眼,但答应加喜与他同去。不出柳云若意料,一出来四个,多喜、加喜、增喜、添喜排一排,手挽手儿笑盈盈:“买买买,出门去。”

到太后面前,送上小面容,挨个和太后香上一香,太后呵呵地笑着,看着加喜出去,勉强算同时给柳云若笑容。

宫中给萧战的赏赐是头天就发下,萧战头天进宫叩头谢赏,今天在家里待客。见到柳云若来不争执已是客气事情,让他随意。

没一会儿容姐儿来,柳云若又得多照顾一个,萧战接迎客人时候偶然见到他跟着几个孩子后面转,耸耸肩头想这小子也有今天?以前不是挺骄傲。

又见到胖舅哥鬼鬼祟祟模样把表弟叫走,萧战凑过去听,见董家的贤哥、阮家的瑛哥、钟南也在这里。还有一个小子白净清秀,萧战认得他是董家的人……这不是准备给好孩子,现在归好孩子姐姐的那个?

战哥蹑手蹑脚过去,听到舅哥们对表弟道:“好表弟,亲事是你抢的对不对?”

元皓还是得意模样:“是啊是啊,”一指那小子:“我抢他的。”

那小子松口气:“事先我可不知道小王爷你要定亲?”

元皓没来由的又骄傲了:“你当然不知道,你怎么能知道我的事情?”

除他以外,大家都松口气。执瑜道:“好表弟,那你以后不会怪他是不是?”

“不怪。”

执璞道:“战表哥让你怪,你也是个明理的表弟吧?”

“我很明理,我抢了他的,我占上风,我不怪他。”元皓看似大大方方。

钟南打个哈哈:“说开就好,以后你们是连襟哈哈,是亲戚。”他们散了。

萧战端着下巴想自己追上去说说怎么样?最后没去是今天他生日,这些人虽然背着他弄鬼儿,也是打着贺他生日名头儿来的。

再来,他的爹几天一催,差点儿让他的岳父下正式公文斥责滥用快马。王爷机灵,又用自己的家将送信。惹得祖父重新跟岳父过不去,因不赢在家里唉声叹气渐多。说不好哪天,战哥知道自己就要撇下加福去了——如果福姐儿不跟去的话。这京里他自小就熟悉的鲜活,他最近留恋居多。

也罢,让这些人得意一回吧,权当自己的回礼。再说姓董的小子乱定亲事,如今知道赔礼解开不是坏事情。

萧战继续待客人,见到摆席面上的酒心里乐开了花。这个生日战哥十二周岁,是他正式用酒的日子。在此以前他有喝过没有?偷偷还是试过的。他的认识里就像大战前的小操练,事先做个预演。

只以前没有痛快过,只尝尝。今天他可以堂堂正正端着酒,像个男人一样敬祖父敬岳父,战哥有自己真的长大之感。

顿时觉得舅哥们背着自己行事好生渺小,战哥大人决定不和舅哥们小人儿家一般见识。

……

美酒做琥珀色,斟上来处处飘香。战哥举起头一碗:“敬祖父母养我教我,以后我有一份儿好处,全是祖父的。”因祖父母没有同桌,先去帘内女眷处说过,又出来男客这桌。

祖母心花怒放,当祖父的眼神对亲家侯爷瞄瞄,嗓子痒痒的很想问声就此不要你岳父了吗?

幸好要喝酒,把话堵下去。

第二碗,萧战敬母亲:“请母亲代父亲饮,母亲辛苦,父亲在外也辛苦。”梁山王妃也饮过。

第三碗到了岳父面前,梁山老王支起耳朵聚精会神。“岳父母待我最好,比亲儿子还好。我心里永远有岳父母,没有一刻丢得下来。”

马屁精!梁山老王肚子里暗骂,原来你还有这句。

“马屁精!战哥,你把我们撵去哪里呆着?”胖舅哥起身斥责。

“坐下坐下!扶手椅子宽大还坐不下你们俩个不成?吃你的酒菜吧,今天我生日,还舅哥?不知道让一让吗!”萧战随即就告状:“岳父您就这点儿不好,没教好舅哥,看看我过生日他们一惯的眼红,又上来争。”

执瑜执璞失笑:“一惯的?眼红?”

有喝彩的不是,荀侍郎大声道:“一针见血,不愧是小王爷。”

奉承精!执瑜执璞暗把这句送给荀川。

萧战今天放开了量,左一碗右一碗,喝的酒量不高的人瞪眼睛,酒量好的人寻到新知己。

一席酒没有结束,初次大喝的萧战摇摇晃晃有了醉意。“这感觉真好,”他扶着桌子站起来,对着中间跑出来坐到舅舅身边的元皓嘻嘻:“怎么有好几个表弟生得一模一样?”

闭一闭眼寻找到舅哥,猛地睁开眼:“一、二、三、四……”大为惊奇:“这么多舅哥以前养在哪里?”

再看加福,加福帘内露出脸儿对他一笑,萧战乐不可支:“岳父,这里有好些加福,我只带一个走,只一个,”树一根手指头给岳父看,不防备自己先看一眼:“咦?我什么时候有这么多手?”

随后释然:“有这许多的加福,就得有许多的手才能握着。”跌跌撞撞对岳父走去,中间让人扶上:“小王爷酒多了,咱们出去散散再来说话。”

“就这会儿说,这会儿加福多,等再来,再来就没有这么多福姐儿,我爹再催,我就得一个人上路,我一个人上路虽然好,按祖父说的这个天气帐篷里跟热包子蒸笼似的,不能把加福带去吃苦,但我一个人多闷。趁这会儿加福多,给我一个就行。”萧战推着他,还是要到袁训面前。

看一看,萧战更喜欢了:“今天也有许多的岳父,这就好了,抓阄,这个岳父抓到答应,那个岳父抓到不答应也不怕。比原先一个岳父好,他一个人不答应,他一个人说了算。”

点一点:“别的岳父先别走,先等着,等我和一个岳父说完话,咱们就抓阄,掷骰子也行,定一定我哪天走,是带一个福姐儿,还是所有都带上。”

把脑袋定住,认准中间的那个行礼:“岳父在上,不是我要走,是我爹真讨嫌。我天天说大姐讨嫌,其实大姐不讨嫌,大姐可以欺负,我爹离得远欺负不到,必得我去才行。不然他……其实他孤孤单单一个人在外面,想我这样的好儿子也应当。问题是不应该让他早看到,他先看到了不是,我爹说这是第二面见我,第一面他没看出好儿子,第二面我大了,他丢不开。所以他没完没了的写信来,祖父没完没了的折腾,岳父你没完没了的说不好,我没完没了的看着你们不省心。”

搔头:“所以我走了吧,如果不给我福姐儿,请岳父母好好对她。那讨嫌大姐,你在哪里?”

加寿笑得花枝乱颤状在帘内答应:“我在这里,讨嫌妹夫。”

“你回家里来,谁陪你的时候最多?你在宫里,谁偷吃你的点心最多?你在太子哥哥府上煮的汤,谁闻到味儿就到?”

加寿大乐:“是…。云若是你吧?”

柳云若从萧战起身乱晃的时候,就笑得钻到桌子底下,答应着一抬头,一脑袋撞上桌子,上面酒菜乱晃一通。

萧战怒容满面:“胡说!是我是我只有我和加福陪你最多!你这岳父母的心尖子,我们天天把你捧在手心里,”

元皓点头,认为加寿姐姐是心尖子。

但加寿沉下脸儿:“你哪有?你刚招供你吃我点心最多……”元皓急忙又摇脑袋:“不对不对,战表哥说的不对。”

萧战没听到他说话,一指加寿:“送礼物来,战哥要走了,以后你的点心要放坏了也没人理,为我送行。再把加福给你陪着,再送份儿礼物给我,感谢我慷慨大方。”

“加福本是我妹妹。”加寿抗议。随后继续笑的要倒。

萧战转过身子:“舅哥,胖舅哥!”

执瑜执璞无奈:“你喝多了,你要说什么快说。”

“送份儿礼物来送行,”

执瑜点头:“行行行。求你出去睡会儿吧。”

“加福交给你们,送份儿礼物来。”

执璞点头:“谢谢慷慨大方的战哥,咱们到此结束。”

“我没说完呢,临走让我说句痛快话。你们这两个最得岳父疼的大坏蛋,你们有父亲陪着,为什么还跟我抢岳父?”

执瑜忍住笑,看看能在这里坐的,不是亲戚就是梁山王府的知己,放心拿战哥开个玩笑:“听你一说真没道理,我父亲和你岳父不是一个人吧,怎么还和你抢?”

“没道理,加礼物。”萧战颇不高兴的说完,眼睛晃到柳云若身上。沈沐麟笑指自己:“哎,还有我,该我了,你眼里太没有我,怎么不说我?”

禇大路让他坐下:“等他说你的时候,你恨不能他闭上嘴。”

……

萧战一声大喝:“姓柳的!”

柳云若扬眉:“在!”

“你凭什么是小女婿,凭你也能小女婿?小女婿最得宠,如今让你抢走了。亏你以前眼里还没有加喜!要说你不喜欢加喜,加喜还小,没展露才华气度不能怨你。但你眼里有我战哥吗?为什么现在要当你是小女婿!”

“关你什么事儿?”加寿等质问他。

萧战想想:“我说错了,你眼里有岳父吗?现在你却要当小女婿!哼,哼哼,哼哼哼…。”

柳云若以为他要拔拳头的时候,萧战眼神儿鄙视:“送礼物来,为我送行。”

“哈哈哈……”孩子们大笑,萧战揉着鼻子:“我喝多了。”再一声喝:“战哥从此别过!好好对我加福!”摆一摆手大步往外:“见我爹去,免得他没完没了。”

厅外有人扶上他踉跄去了,加福不放心跟去照看。梁山老王妃让孙子打动,和丈夫两双希冀的眼睛在袁训面上转过来转过去。

袁训让女婿话惊的还没寻思明白他真醉假醉,就让老王夫妻盯上。无意中见到宝珠也与她无关似的,正大光明的看自己,尚书气结。这没完没了的人又添上一个。

……

萧战酒后说了实话,半夜里醒来后悔不迭。他体内流动军中的血,那是他的宿命所在。但清醒后问他明天就走,他还是含糊的人儿一个。

对于他的话,唯一满意的人是他的祖父。

……

快马箭似出了梁山王中军的营门,远山不在去的方向,因视野的原因看着在,直奔远山而去般的逍遥。

靖和世子有了羡慕,他认得这是陈留郡王的人。陈留郡王在梁山王面前依然强硬,估计有个王爷做女婿腰杆子更直起来。他带着儿子媳妇到太原后,以安顿公主之名义不肯就回军中,在家里自在消夏。又推说几年大战,跟他的人辛苦,让他们轮流到家中过中秋。这才刚七月,他们的人因分拨去的,这已是第二拨。

随着郡王的傲气,往王爷面前说一声,哪管梁山王面色不好,出得帐篷上马就走,往太原自在耍去了。

梁山王和陈留郡王不和的真真假假时常让人猜疑,但亲眼见到这一幕的靖和世子摇头,再好的涵养也经不起这样的削脸面吧?就是做假也没必要做到处处剥王爷威风,需要的时候闹一回就行。而这两位呢,却是抓住机会就跟对方过不去。

靖和世子知道这符合历代当权者认可的互相监视,也说不好兵部尚书也愿意。但让他再次认为这一个王爷一个郡王假装,他可不信。

东安世子也见到,踱步过来骂:“娘的,内亲是太后,他大变样儿。这女儿是王妃,他又是一个模样出来。八月十五过中秋,七月就叫人走,好大的气派!”

靖和世子近来愈发烦东安世子,原因也许可推敲,也许不存在,但他懒得排解,把这烦保留在心中。

闻言,讥诮了他,也说得上自己:“人家有能耐,也不是指望太后指望女婿,不是我们没本事。”

东安世子没理会他的嘲笑,诡异地面容:“谁说我们没本事。”在靖和世子肩膀上一拍,小声地道:“晚上记得来,别让人见到。不过幸好陈留郡王的人走了不少,除去王爷以外,就是他的人眼睛尖。”

他走以后,靖和世子跳了起来,状若疯狂的往西营跑去。等看到陈留郡王的营盘,大军全在这里不可能会小,也就一眼看不完这里的人,靖和世子停下来喘口气,紧张焦虑的装理靴子瞄着营门。

他在想着拿什么理由进去,说寻龙二将军,还是寻三将军他们呢?见到又说什么才能留在帐篷直到看见他想要见的人。也就没有留意到有人见到他出现以后,转身走开。

一刻钟后,张豪打马出来,对营门上的人招呼一声:“这天热的,不打仗了晚上卷起帐篷半边睡倒凉快,只吃上觉得亏些,据说最近瓜果少了,是中秋才大量的给,几个人一个西瓜怎么够吃,给我补的新兵一个人吃了一整个,索性的我也不吃瓜果了,每天多给他吧。郡王不在,王爷约束我们不打招呼不许随便离营进城吃顿好的。就知道看着咱们,他的人进出可没这么烦。我打只野兔解解馋。”

“张将军打的多,分我们一块肉。还有您别走远了,别让王爷的人遇到。他的流动哨成天就盯着咱们出去多少人,分两下里一截,就能知道几时出去几时回来。”

张豪亮亮腰牌大笑:“我就是流动哨,我有准备。我偏在中间路上呆着,让他摸不着我的影子。”说声去了出营。

张豪没走,靖和世子安心不少。他在羡慕陈留郡王的人去太原舒坦的时候没想到这点,直到东安世子提醒他陈留郡王的人走了不少,靖和世子跑来看看。

回去牵马,往张豪的方向出去五里路,树林子里面两个人下马相见。

“东安世子最近有事情,前几天收家信以后他就神神秘秘。那信里有鬼。”

“别掺和。”张豪沉声。

“他晚上让我去私会。”

张豪皱眉:“也不能让他看出来,去听听吧。梁山王以防奸细为名,晚上你也不能随意出来,我们在营里见面吧。摔跤的那地方人乱,可以说几句。”

靖和世子说好,上马往别处打一回猎,提两只猎物送给萧观,萧观留下一只,一只给他自家。

晚饭过后,军营里的乐子各校场上摔跤吹牛。不许出大营,十里连营凭身份牌可以走动,陈留郡王的人大多来寻梁山王中军摔跤,闹哄哄中靖和世子闪身进入东安世子的帐篷。

帘落前的月光一闪入内,靖和世子见到帐篷里黑影重重不止一个,刚要吃惊发问,东安世子低声道:“噤声!别耽误时候,先坐下。”

靖和世子摸黑坐下,片刻后又进来一个,帘子再一闪有光进来,靖和世子看清坐在这里的另外两个,一个是长平郡王,一个是渭北郡王,而进来的项城郡王。

项城郡王低低地骂:“捣你奶奶的什么鬼儿!有话不正大光明说,让我们偷着过来。这可是王爷中军!”

“就是在他中军才好,不然我们独自扎营,你们一出一进营门就能有人知道。”东安世子回道。

长平郡王也骂:“那你点个灯怎么样?我们就是来看你了,不行吗?”

“不行,我有要紧话,说完咱们就散。”

渭北郡王催他快说,肚子里也骂东安世子不明亮。有话传个私信也行,偏生让人过来当鬼?

好在东安世子一出口,他们觉得就消息来说,遮遮掩掩情有可原。

“信上不方便说,只能亲自说,我分两批约人,汉川郡王今天不能来我没有办法。我新收到京里消息,咱们的王爷为国公进言,要恢复开国旧局面,十大国公十大重镇。让咱们把到手的封地给他们。”

人不多,也有个此起彼伏的吸气声,可见吃惊不小。项城郡王忽然就沉默,靖和世子忽然就紧张,长平郡王忽然就喘气重,渭北郡王忽然就鼻息粗沉。

“别不说话啊,怎么办?”东安世子急问。

项城郡王回了他的话:“容我们回去考虑,这里不能回答你。还有你的消息来源是真实的吗?造谣言折腾我们,我们可不是好惹的。”

其余的人默认项城郡王的回答是他们的回答,等于东安世子奉献重要消息,大家没给他一个字回话解散。

这让东安世子极不情愿,慢吞吞说了实话:“其实你们不用担心,这附近的巡逻兵我早安排好。”

这话不过让大家出去的更从容,东安世子无奈的目送。点上烛火,世子再次取出书信来看,落款是安王的小印。

他通过文家那除名的人和安王通信,这几年有了来往。

东安世子有他的感觉安王不会骗他,而且京中的王爷消息总不会太差。

暗暗的对自己道,陈留郡王有了齐王骄傲更甚,自己也不差,也有一位皇子殿下为朝堂内应。

……。

五连枝儿的烛台上,手臂粗的蜡烛照出萧观肃然的面容,他听着人回话:“他们已经散了,相聚极短,为这么短的话还背着您相见,真不知道为什么。也就没听到说些什么。”

“说什么都行!”萧观不放心上。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说不好是重定新局面的话有耳报神传回来。

在萧观来看,早与圣旨下来前知道最好不过,花招也就先玩在前面。他上为国公说话的奏章又势在必行,不是一时性起,自然盼着安妥办下来。问题出在前面不是坏事。

他的心思,一是陈留郡王与他争斗,郡王们人心浮动都想效仿。王爷需要国公们为援手。二来军粮仅依靠不多的国公府筹划不足,就是把龙怀城、英国公等换成粮食也不够。他的新城需要更多的军粮补给,他不是体谅小倌儿,是小倌儿为他打仗时筹粮差点打了户部尚书,已足够承担。如今太平要军粮更难。朝中已有不打仗了裁军的话出来。梁山王在军中威风,去老兵他答应,裁军他可不答应。

三嘛,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他的爹笼络郡王,这一干子白眼狼里娇纵出名将东安与靖和,一个擅杀大将,一个占人军马钱粮,还有定边居然会造反?到萧观这里挟制郡王,就只能抬高国公,不然他不能抬各人的幕僚以为臂膀。这也是必然事情。

让回话的人出去继续布置人手盯着各家郡王,萧观把看完的公文推到一旁,眼睛斜睨笔墨,手又开始发痒。

忍好几忍,还是忍不住。安慰自己:“我再写一回,我只再写一回。”取一张纸,落笔如下。

小倌儿,快把哥哥儿子送来,不然哥哥跟你没完!再写上几句骂人的话。

大家是兄弟娘是不能骂的,骂声小倌儿玉面敷粉肚里黑黑却是可以。装到信封里后,王爷也很沮丧:“我又写了?老爹让我少写以后别再写,可我记不住。”

手支下巴大眼对帐顶,半天寻出一句解释:“怪小倌儿不好,他是我弟弟,我随意些。”

怪完小倌儿心里痛快,往外一声吼,叫来自己家将:“明儿一早走,快马把信给我送走。”

……

靖和世子在校场上找到张豪,两个人原本就认识,不避人的装在一起看热闹把话说了。

张豪沉吟半天:“真是这样…。大个儿,踢他,出脚踢他……这是真的对您有利。”

“有什么利,本就王爵难摘,再收回去一些,家里只怕日用也艰难…。哈哈,你赢了……还有人再来没有,我等会儿就上……您是知道的,自从父亲去世,几个大管事不服我,弄几回鬼儿,打发走他们的人,损失好些田产房产,如今这局面衣食无忧,但有些地不是旧封地上面的,别人的还了,我们的肯还我吗?”

“真要回到开国旧局面,就应该还,那就日用不愁,还能屯些私兵。只是平白的还?我不信。”

“我也不信。”

“还是别掺和吧,横竖有别人的就有您的。别人没有的,您也没有。”

靖和世子担心地道:“我怕我不出力,东安世子有好事儿不归我。”

“他能有个屁好事儿!如今还看不出来吗?王爷几曾待见过他。”

靖和世子有点儿难过,同样也没待见过他。

张豪会意停一停再说:“圣旨真的下来,他不能改变。别掺和就好。就说您没本事做不来。弄两件怂事儿让他失望。”

“也只能这样,听天由命吧。”靖和世子面容惨淡,见场中空下来,撸袖子去外衣过去出出闷气。

……

项城郡王回营难免也寻思,怎么还有这种事儿出来?他能考虑到梁山王军粮大多由朝中出,但兵部尚书是他亲家,他催粮草跟老王相比不难。

老王告老回京能把兵部原尚书吓跑,可想而知当年老王有过的不如意日子。

要说定边造反的事情,项城郡王不认为是梁山王此举的主因。有定边造反,还有大家伙儿平乱呢。

陈留郡王闪上心头,让项城郡王不住点头。只能是梁山王挟制他开始,结果把大家全捎带在内。陈留又多个王爷女婿,不拿他威慑一回王爷估计睡不安稳。

那就等陈留回来吧,看一看他们争斗再拿主意不迟。项城郡王淡淡地想。

------题外话------

感谢大家活跃评论区,仔不用采纳十分之好。且自己的评论里就有答案。

鞠躬感谢中肯回复和中肯评论的亲。讨论在点子上,给后来读者以明灯,给懵懂读者以明灯,感谢。

建议:欠逻辑思绪性有小白之嫌疑的评论发出意义不大,无讨论价值。一驳就倒。

上一回作者之保证反受怀疑和挑战,作者仅声明:非攻击作者、不符中国法律、攻击任何人身的评论,愿你开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