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三章,两面埋伏/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平郡王和渭北郡王回去,骂半夜梁山王。想自己对王爷算奉承。人与人之间有阳奉阴违,比如梁山王初到军中,及他初掌兵权时,大家伙儿欺生的事情他们忽略不计。只想自己听从军令的地方。这位王爷现在翻脸就收拾人,要把大家的家财剥夺一部分走,不由又恼又恨。急急想主意,也有等别人着急先出主意的心。

没过几天东安世子知会汉川郡王,也是一样生气。军营中隐潮暗流伏动,萧观只装没有看到。郡王们则暂时以为这发现他还不知。

……

“大哥,这是另外两个账本上的田产房产和库房内的东西。”萧瞻峻抱着东西进房,送到陈留郡王面前。

和龙怀城说话的陈留郡王接过,一改以前交给妻子,后来交给二弟夫妻,回家轻易不看这些的举动,细细的看了起来。

他目光如电,心中有盘算,看得飞快。小半个时辰看完,交到龙怀城手上严峻地道:“老八,你再把这金银库也看一看。你家虽是国公府,现下是王爷要帮的人儿,但从开国到现在,也有几件趁火打劫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按我家这账册,回去全开发了。远远的赶紧卖了,相关到手的证据尽皆销毁,等圣旨下来,已是暗中早查明白,那时候抹清已晚。”

龙怀城是同行回来,姐丈让他先做客,他自然说好。陈留郡王一进家,就把萧瞻峻叫来密谈,清查家中田产房产和库房。清查一样,给他看一样。足见关心让龙怀城从头一回起热泪盈眶,今天也不例外。

哽咽着:“哎,我就看,我现在就看。”

郡王府和国公府不会一样,龙怀城看这些有什么用?凡是郡王府配置上应该有的,国公府里有就不对。

早的年代不说,从老老国公夫人开始,把外孙女儿当成嫡孙女配给陈留郡王,不但重接两家姻好,也可以看出辅国公府早就还击郡王,才会有“重接姻好”的话,那是生分之久。

他们离陈留郡王封地不远,先两任国公夫人出自项城郡王一族,那时候和陈留郡王府摩擦不断。

到老国公的时候,以万大同抗击各郡王,有别的郡王府中东西不在话下。

如有些人家收到御赐东西高高摆放,有些人家拿执瑜执璞为例的话收到太多,愿意送人也是正当出处。

如加寿香姐儿加福送给姐妹们的首饰,兴许关系好的有一枝数枝宫中出来的,太后不会怪她。

而皇后赏下来,三姐妹送人首选这个,好似不把皇后的东西放心上,皇后知道不会高兴。如果得势的皇后寻个罪名大不敬也说得出口。

如比不得袁家的人家,子弟败落,或一时家里周转不灵,或上别人的当,拿御赐东西暂解难关。事后寻也寻不回来。而皇帝知道后,也可能出现大不敬之罪。要怪你家还有官职进项,怎么偏拿朕给的东西送人去了,卖或当去了?

而皇帝亲近的子弟们取一件给知己:“这是皇上给我的,”他不会获罪。

陈留郡王让龙怀城看的就是郡王府普通大家都会有的东西,再就是专属于陈留郡王府的东西。

还真说不好辅国公府的库房扒拉扒拉就有,因为后来成翁婿,又加上袁训分家,陈留郡王一大方说不要了也有过。

即将面临重新清算,随时有人会拿京中入账的副册来对。哪怕是件女人小小的东西,陈留郡王不敢大意。

龙怀城眼含热泪看来,把账册上注明为空的物品重点记下,等回家去好做盘查。

账本交还姐丈,看他交还萧瞻峻,萧二出去再查下面的库房。

闵氏管家几年,见到这样内心着实不安。早几天和心腹们商议,以为是二位公主要管家,故而一丝不苟。也因为二位公主让她有不敢抬头之心思——她曾大胆和长嫂陈留郡王妃争风拈酸,但公主却是皇上之女,比长嫂身份更高——老老实实按丈夫吩咐不敢有误。

到了晚上,因陈留郡王邀请到家过节的将军们又到一批,闵氏尽心安排席面。心想以后就不是自己经管,这最后能当家的地方更不能让挑出错来。

……

将军们带副手加上亲兵到了上百人,又天气热,陈留郡王让摆在园子中小桥流水边。掌起上百灯笼,照得水面泛银,花羞含醉。用大碗飞盏吹着凉风,将士们喜笑颜开,纷纷敬郡王兄弟和龙怀城酒,说今天快活到十分。

陈留郡王站起来,让划拳的先不要喧闹。徐徐道:“要说快活,我想起来四句古诗。”

看他意思就要吟诵,有一个将军仗着酒意率先不答应:“诗不好听。我去年刚会写自己名字,不是为了在您面前签军令状不再只按手印儿,我还不学!您帐下的几位幕僚先生我看着最烦,没事儿就说念书好,战场上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关念书屁事!您有念诗的,不如让我们多敬几碗酒,这叫快活。”

听到他的话,跟着起哄的人居然还不少,哈哈一通大笑后,有人附合:“就是!我们打小就不认字,长大自然也没认得。老天打发我们出娘胎的时候没带文曲星。也没见过两军对仗,大家不拔刀子各抱一本书,对着念念就分胜负。”

陈留郡王笑骂:“都是生下来不认字的,出娘胎都没有带文曲星。两军对仗抱着书啃的时候,没让你看到过。”

几个人瞪直了眼:“不会吧?您从来只提大刀啊。”

“废话!我自家肚子里有兵书,一面让擂鼓一面翻翻,你上哪里看得见!”陈留郡王对倒酒的家人招手:“乱说话的罚酒三碗,一会儿不听我说完话就起哄的,再罚酒三碗。”

几个人喝了酒坐下,陈留郡王继续说古诗:“是你们说快活我才想到,都给我用心听着。”

他摇头晃脑念着:“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斜一眼,不出意料之外,不认字的一帮子全挤巴着眼,想装明白,又偏偏不明白,对身边的人挤巴眼以为这样就能懂。

陈留郡王大笑:“听我来解!这头一句是你种地行船呢,老天不下雨,忽然给你阵子雨,正是你想要的,你说快活不快活?”

“早说种地不就明白了。懂了懂了。这事情快活。”

“第二句,你一个人出远门儿,人生地不熟的,遇到一个老家的人,同村子的同乡镇的,这事儿快活不快活?”

一个亲兵起来行礼:“回郡王!这事情真他娘的不痛快!”

萧瞻峻大笑:“哥哥让他说说,我让他弄糊涂。”

亲兵直眉愣眼:“我一个人出远门儿,到处都不认得我,这多好。我偷邻居家鸡拔他家的菜,这就没有人知道,不会翻老底儿。”

“那给你去个地方,说话你全不懂,来个能说得上话的,你可以痛快的说一回话,你快活不快活?”陈留郡王没好气。

亲兵高举两只手:“郡王,我聪明的很,我会打手势。我长到六岁上,跟村里的哑巴一说一天,我手势打的好,我打给您看看……”

“滚!罚酒!”陈留郡王悻悻然,懂文墨的将军士兵借机取笑不认字的他们,笑得前仰后合。

“管你快活不快活,老子说第三句。”陈留郡王揉额头:“让你气的老子在家也说粗话,等回去老子寻事情打你小子军棍!”

亲兵吐吐舌头,抱着酒喝表示堵住嘴。

第三句,陈留郡王大声道:“这一回你们都会说这事儿快活。洞房花烛夜,这事情怎么样?光棍小子娶老婆,头一天睡女人,快活不快活?再有说出不快活的,输你银子。”

不说银子可能还好一些,一说银子,几个亲兵外加两个将军腾的跳起。随后他们自己先一通大骂。

当将军的直接权势压下来:“坐下!郡王的银子不许你们抢。”

陈留郡王面如锅底等着。

“我说个实事儿,咱村邻居家的。成亲第一晚,盖头一揭,新娘子生得丑,吓得跑到牛圈里睡一夜。不快活不快活。”

“我表叔娶媳妇,外地隔上八百里,怕上当,成亲前见过,以为娶个女天仙。结果早偷的有汉子,那晚汉子寻来,把我表叔捆一夜,他拔了头筹。后来奸夫淫妇全送了官,我表叔那一夜也吓坏,一辈子不敢再找女人。这洞房花……花什么来着我学不来了,”这位眼睛一挤,有了:“这洞房花花肠子,不见得大家全快活。”

说过,他先大笑三声:“哈哈哈!”却见没有人跟着。四下里一看,四面笑声没起来,是压在陈留郡王气极了的神色下面。

二位愣将军见到不对,打个哈哈:“不给银子么?不给就不说了呗,您说您说,快活的很。”

陈留郡王拿他犀利如刀的眼神瞪到两个人闭上嘴,最后一句说的气急败坏敷衍了事:“第四句金榜题名的意思是,你当官了,带着文曲星下凡了,考中了。”

扑腾一坐,快活不快活懒得再问。

可起来回应的人比刚才还热烈,起来最早的依然是肚子里不通文墨的人,欢呼道:“这事儿快活,我要是能中举,我早就当将军。”

“军令状想写就写,不用再请夫子。他笔头不过一挥,倒要我下个礼儿送场酒,怎么想怎么不值。”

拇指林立般翘起来:“这是好事儿!”

四面侍候的总有没去过军中,没见过丘八的人。见这群看似雄兵壮武,却胜妖魔鬼怪,一个个笑得背过脸儿直哆嗦。

陈留郡王常年跟他们一起吃一个营里睡早就习惯,他只觉得面上重有光彩,乐呵呵道:“知道快活就行。不过,你们都是巴着扯上文曲星下凡的事情才叫好?就没有不同的。”看向所有人。

“妖魔鬼怪”们端下巴、仰脑袋、吧叽着嘴……又是他们先回答。

“郡王头一个说的不会错,种地下雨的那个好。”

“我不想回家种地,我喜欢吹牛,他家遇姑姑那个好。”

有人取笑:“他乡遇故知,笨蛋!遇姑姑才不陪你说话,他家的姑姑,他自己不会说话,倒和你说?你想的莫不是遇姑子?花花肠子露出来了,你倒专好这一口儿。”

下一个人眼睛一亮:“花花肠子这个好,郡王我要这个。别信将军们刚才说的,什么洞房里娶妻丑如牛,我运道高,我就偏遇赛仙女。”

七嘴八舌中气氛更高涨一层,陈留郡王抬抬手,把说话声压下去,笑吟吟道:“要种地下雨的?王爷新城你去吧,那里垦荒,估计要人做梦下雨。”

下雨的紧紧闭上嘴。

“要他家遇姑姑的,等探亲的时候多窜门儿,遇你的姑姑去吧。”

听的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等回营去凡是你老乡得说一说,严防你去窜门。”

“要文曲星的也好办,殿试今年刚结,又三年,你们下科场去。哈哈,考中了就是有文曲星,考不中的回家哭丧。”陈留郡王刚才让无意的“取笑”,这会儿由他尽情取笑。

“妖魔鬼怪”们努嘴儿瞪眼睛:“不要不要,早照过镜子没伴文曲星。”有一个机灵算算只有三个:“郡王,您少说一个。那花花肠子的快活其实我爱听。我们村头上到夏天秋天,就这个季节,打谷场上成天钻大姑娘小伙儿,虽没有洞房也快活。”

陈留郡王微微一笑,对萧瞻峻使个眼色。萧二对侍候的家人道:“带上来。”

家人离开不大功夫,带来一队香风飘舞的女子,看得将士们目不转睛,带着酒的笑,嘻嘻有涎,眼珠子快迸来模样。

陈留郡王喝一声:“成过亲的起立,后退一步!”分出去一半的人。余下的,让他们起立往前一步,郡王开怀大笑:“男人多女人少,按军功论还是按长相,还是按年纪,你们自己做主。”一声怪叫:“挑老婆喽!”

……

闵氏闻报的时候,身子一歪滑下椅子。明明贴着椅子下来的,也一屁股坐下来那般,摔得身子生疼。她没空儿去想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往下摔,甚至起来说话不迟她也不去想,一张脸儿吓的血色全无,坐地上就问:“是真的?!”

话说完,她的牙齿格格打起战来。这事儿太惊骇了,长兄把自己房里的妾全数送给手下人,外面出了什么大事情?

回话的人也面色苍白:“我去送酒亲眼所见,来的那群人疯了似的在那里打,嚷嚷着都要先娶老婆,还有两个人抓住一个姨娘的,那种样儿,要是奴婢我在内,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一定出大事了!”闵氏慌乱的忘记念姐儿刚嫁齐王,家里当下只会荣耀一时才在情理。她只想到最近的盘查库房,匪夷所思的认为这跟抄家没两样?难道是防备抄家不成。

跳起来往外面冲:“我去见公主,请她们代为皇上面前求情!”跟她的丫头婆子一同乱了阵脚,跟在她后面主仆一起乱冲。

经过的人见到,都吓得尖叫出来:“这是怎么了!天呐,家里出大事了!”

经过十几人大叫,把闵氏打醒。

一丝清明从心底浮起,怪异的和慌乱形成鲜明对比。让闵氏想到皇上应允公主出京,这是好圣眷才是。又有念姐儿刚当上王妃,长兄回来时分明喜气洋洋。

定定神,她往请客的地方去看个究竟。

……

青草地上一片狼藉,没成亲的人打成一团。陈留郡王等不住喝彩:“好,这一手儿好,就是犯着阴坏。”

又道:“出把力出把力,打赢了他你就有了老婆。”

亭子上萧瞻峻龙怀城都有笑,闵氏暗放下心,寻个好观望的地方站着。

陈留郡王让起来,有几个已是鼻青脸肿。郡王一笑道:“按军功计,军功在前的先挑人。”见当兵的疑惑,陈留郡王道:“老子为什么还让你们打是不是?给你们长长记性!我给你们的女人,不是打架就能到手。想要好女人,拿军功来换!”

扭脸儿再看的原本是他房中的姬妾们,见燕妍莺嘤大为得意,对着将军们显摆:“这些是郡王妃为我挑的人,不过你们放心,她们进府前是雏儿,如今依然是个雏儿。”

自然不说实话,装模作样一抹脸儿:“老子事儿忙没功夫睡,白耽误她们不好。又好歹在我房里侍候过,赏给奴才们不行不行。得给她们一个好去处。想一想,兄弟们跟我良久,忙的顾不上娶老婆,不便宜你们怎么行?不过可有一个说法。”

听话的人一面听,一面数数姬妾人数,再算算大家伙儿的军功。因在一个营里彼此互知,谁有份挑老婆也约摸出来。娇花软玉摆面前,都快瘫软下来。闻听还有说法,有人迫不及待:“郡王快说,说完我就可以洞房了吧?”

闵氏悄啐,来时丢了魂,这会儿忍俊不禁,低声道:“好没廉耻,看他急头怪脸儿忒不中看。”

陈留郡王也笑他:“咱们酒刚喝,给你个女人就即刻花花肠子,你小子色鬼托生的?”

“这不是郡王给的女人好,这才叫天仙。”嘿嘿乐的人不止一个。

陈留郡王笑道:“好吧,我长话短说。老子给的人不差,你们眼见了。收下全得好好对待。一,不许纳妾!二,有老婆了,打仗要用心,全活着白头偕老!不会看兵书的学念书。不会写军令状的学着写。先说好,学会了不是让你三天两头一张军令状的给,我倒有功夫搭理你!”

大家点头兴高采烈:“好好,按郡王说的四个快活全有。生下儿子就种地盼下雨,营里寻寻有乡亲,没事儿寻他唠话去。今晚我们就可以花花肠子了吧?念书,谁不念谁是王八蛋!”

闵氏笑得花枝乱颤,又不能轻易发出动静怕惊动人,忍的发上首饰轻轻的动几声,又轻轻的动几声。

听长兄又道:“还没有说完,第三,有好老婆都挣个诰命下来。等回府来走娘家看着气派。”

不但能挑到人的欢声雷动:“依郡王,全依郡王,郡王对我们这般好,有一个字不从的不是好汉。”姬妾们也垂泪拜倒,不能不认为郡王虽无情意,但安排去处上却无可挑剔。

当下把人一挑,陈留郡王当众吩咐萧瞻峻:“二弟,让弟妹铺排下新房,大红喜烛大红被卧,也不用许多客人,就咱们在这里的人充个傧相,算个贺喜人。再闹个房,看他们交头酒。给新人大红衣裳,如果现有的不足够,敲开全城的铺子买。如果偏偏没有,就轮流换衣拜堂也使得。”

闵氏一听不敢再呆,急急忙忙先于丈夫回房。晚上两步的钟点儿,萧瞻峻果然到来。怕妻子有异议,让她把人屏退。这正中闵氏下怀,她听完后拜下来:“二爷,我总是这个家里的人,家里有事我也要分担,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查库房,我并没有黑银子。为什么又打发大哥房中的姬妾,大嫂她知道吗?”

萧瞻峻犹豫着要不要实说,闵氏倒没有逼迫焦虑,而是觑着他的面色善解人意:“不能说也就罢了,我就让人去办,大红衣裳要不足,拿我嫁衣可使得?大哥会不会说我穿过的不好?”

萧瞻峻心头一松,很情愿的告诉给她:“小弟没有妾,齐王殿下也没有妾,柳国舅为儿子埋伏笔,说他家允许纳妾。大哥这是为小弟争口气,大嫂不知道这事也无妨,想来知道只有喜欢的。又打发的好,给的全是有前程的人,不会落下抱怨。”

闵氏听的很是认真。

“既然说到这里,我们房里的话就此也说干净。兰香房里我是不会再去。大哥说她养下儿子不能打发,不然落人口实,也显得咱们家办事无德。好好养老,以后随衍勇在一个房头。”

闵氏恍然大悟,丈夫最近不去兰香房里原来是这个原因。

“我在京里有个妾,你一直想知道为什么纳她,我也尽情对你说了吧。她出身不好,烟花里卖过笑。是大哥那几年打仗,小弟在京里要粮草不到手,工部里要补充东西也不到手。这女子是工部尚书丁前的相好,是他真心爱的。我进京去讨粮草讨东西,凭我年青生得比丁前好,勾她到手羞辱了丁前,问了丁前的秘闻。小弟插手,丁前从此不敢多言。大哥说她算有功的人,也不能打发,由京里府中养着。”

闵氏又去一件心事,高兴的道:“行,只她还是算咱们房头的人,一应开销归总在咱们房头账目上,不能全丢给公中账目上。这家虽是大哥大嫂撑着,但不能白占一丝儿哪怕只是名头上的便宜。”

闻言,萧瞻峻也从来没有这样高兴过,因高兴又多说一句,凑到妻子耳边道:“寿姐儿明年大婚,阵势已算摆开。以后你娘家里有人要纳妾,你就便儿时也拦下来,只别做的太夹生让人拿住说嘴的把柄就好。以后呢,本朝的风气要变一变,要纳妾的固然可行,不纳妾的也理当称颂。”

闵氏心头震惊,她感受到的扑面而来凌厉,不是长兄变了性子,不是京中舅爷为主,原来大头儿在这里。带着大彻大悟,闵氏连声称是。

萧瞻峻去回长兄的话,闵氏收拾新房。匆忙间收拾新房,又要基本东西齐备,又要给新人上妆换新衣,安排搀扶的丫头等等等,直忙到三更以后。

陈留郡王等酒喝到这会儿也算尽兴,大家哄闹送新人拜堂,送入洞房胡乱一闹,各回各房。新人成就快活一喜,郡王和龙怀城倒头大睡。

过上几天,龙怀城回家。陈留郡王送他出城,要离开的时候叮嘱:“老八,知道你想为小弟和寿姐儿出力,但我劝你算了吧,你家内宅的事情不能学我。”

龙怀城苦笑道:“兄弟八个七个娘,我要是敢这样做,置哥哥们于何地?只清点家里,把哪些该还给我们的列出来是正事。就是想打发我房里人也不能,一不小心影射到哥哥们要多心。能做的,就是我以后也不去姨娘房里,但姐丈放心,我也不会不管她们。”

陈留郡王和他拱手而别。

……

张大学士本以为他可以摆个高姿态在董大学士之前——文章侯势必会和钟家或袁家商议,再传到董大学士耳朵里顺理成章。却万没想到董大学士后发制人,打发走常珏占据高姿态。

本来不过是大学士为“钻营”也好,为“官场机警”看出太子心意也好,为“忠臣心思而顺应太子心意”也好,对韩正经稍加关注。结果一般有两个。

正经长大出息,张大学士附带有个人情,有双慧眼,为他培育桃李添上一笔。正经中间没出息,长歪的人比比皆是,张大学士也无太大责任。

可以一推二五六,可尽心可不尽心,有个回旋余地。

但高姿态让抢,韩正经这事不办好,张大学士欠足董大学士内心的人情。真遇上脸一抹不认帐的人也多了去,不过董大学士拿不准张大学士是什么人,也不会干脆飞快的打发走常珏。

哪怕能举无数实际例子,证明曾有过人心往另一个方向走。但从古至今,人以信誉当家的地位没有变过。

费家小姑娘到京里以后,拜本家亲戚费大通,就由费大通带着去老师面前拜,由张大学士亲自相看在前,见小小粉团子似的招人喜爱,大学士先放下头一层相看的心。

私下知会文章侯,同他约定小儿女相见的日子。

有小王爷元皓抢亲的事情出来,韩世拓按掌珠的话,提前告诉儿子。

……

这对韩家是大事,韩家的男人全在这里。文章老侯、二老爷、三老爷和韩世拓。小正经坐在最下首,感觉出严肃的不一样,转眼珠子在祖父和父亲面上轮流瞄着。

应该是大事,韩正经暗暗想着,听父亲道:“正经,和你说家里正经的事情。”

韩正经很开心:“好。”

“你表妹好孩子和镇南王世子定亲,按理说向你求亲的也不会少,但遗憾的是,没有几家,而且也不如人意。”韩世拓说一说那几家的家世,韩正经明显有了憋气。

“这不怪你,你是个好孩子,这要怪咱们家的门楣不好。”

韩正经离京的时候五岁,回来不过近三个月,还没有人和他说过,就有人说过也未必听懂记住。听话就纳闷:“咱们家没有不好啊?有姨妈有姨丈,有加寿姐姐加福姐姐,如今还有好孩子是王妃啊。”

见长辈们都叹气,父亲更是黯然神伤:“是把家事告诉你的时候了,不过你要牢牢记住,不可以乱对人说,更不可以和别人商议这上面的话。有话,回家来说。特别是你的玩伴不能说。”

“这我知道,在西山大营的时候,胖孩子到王爷帐篷里开会,回来不许问他内容,也不对我们说。胖孩子说家家都有自己的话儿,是不可以告诉外人的。”韩正经说着,又高兴起来。

他越是懂事,家里人就越是难过。想想这个孩子要不是托生在这样的家里,怕媒人不挤破门上来许亲吗?但这个孩子要不是生在这样的家里,就不会有一些事情存在,大人们暂时没去想。

拂去难过,韩世拓强打笑容夸着儿子:“你说得很对。”

“那对我说吧,我不会说出去,更不会用来拌嘴。”韩正经坐得更直且张大眼睛。

“是这样……”韩世拓把话说了一遍。韩正经疑惑地道:“福王造反?可我不认识他啊,从没有见过,他怎么能连累到我?”

文章老侯叹气:“那些受三族、九族连累的人,内中多多少人是没有见过当事人的,一样受牵连。”

“我应该怎么样办呢?”韩正经问道。

“等你长大,你有出息,洗清也罢。”

韩正经一挺身子:“那我长大有出息!”他铿锵有力的声调,让长辈们湿了眼眶流下泪水。韩正经看着随着伤感,寻思出一句话解长辈们不喜:“谁不相中我,我就不相中她!”

“是,”韩世拓揩揩眼泪,吸一吸鼻子:“你很好,正经,但要出息你必须长大,在你长大以前,不能不定亲事吧。”

韩正经倒不是不会说长大再定亲事的话,但他身边的人全早早定下亲事。好孩子表妹和胖队长也定下来不是,他垂下脑袋一时不想再说激昂的话语。

“如今有一门亲事,看着说得过去,只等你答应,就可以相看小姑娘。”

韩正经油然一喜,三族或九族连累带来的郁结冲淡开来,看看正经还是有好人相中的。希冀地道:“谁家?”

“做媒的很喜欢你,你跟他也熟。和你一起同游三年的张大学士,你还记得他吧?”

韩正经变了脸色,小手握握紧:“不!”见到长辈们露出吃惊,韩正经大声道:“我不喜欢他!他欺负过加寿姐姐,他说加寿姐姐逼的人撞死,其实是她自己撞死在太子府上的!”

黄姑娘撞死那年,是正经出京的那年,五岁已记事的年纪,他就记得清楚。

长辈们有了欣慰,纷纷有了轻松:“原来是为加寿姑娘记仇。”

“我就记仇!他在路上还怪祖父、二祖父和我带去刺客,我不喜欢他,我不要他做媒!”

“好孩子。”文章老侯对韩二老爷点头,韩二老爷对文章老侯点头。平时没看出来正经对大学士有不尊敬的举动,今天听到他深记于心,城府已出,大人们还有的担心,韩正经玩的时候把话乱说出去的心打消。

对着儿子固执的小脸儿,韩世拓道:“那行,你不喜欢他,我就回绝他。”

韩正经余怒未息,眼前闪过胖队长、好孩子,小红等亲事许的也不错不是吗?这都和生长在姨妈家有关。小小声道:“曾祖母会管我的,姨妈难道不管我?”

韩三老爷一直心里不服气,也道:“是啊,董家阮家暂时没有年纪相当的,等上几年,小几岁的也行。还有,正经和镇南王世子好,就不能借此寻个贵女亲事?”

“快不要这样想!”文章老侯,二老爷和韩世拓齐声打断。把韩正经吓一跳:“为什么?”

“和别人相比,咱们家有你姨丈在,皇上已算仁厚。等你再大几岁,你可以自己去打听定边郡王一族的境遇。他们族中也有和你一样,压根儿不认识定边郡王的人或孩子。但我听说虽皇上没论罪,地方官恐吓,里正欺压,过得并不安宁。”

“皇上不是仁厚的吗?难道不管。”韩正经闷闷。

“皇上没诛几族已经仁厚,不表示别人不欺负这顶着罪官名声的人。别说是家有造反的人了,就一般罪官让拿以后,家里人多受到凌辱。”

韩正经搔头不能理解,他想想自己的日子不要太好,除去今天听父亲说到福王以外。胖队长这个月又领了一百六十两银子,过几天要请客已请下自己,答应他必要到的。小十叔叔说他新得姨妈月钱,他也要请客……为什么那些罪官的家人要受凌辱?

他寻思着,文章老侯接着说打断三老爷的原因:“快不要这样想,皇上对咱们家已算宽大,遇事论功行赏,而没有将功折罪。你在兵部没打听到吗?跟过定边郡王的旧人,和别人同样功劳,却不会同样定赏。”

三老爷分辨:“可正经不一样,正经和小王爷是知己…。”

“所以咱们家就不自量力,仗着小王爷是知己在京中乱点贵女?哪一个贵女是容别人家乱点的,上门去求的人,也都是掂量过自己份量的人。”

三老爷顺势道:“等正经大了,说不好有这样的人。”

“三弟,是你自己的女儿,京里大把的选择。就侯府来说,有阮家,还有长陵侯府等。人家偏就相中咱们文章侯府?阮家圣眷高,长陵侯世子是跟过皇上的旧人,母亲又是南城大长公主。你有个娇养女儿,一定要给排最后的文章侯府?你和女儿有仇吗?阮家方家都不差,我们都信正经有出息,却不信就比阮家方家强出许多,能鹤立鸡群。出游三年,和正经长大后也有出息,到现下来看,除去自家人打保票以外,让别人此时就相信,只怕别人笑掉牙齿。”

“咱们有袁家……”

“三弟,咱们有袁家,又侥幸正经和胖队长好,但唯有小心侍奉为上,万万不能让皇上认为得一点儿势就猖狂。再说小王爷才多大?他就是世上一切人不要,只要正经一个,在皇上眼里将成正经鼓惑不说,哪怕他说的完全是真话,七岁孩子的话皇上会当上谏?”

韩二老爷重重点头:“是啊,罪官之家当思重新报效,不能让人看出来鼓惑别人帮忙洗清的心。太上皇把胖队长看得很重,对他身边的人就不闻不问?露出一点儿借他势而自家没跟上报效的心,都将害了正经。”

韩世拓也道:“镇南王世子是正经的人脉,在他有出息,洗清家中福王名声时,和洗清以后是资本,却不是他八岁的年纪在京中乱点贵女的资格和资本。”

韩正经叫声父亲:“我没听懂。”

老侯道:“我来解释。正经,最初胖队长不喜欢小黑子,当时小黑子推倒好孩子那几天。”

“是,我看小黑子挺可怜,他没有家也没有家人。我说胖孩子,你应该度量大,他说我向着小黑子,说我不应该。”

“这就是了,如今皇上就相当于胖队长,我们家就是小黑子。小黑子是自己找去金陵,打动胖队长。我们家得亲戚助力,也只能自己出力。如果有个你,是袁家,是元皓小王爷,如你为小黑子说话一样,在皇上面前为咱们家说话,皇上会怎么想?”

韩正经道:“会很不高兴,就像胖孩子认为我为小黑子和他对着干一样,”

“是,皇上也会认为袁家、元皓小王爷分不清轻重,照顾亲戚和防范造反余孽没弄清。元皓小王爷七岁,皇上不会怪他,只会认为你跟里面胡说八道,挑唆话。袁家就倒霉,既分不清轻与重,下一步就担心他官也当不好。”

“我懂了,有时候不能依靠姨丈和姨妈,就像我自己射弓箭,也不能依靠胖孩子帮腔。”

三老爷也叹上一声:“不然就会有反作用。”

“那,张大学士为什么不怕皇上这样想呢?”韩正经机灵的问出来。

“你不是刚说过,他以前和袁家不好,针对加寿姑娘。咱们是袁家的亲戚,不是张家的。外人说话和亲戚说话不同,没有刻意帮亲嫌疑。有句俗话叫旁观者清,人人认为旁观者说话较为公正。”

“那为什么还相中我?难道看不出我也尊敬加寿姐姐。”

“应该是太子殿下对你在路上满意,大学士常伴左右,时常和太子谈论公事,私人的话难免说几句,或者背后说出行的人,他就不难看出太子殿下对你的满意。”

“太子相中我,与他有什么关系,他要为我做媒?”韩正经更迷糊。

“一是他心爱你,文人爱才,平辈的结为知己,长辈的拜为门生。晚辈的收为门生,或把亲戚中的得意人与他做亲事。横竖,是笼络的行为。”老侯竭力分析着。

“还有二?”

韩二老爷准备充分,他道:“二呢,你长大后,按年纪来算,如果出息,会是太子殿下用得上的人。而你的身份不一般,”

韩正经气馁:“又说罪臣的话。”

“这一回不说罪臣,正经,你的大表姐将是太子妃,你的三表姐将是王妃,你的表妹将是王妃。如果你误入歧途,是件让人痛心的事情……”

在这里二老爷愣住,文章老侯愣住,三老爷愣住,韩世拓愣住。

四个人窃窃私语,不过所处位置,韩正经也能听到。

“张大学士还真是一片好意,或者说太子殿下很愿意看重正经。”

“是啊,正经要是有点儿不好,将影响……影响袁家满门和气。我忽然这样想,忽然觉得我很正确。”

“所以大学士这是顺应太子的心,为太子多造一个忠臣的心,也顺手我们家感激的心…。大哥,二哥,世拓,你看我们说话越来越深,果然三个皮匠就凑诸葛亮,咱们加正经有五个人呢。”

韩正经撇嘴:“我才不要他看重他,除非,”想上一想:“除非他从此以后不欺负加寿姐姐,不让太子纳妾!”

托在姨妈家长大的福气,不纳妾的话小孩子们也懂。

长辈们对他含笑而视,韩正经福至心灵:“如果我肯要他做媒,他就改过来?”

“正经,只要他看好你,你长大可以改变他,或说服他。你有他家的亲事不是吗?说得上话。”

八岁的孩子有了盼头:“为加寿姐姐出力,我愿意相看。”韩世拓半点儿不愿意委屈儿子,哪怕他内心里很想要这门亲事,小二知道也说能牵制老张不是坏事。

董大学士为牵制老张头儿,不惜收个纨绔当小门生,在别人家事里掺和着。

韩世拓答应儿子:“如果你不喜欢小姑娘,咱们就不答应。”

……

脑袋上多出“造反余孽”的帽子,韩正经心情不快。当晚睡下来,小小孩子直到半夜睡不着,翻身的时候探头见床前月光如镜,恍然能照出内心。

让他想到福王的话像是哪一年哪一月听到过,在哪里记不得了,不过他常年在曾祖母房里,应该是曾祖母房中有所谈论。说的是什么,也不记得了。只记起这事时,深深的刻痕痛到骨头里,从身体里慢慢划过,翻开血红的伤口,似乎终身不能愈合。

第二天他毫不犹豫打听赵先生下午不上课时在家里,旷课去了他家。

“先生,有事请教您。”

赵先生一看是他,推敲下正经旷课既是头一回,也就是大事情。他和胖队长在功课上你争我抢,每天多比别人写一个字都是好的。镇南老王因此赞不绝口。能放下功课是为什么?

“只要我能解答的,我这就告诉你。我不能解答的,咱们翻书去。”

韩正经乌黑的眼睛深似不能见底,没开口就蕴藏许多心事般。“我想知道律法对造反的事儿怎么写?”

赵先生明了,但佯装想不起福王,和面前这小孩子是福王一族,细细地对韩正经解释一通株连的定罪。

韩正经憋住气说出心里话:“可,我不认识福王啊,我问父亲跟他走动也不多,只有祖父们曾跟他走动过。”

“有一个人要杀你,他先动的手,但你把他杀了,你看他的父母亲戚会不会恼你?”

韩正经想想:“嗯,死了亲人,虽然他不对,恼还是有些的吧。”

“这就是了。皇上防备你家有什么不对?难道你因此不防备人家八不沾九不连的亲戚。你说不认识福王,但你知不知道你家是福王最近的亲族?受福王生母太妃的恩惠迁往京中,你家的侯爵由太妃受宠而来。皇上真的是太仁厚你家,换成别的朝代,这爵位早就抹去。”

韩正经张大嘴:“我家的侯爵是这样来的?”

“是啊。后来无事我也为你家想过,没抹侯爵是你父亲在福王乱中曾行刺过他,而福王乱与你家确无关连。这是有道的明君才没有株连,只抄了你家。其实怒气之下可伤蝼蚁,匹夫一怒还能迁怒别人。寻常的人跟前一个人拌嘴,看下一个人时说话未必客气。何况是帝王之怒。你以为平乱后没有人弹劾你家吗?这里面是侯爷之功啊。”

“那,我家二祖父出游时治过水,这功劳能洗清吗?”韩正经怯生生问。

赵夫子有了凝重:“正经你话问的很好,幸亏你问的是我,等我给你解释,望你记得厉害。”

“先生请说。”

“出游只有一位功臣,那就是忠毅侯。”

韩正经点头。

“所有的功劳都围绕侯爷带上咱们出来,路上皇上赏赐银子你拿了没有?回京里来宫中赏赐,正常功劳呈报的赏赐,你拿了没有?你怎么不回头想想,咱们是奉旨出京的吗?咱们不是奉旨出京,又给功劳,皇上是开天辟地的仁厚。”

“你可能要说不是奉旨出京的当了差,这难道不是可以挂在嘴上的功劳吗?那你听好。别说你拿了银子,就是你没有拿银子,身为受爵封家的子弟,能出手时就出手,是你应当应分!你还拿了银子!咱们不是奉旨出京,皇上也赶紧的给了钱。而且给的相当多。你可以托你家长辈弄来各部出差人员的公费钱,看有没有咱们的多。”

韩正经道:“我知道,父亲出京公干,就没有我的钱多。”

“你不但拿银子,还拿不仅一份儿!办点儿事情不过是跟着侯爷有功,不然你小小孩子还真的能有这些功劳!侯爷不奉太子出行,带上你们是亲戚情意。但奉太子出行,还肯带上你们要担风险。这与你家人好人坏没关系,鱼龙微服件件小心这也是本分。侯爷带上你们,你有功劳也是他的。再说一遍,就你家祖孙上路,遇到这些事情你们也挣不来功劳。这话怎么敢拿出来说嘴!”

韩正经小脸儿苍白,轻声道:“先生说的是。”

“你家二祖父治水功劳就更可笑!他是治水能吏吗?他只筹办医药和粮草!办医药据说是他多提一句,但办医药的银子是他独力出的吗?他一个人能把那些东西押到地方吗?他一个人不能的时候,自己想出妙计指使人押运东西吗?人是袁家的人,钱是大家对出来,胖队长几乎出尽黄金。再说你家对出来的钱是哪里来的!还不是皇上给的。拿着皇上给的钱,遇到灾民帮一把儿又是本分!难道当许多年的官,遇到灾情理当见死不救!得到功劳又可以沾沾自喜。又不是你家独力完成!回京后又拿赏赐,治水的赏赐咱们路上的时候发归自家。这是办一件事拿两回赏!你家还升了官!不是自己完成!还回头想和皇上理论下功劳多多?你好好想想把你家二祖父摆在头等的功劳里?他占多大便宜!人不是他的,钱不是他的,运粮的主张最早也不是他的!功劳他占上等!你还认为不足,还指望这就你家大功臣了!”

韩正经面无血色。

“你这话要出去说,不知足三个字都说不上。这是居功自傲,而且你家有什么功劳!细算算,一路拿着钱吃喝玩乐,不愁强盗,不愁衣食,有功劳大家分!回京还敢炫耀吗?这点儿功劳就尾大不掉的模样出来,那全国治水上万的官员,他们是不是要求把国库分了?你要说官员们拿银子当差为民理当,咱们一路上少拿钱了吗!官升一级好意思当吗!皇上很对得起你们家。你妹妹添喜沾光住在宫里——可不是你家的光彩。那天我见到四个人小衣裳一模一样,你们家肝脑涂地也不能报,快别说不感恩的话。别人会笑。”

赵先生打心里后怕,他也心爱小正经。却没有料到他心里还有这些话。这种只知道有自己的话幸好截到自己面前,如果出去说就不仅是别人笑笑那么简单。

韩正经让话砸的快要哭出来,他强忍着,也勉强克化的动。只拿着钱却逛的话,他就能听明白。而不仅一份儿赏赐的话,孩子们私下也说过,听得小十流口水,跑去问九哥怎么不早接他也有些功劳。

赵先生心想今天说到这里,索性说个透彻:“正经,你以后有这些话只问我,千万不要问别人。和胖队长再好也不能说啊。”

“先生,我还想问,我知道不对,可我还想问问。胖队长和我好,皇上会因此看我们家高些吗?”

“这话问的也好,也幸好你问了我。正经,胖队长是太上皇太后的心头肉,现下因寿姐儿和太子大了,在他们心里比寿姐儿和太子还重要呢。当下唯一能和胖队长抗衡的孩子,一个叫多喜,一个叫加喜。而且在皇上心里胖队长也是最疼的那个。胖队长的身份,允许他和你交往。这是你沾了在袁家长大的光彩,不然你上哪儿能有这样好的玩伴?你看战哥小王爷就知道,路上没功劳时,他眼里可没有咱们。他懂得身份尊与卑,也很会用。”

但凡家里有个叫战哥的孩子,都对这话根深蒂固。闻言,韩正经咧嘴笑笑。

“胖队长小啊,眼里还没有尊卑之观念。他爱在舅舅家住,你有缘和他交往,这是你的福气。他喜欢你,你也喜欢他。这可不是你自以为高人一等的资本。难道别人家的奴才和你认得,也从此就抖起来,以为跟爷们一例?他应该是你眼里肯有他,他感激不尽吧。只有那奴才脱了奴籍,混出人头地,才是他自己的资本。你也一样。”

韩正经绷紧小脸儿:“先生放心,我会有自己的资本的。”赵先生怕说的太多他未必全通,叮咛他以后再来。

韩正经回家去见父亲,告诉他:“要我相看可以,我要先见见张大学士。”

……

下一个书社张大学士也在,韩世拓携子前来。因阮英明时常带儿子和侄子来研墨,没有人奇怪带上孩子。

张大学士一指韩正经:“过来过来,从回来后就少见你,你无事可以到我家来玩耍。你的功课学到哪里,那边的月色好,我同你走走,再考考你。”

韩正经同他走开,到没有人的地方,仰起小脸儿问道:“如果我答应你做媒,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呵呵,老夫没有白相中你,拌嘴三差人也好,皮匠也好,个个精明。”

“在我长大以前,不许你又欺负加寿姐姐!”韩正经攥起小拳头:“等我长大了,我自会和你理论。”

张大学士愕然:“你小子还记得这一出子?玩三年你没有忘记?”

“没忘。”韩正经撇嘴:“因为我知道太子殿下不答应啊。”

“那年你五岁吧,这你也看得出来?”张大学士有点儿不高兴,这一点儿大的小子肚子里明白倒不少,这话一针见血的让当事人怎么能痛快。

回想黄家女儿一命归西那年,太子不情愿的意思一望便知。张大学士阴沉老脸:“我答应你,不过你对我说,你怎么看出来的!五岁孩子想太多!”

“我们为你开过会。”韩正经挺起胸膛。

张大学士知道孩子们开会的严重性,无奈的嘴里叽咕几句:“原来我倒得罪你们这些人,这是哪里跑出来的程咬金。也罢,说说吧。”

“我来问你!”韩正经神气活现。

张大学士失笑:“你倒不客气。”

“太子殿下要是情愿的,却一点儿银子没赏是不是?死了人,又死在太子府门外,没有抚慰,这不是不喜欢吗!再说胖队长担保,太子不想要她!”

大学士苦笑:“好吧好吧,你们这群皮匠,全是不得了的主儿。我答应你,真是的,你个臭小子当自己挺美,我就一定要做媒不成。”

“我长大后会很有出息的!”韩正经昂起下巴。

把大学士逗笑:“我等着。”

“明儿就给我相看吧。”韩正经继续扮傲气。张大学士敲打他:“现在该我说你听着。你小子既然长大有出息,老夫我不介意送你一程。这亲事呢,一个相看不中,你相两个。两个相看不中,你相三个。别问我怎么看你这么要紧,你把我气到。你能让我答应事情,你也得答应我。”

“成啊,就这么说完了。”韩正经一口答应,顿时觉得自己这就已是有出息的人。

按赵先生说的,你家担足人情许多,担足圣恩也许多,现在只能还人情。逼迫大学士答应一件,正经觉得这多少为加寿姐姐出了些力气。

所以,有出息了。

------题外话------

抱抱仔的新会元iceshown亲,感谢一路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