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七章,慈悲通灵/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哪怕安王觉得眼下一定要把文三姑娘撵开,也支起耳朵听着太监走进来回话。直觉上能打断的都不是小事。

但他也好,太子等也好,只见到一个托盘送到皇帝御书案上,太监对皇上低低的回话,他们没有人听到。

但随后,皇帝的神色让偷看的安王目不转睛。那微微跳动的眼角,和入木三分只怕深刻到托盘上东西的犀利眼神,都让安王心头狂跳而起。那里面是什么?

浅而平的托盘从外面看不出玄虚,那里面是纸张,或者是帕子一流……就在安王胡思乱猜不能自己时,皇帝抬起头,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吩咐下来:“拟旨!安王受人鼓惑神思不清,着刑部审讯出入其府第的文士。整顿内宅不得有误,勿再生小人!着,文家规劝戒诫,再有不当,文家并罪!”

“父皇!”安王猜测托盘内东西的心骤然让打落尘埃,痛的他叫出凄厉的一声。

由罚俸变成缉拿跟他的先生,落到柳至手里还能指望好吗?又强行变相地把文三姑娘塞给他,与文家并罪的话,将使文家有更强大的借口插手自己府邸。

安王先是如遭棒击的傻住眼,不过一瞬,眸子赤红如黄昏血浓的夕阳。他死死的盯着御书案的托盘,没有发现皇帝愤怒的盯着他。

文老爷和文三姑娘对他的态度不用说恼怒极了,但他们不敢在皇帝面前肆意,内心里也没有此时不能控制的缘由。两个人感激涕零的谢了恩后,还没有来得及多高兴会儿,就发现安王神态异常,不由得大惊失色。

文老爷在心里暗悔,别说你这王爷不答应这亲事,从自己角度来看,要不是有娘娘遗言,我们也想反悔。

文三姑娘更是眸底冰寒,后怕的想着幸亏自己和叔父上金殿,幸亏自己和叔父没有走。不然以后文家让这位殿下拖累到死,只怕还不能知道。

和文老爷互相使个眼色,两个人轻声提醒:“殿下,皇上一片爱你之心,您一定是喜欢傻了,快谢恩吧。”

席连讳松一口气,心想虽说皇帝没有家事,但油滑一点儿的臣子都不愿意搅和进来。自己能少说一句就是一句,现有文家倒算聪明,自己省好些口舌。

太子却不能如他这样想,丞相是臣子,太子却是父子和兄弟。见到皇帝的面容越来越冰冷而安王还沉浸在他的“惊骇”之中,还跪着的太子往上回话,和文家一个口径:“回父皇,十一弟欢喜傻了,请父皇恕他失仪之罪。”

皇帝的怒气就全到他身上,本就认为好兄长是由坏弟弟出来,皇帝警告道:“别以为朕老了!他出事跟你不无关系!”

席连讳只得走上前去:“回皇上,依老臣来看太子殿下效仿皇上,倒有仁德之心。老臣往这里来,就是太子殿下命人告知。”

皇帝闪闪眼眸,对自己指责以后不敢分辨,叩头请罪的太子看了看。再看还瞪着眼睛好似不服自己旨意的安王。冷冷淡淡地道:“这不能说他就是清白的!”

“父皇责备的是,原是儿臣想错了。”太子恭恭敬敬的回他。

皇帝有了一声轻轻的叹息,再对托盘内的东西望几眼,对着摇一摇头道:“也罢,这东西给你吧。”示意当值的太监送到太子面前。

安王对文家的劝好似没听到,但在东西过来时,转神色去看。那眸中明显可见的渴望,让皇帝更加的失望。

从感情上来说,皇帝更偏重于太子。他对太子的感情,跟他对太上皇的感情常有熟悉重叠之感。

当然,这跟他看得出太子在里面做手脚,并且指责不相干。他把安王的人交由刑部缉拿已是表明态度,但这也同样不表示皇帝就此放弃安王。

已经让文家的人去劝,已经授命柳至斩断他不应该伸出的手脚,或者还没有伸出的手脚。皇帝不想再和安王多费口舌,冷冰冰道:“退下吧。”

席连讳带着往外面走,随后是文老爷和文三姑娘。不容安王不走,在太监过来轻声提醒,如果他不再走,会把他架出去。

安王茫然的起身,走出以前不由自主又看太子一眼,见他也对着托盘里的东西发呆,神色好似皇帝刚才一样。都是站着的安王能看到托盘内是一张纸,那道左右他最近体面和噩运的圣旨竟然由一张纸主导,哪怕他往殿门外去,前面是秋阳晴好,安王也只看到一片漆黑,致使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出去。

这就是太子权势与别人不同吧?太子可以看的,别人看不到。太子能去的地方,别人不能去。迷惘沉浮间,火烧火燎的嫉妒更加旺盛。

脚出殿门的时候,仿佛听到后面有父子间的说话声,那里还余下一位父亲和一个儿子不是吗?但安王两耳嗡嗡心神如颓,已没有力气再去寻索。

……

他听到的没有错,皇帝斥退他们,徐步往殿后走的时候,太子双手捧着托盘不顾仪态的撵上来。

“父皇父皇,”他跟在皇帝身后恳求的道:“十一弟出这事情不怪儿臣,真的是他贪念而起。”

皇帝回过头本想的还是训斥他,但一扭脸儿见到无数照在殿内的碎阳在太子面上闪动,把他的恳求明亮的闪动成一团稚气。而他的话语也跳出君臣的格局,似小儿嬉闹索求爱物的嗔语。

没有原因的,皇帝嘴角勾了勾,有了一笑。

这一笑让他似极了父亲,而不是皇帝。太子嘻嘻:“父皇,贪念这话儿臣早就说过,贪念是可以改过来的。不信您看…。”他把手中托盘晃一晃。

皇帝再对他发怒已没有心绪,又有席连讳解释他是太子寻来。皇帝漫不经心发泄着内心中余存的不满:“他贪,你鬼,反正你好不到哪里去,朕又不老,别在朕面前弄手段!”

一拂袖子:“别跟来了,跟来你不是好人。”

太子说着是是停下脚步,恭送皇帝远去后,笑意染上他的眼眸,把托盘中的东西也染上轻松。

而上面两个东西的内容,本就能让人轻松。

……

污泥有油污的一张纸,上写着:大道于心,慈悲通灵。戒杀戒淫,违者难以挽回。

旁边是打开的奏章,是冷捕头所写。

“太医证实林允文已发疯,他半夜里所看的东西出处也找到,是外面给犯人送吃食的一张纸,落到栅栏处后,应该有人误踢到他狱里。让人吃惊的是他扛着重枷居然走到栅栏边上。”

……

昨夜忽然想起去看林允文的人是太子,亲眼见到林允文扛着个重枷走动的也是太子。

太子不难想到林允文是重犯,轻易不许人接近。那纸?说不好是他自己踢进去的。

这件事情的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难缠的林允文为它发了疯,而皇帝看到以后,当机立断下一道约束安王诸多的圣旨。而太子见到后,对这一切都理解,他心明如镜。

没有再耽搁,太子带着这托盘回到府中。

……

书房里冷捕头已经在,见到他后,和太子一起喜动颜色。冷捕头干搓着手:“殿下,书是皇上看过后,在您这里收着,取出来我再看一眼。”

太子依言取出一本陈旧的薄皮书籍,直接翻到书的最后,冷捕头托起那张纸,小心翼翼放上去,两个人喜笑颜开。

“就是这张!”

草原上抓捕到林允文以后,冷捕头用尽方法让他吐露各地的大天教官场余孽,也拿到这本一直知道却在以前抓捕林允文后没有到手的神算之书。

皇帝要去看了好几天,问这最后一页去了哪里。太子也有相同的疑问。而现在从两下里纸张的颜色字迹来看,最后一张已经找到。

冷捕头的名声从来不是吹的,他笑容满面的回道:“就在刚才送东西进宫,我把以前侍候过林允文的人又提审一遍,咱们有个奸细是贴身侍候他的人,几年里轮流换过好几个扮这一个角色,才能我在草原上跟着他没让发觉。有两个现在京里,我把他们也叫来一问,巧了,这位林教主神算不灵的时候,正是在扬州。”

他欢喜异常:“我猜的没错,殿下,我也以为应该扬州是他失算的地方。”

他表现的很聪明,太子也尽力一展聪慧。这一想,就想了起来:“他把伊掌柜、图门掌柜几个大奸细送给咱们杀,就是从扬州开始。”

“殿下一针见血,”冷捕头喜滋滋儿的重掂起那张纸,念上一遍:“大道于心,慈悲通灵。戒杀戒淫,违者难以挽回。”

他大笑:“哈哈,他的神给他狠狠一击,他想不疯也不行,哈哈,慈悲方能通灵,杀人过多了不作数。”

太子唏嘘的道:“一代神算,这也算是他最好的结局吧,至少他疯以前找到答案。”

眼前闪过安王不甘心的面容,太子悠悠的想,他什么时候能找到答案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