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赐婚文家/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运势在文三姑娘力争之下拐了个弯,如今她留在京里求见安王无人再能非议。

事情好转的让两个人回到客栈,稍稍分析过安王让人气恼的态度以外,重点还是放在安王在殿上的失仪,及他得到那道圣旨以后,现下算失去皇帝的欢心。

对于这二位来说,他们可不是为安王难过。

文老爷的扬眉吐气还没有消逝,满面春风道:“老三,王爷现下是暂时安生,他得不得皇上的欢心,和得到多少,其实与你我无关。”

三姑娘道:“要紧的是文家有没有在皇上面前脱颖而出。”

“就是这话!文家现在与安王府有罪并罚写在圣旨上,咱们家好,王爷也能好。按说王爷好,咱们家也应该好。但他的心思咱们没少碰钉子。指望他,不如指望咱们自家带契他。”

三姑娘皱眉道:“叔父,说说是容易的。咱们带契他,至少咱们家的身份比他高。明的不可能,暗的要比他高。而我还没有出嫁,咱们能管的地方不多。”

“这一回不指望你拿主意了,祖父让我跟你出来,我也能出力。”文老爷笑道:“我说出来你听听,咱们不是有圣旨了,我打算再去拜见柳国舅、瑞庆长公主和忠毅侯,说动他们在皇后面前进言。王爷不是说赐婚圣旨后年才下,那就是大后年你才能当王妃。这几年怎么熬?再说开国局面的话影影绰绰的,只怕明年就能明朗。过上几年,咱们家又落后于别人家一步、一大步、好几步。这可不行。明年太子大婚,得求皇后娘娘明年下赐婚旨意,明年虽然也晚了,但总早上一年。”

文三姑娘大喜,说他这计策也是上好的。文老爷出门,这就去约柳至晚上吃酒。他跟柳至不是知己,没法子写个:“嗟,吃酒去也。”柳至就同他去。

借的是男人们相见用的不少的法子:“花月楼新排歌舞可娱视听……”而这一回,柳至答应前往。

……

文老爷请京里的达官贵人都不是头一回,他家要出王妃,他还试图请过镇南王。进京后请客的理由是初次拜会,身份至高的没人理他。呆上一个月就以脸儿熟的心态上门请客,身份至高的没功夫理他。这一回再请柳至,他的理由十成十。他是安王的外戚,安王的人由刑部缉拿,他不请卑躬屈膝请柳至,哪怕走个过场呢,外人看着也说不过去。

柳至来的理由呢,就外人看着兴许是这位家里要出王妃,他奉旨和安王过不去,私下里和安王的外戚有所解释、有所联系,算得上官场上的为官之道。而事实上呢,认识柳至的人都知道他才不会这样想。柳至肯出来,是他想知道文家的态度。

凡是宫里能出来的消息,插上翅膀飞遍全国的速度胜似惊鸿。这一个白天不可能到全国,飞遍全京却绰绰有余。飞这么快,很难涉机密及或涉及机密较少。柳至听到的跟大家听到的一样,安王获罪,而皇上责令文家规劝。

听的人没有不瞪下眼珠子的,都对进京不过几个月,进京不过两个主人的文家刮目相看。当儿子的有了不是,当爹的让舅舅和表妹管,这事情多稀奇不是?

安王再不好,也上有嫡母,前有兄长,下有幕僚。无故抬举在京中毫无根基,以前听也不曾多听的文家,这文家在金殿上说了什么?

再或者文家得罪到皇帝什么?将与安王并罪,而不是受他诛连。

他们将越过太上皇太后、皇帝皇后和太子齐王、及师傅们,成为监管安王的人。凭借圣旨一跃而在某些时候使用得当的话,将高过王爷。

京里一下午的话题文家成了主流,柳至的好奇心也居高不下。收到贴子摆出圆滑世故的脸儿,如拿张家的人,和张家的亲戚不妨有个往来,装个好人脸儿,以后拿下的人供出什么不好的事情,处置以前有个知会,有个暗示,可以表示自己全无公报私仇,不信你看咱们不是还坐在一起吃酒过?

孤介的清官坚壁清野,恨不能谁也不走动。聪明的官员却要与落在手中人的亲戚朋友往来,人家试图说服他高抬贵手,他则在酒桌上、嬉笑里,把罪状一条一条摆明白,最后这人死了、官没了,也让别人不恨他。谁叫你犯的是律法?我只是依法办事罢了。我不杀你,换一个人在我的位置上也会杀你。

刚把安王的先生和幕僚抓走,转头就和文家吃饭,请客的人固然不引起奇怪,做客的人看着十分人情味道。

在花月楼坐下的时候,烛光月光一起映照出柳国舅的脸儿,那是一张亲切而笑容可掬的面容。因为他生得好,又笑得和蔼可亲,还有人处在青楼上莺歌燕舞里容易起飘飘然,文老爷一头溺在这笑容里飘了起来。

“国舅请坐。”文老爷满脑袋欣喜异常,转动的是柳国舅柳国舅,终于能和柳国舅畅饮闲谈。

“你也请。”柳至给人三分颜色,人家就找不着北的事情,在他身上常在。柳至可以不小看他找不到北,但小看这个人没有半分为安王失势而难过,看到自己好似看到香饽饽,你脑袋里在想啥?就没有为安王有点儿恨,有点儿恼?有点儿担心他的人落我手里没好下场?

安王屡屡挑衅太子,国舅眼睛又不瞎看得到。借这个机会不给安王一记,还能叫国舅吗?

面前这位固然是奉旨规劝安王,来见国舅说个人情,情有可原。国舅也是奉旨缉拿,杀个人、安几个罪名是他的分内职责。

双方一开始,一位肚子里欢欢喜喜攀上和皇后说话的人,一位精干犀利,眼前不是审讯,也打算用一肚子能吏手段挑开窗户纸。

十几句话一过,柳至恍然大悟,敢情这位心里只有自家啊?他看着太眼熟了,跟当年自家的老丞相差不到哪里。

老丞相为女谋划为太子妃也好,送柳至进太子府也好,为的全是自家。太子礼敬与他,在成亲前的一段日子里不纳功臣之女,但在太子妃公开的表示嫉妒,依然置之不理,依然沾花惹草不断,也算公然的不把岳父放在眼里。

特别是在柳至得宠于殿下后,柳丞相又送许多柳家儿郎进太子府中,俨然想把持太子府上,让太子寻个借口尽数遂出。在这件事情上,翁婿几近翻脸。

英敏殿下直到七周岁,还是和加寿定亲才成为皇太孙,对一个自小受到培养的太子来说,他这样安排嫡子,也是对柳丞相的回敬和不满。

身为柳家人,身为不笨的人,柳至轻易寻出文老爷身上与丞相的相似之处。酒杯再拈的时候,不由柳至心中暗暗寻思。

文老爷还没有发现,还在絮叨开国时的文家。

“那一年的九月里,又到三百人,是我家祖先说服来投先皇。那一年的十月里,粮草一千担……”

他叨叨得没完,说来说去全是文家开国的旧事,几乎没有为安王解释过一句。

柳至耐心的听完,文老爷话风一变:“呵呵,所以对我家的人只管放心,我家要出就是好儿郎,好嫁就是好姑娘。国舅,跟我一起进京的是……”

话只说到这个字上,窗外忽然起一阵说不出来的风声。花月楼上装饰靡靡,走动的人衣着半露笑语淫声。这风声一出来,整个楼上的风气为之一震。好似大风忽起卷走了邪气,暴雨狂渲压倒歪风。

只听到惊呼声四起:“哎呀不好,”一阵脚步声骤然马蹄般直奔这边而来。那风声,是这脚步声带出来的。

文老爷让打断,还在纳闷地往外听:“出了什么事儿?”但看一眼对面是柳国舅,文老爷大为放心。料想执掌刑部的国舅在这里,谁敢在他面前作乱?

柳至眉头一耸,跳起来往房中间一避,文老爷就呆呆原地坐着听音信儿。

“咔嚓”一声响,有人破窗而入。在外面看的方位准确,恰好落在柳至的位置上。柳至要是没有避开,一准儿让他扑倒在地。

这气势猛的,把对面没有防备的文老爷扑了一地的灰。

文老爷惊呼一声:“这是怎么了?”他们家开国的英风显然不在他身上,他取帕子抹脸全带着呆若木鸡。

而进来的人一声怒喝:“小柳,你又找打!”挥拳和柳至打了起来。烛光让拳风舞断,破窗进来的秋风也似让截的停上一停。

幸好门外挂的还有灯笼光,透进来的此许中,文老爷认一认这不速之客,又是一声惊叫:“莫不是,这莫不是忠毅侯?”

“咔嚓”又是一声,为方便说话关上的房门断成两截。柳至在前,袁训在后,一走一追的跳到院子里。再没有几步,双双走的人影子不见。空余下院子里老鸨的哭骂声。

“守门的你眼珠子还赌债了不成?让你看仔细看仔细。国舅在这里,门上墙头上后门上全得防着侯爷来闹事。如今打坏窗户打坏门,难道让客人赔?还是敢寻国舅赔,寻侯爷去赔……”

文老爷心头一松走出来:“妈妈不要骂,我有话儿问你。敢情侯爷不是冲着我来的?”

“你脸面儿好大,侯爷能冲着你来!”老鸨气头上把客人排揎几句,再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哭诉:“他是冲着国舅来的哟,我的门,我的好窗户啊,花了我大把的银子,上面雕刻的有襄王会神女,宋代李师师……”

抚着胸口,文老爷暗想不是我得罪的忠毅侯就好。但这是怎么了?正要寻老鸨再问几句,别的房间里客人出来看热闹,问了问国舅和侯爷都不在,谈论起来。

“这位老爷你敢在这个地方请国舅,佩服你胆儿足够。”

文老爷虚心请教:“不知有什么缘故?”

“国舅是个好样的!”说话的人慨然过,脑后一凉似的回头看看。有了尴尬:“我不是说侯爷不好,是侯爷他不风流,不不,我这话也不是说国舅风流……”

旁边有一个人看不下去:“这里是风月场所,说话要的是随意,举止要的是放荡。一板一眼的不如回家守着床!”

“就是,我来说吧,看你话也说不好。”另一个人清清嗓子:“国舅要与侯爷家定儿女亲事,侯爷在情意上是个一心一意的,他要女婿也得同守。国舅守旧规矩,这是前朝又前朝的旧规矩不是?是男人的就可以纳妾。侯爷不肯答应,寻国舅的事情呢,国舅往这种地方上来,一般是还没等抱上小娘,侯爷就打过来了。这位老爷,看你脸上还没有脂粉气,应该也还没有叫小娘吧?”

文老爷出一头冷汗在秋风里,心里往下沉想着还是得罪忠毅侯了?胡乱的回话中有三分侥幸回来:“还没有,幸好还没有啊,”又疑惑地问道:“不瞒列位,我也是常往来这种地方会人,怎么我不知道这事儿?”

“你得遇上才能知道,咱们也只敢在这里说说。有谁想找事儿的拿这话在外面谈论?一不小心得罪了柳国舅,转头又撞上忠毅侯。”又对老鸨努努嘴儿:“就是他们也不会往外面说,说出去总会少客人吧?京中代代有权贵,如今这京里的权贵当数忠毅然侯。等着讨好的人不计其数,他们听不到内幕的,只会以为这地方不好,他们都不会来。”

果然,看门的走过来:“妈妈骂我不要紧,只是外面路过的人全听见了。”

老鸨气哼哼回房,大茶壶招呼着客人们继续取乐:“没事儿没事了,侯爷和国舅在巷子里练拳脚呢,没在这儿打就是不与我家相干,小翠儿,小粉儿,赶紧招呼着。”

又请文老爷进房劝解他:“您老放心,找国舅的全有话要说,我们有人盯着呢,只等打完,保管为您把国舅再请回来。这酒重新烫上,您先喝着暖暖身子,外面风吹了有会儿不是?”

文老爷不敢相信大茶壶的话,但一看柳至外衣留在这里,而他的话刚拐到三姑娘身上还没有说,是信他也得信他,不信他也得等着柳至回来取衣裳,哪怕是个小子回来取呢。闷闷的倒上酒自己喝着,觉得运道不高,这侯爷出来的太不是时候,自己话说完了他再出来多好。

……

一开始,还有人站得远远的围观侯爷和国舅的拳脚。随着他们越打越到巷子里面,看的人不敢惹事,慢慢的散去。

这附近是风月地段,前门热闹如洪水猛兽,后门冷清如半夜的野地。说不准也有人从后门走,柳至边接袁训的拳脚边侧耳听着,袁训留心以后,也侧着脑袋露出一起听的神色,两个人停了下来。

柳至埋怨道:“你怎么又来了!你没完没完!这个月我一共吃两回花酒,你就跑来闹两回。滚,回家去!”

“我就同你闹!谁叫你当着人说我女婿要纳妾。你让我面子往哪里摆?我告诉你,我家加喜不纳妾!”

柳至要啐:“我偏说我高兴说,”袁训又要摆势子:“没打服你是怎么着?”

“改天!今天我有事呢,”柳至压低嗓音:“刚和文家的人说话入了港,你就跑来了,他正说到关键地方。”

袁训兴致勃勃上来:“我正要问你,来以前我不知道你同谁吃酒?刚刚看到是他。你们在说什么?他寻你求人情吗?”

柳至垮着脸:“原来你也想听?想听你还闹什么!不会等我花酒吃完,出这门的时候再闹吗!你真烦人!”越想越生气的他忿忿然低声一长串子:“我家就纳妾,我对你说,云若已经十二周岁,过完年就给他相看人,不过你放心,全是好人家的女儿……”

“信不信我全宰了,让你家包人家安葬银子!”袁训狠狠的道。

柳至揶揄他:“这会儿没有人听,你白浪费口水。”

“这倒也是,”袁训收了怒容笑上一笑:“那你请我喝酒补回我的口水。”

柳至无奈:“我同人说话呢,说在紧要关头上,哪儿功夫请你喝酒?”

“那我也去喝酒,”

“你这无赖不久前打我去这种地方,现在你跟着我去了,你怎么面对世人解释?”柳至双手掩面,学着袁训的腔调呻吟一声:“明儿丢死人了,有酒喝,就我也去了?”

说完,从手指缝里露一对眼睛坏笑。

袁训大大咧咧:“你一定要去寻人说事情,我得看着你不是?”

柳至再想想:“兴许人家等不及已经走了?”

一根手指到他身上:“你难道不去寻外衣?他敢不为你看着外衣?”袁训小小声哈地一声:“前头带路快别耽误我补口水,补完了我还等着和你比狠呢。”

柳至嘟嘟囔囔,装个不情愿的模样慢吞吞转身子:“真是烦人,人家只请我一个,我带上你,人家难道不多花钱?明儿传出去我脸往哪里摆?”

“信不信他转天就要请我,他不会介意我吃他的酒。为什么头一个请你?嗯,这很简单,你是国舅,他指望你往皇后娘娘说话。一个姑娘家执意留在京里,学加寿也不是好学的,只能是早成亲……。”

倏的,袁训止住语声,而柳至霍然转身。两个从少年起就时常配合的心又一次撞在一起,袁训眸子放光:“小柳你这坏蛋!你倒没想起来这个!”

柳至发蒙:“她肯今年成亲吗?他家肯吗?”

“不然他寻你作什么!只为求安王府中的人求情,现有圣旨在,他还不够资格!”袁训又给了柳至一拳头。

柳至用肩膀接了,人还在飞速寻思中。没一会儿,对两边巷子招招手。巷口闪出他的小子身影,点一点头暗示没有人偷听。巷尾闪出关安的宽门板身影,咧嘴笑一笑细声分辨:“我懂你的意思故而现身,可不是听你的吩咐。这边儿也清静。”

“去你的!明儿让老五寻你骂去。”柳至回过他,和袁训头碰头低语:“你去听听正好,看我有没有听错,这家伙竟似毫不关心安王,只说他们文家。今天在金殿上的话我不十分清楚,正套他的话……。”

袁训捅他一下,取笑道:“你不会去问太子殿下,殿下在金殿上。”

柳至瞪起眼睛:“这么说,看你也有兴致,你问过太子了?那你学给我听听,一字一个语气不要错。”

“我又不傻,发作安王,还是太子亲手送去,我外面听个囫囵也比让皇上知道我当天就急吼吼问太子的好。还以为我出坏主意呢。”

“那我也不傻,你怕皇上猜疑,我也一样。不然我犯得着和文家吃酒?”柳至翻个白眼:“说正经事,别扯开吧。”

“正经,说吧。”袁训嘻嘻。

柳至眸子亮亮的:“你看,他要真的是为了文家?”

袁训接上:“那他就肯早成亲事。”

“今年成亲事丢死人,别说东西不齐备,只怕正装衣裳也没有。”柳至想到就面上放光。

安王有些地方想的没有错,他打算发难于太子,就等同于和袁柳发难。袁训柳至固然不方便直接对殿下发难,但文家要丢殿下的人,这一位侯爷一位国舅乐得成全。

袁训轻笑:“让你说着了,还真是衣裳也寻不出来一件。前天太后让我去看寿姐儿大婚的衣裳改动好没有,几处宝石太重了,换成珠子太后又说便宜货,有司急的快给我下拜,说他们近一年没三更前睡过觉。让我回寿姐儿满意,免得太后再说不好。我看他可怜,刚答应他,还没出有司的门,皇后娘娘亲自到了,看过衣裳把有司骂的快祖坟不冒烟,说太子的衣裳要改动。殿下的衣裳一改动,寿姐儿的衣裳有些就要跟着改。安王想明年大婚有司只怕死谏。”

“我说的是今年!”柳至凑到他耳朵上:“安王最近尖刺不是吗?我手里有证据他居心不良,我知道你手里也有。”

“可没到那一地步不能呈出来,凡事往最坏的地方看,也要往最好的地方看,说不好过几年他又好了。”袁训正色。

“所以给他寻个教训,你看怎么样?让他今年大婚。婚礼上不周备丢一辈子的人。如果心中早有不满,激的他又要弄点事情出来,如果他就此丢盔卸甲,内心服气,倒也大家太平。你说怎么样?”

柳至说到这里,和袁训目光碰在一处,低低齐声地道:“只要文家的人答应!”

这二位真不愧曾是兄弟,也曾同心同意瞒过十年亲事。在这会儿说的话都不带错一个字的,就是口吻也一个腔调。

说过这一句,下面一句又是几乎同时:“还有一件事情,”微笑着,大家闭嘴,又一起开口:“你先说。”

又笑,这一回不说话了,各伸出一只巴掌,无声的舞动着划起来拳。袁训胜了柳至,由柳至说。

这话太重要了,两个人再次脸贴上脸儿,一个人嘴巴咬上对方耳朵。

“恢复开国局面的话在京里已是暗暗传开,不消三几个月京里将人山人海。你兵部查以前的战功也就罢了,我刑部也跟着乱,开国的卷宗一笔一笔的查,查这些子弟们中间有没有犯过大案要案。依我看,如今又不是开国,皇上才不会平白的还他们旧封赏。就是还了,应该另有主张。现放着文家是这一例里的人,他家女儿又定的是王妃。皇上说不好打压这些准备往京里钻营的人,据说文家今天在金殿上慷慨陈词好生犀利。我不方便打听巨细,免得皇上不悦。但小太监都听到,想来口气不小。你说皇上会喜欢吗?”

久跟前太子的二近臣,最知道现皇上喜欢的是言语谦逊含蓄的人。

袁训转咬到柳至耳朵上:“这里面还有一件忌讳,让文家规劝安王?没见文家有什么能耐不是。文家不应该和安王一起获罪吗?他有什么出奇的能耐,反而成了安王府上的人让拿,他却领道圣旨成变相监管的人?”

二近臣相视而笑:“不是文家踩了安王,就是安王踩了文家?”

“走,小袁,喝你喝酒去,我让你一回,今天晚上我给你看管。你去看看他的心思是不是赶着成婚事?”柳至拍拍袁训肩膀。

袁训把他的手拂开:“今儿方鸿的孙子来寻执瑜,进门就问我,小袁在哪里?”

“那你以后再别叫我小柳了!我老了,叫我老柳吧。”

袁训嘀咕:“老柳还敢好意思说纳妾的话吗?一树梨花压海棠你以为不是讽刺?”

看看到了巷子口,柳至叉腰吼道:“就纳妾,我家纳妾关你甚事!”

“你敢!”

……

老鸨欢天喜地:“我的侯爷啊,我就想去请您,来这儿全是过夜的不成?我们也有好歌舞,清雅的,一点儿下流不带的。再者,我为国舅作个证,他从进来就清清白白的喝酒,可没有叫人,不会妨碍你们定亲事,请请,里面请,”

柳至嗤之以鼻:“我用得着你解释。”

袁训斜睨刚才出来的房子:“是了,门和窗户全打坏,”一指柳至:“他赔!”

“我赔我赔,”文老爷见到忠毅侯也肯过来,这正是他下一步要请的人,颠颠儿的过来:“今天我做东,全是我的。”

换一间门和窗户都好的房子,柳至的小子把柳至的外衣取过来,重摆上酒老鸨亲自来敬两杯,说侯爷肯到,是天大的颜面。袁训打断人家门,踢坏人家窗户,哪怕有冤大头出钱呢,也有个下礼的举动称得上随和。和柳至吃了老鸨一杯敬酒,就把她打发出去。

面前坐着两位勋贵,文老爷这一回飘的更狠,站着倒酒的时候脚下似踩云彩,坐下说话的时候屁股下似坐着云彩。场面已不由他控制,大多人在这个时候只捡重要的话尽情的说。

不多的机灵让他用在对袁训的开场白上:“侯爷,我对国舅说过家门,但您没有听过,容我再报家门。”

“开国的时候,我家筹划粮草多少担,聚拢人多少担……”袁训听到这里信上三分,柳至说的没错,他的心思只在自家,不在安王身上。

袁训故意扯开他的话头:“听说你今天跟着安王面圣,殿下现在还好吗?”

文老爷的回答:“皇上慈爱之心,命柳国舅整顿他的书房,洗心革面。这是好事。侯爷请用酒,国舅你也用,听我再说说与我同进京的,是我家的侄女儿,往您府上也拜过,寿姑娘面前也去过几回,这是我家从小悉心教导的姑娘,以后不会差不会差……”

袁训和柳至交换一个眼色,再次扯开他的话头:“难怪你请国舅,我猜也是为了拿的人那些说话,要说一古脑儿全不好,我和你一样吧,我也不敢信。国舅在这里,你正好同他说说。”

“呵呵,这事儿交给国舅办,我放心,我家三姑娘也放心。三姑娘说感激,明儿上门去拜夫人道谢,”

袁训忍俊不禁一笑,心想我还岔不开你的话了?再来一回:“皇上是好父亲,这我和小柳跟皇上的日子不短,我们敢说这话。你放心吧,安王那里要我们帮着说话吗?”

文老爷居然一怔,一瞬间后才恍然模样,起身敬酒:“那敢情好,有劳侯爷,有劳国舅。”既然这二位愿意帮忙说话,文老爷怎么能浪费:“请二位多多美言,我文家对皇上的忠心从开国追随到今日不变,随我进京的侄女儿行三,性情贤淑,和安王定然是良配。喏喏,我们还有文妃娘娘的遗言。”

柳至也忍不住一笑,这位只想着为他家的三姑娘美言几句。眼角见到袁训也是笑意加深。

既然这位不管怎么样也要说他自家,袁训话风一变,顺着他道:“我妻子见过,寿姐儿也夸她大方得体,”

“是吗是吗?看看我说的不假吧。”文老爷喜欢的浑身忽忽的冒喜泡儿。

下一句,袁训轻叹:“只可惜你们进京的时候不巧,偏偏遇上安王年青不懂事,”

柳至碰碰他:“你说的不对,圣旨里说受人鼓惑。”

文老爷闻言酒意上涌,鼓起眼睛咬牙道:“皇上圣明!就是受人鼓惑!特别是跟殿下的周先生,就他嫌疑最大!国舅,你可要细细地审问才好。”

柳国舅差点大笑,等我审出来杀几个,丢的可是你亲戚的颜面。这位居然不管了?

他忍住笑,严肃的点头:“正是,不知他有什么劣迹?你不妨对我说说。”

袁训插一句:“这会儿不是问案的地方,你且退后,怎么总想拿人是怎么的。”

不拦,文老爷也许斟酌的说。这么一拦,话到满口如炸堤之水,文老爷冲口而出:“周先生最糊涂啊!我家三姑娘是娘娘定的亲事,他也不放心上!”

袁训一本正经的同情着他:“这就没有道理。不过呢,”把眉头微微皱起。

文老爷急了:“侯爷请指点。不过什么?”

“不过他也有他的想头吧,到底未婚而居住京里待嫁,还没有圣旨下来,这不矜持吧?如果家在京里倒也说得过去。周先生是为姑娘名声着想也不一定?”袁训满面诚恳,而柳至也跟着诚恳的点头附合。

文老爷怒气上来:“侯爷听我说,国舅听我说,这样的话倒也有理,所以我请他对殿下进言,实在不行,他自己可以借府中的名义对皇上进言不是。殿下再三不肯答应,周先生冲着娘娘的遗言也理当对皇后娘娘进言,请娘娘下一道赐婚圣旨,”

这人话已吐露快到十分,柳至毫不客气地诱导他:“早下赐婚圣旨有什么用?今年也不能成婚。难道京里一住几年客栈,这可不好看。是了,用了你的酒,不能一句实在话没有。提你个醒儿,如今你们算有圣旨,京里置办个落脚地方才好。而且皇上圣旨里写规劝,可不是赐婚圣旨。姑娘长住,面子上下不来!”

袁训也遗憾:“他说的有理。”

“这这……。”文三姑娘颇能出力,而且她不在,文老爷想自己一个人也难和安王交涉许多。

开国局面的话沸沸扬扬就要升腾,一旦成真,三姑娘不在京中,安王要更不认得自己这些人是谁怎么办?

已经对安王下过“凉薄”结论的文老爷借着酒劲道:“有劳国舅在娘娘面前美言,早早下赐婚圣旨,让我们在京里住着名正言顺吧。”

他心里惴惴不安,并不敢保证柳至不会答应。但柳至连连点头:“女孩儿名声要紧,成成,挑个日子,让我夫人带你进宫拜见娘娘。”

文老爷跳了起来,还没有欢呼,柳至吐一口酒气,摆出夸口的神色:“懿旨一下,包你们在京里住到后年,哦,大后年,三几年的无人说闲话。”

他又把文老爷提醒一回,文老爷回到座位上发呆,喃喃自语:“是啊,大后年?”

侯爷再次上来:“住三几年?那是要买宅子。”挑起眉头明显是疑惑片刻,小心翼翼问道:“三几年日子倒也好过,不过你们得回家搬东西过来,难道全在这里置办?姑娘的嫁妆总得搬来,不带现置办的。算一算反正你们要回去,不如回去搬了东西再来,在家里接旨意不是更好?”

“不回去了,我家老三从此就在京里。托国舅和侯爷的福,长往娘娘面前请安,长往侯夫人面前请安,长往寿姑娘请安。长得教诲比在家里要紧。”文老爷死死咬住,死也不肯透露他知道恢复开国局面的话。

今天能说成一件就不错,要知道请动柳国舅,又拐带来忠毅侯,是他几个月里才办到一回。就眼下这点儿酒菜,说多了话,弄得一件也不成反而糟糕。

柳至把手一挥:“三几年一晃就过去了,喝酒,咱们喝酒!”

……

宝珠在烛下坐针指,不时看着外面。卫氏带着丫头等人陪着她,看宝珠又看一回,劝道:“这些年夫妻,难道对侯爷你也多心?我的姑娘,我天天烧香也觉得来不及,你一定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上上辈子也烧了。快别多看了,侯爷是男人,在外面有应酬常事儿。”

“妈妈,我不是怪他回来晚,我是担心。”宝珠笑道:“您忘记了,前几天刚拿柳国舅一回,我怕他又去寻国舅的事情。”

卫氏眉开眼笑:“是吗?这是好事儿啊。”

宝珠失笑:“妈妈这般偏心就不好,国舅应酬就是不好?他自己应酬就是好?”

卫氏沉下面容:“侯爷是让人放心的,就是去吃花酒也是好人。国舅不好,亲事还没定呢,太后还没放心他家,就敢扬言纳妾?我要是个男人早就打他去了。”

这段话说的宝珠乐不可支,笑过,叮咛道:“您可别在小爷面前教唆。”

“我怎么会?国舅在小爷面前是长辈,他再不好,小爷也要跟云若小爷好,我只教唆能去的人。”卫氏把自己提醒,皱眉道:“真是的,怎么关爷不去打他?”

关安的妻子也在这里,闻言应声:“晚上就对他说,让他明儿就去。”

卫氏面色好过一些,但没绣两针又不满意,对她的侄女儿小卫氏皱眉:“怎么天豹不去打他?蒋将军说他本事最高不是吗。”

小卫氏忍笑:“是了,他晚上不当值来家话,明儿让他去。”

卫氏面色又好过一些,没绣两针,又寻上梅英:“孔管家的也没听说去,”

梅英笑道:“您老人家赶紧变个男人吧,您自己去。就免得寻这个不是寻那个的错儿。”

“哼,我要是个男人啊,我一早去了,还等这会儿呢……”卫氏唠唠叨叨。

梅英趁她喝水的空儿,小声道:“妈妈愈发老糊涂了,大家伙儿别理她。”

房里人窃笑着,外面有人回话:“侯爷回来了。”众人起身迎进房,除宝珠外散开。

袁训一进房门就得意洋洋:“又大发财,把小柳,呃,老柳打上一顿。”

宝珠为他解衣裳,撇嘴不信:“真的假的?”

“好吧,他功夫也不弱,我和他又打一架,这话你信了吧?”

宝珠取笑:“这句不偏不倚,在正理儿上。你们俩个只能棋逢对手,不分胜负,这句我信了你。”

袁训打了架又喝多酒,除去酒气薰天以外还有满身灰土。宝珠给他换好家常衣裳,催他道:“洗洗吧,不然薰了床帐。”

袁训神神秘秘:“要紧的话,说完我去洗,留你一个人诧异,也免得没事做想我洗澡模样。”

“啐呀,又贫上来。快说吧,你洗完我慢慢看不迟,也免得你想着我要看你。”

袁训就把话告诉她,不出意料,宝珠失声惊呼:“不会吧,要在京里候上三年?”

“人家打算买宅子。”

“买宅子,却为等亲事也难看。像等不及要嫁。我随祖母在小城住的时候,时常觉得女眷们说话碎,一件小事儿能说成大事情。成亲后随你去山西还好些,两耳清静。如今又回来扮贵妇人,为寿姐儿要见许多的女眷,每天听她们说话,也是一件小事儿说成天般大。文三姑娘要真的不走,说话给她听的人可是不少。”宝珠摇头:“这主意真不坏,”

又嫣然一笑:“你们俩个明里看着真不好,背地里看着,我以为好了吧。却真是坏心眼儿。”

“他没有这心思,我们也点拨不来。”袁训打个哈欠:“打架一身汗,吃酒又一身汗,我去洗了,你慢慢想吧,她要等嫁,别人有什么办法?”

宝珠看着他过去,独自在榻上又补几针针指,想一回文家三姑娘,还是摇一回头。

按说她自家的女孩儿,加寿早早去太子府上掌家,香姐儿好些,在家里呆的时候多。加福呢,也是小小年纪就有“小王妃”的称呼,不能说别人家不矜持。

但加寿加福各有原因,与不矜持扯不上边儿。宝珠为三姑娘叹气,觉得她容貌生得好,性情虽孤介或刚烈或梗直些,也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

但袁训话学的一字不错,推敲一回文老爷的话,宝珠也无话可说。又不是亲戚还能上门劝劝,只能嗟叹一回罢了。

……

烛下,文三姑娘还在哭。不管她性情有不圆满,但明白上她不差。文老爷酒醉后回来,勉强学话意思全在。一等亲事三几年的话,三姑娘自家难道不懂?

请文老爷回房歇息,三姑娘不由得伤心泪落。

能去见皇后了,三姑娘没有意料中的欣喜。反而摆在她面前的两条路更加清晰,迫切的要她抉择。

一条路是京里买宅子,等候成亲三几年。这几年里她能不出二门,不听外面的话吗?不能。她留在京里就是为家人周旋,不出门儿怎么行。

但女眷出门只寻女眷说话,遇上讽刺她的人在所难免。

第二条路是紧急成婚。一生的大事情将件件不周备,落人一生的笑柄。但好处呢,她得到安王妃的身份,可以时常在宫里走动,皇上想到文家人的时候总要比以前多。

而娘家好了,笑话也许就少些。世间的笑话,本也冲着运低的人去。

两条路没有一条不是她流泪的缘由,三姑娘只哭了一个河涸海干,泪水流不动,听鼓打在四更,对镜看双眸啃的似桃子,睡了一个更次,起来梳妆用早饭,置办礼物去柳家。

脂粉遮不住的苍白,让柳夫人着实的心疼她。这位夫人和宝珠一样心地儿能好的地方,一定会表露一回。

想想昨天柳至回来说的话,这位姑娘在京里等成亲也不好看,跟看守男人似的。而安王府出事,她应该担心。全是伤心事情不是?柳夫人大胆的作主:“我这就带你进宫见娘娘,可怜见儿的,早些为安王求情,哪怕娘娘说不动话呢,也是你的关心到了。”

三姑娘顶着这副面容上门,也有博同情的含意。拜谢过柳夫人一起进宫。

……

柳至知道自己夫人性情好,好心地,又有儿子最近进宫频频,一早打发柳云若进宫,对皇后说上一通。

皇后即刻就见,也对三姑娘说几句同情话儿,答应帮她说个情,但话也说在前面:“不怕你笑话,皇上生气,我也说不成人情,你可别怪我。”

三姑娘谢恩,又趁机请赐婚圣旨的话,涨红脸道:“本不应该没脸的求,但皇上旨意着我家规劝,现京中就只有我和叔父在,我要是走了,不放心殿下。我要是留下,又怎生出门见人?”

皇后叹气:“可你想想,旨意好下,我着人拟旨就成。但你接过旨意后日子更不好过,有句话儿叫京中居大不易,可不是单指粮米贵,还有这闲言闲语。都说京里中权势之地,因此更称得上是非之地。”

三姑娘呜呜地哭,柳夫人也流下泪水。她本着公道的心意说一句话:“娘娘,您下旨斥责安王才好。姑娘远路进了京,半点儿不怜惜。他就应该指一处宅子给她住,说声是他请来的,这脸面不就圆转过来。”

话是好心,更扎三姑娘的心。

哪个王府或哪个权势之家在外面没有私宅呢?好的没有,三间小屋不可以没有。但安王只想他们早离京,只字儿没提过招待的话。

三姑娘也早赞同文老爷的话,未婚夫婿果然“凉薄”。真的他说句“请来的”,自己面上的境地好过许多。

也正因为他“凉薄”,对他帮扶文家全无指望。三姑娘哭近一夜主意早定,叩头道:“请娘娘赐旨意,请娘娘成全。”她哭道:“求娘娘赐我早成婚吧!”

柳夫人惊骇满面。皇后在心里快意地一笑,想国舅的话果然没错,她竟然不怕这人丢足一生。

皇后无奈:“也好,不然几年闲话你可怎么听呢?早一年是一年吧。明年太子大婚,你不能掺和。后年为安王和你办大婚。”

“娘娘,”三姑娘艰难地道:“今年呢?”伏下地去,紫涨不仅到脖子,手上也因紧张而红了。

她又抓着地,怕自己晕过去,人跟着有了颤抖。

柳夫人尖呼一声:“天呐,你你,你……你是个傻孩子,今年可太不周全了。”

“就是,衣裳呢,寿姐儿或许愿意分你一件,把她的常服给你当礼服也说得过去。东西呢,让太子分一些。但只怕梁妃娘娘不答应,要说你抢了齐王的福气。”皇后看似劝解,其实给了三姑娘一些甜头。

三姑娘竭力让自己清醒,回想一早她请文老爷再次确定,恢复开国旧局面的话是真实的。昨夜他同忠毅侯和柳国舅用酒,问上几句,他们虽明着回答,却说六部最近忙到不可开交,不知开国时的卷宗有什么好看的,大家全看得焦头烂额。

只要这个消息是准的,三姑娘愿意丢等不及而成婚的人。

她泪流满面再次恳求:“安王府上最近出事全在内宅,与其在外面忧心,不如为他分担。”

……

皇帝看着皇后进来,手里却没有捧吃的,有点儿奇怪。不送吃的,你来做什么?

皇后装看不见,腹诽他太子已回京,我余下的东西已没有接济,为什么还要给你吃?

行礼过切入正题,把三姑娘的原话说过,皇后道:“故而我亲自来见皇上,这事情不小,先不说她自家丢人不丢人,只她对我说的,她家是开国的老臣,功劳不小。我答应她今年成婚,岂不是愧对老臣。老臣们,素来不是皇上你看重的。”

在这里没忍住撇一撇嘴,帝后心头同时浮现出夫妻为“开国老臣”有过的争执。

……

“太子,你左一个右一个的也足够了,为什么又要从外省要人?”当年的太子妃剑拔弩张。

当年的太子还是有耐性的:“你不懂,这些是开国的老臣,他们要亲近我,不能拂了他们。”

……

旧事浮上来,皇帝轻咳一声,皇后黯然神伤。当年的她还是曾威风凛凛过的。

深吸一口气,皇后强笑:“因是开国老臣,她说这样糊涂话,我不敢驳回。到底是开国老臣,要好好的对待不是吗?皇上没事儿还给体面呢,让这孩子胡闹,开国老臣们会有怨言的吧?”

皇帝想也没有想:“她要这样,你就答应吧。”

……

柳夫人在外面宫车上,见皇后回来说皇上答应,又把怎么说的学给她听。柳夫人欢喜赞叹:“娘娘,这事情皇上应允,我虽为她难过,但随她去吧,是她自己要的不是吗?只是您说话愈发的好了,我早就过您是没细想过,要是细细的想,没有一句会得罪皇上。”

皇后瞅着她:“一早国舅打发云若来说的,我不过是学出来。”

“咦,我怎么不知道?”

皇后取笑她一下:“兴许是怕你学不好。”

她是玩笑话,柳夫人却当真:“就是这样,要是我知道国舅推波助澜,我会劝你们考虑下那姑娘体面。”

“考虑她做什么?”皇后冷笑:“她五月里就进京,我听的话还少吗?要跟加寿学,要跟齐王妃学,哼,安王又不安分的跟太子别苗头,这一回赶着成亲体面全然没有,看她以后还学什么,看安王以后还敢嚣张!”

柳夫人的好心地就此收了回来:“是啊,这已经别上苗头,我不能再同情她。”

又莞尔庆幸:“皇上也答应了,我真没有想到。”

皇后含笑:“国舅让我多多的说开国老臣的功劳,我这会儿有点儿明白了。”

柳夫人想一想:“嗯,我也明白了。”

……

御书房中,皇帝面无表情。恢复开国局面的话满京里飞,皇帝也听到。他怎么可能给这些人的子孙当年他们先祖的待遇?就是恢复也有章法。

袁训柳至全想得到接下来京中将人山人海,皇帝也想得到前来钻营的人会铺天盖地。

皇后唠叨开国的话,让皇帝想到。当年他是太子的时候,他要安抚这些老臣。现在打算给他们许多机会,自然要先打压。

再说袁训也猜中,皇帝隐隐的不喜欢文三姑娘。听听他们家见驾时候说的话,说话不多,却全是为文家说话。皇帝对太子说他还不老,他也真的还不老。

他听得出来这是借机会为文家铺垫,而为安王说话的不多。当然安王也混蛋,不给文家任何机会。

现有已知的王妃,一位是自幼在太上皇太后面前长大的加寿,皇帝看着她长大,没有不满意。一位到太后面前晚,父亲是名将,母亲是太后的侄女儿。这身份也响当当。安王妃给了文家,显赫的同时打压恰是时候。

又是三姑娘自己求的不是吗?皇帝拭目以待,文妃以死为儿子求的亲事,是深藏多年别有用心呢,还是这姑娘真能把安王府稳稳妥妥。

做为父亲这样想极不合适,但做为皇帝这样想并不奇怪。

潜意识里,文家要和念姐儿并肩,要紧随加寿,皇帝也有鄙薄。

……

文三姑娘求到赐婚旨意,回去又大哭一场。这一回是在白天哭,文老爷陪她一起哭:“老三,你是为了家里,等长辈们到来都会说你的好处。”

他还不能陪哭很久,抓紧功夫快马回去搬嫁妆。日期定在腊月里,几个月的功夫一来一回跟打仗似的紧张。

又有礼部来人没好气,宗人府来人没好气,问他们等两年怎么就不行?是不是把人累到上吊才甘心。

文老爷幸好精干还能一一应付。宅子不用另买,皇后“体贴”的指一处宅院给他们住,搬进去后,会客人,看大婚事项,把主人带家人累的眼前昏黑,有空儿趴下来就进入梦乡。

又有一件事情出来,袁训和柳至好端端的,让皇帝叫去骂一顿,说两个人结交外官不说好话,罚俸三月。等到太子弄明白这两个人先在小巷打半天架,又去和文家喝酒,第二天文家进宫求赐婚,已是十一月里。

就像太子带安王上金殿,袁训柳至避嫌不能即刻对太子打听,太子也不能这就去对岳父和国舅询问。他自家知道这里面岳父和国舅动了手脚,而又让父皇查出或猜测出来。往厅上去寻加寿,打算让她年礼上再多些。

厅上很热闹,元皓在这里。

他坐在加寿跟前,原来是习武破了衣裳,明明舅母和自家都有好绣娘,却只要加寿姐姐缝补。

太子刚从安王的事情中走出来,拿元皓开个玩笑:“我看着回来了,你还是同加寿姐姐亲香。只不要长大了,就不同我们好了。”

“才不会,元皓长的再高再高,也只和加寿姐姐好。”元皓胖胸脯抖动回过话,又把战表哥顺手捎带:“战表哥永远放一边儿。”

“哈,你真的长再高再高,就真的不能和加寿姐姐这样亲香,知道吗?大人就不能随意。”太子笑容满面。

元皓是个有主意的小人儿:“元皓长大了,就可以生个儿子继续来亲香。这难不倒我。”

胖孩子笑眯眯:“元皓永远不变,永远和加寿姐姐亲香。”在表弟面前永远认栽的战表哥又让说进来一回:“元皓生个儿子,更可以欺负战表哥,问他讨钱用。”

太子含笑和他拉小拇指,加寿把线头剪断,见到也笑容加深。安王小的时候,何尝不是跟在后面玩耍的那一个。加寿自问没有亏待过他,长大后他变了,也没有自责的地方。

让人取好吃的给元皓,元皓欢欢喜喜吃着,絮叨一堆的话。什么瘦孩子没他威风,好孩子吃了瘪……

依然是孩子话,但太子和加寿全听得很认真,也很满足。

------题外话------

么么哒,今天多些哈。周末愉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